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齐威身死

    第二百三十八章齐威身死

    齐震一看妹妹昏了过去,顿时哈哈狂笑道:“欧阳志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你受死吧。”

    欧阳志远大声道:“慢,我想知道,我是怎样中毒的?”

    齐震嘿嘿冷笑道:“嘿嘿,你就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我妹妹点的这根蜡烛,灯芯是用五骨散做的灯芯,嘿嘿,你应该知道,五骨散是什么,一种麻醉草,但不是毒,却比毒还要厉害,嘿嘿,无色无味,所以你没有发觉,哈哈,中者全身五肢麻木,不能行走,哈哈,欧阳志远,你现在就是待宰的羔羊,你就认命吧,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齐震说完,手掌一翻,露出了一把极其锋利,篮汪汪的毒刀。他狞笑着一步一步走向欧阳志远,两眼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竟然破了我妹妹的处子之身,老子先把你的那个脏东西割下来喂狗,我再一点点的凌迟了你。”

    原来这家伙,一进屋,就发现了妹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所以才打了齐雯一巴掌。

    齐威一听弟弟说欧阳志远已经破了自己妹妹的身子,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仔细一看倒在沙发上齐雯的眉目,顿时大吃一惊。

    果然,齐雯的眉目隐隐含春,那种处子的清灵已经消失。

    老中医一看女孩子的眉目,就能知道,女孩子是否是守身如玉。

    这让齐威暴怒不已,下午欧阳志远走进别墅之前,妹妹还是处子之身,一顿饭的功夫,欧阳志远竟然做出了猪狗不如的事,这……自己怎么向父亲交代?

    这时候的欧阳志远,内心极其的焦急,自己虽然用银针逼住了麻醉的毒素,可是,这种不是毒的五骨散,极其厉害,自己怀里虽然有解药,但是,自己竟然抬不起手来,看来,今天自己死定了。自己竟然死在齐雯的手里,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愤怒。齐雯可是自己的初恋,自己想了五年的恋人。

    现在,自己竟然连发出求救信号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威恼羞成怒,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欧阳志远的脸上。

    欧阳志远的脸上多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鲜血从欧阳志远的嘴角里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老子今天要活刮了你。”

    齐威手里同时多了一柄蓝汪汪的毒刀,他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的两腿间,狞笑着道:“你个***,老子让你生不如死,先阉割你了,免得你再害女人。”

    欧阳志远的冷汗流下来了,我靠,不会吧,这两兄弟俩,不会是变态吧,就喜欢割人的那东西?

    齐威看到了欧阳志远冷汗狂流,不由得嘿嘿狞笑,毒芒一闪,刀光卷向欧阳志远的两腿间。

    欧阳志远两眼一闭,闭目等死。

    “呯1

    一声沉闷的枪响,一发阻击子弹在对面的楼上飞来,打进了齐威的眉心。

    “噗!”

    齐威的头盖骨、脑浆和污血溅起一米多高,四处喷射。

    “噗通!”

    死尸喷射着污血,栽倒在地。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枪惊呆了。

    沉闷的枪声把昏过去的齐雯瞬间惊醒,她睁开眼,猛地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半个脑袋飞的上了天空。

    “啊!”

    齐雯的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

    齐震脸色一变,一把拉住齐雯,伸手扇灭蜡烛。

    “嘭!”

    齐震抱住齐雯,从窗户中窜了出去。

    他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在对面的楼上,埋伏了阻击手。

    齐一峰四个人一看齐威死了,四个人齐声怒吼,刀光一闪,扑向了欧阳志远。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齐一石和齐一水,一头栽倒在地。

    齐一山和齐一峰两人一看不好,转身冲出了别墅。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

    黑暗中,欧阳志远听到了李玫和王超然的声音。

    欧阳志远苦笑道:“你们怎么才来,害的我差点做了太监,还挨了那两个王八蛋两巴掌。”

    王超然嘿嘿笑道:“我们刚布置好,你就中招了,嘿嘿,开关在哪?那些人都跑了。”

    “啪!”

    李玫找到了开关,电灯亮了。

    整个现场一片狼藉,血腥味极浓,齐威、齐一石和齐一水的尸体,倒在污血中。

    欧阳志远一声长叹,这座别墅自己不能要了,让杨凯旋卖给别人吧。

    王超然道:“老大,快走吧,这里有配合我们的国安处理。”

    欧阳志远示意王超然掏出自己怀里的瓶瓶罐罐,找到解药。

    今天真是危险呀,差一点就完蛋了。

    三个人冲出了这座别墅,在傅山县城里饶了一圈后,来到了李玫和王超然的临时驻地。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手脚,已经能活动了。

    好厉害的蜡烛。

    欧阳志远看着手中还没有燃烧完的半截蜡烛,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王超然笑着那只缴获日本人的电子鸟递给欧阳志远道:“老大,这只鸟儿修好了,所有的程序都换成了我们的了,这是微型遥控接收器,你放出去后,这个接受遥控器就可以控制它,遥控接收器的屏幕上,就能接受电子鸟传回来的图像。”

    欧阳志远玩了一会,把电子鸟收好。

    李玫道:“老大,有人已经沉不住气了,很有可能要对进入天信药业的车间,暗中夺取生肌膏的生产工艺和配方。”

    欧阳志远冷笑道:“任何人敢打生肌膏的配方,只有死路一条”

    欧阳志远看着李玫道:“加强戒备,多派人手,严密监视,只要他们进入,全部干掉,一个都不留。”

    李玫点点头。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太离奇了。

    他回想着每一件事情的细节,心情极其的烦躁。

    特别是齐雯的事情,欧阳志远只能苦笑。

    欧阳志远绝没有想到,自己思念了五年的恋人齐雯,竟然是仇人齐凤云的女儿。

    但从齐雯的言行,齐雯很可能不知道齐凤云家族的内幕,齐雯还是爱自己的,欧阳志远敢肯定,自己和齐雯亲热前,齐雯还不知道他哥哥要来杀自己。

    齐雯知道他哥哥的到来,应该是自己和齐雯亲热完分别之后。

    可是,齐雯既然这样爱自己,为什么还要点这只蜡烛暗害自己?

    现在,她的亲大哥齐威,又在她的面前,被国安的阻击手打死,齐雯一定把仇恨加在自己的头上。

    看来,自己和齐雯的关系,已经不可能恢复了,齐雯肯定会恨死自己?。

    为什么刚刚重逢,转眼就变成了仇人。

    人生真是太多的无奈!

    欧阳志远想抽烟,可惜没有烟,他只能开了一瓶神仙醉,倒了一杯,慢慢的品着。

    火辣辣的烈酒在他的血管里猛烈的燃烧。

    齐凤云!所有的坏事,都是齐凤云做下的,看来,应该让国安,调查一下齐凤云家族的内幕。

    欧阳志远竟然喝了两杯神仙醉,欧阳志远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他为齐雯而醉。

    ………………………………………………………………………………………………

    第二天上午八点的时候,欧阳志远被电话铃声惊醒。他一看号码,竟然是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的电话。

    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秦大哥,你好。”

    欧阳志远连忙问好。

    “哈哈,志远,两个小时后,我到傅山,上午我请你喝酒。”

    电话里传来秦剑爽朗的笑声。

    欧阳志远一听秦剑两个小时后到达,连忙道:“呵呵,秦大哥,我请你吧。”

    秦剑笑呵呵的道:“好,一会见。”

    欧阳志远知道,秦剑惦记着自己的玉春露工艺配方。神仙醉的工艺和配方是入了山南酒业的股份,欧阳志远不想让秦剑买断玉春露,还是想以技术股份的形势入股,如果自己的玉春露还可以争取到百分之十二的股份,那么,自己就可以拥有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了,自己就拥有山南酒业集团四分之一的股份了。自己敢肯定,只要这两种酒打入现在中国的市场,绝对有能力和茅台、五粮液三分天下。

    欧阳志远连忙起来,简单的洗了个澡,开车直奔开发区工业园。

    铁山运输公司的副队长王光杰已经无罪释放,整个铁山运输公司一片欢腾。

    他们知道,是欧阳主任找到了真凶常定山和彭涛,还了王光杰的清白。

    一大早,整个铁山运输公司的所有人都来到了新工业园的办公室前,放起了鞭炮。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来到开发区的刹那间,更多的鞭炮开始燃放。

    周铁山和王光杰带着大红锦旗,来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这阵势笑道:“铁山,这是干什么?”

    周铁山道:“光杰为了感谢你,给你送了面锦旗。”

    王光杰看到欧阳志远,这位山南汉子的眼泪掉下来了。他知道,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一定会被枪毙。

    王光杰走到欧阳志远面前,流着泪,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欧阳主任,我王光杰感谢你,如果不是您,我就死定了。”

    欧阳志远知道,王光杰说的这句话一点都不假,龙海市公安局局长赵大山为了报复欧阳志远,他早已吩咐下面的人,要把这件案子,做成铁案,重判王光杰。

    让他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找到了新的证据,硬是把铁案翻了过来。

    虽然常定山和彭涛在路上死了,但证据确凿,龙海市公安局,只得放了王光杰,这让赵大山很不甘心。

    透过窗户,负县长戴立新和哥哥戴立杰看到外面的热闹场面,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立杰集团董事长戴立杰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不要得意,有你哭的时候。”

    戴立新心中一动,看着哥哥道:“你安排好了?”

    戴立杰嘿嘿冷笑道:“只要欧阳志远拉来的六个亿一到账,我就动手,嘿嘿,欧阳志远不滚蛋,新工业园的风头都让他抢去了,立新,你可没有一点功劳。”

    戴立新点点头道:“要干的干净利索,不能让人抓住尾巴。”

    戴立杰嘿嘿笑道:“放心吧,这件事一干成,欧阳志远就要滚蛋,立新,工业园的功劳就是你的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样,都嘿嘿的狞笑起来。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型工业园的进度表,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所有项目的基建已经完成,各个项目都在高速的建设之中。

    体别是天成集团的变电所和供电设施,工程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而江石集团的污水处理厂工程,同样也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进度。各种配套工程,城建局的施工单位,也是加班加点的在赶进度。

    照这样的建设速度,不用半年,开发区工业园,就可以投入使用。

    九点的时候,县政府传来了让欧阳志远很高兴的消息。

    主管农业的副县长黄晓丽,竟然击败了呼声最高的副县长江宗武,升任傅山县常务副县长,全面主持傅山县政府的工作。

    龙海市派来了两位副县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叫吴稷山,另一位是主管教育、卫生的王正辉。

    黄晓丽能担任常务副县长,让欧阳志远感到不可思议。就像黄晓丽从党校过来担任副县长的事情一样,让欧阳志远感到很意外。

    难道黄晓丽有什么背景?市委书记周天鸿为什么一直在保举她?

    欧阳志远从来没问过黄晓丽的家在哪里?父母干什么?

    欧阳志远还是很高兴,他暗中替自己的知己高兴,嘿嘿,晚上一定好好的给晓丽庆贺一下。

    傅山县的官场格局,再次从新洗牌。

    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底班县长何振南和常务副县长黄晓丽,终于占据了上风。

    欧阳志远立刻开车直奔县政府。

    来了两位副县长,自己这位办公窒主任必须要到场。

    欧阳志远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欢迎仪式已经完了,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早已安排好了两位副县长的办公室。

    黄晓丽昨天就从猫耳乡回来了,她的办公室已经重新安排好了。常务副县长的办公室,并没有在原来赵丰年办公的地方,而是安排到隔壁,同样是窗户向阳。

    王青峰想的真周到。

    赵丰年出了车祸而死,让他逃脱了法律的惩罚。他的办公室,男同志都不想去,何况是黄晓丽。

    欧阳志远走到写着常务副县长办公室牌子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了门。

    “请进!”

    黄晓丽的声音在里面传过来。

    欧阳志远推开门,走了进去。

    “志远,是你呀!”

    黄晓丽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她的心跳有点加速。

    黄晓丽根本想不到,自己能担任常务副县长,当上面的人找她谈话的时候,她的内心狂跳不已。

    黄晓丽也是一个平常的女人,她的内心和一般的人一样,为自己的升迁感到欣慰和高兴。她把这个好消息想告诉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爱着的人——欧阳志远。他想让欧阳志远来分享自己的快乐。

    现在,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虽然内心很激动高兴,但这里是常务副县长的办公室,自己不能留露出什么。

    欧阳志远随手关上门,看着黄晓丽明显消瘦的脸,伸出手来,轻声道:“晓丽,祝贺你。”

    欧阳志远的称呼让黄晓丽吓了一跳,这个小家伙,越来越大胆了,在办公室里竟然敢称呼自己为晓丽。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黄晓丽差一点魂飞魄散。

    欧阳志远一下把黄晓丽拉进怀里,炽热的嘴唇印在了她的娇唇上,热烈的吻着她。

    我的天哪,这……这小子太大胆了,这里是县政府办公室,随时就会有人来向自己汇报工作。这下要死了!

    黄晓丽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狂跳,被欧阳志远亲吻的全身发软。

    更让黄晓丽差一点晕过去的是,欧阳志远的手,竟然伸进了自己的内以内,握住了自己的胸部。

    黄晓丽差一点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笑道:“祝贺丽儿荣升常务副县长,这个吻,就当贺礼吧。”

    欧阳志远说完,调皮的重重的亲了一下黄晓丽,然后把黄晓丽发软的娇躯扶到她的真皮椅子上坐好。

    这一个吻,又紧张又刺激,只吻得黄晓丽惊心动魄,这让黄晓丽又感动,又害怕,还有点想往,心里甜丝丝的。

    黄晓丽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黄晓丽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娇嗔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道:“你就不怕有人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刚才没人,现在,柳青来了。”

    黄晓丽一听欧阳志远说柳青来了,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知道是柳青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能听到她的脚步声,嘿嘿,刚才没有人,所以,我敢亲你,柳青要敲门。”

    欧阳志远话音刚落,果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让黄晓丽目瞪口呆。

    “请进。”

    欧阳志远连忙黄晓丽回答。

    柳青原来担任黄晓丽的秘书,现在随着黄晓丽的升迁,仍旧担任她的秘书。

    “欧阳主任也在。”

    柳青看到欧阳志远坐在远处的沙发上,连忙和他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柳青,我来向黄县长回报工作。”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主动找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吴县长,和主管教育、卫生的王县长汇报了工作。

    这两人听说过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很年轻,想不到竟然如此年轻,这让两人都感到吃惊。

    欧亚志远汇报完工作后,他本来想到何振南的办公室坐一会,但上次的拆迁事件中,何振南为了抓政绩,私下放纵颐秋水他们对老百姓进行强拆,让两人的关系产生了隔阂。

    这次的隔阂,让欧阳志远明白了,自己还是不能和何振南走的太近,没有距离,两人之间就怕要有伤害,有距离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回旋的余地。

    欧阳志远在何振南的办公室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敲门。

    他转过身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何振南的门开了,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怎么?没有工作向我回报?你的工业园建成了?”

    何振南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道:“我正要找您回报,呵呵。”

    “进来吧。”

    何振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

    欧阳志远感觉出来,何振南在试图修补两人之间的那道裂痕。

    欧阳志远想了想,那个当官的,不是想抓政绩?就是自己当了大官,也肯定要抓政绩的。只要这个人多为老百姓做事,就是抓点政绩,也是有情可原的。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他走进了何振南的办公室。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秘书高小敏给两人倒了茶。

    欧阳志远把工业园的进程向何振南作了汇报。

    何振南听完欧阳志远的回报,看着欧阳志远道:“不错,进度很快,但有一点,志远,你要记住,任何工程只要速度一快,质量和安全就会容易出现问题,你回去后,一定亲自把质量和安全狠抓起来,如果出现了什么质量和安全事故,你是第一责任人,按照问责制,你第一个跑不了,你明白吗?”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何县长,我一定亲自安排好质量和安全的监督。”

    欧阳志远告辞何振南后,看了看表,秦剑应该来到了。

    他拨通了秦剑的电话。

    “哈哈,志远,我刚到彤辉大酒店,刚想给你打电话,你来吧。”

    电话里传来秦剑的声音。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彤辉大酒店,敲开了秦剑的房门。

    秦剑的酒厂,基建已经完了,正在快速的建设着酿酒车间,估计三个月后,就能投产出产品。

    秦剑这次和秘书吴佳佳、总经理王一鸣一块来的。

    他们来的目的,就是玉春露的配方和酿造工艺。

    “秦大哥,你好。”欧阳志远笑着走了进来。

    “呵呵,志远,来,坐,你看看我给你的条件怎么样?玉春露和神仙醉一样,我给你百分之十二的股份。”

    秦剑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头道:“就依照秦大哥的意思办吧。”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点头答应,终于放下心来。秘书吴佳佳和总经理王一鸣帮着欧阳志远办好手续,欧阳志远把配方和酿造工艺交给了秦剑。

    当秦剑看完酿造工艺后,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他想不到,玉春露的酿造工艺,竟然如此的复杂和奇特。

    神仙醉和玉春露都是古老的酿酒配方和工艺,和现代的酿造,截然不同。

    这种奇特的酿造方法,让秦剑真正的开了眼。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十天后,全国酒业订货会在燕京召开,我想提前宣传神仙醉和玉春露,你能多提供一点这两种酒的样品吗?咱们一块到燕京去,我聘请你当我们山南酒业集团的品酒师。”

    欧阳志远顿时面露难色道:“秦大哥,这两种酒是我父亲自己酿制的,量很少,我只能每种给你两箱,多了没有。”

    秦剑一听每种酒只能给两箱,虽然少点,但山南酒业还有别的产品陪衬,也可以了。

    秦剑笑道:“这四箱子酒,我不能白要,我给你一百万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不卖,这四箱子,是我送给你的,但你的一百万,我给你找个地方花吧。”

    秦剑笑道:“你让我捐给谁?”

    欧阳志远道:“后天,天信集团萧懂就要来傅山一中,设立救助贫困学生基金,你的一百万,也来凑个热闹?”

    秦剑一听,笑道:“好呀,那我再加一百万吧,共计捐给傅山一中二百万。”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道:“秦大哥,我代表山里的孩子,谢谢你了,十万元就可以建立一座希望小学,你这二百万,就是20座希望小学。”

    下午五点钟,欧阳志远给黄晓丽打完电话后,开着车,到幼儿园去接一帆。

    当一帆看到爸爸来接自己的时候,小丫头高兴坏了,大叫着,扑了过来。

    “爸爸……爸爸……。”

    一帆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爸爸,你很长时间没有来接我了,我都想你了。”

    小丫头紧紧地搂着欧阳志远的脖子,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口。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也想一帆,这不,今天有时间就来接一帆了。”

    “谢谢爸爸,妈妈怎么没来?”

    一帆看着爸爸道。

    “一帆,妈妈在家给一帆做好吃的,走,回家了。”

    当欧阳志远带着一帆回到黄晓丽的家,黄晓丽微笑着,象一位妻子,正站在门口,看着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女儿。

    “妈妈……妈妈……。”

    一帆跑向妈妈。黄晓丽紧紧地搂住自己的女儿一帆。

    “妈妈,我昨天梦到你和爸爸了,我可想你了。”

    一帆把小脸蛋,紧紧地贴在妈妈的脸上。

    黄晓丽的眼睛湿润了,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道,女儿,快快长大吧。

    三个人回到客厅,黄晓丽去做饭,志远看着一帆在画画。

    “一帆,你画画,爸爸帮助妈妈去做饭好吗?”

    志远看着一帆道。

    “好的,爸爸。”

    一帆乖巧的点着头,开始在纸上画了个自己。

    欧阳志远走进厨房,看到黄晓丽忙着做饭。欧阳志远从后面抱住了黄晓丽。

    “晓丽,你瘦了。”

    黄晓丽和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在傅山县最贫困的五个乡,过了一个星期,签订了几万份合约。

    黄晓丽和康静被那里的贫穷震惊了。

    康静决定专门追加了一百万的补助款,以清灵药业预付款的名义,发给了那些贫穷的百姓,并投资五十万,建了五座希望小学。康静购置了大量的衣服、书包和学习用品,发给了那里的孩子。

    这个星期,黄晓丽瘦了十斤。

    黄晓丽把身躯微微的向后靠了靠,她多么想,自己的身后,有一座可以让自己靠一靠的大山呀。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

    “晓丽,我来吧。”

    欧阳志远接过黄晓丽手中的铲子,开始做饭。

    黄晓丽想不到欧阳志远做饭竟然这样干净利索,菜刀在他手里,转着花样,不一会,一个菜就出锅了。

    欧阳志远做了四个菜,一个紫菜蛋汤。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忙着,心里说不出的温馨。

    “开饭了,一帆。”

    欧阳志远端着菜,黄晓丽端着紫菜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爸爸,妈妈,你们看我画的好吗?”

    一帆拿着自己画好的画,给两人看。

    欧阳志远看着纸上,两个大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去逛公园。

    “嘻嘻,爸爸,这个是你,那个是妈妈,这个是一帆,爸爸妈妈正在带着一帆去逛公园。”

    黄晓丽一愣,心里禁不住的一酸。

    一帆这么大了,自己从来没有带一帆去逛公园,今天是星期六,明天自己一定带一帆去公园玩。

    “一帆,明天妈妈带你去公园看猴子大象好吗?”

    黄晓丽亏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真的,妈妈。”

    一帆的小眼睛里,闪烁着惊喜的亮光。

    “真的,一帆,明天就去。”

    黄晓丽亲了一下女儿道。

    一帆高兴的又蹦又跳的叫着:“明天上公园了……明天上公园了。”

    小丫头看着欧阳志远道:“爸爸,也去吗?”

    欧阳志远看到一帆的眼睛里,闪烁着渴望。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和一帆去公园,爸爸当然要去了,爸爸要保护妈妈和一帆呀。”

    小丫头这下高兴坏了,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叫着道:“真是好爸爸。”

    吃过饭后,一帆早早的洗脚睡觉。

    黄晓丽收拾完碗筷,看着志远道:“志远,你明天有时间去公园?”

    欧阳志远笑道:“明天是星期天,就是市长,也要休息吧,何况我只是个科级的小主任。明天,咱们一起去龙海人民公园,陪一帆玩一天。”

    黄晓丽的眼里露出温馨的柔情和谢意。

    两人收拾好一切,黄晓丽看着志远,她感到了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更感到了志远那火热的目光。

    黄晓丽感到自己有点慌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欧阳志远听到了黄晓丽的急促呼吸,他毫不犹豫的一下把黄晓丽抱在怀里,嘴唇亲在了她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知道,黄晓丽就喜欢自己的疾风暴雨。他的舌头入了她的嘴唇里,一下子就扑捉到了黄晓丽的舌头。

    两人的舌头,顿时疯狂的搅在一起。

    志远一边亲吻着黄晓丽,一边抱着她走进了卧室,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她的衣服。

    “志远,关好门。”

    黄晓丽怕自己的呻和吟,惊醒了女儿一帆。

    欧阳志远下去关好门,几下就脱光了自己,然后紧紧地抱住黄晓丽。

    江南省京州,齐凤云的家里。

    当齐凤云从齐震的口里得知,自己的大儿子齐威死在了龙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眼泪如同涌泉一般在他的眼里流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可能?四大高手,两个儿子,竟然没有干掉欧阳志远,自己的大儿子竟然被打死,就连尸体都没带回来,齐一石和齐一水死于非命。

    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齐雯,竟然和欧阳志远在一起的时候,更让齐凤云暴跳如雷,怒不可破。

    他毫不犹豫的打了齐雯两巴掌,鲜血从齐雯的嘴角淌出来。

    “你……你滚,我齐凤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齐雯呆呆的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呀……。

    齐雯的心已经死了。

    自己的大哥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可怕的一枪,打碎了大哥的整个头颅。

    是谁干的?是欧阳志远吗?

    想到欧阳志远,一振强烈的心痛传来。

    “噗!”

    齐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