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开战交锋

    第二百四十六章开战交锋

    由于新工业园的工期紧张,欧阳志远不敢在燕京呆很长时间,第二天,他先到霍老的府上,向霍老告别。

    他给霍老带去了一箱玉春露和两包原来谢抗日送给自己的茶叶。

    这些东西,都是父亲带来的。

    当欧阳志远说去向霍老告别的时候,秦天涯让欧阳志远带去的。

    燕京有任何的事情,都瞒不过霍老的耳目,他已经知道了欧阳志远是秦天涯的亲外孙。当他得知这个消息后,霍元豪笑了。

    霍老原来和秦天涯有过数次联手,但也有过摩擦。

    在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一生的敌人,只有更大的利益。

    利益面前,相互博弈。

    现在,更是个暴风雨来临的前夜。一年后全国就要开始换届,官场的斗争,更加激烈,刀光剑影。

    燕京的王家和赵家,做事更加强硬,他们已经开始为明年的换届,展开了强大的攻势。

    以目前的形势,霍家和秦家只有再次联合起来,才能和王家和赵家的联合抗衡。

    王家和赵家虽然也有矛盾,但在关键时刻,他们能快速的联手,打压一切阻碍他们的敌人。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道:“下午就走?不在燕京多玩几天?”

    欧阳志远笑道:“工业园的工期吃紧,我怕出事,下个月省里的检查团就要到傅山检查,我要回去做准备。”

    欧阳志远拉着霍老的手,给他把了一下脉,老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欧阳志远又写了一个房子,交给霍天成道:“抓三副,两天一副,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礼物送给霍老。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这些酒和茶叶,是我外公让我带给你的。”

    霍老明白秦天涯的意思,他笑道:“志远,回去告诉你外公,酒和茶叶我收下了,改天我找他喝酒。”

    能在一起喝酒的人,一般都是朋友。

    欧阳志远辞别了霍老,又到谢老将军那里辞行。

    下午一点的飞机,父亲和母亲要和外婆和外公多呆几天。欧阳志远、萧眉,和秦明月、夫妇,一起坐飞机回山南省的南州。萧眉已经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萧远山说自己的血压有点高,要让欧阳志远给看看。

    这是萧远山故意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让萧眉和志远来家里团圆。萧眉的弟弟萧秋鹏也从海岛市赶了过来。

    秦萌萌正在调动工作,她要从山南电视台,调到中央电视台工作,没有回山南,正在办手续。

    欧阳志远的大舅秦明阳很喜欢欧阳志远,临分别的时候,秦明阳笑着看着欧阳追远道:“志远,如果你想到阳山省工作,我有一个最适合你的位置,给你留着。”

    欧阳志远笑道:“大舅,什么位置?”

    秦明阳道:“阳山省对外经贸厅下属的招商办公室,缺了一个招商办主任,级别是县级的正处,呵呵,如果你有意向,立刻就可以上班。”

    欧阳志远的能力,让秦明阳很是欣赏,他很想把自己的这个外甥挖走。

    秦明月笑道:“大哥,咱不带这样挖墙脚的,我们山南的人才,可不能让你挖走,呵呵,志远建完工业园,我们就把他的级别提上来。”

    秦明阳笑道:“二弟,志远现在是正科,按照程序,即使他把工业园建好,你提高他的级别,呵呵,只能升任副处,而我们阳山省是全国六大开放的试点省份,为了加快开放步法,中央特批文件,提拔人才,可以不按照升迁的程序破例提拔,呵呵,这是山南省所没有的。如果志远在招商办干一段时间,完成当年的招商任务,我就可以在一年后把他提到副市级,呵呵,二十四岁的副市长,你们山南省怕是没有吧?”

    欧阳志远听着大舅给的的条件,极其有诱惑力,不禁心里开始狂跳起来。

    秦明月笑道:“大哥,要是志远愿意去,我也不拦他。志远能有出息,我这个二舅,更是高兴。”

    秦天涯走了过来,脸色一沉道:“年轻人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没有丰富的经历,你就是把志远提到部级,他能干好吗?拔苗助长的方法,你也敢用?”

    秦明阳一愣,他就明白了父亲说的很有道理,父亲说的对,人的一生中,没有丰富的经历锻炼,他是不明白很多的道理的。任何人都是在战斗中成长。

    秦明阳点头道:“父亲说的对。”

    欧阳志远点头苦笑着道:“我赞成外公的意见,我还是在科级锻炼一下吧。”

    秦天涯疼爱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临走之前,我告诉你,想一想你父亲的名字和你的名字。”

    欧阳志远小声道:“宁静而志远。”

    秦天涯点点头道:“不错,志远,这就是外公要送给你的话。”

    欧阳志远道:“谢谢外公。”

    秦墨瑶和外婆走过来,温依依看着自己的外孙,又看了一眼萧眉,她退下自己手上的一枚碧绿的翡翠镯子,戴在了萧眉的手腕上笑道:“志远,好好的保护好眉儿,我还要喝你们的喜酒呢。”

    萧眉脸色微红,小声道:“外婆,到时候,我亲自来接您。”

    温依依呵呵笑道:“好呀,眉儿。”

    秦墨瑶整理了一下儿子的衣服,轻声道:“路上主意安全。”

    儿行千里母担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妈妈,您放心吧。”

    欧阳宁静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的儿子,欧阳宁静笑了,他没说什么,只是再次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欧阳志远明白父亲的意思,笑道:“放心吧,爸爸。”

    一点钟飞机准时起飞,燕京到南洲,飞行时间一个半小时,当他们下了飞机后,看到来迎接的人,欧阳志远吃了一惊。

    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魏海娟和儿子萧秋鹏,竟然亲自到机场迎接。

    欧阳志远知道走路的顺序,他跟在了二舅的身后,随着二舅,走进了大厅。

    “呵呵,秦省长回来了。”

    萧远山主动地伸出了手,和秦明月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按照级别,萧远山根本不会来机场迎接秦明月,当欧阳志远把秦明月和自己一块回南洲的消息,告诉给萧远山的时候,萧远山决定,亲自到机场迎接秦明月和欧阳志远。萧远山看重的是秦明月身后的秦天涯。

    萧远山和秦明月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两人笑了。

    下一届的省长,秦明月势在必得。

    萧远山力争连任或者升迁到中央序列。

    在山南省,如果省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联合起来,省常委的票数,将会压倒省长江川河那一方的票数,到时候,所有官员提名的决定推荐权,都掌握在萧远山的手里。

    那边,魏海娟过去那种冷若冰霜的面孔,早就换成一脸的媚笑,走了过来,笑着道:“志远,眉儿,你们来了。”

    欧阳志远虽然知道魏海娟很势利,但她毕竟是萧眉的母亲,自己不得不尊重魏海娟。欧阳志远不明白,这么势利的母亲,怎么会生出一位这样优秀的女儿?

    萧眉看到魏海娟满脸堆笑的走过来,并主动的打招呼,萧眉感到鼻子一酸,眼泪下来了。魏海娟过去再怎么对待自己,但她是自己的母亲。

    “妈妈!”

    善良的萧眉,喊了一声妈妈,就扑到了魏海娟的怀里,呜呜的抽泣着。

    魏海娟的眼睛也湿润了,搂着萧眉道:“眉儿,过去是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

    萧眉哭泣着道:“妈妈,是女儿不懂事,惹您生气了。”

    萧秋鹏走过来,微笑着伸出手来道:“姐夫,您好,我是萧秋鹏。”

    当萧秋鹏从母亲的电话里知道,欧阳志远竟然是秦副总理的亲外孙的时候,萧秋鹏也是吃了一惊。

    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竟然是秦副总理的外孙,那么,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就是欧阳志远的亲舅舅了。

    呵呵,父亲就可以和秦明月联手了。

    自己现在只是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也就是个副处级。虽然父亲有意把自己的职位调高一些,但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让父亲的顾虑很多,父亲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有常务副市长秦明月的加入,嘿嘿,自己升迁的日子,还会远吗?

    欧阳志远在龙海广场见过萧秋鹏,那次萧眉的母亲魏海娟就是和萧秋鹏一起来的。

    欧阳志远握住了萧秋鹏的手道:“你好,秋鹏。“

    这时候,萧远山和秦明月说了一阵话,萧远山向欧阳志远走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迎上去道:“爸爸,您来了。”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来了,志远,回家吧。”

    欧阳志远看着秦明月道:“舅舅,到我家坐坐吧。”

    秦明月笑道:“志远,我还有事,你和萧书记先回家吧,有时间到我那里坐坐。”

    欧阳志远一看舅舅有事,就笑道:“好的,舅舅,您和舅妈先回去吧。”

    秦明月夫妇和萧远山告辞,坐车先走了。

    这时候,萧眉已经和母亲和好,两人的眼圈都有点红。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眉儿,走,回家去。”

    四个人坐着车回到了省政府大院。

    这次,魏海娟对欧阳志远很是热情,对女儿萧眉,更是疼爱有加。魏海娟亲自下厨,要给欧阳志远和萧眉做好吃的。

    萧秋鹏看着母亲这个样子,在心里直摇头。

    萧远山开了两瓶茅台,萧秋鹏给父亲和欧阳志远倒满酒,又给自己倒上。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爸爸,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萧远山呵呵笑着端起了酒杯,三个人干了一杯。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把工业园和县里的投资进展情况情况给我说说。”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爸爸。”

    欧阳志远就把所有的情况,仔细的向萧远山汇报了一遍。

    萧远山仔细的听着欧阳志远的回报,点着头道:“不错,志远,下个月,省里要组织一个检查团到傅山县重点检查你们的工作,带队的有主管工业的副省长王海峰和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萧远山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王海峰是燕京王家王时国的小儿子,而楚晓宇的父亲,楚夫勇和燕京的赵家,关系非同寻常,到时候,你和何振南要小心,如果你们出了什么过错,他们会毫不留情出手的,你知道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在进京之前,还不知道燕京有什么王家和赵家,现在自己竟然要面对他们,这让欧阳志远很是吃惊。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秦明月肯定会把燕京几大家族的事和欧阳志远说过的。

    萧远山道:“志远,你也不要害怕,只要你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错误,他们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你的背后,有燕京的谢家、霍老和谢老作为后盾,他们不敢乱动,你们只要做到内心无愧就行了。”

    欧阳志远道:“我不惹他们,但只要他们惹我,我会毫不留情反击的。”

    萧远山笑道:“拳头解决不了问题,关键的时候,要用脑子。”

    萧远山早已把欧阳志远进入仕途以来的整个过程,查的一清二楚,他知道,欧阳志远喜欢动用拳头。现在,萧远山要提醒一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苦笑道:“好的,爸爸。”

    欧阳志远把外公秦副总理要在九月份考察傅山县的事,告诉了萧远山。

    萧远山道:“到时候,我们省委的干部,肯定要陪同下去,志远你和何振南做好准备就行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完晚饭。

    萧秋鹏的同学听说萧秋鹏回到了南州,他们立刻打电话,要和萧秋鹏相聚。

    聚会地点就在明珠大酒店。

    萧秋鹏和欧阳志远很谈的来,再加上,萧秋鹏这几个同学,都是几个大集团的未来老总,是典型的富二代,每个人的身价,都在几百亿。

    萧秋鹏想介绍给欧阳志远认识。

    欧阳志远一去,萧眉也要跟着去。三个人坐上一辆奥迪,直奔明珠大酒店。

    明珠大酒店是南州最著名的一个四星级大酒店,服务一流,又坐落在明珠湖旁边,景色极佳,客人很多。

    萧秋鹏的车转了还一会,才找到一个车位,他连忙调车,刚把车掉过头来,还没来得极倒进去,一辆越野悍马发疯一般的开了过来,一下子抢进了车位。

    萧秋鹏只觉得自己的车一震,他知道对方把自己的奥迪车刮了。

    欧阳志远和萧秋鹏连忙下车一看,只见奥迪车的左后灯竟然被对方的越野悍马碰掉了,而且车身都被刮了几道。

    还没等欧阳志远和萧秋鹏说话,从悍马车里冲出一个年轻人来。

    这个年轻人本来长的很是英俊潇洒,但却长了一个鹰钩鼻子,这就让对方的脸显得有点狰狞和阴森。

    年轻人刚冲出悍马,顿时用手指着萧秋鹏,就破口大骂道:“你马戈壁,你开车瞎眼了,忙着投胎吗?”

    这个年轻人这一破口大骂,让萧秋鹏一愣,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的难看。

    萧秋鹏是谁?省委书记的公子,谁敢骂他?萧秋鹏从来没有挨过别人的骂,今天竟然被人家骂的狗血喷头,这让萧秋鹏漠然大怒。

    萧秋鹏冷冷的道:“你怎么骂人?你是谁?明明是你的车碰到了我的车,你怎么颠倒是非?开口骂人?

    那个年轻人极其的嚣张,一看到萧秋鹏竟然敢和自己顶嘴,而且还在责问自己,更是勃然大怒,立刻咆哮着道:“老子就是骂你马戈壁,老子不光骂你,老子还有揍你。”

    这个年轻人猛然从车里拿出一个极其高级的棒球棍,猛地抡起来,恶狠狠地砸向萧秋鹏。

    后面的欧阳志远不想打人,不想动粗,可是现在人家辱骂了自己的小舅子,现在又拿棒球来殴打自己的小舅子,欧阳志远能不管不问吗?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一脚踹在对方的肚子上,同时,一掌又打在对方的脸上。

    “嘭!啪!啊!”

    那个年轻人一声惨叫,身形被欧阳志远踹出三米开外,狠狠地砸在了那辆越野悍马上。

    大厅里的一个雅座上,楚浩南看到了这个情景。

    楚浩南这几天有事,和江宗武一同回到了南州。

    今天是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江宗帆,从国外回来,楚浩南和江宗武、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赵文斌,一起来给江宗帆接风。

    三个人刚在大厅的雅间坐下,楚浩南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一脚把江宗帆踹飞。

    这下,楚浩南笑了,他笑的很狰狞恶毒。

    楚浩南并不知道,欧阳志远进京的事,但是他和欧阳志远有仇,有着解不开的仇恨。

    他看到了欧阳志远身后的萧眉。他的心立刻如同被毒蛇撕咬一眼的抽搐剧痛。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欧阳志远,你竟然敢殴打省长江川河最疼爱的小儿子,呵呵,你倒霉了,老子一定让人宰了你。

    楚浩南看了一眼面向自己的赵文斌,装着惊慌的道:“不好了,文斌,江宗帆被那个小白脸给打了,快去帮忙。”

    楚浩南知道,就是赵文斌过去,也是白挨揍的货,可是,只要欧阳志远殴打了赵文斌,嘿嘿,欧阳志远就死定了。

    赵文斌是谁?他可是燕京赵老赵鸿远的孙子。只要欧阳志远打了赵老的孙子赵文斌,嘿嘿,欧阳志远就和赵家结了仇,嘿嘿,省委副书记赵云峰能放过欧阳志远吗?赵老更不能放过欧阳志远。嘿嘿赵老只要撅撅嘴,就有人干掉欧阳志远。

    楚浩南就是要跳起欧阳志远和燕京赵老家的仇恨。

    本来赵文斌并没有看到欧阳之远一脚踹飞江宗帆,可是经过楚浩南一提醒,赵文斌看到了江宗帆狠狠的砸在了车上,又反弹了下去。

    赵文斌和江宗帆是最好的朋友,现在一看江宗帆被人打,赵文斌拎起一个酒瓶子就冲了出去。江宗武在后面也跟了出来。

    赵文斌连忙扶起江宗帆,大声道:“江宗帆,是谁打的你。”

    江宗帆张嘴吐出一颗牙齿,一指欧阳志远,咆哮道:“就是那个王八蛋。”

    赵文斌为人极其凶狠,这家伙从小就是个打架魔王,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拎起酒瓶子,恶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小心,志远!”下了车的萧眉大声喊道。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猛地一闪,又是一脚踹在赵文斌的肚子上。

    “砰!”

    赵文斌立刻惨叫一声,砸在了江宗帆的身上。

    楚浩南差点蹦起来大笑。他狞笑着用一个没有名字的卡号,快速拨打了省长江川河的电话。

    江川可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手里的一张名单。这些名单,竟然是从省政府到市政府,再到县政府一部分的人员名单。

    这部分名单,都是和省委书记萧远山走的近的人名单,也就是萧远山派系的人名单。

    这些人,自己要在换届前,想尽一切方法狠狠的打压,不让他们抬头,最好让他们失去下届官员提名的机会。

    江川河看完名单后,用打火机点燃了这张名单。

    电话铃响了,江川河一看号码,是个本地陌生的号码,他微微的沉思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楚浩南捏住了嗓子,尖声道:“有人在明珠大酒店暴打你的儿子江宗帆,就要打死了。”

    “咔嚓!”

    楚浩南挂上了电话。

    江川河一听有人在明珠大酒店殴打自己的儿子,江川河勃然大怒。他知道刚从外国回来的儿子去了明珠大酒店。

    江川河立刻拨打了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的电话。

    “黄继田,你是怎么管理南州市的?不想干的话,有人在排队。”

    江川河的声音阴冷而威严,透出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杀气。

    黄继田差一点吓尿裤子。自己这个市局的局长,是江省长一手把自己提拔起来的。

    “江省长,您说什么事?我立刻去办。”

    黄继田知道该怎么回答。

    江川河的口气很强硬的道:“明珠大酒店有人暴打我的儿子,你看着办吧。”

    “咔嚓!”

    江川河说完话,挂断了电话。

    妈个逼,哪个***不长眼睛,竟让敢殴打江省长的公子?***不想活了?老子抓住你,非整死你不可。

    黄继田立刻带人赶往明珠大酒店。

    楚浩南给江川河打完电话,立刻用同样的方法,给省委副书记赵云峰打了电话。

    省委副书记赵云峰一听有打了自己的儿子,他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铁青,他马上同样拨通了黄继田的电话。

    黄继田一看是省委副书记的电话,他连忙按下接听键。

    “黄局,有人在明珠大酒店殴打我的儿子,请你立刻过去看看。”

    黄继田的话虽然听起来比较委婉,但却带着强烈的怒气和命令,这让黄继田胆战心惊。

    妈个逼的,今天这是怎么啦?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敢殴打江省长的公子,连同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也敢打?这不是找死吗?

    再说赵文斌砸在了江宗帆的身上,两人摔得鼻青脸肿。

    江宗武已经冲了过来,他狠狠的盯着欧阳志远,冷声道:“欧阳志远,住手!”

    欧阳志远和萧眉人认识江宗武,萧秋鹏更认识江宗武。

    欧阳志远一看江宗武冲了出来,就知道不好。自己揍的两个家伙和江宗武在一起,他们的背景肯定很厉害。我靠,这又是谁家的公子?

    “江副县长,您怎么在这里?”

    欧阳志远吃惊的看着江宗武。

    江宗武冷笑道:“欧阳志远,亏你还是我大哥江宗石的好朋友,你竟然连他的亲弟弟都毫不留情的殴打,我看你怎么向我大哥江宗石交代?怎么向江省长交代?”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我靠,有一个是江宗石的弟弟,江省长的儿子?这下闯祸了。

    萧眉和肖秋鹏一听,也是一愣。两人听说过江川河的小儿子从初中就在美国留学,难道开悍马的那个阴霾的家伙,就是江宗帆?

    肖秋鹏一生冷哼道:“嘿嘿,我说谁这么嚣张,原来是江宗帆,江宗武,你看到了事情的整个过程了吗?”

    江宗武看着肖秋鹏道:“肖秋鹏,我没看到过程,但我就看到了欧阳志远殴打江宗帆和赵云峰书记的儿子赵文斌。”

    这时候,江宗帆和赵文斌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大喊道:“宗武哥,快报警,让公安局的弄死这两个王八蛋。”

    萧眉在知道了欧阳志远打的是江川河的儿子和赵云峰的儿子后,知道事情有点不妙,在后面,立刻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并把过程快速的告诉了父亲。

    萧远山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江川河的儿子太嚣张了,抢占车位刮了儿子的车不算,竟然还骂人,而且还用棒球棍袭击儿子,江川河是怎样教育儿子的?如果不是志远在身后,秋鹏就会受伤,真是岂有此理。

    萧远山立刻拨通了省厅第一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省厅张世杰厅长,在公安部开会去了。

    省厅第一副厅长周江河一看是萧书记的电话,立刻恭恭敬敬的道:“萧书记,您有什么事?请您吩咐,我去办。”

    周江河是萧远山亲自一手提拔起来的副厅级干部。

    “江河,秋鹏、萧眉和欧阳志远在明珠大酒店前,被人欺负了。”

    萧远山沉声道。

    周江河立刻道:“萧书记,请您放心,我立刻亲自带人去,确保三人的安全。”

    萧远山道:“江河,辛苦你了。”

    周江河连忙道:“萧书记,别客气,您指到哪,我打到哪里,整个省厅,都是在您的领导下。”

    周江河立刻通知省厅三处的全体公安,立刻赶往明珠大酒店。

    萧远山要比江川河老练多了,他知道**他老人家的话没有错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萧远山在刚一当上省委书记的时候,立刻就把省公安厅死死地抓在了自己的手里。省厅厅长王世杰和第一副厅长周江河都是自己的班底。

    江川河很早就想在公安厅里安插自己的人,原来的一个副厅长病逝了,江川河他想把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调进省公安厅,按插自己的力量,但萧远山就是不让进来。现在秦明月和萧远山联合起来,赵大山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进入省厅了。

    江宗帆的话刚一说完,黄继田带着市局的十几个警察,快速的赶来。

    警车刚一停下,黄继田拎着手枪就冲了下来。

    他大声吼道:“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殴打江省长的儿子和赵书记的儿子?想死不成?

    江宗帆认识黄继田,他一见黄继田带着人来了,立刻咆哮着大叫道:“黄叔叔,快抓住这两个王八蛋,弄死他们,他们竟敢打我。”

    黄继田一看江宗帆叫自己黄叔叔,顿时受宠若惊,他知道,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立刻大叫道:“把那两个王八蛋,给老子抓起来。”

    黄继田的声音还没落,肖秋鹏冷笑一声道:“黄局长,你想抓谁?”

    黄继田的眼睛光讨好的看着江宗帆了,并没有看是谁打的江宗帆,他一听这个声音,有点熟,连忙抬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肖秋鹏!省委萧书记的的儿子!

    我的天哪,我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江川河的儿子。

    “萧市长……嘿嘿,是你呀。”

    黄继田知道,肖秋鹏在海岛市担任工业副市长。这……不好办了,省委书记的儿子,打了生省长的儿子,让自己这个市局的局长来处理,我靠,谁敢处理?那一方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

    萧眉脸色一寒,看着黄继田道:“黄局长,你带着人来干什么?来抓我们的吗?”

    黄继田连忙道:“不……不,萧总。”

    黄继田可知道,萧眉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书记的女儿。

    黄继田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是谁,是你殴打了江省长的公子吗?”

    萧眉冷哼一声道:“这是我的未婚夫欧阳志远,黄局长,想查户口吗?”

    黄继田一听,连忙道:“不不……不,呵呵,我只是问问。”

    江宗帆一看黄继田竟然不敢处理对方,就知道对方肯定不简单,他看着江宗武道:“宗武哥,对方是谁?”

    江宗武道:“宗帆,你今天这一顿,就怕白挨了,他们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儿子、女儿和女婿,黄继田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江宗帆一听,顿时泄了气。我靠,今天自己真倒霉。

    赵文斌一听对方竟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儿子、女儿和女婿,他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恶毒的目光。嘿嘿,黄继田不敢把对方怎么样,等明天自己告诉爷爷,让爷爷替自己出面。

    这时候,又是几辆警车呼啸着开了过来。警车一停,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下来。欧阳志远一眼便看到了周江河周厅长亲自带队走下车来。

    “呵呵,周厅长,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和周江河打招呼。

    “志远?你怎么在这里?”

    周江河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肖秋鹏道:“周叔叔,你好,我姐夫是和我们一起来的,却碰到了江宗帆,江宗帆故意抢车位,还用球棒企图殴打我,是我姐夫救下我的,”

    周江河没想到,和肖秋鹏打架的竟然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

    这时候,周江河一眼看到了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

    黄继田连忙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周厅长,您好。”

    周江河脸色一沉,冷声道:“黄局长,这件事调查清楚了吗?是怎么回事?”

    黄继田可不敢得罪省委萧书记,他也不敢得罪江省长。

    他连忙道:“周厅长,两家是个小小的误会……”

    黄继田的话还没说完,欧阳志远冷声道:“黄局长,我看不是误会吧?看是对方故意找茬,对方野蛮抢车位,撞坏了我们的奥迪车,然后破口大骂我们,还用棒球棍,袭击肖秋鹏,所有的过程我都拍摄下来了,江宗帆必须陪我们的车子,还要向我们道歉,黄局长,我们现在正式向你报案,这是我拍摄下来的视频,如果你不处理,我现在向省厅的周厅长报案。”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了一杆签字笔。

    江宗帆一听对方竟然把事情整个过程拍摄下来了,顿时吓了一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