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看到亲嘴

    第二百四十章看到亲嘴

    黄晓丽又给欧阳宁静打招呼。

    秦墨瑶听到了儿子回来了,连忙从里屋走了出来。王倩也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跟着秦墨瑶走了出来。

    “妈妈。”

    欧阳志远一看到母亲走了出来,连忙和妈妈打招呼。

    “呵呵,儿子回来了。”

    “奶奶好。”

    一帆的小嘴很甜,秦墨瑶本来就很喜欢这话个干孙女,早就一把抱了过来。

    魏半针小声和欧阳宁静道:“这也是你的儿媳妇。”

    欧阳宁静呼吸一滞,看着魏半针说不出话来。

    欧阳宁静心道,好小子,我看你怎么向萧眉交代。

    由于小一帆的嘴巴很甜,一阵笑声又一阵笑声,在诊所里传来。不一会,小丫头就收到了好几样漂亮的礼物。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已经行走自如,就知道,肯定是师傅帮助了王倩。

    “王倩,你恢复的很好,一个月快要到了,你打算干什么?”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道。

    王倩红着脸,小声道:“欧阳哥哥,柳师傅、朱师傅和欧阳师傅三个人已经共同收我为徒了,我要在这里学医,我把我的情况和爸爸妈妈说了,爸爸妈妈也同意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三个人联合收徒?王倩的福分不浅呀。包括父亲在内,柳师叔和朱文才,任意认一个人为师,终生受益无穷,何况认三个人为师?

    以王倩的悟性,她一定能在中医领域里,闯出另一番天地的。

    一间房子内,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子,你是怎样对付齐凤云派来的人的?”

    欧阳志远惊奇的看着师傅道:“师傅,您怎么知道齐凤云派人来了?”

    魏半针冷笑道:“齐凤云刚一行动,我就知道。”

    欧阳志远道:“齐威,齐一石和齐一水,身死,齐震逃走。”

    魏半针一听,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齐凤云的大儿子齐威死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被我的手下一枪毙命。”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手下?你手下有枪?”

    欧阳志远并不打算隐瞒师傅,他看着师傅道:“师傅,你给我保密。”

    魏半针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也不要给我父亲和母亲们说,免得他们担心。”

    魏半针道:“你的事我不会说的。”

    欧阳志远道:“师傅,我是国家第五部队的人,负责监督这里所有企图对我们国家不利的外国人。”

    魏半针随即一愣,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好小子,你是国家的人,不错,有出息。自古以来,多少外国鬼子企图颠覆我中华民族,都被我中华儿女赶出了中国,就像当年,你师傅我加入八路军,做了军队上的军医一样,我全力支持你。”

    欧阳志远笑道:“师傅,谢谢您。”

    魏半针道:“齐凤云的大儿子死在你的手里,他一定不会甘心的,他绝对会再派人来对付你,你要小心。”

    欧阳志远冷哼道:“嘿嘿,就怕他不来,等我们查到他的犯罪实事,整个齐家的家族,我都要连根把他们拔起,割掉这颗毒瘤。”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齐凤云的势力,已经渗透江南省每个角落,要想铲除他们,不是一句话能办到的。”

    欧阳志远笑道:“再厉害的家族,只要危害了国家民族的利益,危害了国家安全,人民不会放过他的,政府更不会放过他的,再大的家族,能和国家抗衡吗?”

    魏半针点点头道:“不错,志远,你不能单独和齐凤云相抗,要懂得借势,如果他再派人来暗杀咱们,要把这些人渣,全部干掉。”

    欧阳志远道:“无论是谁,只要敢伤害我和我的家人,我都不会放过他。”

    魏半针道:“齐凤云派人来对付你的同时,他派来了你的师叔李国栋来对付你的父亲。”

    欧阳志远一紧,看着师傅道:“李国栋?师傅,这人很厉害吗?我父亲没有受伤吧?”

    魏半针道:“李国栋的武功很高,和我在伯仲之间,他在袭击你父亲的时候,我正好赶到,我们两人进行了惨烈的搏斗,嘿嘿,两个阻击手帮了我的忙,那两个阻击手是你的手下吧?”

    欧阳志远点了点头道:“我让龙海军区的一个特战小分队在这里轮流值班,保护我的父母。”

    魏半针笑道:“你还能管上龙海军区?”

    欧阳志远道:“我可管不了龙海军区,我们是互相协助,龙海军区司令员和政委,我都认识,所以,请他们帮助。”

    魏半针道:“多亏了那两位阻击手干扰了李国栋,我才有机会,伤了李国栋。”

    欧阳志远笑道:“我以为师傅把李国栋干掉了。”

    魏半针笑骂道:“小子,你知道李国栋有多恐怖?这是个老狐狸。嘿嘿,就是老狐狸,他的腿,就怕永远都不会恢复了。”

    欧阳志远道:“您下了暗手?”

    魏半针点头道:“对待敌人绝不能手软。我好不容易得到了机会,我能放了李国栋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师傅说的对。

    “李国栋中了我的暗算,他一时半会察觉不到,嘿嘿,等到他感觉到了,就晚了。”

    魏半针笑了。

    欧阳志远道:“师傅,你用了什么手法下得暗手?”

    魏半针道:“你记得我传你五行神针中的最后一手——五行归一吗?”

    欧阳志远点头道:“我知道。”

    魏半针道:“用五行归一的手法,发出银针,但你让金针作为主针打出真力旋转震荡,嘿嘿,只要中了这种真力旋转震荡的金针,旋转的真力就会暗暗地震伤对方的经脉,但对方却察觉不出来,经脉的暗伤会向上延伸,扩散到全身,等到对方发觉,就已经晚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种手法只能用来对付那些罪大恶极的奸雄。

    晚上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回到了傅山。

    欧阳志远刚把黄晓丽和一帆送回去,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她们已经到了傅山中药厂了。

    欧阳志远连忙驱车直奔傅山中药厂。

    当欧阳志远走进傅山天信中药厂办公室的时候,萧眉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

    “眉儿!”

    欧阳志远热切的看着萧眉。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走进来,眼睛一亮,漂亮的脸上露出温馨的柔情,慢慢的站起身来。

    “志远!”

    欧阳志远一下子冲了过来,毫不犹豫的一把搂住了萧眉,炽热的嘴唇亲在了萧眉的娇唇上。

    “喔喔喔……志远……干妈……。”

    但欧阳志远没容萧眉说话,他的嘴唇狠狠的吮吸住萧眉的舌头。

    萧眉不忍心推开志远。

    萧眉的办公室带卫生间,但志远的干妈冯秀梅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两人正在亲嘴。

    “啊!”

    冯秀梅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这一声让两人瞬间分开,萧眉羞的脸色红的象彩霞一般。

    欧阳志远尴尬的小声道:“干妈来了。”

    冯秀梅也有点不好意思,轻声笑道:“来了,志远。”

    萧眉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然后笑着道:“志远,干妈不喜欢住酒店,咱回别墅住吧。”

    欧阳志远顿时想起来,那座别墅已经不能住了,自己让杨凯旋准备新别墅,不知道准备好了吗?

    欧阳志远忙道:“眉儿,原来的那座别墅出了点小问题,我又让杨凯旋从新给换了一座,我打电话问问。”

    欧阳志远拨通了杨凯旋的电话。

    “凯旋,别墅安排好了吗?”

    杨凯旋笑道:“志远,把我留给自己的那座给你吧,所有的生活设施是全套新的,我还没有住过,清风园十六号,装修的风格,和萧总的那套别墅一样,你过去吧,有人在等你。”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笑道:“凯旋,谢谢。”

    杨凯旋笑道:“咱兄弟之间还用说谢字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她知道,志远的有些事,自己还是不能过多的过问。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清风园十六号,装修的风格,和咱们的那套别墅一样,咱们过去看看,同样在傅山水库的旁边。”

    萧眉看着干妈冯秀梅道:“干妈,咱去看看?”

    冯秀梅笑道:“志远安排的没错,咱去看看吧。”

    三个人开车直奔清风园十六号别墅。

    当三个人来到清风园十六号别墅的时候,萧眉和冯秀梅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风景更美。

    清风园别墅群建设在傅山水库的西面,距离傅山水库有一百米的距离,站在这个地方,看着湖面,整个湖面月光粼粼,雾气蒙蒙,风景极美。

    一位早已等候的中年人迎了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是欧阳先生吗?”

    欧阳志远道:“是我。”

    中年人道:“这是这套别墅的钥匙,扬懂要我交给您,希望您喜欢这里。”

    中年人说完,开车会去了。

    萧眉看着志远笑道:“杨凯旋还真有眼光,这套别墅的位置比我买的那套还要好,在这里能看日出。”

    冯秀梅笑道:“我也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很幽静清新。”

    欧阳志远一见两个人都喜欢这里,顿时放下心来。

    三个人打开别墅,走进了客厅一看,果然,所有的设施都是新的,装修的风格竟然真的和萧眉买的那一套一样,带着南方的清新典雅。

    别墅两层,下面是客厅,上面是十几间的卧室。

    卧室内,所有的被褥都是新的。

    三人坐在客厅,说着明天到傅山第一中学参加成立傅山救助贫困学生基金会的事情。

    欧阳志远道:“干妈,一个亿的救助基金,您怎么分配?”

    冯秀梅道:“拿出三千万,把傅山县所有贫困乡的危房小学校,全部推倒重建。再拿出来三千万,全部减免贫困乡所有中小学生的学杂费和书本费。剩下的四千万,设立救助基金,救助所有上不起学的学生,重点救助考上大学,而上不起学的大学生。”

    志远看着冯秀梅道:“很好,干妈,我能提个建议吗?”

    冯秀梅微笑道:“志远,你多次下到贫困乡,很多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你说说看。”

    欧阳志远道:“干妈,我去过很多乡镇中学,看到过很多孩子的午饭,让我很心酸。”

    冯秀梅道:“志远,他们吃的是什么?”

    欧阳志远苦涩的道:“一小瓶又凉又硬的老咸菜,两个地瓜干做成的煎饼。”

    萧眉一听,皱着眉头道:“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咸菜和地瓜煎饼,能让孩子们长身体吗?”

    欧阳志远道:“乡镇中学还没有很多住校的学生,他们每个星期带来的干粮,就是二十多个地瓜煎饼和两瓶咸菜,他们每顿饭就是吃的这个,每个人都面黄肌瘦,很显然就是营养不良,个头长的很矮。”

    冯秀梅一听,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打算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我想在每个乡镇中学,包括傅山一中,设立食堂,每天提供一顿免费的中午饭,主食是馒头,菜要带肉和鸡蛋,这样,孩子们每天可以吃到一顿带肉的菜。”

    冯秀梅一听,点点头道:“可以,就按照志远说的办,所有的费用我们天信药业出。”

    三个人一直讨论了很多的救助学生的细节,最后,萧眉最后把细节都记录了下来,并打印出来。

    三个人看完后,都觉得很满意。

    欧阳志远把楼下最好的房间,让干妈住。萧眉亲自给干妈铺好床铺。

    楼下也有浴室。

    杨凯旋这人很细心,所有的被褥都带着阳光的味道。

    冯秀梅看着萧眉微笑道:“你们也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傅山一中。”

    萧眉脸色一红,听到干妈说的你们也休息吧这句话,不由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两人辞别冯秀梅,来到了二楼。

    刚进房间,欧阳志远就抱住了萧眉,来个热烈的长吻。

    欧阳志远一边亲吻着萧眉,一边小声问道:“眉儿,想我了吗?”

    萧眉早已被欧阳志远亲的娇喘吁吁,全身发软,眼光迷离。

    “志远,我天天想你。”

    萧眉凝视着志远的眼睛,热烈的回应着他。

    第二天早晨,整个傅山一中,张灯结彩,鞭炮齐鸣。整个学校打扫的干干净净。

    常务副县长黄晓丽和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王正辉、县教育局长李峰,带着大批的官员,早已来到了县一中学校的门口,等候天信药业集团总董事长萧眉的到来。

    十点整,天信药业的五六辆车队,来到了傅山县一中。

    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一千多名学生和教师站在学校门口,热烈的欢迎着萧眉的车队。这些孩子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上不起学了。

    总董事长萧眉、副董事长冯秀梅、总经理王福齐,微笑着走下车来。旁边的车上,走下来欧阳志远。

    常务副县长黄晓丽、副县长王正辉带着官员们,迎了上来。

    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看到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上前打招呼。

    “欧阳主任,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我去介绍他们认识。”

    欧阳志远走到众人之间,介绍了两边人认识。

    黄晓丽和萧眉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萧眉想不到,黄晓丽竟然升任了常务副县长。两人本来就互相认识,双双都很欣赏对方。

    黄晓丽知道,萧眉就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但萧眉可不知道,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的关系。

    本来黄晓丽没有打算来参加这个捐赠仪式的,是由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王正辉代表县政府参加会议。

    但何振南县长觉得,人家天信药业捐献了一个亿的资金,这在当时,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何振南临时决定,让常务副县长黄晓丽亲自来参加。

    黄晓丽把天信药业副董事长冯秀梅,自己的干妈,介绍给大家。

    当众人知道,天信药业这一个亿的捐助,是由冯秀梅提议的时候,全场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整个捐助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才结束。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崮山平安药材行老板李平安的电话。

    “李老板,什么事?”

    欧阳志远问道。

    李平安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志远,中华中医学会会长马老来了,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工业园。”

    欧阳志远一听,这才想起,前几天李平安说的,燕京中华中医学会会长马老要来向自己要铁背金翅多目蜈蚣的皮,来给燕京一位滔天大人物治病的事情。

    欧阳志远想不到,对方果然来了。

    呵呵,燕京一位滔天大人物病了,不知道是谁病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