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再起风波

    第二百三十九章再起风波

    一边是自己最心爱的的男人,一边是自己的一母同胞的大哥和四哥,自己怎么办?

    志远,你就这么狠心吗?竟然下这么狠毒的手?

    齐雯可不知道,齐威带人就是去杀欧阳志远的。

    齐凤云的心在滴血。

    他的两眼血红,嘴角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牙齿咬的吱吱作响,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他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

    自己养育了将近三十年的大儿子,就这么没有了?就连尸体都没有带回来?

    师叔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还没有师叔的消息?

    密室内,齐凤云两眼死死地盯着齐震道:“你大哥是怎么死的?”

    齐震看着父亲道:“欧阳志远已经中了我的五骨散,但他却埋伏了阻击手,大哥正要干掉欧阳志远的时候,枪响了,大哥头部中枪。齐一峰他们扑向欧阳志远,但枪声再响,齐一石和齐一水再次中枪。我打灭了灯,带着齐雯冲了出来。”

    齐凤云陷入了沉思。

    欧阳志远只是个小小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他怎么会埋伏了阻击手?他难道事先得到了我们要去袭击他的消息?这怎么可能?

    有阻击手的单位,一般是公安局的特警和军方,难道欧阳志远和这两方有联系?

    一个人影闪了进来:“门主,师叔他老人家回来了。”

    齐凤云一听李国栋回来了,立刻道:“快快有请。”

    李国栋脸色铁青的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他的脸色阴冷的极其可怕,仿佛随时就要吃人。

    齐凤云的心里一沉,他知道,师叔的任务,同样失败了。

    齐凤云连忙迎了过来,扶住李国栋坐好,轻声道:“师叔。”

    李国栋沉声道:“魏宇阳没死!”

    “师叔,您……您……说什么?魏宇阳没死?”

    齐凤云一听师叔说,魏半针没有死,顿时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李国栋点点头道:“我遇到了魏宇阳,和他对了几招,他的身手和我在伯仲之间,但我身后还有欧阳宁静,他竟然发出银针偷袭,而且他们还有阻击手,两把阻击步枪锁定了我。我的腿中了魏宇阳一根银针,这条腿,半年内好不了。”

    齐凤云脸色的杀机,猛然暴涨,恶狠狠地道:“欧阳宁静竟敢违背誓言,敢使用武功?”

    李国栋沉声道:“当年你就应该杀了他,现在我们一动手,那个誓言也就不成立了。”

    欧阳宁静发誓永远不使用武功和医术是有条件的,那就是齐凤云不能动手暗害他和她的家人,欧阳宁静才发下重誓。

    现在两家一动手,那个誓言也就不成立了。

    齐凤云看着李国栋,沉声道:“师叔,齐威死了。”

    “你说什么?齐威怎么会死?”

    李国栋脸色一变。

    齐震道:“师爷爷,齐威死在了阻击子弹下。”

    当下,齐震把他们袭击欧阳志远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李国栋喃喃的道:“又是阻击手,难道欧阳志远和公安局的有什么联系?”

    齐凤云恶狠狠地道:“我不问欧阳志远和公安局的有什么联系,我的儿子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我一定要干掉他。”

    李国栋点点头,脸色变得极其狰狞道:“登录世界杀手,悬赏一千万,要欧阳宁静和欧阳志远的人头。”

    齐凤云一听,点点头道:“好,叔叔。”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睁开眼的时候,伸手一摸,自己怀里的黄晓丽早已起床了,厨房里响起了做饭的声音。

    昨天两人不知道大战了多少个回合,两人才偃旗息鼓。

    “爸爸,小懒猫,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打扮的极其漂亮的一帆,蹦蹦跳跳的跑进来,冲着自己坐着可爱的鬼脸,两根小辫子上的漂亮蝴蝶结,左右摇晃着。

    欧阳志远捏了捏一帆漂亮的脸蛋笑道:“女士回避,爸爸要起床了。”

    一帆伸了伸小舌头,又跑回了客厅。

    欧阳志远到浴室里洗了个澡,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的时候,黄晓丽已经做好了饭。

    “爸爸,快来吃饭,咱们好去公园看猴子呀。”

    一帆拉着爸爸的手道。

    欧阳志远抱起来一帆道:“是的,快吃饭,咱们去公园。”

    黄晓丽笑道:“吃饭吧,路上要两个小时。”

    三口人吃完饭后,坐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直奔龙海市人民公园。

    今天是星期天,公园的人很多,欧阳志远让一帆坐在自己的脖子上,三个人走进了公园。

    一帆手里攥着爸爸给买的一串漂亮的彩色小气球,另一只手拿着糖葫芦,开心极了。

    小丫头从来没有来过公园,更没有这样开心过。

    欧阳志远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跟着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他不停的用照相机,偷拍着三个人。

    黄晓丽手里拿着志远给买的一架彩色漂亮风车,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姑娘,脸色红红的,带着一抹可爱的羞涩。

    “大哥哥,买朵玫瑰吧,您看,阿姨多漂亮呀。”

    一个卖鲜花的小姑娘跑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和黄晓丽。

    小姑娘很会说话,一双大眼睛机灵的笑着。

    欧阳志远道:“那就来一朵吧。”

    小姑娘道:“十元一朵,大哥哥,祝你们青春常在,爱情不老。”

    欧阳志远拿着那只清香的玫瑰,看着脸色妩媚的黄晓丽道:“晓丽,祝你青春常在,永远不老。”

    黄晓丽的内心温馨无比,很是感动。她红着脸,羞涩的接过那支火红的玫瑰。

    “嘻嘻,妈妈的脸红了。”

    小丫头一帆笑嘻嘻的看着妈妈。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那妩媚的娇容小声道:“晓丽,你真漂亮。

    “爸爸,我要去看猴子。”

    一帆看到了远处的猴山,十几只猴子在后山上吱吱呀呀的抢夺一个篮球,打的不亦乐乎。

    小丫头也兴奋起来。

    三口人来到猴山,一帆立刻被可爱的猴子们迷住了。

    当一帆看到一只小猴子,依偎在母猴的胸前,还在吃奶的情景,小丫头笑了。

    “妈妈,小猴子在吃奶吗?”

    黄晓丽道:“是的,一帆,小猴子还小,他在吃奶呢。”

    “妈妈,我小时候,也吃奶吗?”

    一帆看着妈妈,笑嘻嘻的问道。

    黄晓丽从欧阳志远的脖子上抱过一帆笑道:“当然了,一帆这么小的时候,也是吃妈妈的奶水长大的。”

    一种母爱的自豪感,在黄晓丽的心里升起。

    “妈妈,我也这么小吗?”

    黄晓丽道:“一帆小时候,要比小猴子大一点。”

    这时候,一只大一点的小猴子,抢到了半个苹果,跑了过来,把那半个苹果,递到母猴子的手中,咿咿呀呀的叫着。

    看样子,这只猴子也是这只母猴子的孩子,它竟然知道,把抢到的苹果,递给照看弟弟的母亲。

    一帆也看到了这个情景,她的小眼睛里看懂了小猴子的意思。

    “妈妈吗,这个小猴子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抢到的苹果,给了妈妈。”

    黄晓丽笑道:“它知道妈妈照看弟弟辛苦,所以,把苹果给妈妈吃。”

    一帆看着妈妈道:“妈妈,等我长大了,也买苹果给您吃好吗?”

    黄晓丽的眼睛湿润了,她笑道:“好的,谢谢一帆。”

    “妈妈上班也很辛苦。”

    一帆说着话,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

    一种无言的巨大幸福,充满着黄晓丽的心里头。

    三口人在见过哈哈镜走廊的时候,欧阳志远终于看到了那个追踪拍照的男子。欧阳志远不动声色,装着并没有发现的样子,他到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

    过了哈哈镜仔走廊,就是虎山熊池。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不要向后看,你继续向前走。”

    黄晓丽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她抱着一帆,继续向前走,欧阳志远绕过了假山,从另一个方位逼向了那个男子。

    这家伙猛然发现自己监督的对象,竟然只剩下一个女的,那个男的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家伙一愣,立刻用长镜头开始搜索。

    欧阳志远绕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领子,扯进一个没有人的小院子。这家伙刚想喊,欧阳志远手里的刀锋抵在了他的咽喉。

    “说,谁让你跟踪我们的。”

    欧阳志远阴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吓得这家伙全身一哆嗦。

    “大爷……你误会了……我没有追踪你……。”

    这个家伙吓得结结巴巴的狡辩道,小眼睛还在左右转动。

    “啪!”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这家伙的脸上立刻高高的肿起来。

    “啊!”

    这个狗东西一声惨叫。

    这家伙一叫,惊动了一个大铁笼子里的一头黑熊。

    这个小院子竟然是熊池后面的小院,这个大铁笼子里,关着一头发情了的大黑熊。

    “嗷嗷!”

    大黑熊一看到有陌生人来到这里,立刻张牙舞爪,露出血盆大嘴,发出震天的咆哮

    欧阳志远劈手夺过他脖子上的相机,打开一看,里面照的全是自己和黄晓丽的身影。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沉声道:“为什么拍我们?说,谁让你干的。”

    这个人一看事情暴漏,但他的脑子极其好使,眼珠子一转,连忙道:“嘿嘿,大哥,我看你们长的好看,就给你们拍了两张照片,对不起呀大哥,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欧阳志远扯出来里面的胶卷,一脚踏烂相机,然后在这家伙身上又搜出来一个小型的相机,还是一脚剁碎,把两个相机的残片,扔进了远处的水池子。

    欧阳志远二话没说,拎起这家伙,就冲向哪个巨大的铁笼子,伸手把这家伙横在铁栏杆上,让他的头冲着咆哮着的狗熊。

    发了情的巨大狗熊,立刻暴跳如雷,拼命的拍打着粗壮的铁栏杆,竟然能把锋利的爪子伸了出来,几乎抓到了这家伙的头皮。

    “啊!”

    只吓得这家伙脸色惨白,全身打哆嗦。

    “嘿嘿,你要再不说实话,老子就松手,让这个发情了的狗熊撕碎了你。”

    欧阳志远说着话,猛一松手,这家伙的半截身子就掉进了栏杆里。

    暴怒的狗熊嚎叫着一爪子狠狠的抓过来。

    这个家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吓得脸色煞白,全身哆嗦。

    欧阳志远猛的又把他扯了回来。

    “嘶!”

    狗熊的爪子把他的衣服撕裂了一道口子。

    “饶命呀,大哥,我说,快放我下来。”

    这个家伙差一点吓死,一股骚味在他的腿裆里传来,冒着热气。

    这***竟然下尿了。

    “说,谁让你偷拍我们的?”欧阳志远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说……我说……,是一个叫颐秋水的人,给了我一万块,让我偷拍你们的,大哥,饶命呀……。”

    欧阳志远一听是颐秋水,顿时很是恼怒,又是这个狗东西。

    欧阳志远狠狠地把这个人扔到地上。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你们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两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道:“对不起同志,我们开玩笑的,看看谁的胆量大。”

    欧阳志远拉起这家伙,连忙向外走去。

    天哪,你个王八蛋,开玩笑?谁敢和发情的狗熊这么开玩笑?比胆量?老子可不敢这样比。

    这个家伙差一点吓死。

    欧阳志远拉着他走出那个小院子,看着他道:“在让老子看到你干这种缺德事,我弄死你,快滚。”

    这人刚才差点吓掉了魂,那里还敢再干?

    欧阳志远回到前面,找到黄晓丽。

    黄晓丽拉着一帆的小手,在看大家玩碰碰车。小丫头兴奋的欢叫不已。

    场内的碰碰车,全是一家三口的碰碰车。

    一帆看到了志远,立刻蹦着小脚大叫道:“爸爸,我要坐碰碰车。”

    小丫头第一次出来玩,什么都感到新鲜,都想试一试。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一帆,爸爸买票。”

    欧阳志远卖了一张三口人的票,走了过来。

    黄晓丽笑着小声道:“志远,你就惯着一帆吧。”

    志远笑道:“一帆还没坐过碰碰车吧,今天出来就是来让孩子玩的,走,一帆,咱们坐碰碰车。”

    三口人来到旁边的检票口,坐上了碰碰车,服务人员给系好安全带。

    志远开着碰碰车就进去了。

    几十辆碰碰车,互相碰撞着,惹得众人尖叫不已,小一帆更是开心的大喊大叫。

    黄晓丽看着自己的女儿和欧阳志远,她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谢谢,你,志远。

    黄晓丽在心里道。

    坐在志远怀里的一帆,和志远一起开心的笑着、喊着,兴奋的小脸蛋上,红扑扑的。

    是志远救了自己,救了一帆,治好了一帆的眼睛,救了这个残破的家。

    自己一辈子,不会离开志远,一帆更离不开志远。

    可是,志远有自己的女朋友萧眉,自己不会要求志远答应自己什么的,更不会给志远什么压力。

    自己这里,就是一个港湾,等志远感到累的时候,可以来这里放松休息。

    志远,谢谢你。

    三口人一直玩到十二点。

    下了碰碰车的时候,一帆的肚子就咕咕的叫唤起来。

    “一帆,饿了吗?”

    欧阳志远亲了亲一帆红扑扑的脸蛋。

    一帆笑嘻嘻的道:“饿了,爸爸,看,德克士。”

    欧阳志远一看,果然,旁边就有一家德克士。很多小朋友都在笑嘻嘻的吃着薯条和鸡腿面包。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笑道:“咱去吃德克士?”

    黄晓丽有点歉意的看着女儿道:“一帆还没有吃过。”

    志远道:“那就去吧。”

    欧阳志远一手拉着一帆,另一只手,拉着黄晓丽,走向德克士。

    黄晓丽感受着志远掌心的温热,她的心,也热乎起来。

    大厅里,有德克士提供的各种玩具,很多小朋友在玩,一帆攥着那串彩色的气球,也跑进了小朋友中,玩了起来。

    黄晓丽看到欧阳志远在排队,今天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带着孩子来玩的。黄晓丽知道,自己以后也应该多带着一帆出来玩。自己忙于工作,欠一帆的太多了。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终于买到了好几份德克士,他笑着拎着东西走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一帆上哪去了?”

    “砰!砰!哇-------。”

    前面传来了一帆的哭声。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连忙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大一点的男孩子,正在用大头针扎一帆手里的气球,那一串气球,已经被那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扎破了还几个,一帆正在哇哇大哭。

    更让欧阳志远气愤的是,一个五十多岁、肥头大耳的秃头男人,正大声鼓励那个小男孩扎一帆的气球。

    “好样的,好孙子,又扎破了一个,我的孙子真厉害,象爷爷一样有种。”

    那个秃头男人肆无忌惮的大声喊道。

    欧阳志远差一点气晕过去。

    这个老王八蛋,有这样教孙子欺负人的吗,要是在年轻一点,欧阳志远早就一记耳光过去了。

    欧阳志远走过去,弯腰抱起欧阳志远一帆,冷冷的看着那个秃头男人道:“喂,有你这样教孙子的吗?扎人家的气球,换表扬自己的孙子厉害,像你一样有种?你脑子进水了?你这样教孙子,你孙子长大了,会让你教进监狱的。”

    “爸爸,呜呜呜,他扎坏了我的气球。”

    一帆哭泣着,指着那个小男孩。

    这个老东西一听有人骂自己脑子进水了,还诅咒自己的孙子进监狱,顿时脸色一冷,有点阴森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这小同志是谁,我教我孙子,你怎么这样给我说话?你是哪个单位的?”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老东西的口气竟然是位领导,我靠,就这样的领导?那也是个横行霸道的贪污犯。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教你孙子进监狱和我无关,可是你教你孙子扎的是我女儿的气球,我女儿在哇哇大哭,你竟然无动于衷,还让你孙子继续扎我女儿的气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顶着这个老王八蛋。

    这个老东西不屑的一脸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不就是几个破气球吗,说个数,老子赔你。”

    欧阳志远刚想说话,一个长的人高马大的黑脸大汉,手里拎着汉堡薯条之类的东西快步走来,大声道:“你是谁?快滚远点,你怎么和我父亲说话的?老子找人弄死你。”

    那个小男孩已经让自己的爷爷教坏了,他一看到自己的爸爸来了,立刻恶人先告状,大声道:“爸爸,这人骂爷爷脑子进水了,还要打爷爷。”

    那个很大汉一听,顿时大怒,放下手中的东西,恶狠狠地道:“你个***找死,老子宰了你。”

    这人说着话,一巴掌打向欧阳志远的脸。

    这人的脾气比欧阳志远还要暴躁蛮横。

    那个老王八蛋一看儿子来替自己报仇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哼哼,小白脸,你这是自作自受,在运河县还没有人敢和老子这样说话,今天就让儿子教训教训你。

    欧阳志远没想到这个黑大汉比老东西还要不讲理,在孩子面前,也不怕影响不好,上来就动手。

    “小心,志远!”

    黄晓丽一看这人上来就动手,连忙提醒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怕吓着一帆,他连忙一退,闪到一边,把一帆交给黄晓丽。

    “晓丽,抱着一帆推到一边去。”

    欧阳志远小声道。

    黄晓丽小声道:“志远,那个秃顶男人我认识。”

    这时候,那个黑大汉一见这个小白脸竟然躲过自己一掌,脸上不由得一热,一声大吼,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这***恼羞成怒,下了重手。

    欧阳志远没有听到黄晓丽说认识这个秃顶的男人。欧阳志远决心惩治一下这个黑大汉。欧阳志远一声冷笑,猛然一指头敲在黑大汉的手背上。黑衣大汉顿时觉得自己的手面子如同被铁钎子狠狠的戳了一下,整个手臂都麻了。还没等他后撤,欧阳志远一搭他的手腕,一个金丝缠碗的精妙擒拿。

    黑衣大汉一声惨叫,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

    众人早就对这个老王八蛋和这个黑衣大汉不满,正为欧阳志远担心,猛然看到这个年轻人一招就让这个黑衣大汉一下子跪在他的面前,不由的齐声喝彩。

    “好呀,好精妙的一招擒拿。”

    “什么玩意?欺负了人家女儿,还要打人家,这下好了,让人弄得跪下了,活该。”

    “老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这样教育孙子的?再好的孙子,在他的手里,也都会教育成强和奸犯。”

    人们都开始议论纷纷,纷纷谴责这一家人。

    跪在地上的黑脸大汉,更是恼羞成怒,一声咆哮,手里多出一把手枪,一下子瞄准了欧阳志远。

    黑脸大汉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咆哮道:“你个王八蛋,你竟然敢打老子,老子枪毙你!”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亮出了手枪,不由得吓了一跳。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公安局的?”

    黑脸大汉哈哈狂笑道:“老子就是公安局的,今天你***竟然敢袭警,老子把你弄到公安局,弄死你。”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今天不是执行任务吧?带着孩子来玩吧?嘿嘿,不执行任务,竟然敢私自带枪?我看你是干到头了?你公然违反公安局的枪支管理规定,嘿嘿,我这就给周茂航局长打电话,问问你是那个局的?”

    黑脸大汉一听对方竟然说出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名字,这家伙吓了一跳。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认识市局的周局长,他看着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一下就找到了他的七寸上,不由得冷笑道:“你不要问我是谁,关键的要问你是谁?”

    那人一声冷哼收起手枪道:“我是运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蒋大彪。”

    我靠,我以为是市局的,原来只是个县局的副局长。一个县局的副局长,还这样牛逼?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

    “志远,什么事?”电话里传来运河县公安局长周玉海的声音。

    “玉海,你手下有一个叫蒋大彪的副局长吗?”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一眼蒋大彪,

    蒋大彪一看欧阳志远竟然直接给新来的局长周玉海打电话,不由得吓了一跳。

    周玉海道:“有呀,志远。”

    欧阳志远道:“蒋大彪就在我的面前,我怀疑他没有执行任务,竟然敢私自带枪出来,公然违反公安局的枪支管理规定,而切用枪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对着我。玉海,你要是处理不了,我直接反映给省公安厅周江河厅长。”

    欧阳志远故意说给蒋大彪听的。

    蒋大彪一听对方又抬出来省厅的厅长,顿时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周玉海立刻大声道:“志远,把电话给蒋大彪。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蒋大彪道:“周局长让你听电话。”

    蒋大彪连忙结果电话,小声道:“周局,我是蒋大彪。”

    “蒋大彪,你是找死,你面前的人,叫欧阳志远,他可是郭文画市长和市委书记周书记看好的人,你得罪不起,我命令你,立刻给对方道歉,你私自带枪出去,在公共场合用枪对人,嘿嘿,人家要是反映上去,你的局长还能干吗?”

    “咔嚓!”

    周玉海挂上了电话。

    蒋大彪的父亲,运河县副县长将安山早已听到了欧阳志远说的话,心里顿时一愣,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新工业园的主任。

    他竟然和运河县新来的公安局长周玉海这么熟悉,看来今天只好这样算了吧。

    自己是运河县的副县长,副处级,你欧阳志远只是个小小的科级,老子怕你吗?

    将安山没有理会欧阳志远,看着四周看热闹的人大声道:“看什么看?都散了吧。”

    众人一看打不起来了,都带着孩子散开了。

    蒋大彪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他虽然内心把欧阳志远骂了多少遍,但还是走过来道:“对不起,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人民,人民给了你拿枪的权力,你的枪口应该对准罪犯,而不是对准我。”

    蒋大彪心道,妈个逼,人民是谁?哪一个是人民?人民就是一个抽象的骗人名词,骗人的称呼。

    欧阳志远不想在继续纠缠下去,带着一帆和黄晓丽走到一个单间去吃饭。

    蒋大彪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眼里露出了怨毒的杀机。***,你敢让老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你跪下,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

    一帆转眼就把刚才的不快忘得干干净净,小丫头吃的不亦乐乎。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蒋大彪的父亲叫将安山,是运河县的副县长。”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竟然有这样的副县长?看来,运河县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黄晓丽道:“县长孙启成还可以,为官清正,县委书记王广忠可是傅山县前任县长,他为人极其强势,有点好大喜功,在傅山建完工业园后,来到运河县后,又建成了运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产值不错,但污染严重。”

    欧阳志远道:“王广忠在建设傅山县工业园中,肯定有问题,赵丰年的突然死亡,让他逃过一劫,不过这种人,肯定走不远的。”

    黄晓丽笑道:“志远,没有证据,你不要乱说,人家毕竟是运河县委书记。”

    欧阳志远道:“玩了一天了,跟我回家看看,晚上再回傅山。”

    黄晓丽笑道:“随你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帆道:“一帆,咱去看奶奶和爷爷好吗?”

    一帆一听要去看奶奶,连忙擦擦嘴道:“去看奶奶了,去看爷爷了。”

    下午两点,欧阳志远带着黄晓丽和一帆来到了龙海的诊所。

    他远远的就看到了父亲在跟人看病。这让欧阳志远吃了一惊。

    父亲不是以前被逼迫发下重誓,从此不再动武,不给人看病吗?当他看到,父亲身后不远的师傅魏半针的时候,更是大吃一惊。

    天哪,师傅怎么来了?师傅不是在天柱峰的朝云观吗?

    由于父亲和师傅的加入吗,今天的病人很早就被看完了,朱文才和柳出尘正在下棋。

    欧阳志远连忙停好车,抱着一帆走下车来。

    “师傅,爸爸。”

    欧阳志远很远就忙着和师傅、父亲打招呼。

    魏半针一看自己的徒弟来了,立刻笑道:“小子,我算着你今天要来,呵呵,这是谁的小丫头,长的这么漂亮?”

    魏半针很喜欢小孩子。

    还没等欧阳志远介绍,很乖巧的一帆早就甜甜的喊着:“爷爷好,爷爷的胡子好长好漂亮呀,和妈妈的头发一样长。”

    “哈哈,爷爷的胡子漂亮?”

    魏半针笑呵呵的一把接过来一帆,抱在怀里。

    志远笑道:“师傅,这是我的干女儿一帆。”

    “呵呵,来,一帆,爷给你一件礼物,爷爷可不能让你白叫。”

    魏半针说话间,从怀里的小瓶里,取出一颗清香四溢的药丸,放进一帆的嘴里。

    药丸刚一进入一帆的嘴里,就融化,流进了一帆的肚子里,一股股暖流流进了一帆的内脏、骨骼和肌肉。

    “爷爷,你给一帆吃的是巧克力吗?这么好吃?”

    一帆伸出小手,抚摸着魏半针的白胡子,笑嘻嘻的道。

    众人那一听,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知道,那粒药丸叫百病散,能提高人的免疫力,极其的珍贵,一般的人,师傅根本不舍得拿出来。这种药丸人吃了后,百病不侵,身体逐渐就会变得很强壮。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晓丽,这是我师父,你也喊师傅吧。”

    黄晓丽微笑着看着魏半针,轻声道:“师傅,您好。”

    魏半针看着黄晓丽,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奇,心道,好一位大家闺秀。

    这丫头的出身不低呀,竟然流落在外。眉心紫气升腾,官运极佳,以后的前程无量呀。嘿嘿,这小子艳福不浅,又找了一个。

    “呵呵,不错,这句师傅,也不能让你白喊,这颗药丸,你也吃下去吧,我以后保证你百病不侵。”

    魏半针说完递给黄晓丽一粒药丸,和给一帆的那粒,一模一样。

    黄晓丽道:“谢谢师傅。”

    说话间,把那粒药丸吃了下去,药丸刚一入口,清香四溢,入口就化,进了肚子里,一股股暖流流进了全身,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