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危险的激战

    第二百三十六章危险的激战

    齐威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他本来想把这件事向父亲请示,但他又想到父亲对自己兄弟姊妹们的严厉,如果父亲知道妹妹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妹妹一定会遭到重责的。

    齐威快速的通知齐一石、齐一水立刻赶来,同时,他打电话给弟弟齐震,告诉他自己已经发现了妹妹的踪迹,让他尽快的赶来。

    齐震一听说发现了妹妹的踪迹,立刻快速的赶了过来。

    现在,对付欧阳志远的力量,已经来了六位强敌。

    ……………………………………………………………………………………………

    今天早晨,宁静志远诊所刚一开业,就来了一位身穿破衣、头发凌乱、好像是流浪汉的病人。

    这个病人步态踉跄,有气无力,脸色蜡黄、嘴歪眼斜,留着口水,全身发出令人呕吐的恶臭。

    后来的几位病人,立刻捂住鼻子逃到一边。

    朱文才这两天每天看书看到很晚的时间,看的如醉如痴,三本本草纲目,他已经看完了一本,过去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古老神奇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早早赶来的山泽一郎看着精神很好的朱文才,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狞笑,他知道,当朱文才看到第二本《本草纲目》的时候,第一本书上的毒素,就会和第二本书上的毒素发生反应,到那时候,朱文才的大脑就会受到自己的控制。

    这两本书上的毒素极其奇特,两本书的毒素,如果不碰到一起,就不是毒素,只要两本书的毒素碰到在一起,立刻就会变为毒素。

    只要朱文才一受到自己的控制,五行神针的绝技就到手了。

    当年自己的爷爷山泽一文和父亲山泽田野,控制住了一位五行门的内门弟子叛徒,得到了这套五行神功的心法,可惜的是,却没有得到五行神针的手法,爷爷山泽一文临死之前,一定要自己得到这套针法。

    嘿嘿,自己就要成功了。

    山泽一郎看到了那个流浪汉病人,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朱文才的面前,他立刻闻到了那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呕!”

    山泽一郎忍不住的呕吐一声。

    这是自然的反映,就是山泽一郎自己都没又忍受的住。

    朱文才一看自己的第一位病人竟然是一位流浪汉,而且这位流浪汉身上的味太重,可是,朱文才是一位奇人,他看过比这位流浪汉身上还要恶臭的病人。

    那个病人全身长满了恶疮,一碰就向外四射脓液,那种恶臭,比这流浪汉身上还要厉害。

    相反,象朱文才这种奇人,一碰到疑难杂症,就像乞丐碰到面包一般,毫不犹豫的就会扑了过来。

    “坐好,我给你诊脉。”

    朱文才示意流浪汉坐好,流浪汉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朱文才叹息了一声,这人竟然是哑巴。

    朱文才看着流浪汉脸色死灰,嘴唇发紫,双眼毫无生机,就知道这个人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当他的手指一搭在流浪汉的手腕上的时候,不由得心里一惊。

    这人的脉象似有似无,断断续续,好像随时就要咽气的样子。

    朱文才双指一捻,一根水性银针扎进了对方的眉心穴,在流浪汉的眉心上颤颤巍巍。

    “好手法。”

    朱文才身后的山泽一郎悔恨的差点吐血,自己由于嫌弃这人的恶臭,没有看朱文才,刚才朱文才扎出的这一针的手法,自己竟然没有看清。

    这一针竟然扎到对方的眉心印堂穴上,这要是别人,早就一针毙命了,但朱文才这一针,竟然是救人。

    五行神针中,欧阳志远把五中手法全都交给了朱文才,但以朱文才的悟性,他只练会了救人的水针和治病的金针,别的他都没有练会。

    刚才这个病人的脉象,这个流浪汉随时就有可能暴毙,朱文才毫不犹豫的给他下了水针,吊住他内脏的一口气。

    让朱文才绝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水针一出手,这位流浪汉乱发之下的眼睛里,立刻露出强烈的震惊的凌厉的杀机。

    欧阳宁静真该死,竟然把五行神针传给外人,就凭这一条,他就该死一万次。

    这杀机一闪而没。

    朱文才没有看见,也没有感觉出来。他微微的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个流浪汉的脉象。

    朱文才越探视越心惊,两眼一睁,露出了极其不可思议的神情,自己竟然找不到这位流浪汉的病因?

    这……这怎么可能?自己行医已经五十多年了,什么样的疑难杂症自己没看过?今天竟然没有查看出来这人的病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柳出尘看到了朱文才极度震惊的表情,知道他碰到了难题,这让柳出尘也是大吃一惊,连忙走过来,看着朱文才。

    过了一会,朱文才满脸羞愧的看着柳出尘,一言不发的站起来。

    柳出尘连忙坐下,把手指搭在流浪汉的脉门上,他的脸色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朱文才知道,柳出尘的医术和自己差不多,自己看不出来的病,柳出尘也是同样的无能为力。

    朱文才走向后面的配药室。

    欧阳宁静、秦墨瑶和王倩,正在炮制药物。王倩的双腿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她已经不用双拐,就可以走路。虽然走的有点趔趄,但生活在王倩面前,已经充满了崭新的阳光。

    小丫头每天高兴的笑呵呵的,她看到了朱文才走了进来。

    “朱伯伯,您来了?”

    王倩的嘴很甜,她在朱文才那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朱文才也是很喜欢王倩这个小丫头。王倩的悟性,要比自己的两个徒弟高出很多,他已经有意收王倩为徒弟了,就是柳出尘同样也有这个打算。

    朱文才点点头道:“丫头,让你欧阳伯伯出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王倩连忙道:“好的,朱伯伯。”

    王倩连忙道:“欧阳伯伯,朱伯伯叫您。”

    正在配药的欧阳宁静一听朱文才叫自己,连忙放下手中的药材笑道:“王倩,你朱伯伯在哪?”

    王倩道:“就在外面。”

    欧阳宁静连忙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垂头丧气的朱文才。

    朱文才的表情让欧阳宁静感到好笑。

    欧阳宁静奇怪的看着“朱老哥,怎么了?”

    朱文才神情凝重的看着欧阳志远道:“遇到了一个我看不了的病人。”

    欧阳宁静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这个世上,如果朱文才看不了的病,几乎没有人能看的了得。

    欧阳宁静道:“什么样的病人?”

    朱文才道:“一个就要死亡的流浪汉,我先用水针吊住了他的一口气,但我在他体内却没有发现什么病症,唉,我老了。”

    朱文才说完这句话,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宁静笑道:“朱老哥,就是我师父孙金针,他在行医的生涯中,照样有看不了的病,何况我们?学无止境,朱老哥,你又钻入死胡同了。”

    欧阳宁静笑着看着朱文才道。

    朱文才惊奇的看着欧阳宁静道:“你师父孙金针也有看不了的病?这怎么可能?”

    欧阳宁静笑道:“我师父孙金针不光有看不了的病,还治死过人,朱老哥,你对自己要求太完美了,说说这人的脉象?”

    朱文才一听欧阳宁静说他师傅孙金针还治死过人,不由的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宁静道:“你……师父,孙金针治死过人?这是真的?孙金针老人在我心中,可是位神人。”

    欧阳宁静道:“千百年来,咱中国的中医都是在不断的探索中发展,没有失败,哪里来的成功?神农尝百草,他老人家最后把自己给医死了,才有了以后的中医,何况是我们?”

    朱文才一听欧阳宁静这样说,顿时从牛角尖里退了出来,本来极其沮丧的心情,刹那间变得开阔起来。

    朱文才看着欧阳宁静道:“这人的脉象极乱,就像所有的病都在他身上发作一般,但当你仔细的查看的时候,却又查不出来。”

    欧阳宁静一听,眉头皱了起来。自己由于由过去的誓言,不能亲自把脉。

    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秦墨瑶道:“墨瑶,走,咱出去看看。”

    这时候,外面的诊疗室里,柳出尘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柳出尘同样诊断不出来这个流浪汉的病症。

    山泽一郎不由得起了好胜之心,他一看朱文才和柳出尘两人都没有诊断出来这人的病,他立刻捏住鼻子,伸手就像给这人把脉,他一伸手,抓住了这个流浪汉的手腕,仔细的号起脉来。

    虽然山泽一郎盗取了中国很多中医的药方和诊断手法,但他要和柳出尘、朱文才这种奇人相比,他还是差的太远。

    山泽一郎同样诊断不出来这人得的是什么病。

    山泽一郎心里骂道,八嘎。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王倩走了出来。

    这个流浪汉看到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时候,他凌乱的头发后面的眼神露出滔天的惊世骇俗的表情,身子不由得狂震。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当年秦墨瑶和欧阳宁静离开五行门的时候,秦墨瑶只有二十岁,而欧阳宁静也是快三十的人了,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两人的容貌竟然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怎么可能?虽然五行门中讲究的是养生养颜,但是人都会变老的,岁月无情。可是秦墨瑶仍旧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只是气质上更加成熟高贵,而欧阳宁静更加英俊潇洒沉稳。

    难道……难道欧阳宁静配出来了五行门里传说的养颜膏?难道山南省天信药业集团在龙海市傅山县生产的养颜美容膏,就是欧阳宁静提供的?

    嘿嘿,美容膏可是五行门里传说的至宝,要是欧阳宁静配置出来,自己就不需要杀了他了,一定想法擒住他,逼出养颜美容膏的秘方来。

    这个流浪汉终于改变了要当场猎杀欧阳宁静的布局。

    欧阳宁静走过来,看着这个流浪汉,身手极高的欧阳宁静瞬间就发现,这人绝对是一位掩盖住了绝顶身手的高手。

    这人是谁?他来到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刚一看到自己,神情震动了一下,难道他认识自己?

    欧阳志远知道了这人的脉象为什么这么奇怪了,这人用强悍的功力,控制住了自己的脉象,朱文才和柳出尘只是中医高手,但不是武林高手,所以,他们两人没有发现这人的本质。

    欧阳宁静暗中戒备起来,他更不点破对方的身份。由于对方的头发又长又凌乱,欧阳宁静看不到对方的眼睛,就不好确定对方的身份。

    那人一看到欧阳宁静出来,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慢慢的走了过来。

    他毫无顾忌的把干枯的脏手伸了过来,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欧阳宁静知道他想让自己给他看病。

    欧阳宁静摇摇头,用手比划着道:“我不会给人家看病。”

    那人又伸出手来,嘴里咿咿呀呀的冲着秦墨瑶说着什么。

    秦墨瑶微笑着伸出手,同样也是毫无顾忌的伸出手,握住了那人的脉门,给他看起病来。

    当流浪汉的手伸向秦墨瑶的时候,欧阳宁静紧张极了,全身的寒毛都徒然陡立起来,他的掌心扣住了十枚银针,只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欧阳宁静宁肯违背誓言,也要救下自己的妻子。

    秦墨瑶反而微微的闭上眼睛,仔细的诊断着对方的脉象。

    秦墨瑶的医术,在丈夫的指导下,已经进入高手的行列。

    秦墨瑶的镇静反而让这流浪汉一愣。

    “呵呵,先生没病,身体很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能活到一百二十岁,如果出意外,就不好说了。”

    秦墨瑶的话让那个流浪汉微微一震。

    柳出尘和朱文才他们更是目瞪口呆。对方没病?这怎么可能?这个人可是个临死之人,墨瑶怎么说这人没病?

    那个流浪人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转身慢慢的向外走去。

    朱文才刚想拦住他,欧阳宁静摆了摆手,朱文才停住了。

    等到那个流浪汉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人群中的时候,欧阳宁静冷哼一声,汗水早就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秦墨瑶伸手握住了丈夫的手道:“是位绝顶高手!”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武功要高出我很多,我刚开始就感觉到了他的浓烈血腥杀机,但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手?竟然默默地退走?简直是不可思议,如果他出手,我根本挡不住他十招。”

    秦墨瑶一听,脸色不由得惨变,看着自己的丈夫道:“难道是五……?”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有可能,可惜他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否则,只要让我看到他的眼睛,只要我见过他,我就能认出来他是谁,不过,我没有违背誓言,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要是远儿在这里,我敢说,远儿的身手,能和这个人有一拼。”

    秦墨瑶惊喜的看着丈夫道:“远儿的身手有这么好了?”

    欧阳宁静笑道:“远儿的身手比我高出很多。”

    朱文才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说那人是个武林高手?比你还要厉害?这怎么可能?”

    欧阳宁静道:“这人的脸是经过易容化妆后,才来到这里的,这不是他本来的面目,他的武功极高。”

    柳出尘吓了一跳,忙道:“这人来这里干吗?”

    欧阳志远道:“他肯定是第一次来,他来试探我的。”

    秦墨瑶笑道:“正常看病吧,王倩,你在外面帮助朱伯伯和柳伯伯。”

    王倩乖巧的道:“好的,秦姨。”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回到里屋,秦墨瑶看着欧阳宁静道:“宁静,你说,这个人是谁?”

    欧阳宁静道:“五行门中,武功有这么高的,没有几个,一个是师叔魏半针,另一个就是师叔李国栋,还有一个师伯临牧渔。师叔魏半针认了远儿为徒弟,他不会对我下手,师伯临牧渔游戏人间,不问尘世,我就见过他一面,剩下的就是和齐凤云勾结在一起的李国栋。”

    秦墨瑶失声道:“你……你说他是李国栋?”

    欧阳宁静点点头,神情变得极其凝重。

    秦墨瑶的脸色一变道:“李国栋可是一个心如蛇蝎、下手歹毒的凶恶之人,他来这里干什么?”

    欧阳宁静道:“为魏师叔距离这里不太远,不论李国栋来到龙海是什么目的,魏师叔一定会得到消息,他老人家一定会赶过来的,远儿也会赶过来,嘿嘿,就怕魏师叔不会放过李国栋。”

    秦墨瑶点点头道:“但愿魏师叔能及时的赶来。”

    今天的病人并不是很多,柳出尘和朱文才和欧阳宁静三个人教了王倩很多的东西,而且让王倩亲自给病人诊脉。

    王倩竟然能准确的说出病人的病症,这让三个人都很是震惊王倩的悟性。

    欧阳宁静笑道:“呵呵,朱老哥、柳老哥咱三个人共同收这个徒弟如何?”

    朱文才、柳出尘两人同时笑道:“呵呵,我们正有此意。”

    欧阳宁静笑道:“我敢说,十年之后,整个中医界,就会出现一位中医奇才。”

    王倩很是聪明乖巧,一听三位老人竟然要一起收自己为徒弟,早就踉跄的跪到在地,每个人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叫声师父。

    三个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四点多钟,为了庆贺三人收徒,欧阳宁静、秦墨瑶和王倩早回去做饭。

    王倩拜了欧阳宁静为师傅,称呼秦墨瑶为师母了,三个人的关系更加融洽。

    穿过古玩市场到欧阳宁静的家,要过一个钉子胡同。

    这胡同很宽,平时人很少。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发生危险。

    三个人刚转过弯来,一股强大滔天的恐怖威压和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如同万丈钱塘大潮一般,对着欧阳宁静狂卷而来。

    “不好!”

    欧阳宁静一把推开自己的妻子和王倩,双手立刻暗扣银针,站在胡同口,傲然而立,两眼死死地盯住胡同口。

    强大的威压和杀气让欧阳宁静的衣衫烈烈狂飘。

    暗中埋伏的绝对是高手。

    “嘎嘎嘎嘎嘎……嘿嘿,欧阳宁静,见到师叔,你还不下跪吗?”

    一声如同夜枭一般的狂笑传来,那个流浪汉子在墙角的阴暗角落里一步跨了出来。随着他的步法迈动,他脸上的肌肉和头发在不断的扭曲变化。

    这人三步迈出,容貌和头发快速的变化,那个猥琐丑恶的流浪汉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面目阴冷、长着一个鹰钩鼻子的五十多岁的男人,狞笑着站在欧阳宁静十米开外,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宁静。

    这个人正是齐凤云的师叔李国栋,外号毒手夜枭。

    在齐威他们刚一动身的时候,李国栋自己也暗暗的动身了,他经过种种迹象分析,在龙海发现了欧阳宁静的踪迹。

    今天他扮成一个要死的流浪汉,来试探欧阳宁静,本来想瞬间击杀欧阳宁静,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看到容貌年轻的欧阳宁静和秦墨瑶,让他立刻想起来五行门中传说的养颜美容膏的配方来。

    他认为,欧阳宁静已经破解了这种神奇养颜药液配方,这才让欧阳宁静逃过一劫。现在他在半路上堵截欧阳宁静,就是要逼问他养颜美容膏的秘方。

    欧阳宁静冷冷的看着陈国栋淡淡的道:“自此二十年前,齐凤云逼迫我离开江南的五行门,我就已经脱离了五行门,从此不谈五行门的任何事,不练五行门的武,不用五行门的医术,我何来五行门的师叔?”

    李国栋一听欧阳宁静已经不承认他是五行门的弟子,不由得嘿嘿冷笑道:“住口,欧阳宁静,我不听你信口雌黄,今天我来并不是要杀你,你只要交出来美容养颜膏的配方,今天我就不杀你,否则,嘿嘿……”

    一只野猫正从墙角跑过,李国栋一声狞笑,一拳捣出。

    “噗!”

    距离四五米开外的那只正在奔跑的野猫一声惨叫,整个猫身子轰然炸开,污血四溅。

    “内气外放。”

    欧阳宁静不由得大吃一惊。

    李国栋的功力竟然能达到内气外放的境界。

    欧阳宁静看着洋洋得意的李国栋,沉声道:“什么养颜美容膏的配方,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李国栋一听欧阳宁静在装迷糊,不仅蓦然大怒道:“欧阳宁静,你今年五十了吧,秦墨瑶也有四十岁了,看看你们的容貌,如果你没有养颜美容膏的秘方,你们能这么年轻吗?嘿嘿,欧阳宁静,我毒手夜枭可没有耐心烦,我数十下,十下以后,你还不交出配方,嘿嘿,你身后的两个女人,将会和那只猫一样爆炸完蛋。”

    “一。”

    欧阳宁静一听李国栋要向妻子和王倩下手,他立刻把两人藏在身后。

    王倩快速的暗中拿出电话,急速的拨打着临来前,父亲给的自己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电话号码,是龙海军区的一个号码。父亲说,如果自己遇到危险,就可以拨打这个号码求救。

    王倩还差一个数字就要拨完这个号码的时候,猛然手中一轻,手机竟然飞了出去。

    “二……三!”

    “嘿嘿,女娃子手机不错。”

    李国栋狞笑着看着王倩,猛地一张嘴,咔嚓一口,就把手机咬掉半截,咯吱咯吱的吞下肚子里。

    秦墨瑶和王倩看的目瞪口呆。这个老变态,竟然把王倩的手机,吞进肚子里。

    “五……六……七……”

    欧阳宁静的冷汗流了出来,刚才他看到,王倩的手机是被李国栋发出的一条金线卷走的,这条金线可以轻松的穿透人的喉咙。

    自己不是李国栋的对手,怎么么办……怎么办?

    “八……九……。”

    还没等李国栋喊出最后一个数,胡同口的尽头,一辆军用越野车闪电一般的开了过来,两把阻击步枪的瞄准镜瞬间死死地套住了李国栋的眉心。

    “不好!”

    李国栋一声大叫,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在厉害,也抗不过子弹。这里怎么会有军车?自己怎么会被军人盯上?

    李国栋的身形立刻快去闪电冲向秦墨瑶。

    欧阳宁静一声暴喝,两手狂舞,十根金针发出嘶嘶的怪鸣爆射李国栋的双眼。

    李国栋一声怪叫,他那头凌乱的头发,猛然爆开一晃。

    “叮叮叮!”

    一阵爆响,无数根头发织成了一张,瞬间挡住了欧阳宁静的十根金针,几乎的同时,李国栋一把抓住了王倩的胳膊,王倩一声尖叫。

    但李国栋拉着王倩,一个起落,两人的身形已经远在十米开外。

    秦墨瑶大声喊道:“快救王倩。”

    欧阳宁静的身形早就如同电芒电芒一般扑向李国栋。

    欧阳宁静双手狂舞,几十根银针织成了一张针,爆射李国栋。

    李国栋哈哈狂笑,猛一甩头,一头狂发再次暴起,所有的银针全部被他的头发打掉。

    李国栋的身形太快了,几个起落,李国栋拉着王倩就要消失在胡同口。

    就在这极其危机的时刻,一个白发苍茫的老人,猛然出现在胡同口外,哈哈大笑道:“李国栋,我等你多时了!回去!”

    皓眉须发的老人一掌劈了过去。

    “魏半针!”

    李国栋一声大叫,脸色巨变。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能在这里碰到自己的死敌魏半针。

    魏半针和李国栋是死敌。当年两人的师傅孔真子,计划把掌门之位传给魏半针,可是李国栋不服,两人斗得死去活来,师傅孔真子只好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两人的师弟孙金针。

    结果,两人都没有做成掌门人,反而便宜了孙金针。

    魏半针的霹雳掌,李国栋可是不敢硬接,他立刻快速的后退。魏半针一把抢过王倩,猛一抬手。

    数十道寒芒悄然无息的发出来,没有任何的声音,如同毒蛇的獠牙,瞬间射到刘国栋的面门。

    魏半针射出的银针要比欧阳宁静高明十倍。虽然欧阳宁静的银针发出嘶嘶的吓人怪鸣,但这声音虽然有气势吓人,但却不如魏半针发出的这种无声无息的银针更具有隐蔽性。

    显然,魏半针的银针更加厉害。

    李国栋竟然不敢再用自己的头发硬接魏半针的银针,他只有爆退,瞬间就退出了十米开外。

    欧阳宁静一看来了援兵,他没有动,他在消化师叔魏半针刚才发出银针的手法。

    魏半针的银针手法让欧阳宁静豁然开朗。欧阳宁静一声大叫,双手狂舞,数十根银针再次从他手中爆出,化作一张针,无声无息的罩向李国栋。

    欧阳宁静的银针威力瞬间提高了数倍,这让李国栋大吃一惊,他这次同样不敢用头发接欧阳宁静的银针了,他还是爆退。

    后面那辆军车上的两名阻击手终于等到了机会,两把阻击步枪同时响了。

    “呯!呯1

    两声沉闷的枪声爆响,两颗阻击弹发出刺耳的怪啸,打向了李国栋的眉心。

    李国栋的身子在枪响的同时,他的身子猛然高高的跳起,如同一道残影,上了墙头。阻击手的两颗子弹竟然打空。可是,魏半针知道李国栋的外号叫毒手夜枭,就是这家伙的轻功极好,好像夜枭一般会飞。

    李国栋刚登上了墙头,魏半针的一颗银针早就等着他。

    “噗!”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李国栋的嘴里发出。

    “魏半针,你个老匹夫,你就会偷袭,老子会回来报仇的。”

    转眼见,李国栋消失在远方。

    那辆神秘的越野军车也快速的消失在胡同口。

    “师叔,你老人家可好。”

    欧阳宁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梆梆磕了两个响头。

    秦墨瑶也是跪在地上,跟着丈夫磕了两个头。

    王倩的脑子转的更快,一看师傅磕头了,连忙也跟着磕了几个响头。

    “起来吧,我是看在你儿子志远的份上,救了你,你的天分不错,能在瞬间就能领悟银针从有声到无声的境界,很是不错的,让这丫头去喊柳出尘和朱文才,咱们今天晚上喝一杯,等待远儿收拾那几个小鬼。”

    欧阳宁静一听师叔要留下来喝酒,顿时狂喜至极,连忙恭声道:“好的师叔,咱先回家,王倩,你去喊你朱师傅和柳师叔回来喝酒。”

    王倩答应道:“好的,师傅。”

    但王倩的双腿还有点不好走,一走路就踉踉跄跄。

    刚才魏半针把王倩从李国栋手里抢过来后,就知道了王倩的双腿还有毛病,现在见她走路不稳,微微一笑道:“志远还没有治好你的腿,我成全你个小丫头吧。”

    魏半针说完话,他一把拉过王倩,把王倩瓶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掌快速的在王倩的双腿上一阵猛拍。

    王倩只感觉到无数道热流,随着老人的双掌拍打,钻进了自己的双腿,进入了肌肉和经脉,让自己的双腿如同注入了强大的活力一般。

    “呵呵,丫头,试试腿怎样?”

    王倩从新站好,毫不犹豫的迈腿就走。她立刻狂喜至极,自己本来还有点踉跄的双腿,竟然经过老人的拍打,变得完好如初。

    “噗通!”

    王倩跪在了地上,又给魏半针磕了俩头,恭声道:“谢谢师爷爷的成全。”

    魏半针哈哈大笑道:“叫错了,我看你呀,和志远有缘分,以后就做志远的媳妇吧。”

    王倩一听,立刻羞得满脸透红,捂着脸跑开了。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一听,顿时目瞪口呆。心道,远儿可有媳妇了,那就是萧眉,师叔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

    两人有不便多说,欧阳宁静连忙道:“师叔,回家吧。”

    诊所里,当朱文才和柳出尘看到王倩一路小跑过来后,两人都大吃一惊。刚才小丫头走路还踉跄,现在竟然能跑了?而且看来已经恢复的完好如初了,这让两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倩大声道:“师傅,欧阳师傅的师叔来了,老人家让我来喊两位师傅回家喝酒。”

    柳出尘一听王倩这么说,立刻站起身来道:“王倩,你……你说谁来了?那人是不是叫魏半针?”

    王倩连忙点头道:“是的,师傅。”

    柳出尘一听,立刻狂喜,二话没说,就冲了出去。

    朱文才一听魏半针来了,也是连忙站了起来大声吩咐俩徒弟关门。

    山泽一郎今天回去的早。

    当柳出尘、朱文才赶回家的时候,魏半针正在喝茶。

    “哈哈,大哥,想死弟弟我了。”

    柳出尘还没冲进屋,眼泪先流了出来了。

    “呵呵,二弟,大哥我也想你呀。”魏半针连忙站起来,冲向柳出尘。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宁静把朱文才介绍给师叔。

    这样就各亲各叫,欧阳宁静仍旧称呼魏半针为师叔,朱文才和柳出尘一样,和魏半针兄弟相称呼。

    可是王倩就不好称呼了。王倩到底称呼魏半针为师爷爷,还是师叔?

    魏半针哈哈大笑道:“都别挣了,以后王倩就给志远做媳妇,志远是我的徒弟,王倩当然要称呼我师傅了。”

    这样一说,众人都差一点晕过去。

    王倩羞得满脸透红,跑了出去。

    欧阳宁静连忙道:“师叔,志远他有了媳妇了,怎么还能要王倩?”

    魏半针冷哼一声道:“你的麻衣相学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看志远是一个媳妇的面相吗?你儿子会象你一样没有出息吗?一辈子就一个老婆?你个笨蛋。”

    欧阳宁静结结巴巴的道:“可是……这是新社会,志远走的是仕途,只能一个老婆的。”

    魏半针看着欧阳宁静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是你我能操心的,不信,你回来看看,志远的面相,我早就看完了,这小子,桃花运太旺。”

    ………………………………………………………………………………………………

    欧阳志远陪着齐雯吃完饭,两人说笑着在一起收拾好碗筷。

    “欧阳哥哥,你做的饭菜真好吃,你以后能永远的做给我吃吗?”

    齐雯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试探欧阳志远还爱自己吗?还能接受自己吗?

    欧阳志远可没考虑这么多,他立刻就回答道:“好的,齐雯,只要你想吃,我就做给你吃。”

    齐雯听在耳朵里,以为欧阳志远还在爱着自己,不由得很是感动。

    任何人都对初恋最刻骨铭心,齐雯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炽热的少女嘴唇一下子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上。

    股股纯洁的少女体香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欧阳志远自己更不会忘记。在无数个夜晚中,自己在梦里和齐雯亲热。

    欧阳志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双臂一张,一下子把齐雯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嘴唇瞬间吻住齐雯的嘴唇上,同时,舌尖一条,进入了齐雯幽香的口腔,一下子扑捉到了齐雯的小舌头,两人的舌头立刻疯狂的绞在了一起。

    “呜呜……欧阳哥哥……我爱你……”

    如同电流一般的麻酥微痛,透过舌头,一下子传到齐雯的灵魂深处,那种强烈**的感觉让齐雯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脸色变得透红,漆黑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醉眼如丝。

    “喔,欧阳哥哥……”,她,呢喃着,垂下漆黑修长的睫毛,微微张着嘴,呼吸变得十分急速,如同久旱的禾苗,急需甘露的浇灌喷洒一般。

    欧阳志远紧紧地抱住齐雯的娇躯的嘴唇疯狂的吻着齐雯,吻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娇唇、她的耳垂。

    欧阳的吻极其的疯狂热烈,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灵魂,和齐雯融化在一起。

    齐着转过身来,两只修长白皙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吐气如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