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进 京

    第二百四十一章进京

    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马老一听欧阳志远问自己用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治疗什么病,他微笑着道:“一位老人受了风寒,全身浮肿,四肢无力,呼吸困难,我想用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中的热毒,来中和老人的寒毒。”

    马老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早就从马老的眼神里,看出来马老对自己的轻视和不屑,欧阳志远最反感的就是以貌取人,他对这个马老就有点很反感。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是给老人看病,不由得冷笑道:“马老,你给老人家这样用药,以热毒中和寒毒,嘿嘿,你知道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中的热毒,是最霸道的毒性吗?老人的身体能受的了吗?就怕老人的病还没看好,人就会两种毒素产生的冲击力,毒死了。”

    马老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不由得傲然道:“我用固本培元丹护住老人的内俯,来阻碍两种药物在中和的时候,对病人的冲击,可以确保老人无事,年轻人,你只管卖给我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别的你就不要问了,我马鸿海行了一辈子医,还没有出过差错,这是一百二十万的支票。”

    马鸿海有点不耐烦了,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那张支票,冷笑着看着马鸿海道:“我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不卖。”

    马鸿海一听欧阳志远改变主意不卖了,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他指着欧阳志远,气的白胡子剧烈的颤抖着道:“你……你……说话不算数?”

    马鸿海在燕京的威望极高,就是燕京的部级干部看到他,也都主动上前打招呼,尊称一声马老。

    因为马老是专门给这些老人看病的,虽然他为人高傲了点,但马老的医术可是在燕京,是首屈一指的,这些人都知道,要是自己有病了,还要指望马老看病。

    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

    但现在专程从燕京坐飞机赶来,专门来购买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但这个嘴上无毛的家伙,竟然改变了主意,不卖给自己,这不是戏弄人吗?

    欧阳志远看着马鸿海气的打哆嗦,不由得笑道:“马老,您不要生气,不是我不卖给你,我要是卖给你了,就怕会害了你。”

    马鸿海冷冷的道:“你会害了我?嘿嘿,这个世上,我不客气地说,还没有谁能害了我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在燕京别人不敢害你,但你自己却敢害你自己。”

    马鸿海一听,冷笑道:“我傻了吗?我自己害自己?”

    欧阳志远道:“你的自信害了你。”

    马鸿海冷笑道:“你说说看?我的自信怎么害了自己?”

    欧阳志远道:“如果我把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卖给你,你肯定用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当君药,请问你用什么药当臣药?”

    马鸿海傲然道:“天山雪莲、北极冰草、阴山铁弦子、长白寒参这四味寒药做臣药,进行中和,这就是典型的一君四臣,既能去掉病人的寒毒,又能确保病人的安全。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马老,如果你这样用药的话,我敢说,一口汤药,就会把病人毒死。”

    马鸿海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顿时一寒,看着欧阳志远道:“老夫是中华燕京中医会会长,行了一辈子的医,从来都是这样下药,还没有毒死过一个人,嘿嘿,年轻人,你这样说话,未免太有点自大了吧。”

    欧阳志远道:“马老,虽然书上是这样说的,但是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的属性,不一定是显示热毒,有的不光不显示热毒,而且还截然相反,显示寒毒,这要看铁背金翅多目蜈蚣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退的皮。”

    马老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不由的嘿嘿冷笑道:“年轻人,简直是胡说八道,自古以来,所有的医书上都记载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的属性是热毒,我用了很多次的蜈蚣皮,都是显示热毒,你怎么能乱说?好了,我的时间宝贵,你快拿出来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马鸿海开始不耐烦起来,不屑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马老不听自己的,他心道,自己要是把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卖给了这个老家伙,就等于害了这个老家伙,更害了病人。自己不能卖给他。

    欧阳志远看着马鸿海冷冷的道:“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我说过不卖了,就是不卖。”

    “你说什么?你……你还是不卖?你……这不是戏弄人吗?我大老远的从燕京赶来,你……说不卖就不卖?年轻人,做人要讲信用。”

    马鸿海一听欧阳志远说不卖了,顿时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没办法,不想让着老家伙去害人,他只好道:“随你怎么说,不卖就是不卖,你们请回吧。”

    “砰!”

    马鸿海气的暴跳如雷,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

    自己也是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今天竟然让一个毛头小子戏弄了一顿,这要传出去,不好听呀。

    “年轻人,你想涨价吗?我告诉你,没门。我徒弟到南方去了,他肯定能找到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你不卖,我也不想卖了。”

    马鸿海拿起那张支票,站起身来,铁青着脸,气愤的走了出去。

    李平安看着欧阳志远,他的脸色气的一片铁青,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今天怎么了?人家可是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几千里坐飞机来,就是要你买你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你……你竟然不卖了?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吗?一百二十万呀,你几辈子能挣一百二十万?你见过一百二十万吗?你只要能挣钱,你问他买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去干什么?你憨了还是傻了?”

    李平安看着自己的提成泡汤了,他恨不得咬死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李平安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一百二十万,但我做人有底线,马鸿海只要找到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去给燕京这位大员看病,我敢肯定,那位大员就会完蛋,而马鸿海,就会家破人亡,我不想让悲剧发生。”

    这时候,刚走出门口的马鸿海就接到了徒弟买到了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的电话。马鸿海听到这个消息后,转过身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年轻人,没有你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我照样买到,哼,一百二十万你还嫌少,你这个人太贪心了,李平安,咱们走。”

    马鸿海一直认为,欧阳志远不卖给他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是想涨价。

    李平安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一言不发的和马鸿海走出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一听说对方找到了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连忙追了出来道:“马老,我劝你分清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是什么属性,你再下药,否则,会出大事的,会死人的。”

    马鸿海转过身来,大声道:“住口,年轻人,为人不要太贪。”

    马鸿海说完话,坐进了轿车,扬长而去。

    欧阳志远看着扬长而去的轿车,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已经尽了力,但马鸿海就是不听自己的,自己也没有办法。不知道哪位京官要倒霉了。

    自己这张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的属性,就是寒性的,所以,不能卖给马鸿海。

    但马鸿海却不相信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有寒性的。

    整个下午,欧阳志远把陆建和宋忠军叫来,再次吩咐两人,一定要把握好质量和安全,并亲自到工地上巡视了一次。

    欧阳志远筹集的六个亿,已经陆续到账了。整个工业园一片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萧眉请人重新设计了养颜美容膏的包装盒,用料都是海南红木的,极其名贵漂亮。萧眉打电话,让欧阳志远到傅山天信中药厂来看看。

    欧阳志远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一辆奥迪开了过来,而切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天成集团董事长霍天成神情焦急的走下车来。

    “霍懂,您好。”

    欧阳志远一看是霍天成来了,他连忙打招呼。

    霍天成不是回到了山南省的南洲了吗?什么时间回来的?

    霍天成快步跑了两步,神情焦急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想求你一件事。”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懂,您可别这样说,只要您有事,尽管开口,我一定照办。”

    霍天成的天成能源公司,承包了工业园的供电站和高压线路,帮了欧阳志远大忙。

    霍天成一听,松了一口气道:“我来请你进京的,立刻就走。”

    欧阳志远看到霍天成的神情很是着急,连忙问道:“霍懂,什么事这么急?进京去干什么?”

    霍天成道:“我父亲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我想让你给父亲看病。”

    欧阳志远一听霍天成请自己进京,去给他的父亲霍老看病,心里一惊。

    霍老是什么级别,欧阳志远可是一清二楚,可以这么说,整个燕京有五股滔天的势力存在,霍家就占据了其中一股。

    霍老的学生,轻而易举的就能左右整个中国的局势。

    霍老的级别,就是天。

    省委书记萧远山、省长江川河,在南州,都很忌惮霍天成霍天都兄弟俩。

    自己怎么敢给霍老看病?自己的医术也不是万能的。中国有多少名医,自己有什么资格能给霍老看病?

    欧阳志远苦笑道:“霍懂,给霍老看病?我那有这种资格?”

    霍天成看了看表道:“志远,你别推辞了,很多名家中医医生对我父亲的病都速手无策,各大医院都看了,但都查不出来什么毛病,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我想请你去试试。”

    欧阳志远一听很多中医名医都束手无策,顿时起了好奇之心。欧阳志远和朱文才一样,听说有什么疑难杂症,在心里都想去看看。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霍懂,霍老是什么症状?”

    霍天成一听欧阳志远问父亲什么症状,就知道欧阳志远起了好奇之心,他心中一喜,知道有希望了。

    霍天成忙道:“父亲全身虚肿,呼吸困难,四肢无力,据说中了风寒,受了寒毒。”

    欧阳志远一听,心中一动,这个症状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猛然,欧阳志远心中一动,猛然想起马鸿海要买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难道马鸿海是给霍老治病的?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如果马鸿海是给霍老治病的话,霍老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看着霍天成道:“霍懂,马鸿海你认识吗?”

    霍天成一听欧阳志远提起马鸿海,连忙道:“马鸿海?认识,他正在给我父亲看病。”

    欧阳志远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好,马鸿海果然是在给霍老治病,就怕霍老危险了。

    欧阳志远立刻道:“霍懂,请你立刻阻止马鸿海给霍老治病,如果你没有办法阻止马鸿海给霍老治病,霍老就危险了。”

    霍天都一听,又看着欧阳志远不象在开玩笑,连忙问道:“志远,是怎么回事?你快说。”

    欧阳志远立刻把马鸿海来买自己的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这件事,和马鸿海分不清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是热是寒的事,以及要是用错了药的危害,向霍天成说了一遍。

    这些只听得霍天成目瞪口呆。

    马鸿海是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更是自己的大哥,霍家势力的未来掌权者霍天武聘请来的。

    霍天武是霍老的亲生二儿子,霍家的未来掌门人。

    而霍天成只是霍老众多的干儿子之一。

    霍老原来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霍建国在那动乱的年代,进入了军队,走进了西北大沙漠,更不幸的是,和父亲霍老失去了联系。

    当时霍老被斗得死去活来。

    霍建国最后和妻子李卫红在大沙漠中失踪,他们唯一的女儿,也失去了踪影。

    霍老现在面前,就只有一个亲生的儿子霍天武。

    霍老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自己大儿子霍建国。据说,已经有一点线索了。

    霍天成立刻拨打家里的电话。

    霍老平时喜欢在家里摆弄奇石花卉盆景,更喜欢摆弄树桩,自己制作盆景。

    可是现在,霍老就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全身浮肿,四肢无力,而且呼吸困难。

    燕京的很多著名医生都来看过,但就是查不出来什么毛病。

    霍天武很是着急,他守在父亲床榻前,已经好几天了。

    霍老的脾气更怪,他生病从来不看西医,他只相信中医。这让霍天武心急如焚。

    自己的朋友,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马鸿海组织了整个燕京的中医高手,给父亲会诊,终于找到了治疗的方法。

    今天他们已经回来了,听说找到了主药,正在配制药液。

    马鸿海的医术极高,是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在整个燕京,很多元老的病,都是马鸿海看好的。

    今天他们找到了主药,父亲的病,有希望治好了。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霍天武来到客厅,拿起了电话。

    霍天成知道霍天武在家里,他连忙道:“二哥,马鸿海找到的主药,不适合给父亲做主药,那种主药的毒性很厉害。我找到了一位医生,他的医术很高,请你一定要在到我回来之前,不能让父亲喝马鸿海的药。”

    霍天武一听霍天成的话,不由得一声冷哼,立刻冷冷的道:“天成,你怎么知道人家马鸿海的药不适合给父亲喝?你找到的医生很高明?那就是说,你找的医生比我霍天武找的医生高明对吗?嘿嘿,天成,我劝你还是把心思多放在你的事业上,你想进入霍家的核心,等你的天成能源公司进入中国五百强企业后才有资格,你不要乱花心思。”

    “咔嚓!”

    霍天武扣死了电话。

    霍天武不喜欢霍天成,甚至有点厌恶霍天成,他从骨子里看不起霍天成。他始终认为,霍天成削尖了脑袋,想进入霍家的权力核心。这让霍天武看到了一种无形的威胁,他不想让霍天成进入霍家的核心组织。

    霍天成一听二哥这样说自己,而且扣死了电话,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欧阳志远听到了霍天武的声音,知道对方看不起霍天成。

    但霍天成帮助过自己,自己不能不帮助霍天成。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时间最近的飞机,是几点的?”

    霍天成道:“晚上九点的。”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走吧,我陪你到燕京一趟,但愿能及时赶到,阻止马鸿海。”

    霍天成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自己能医好霍老的病,霍天成的地位,一定会在霍家提高不少,甚至能进入霍家的核心。

    霍天成帮助了自己,自己同样要帮助霍天成。

    欧阳志远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向县长何振南请了假。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要到燕京给霍老看病,这吓了何振南一跳。霍老是谁?那可是天大级别的人物,欧阳志远竟然能给燕京的霍家搭上关系。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哥哥都没有能力和霍家搭上关系。

    如果欧阳志远和霍老说上话,欧阳志远的仕途,将无可限量。

    欧阳志远呀,你真是幸运之星呀。

    萧眉也知道霍老是燕京极其重量级别的人物,萧眉很担心欧阳志远的安全。

    “志远,路上小心,到了燕京,没有把握,就不要给人家看病,咱担不起这个责任。”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眉儿,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等我回来。”

    欧阳志远开车,和霍天成直奔龙海飞机场。

    飞机九点准时起飞,两个小时候,飞机降落在燕京机场。

    霍天成和欧阳志远刚出机场大厅,霍天成手下的人早已迎了上来,两人坐上轿车,直奔霍老居住的静雅园。

    这时候,马鸿海正带着十几名燕京最著名的中医大夫,给霍老做最后的诊断。

    所有的人,都同意马鸿海的下药配方。

    以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皮做主药的中药药剂,已经熬制好了,就等候马鸿海给霍老喝了。

    霍天武和母亲邱荣英看着这些燕京最著名的中医高手,在一起小声讨论着父亲的病情,他的心情变得有点焦躁起来。

    父亲的病,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发病的原因,这让霍天武很是生气。

    霍天成握住母亲的手道:“母亲,请您放心,我父亲一定会没有事的。”

    邱荣英点点头,擦去眼睛上的泪水,看着马鸿海道:“马会长,确定了吗?”

    马鸿海点点头道:“邱老,我们确定了,这个药方是正确的,霍老可以服药了。”

    邱荣英点点头道:“麻烦马先生了。”

    邱荣英和霍天武走到霍老的床前,霍天武轻声道:“父亲,我扶您起来喝药。”

    霍老气喘吁吁的点点头,那双眸子仍旧发出摄人心神的亮光。。

    霍天武和邱荣英轻轻的扶起来霍老。

    马鸿海亲自试一试煎好的药液,药液有点烫,要等一会。

    这时候,有人来通报,霍天成带着一位年轻的医生来了。

    霍天武一听霍天成来了,而且带来了一位中医生,不由得冷声横道:“让他在门外等着吧。”

    邱荣英道:“天武,让天成进来吧。”

    霍天武一听母亲让霍天成进来,他连忙道:“让霍天成进来吧。”

    马鸿海已经把药液的温度降了下来,他亲自端起药碗,用汤勺舀起一勺药液,小声道:“霍老,吃药吧,”

    霍老点点头,张开了嘴。

    马鸿海用勺子把药液送向霍老的嘴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