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野蛮的强拆

    第二百二十六章野蛮的强拆

    宋忠军接过来欧阳志远递过来的水,毫不客气的一口喝干。

    欧阳志远就喜欢宋忠军这种豪爽干净利索、不掺有任何假客气的性格。

    按照官场的规矩,欧阳志远不会给宋忠军倒水,更不能把水端给宋忠军,但欧阳志远这样做了。

    宋忠军也是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喝掉。

    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了,而是炽热的兄弟之情。

    宋忠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以这个速度建设,用不了半年,工业园就能建设好,顺利投产。”

    欧阳志远道:“重点是江石集团思维污水处理和天都集团的电力铺设和变电所的建设,这两个项目,你一定要亲自过问,不能出任何差错。”

    宋忠军道:“我也是这么认为,但这两个集团,全都是正规的一流企业,我观察了很久。如果以后有什么工程,还是找这样级别的企业来做。”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八方运输公司的活路怎么样?我看着,他们在超载。”

    宋忠军笑道:“超载的事,不属于我的管辖范畴内,只要能供应上我的原材料,我不会过问的,八方运输公司的势力极大,我看到很多交警,不光不检查他们,而且都主动的和他们的司机打招呼,我估计,他们市里肯定有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告诉他们,超载也要有个度,载重三十吨的货车,他竟然能拉五十吨,这不是找死吗?”

    宋忠军笑了笑没说话。

    办事员小王走进来道:“欧阳主任,长顺集团董事长孙长顺求见。”

    欧阳志远道:“快快有请。”

    长顺集团在竞标过程中,击败了戴立新的哥哥立杰集团,成功的承建绿蔬集团的十座恒温冷库和蔬菜加工厂、肉食加工厂的项目。

    孙长顺走了进来,这是一位比较豪爽耿直的汉子,欧阳志远一看,这个人走路身板笔直,迈步有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带着一种严谨彪悍的军人气质。

    孙长顺一定当过兵。

    对于当过兵的人,欧阳志远一向都很尊重,他直接站起来,伸出了手道:“欢迎孙懂加入新工业员的建设中来,我叫欧阳志远。”

    孙长顺不由得一愣,接着伸过手来,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果然年轻有位呀,欧阳主任,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工业园的主任。”

    欧阳志远笑道:“客气了,孙懂。”

    孙长顺又和宋忠军打招呼。

    三个人坐下来,小王给三人倒上水。

    孙长顺道:“谢谢欧阳主任,在投标过程中,不畏权势,投了我们一票。”

    欧阳志远笑道:“孙懂,这件事,你就不要谢了,我可没有向着你们,关键是你们的信誉程度高,我查过你们长顺集团的资料,你们所有的工程质量都是优良工程,再说,你们的报价适中,而立杰集团的报价偏高,而且立杰集团的信誉不是怎么好,一是拖欠工人的工资,二是他们的工程项目,出过质量事故,虽然立杰集团是副县长戴立新的哥哥,但是,我们还是选择了你。”

    孙长顺呵呵笑道:“欧阳主任,好性格,我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朋友。”

    欧阳志远道:“从你进来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孙长顺一愣,紧接着,就呵呵笑了起来。

    孙长顺道:“但立杰集团还是接了一个工程,就和我们承建的绿蔬集团很近,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这事来的。”

    欧阳志远一听,看着宋忠军道:“忠军,立杰集团是怎么接到工程的?”

    宋忠军道:“韩国的智朴食品集团,就和绿蔬集团的厂房相隔不远,而智朴集团并没有招标,而是直接找到了立杰集团,把项目交给了立杰集团,我听说,这好像是副市长张兴勇介绍的。”

    欧阳志远皱着眉头道:“让陆建专门派一个人盯住他们,不能离开,监督他们的质量。”

    宋忠军道:“好的。”

    孙长顺道:“欧阳主任,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对你说,立杰集团的工人,都很霸道,而且手脚不干净,我的工程和他们的工程考的很近,我怕在建设中,他们会强抢施工原料,盗窃我们的施工设施,和我们发生冲突。”

    欧阳志远一愣,笑道:“不可能吧。”

    孙长顺道:“我们过去在建设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时候,就曾经发生过冲突,就是因为,他们很霸道的强抢我们的原料,盗窃我们的设施。所以,今天来,就是和欧阳主任说一声,免得以后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欧阳志远道:“好的,孙懂,我一定加派人手监督他们。”

    孙长顺站起身来道:“那就麻烦欧阳主任了,告辞了。”

    欧阳志远把孙长顺送出办公室后,看着宋忠军道:“孙长顺说的是实情?”

    宋忠军点点头道:“立杰集团的名声不太好。”

    欧阳志远道:“加派人手监督,有事给我打电话。

    ………………………………………………………………………………………………

    早晨七点钟的时候,王雪就把饭做好了,喊奶奶吃饭。

    她并不知道,昨天夜里,自己和奶奶逃过一劫。

    今天是让搬迁的最后一天期限了,王雪怕那些毫无人性的人渣,来强制拆迁。她以前见到过惨无人道的强制拆迁,前面是巨大的铲车和钩机,全副武装的几十个公安和城管,更让中国人悲哀的是,后面就是手持棍棒的一百多名,染着红毛绿毛、刺着纹身的流氓痞子。警察竟然和流氓痞子一起执法。

    真是天大的讽刺呀。

    当时的场面让王雪的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

    那些所谓的公安城管,冲进屋内,把不愿意搬迁的老人和孩子,死死的拖了出来。其中有位老大娘,不舍得自己的房子被拆,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门框,就是不松手。两个城管冲了上来,一个一个的掰开了老人家的手指。

    “咔嚓!咔嚓!”

    王雪听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手指骨头断裂的声音。老人的五个手指头,竟然被城管掰断两根。

    “轰隆!”一声巨响,尘土四溅,墙倒屋塌,住了一辈子的房子,被购机挖倒,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的干干净净。

    老人家变得一无所有,身无分文。这是何等的霸道嚣张,这些人,还能叫人吗?简直就是畜生。

    老人家那撕心裂肺的凄厉哭喊声还有手指被掰断的刺耳声,至今还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让王雪在梦中被无数次惊醒。

    王雪想不到,这样悲惨的镜头,竟然就要临到自己的头上。

    她看了一眼墙根的两小桶汽油,神情变得更加坚定。如果有人来强拆自己家的房子,自己就和奶奶一起**,来抗诉这个变态肮脏的社会。

    奶奶从里屋走出来,王雪给奶奶打好洗脸水道:“奶奶,洗手吃饭了。”

    这也许是自己人生中,最后的一顿饭了。

    王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疼爱的道:“好孩子,今天是星期天,你起这么早干吗?今天好好的歇息一下,明天还要上学。”

    明天还要上学?上了学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家欺负?房子还要被那些强盗拆了。

    王雪和奶奶默默地吃着饭,两人都不做声,气氛很是压抑。

    两人刚吃完饭,前面就传来很多人的嘈杂声和机器的轰鸣声。

    王雪脸色一变,不由的大吃一惊,不好,有人来强拆了。

    她连忙放下碗,顺着梯子爬上平房,向南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远处黑压压一片人,竟然有二三百口子人,走在最前面的是染着红毛绿毛,杀气腾腾的小痞子们,这些人手里拿着棍棒和钢管,脸色狰狞,满不在乎的揣着口哨,快步的走来。后面是三台挖掘机和一台铲车,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轰轰的开了过来,再往后,是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手持盾牌橡皮棍的城管。

    “奶奶,不好了,他们来强拆了。”

    王雪大声喊道,声音都有点变音了。

    王奶奶一听,手一哆嗦,手中的瓷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这些畜生,要是拆了我的房子,除非从我的身体上压过去。”

    王奶奶怒气冲冲的顺着楼梯爬上房顶。

    王雪快速的下来,拿出自己写的标语和六面国旗,还有两桶汽油。

    她快速的把国旗和标语都挂上,把汽油桶放在自己身旁。

    王雪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谁来强拆自己家的房子,一桶汽油就泼到对方的身体上,另一桶浇到自己的身子上,和这些人渣,同归于尽。

    今天执行强拆的是万通集团的副经理颐小山和楚雄集团的副经理楚严谨。

    颐小山今年二十八岁,是颐秋水的一个远房侄子,这家伙为人阴险歹毒,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他的身上已经有两条人命了,但都让颐秋水用钱给摆平了,所以,颐小山死心塌地的替颐秋水卖命。

    今天的强拆,颐小山主动要求带领人来强拆。

    楚严谨是楚浩南的本家兄弟,为人阴险,和楚浩南一样,就喜欢对人背后下手,狡诈至极,他比楚浩南还要阴毒。

    这块地,是颐秋水和楚浩南共同投资买下的。很多住户被他们威吓着签了不平等的拆迁协议,无奈的搬走了,但这十几家都是老弱残疾的住户,没有一个怕死的,坚决不搬,今天是限期搬迁的最后一天。如果再不搬,他们立刻采取强制措施。

    王雪家的平房,在第二排,第一排的居民一看来了这么多人,他们立刻顶上房门,坐在屋里不出来。

    小痞子门拎着大喇叭,狂喊道:“里面的人听着,限你们十分钟出来,否则,挖掘机一到,你们就会被砸在里面,死了白死,老子有的是钱,一万块就能摆平你们的小命,你们立刻出来。”

    “快出来。”

    “快出来。”

    很多小痞子门嗷嗷的叫唤着。

    颐小山看着紧闭着大门的及家人,冷声道:“不要啰嗦,撞开他们的门,把人拉出来。”

    开挖掘机的小痞子狞笑着加大马力,巨大的铲子一伸,轰隆一声巨响,大门如同纸糊的一般,变得支离破碎。

    “把人拉出来,有反抗的,给我狠狠地打,谁阻挡老子发财,老子就要他的狗命。”

    颐小山疯狂的叫嚷着。

    十几个小痞子,拿着钢管,冲进了第一家的院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一看自己家的大门被砸碎,不由得气愤至极,大吼一声,摸出一把菜刀,冲了出来。但那些小痞子,成天以打架为业,身手极好,十几个小痞子冲了过去,一个小痞子一棍就砸在这个中年人的头上。

    中年人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鲜血狂喷。但心狠手毒的小痞子门,还不解气,上去照着中年男人的身子一阵猛踹。

    中年人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

    房子里的女人和一个**岁的小女孩,一看到中年人被打成这样,立刻从房子里跑出来,扑向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爸爸……爸爸……。”

    颐小山一看人已经跑出来了,大手一挥道:“拆了它。”

    “轰隆轰隆!”

    三辆挖掘机开始狠狠地拆着院墙和平房,眨眼间,一个家就在颐小山的狂笑声中,夷为平地。

    “我的书包……我的书包还在里面……。”

    小女孩挣扎着冲向已经夷为平地的家。但扬尘之中,那里还有自己的家?

    女主人立刻背起前身是血的中年男人,奔向医院。

    颐小山一看很顺利的拆了第一家,他立刻兴奋的两眼血红,如同吃人的恶魔一般大叫着:“就这同样拆,狠狠地给我打,打死了老子出钱摆平。”

    后面的警察和城管,都在看热闹,冷漠的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

    这还是人吗?纯粹是一群畜生。

    颐小山连续拆了四五家。

    平方上面的王雪,看到这野蛮的拆迁,她流泪了,王奶奶更是泪水汪汪。

    第二排的第一家,就是王雪的家。

    一百多名小痞子冲了过来,挖掘机,轻松的铲平了王雪家的大门院子。

    院墙一道,几百双眼睛,看到的情景,一下子把众人惊呆了。

    这家平房上,六面鲜红的国旗迎风飘扬,烈烈狂摆,房子上挂着好几条标语。

    “神圣的法律,赋予公民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权力。”

    “损害公民的私有财产,就是犯罪,请后面的警察制止,如果你们不制止,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对的起帽子上的那面庄严的国徽吗?”

    “请有相机和手机的好人,拍下我**的过程,让我的**,来唤醒人们的良知,唤醒整个社会的良知。”

    很多人都被最后的标语惊呆了。

    我的天哪,这个小女孩,竟然要**,来对抗野蛮的拆迁,来唤醒人们早已失去了的良知。

    又手机和照相机的人们,开始偷偷地拍摄这震撼心惊的画面。

    后面的警察看到了第二条标语,很多的警察都垂下了头,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情。

    可是,上面已经传下命令,协助万通公司和楚雄公司拆迁,不得违抗命令。

    鲜艳的国旗下,王雪看着下面的人,高声叫道:“神圣的法律,赋予公民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权力。”

    “损害公民的私有财产,就是犯罪,请后面的警察制止,如果你们不制止,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对的起帽子上的那面庄严的国徽吗?”

    “请有相机和手机的好人,拍下我**的过程,让我的**,来唤醒人们的良知,唤醒整个社会的良知。”

    王雪高亢的声音,回应在高空之中。

    王奶奶大声叫到:“谁要拆我家的房子,一定要从我们的尸体上扎过去。”

    颐小山一看这阵势,顿时一呆,这下小痞子们一看那标语,顿时哄笑起来。

    一个小痞子大声道:“什么狗屁法律,法律还不是为我们老板服务的?这个社会,谁有钱,谁有权,法律就为谁服务,知道了吗?小妞,长的这么漂亮,**可惜了,你下来,陪哥哥喝酒,我们就不拆你家的房子。”

    “小妞,你别做梦了,那些警察能帮你吗?笑话,谁有钱,他们就听谁的。”

    “谁敢照相?老子揍死他,灭了他的全家,男的干掉,女的同样干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的小痞子,都在疯狂的笑着,讥笑着。

    后面的警察,没有一个人敢站在出来说话。

    很多正在照相的人,连忙把手机收起来。

    颐小山看着楚严谨道:“楚哥,你看怎么办?不能让这两个臭女人耽搁咱们拆房子。”

    楚严谨的脸色阴沉着,他看着房顶上王雪身旁的两桶汽油道:“如果出了人命,就不好办了,看来只有智取,不能硬来。”

    楚严谨看了身后的几个小痞子道:“你们从后面绕过去,上房顶,把两桶汽油拿下来,记住,不能出人命。”

    这几个小痞子的身手极好,答应后,慢慢的退到人的身后,找到两个梯子,奔向王雪的平房。

    王雪看到那些人在羞辱自己,一股怒火在心头升起,她用手指着那些毫无人性的痞子们,大声喝道:“你们家没有爹和娘?没有姐和妹?没有亲人儿女?你们每天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难道不怕断子绝孙吗?不怕得到报应吗?”

    楚严谨看到几个手下,已经把梯子竖起来,在悄悄的向上爬着。他为了引开王雪的注意力,立刻大声道:“你这个小丫头,你听好了,我是这次拆迁的负责人,咱们谈谈条件如何?”

    王雪一听这个人就是负责拆迁的头子,一股烈火在心中猛烈的燃烧着,她死死地盯住楚严谨,大声道:“你就是那个毫无人性的拆迁负责人?你就不怕遭到报应?你干了这么多猪狗不如的坏事,就怕不得好死,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们立刻快滚!”

    楚严谨被王雪骂的脸色铁青,狗血喷头。

    楚严谨看到两个手下已经上了房顶,在悄悄的接近王雪。

    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夺下这个丫头的两个汽油桶,今天这些房子就能全部拆完,胜利完成任务。

    “住口,小丫头,我的事还不要你来管,我好意来和你谈谈条件,你竟然不知好歹的辱骂我,嘿嘿,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楚严谨咆哮起来。

    这时候,两个小痞子,快速的接近那两桶汽油,一个箭步冲上来,把汽油桶拿了起来,扔到空地上。

    王雪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汽油桶,竟然被人家抢走,王雪感到绝望了,还没等王雪反应过来,一个小痞子一巴掌打在王雪的脸上。这时的王雪正站在房子的前沿上,这一巴掌,把王雪打的一个趔趄,身子一晃,一头从房子上栽下来。

    下面就是水泥地,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小姑娘活不成了。

    “王雪!”

    王奶奶一声惨叫,也是一头栽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两个人活不成了。楚严谨也是微微的皱着眉头,要是死了人,就不好办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一道人影,闪电一般的掠过,一伸手,一下子接住了王雪,然后信手一抓,就在王奶奶刚要落地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

    王雪以为自己要死了,她的内心,不光没有什么紧张,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自己就要离开这个肮脏的社会了,再也不会被这些人渣欺负了。

    但自己的身子猛地一顿,她就感到,自己正落在一个极其温暖的怀抱里。这个怀抱,好温暖呀。就如同小时候,父亲的怀抱一般安全。

    难道自己死了?父亲来迎接自己了?

    “王雪!王雪!”

    耳边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仿佛很远,又很近。这是谁再喊自己的名字?

    “王雪!王雪!快醒醒。”

    王雪使劲的睁开眼,一个熟悉亲近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欧阳大哥!”

    王雪看到了抱着自己的就是欧阳大哥。

    “呜呜呜呜……”

    王雪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苦。

    欧阳志远拍着王雪的后背道:“不哭,在这些人渣面前,收起我们的眼泪。”

    坐在地上的王奶奶一看自己唯一的亲人孙女被欧阳志远救下来了,连忙跑过来大声道:“志远,乖孩子,谢谢你,又救了我们。”

    欧阳志远道:“王奶奶,不用谢,好在我来的及时,您和王雪都没事。”

    颐小山和楚严谨猛然看到这个小丫头和老太太被一个年轻人救起,顿时放下心来。

    只要人不死,就没有什么事了。

    楚严谨沉声道:“喂,年轻人,你是谁,快滚开,别站在这儿碍事,妨碍我们拆房子。”

    欧阳志远根本不理会楚严谨,没拿正眼看他一眼。

    楚严谨一看这个青年人没理会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你妈个比,竟然不理老子,快滚远点。”

    欧阳志远处理好工业园的事,立刻就赶来了,没想到这些人渣,行动的还真早,欧阳志远刚一到,就看到了王雪和王奶奶掉下房顶,他立刻赶过来,救下王雪和王奶奶。

    欧阳志远本来就对这些人渣,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一听这个王八蛋在骂自己,不由得恼怒之极,一转身,闪电一般的来到楚严谨面前,抡起巴掌,就是几巴掌。

    “啪啪啪啪!嘭!”

    欧阳志远狠狠的扇在楚严谨的脸上,然后一脚踹在这个***肚子上。

    楚严谨一声惨叫,巨大的身子飞出五米开外,砸进一汪脏水里。

    欧阳志远对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渣,下手从不留情,几巴掌把楚严谨的牙齿几乎打掉一半,最后那一脚更是暗下重手,但伤势要在半年后发作,就是不死,也要瘫痪在床,辗转惨嚎不止。

    人不论做什么坏事,人在做,天在看。

    颐小山一看这个年轻人,一招就把楚严谨踢飞,打的脸都肿了起来。

    颐小山立刻嚎叫着:“打死他!打死他!谁打死他,老子奖给他一百万。”

    欧阳志远猛一转身,两眼死死的盯着这个人渣,强大的杀气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巨大的威压,好像钱塘大潮,狂涌而出,压向颐小山。

    颐小山只觉得自己两耳发出强烈的轰鸣,眼冒金星,呼吸几乎窒息了。

    欧阳志远一步一步的走向颐小山,手指骨节啪啪的炸响。

    “你有钱是吧?我让你把所有的钱都化了,也看不好你的病。”

    欧阳志远压低声音,身上的威压,狂涌而出,再次压向颐小山。

    “噗!”

    强大的压力让颐小山方、肝胆欲裂,张嘴喷出一口污血,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哼,脓包!”欧阳志远不屑的看了一眼晕了过去的颐小山,呸了一口。

    看热闹的人都震惊的瞪大眼睛,刚才这个王八蛋还是凶神恶煞一般,怎么转眼间,就被人家吓晕过去?人家又没打他?真是个脓包。

    这时候一百多个小痞子一看自己的两个头目都晕了过去,全都红了眼,挥动着钢管木棒,嗷嗷叫着扑了上来。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大喝一声:“来得好!”

    欧阳志远如同虎趟狼群一般,冲进人群,猛挥一拳。

    “嘭嘭!”

    两声闷响,两条人影惨叫着飞了出去。欧阳一个鞭腿,三个痞子被这一腿扫的翻滚在地。

    眨眼间,十几个小痞子,被欧阳志远放到在地。

    这些小痞子,一见自己这方眨眼间被放到了十几个,立刻都眼红了,都变得更加疯狂,很多都亮出了寒芒四射的刀子和砍刀。

    欧阳志远一看到对方很多人亮出了刀子和砍刀,立刻冷哼,所有亮出刀子和砍刀的痞子,欧阳志远不再手下留情,几十个人都被他用特殊的手法卸掉了双臂,倒在都上,辗转哀号,惨叫不已。

    当欧阳志远把这一百多名小痞子放到以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对决一百人?这不是天方夜谈吗?谁也不会相信的。这人的战斗力,真是强悍呀。

    王雪和王奶奶看的更是目瞪口呆。

    “站住,举起手来,如果再反抗,我们就开枪。”

    一声阴冷的声音,在欧阳志远的背后响起。

    欧阳志远转身一看,十几个警察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两眼死死地盯着这些警察道:“怎么,你们可是人民的警察,是人民赋予了你们的权力,刚才那些小痞子殴打人民,你们竟然不管不问,装着没看到,你们还是人么?这样冷漠?你们还有人性吗?你们对得起帽子上的国徽吗?难道你们只为这些鱼肉百姓的开发商服务吗?我真替你们脸红。”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鄙视着这些所谓的警察。

    很多警察垂下了枪口,满脸的羞愧。

    但领头的是城郊乡派出所长姜大石。姜大石拿了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的二万块钱,再加上上面有命令,他就带着整个派出所的警察来了。

    “住口,你打伤了这么多人,破坏旧城改造,影响傅山县的经济建设,就凭这一点,今天我一定抓起来你,来呀,把他铐起来。”

    姜大石咆哮着大声道。

    他的几个心腹,立刻拿出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掏出电话,拨通了傅山公安局长耿剑锋的电话。

    “耿局长,你派城郊乡派出所的警察来参加强拆了?”

    那几个警察刚想拷上欧阳志远,猛然听到欧阳志远和县公安局长通电话,顿时不敢再铐欧阳志远。

    耿剑锋一听,微微沉思了一下道:“志远,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你在强拆现场?”

    欧阳志远大声道:“耿局长,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打伤了很多的百姓,把人从房顶下往下推,这些警察装着没看见,但我阻止了他们的强拆,一百多个小痞子用刀子和砍刀围攻我,他们更是装着没看见,当我打倒了这一百多个小痞子后,他们却用手枪指着我,要铐起来我,耿局长,你说,这些警察是不是收了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的钱了?难道这些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而是给有钱人看家护院的吗?”

    欧阳志远听着耿剑锋的语气,这些人不是他派来的,但他知道是谁让这些警察来的。

    姜大石一听欧阳志远的话,顿时心嘘起来,他确实收了万通集团的两万块钱。

    姜大石顿时恼羞成怒的大叫道:“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你看来,心虚了,你没有收钱,你急什么?是不是戳到你的痛处了?”

    耿剑锋从电话里听到了欧阳志远和姜大石的对话,大声道:“志远,你让姜大石听电话。”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给他打吧,这种垃圾,他跟本不配,更没有资格用我的电话。”

    “你……”

    姜大石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自己,顿时气的暴跳如雷。

    耿剑锋拨通了姜大石的电话。

    “姜大石,我命令你,立刻收队。”

    姜大石一听,脸色顿时露出为难的表情,他小声道:“耿局,不是我不听您的命令,我是接到了何县长的指令,才带着人来的,您看……。”

    耿剑锋一听姜大石竟然敢不听自己的命令,立刻大声道:“姜大石,你***不想干了?老子立刻让你滚蛋。”

    欧阳志远一听是何县长让姜大石来的,他的心顿时一冷,何振南怎么会下了这样的命令?难道他为了政绩,而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吗?

    姜大石一听耿剑锋发生了火,立刻道:“耿局,我这就撤退。”

    姜大石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大声说道:“撤。”

    所有的警察,全都扯的一干二净。

    在公安系统里,有谁不敢听耿剑锋的话?他立刻会被耿剑锋开除不可。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一眼城管人员道:“你们快滚。”

    那些城管人员可都认识欧阳志远,在新工业园,可每天都见到欧阳志远。他们一听欧阳志远发了脾气,所有的城管也都撤退了。

    三辆挖掘机和铲车,早就跑远了,不见了踪影。

    颐小山和楚严谨在地上醒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