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爱恨交加

    第二百三十七章爱恨交加

    欧阳志远不是神,他只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个多情的男人,也会犯错误。

    初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欧阳志远一下子就迷失在了自己的初恋之中,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对别人的承诺。

    他对待齐雯,并没有像对待韩月瑶那样理智,就是在和韩月瑶睡在一起,他都能把握住自己,但对齐雯,他不能。

    “欧阳哥哥,我爱你,好好的爱我……爱我……”齐雯呢喃着,流着泪,醉眼朦胧,圣洁的脸上,充满着妩媚的柔情,充满着对爱的渴望。

    “齐雯,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生命……”

    ………………………………………………………………

    两滴晶莹剔透的炽热泪珠,在眼角滚落下来。

    “雯儿,你哭了?后悔吗?痛吗?”

    欧阳志远爱惜的用嘴吻去那两滴泪滴。

    “欧阳哥哥,不痛,我没哭,给你,我不后悔,我愿意……”

    齐雯说完话,眼泪扑簌的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滚落下来。

    志远感动极了,他紧紧的搂住齐雯的娇躯,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

    阵痛过后,就是享受。

    ………………………………………………………………………………………………

    别墅外面的远处。

    齐凤云的二儿子齐震终于赶过来了。

    “大哥,你们发现了齐雯?她在哪里?父亲很着急,父亲让我一定要把齐雯带回去,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儿子陈幕雪相中了咱们的妹妹,呵呵,以后,咱们齐家在江南更可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齐震刚一下车,脸色很是得意,就喋喋不休的向大哥齐威报告好消息。

    齐威点点头道:“齐震,我知道,一会咱就行动,欧阳志远和齐雯就在这座楼里。”

    “大哥,你说什么?齐雯和欧阳志远就在这座楼里?他们在一起?这……这怎么可能?”

    齐震一听大哥的话,顿时大吃一惊。

    齐威点点头道:“我现在明白了,齐雯来龙海,根本不是来找咱们的,而是来找欧阳志远的。”

    齐震看着大哥道:“为什么?”

    齐威道:“齐雯在五年前,在山南医科大学期间,谈了一个男朋友,被父亲知道,立刻密密的把齐雯带回江南,看管起来,齐雯谈的男朋友,就是欧阳志远。”

    齐震一听,脸色一变,立刻大声道:“大哥,欧阳志远没有把妹妹怎么样吧?否则,父亲的计划就落空了,咱家要和省委书记陈浩然家结亲的。”

    齐威明白弟弟担心的是什么。他点点头道:“我刚才看到过妹妹,她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否则,父亲一定会杀了欧阳志远全家。”

    可是齐威根本不知道,齐雯和欧阳志远两人正在做让他终生后悔的事情。

    齐震道:“那咱也快点把妹妹救出来,干掉欧阳志远,免得两人做出来什么事,他们可都是年轻人,又都是恋人。”

    齐威点点头道:“天一黑,咱就动手,先用迷香,迷晕他们,救出妹妹后,再干掉欧阳志远和师叔回合。”

    齐震点点头道:“越快越好。”

    ………………………………………………………………………………………………

    欧阳志远和齐雯两人一次有一次的达到了幸福的巅峰。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雯儿,幸福吗?”

    “欧阳哥哥,雯儿幸福极了。”

    齐雯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抚摸着他强健的胸肌,把耳朵靠在志远的心脏部位,听着自己爱人强劲有力的心跳,脸上露出满足的红晕。

    “呵呵,走,我抱你去洗个澡。”

    欧阳志远抱起齐雯,走向浴室。

    洁白的床单上,留下朵朵圣洁的梅花。

    两人刚洗完澡,穿好衣服,欧阳志远的电话就响了。

    志远一看,是周玉海的电话。志远连忙接通。

    “志远,我探听到常定山、彭涛他们晚上,在渔家乐开庆功宴,嘿嘿,咱们也去庆贺一下如何?”

    电话里,传来周玉海的笑声。

    欧阳志远一听到,周玉海打听到了常定山和彭涛喝庆功酒的地方,顿时极其的高兴,立刻大声道:“好,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齐雯道:“齐雯,我有急事,你一个人在家,别人叫门,你不要开,明白吗?”

    齐雯乖巧的点头道:“好的,欧阳哥哥,我等你。”

    欧阳志远说完话,亲了齐雯一下,转身关好门,走了出去,开着自己的越野车,直奔渔家乐饭庄。

    齐雯看着欧阳志远的车消失在黑暗中,幸福的笑了。

    她走向卧室,看到了床单上朵朵鲜艳的梅花,她的脸色红了。

    齐雯红着脸,连忙抽掉床单,小心翼翼的仔细的叠好,和欧阳志远的衣服放在一起。

    终于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了自己最爱的人,这让齐雯幸福极了。

    外面的齐威、齐震猛然发现欧阳志远急急忙忙的下了楼,发动了越野,开了出去。

    “大哥,要跟上吗?”

    齐震连忙问道。

    “不,先救出妹妹再说。”

    齐威和齐震带着人冲向了欧阳志远的别墅。

    这种别墅都是花铁栏做成的院墙,根本不当人。几个人刚翻进院子,就被齐雯看到。

    齐雯从窗户看到了自己的哥哥齐威和齐震。

    “哥哥!”

    齐雯打开窗户,大声喊道。

    齐雯知道,自己躲不了了,只好给齐威他们打开门。

    ………………………………………………………………………………………………

    欧阳志远的车开到渔家乐后院的一个胡同口旁,停了下来。欧阳志远快速的绕到前面,就看到身穿便服,戴着墨镜的周玉海从一辆桑塔纳上面走下来。

    欧阳志远快速的走过去,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周玉海小声道:“二楼,牡丹厅,就这两个家伙,一人叫了一个服务小姐。”

    欧阳志远心道,两个王八蛋还真会享受。

    两人快速的走向二楼。

    今天的庆功宴,常定山为了保密,没有请别人,他只请了副队长彭涛。

    两人上来没要小姐,等到喝的差不多了,每个人要了一个小姐。

    在这个国度,饭店的小姐要比发廊的小姐高级一点。

    两人每人搂住一个小姐,一边喝酒,一边抠抠摸,玩的非常开心。

    酒一喝多,两人就有点得意忘形了。

    “嘿嘿,常大哥,今天这事,咱办的漂亮。嘿嘿,那家伙真没用,一下子,就嗝屁了。”

    彭涛有点喝多了,竟然说起了今天两人干掉王振的事。

    常定山这个人虽然比较阴毒,但他好很色,被这个小姐也灌得有点多了,酒喝的多,小姐的提成也多,因此,两个小姐拼命的灌两人喝酒。

    常定山道:“嘿嘿,铁山运输队完蛋了,只要王光杰的杀人罪一判下来,嘿嘿,张副市长亲自开除铁山运输队,新工业园的运输,就是我们八方车队的了,嘿嘿,张总说了,咱两人的工资翻番。”

    彭涛一听,连忙道:“嘿嘿,跟着常大哥干,没有亏吃,常大哥,来,兄弟敬你一杯,以后,常大哥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你让我揍谁,我就揍谁,我就是你的一条狗。”

    常定山一听彭涛表示决心,不由得呵呵大笑道:“好兄弟,你……这样说,大哥我就放心了,来,咱兄弟俩喝一杯。”

    两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一起。

    两人喝多了,嘿嘿傻笑着走向卫生间。

    两人刚尿完,系好腰带,只觉得头上糟了重击,两人都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夹住常定山,周玉海夹住彭涛,从后门把两人弄了出去,全部放在欧阳志远的车里。

    周玉海有一个审犯人的秘密地方,两人开车把常定山和彭亮弄到了那里。

    两人分别关在关在不同的房间。

    常定山为人阴险狡诈,不好审问,欧阳志远要先审问彭涛。

    周玉海已经换上了警服,两人盯着彭涛。欧阳志远弄醒了彭涛。

    当彭涛想过来后,睁眼一看,自己竟然带着手铐,不由得一个激灵,酒都吓醒了。

    这……这是什么地方?

    “砰!”

    周玉海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彭涛,你老实交代你的问题。”

    彭涛吓了一跳,他看到了身穿警服的周玉海,顿时心里一沉,眼里露出一丝惊恐。

    “我……交代什么?……我能有什么问题?”

    彭涛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看到了彭涛眼里那一丝惊恐,欧阳志远的心中有数了。

    周玉海两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着彭涛,一字一句的道:“交代你和常定山在路上,是怎样杀害王振,陷害王光杰的。”

    周玉海的话如同一根根利箭,直刺彭涛的脑髓,只吓得彭涛一呆。

    天哪,这……他们怎么知道的?

    彭涛的双眼再次显露出强烈的惊恐。

    这一切都被欧阳志远看的一清二楚。

    “不,王振不是我杀的……。”

    彭涛立刻大声尖叫着。

    周玉海沉声道:“彭涛,常定山就在隔壁,同样在接受审问,记住,你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个主动交代问题的名额,常定山要是主动交代了,那么,他就会被轻判,而你要是晚了一步,就会被重判,嘿嘿,杀人是要偿命的。”

    彭涛脸上的冷汗开始噼里啪啦的向下狂掉。

    欧阳志远道:“彭涛,你们为了嫁祸铁山集团,故意找茬,抢占货位,引起冲突,在打斗中,王振故意不躲闪,被打倒在地,装着昏了过去,你和常定山立刻把假装昏迷的王振,拉到车上,嘿嘿,你们为了彻底的赶走铁山集团,你和常定山,在车里,用同样的一把铁锨,砸碎了王振的头盖骨,致使王振当场死亡,嘿嘿,彭涛,我说的对吗?”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彭涛一听欧阳志远说的一字不差,顿时大吃一惊,冷汗刹那间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彭涛,你再不老实交代,嘿嘿,你就是主犯,如果你主动交代了,你是受常定山指使的,常定山就是主犯吗,嘿嘿,主犯是要被枪毙的,难道你想被枪毙?”

    周玉海两眼丝丝的盯住彭涛的双眼。

    一位警察兴冲冲的跑进来道:“局长,常定山快撑不住了,看样子他就要交代了。”

    周玉海大声笑道:“好,咱们去看看,常定山要是先说了,在判他刑的时候,我们向法官求情。”

    周玉海说着话,站起身来,和欧阳志远一起向外走去。

    彭涛和常定山这种酒肉朋友,根本经受不了任何打击。

    彭涛一听说常定山就要交代了,唯恐自己被当成主犯,吓得脸色煞白,立刻大叫道:“我说,我交代……我交代。”

    说完话,彭涛一下子瘫倒在审讯椅子上。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果然,彭涛交代的过程,和欧阳志远推论的几乎一模一样。为了防止证物丢失,县公安局的干警们,连夜带着彭涛,在山崖下,找到了那把砸死王振的铁锨,不过这把铁锨,是厚钢板做成的。

    这把铁锨上,有彭涛的指纹,和王振的头发、碎骨、脑浆和肌肉组织。

    彭涛一交代,常定山在证据面前,不得不低下了头。

    那辆用来杀人的轿车,同样被公安局的警察找到。

    所有的物证和人证全部找到。欧阳志远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常定山一口咬死是自己出的主意,是自己眼红铁山运输车队的生意,想挤走铁山运输车队的,他没有说出是张兴军指使的。

    他想包庇张兴军。

    所有的证据和常定山、彭涛,被市局里的人接走。

    副市长张兴勇立刻接到了这个消息,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真是饭桶呀,这点事都干不好,真是饭桶。

    张兴勇知道,这件事就怕要连累自己的弟弟张兴军。

    张兴军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母所生的同胞。

    张兴勇抽着烟,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张兴勇压低声音道:“七爷,二百万,干掉常定山、彭涛。”

    七爷沙哑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三百万。”

    张兴勇知道,神秘的七爷是金口,说一不二。

    “好,三百万立刻到账,我不让常定山、彭涛来到龙海。”

    “一定做到。”

    张兴勇放下电话,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拨通了张兴军的电话,恶狠狠地破口大骂:“张兴军,你***连这件小事都干不好,你还能在龙海混?立刻把三百万汇到这个账号上,老子给你摆平了。”

    “咔嚓!”

    张兴勇狠狠的把电话摔在地上。

    那边的张兴军吓得屁都不敢放一句,立刻让手下把钱汇了出去。

    但毕竟花了张兴军三百万,三百万呀……。

    这让张兴军的肉很痛,自己一年也就挣三百万。一年的心血完蛋了。

    张兴军心疼的在滴血。他的眼里露出了恶毒的杀意。

    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

    四名警察押着常定山和彭涛,坐在一辆警车里,在后半夜上了路,直奔龙海市。

    常定山两眼死死地盯着彭涛,阴霾的眼睛里喷射着不屑和鄙视。

    胆小鬼!呸!

    常定山一口呸到彭涛的脸上。

    彭涛吓得不敢看常定山。

    警车在黑夜中快速的穿行,奔向龙海市看守所。

    前面两道雪亮的车灯照来,晃得司机的眼睛一片花白。开车的警察立刻大骂道:“妈个逼,找死!”

    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巨响,警车仿佛撞到了一块巨石,众人直觉到天旋地转,警车一下子翻进一个沟里。

    车内顿时一片黑暗,弥漫着一片浓烈的血腥气。

    黑暗中,一个声音在常定山和彭涛耳边响起:“快跑,到了龙海,你们都是死罪,东面200米,有人接应,快!”

    常定山和彭涛顿时狂喜。

    彭涛本身有武功,他一脚踹开车门,拉着常定山冲出警车,跑向黑暗中。

    常定山和彭亮高兴的几乎发疯,***,我们又自由了!

    但让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车里伸出了一支枪。

    “呯!呯!呯!呯1

    几声沉闷的枪声响过,常定山和彭涛脸上的笑容凝结住了,两人一头栽倒在地,头盖骨和脑浆飞出三米开外。

    押解常定山和彭涛的警车,在路上出了车祸,常定山和彭涛趁机逃走,警察明抢示警,但对方仍旧不听,受伤的警察,只好开枪击毙。

    ………………………………………………………………………………………………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找了一个夜市小酒馆,算是欧阳志远给周玉海送行。

    周玉海明天就要到运河县公安局走马上任。

    欧阳志远开了两瓶茅台,倒满了酒,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语言,直接碰杯,两人大笑着,咚咚咚喝光。

    两人之间的友情,如同亲兄弟一般,热烈甘醇,更像杯中的烈酒。

    两人连干三杯,再次大笑。

    最后,两人直接扔掉了酒杯,用酒瓶直接对着吹。

    “来,玉海,祝你到新的岗位,工作顺利,一顺百顺。”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茅台,笑着道。

    “谢谢,志远,咱干了这瓶。”

    “好,敢!”

    ………………………………………………………………………………………………

    齐威和齐震脸色阴沉的走进别墅,看着齐雯。

    “哥哥,快,屋里坐,你们怎么来了?”

    齐雯连忙把哥哥让进客厅。

    齐震看着齐雯道:“妹妹,你这么大了,怎么不听父亲的话,竟然一个人偷偷的跑出来,你太自私了。你一个人偷跑出来,把父亲陷于不义无信之中,你让父亲怎么和省委书记陈浩然人家一家人交代?齐雯,这难道就是你来报答父亲和母亲的生你养你的恩情吗?”

    齐雯一听哥哥的呵斥,眼泪流出来了,齐雯大声道:“哥哥,我不喜欢什么陈幕雪!”

    齐震嘿嘿冷笑道:“你不喜欢陈幕雪,你喜欢仇人欧阳志远吗?喜欢这个把你四哥齐南打成白痴的欧阳志远吗?四哥齐南可是最疼你最爱你的哥哥呀,他现在被欧阳志远打成了傻子,你不光不替哥哥报仇,相反还和仇人亲亲我我,住在一起,你……你……对的起最疼爱你的四哥么?”

    “啪!”

    齐震说完,一巴掌打在齐雯的脸上。

    齐雯一声尖叫道:“不……不会的,欧阳哥哥是那样的善良,他不会伏击四哥的,四哥不是志远打傻的,大哥,你说话呀。”

    齐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疼爱自己的四哥到南洲给人治病,竟然被人袭击,被人狠毒的打成了傻子,行凶的竟然是自己最爱的人?这怎么可能?

    齐威看着妹妹道“齐雯,你二哥说的不错,你的四哥就是被欧阳志远打的。你想想你四哥的悲惨的样子,不知道吃,不知道喝,就连大小便都不知道,就知道傻笑,是何等的凄惨,你……你竟然还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你……你对得起谁?你对的起最疼你最爱你的四哥吗?”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齐雯尖叫着大声喊着。

    齐震嘿嘿冷笑道:“一会欧阳志远回来,嘿嘿,你就知道真假了,但是欧阳志远的武功极高,就怕我们打不过他,所以,一会你要帮助我们抓住他,到时候,你就可以好好的问他了,为什么这么歹毒,打傻你的四哥。”

    齐雯看着大哥齐威道:“你……你们会不会杀了他?”

    齐震冷笑道:“杀人犯法,我们都是救人的医生,齐雯,你见过我们杀过人吗?我们的诊所,每年就了多少病人?难道你没看到?”

    齐家兄弟四人中,最狡猾的就是齐震。

    “好,但你们要答应,绝不能伤害欧阳志远。”

    齐雯流着泪,心道,欧阳哥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

    齐震看着齐雯道:“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来进一批草药,顺便来问问欧阳志远,为什么要对你四哥下毒手,所以,妹妹,我们一定要问清楚。”

    ………………………………………………………………………………………………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喝了三斤茅台,两人都有点多了,但还能开车,欧阳志远把周玉海送回县分局的宿舍后,开着越野回到了别墅。

    欧阳志远看到,齐雯竟然没有亮灯,只是窗口上,露着蜡烛的光芒。

    欧阳志远看到齐雯还没有睡觉,点着蜡烛在等着自己。这让欧阳志远的心里感到极其的温暖。

    “雯儿,你还没休息吗?这都后半夜了。”

    欧阳志远停好车,一边叫着雯儿,一边走向客厅。

    客厅里的烛光下,齐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美的如同一尊白玉雕塑。

    “雯儿,怎么了?几点了,你还不休息?”

    欧阳志远看到了齐雯的脸上,还有一滴晶莹的眼泪,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道:“雯儿,你怎么哭了?”

    齐雯的眼泪扑簌的流下来,她抬起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在南洲打过一个叫齐南的人吗,你把他打傻了?”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吓了一条,齐雯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但欧阳志远不想欺骗齐雯,他点点头道:“你说的是齐南?齐凤云的第四个儿子,是我打的。”

    “你……你……真的是你?”

    齐雯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齐雯这一巴掌,正打在了欧阳志远的脸上。

    欧阳志远没想到齐雯会打自己,他没有躲闪。

    “你……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我恨你……”

    齐雯高声尖叫着,看着欧阳志远。

    “嘿嘿嘿……,欧阳志远,你真是狠毒卑鄙呀,竟然暗下毒手,把我四弟打成傻子,嘿嘿,我看你今天怎么向齐雯交代?”

    齐震阴沉着脸,和齐威在里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两眼射出极其怨毒的寒芒和杀气。

    欧阳志远一听这阴冷的笑声,顿时一惊,就知道不好。

    几乎的同时,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袭来。他就看到,两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踹。

    “齐雯,快到我这里来。”

    欧阳志远首先想到的,齐雯的安全,他大喊一声,就想冲向齐雯,把齐雯保护起来。但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身形速度极慢,竟然只走了几步,双腿开始麻木起来,已经不听使唤了,双腿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不好!自己中毒了!紧接着,自己的双手也开始变得麻木。这让欧阳志远大惊。

    他立刻暗暗的运气,两根银针射了出来,一根射中自己的眉心,另一根射进自己的丹田,控制住侵入自己肺腑的毒素。

    自己怎么会中毒?这种毒竟然无色无味?

    “哈哈哈,欧阳志远,我妹妹要你来保护吗?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哈哈哈……”

    齐震哈哈狂笑道,伸手搂住了齐雯。

    欧阳志远神色狂震,知道不好了,他两眼死死的盯住齐震道:“你是谁?”

    “哈哈,我是谁,我告诉你,齐凤云是我的父亲,我是他老人家的二儿子齐震,这是我妹妹齐雯,他是我们齐家唯一的公主。”

    齐震立刻露出身份,就是想让欧阳志远放弃对齐雯的一切幻想。

    “你说什么?这……这怎么可能?齐雯是齐凤云的女儿?齐雯,这是真的?你真的是齐凤云的女儿?”

    欧阳志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初恋,自己苦苦思念了五年的初恋,竟然是仇人家的女儿,我的天哪,这太残酷了。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住齐雯道:“齐雯,你是故意来卧底的?故意和我见面的?我的毒是你下的?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你竟然是齐凤云的女儿?”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心极其的冰冷,自己思念了五年的纯洁初恋,竟然从千里之外来下毒害自己,不惜用自己处和女的身体来当诱饵,这太可怕了。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的。”

    齐雯看到了欧阳志远那可怕的、令人心碎的目光,她的心也碎了,她立刻尖叫起来,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哈哈狂笑道:“不?你能说你不是齐凤云的女儿?我身上的毒不是你下的?哈哈,除了你之外,能在我身上下毒的人,还没有生出来。”

    欧阳志远的声音猛然变得极其冰冷,死死盯着齐雯道:“齐雯,我想念了你五年,五年了,我几乎天天夜里梦到你,梦到你和我在一起,你……你竟然勾结你哥哥,暗中向我下毒,想不到你竟然变得如此卑鄙,齐雯,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形同陌路。”

    齐雯脸色狂变,立刻尖声大叫:“不,不是这样的,欧阳哥哥,不是这样的!噗!”

    齐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一下子昏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