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拼酒

    第二百二十八章拼酒

    当他检查到间接杆的时候,就看到了断裂的连接杆,欧元志远仔细的看着断裂处,一股淡淡的奇怪味道,传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欧阳志远不由的大吃一惊。

    酸酸草!

    这种酸臭的味道,就是酸酸草的特头味道。酸酸草结出来的果实,叫酸果,这种果实的果浆,具有强烈的腐蚀作用,人和动物,都不敢碰它。如果动物误吃了这种果实,立刻就会把胃烧穿,很快就会死亡。

    这辆车制动系统的连杆挂钩,被人抹上了这种酸酸草的果浆,挂钩竟然被腐蚀的还剩三分之一。

    当大货车拉满水泥,在这个陡峭的下坡时,司机猛踩制动,连杆的挂钩,立刻崩断,制动系统失灵,终于导致汽车冲下山沟。

    看来有人在故意破坏。

    欧阳志远的脸色很阴沉,没有声张,他怕打草惊蛇。

    如果是人为的破坏,这个人肯定还回再次下手。只要罪犯再来,一定能抓住他。

    是什么人下的手?和周铁山有仇吗?

    周铁山来到傅山,唯一得罪的人,就是四通运输公司。难道是四通公司董事长张兴军派人下的手?欧阳志远又仔细的搜查着,果然,在挂钩的下端,发现了一丝酸酸草的蓝色果皮。

    不一会,来了一辆大吊车,在有关人员的协助下,把破碎的大吊车,吊了上来。这辆车,是周铁山原来的车辆,现在彻底的报废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铁山道:“人死不能复生,不要难过了,周大哥。”

    周铁山红着眼睛道:“这个司机,平时就像我的兄弟一般,今天,说没了,就没了,他家里还有个五岁的孩子,妻子还年轻,还有年迈的母亲,这个家算是破碎了。”

    欧阳志远安慰着周铁山道:“人死不能复生,周大哥,咱要安抚好他的家人。”

    周铁生道:“志远,我想从利润里,多拿出十万,给司机的家人,你看行么?”

    欧阳志远道:“可以,这下小时,周大哥,你自己做主就行了。”

    欧阳志远又问道:“周大哥,咱们的车晚上停放在什么地方?”

    周铁山道:“新工业园的原料厂。”

    欧阳志远道:“四通公司的车,也停靠在那里吗?”

    周铁山道:“四通的车,有一部分停靠在那里。”

    欧阳志远点点头。

    傍晚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彤辉大酒店,刚一进门,就接到了韩建国老人的电话。

    “志远,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道:“我刚进彤辉大酒店,韩老。”

    韩老道;“那你来我房间,咱晚上一快吃饭。”

    “好的,韩老,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合上电话,上了二楼,直奔韩老的房间,刚来到韩老的房门前,韩月瑶小丫头就开了门,迎了出来。

    “欧阳哥哥。”

    韩月瑶笑嘻嘻的跑出来,直接给欧阳志远一个热烈的拥抱。

    小丫头的热烈拥抱,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只得轻轻的拍了一下韩月瑶的后背,笑道:“小丫头,别俏皮,快起来。”

    欧阳志远笑着走进房间,韩月瑶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晃动着,撒着娇道:“欧阳哥哥,你怎么不来看我。”

    欧阳志远道:“月瑶,我这两天忙的魂都飞了,刚想休息一下,你爷爷的电话就到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韩老,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韩老,我来了。”

    欧阳志远刚给韩老打完招呼,就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在旁边传来。

    王朝阳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他的眼睛里充满着强烈的妒忌之意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这杀机虽然他只是一闪,但欧阳志远却能在刹那间就感到了。

    欧阳志远心道,自己没得罪过王朝阳,这家伙对自己竟然起了杀意,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原来韩建国是想把韩月瑶许配给王朝阳的,但韩月瑶却不喜欢王朝阳。

    这几天,王朝阳对韩月瑶大现殷勤,让小丫头非常的郁闷和生气,韩月瑶的一颗心,早就给了欧阳志远。

    刚才欧阳志远刚进门,韩月瑶故意给了欧阳志远一个让烈的拥抱,就是让王朝阳知道,自己不喜欢他,喜欢的是欧阳志远。

    这让王朝阳醋意大发,恨不得杀了欧阳志远。

    王朝阳是喜欢韩月瑶,但更喜欢韩月瑶家几千亿的财产,他想人才两得。

    现在王朝阳一看到韩月瑶对欧阳志远的热烈拥抱,又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样子是那样的亲热,这让王朝阳杀意大起。

    自己追了韩月瑶这么长的时间,别说拥抱,就是手指头也没捞到摸一下。现在,韩月瑶竟然和欧阳志远又搂又抱,这不是故意的气自己吗?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这些事,他正感到奇怪,小丫头今天怎么会这样热情。

    韩月瑶的故意,却给欧阳志远惹下了很大的麻烦,给王朝阳的父亲王浩海和韩建国反目成仇,埋下了祸根。

    韩建国看到欧阳志远来了,笑道:“志远,坐下,明天有时间吗?陪我到崮山看看建设的怎么样了?我听沈朝龙说,崮山风景管理委员会的大楼竣工了,以后咱们就有住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道:“沈朝龙说,正在装修,半月后,就能完工,崮山主峰的索道,架设的接近了尾声,他们现在正向别的主峰架设索道。”

    韩建国道:“好,建设的好快,峰顶的观日宾馆,也快建好了,中秋节之前,崮山群峰最好能对外开放,我要在崮山峰顶过中秋佳节。”

    欧阳志远道:“按照这个建设的速度,中秋佳节之前,肯定能对外开放,正好能赶在发改委来之前,到时候,我们加大力度宣传,把程琳琳拍的风光片放到中央电视台上播放,到那时,大批的游客都会涌来,再加上红太阳集团的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整个傅山县都会火起来。”

    “哼!我们只宣传崮山群峰,红太阳集团这种小公司,能给我们相提并论吗?”

    王朝阳冷笑道。

    韩建国老人道:“可惜,我来晚了,我要是早知道有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我一定一块开发。”

    王朝阳看着韩建国道:“爷爷,我们出钱,可以买回来,大陆的人可都是见钱眼开的人,只要给钱,他们什么都卖。”

    欧阳志远听着这话,不由得冷哼一声道:“王朝阳,大陆和台湾都是一家人,都是华夏民族,龙的子孙,是兄弟,请你不要侮辱我们。”

    王朝阳嘿嘿冷笑道:“谁是你们的兄弟,一看大陆这副穷酸样,我就生气,贫穷落后、野蛮粗野无知,看着就感到恶心,又脏又乱,比非洲还穷。”

    王朝阳对欧阳志远的愤恨,终于发泄出来了。

    “就你乱说,我看大陆民风淳朴,热情好客,彬彬有礼,对我们就像亲人一般,哪像台湾的人,成天的勾心斗角,互相谩骂陷害,黑社会猖狂。”

    韩月瑶看着王朝阳大声道。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王朝阳冷笑道:“王朝阳,你对我们大陆人太偏见了。”

    韩建国老人笑道:“朝阳,月瑶说的对,我看到的大陆就是风淳朴,热情好客,彬彬有礼,对我们就像亲人一般。”

    王朝阳一看韩建国这样说,立刻不敢再说什么。他还是有点害怕韩建国的。

    欧阳志远对王朝阳可是厌恶到了极点。如果不是韩老在这里,欧阳志远一巴掌早就扇过去了。

    韩建国老人道:“晚饭的时间到了,咱们去吃饭,总经理黄友平也到了。”

    欧阳志远跟着韩老,韩月瑶早就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笑嘻嘻的跟在后面。

    王朝阳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他的手有点哆嗦,下意识的摸到了怀里的手枪。

    欧阳志远同样感觉到了王朝阳的杀气,但韩老就在眼前,欧阳志远知道,就算王朝阳想杀自己,但他有这个胆量吗?

    韩老定了一个贵宾厅,黄友平经理在安排着,他一看到韩老进来了,连忙把韩老搀扶到上首做好。

    黄友平先把王朝阳安排到韩老的左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坐这里吧。”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黄经理。

    欧阳志远坐到了韩老的左边,韩月瑶早已跑到欧阳志远的身边,笑嘻嘻的坐下来道:“我坐在欧阳哥哥的旁边。”

    黄友平开了一瓶茅台,一瓶红酒。欧阳志远就过酒瓶,给韩老倒了一杯,又给黄经理倒了一杯。欧阳志远就把酒瓶放下,黄友平连忙给王朝阳倒了一杯。

    韩月瑶叫到:“欧阳哥哥,我要喝玉春露。”

    欧阳志远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小瓶玉春露,递给韩月瑶道:“不能喝多,只许喝一杯。”

    韩月瑶调皮的一皱小鼻子道:“知道了,欧阳哥哥。”

    说着话,韩月瑶,又拿出一个酒杯,先给爷爷倒了一杯道:“爷爷,你尝尝欧阳哥哥酿的酒。”

    韩老没喝过玉春露,只是喝过神仙醉,他一闻玉春露的甘醇清香,顿时赞不绝口道:“好酒,志远,这又是你父亲酿造的,这是什么酒?这么好闻?”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这酒是我父亲酿造的,名字叫玉春露,味道很特别,喝多了,也不醉人。”

    韩老笑道:“好东西留在最后喝,咱三个人,先喝光这一瓶茅台,再喝玉春露。”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站起来道:“这第一杯酒,祝愿韩老健康长寿。”

    “呵呵,好,志远,你坐下,咱一起喝。”

    韩老笑呵呵的道。

    韩月瑶和黄经理端着酒杯,都站了起来。王朝阳心里虽然不想站起来,但他比黄友平站起来的还快。

    王朝阳大声道:“祝爷爷永远健康。”

    韩月瑶大声道:“祝爷爷越活越年轻。

    黄友平道:“祝总裁安康长寿。

    韩老笑呵呵的举起酒杯道:“大家一起健康长寿,咱干了这杯酒。”

    “叮当!”

    四个人的酒杯捧在一起。

    众人连喝了三个酒,韩月瑶又给爷爷端了两个酒,这让韩老高兴的合不上嘴。

    欧阳志远和黄友平喝了两杯酒后,王朝阳又开了一瓶茅台酒,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咱喝三杯如何?”

    王朝阳的酒量,在圈子里是很有名的,斤半酒没有问题。

    他知道自己的酒量好,今天非喝趴下欧阳志远不可,让他在韩月瑶面前丢丑。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好,三杯酒。”

    两人再次连干三杯,一瓶茅台去了一半。

    欧阳志远和王朝阳两人面不改色,谈笑自如。欧阳志远心道,这个***好酒量,嘿嘿,想和我拼酒,你倒霉了。老子是谁?

    欧阳志远笑道:“朝阳,好酒量,这里面还有六杯酒,咱再干三杯如何?”

    王朝阳笑道:“愿意奉陪。”

    两人再次喝了三杯茅台,一瓶酒,让两人干完了。

    “欧阳哥哥真棒!”

    韩月瑶冲着欧阳志远眨着眼,俏皮的竖起了大拇指。

    王朝阳看着韩月瑶叫欧阳志远为欧阳哥哥,并一直赞美欧阳志远,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王朝阳道:“再开一瓶茅台。”

    欧阳志远笑道:“喝茅台没意思,我有一种神仙醉,韩老喝过,咱们一人一杯如何?”

    王朝阳呵呵大笑道:“一杯酒?你门大陆的人太小气了吧,喝酒就喝一杯酒?”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王朝阳,这一辈神仙醉,就怕你就会出溜到桌子下。”

    “哈哈,欧阳志远,你真牛逼,你把神仙醉拿出来,咱两人对喝吧,谁输了,谁趴在地上学狗叫,你看如何?”

    王朝阳恶狠狠地道。

    韩月瑶大声道:“王朝阳,你喝不过欧阳哥哥的,你认输吧。”

    韩月瑶这样一说,王朝阳差一点气的爆炸了。

    欧阳志远从车里拎下一箱子酒回来,拆开箱子,拿出一瓶神仙醉。

    这些箱子,都是欧阳宁静装的箱子,里面有八瓶玉春露,两瓶神仙醉。

    韩老看到两人拼酒,老人家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我给你们倒酒,起监督的作用。”

    韩月瑶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神仙醉。

    浓烈的甘醇香气,让人家陶醉。

    韩建国老人知道,这次拼酒,王朝阳输了。

    王朝阳的性格,阴沉暴躁,做事不择手段,是一位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主。王朝阳这种性格,注定他的好战和狂热。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王朝阳,请。”

    欧阳志远猛一仰头,一杯神仙醉连同一粒药丸喝进肚子里。

    他的手法极快,别人根本看不到那颗药丸。

    王朝阳一看到欧阳志远喝光了这杯酒,他同样一仰脖子,喝光了这杯酒。

    这种神仙醉的烈酒,刚一进入喉咙,王朝阳就感到一股炽热的岩浆,被自己喝进肚里,他只感到心跳加速,整个胃部在强烈的收缩,猛烈的燃烧着,全身开始冒汗,眼冒金星,自己不晃,地在晃,谁都不服,我扶墙的感觉。

    欧阳志远看到王朝阳根本承受不了这种烈酒的侵蚀,就是自己,也只能喝半杯,还要靠那颗药丸来解酒。

    “噗通!”

    王朝阳的意识开始模糊,天旋地送,一下子栽倒在桌子下面。

    韩老沉声道:“把他抬走。”

    黄友平喊来两个保安。欧阳志远拿出一颗药丸,塞进王朝阳的嘴里。

    欧阳志远害怕,王朝阳会醉死。

    两个保安把王朝阳架着回到了他的房间。

    黄友平也跟了过去。

    “志远,谢谢你这些天对的月瑶照顾。”

    韩老看着志远道。

    欧阳志远拿出韩老给自己的两张卡道:“韩老,你平安回来,这两张卡,完璧归赵。

    韩老没有接下两张卡,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没有找到那个枪手之前,我都处在危险之中,这两卡等我百年后,你就交给月瑶吧,在这过程中,你可以拿这些钱来投资,挣的钱,你和月瑶一人一半。”

    欧阳志远迟疑着,看着韩老道:“谢谢韩老的信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