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山泽一郎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泽一郎

    赵雅婷、吴芊芊和乔柳烟三人加班加点的把新闻稿,连同录音,还有欧阳志远提供的视频画面,录制好后,带到总编室,让总编辑核审

    负责核审新闻稿件的总编王光宇,一看到是有关暴漏公安局内部不良因素的新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王光宇在仔细的看完稿件和视频后,摇摇头道:“这个新闻就怕不能播出来。”

    赵雅婷一听自己三个人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新闻被总编一口否决,三个人如同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赵雅婷大声道:“实事求是的反映政府机构里事件,为什么不能播出?难道我们的政府机构,不是实事求是吗?难道我们每天就是老一套,歌功颂德吗?拍马屁吗?报喜不报忧吗?这样还要什么电视台?干脆改成马屁台算了。”

    王光宇总编并没有生气,他知道,这些新分来的大学生,思想很激进,做事考虑的不全面,自己当年刚分来的时候,比这三个年轻的女孩子还要激进,而且是愤青,十年的磨练,让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个社会。

    人来到这个社会上,并不是让这个大杂烩的社会来适应你,而是你要适应这个社会。

    如果不追寻这个规律,你将碰的头破血流,寸步难行。

    王光宇笑道:“不用再说了,就这样了。”

    乔柳烟道:“咱们去找赵台长,看看赵台长怎么说?”

    三个小丫头拿着新闻稿,走向赵凤琴的办公室。

    赵凤琴今年三十多岁,长的极其漂亮。

    她正在看手里的几组稿件和视频。

    近来,国家越来越强调和谐社会,不允许做负面的宣传报道,而要正确引导人民的世界观。

    为了不出错,所有将要播出的新闻稿最终的核审权,赵凤琴要亲自核审。

    电话铃响了。

    赵凤琴一看号码,竟然是市长郭文画的号码。

    赵凤琴的眼里立刻透出了一丝柔情蜜意。赵凤琴三十出头能做到龙海市电视台长的位置,和郭文画是分不开的,两人是情人关系。

    当年郭文画在视察电视台的时候,那时候的赵凤琴只是一名核审稿件的组长。赵凤琴长的很漂亮,身材高挑,气质高雅,郭文画一见面,就暗暗的喜欢上了她。经过几次的进攻,赵凤琴终于投到郭文画的怀抱里。

    五年以后,赵凤琴坐上了电视台台长的位置。

    “赵台长,你们电视台的记者,可能要报道公安局的内部一些事,你把稿件抽出来。”

    郭文画的语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赵凤琴一听,就知道郭文画旁边有人。

    赵凤琴忙道:“好的,郭市长。”

    郭文画挂上了电话。

    赵大山一听郭市长摆平了电视台,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郭市长,谢谢您。”

    赵大山很感激的看着郭文画。

    赵大山的公安局长,是郭文画一手提拔上来的。当年,郭文画是乡长的时候,赵大山干派出所的所长。随着郭文画的升迁,赵大山已经做到了龙海市公安局长的位置。

    现在,赵大山就要上调到省厅了。

    “郭市长,欧阳志远可是周天鸿的人,您为什么要用他?他可成天给您找麻烦,郑俊熙、崔德成、焦兴赞,现在又有个赵丰年,可都是断送在欧阳志远的手里。”

    赵大山小心翼翼的道。

    郭文画看了一眼赵大山,喝了一口水,沉声道:“不该你问的,就不要你问,你只要管好你的公安局就可以了,这一阵子,周茂航可是和欧阳志远走的很近,周茂航的儿子周玉海,可是何振南的人。”

    赵大山知道,郭文画肯定对周茂航和欧阳志远走的太近,有些不满。

    赵大山道:“郭市长,您放心,周茂航是我们的人。”

    郭文画道:“你一天不走,就不能丢下手中的权力,不要全部放给周茂航。”

    “好的,郭市长。”赵大山点头道。

    郭文画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要配合欧阳志远的工作,否则,无论是谁破坏了这个规则,直接拿下。”

    赵大山连忙道:“是,郭市长。”

    两人又谈了一会,赵大山起身告辞。

    郭文画看着赵大山走出了自己的别墅,坐在沙发上,微微的比上了眼。

    副市长张兴勇想干什么?为什么指使付桂山查扣新工业园的运输车辆?张兴勇为什么不向自己回报?

    ………………………………………………………………………………………………

    赵雅婷三个人拿着视频和稿子来到台长室,轻轻的敲着门。

    赵凤琴很喜欢赵雅婷、乔柳烟和吴倩倩三个清纯靓丽的女孩子。她从三个女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火热青春。

    人一到了三十岁以后,就容易怀旧,回忆自己过去那种意气风发的靓丽少年和青春的光芒四射。

    三位女孩子也喜欢高贵典雅的赵凤琴。

    赵凤琴没有结婚,她的心只有郭文画。可是,郭文画有老婆孩子。赵凤琴的美好青春,都献给了郭文画。

    赵风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赵雅婷三个人笑嘻嘻的走进来。

    “赵台长,我们这里有一篇新闻稿件,您给看看。”

    赵雅婷说着,把稿件和视频u盘都交给了赵凤琴。

    赵凤琴一看,郭文画让自己不要播出的新闻,竟然是这三个丫头录制的。

    赵凤琴抬起头了,拿出来一份文件,递给赵雅婷道:“你们三个人先看看这份文件。”

    三个人一看,脸色变的很难看。看来,自己辛辛苦苦制作的新闻稿件,肯定不会播出的。

    这份文件就是上级专门下给电视台的,题目就是要正确引导社会局舆论,对容易造成不和谐社会的新闻,要禁止播出。

    赵凤琴微笑道:“你们三个人的精神值得赞扬,但以后这种稿件,最好不要制作,你们明白吗?”

    三个人顿时垂头丧气。

    ………………………………………………………………………………………………

    欧阳志远送走了三位漂亮的女记者,开车直奔自家的诊所。

    远远的望去,有很多的病人在排队等候看病。

    现在的诊所,由于朱文才和柳出尘两人的医术极高,在各种大医院看了几年的病,在这里,三副药就有了气色,再拿三副药,就能痊愈。

    一传十,十传百,现在诊所的生意,极其火爆。收入去了药材的成本,还能盈利很多。免费的,只是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

    有很多有钱的病号,不光照价取药,而且还主动的捐款,赞助诊所。

    柳出尘把一个想法告诉给了欧阳志远,就是能否开一家大型的中医医院,这个诊所太小了,病人很多,照这样下去,朱文才和柳出尘非得累坏不可。

    当欧阳志远看到王倩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喜。

    王倩竟然能下轮椅了,她住着双拐,在忙帮抓药呢。

    小丫头的脸色红扑扑的,妩媚至极,两滴晶莹的汗珠挂在小巧的鼻尖上。

    欧阳志远又看到了一位熟人,东洋药师——山泽一郎。

    这让欧阳志远一愣,山泽一郎竟然也在这里坐诊,给病人正在看病。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家伙的医术,极其的高明,看来他是经常来这里义诊。

    欧阳志远停好车,走下车来,正在抓药的王倩,猛一抬头,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欧阳大哥!”

    王倩一看到欧阳志远,脸色一红,更加显得妩媚漂亮。

    “呵呵,王倩,恢复的很好,比预计的还要快,用不了一个月,你就可以正常走路了,祝贺你。”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道。

    “欧阳大哥,谢谢你,如果不是碰到你,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站起来了。”

    王倩的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道:“这也不一定,比我的医术高明的,有很多人,我们王倩这么漂亮善良,肯定会碰到好医生的。”

    欧阳志远说着哈,连忙给朱文才和柳出尘打招呼。

    两人都笑着示意,两人正在给病人诊脉。

    东洋药师山泽一郎呀看到了欧阳志远,微微的笑着,站起身来,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谢谢您,欧阳先生,你的中医诊所能给我这个给中国人看病的机会,深表感谢。”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谢谢,你忙吧。”

    欧阳志远看到了爸爸和妈妈在里面的房间,忙着加工炮制中药,两人忙的不可开交,并没有听到自己说话。

    有些中药本身有毒,要用热炒或者用水微微的煮一下,可以去掉毒素。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接过来父亲手里的炒瓢。

    正在炮制中药的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一听儿子来了,两人高兴的不得了。

    秦墨瑶转过身来,拉住了儿子的手,笑道:“萧眉过两天要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是的妈妈,还有一位妈妈也要来。”

    秦墨瑶一愣道:“萧眉的母亲要来?”

    欧阳志远摇头道:“不是,是我和萧眉认的一位干妈,这位干妈很疼萧眉,萧眉这几年的公司,都是干妈打理的,所以,我也跟着眉儿喊妈妈了。”

    秦墨瑶一听,笑呵呵的道:“很好,远儿,做人不能忘恩负义,眉儿的干妈,也是你的妈妈,以后,你要好好的孝顺人家。”

    “那当然了,妈妈,干妈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她老人家一直把眉儿当亲闺女看待,等到老人家退休后,我就把她接来,和你们一起过,我一起孝敬你们。”

    欧阳志远笑道。

    秦墨瑶笑道:“好呀,咱家有的是房子。”

    欧阳宁静道:“月瑶,回家做饭吧,娜娜今天也要回来,一会叫上老朱哥、老柳哥,还有那个山泽一郎,一块吃饭。”

    欧阳志远道:“最好不要请那个日本人,那家伙不是好人,你们不要被他表面迷惑了,爸爸,你给他下过棋,他的棋风里,透出一种凌厉的萧杀之气,你没感觉出来?”

    欧阳宁静道:“虽然山泽伊朗的棋风带着诡异的杀气,但人家每天来义诊,咱们还是要感谢他的,吃个饭没有什么问题吗。”

    欧阳志远小声道:“我是提醒你,小心一点。”

    欧阳宁静点点头。

    秦墨瑶回家,欧阳志远坐在一张桌子旁,示意一位病人过来。这位病人是一位中年男人,他看到欧阳志远在叫自己,连忙道:“我在排队,我过去后,就回不来了,别人还以为我插队。”

    欧阳志远笑道:“你过来,我给你诊脉?”

    中年人看着欧阳志远嘴上没毛,又看了看朱文才尺许长的白胡子,连忙摇头道:“你行吗?这样年轻?我还是让朱先生给我看吧。”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有胡子就医术高明吗?没胡子的就狗屁不通?欧阳志远连续叫了几个人,都没有人过来。

    这让欧阳志远很郁闷,

    柳出尘和朱文才忍不住的笑起来。欧阳志远伸手把那个中年男人扯过来,按在座位上。

    中年男人排了一天的队了,眼看自己就要到号了,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一下把自己拉了出来,要给自己看病,这个男人差一点气死。

    欧阳志远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动,给他诊脉。

    男人刚想挣扎,欧阳志远道:“你住的屋子不见阳光,湿气太重,墙皮老化,很潮湿对吗?”

    中年男人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说对了,连忙道:“你怎么知道的?”

    欧阳志远笑笑道:“你全身关节平时的时候,隐隐灼痛,阴天的时候,痛的不能下床,四肢麻木抽筋,彻夜不眠,如同针刺一般。”

    这下,中年人的脸色一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天哪,自己的症状,就是这个年轻人说的一样,没有丝毫的差错。

    我的天哪,神医呀,这么年轻就是神医了。

    欧阳志远又趴在这男人的耳边小声道:“你有一年没干那件事了吧,软的如同面条蚯蚓一般,是吗?原来干那事的时候,那地方很痛。”

    这个男人一听,脸色狂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道:“求求神医救命呀,我看了很多医院,都没看好,求求你了。”

    欧阳志远所说的症状,正是他身上的症状。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找有胡子的人看病了?”

    中年男人脸色一红,连忙道:“对不起,神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可别和我一般见识。”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经济条件不好,肯定住在又湿又潮的老房子里,全身受到寒邪的侵蚀,时间一长,就会有刚才自己提到的症状。

    寒邪已经侵蚀到肾脏,致使这人不能行房事了。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这人的病情严重了,所以才把他叫过来。

    欧阳志远道:“脱掉外面的衣服,只留底裤,我给你扎针,然后再开三副中药。”

    中年男人一听让自己脱衣服,立刻照办。

    欧阳志远掏出银针,用五行神针中的火针,快速的在这个人的全身关节处,快速的下针。

    股股内力随同银针进入这个人的关节之内,快速的逼出寒毒。

    当欧阳志远刚一下针的时候,山泽一郎立刻停下手中的活,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欧阳志远的手法。

    欧阳志远在刹那间,就发现了山泽伊朗的意图,他立刻改用暗手,进行下针。

    所谓的暗手,就是把手指藏在掌心里下针,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施针的手法。

    欧阳志远极其的小心,虽然山泽一郎不会内功,就是学会了针灸,没有内功的配合,根本用不了五行神针。但就是五行神针的手法,欧阳志远也不想让山泽一郎看到。

    这个民族是个反复无常、阴险卑鄙的阴暗民族,做事从来上不了台面,就喜欢暗中偷袭,打闷棍。山泽一郎一看欧阳志远用掌心藏起来手指,脸上顿时露出失望和恼怒的神情,这神情只是一闪,瞬间就会消失。

    欧阳志远快速的下完针,又给这人开了三副中药,对他说,十五分钟后起针。

    很多人都看到欧阳志远的医术极好,立刻过来十几位病人。

    欧阳志远看病又快又准,十五分钟后,就看了好几个病人。

    欧阳志远给那个中年人起了针后,那个人感到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本来僵硬的关节,变得柔软起来,粗大的关节慢慢的消肿。

    这人再次跪倒在欧阳志远的面前,流泪了。

    自己看了无数大医院都没有看好的病,今天竟然见效了。

    这人拿了药之后,千恩万谢的走了。

    欧阳志远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所有的病人都看完。

    柳出尘和朱文才两人摇了摇头,感叹道:“志远,我们老了。”

    欧阳志远笑道:“柳师叔、朱伯伯,你们根本不老,只不过您们看的仔细我看的毛糙一点,主要是,我怕累着您们,我想快点结束,咱回家喝酒。”

    柳出尘和朱文才知道,欧阳志远在谦虚,他看的那十几个病号,极其的对症,下药准确。这十几个病号要是自己看,两个小时也看不完。

    正说着话,欧阳娜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哥哥!”

    欧阳娜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一下子扑了过来,抱住了哥哥的胳膊,高兴的跳了秋来。

    “哈哈,娜娜回来了。”

    欧阳志远拍着娜娜的小脑袋。

    “哥哥,我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想死我了。”

    欧阳娜和哥哥的感情极好。

    “哥哥也想你。”

    王倩是第一次看到欧阳娜,一下子被欧阳娜的漂亮惊呆了。

    小丫头的身材,挺拔玉立,竟然有一米七五,一双腿,匀称修长,相貌竟然有着江南女子的妩媚和细嫩白皙,又带着北方人的英姿飒爽。

    欧阳娜比她妈妈还要漂亮。

    “朱伯伯,您好。”

    欧阳娜连忙和朱文才打招呼。

    欧阳志远把柳出尘和王倩介绍给自己的妹妹。

    “柳伯伯,您好。”

    “王姐姐,您好。”

    欧阳娜一看王倩的双腿,不由得一声惊呼。

    王倩笑道:“我原来不能走路,是你哥哥给我治好了腿,但现在还要用双拐,十几天后,就不用双拐了。”

    欧阳志远道:“好了,今天可以收工了,朱伯伯、柳伯伯、爸爸,咱们走。”

    欧阳志远大声喊着。

    欧阳宁静从里屋走出来。

    “爸爸!”

    欧阳娜笑嘻嘻的拉住了爸爸的手。

    “呵呵,我们的大学生娜娜回来了,走,大家一起回家吃饭,山泽先生,一块去吧。”

    欧阳宁静第一次真诚的邀请山泽一郎回家做客。

    山泽一郎鞠了一躬道:“谢谢欧阳先生的盛情。”

    欧阳志远让娜娜扶着王倩上了越野车,三个人先回去,欧阳宁静、柳出尘、朱文才、山泽一郎四个人一块走着回去,好在离家就十分钟的路程。

    欧阳志远来到家的时候,秦墨瑶已经做好了饭菜。

    欧阳娜刚下车,就大声喊着:“妈妈,我回来了。”

    秦墨瑶一听自己的女儿回来了,连忙迎了出来。

    “妈妈。”

    欧阳娜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母女两人抱在了一起。

    “妈妈,想死我了。”

    欧阳娜趴在妈妈的怀里,撒着娇。

    “呵呵,娜娜,妈妈也想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秦墨瑶关心的问着自己的女儿。

    “妈妈,前几天,京华大学来人了,我已经报了京华大学,他们说,以我的成绩,很定能进入他们的学校。”

    欧阳娜很有信心的对妈妈说。

    欧阳志远道:“太好了,娜娜,等你到京华大学念书,我亲自送你去燕京。”

    欧阳娜道:“说话算数,不需发赖。”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哥哥什么时候

    欧阳志远扶住王倩走下车,王倩小声道:“欧阳大哥,我自己走。”

    王倩说完,拄着双拐,倔强的向前走着。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心道,好倔强坚强的小丫头。

    几个人走进屋内,欧阳娜帮着妈妈摆好碗筷和酒杯,志远般好凳子。

    不一会,柳出尘然们就来到了家里。

    山泽一郎是第一次来到欧阳宁静的家,当他看到欧阳宁静的家,竟然是一片古宅的时候,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好大的院子,从大门到院子要有三十米的距离,两边竟然是一排排的东西厢房,是标准的明清建筑宅院。

    整个院落,全是古老的大青砖铺成,极为平整宽阔。

    正屋的门前,带着走廊,八根原木拔地而起,顶着上面的木质梁头,这八根木柱子闪烁着奇特的花纹,带着金灿灿的荧光,淡淡的木香在木柱子上散发出来,沁人心扉,让人精神一震。

    “黄花梨!”

    山泽一郎不由的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八根粗壮的木柱子,竟然是明代的、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海南黄花梨木。

    价值连城呀。

    现在一个明代的黄花梨桌子,价值就几十万,这八根柱子,就怕价值几千万吧。

    欧阳宁静看着山泽一郎的表情,知道这个中国通,竟然认识黄花梨木料,不仅微微惊异。

    “呵呵,山泽先生,您也认识黄花梨木?”

    欧阳宁静看着山泽一郎道。

    山泽一郎微微的躬身道:“欧阳先生,我对中国的所有文化都感兴趣,我们整个民族,都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海南黄花梨木,在明代末期,就已经绝迹了,留下来的只是老料,价值连城,黄花梨木一般没有这么粗壮笔直的,而欧阳先生家中的这八根黄花梨木,应该是海南原始森林里采伐而来的,除了海南原始森林里有这种粗大的木料,别的地方,根本没有,看来,欧阳先生这座宅院,应该是一位官家遗留下来。”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山泽先生的知识真渊博,请吧。”

    几个人走进屋内,互相谦让的坐好。

    欧阳宁静让山泽一郎坐在贵宾席,但山泽一郎死活不坐,他说来中国是来学习的,是一位学生,应该坐在最下面。

    众人无奈,只好这样。

    欧阳志远开了两瓶玉春露。瓶盖刚一打开,那种沁人心肺的酒香,让所有的人都感到陶醉。

    第一次闻到这种淡雅甘醇酒香的山泽一郎惊呆了。

    “好酒……好酒……”

    山泽一郎禁不止大声赞美道。

    欧阳志远喝多一次日本的清酒,简直就是发酵后的隔夜茶叶水一般,极其的难喝。

    欧阳宁静笑道:“山泽先生,这是我自己酿的玉春露,您尝尝,比你们的清酒如何?”

    深泽一郎竖起大拇指道:“清酒太淡,还是你们的酒好。”

    欧阳志远给所有的人倒满了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欧阳宁静举起杯来道:“感谢山泽先生这几天无私奉献的义诊,来,咱们连干三杯如何?”

    山泽一郎连忙道:“好的,欧阳先生。”

    几个人连干了三杯酒。

    “好酒!好酒。”

    山泽一郎连声叫好。

    秦墨瑶和王倩、欧阳娜,在另一间小客厅吃饭。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山泽一郎就有点多了。他是第一次喝这种酒,感到很好喝,不由得多喝了几杯。

    ………………………………………………………………………………………………

    欧阳志远送他的时候,山泽一郎,已经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欧阳宁静为了感谢山泽一郎每天来义诊,就送了两瓶玉春露给他,这位山泽一郎高兴的跳了起来。

    到了帝豪大酒店,欧阳志远扶着他,把他送到他的房间。

    山泽一郎让欧阳志远坐会,他拿出了两瓶日本最好的樱花春酒和杯子,让欧阳志远品尝。

    欧阳志远品了一口,虽然口味淡了些,但比过去自己喝过的清酒强多了,酒里带着淡淡的樱花香味。

    两人不一会,两瓶樱花春,就下了肚。山泽一郎反而变得清醒起来,他从里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出了一本古迹斑斑的线装的书籍,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这本书,绝对是明朝的古书。

    “欧阳先生,我一直很敬佩你的医术,我很想拜你为师,学习中医,但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对我们日本人一直很有偏见,肯定不会收我为徒,但为了我们的友谊,我送给你一件礼物,这本《本草纲目》,我送给你。”

    山泽一郎说完,双手把这本线装古书送到欧阳志远的年前。

    欧阳志远的心有点动了,这本书竟然是明朝最正宗的金陵版的第一次版本,书本的序,是由当时的大文学家,刑部尚书王世贞作序,之后经金陵出版书商胡承龙应允刻印。

    这本书太珍贵了。欧阳志远在中国图书馆里,读过本草纲目。但这本书可是明代的第一版本。

    欧阳志远小心翼翼的翻了翻,微笑着又放下道:“山泽先生,这本书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山泽一郎一听,立刻着急的道:“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送礼物,是很正常的事,就像你父亲送我两瓶酒一样,如果你不接受我的礼物,那两瓶玉春露,我也不能要,请你拿回去吧。”

    欧阳志远这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是自己收了这本《本草纲目》,山泽一郎请求自己传给他医术和针灸真么办?

    欧阳志远强忍住这部书的诱惑,微笑着道:“两瓶酒不值得一提,怎能和这本书相比?呵呵,天色不早了,告辞。”

    欧阳志远连忙离开,快步走出山泽一郎的房间,防止自己忍不住那本书的诱惑。

    山泽一郎看着欧阳志远走下楼的背影,他的眼里立刻露出诡异而凌厉的杀意。

    哼,欧阳志远竟然不上当,真是岂有此理。

    这本书上,被山泽一郎喷了一种能控制人思维的慢性毒药,如果一个人经常翻越这本被喷了无色无味的这种慢性药,他的大脑就会受到损伤,他的脑海里,就会听从山泽一郎的指挥。

    欧阳志远万幸的没有留下这部书,如果他没有战胜自己的贪婪,留下来这本书,欧阳志远就会变成傀儡,行尸走肉。

    欧阳志远,我一定会让你上当的,美容养颜膏是我的!生肌膏更是我的!五行神针也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

    ………………………………………………………………………………………………

    欧阳志远回到家里的时候,柳出尘和朱文才,连同父亲,都没睡,三个人在拉呱。

    “我回来了,爸爸。”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走进来。

    “爸爸,你说我在山泽一郎那里看到了什么?”

    欧阳志远到现在,心里还在痒痒,那是一本好书呀。

    欧阳宁静道:“你看到了什么?难道是古代的医书?”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父亲竟然能猜透欧阳志远要说的话。

    “是的,爸爸,正宗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金陵版的,刑部尚书王世贞亲自写的序,山泽一郎要送给我。我没要。”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

    柳出尘和朱文才一听山泽一郎手里,竟然有金陵版的《本草刚目》,两人顿时激动万分。

    欧阳宁静一听自己的儿子这样说,立刻到:“不错,志远,你竟然能战胜心魔,没有受到那本书的诱惑,志远,你长大了。”

    “谢谢爸爸的夸奖。

    欧阳志远道。

    “山泽一郎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对你肯动有企图,记住,儿子,天上不会掉下馅饼的。”

    欧阳宁静笑道。

    朱文才和柳出尘一听欧阳宁静的话,都深深的佩服欧阳宁静。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