第二百四十七章 首战告捷

    第二百四十七章首战告捷

    江宗武看着欧阳志远,冷声道:“欧阳志远,放手吧,人已经给你打了,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赵文斌身后的背景,你难道不知道?”

    这是赤和裸的威胁。

    江宗武说完这句话,眼里露出不屑的表情,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被江宗武眼里的不屑激怒了。妈个逼的,他背后就是天王老子,今天我也要和你理顺一下。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江宗武,而是死死地盯着黄继田道:“黄局长,你不接警吗?”

    黄继田脸上已经冷汗狂流了。自己虽然是省长江川河的人,但人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子女,人家才是山南省的老大。况且,面前还有自己的顶头上司,省公安厅第一副厅长周江河。这……这让自己怎么办?哪一方自己都不敢得罪。

    周江河看着黄继田道:“黄局长,你不接警吗?”

    黄继田的冷汗早就把背后的衣服湿透了,他咬咬牙,沉声道:“都带到市局做笔录。”

    十几个警察围了过来。江宗帆和赵文斌一看警察围了过来,两人脸色一变。

    江宗帆看着黄继田,狠狠的道:“黄继田,你个王八蛋不想干了?你要把我带到警察局,我父亲一撅嘴,就把你弄下来,嘿嘿,赵文斌的爷爷能饶了你?”

    江宗帆一提起赵文斌的爷爷,黄继田只吓得魂飞魄散,目瞪口呆。

    燕京的赵老,那就是滔天的强大存在。自己如果把赵老的孙子带进警察局,自己的小命就完蛋了。

    黄继田求助的看着周江河。

    周江河知道,欧阳志远只是争这口气罢了,他肯定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

    周江河微微一沉思,看着江宗武道:“还是让我们省厅出面调停一下吧。”

    江宗武和周江河很熟悉,江宗武在省政府的时候,两人都很熟悉。

    江宗武道:“多谢周厅长。”

    周江河看着江宗帆道:“江宗帆,刚才欧阳志远说的,你抢车位,撞坏了人家的车,你还拿出球棒,殴打肖秋鹏的事情,可是实情?”

    江宗帆阴冷的脸道:“他撒谎。”江宗帆根本不承认刚才自己做的事情。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周厅长,您车上有电脑吗?我这里有事情的经过视频,咱们当场播放。”

    周江河点点头,一位警察拿来一部笔记本电脑。欧阳志远把内存卡放进了电脑中。

    电脑的屏幕上,顿时出现了江宗帆抢占车位,刮了肖秋鹏车子的画面,紧接着,江宗帆冲下车来,挥舞着棒球棍,狠狠的砸向肖秋鹏的画面。

    江宗帆一看,顿时脸色有点苍白。

    这个王八蛋身上竟然藏有拍摄工具,真是没有想到。

    江宗武一看,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今天就怕要栽在欧阳志远的手里了。

    江宗帆虽然是叔叔的儿子,但他竟敢先殴打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儿子,主动挑衅,还被人家拍了视频。人家现在有证据,如果江宗帆被带到警察局,按照程序办事,就怕要吃亏。

    以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强势,一定不会放过江宗帆的。

    省厅的周江河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人,现在他亲自带着省厅三处的人来,肯定是获得了萧远山的命令。

    今天江宗帆栽了。

    大厅玻璃后面的楚浩南一看省厅的周江河来了,他瞬间就知道了周江河肯定受到了萧远山的命令。

    嘿嘿,两大势力干起来更好,自己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哈哈,自己再加一把火。

    楚浩南立刻用自己的手机给省长江川河打电话。

    “不好了,江叔叔,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儿子肖秋鹏打了江宗帆,又殴打了赵文斌,现在,省厅的副厅长周江河也赶来了,他要强行带走江宗帆,您快救宗帆,要是被周江河带走,我看宗帆要吃亏。”

    省长江川河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他在等候黄继田的消息。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打自己的儿子,这不是找死吗?

    这时候,他接到了楚浩南的电话。

    这个电话吓了他一跳,什么?萧远山的儿子敢殴打自己的儿子?省厅的周江河也出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省长江川河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萧远山的儿子肖秋鹏和自己的儿子江宗帆发生了冲突。难道是自己的儿子首先闹事?江川河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不省心,让他妈妈宠坏了,打架斗殴不断,就因为那年,在上初中的时候,打死了一个同学,自己花了重金,才摆平了这件事。为了让儿子学好,改掉喜欢打架的坏毛病,自己让儿子出国学习。

    但自己的儿子品行不改,在外国照样打架斗殴。最近大学毕业,从国外回来,就开始让他头痛了。

    省委书记萧远山肯定知道两人大家的事情,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亲自出面,肯定是受了萧远山的指使。

    在周江河面前,黄继田肯定会妥协,不敢和周江河顶撞。

    自己的儿子要是被带到省公安厅,就怕要吃亏。

    想到这里,江川河拨通了周江河的电话。

    周江河正想带走江宗帆,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是省长江川河的电话。周江河按下了接听键。

    “江省长,您好。”

    周江河对省长江川河很是客气。虽然自己是萧远山的人,但对方毕竟是一省之长。

    江川河道:“周厅长,肖秋鹏和江宗帆怎么了?”

    周江河道:“江省长,您儿子江宗帆强抢车位,刮坏了肖秋鹏的车,江宗帆不光不道歉,反而拿出球棒,殴打肖秋鹏。整个过程,被人家录了视频,肖秋鹏不愿意,人家已经向省厅报警了,您说怎么办?”

    省长江川河一听,顿时心里一沉,看来,果然是自己的儿子找事,还被人家录了视频,告到了省厅,看来,自己的儿子被人下套了。

    这件事被萧远山知道了,他这才派来周江河。

    看来,萧远山故意想把事情闹大。

    萧远山呀,这点小事还是个事吗?你也太鸡肠鼠肚、心胸狭窄了吧?

    嘿嘿,你想把事情闹大,老子偏不让你闹大。这些小事,老子让你一下又如何?一年之内,老子要把你的党羽,全部铲除。

    “周厅长,我看算了吧,都是小孩子的事情,不要把事情闹大,你简单的处理一下就行了,我让宗帆给秋鹏道歉吧。”

    江川河作为省长,能让自己的儿子道歉,这是做了很大的让步。

    周江河笑道:“只要萧书记同意,我立刻照办。”

    周江河的话让省长江川河气的差一点背过气去。

    你妈个比的周江河,你等着,老子找准机会,一定把你拿下。你***说只要萧书记同意,你立刻照办,你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省长。

    虽然江川河这样想,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周江河是萧远山的人,他当然要这样说。

    省长江川河拨通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

    萧远山坐在家里,他等的就是江川河的电话。当他看到江川河的号码时,萧远山笑了,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萧远山故意把事情闹大,就是要让省长江川河在自己面前低头,他要告诉江川河,谁才是山南省的老大。

    “萧书记,您看,两个孩子闹在了一起,宗帆真不懂事,我让宗帆向秋鹏道歉,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省长江川河在电话里,给省委书记萧远山陪着笑脸。

    萧远山在心里冷哼一声,嘿嘿,我要你儿子道歉干吗?我要的是让你道歉,让你低头。

    萧远山笑道:“江省长,小孩子的事,让周厅长简单处理一下就可以了,竟然惊动了你,呵呵。”

    省长江川河一听,脸色顿时一沉,变得很难看。老子让自己的儿子给你儿子道歉,你萧远山竟然还要让周江河简单的处理一下,这个简单的处理一下,就怕要处理到自己儿子的头上,你***非得让老子给你道歉?

    江川河的脸色变得铁青。他对着话筒道:“对不起萧书记,是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给您添麻烦了。”

    江川河为了儿子,他只有先低下头。但他内心的战意,已经烈烈狂飙。

    “江省长,你不是对不起我,而是对不起人民,几年前,你儿子伤人致死的事情,已经有人反映上来,江省长呀,人民赋予了我们的权力,我们要对的起人民,我们更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宗帆那孩子,你要好好的管教一下。”

    萧远山的声音渐渐的变得严厉起来。

    省长江川河一听萧远山竟然提起了过去儿子打死人的事情,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几年前而儿子打死人人的事,竟然被萧远山挖了出来?这怎么可能?那时候,萧远山还不是省委书记。

    萧远山显然在用这件事威胁自己。这***,真毒呀。

    省长江川河被萧远山拿住了七寸。江川河哪里知道,这件事,萧远山只是听说过,根本没有人反应这件事。江宗帆伤人案,是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年了。现在萧远山是故意提起这件事,来狠狠的敲打省长江川河的。

    江川河心虚,他脸上已经有了汗珠。

    “是,萧书记,我一定好好的教育我的儿子,对不起了,我立刻让江宗帆给萧秋鹏道歉。”

    江川河再次向萧远山道歉。

    他立刻拨通了自己儿子江宗帆的电话。

    “帆儿,立刻向肖秋鹏道歉,否则,你要是被周江河押到省厅,就是我也救不了你。”

    江川河大声命令道。

    江宗帆毕竟年轻,当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放出自己行凶的视频,他顿时没有了主意,感到了不妙。他现在听到父亲让自己向人家道歉,江宗帆内心虽然愤恨,但他只能向肖秋鹏道歉。

    旁边的江宗武知道,江宗帆这个亏吃定了。

    江宗帆走到萧秋鹏面前,低下头,小声道:“对不起,萧大哥,我不该打你,是我的不对,你的车,我给你修。”

    萧秋鹏冷哼一声道:“算了,以后我不想看到你。”

    萧远山给周江河打了电话。

    “江河,谢谢你,只要江宗帆道歉,放了他吧。”

    周江河恭声道:“好的,萧书记,我按照您说的办。”

    萧远山挂上了电话,一丝笑意在嘴角露出来。嘿嘿,江川河,想和我斗,你还毛嫩点。

    周江河看到了江宗帆向萧秋鹏道了歉,他看着江宗帆道:“江宗帆,以后注意点就行了,你可以走了。”

    江宗帆没有说话,和赵文斌互相看了一眼,走进了明珠大酒店。江宗武也跟了过去。

    玻璃后面的楚浩南笑了。两房人马不论谁输谁赢,两方的仇恨会更加加剧,自己赢了。

    赵文斌一定会告诉给他爷爷赵鸿远的,嘿嘿,燕京的赵老,可是睚眦必报的人物。

    嘿嘿,欧阳志远,有你倒霉的时候了。

    黄继田看到事情解决了,他和周厅长告辞,带着手下走了。

    欧阳志远握住了周厅长的手笑道:“谢谢周厅长。”

    周江河笑道:“志远,我是萧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咱们是一家人,你以后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笑道:“肯定的,周厅长。”

    萧秋鹏和萧眉也感谢周江河。

    周江河笑道:“秋鹏,要感谢,你就感谢志远,江宗帆的那一棍,要不是志远,你就会受伤。”

    萧秋鹏点头道:“我知道。”

    周江河带着人离开后,萧秋鹏走到志远面前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大哥,咱们是一家人,谢什么。”

    萧眉走过来笑道:“是呀,都是一家人,不用谢的。”

    萧秋鹏的电话响了,他的几个同学都等急了。

    三个人连忙走进明珠大酒店,乘电梯,来到九楼的牡丹大厅。

    萧秋鹏刚走进牡丹大厅,他几个同学都站了起来。

    张成民一把拉过萧秋鹏的胳膊道:“萧秋鹏,你可真难请呀,我们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陈广虎笑道:“呵呵,萧秋鹏,你可来晚了,今天的账你结了。”

    萧秋鹏笑道:“你们可都是大老板,不会吃大户吃到我的头上吧。”

    李明笑道:“快介绍一下朋友。”

    萧秋鹏笑道:“伙计们,我来介绍一下,我妹妹萧眉,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这位是我的妹夫欧阳志远,龙海市傅山县办公室主任。”

    几个人顿时大吃一惊,都看着萧眉,瞪大了眼睛。

    赵天山大声道:“萧秋鹏,是……是那个天信药业?是咱们省最大的制药集团吗?”

    萧眉笑道:“正是,各位大哥,萧眉这里有礼了。”

    李明大声道:“我的天哪,天信药业集团可是全国五百强的企业,市价近千亿。”

    萧秋鹏道:“妹妹,志远,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位是张成民,山粮集团的董事长,专门经营有机绿色大米和香米,他有自己的粮食基地,妹妹,志远,咱中国把有机绿色大米卖到四十元一公斤的集团,就是张成民培植出来的。”

    欧阳志远一听,好家伙,平时的大米也就三块多一公斤,张成民的有机绿色大米,竟然能卖到四十元一公斤,厉害呀。

    “这位是陈广虎,九海集团的董事长,他淡水养殖的龙虾、桂花鱼、黄古鱼、团头鲂,都是能出口的名贵鱼。他的基地在我们山南省,是最大的名贵淡水鱼基地。”

    萧眉笑道:“我吃过你们九海集团养殖的龙虾,个真大,味道鲜美,很不错的。”

    陈广虎笑道:“谢谢萧懂的夸奖。”

    萧秋鹏又指着另一个男人道:“他叫李明,蓝天集团的董事长,蓝天集团专做污水处理,他的业务比江宗石的江石集团还要宽广。”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你好,李董事长。”

    “你好,欧阳主任,以后有什么污水处理的业务,请介绍一下。”

    李明说完,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

    欧阳志远接过名片道“好的,李懂。”

    萧秋鹏指着最后一位同学道:“赵天山,彩虹集团董事长,他发明了天然彩色蚕丝养殖技术,他们的丝绸出口到欧洲美洲发达的国家,换回了大量的外汇。”

    欧阳志远连忙和赵天山的手握在一起。

    萧秋鹏这四位同学可都不是平常之人,这些人自己都可以结交。

    众人互相介绍完后,纷纷做好,开始上菜。

    萧秋鹏让开了几瓶茅台和一瓶红酒。

    欧阳志远在这几个人中间,年龄最小,他没有让服务小姐倒酒,他亲自给每人倒了一杯酒,他知道这四个人的集团,自己很有可能有机会和他们合作。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各位大哥,你们是我大哥萧秋鹏的同学,就是我欧阳志远的大哥,相见就是有缘,来,按照咱山南的规矩,连干三杯如何?”

    喜欢喝酒的最喜欢碰到能喝的。

    这四个人可都是酒精沙场的老将,一听说要连干三杯,顿时个个都很兴奋。

    张成民笑道:“好,看样子,志远肯定能喝,来,三杯就三杯。”

    萧眉喝红酒,六名男人,笑呵呵的连干了三杯烈酒茅台,竟然都面不改色。

    在喝酒中,欧阳志远详细的了解了他们的业务,看看傅山县能和他们合作么。

    这四个人的集团项目,欧阳志远都很感兴趣。张成民的有机绿色大米,和陈雨馨的有机绿色果饮,陆海燕的有机绿色蔬菜都很相似。

    傅山县有很对种植水稻的地方,如果能把有机绿色水稻引进过来,可以给傅山的农民创造多少收入?几元钱一公斤的大米,如果能种植成有机绿色大米,竟然能卖到四十元一公斤,这个利润很高的。

    陈广虎的名贵鱼养殖出口,傅山县更合适,傅山县就是不缺水呀。

    李明的蓝天集团,是专门做污水处理的,以后工业园在不断扩大,污水处理是个难题。

    赵天山的彩色蚕丝的养殖,是个新项目,傅山县也有养蚕的,但都是老的白色蚕丝,利润不高。

    这一顿饭,大家吃得极其高兴,吃完后,欧阳志远抢着把账结了。

    这四个人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如此的豪爽,都把欧阳志远当成了朋友。

    十点钟,大家才互相握手散去。

    欧阳志远和萧秋鹏、萧眉回到家后,萧秋鹏把晚上打架的事,详细给父亲说了。

    魏海娟看着志远道:“谢谢志愿,如果不是你出手,秋鹏就会受伤吃亏。”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我不能眼看着大哥吃亏,咱们是一家人,不用说谢谢。”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还打了赵老的孙子赵文斌?就怕燕京的赵鸿远要报复,这个倔老头,可不是惹得。”

    欧阳志远道:“当时的情况很危急,这家伙拎着酒瓶子嗷嗷叫着就冲了出来,照着大哥头上就砸,我只有一脚踹飞了他。”

    魏海娟看着自己的儿子萧秋鹏,大声道:“打的好,老萧,你怕什么?咱们后面有秦总理、霍老和谢老,咱们不怕他们。”

    萧远山道:“虽然我们不怕他们,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第二天一早,欧阳志远就和萧眉坐上了八点的飞机,飞回了龙海。

    欧阳志远回到傅山后,立刻向何振南汇报了,一个月后,省政府将要拍检查团来检查工作,五个月后,秦副总理要来考察的事。

    何振南知道时间紧迫,秦总理来考察的事,为了安全,先不能说。但省里来检查,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何振南立刻召开各个部门的动员大会,做好迎接省里来检查的各种准备。

    这几天,欧阳志远全力的投入新工业园的建设之中。

    谁也没想到,这天刚一上班,一个让整个县政府都震惊的事发生了。

    欧阳志远刚到工业园,他就接到了陈雨馨的电话。

    “志远,不好了,盘龙河的上游下来了污水,已经进入了龙门水库,如果污水污染了我们投资区域的河水和地下水,我投资的四个亿和陆海燕投资的四个亿,就完了,你要快,千万不能让污水流出龙门水库。”

    陈雨馨的语气极其的急促,情况万分危机。

    我靠,八个亿的投资呀,两个月的建设,陈雨馨的果树、生态园,陆海燕的绿色有机蔬菜和养殖,还有清灵集团的那些药材,如果浇灌了被污染的水,这十几个亿就打水漂了。

    欧阳志远立刻驱车赶往县政府。

    几乎的同时,县长何振南也接到了龙门水库,龙门水文观测站的报告,他们发现了污水来自运河县支流泗溪河。

    何振南顿时暴怒不已,下个月省里的检查团就要到了,如果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投资,清灵集团的药材,受到了污染,自己的这个县长,还能干吗?

    傅山县还能进入全国绿色有机旅游大县吗?

    王八蛋运河县的王广忠,左逸雨,你们想干什么?

    王广忠是运河县的县委书记,左逸雨是运河县的县长。

    何振南立刻拨打王广忠的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何振南强压自己的怒火,放慢语气道:“王书记,你们运河县正在向我们盘龙河的支流泗溪河排放污水,我们十几个亿的项目,就要受到污染了。”

    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一听,顿时打着官腔道:“你是哪位?这件事你找县长左逸雨吧,那种事属于县政府管辖。”

    “咔嚓!”

    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卡死了电话。

    王广忠现在最烦和傅山县的人打交道。

    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死,让王广忠受到了惊吓。

    当年建设傅山开发区的工业园,自己是主要领导,赵丰年亲自建设的。里面很多的暗箱操作,自己都参与了。

    省纪委暗中开始调查赵丰年的时候,王广忠就接到了消息。王广忠吓得提心吊胆。只要赵丰年出了事,自己也跑不了。

    当纪委找到了赵丰年的犯罪证据后,再去抓捕赵丰年的那天,王广忠已经准备逃走了。但老天帮助了自己。赵丰年竟然出了车祸死了。

    赵丰年一死,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自己也就安全了。

    但这也把王广忠吓个半死。他知道,赵丰年的死很蹊跷,肯定有人杀人灭口。

    如果自己暴露了,一定会有人来杀自己的。

    所以,王广忠不再想提起傅山县的任何人和任何事。

    现在竟然浮山县的人来问自己污染的事,那是县政府的事,属于县长左逸雨,并不属于自己的管辖,他立刻挂死了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