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温暖的按摩

    第二百二十五章温暖的按摩

    朱文才对所有古代的东西,都极其的喜爱,当他听到山泽一郎手里有一部金陵版的,《本草纲目》,他的心比欧阳志远还要痒痒。

    就是不知道,山泽一郎想要什么东西。

    朱文才喜欢老东西,本来没有什么错,但这就是他的弱点。就像他原来给那些有钱人家看病的时候,一不要金,二不要银,三不要面,就是想要人家客厅里摆着的古物,所以,他现在住的西厢房里有**个保险柜,里面都藏满了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第一版的金陵《本草纲目》,这可是绝版呀,而且还有王世贞写的序,价值连城呀。

    自己一定想办法向山泽一郎要回来。

    但朱文才这一贪念,闯下了塌天大祸。

    柳出尘对一切都看得淡了,现在一听欧阳宁静这样说,本来的那一丝贪念,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内心暗道惭愧呀,自己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不如年轻的欧阳志远,《本草纲目》就摆在他的眼前,白白的送给他,而人家就能不受诱惑,坚决的拒绝。这是何等的定力,如果换成自己,自己绝对会接受。

    众人说了一会话,各自回去休息。欧阳志远走到小客厅,看到妈妈和娜娜、王倩谈的很开心。

    “说什么呢?谈的这么开心?”

    欧阳志远笑道。

    秦墨瑶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露出了浓浓的疼爱,微笑着道:“正说你小时候的调皮事呢。”

    欧阳志远道:“我小时候,又不调皮……。”

    欧阳娜笑嘻嘻的道:“你不调皮?是谁拿着砖头追猫咪,扔出砖头,结果那个砖头砸进了邻居的大铁锅里,害的人家一锅面条没喝成?”

    欧阳娜捂着嘴笑道。

    欧阳志远看以一眼王倩,脸色一红笑道:“那是过春节的前一天,咱们家分了半斤肉票,妈妈买回来半斤肉,正准备全家包饺子,没想到,那半斤肉,让一只野猫叼了去,你说,我能不追吗?我们可是半年都没吃过肉了,就指着那半斤肉解馋呢,现在却被野猫叼去,你说我能不追吗?嘿嘿,一砖头扔过去,肉没追回来,结果把邻居的一锅过年的面条弄脏了,结果,爸爸打了我一顿,嘿嘿……”

    秦墨瑶笑道:“你爸爸只是用手比划了一下,根本没有用力。”

    欧阳娜笑道:“是呀,爸爸和妈妈最疼你了,都有点偏心。”

    欧阳志远道:“不会吧,娜娜,我小时候,是两个人疼我,你小时候,可是三个人疼你的,哥哥我最疼你。”

    秦墨瑶笑道;“是呀,你小时候,有次发高烧,梦中说要吃鸡蛋,但当时哪里有鸡蛋?你哥哥半夜去爬电线杆摸鸟蛋,硬是给你摸了十几个回来,最后一次,竟然摸出来一条蛇,吓得你哥哥从电线杆上掉了来,好在下面是麦地,没摔着,你哥哥在掉下来的时候,紧紧地护住了鸟蛋,但胳膊和腿,都摔破了皮。十几个鸟蛋,被你一气吃了个干干净净,你哥哥在旁边一直吧嗒着嘴,却没舍得吃一口。”

    秦墨瑶说着话,眼圈一红。

    欧阳娜和王倩的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看看,今天娜娜难得的来一次,咱就别提过去的事了,说点高兴的。”

    欧阳娜想起了好朋友王雪给自己打的电话,连忙道:“哥哥,王雪家的房子,快被人拆了,你明天去看看吧,王雪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哭了。”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一皱,看着娜娜道:“光天化日下,还有人敢拆房子?翻天了?他们是土匪?国民党?”

    欧阳娜道:“是开发商雇佣小痞子,还有城管、公安,联合执法,对所有不拆迁的人,准备要强制拆迁,哥哥,你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是什么世道?为了一点利益,城管和公安和疯狗有什么两样?开发商一给钱,城管和公安就充当打手,竟然和小痞子一块强拆,你说这个国家还是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吗?这不是官、匪、黑社会一家了吗?你是县政府办公室宋主任,你可不能不问,王雪可是我的好朋友,她很崇拜你。”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明天去看看王雪的家。”

    欧阳娜一皱小鼻子道:“这还差不多。”

    欧阳志远道:“王倩,走,我给你扎针去,妈妈、娜娜,天色不早了,你们休息吧。”

    欧阳娜笑着搂着秦墨瑶的胳膊道:“妈妈,我今天要跟你睡。”

    秦墨瑶疼爱的拍着欧阳娜的小脑袋道:“好的,乖女儿,这么大了,还跟妈妈谁。”

    欧阳娜皱着小鼻子道:“我再大,在您面前,还是您的小孩子。”

    两人说着话,走进秦墨瑶的卧室。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道:“今天是最后一次的扎针,以后,四天用药侵泡一次就可以了,今天扎完针,你就可以放下双拐了。”

    王倩点点头,小声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笑道:“到你房间去吧,对了,你的房间没有浴室,跟前来吧。”

    王倩脸色一红,带着一套衣服,拄着双拐,走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

    志远向浴盆里放好水,配好药,走了过来道:“我帮你脱掉裤子吧。”

    欧阳志远说完这句话,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王倩的脸色一红,内心砰砰直跳,小声道:“我自己脱吧。”

    王倩说完这一句话,脸色就开始发烧,自己这句话,比欧阳志远那句话,还要暧昧。

    俩个人顿时尴尬不已。

    王倩默默的脱掉裤子,脸色红的象染了彩霞,很是妩媚。

    王的双腿,原来有点萎缩的,经过欧阳志远的两次针灸和药液的侵泡按摩,腿上的肌肉,已经开始生长,双腿变得饱满起来。

    欧阳志远小声道:“王倩,我帮你。”

    欧阳志远说着话,双臂用力,轻轻的把王倩抱起来,走向浴盆。

    这已经是欧阳志远第三次抱自己了,但王倩的心脏还是怦怦直跳,脸色潮红,双臂不自觉的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志远感到了王倩的呼吸有点急促,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露出一道迷人的沟壑,呼吸出来的热气,带着香甜,喷在自己的脸上,很是舒服。

    欧阳志远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好闻的香甜,看到了一抹细嫩的雪白,他有点陶醉了。

    “欧阳大哥,到浴盆了,放我下来。”

    王倩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回过神来,看到王倩正在瞪着自己,不由得有点心虚,心里一慌,胳膊一松。

    “噗通!”一声,王倩一下子掉进了浴盆里,水花四溅,溅了欧阳志远一头一脸。

    王倩一掉进了浴盆里,不由得一慌,慌乱中信手一抓,一下子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猛地一拽,欧阳志远的重心不稳,一下子和王倩一起,栽进浴盆里。

    王倩在下,志远再上,两人紧紧地压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想到会这样,两人都惊呆了。

    血气方刚的欧阳志远,再加上活血的热水药液,温润的少女娇躯、香甜的呼吸,让欧阳志远有了反应。

    他的那个地方,立刻变得朝气蓬勃起来。

    “啊!”王倩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被王倩的一声惊叫吓了一跳,慌乱中,连忙用手一撑,慌忙站起来。可是,自己的双手,按到了不该按的地方。手掌心下,正按在王倩两陀饱满坚挺上,特别是掌心感觉到了两粒圆润。

    “啊!”

    王倩又是一声惊叫。这下更坏了,王倩再次惊叫,吓得欧阳志远连忙抬起傻双手。

    “噗通!”

    欧阳志远再次摔倒在浴盆里,自己的嘴唇一下子印到了王倩的嘴唇上。

    一股柔软的香甜温润,在口齿传来。

    我的天哪,自己的初吻呀,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了,两人顿时石化了,四只眼睛都惊恐的看着对方,说不出话来。

    “远儿,你在干吗?”

    外面传来母亲的声音,和走过来的脚步声。

    这下,只吓得王倩内心狂跳。

    欧阳志远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道:“没干吗,妈妈,您休息吧,我在洗澡。”

    “你这么快就给王倩扎完针了?”

    秦墨瑶问道。

    欧阳志远道:“扎完了,妈妈,您去睡吧。”

    秦墨瑶道:“好的,儿子,你也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秦墨瑶说完话,走回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给兔子一般,在浴盆里跳出来,由于地上都是水,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全身水淋淋的,好像落汤鸡一般。

    本来很生气的王倩,一看到狼狈的欧阳志远,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看王倩笑了,就知道小丫头没生气。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王倩……哪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王倩立刻板起脸来,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道:“哼,你就是故意的。”

    王倩看着欧阳志远,猛然看到了他下面某个地方,高高的翘起,禁不住又是一声惊叫。脸色变得透红。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连忙捂住了那个地方,夹着腿,跑了出去。

    我靠,这下嗅大了。

    欧阳志远跑回自己的卧室,用毛巾擦干全身,换好了衣服,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

    然后,走进了浴室。

    “王倩,开始吧。”

    王倩的声音低的好像蚊子一般,小声道:“开始吧,麻烦你了,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坐在浴盆前,先从王倩的脚丫开始按摩活血。

    现在小丫头的脚丫已经极其敏感了,不象原来那样迟钝,欧阳志远的双手一握住了她的脚丫,一种异样的温暖感觉,在脚丫上传来,让王倩的内心怦怦直跳。

    欧阳志远可不敢多想,眼观鼻、鼻观心的仔细的按摩起来。

    股股热力和药液的效力,随着欧阳志远的掌心,渗入到王倩的肌肉和静脉里。

    王倩紧咬着嘴唇,微微的闭上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呼吸急促,饱满的脯剧烈的起伏着。

    当欧阳志远的双手按摩到王倩的大腿内侧的时候,王倩再也忍不住了,她用鼻子开始及其压抑的出声。

    往前这一无意识的呻和吟,听在欧阳志远的耳朵里,充满着强烈的诱和惑。欧阳志远连忙闭上眼睛,不敢看王倩的大腿,只是凭借着感觉,向上按摩。

    人的大腿根部的经脉是最粗的,血管和肌肉更是粗壮,这个地方要用力按摩,原来两次的按摩,王倩的双腿,还没有这么敏感,直觉刚刚恢复,但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欧阳志远要极其的小心,免得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

    王倩又紧张又害怕,身体僵硬的如同石化了一般。

    欧阳志远竭力的不去碰那个地方,但他刚按摩几下那里,他就感觉到了几根调皮的毛毛,被自己的手指捉摸到了。

    王倩一声娇呼,脸色变得透红,娇唇微微张开,一双眼睛,紧紧地闭上,一动不敢动,紧张极了。

    欧阳志远的手指,连忙躲开那几根调皮的毛毛,但是,刚一用力,那几根调皮的毛毛有伸过来了,这让欧阳志远冷汗直流

    “啊!”

    王倩一声惊叫,双腿不自觉的用力一夹,一下子把欧阳志远的手夹住。

    两人一下子惊呆了。

    王倩睁眼一看,此时的欧阳志远,汗流浃背,汗珠子霹雳啪啦的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王倩看到欧阳志远这样紧张的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这一笑,欧阳志远也不再紧张,王倩轻轻的再次闭上眼睛,红着脸,松开双腿。

    欧阳志远的手,连忙离开那个温湿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按摩着。

    两条腿,竟然按摩了将近两个小时,中间加了两次热水。

    当按摩结束后,欧阳志远把王倩抱出了浴盆,放在自己的床上,欧阳志远躲了出去,让王倩擦干身子,换好衣服,好给他扎针。

    欧阳志远坐在客厅里,休息了一会。

    王倩关好门,用毛巾擦干了身子,换好了衣服,内心一阵百感交集,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无声的哭泣着。

    欧阳志远估计王倩换好了衣服,站起来,敲敲了门,小声道:“王倩,换好衣服了吗?我进去了?”

    王倩连忙擦干眼泪,小声道:“进来吧,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推开门,微笑道:“天不早了,快点扎针,你躺好吧。”

    王倩点点头,躺在床上。

    欧阳志远很快的下好针,看着王倩道:“王倩,等你腿好了,你准备干什么?”

    王倩笑着道:“欧阳大哥,我想学中医,给人治病,欧阳大哥,你能教我吗?”

    欧阳志远道:“学医很枯燥的,没有很大的毅力,根本学不成,光记药方,背诵汤头歌,就背的你头昏脑胀,你知道吗,我背了两年的汤头歌,认穴位认了一年。”

    王倩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有毅力,我能记住,这几天我记了很多的药方,汤头歌也背了很多,我背给你听听。”

    王倩说完,开始背诵这几天她帮忙抓药的方子。

    欧阳志远听着王倩背的那些药方子,竟然一字不差,很是准确,不由得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王倩的记忆力,竟然这样好。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从怀里拿出一个布满穴位的紫金人,递给王倩道:“这个小人身上,布满了人身上的所有穴道,如过你一个月内,能把所有的穴道记住,用手一摸,就能说出来什么穴位,我就教给你医术,连同五行神针,不过,这个小人,你不能让那个叫山泽一郎的日本人看到,明白吗?”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收针。

    王倩站起身来道:“我一定能记住,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坚定的神情,点点头道:“我教给你五行神功的运气方法,好为了以后你跟病人扎针的时候,用内力催动银针,记住,这项功法,你要保密,任何人,包括父母姐妹和你周围的任何人,都不要露出半句,否则,就会有杀身之祸,你能答应吗?”

    王倩点点头道:“我能做到。”

    欧阳志远就把五行神功的方法教给了王倩。

    欧阳志远绝没有想到,王倩的记忆力和悟性这样好,自己学了半年才练会的五行神功,王倩半个小时就学会了。这让欧阳志远激动万分。

    想不到,王倩的学医天分和悟性,比自己还要好上十倍。欧阳志远敢肯定,王倩用不了十年,她的医术,就会超过自己。

    欧阳志远道:“王倩,好好的学吧,柳出尘和朱文才所有的药方,你都要记住,这两个人的医术,和我相差无几,知道吗?”

    王倩点点头道:“欧阳大哥,我知道。”

    欧阳志远吩咐完,往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潮起伏,她对自己学医充满了强大的信心。

    王倩离开后,欧阳志远想谁觉,竟然有点心神不宁起来,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般,眼皮跳动。

    欧阳志远坐起来,心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欧阳志远强迫自己睡着,他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到无数的毒蛇,在撕咬王雪和她的奶奶,两人被咬的发出凄厉的惨叫。

    欧阳志远猛然惊醒,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欧阳志远下了一跳,自己很少做梦,难道王雪和她奶奶有危险?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快速的冲了个澡,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小心的敲开父亲的房门。欧阳宁静看着儿子道:“远儿,什么事?”

    欧阳志远把梦里的事和父亲说了一遍。

    欧阳宁静不光会相面,更会解梦,他微微一沉思道:“王雪和她奶奶,的确有危险,你现在就去傅山。”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我这就走。”

    “儿子,小心点。”欧阳宁静道。

    ………………………………………………………………………………………………

    欧阳志远点点头,快步走到了自己的越野车,发动起来,上了公路,直奔傅山县城。两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来到了傅山县城,他的越野车,直奔西南角的老城区开去。

    整个老城区,被拆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看这样子,整个西南老城,都要拆迁。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静静的停在王雪家不远处的一个胡同口,欧阳志远熄了火,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传来一声犬吠。

    今天是星期六,王雪肯定也回家了。王雪家没有亮灯,看样子,王雪和她的奶奶还在熟睡。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夜里三点了。

    这附近的房子,还剩下稀稀落落的十几家没搬走。

    欧阳志远不知道,白雪家为什么不搬走,但从王雪奶奶善良的本性来看,肯定是开发商没有给合理的赔偿。

    欧阳志远最恨得就是有钱的开发商,勾结政府官员,仗势欺人。这种事,只要自己看到,绝不轻饶他们。

    有什么人,能给善良的老百姓做主?没有,自古就是官商勾结,鱼肉人民。

    特别是官商勾结,更让人愤恨至极。

    去年的拆迁**事件中,那位负有主要责任的领导被免职后,今年竟然复出,再次当官,照样耀武扬威,鱼肉人民,这还有天理吗?

    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两辆轿车,幽灵一般的出现在远处,并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七八个黑影,每人手里都拎着一个铁桶,鬼鬼祟祟的跑向那十几家没有搬家的房子后面。

    微风传来,股股腥臭的恶心味道传来,让人作呕。

    不好!铁桶里,是剧毒的毒蛇!难道这些人要向这些不搬迁的人家放毒蛇?让毒蛇咬死这些人?

    欧阳志远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人的心真是歹毒呀,比毒蛇还毒,真该死。

    欧阳志远快速下车,闪电一般的扑向了这些人渣。

    两个黑影跑到王雪房屋后面的窗户下,用刀子撬开窗户,拎起铁通就要向里面倒毒蛇、毒蝎子。

    欧阳志远啪啪两掌,拍在了两人的后脑。俩人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身手接住那个铁通,月光下,铁桶里的毒蛇,吐着恶毒的信子,露出獠牙,狰狞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闪电一般,扑向另外的人渣,不一会,八名放毒蛇的打手,全被欧阳志远打晕。

    这种心如蛇蝎、丧尽天良的人渣,欧阳志远下手毫不留情,全部震伤了小脑,醒来后,全是白痴。

    欧阳志远把毒蛇全部集中到一起,从那两辆车里,放出半桶汽油,浇在毒蛇上点燃。

    又把那八个人全部拖到那两辆车上。

    欧阳志远点醒了那个留下的一个打手,狠狠的盯着他道:“说,谁让你干的?”

    那人猛然看到欧阳志远那双充满杀机的眼睛,只吓得魂飞魄散。

    欧阳志远一指那几个晕了过去的人渣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你就说出来,是谁指使你们来放毒蛇的。”

    欧阳志远的声音,极其的冷酷冰冷,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

    “你……你……杀了……他们……?”

    这个人指着那些黑衣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欧阳志远冷声的道:“这些人的心肠,比恶魔毒蛇还毒,死有余辜,如果你不想死的话,立刻说出来是谁指使你的,说!”

    这个打手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道:“别杀我……别杀我……我说……,是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的人让我们做的,他们说,放毒蛇咬死这些贱民垃圾……。”

    “砰!”

    欧阳志远一掌击在他的脑门儿上,这人立刻晕了过去。

    楚浩南、颐秋水,又是你两个毫无人性的东西,等着,我绕不了你们。

    欧阳志远一直等到天微微露明,才离开,把车开到萧眉买的别墅前,开始睡觉。

    ……………………………………………………………………………………………

    傅山西南角的老城区,被楚浩南和颐秋水联合拿下,准备开发商品房。

    这块地是通过常务副市长赵丰年的关系,他们送了赵丰年五十万。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赵丰年竟然出了车祸,死于非命。

    好在,县长何振南接手了,他在支持这块地的开发。

    所有的手续办好后,有十几家的住户,不满意以平方换平方,不足的部分,要掏钱买。

    这十几家的住户,都是老弱残疾,根本没有钱买。

    就像王雪家,他们没有生活的来源,哪里有钱再添钱买房子?

    不拆迁,自己还有房子住,拆迁后,自己竟然没有地方住。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联合开发的房产,最低的是八十平方的房子。王雪家的房子有五十平方,还有三十平方的面积要掏钱,这三十平方,在那个年代,要三万多块,王雪家就是五千都拿不出来。

    如果拿不出来这三万多块钱,就按自动放弃处理。

    开发商的心,比毒蛇还毒。

    这十几户的人家,都没有搬家。

    颐秋水和楚浩南两人一商量,决定再用过去的毒招,就是偷放毒射和毒蝎子,咬死几个人后,这些人都会吓跑。

    因此,今天夜里,两人派出了打手,进行投放毒蛇。

    他们万没有想到,会被欧阳志远破坏掉。

    天刚一放亮,颐秋水就被手下的人叫醒,那人慌慌张张的道:“不好了,董事长,出大事了。”

    颐秋水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成沉声道:“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惊慌,成何体统?”

    那人道:“咱们派去放蛇的人,全被人打成重伤,变成了白痴,和傻子一般,流着口水,胡言乱语。”

    颐秋水一听,大吃一惊。连忙道:“走,我去看看。”

    颐秋水上了车,来到两个集团租住的地方,看到了那八个人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这八个人,个个嘴歪眼斜,流着口水,在大喊大叫道:“别杀我……别杀我……。”

    这时候,楚浩南也赶了过来,他看到这几个人的模样,也是大吃一惊。

    这八个人,是颐秋水在江南省带过来的大手。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派去的人,全部被人家打的成了傻子,这绝对是高手做的,想不到,小小的傅山,竟然藏龙卧虎。”

    颐秋水恨恨的道。

    楚浩南看着那八个傻子,小声道:“你准备怎样处理这八个傻子。”

    颐秋水微微皱着眉头道:“送回江南,找家医院看看,看看能否治好。”

    楚浩南冷笑道:“打伤他们的人,肯定不想让他们说出来是谁下得手,这八个人,绝对治不好,为了免除后患。”

    楚浩南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颐秋水沉思了一下,点点头。他立刻找个心腹,在他耳边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这个心腹暗暗地点头,立刻用一部商务车,拉走了那八个人。

    楚浩南看着那辆商务车拉走了八个人,小声道:“做的干净点。”

    颐秋水狞笑着道:“放心,一个都不会活着,这辆车,在回去的路上,一定会掉进江里。”

    两人走进办公室,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你怎么处理那十几个钉子户?”

    颐秋水笑道:“我已经取得何振南县长的支持,联合公安、城管,和当地人,用钩机,上午就开始强拆。”

    楚浩南笑道:“很好,要办的利索点,不要办的拖泥带水,这些贱民的命,根本不值钱,别说他的的猪窝,嘿嘿……”

    楚浩南笑了,笑的如同九幽地狱里的恶魔一般。

    颐秋水道:“那个高手怎么办?”

    楚浩南道:“上午强拆,他一定会出现,到时后,我让公安局的人对付他,他再厉害,能快过枪吗,我们后面有傅山县政府撑腰,我们怕什么?”

    颐秋水哈哈狞笑着道:“也是,他不会刀枪不入吧?”

    颐秋水和楚浩南互相看了一眼,嘿嘿狞笑着。

    ………………………………………………………………………………………………

    欧阳志远睡了两个小时,他起来后,洗刷了一遍,开车直奔工业园。

    整个工业园到处一片繁忙的景象,三十多家集团的,近一百施工队,快速的施工。机器轰鸣,脚手架开始林立。

    果然,两个运输队一起运输,原料供应的很充分,建设的速度在加快。

    欧阳志远看到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带着人在仔细的监督着工程的质量。

    欧阳志远大声道:“陆建,质量一定把好关口,安全也要抓好,特别是钢结构的脚手架,一定要监督好。”

    陆建笑呵呵的道:“放心吧,欧阳大哥,我们每天都检查好几遍。”

    欧阳志远向自己的办公室,他看道,八方车队几十辆大货车,拉着沙子石子,快速的通过。

    欧阳志远不禁皱了皱眉头,八方车队的车辆,都超载了很多,有的车辆,自己私自加高了护板,本来拉三十吨的沙子,现在要拉了五十吨的沙子。

    欧阳志远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副主任宋忠军一看到欧阳志远来了,连忙走进来。

    “欧阳主任,你来了,我来向你回报一下工业园的建设情况。”

    宋忠军大声道。

    欧阳志远站起来,亲自给宋忠军倒了一杯水,端给宋忠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