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次激烈的撞击

    第二百二十三章再次激烈的撞击

    欧阳志远接到了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说周铁山的车队确实被扣了,理由是超载,要罚款。

    欧阳志远大声道:“周局,可是周铁山说,他根本没有超载,我看是有人故意找茬,周局,您知道是谁要扣我的车吗?”

    欧阳志远的语气非常不善。

    周茂航有点吱吱唔唔,小声道:“是主管交警的副局长付桂山,志远,他可是公安局赵局长的人,赵局长就要掉到省厅工作了,你可不能乱来。”

    周茂航知道欧阳志远的脾气,看样子,这次扣车事件,确实有人故意这么做的,交警队里,有自己安排的人,周茂航已经暗中打电话核实过了,周铁山的车队,并没有超载。

    其实,现在运输行业,各种费用确实不低,如果不超载的话,根本挣不到钱。就算周铁山超载了,他们是短途货运,而且是傅山工业园的车队,罚两个钱就行了,根本不需要扣车。

    看来,是有人指使付桂山这样做的。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以欧阳志远的脾气,要是让他知道,有人故意找茬,这家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哈哈,付桂山这次就怕要倒霉了。

    这个***付桂山,平时仗着是赵大山的亲信,就自己面前趾高气扬的,已经顶撞了自己好几次了,这次一定要让欧阳志远好好的整治他一次。

    欧阳志远一听周茂航这样说,立刻嘿嘿的冷笑道:“如果有人故意找茬,我不论是谁,老子照样揍的他找不到北。”

    欧阳志远挂断了电话,越野车直奔龙海水泥一厂。

    ……………………………………………………………………………………………

    市交警大队队长魏宗宝今天刚一上班,就接到了副局长付桂山的电话。

    “魏队长,你立刻带人带龙海第一水泥厂,去查周铁山的车队,想办法,扣一个下午再放行,明白吗?。

    市交警大队队长魏宗宝当时一愣,他知道,这个车队是傅山新工业园的专用车队,原来市里有规定,急需建设的项目工程的运输车队,一般的都不允许检查。但现在副局长付桂山竟然亲自下令去查周铁山的车队而且要扣一个下午,这让魏宗宝的心里开始犯嘀咕了。

    虽然领导让自己干啥,自己就要干啥,但这件事,让自己有点为难起来。

    傅山工业园主任欧阳志远,是个无人敢惹的变态,市局的副局长焦兴赞,就是让欧阳志远干掉的,事后,竟然不了了之,自己能惹的起欧阳志远吗?

    但是,副局长付桂山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如过自己不听他的话,他一撅嘴,就可以让自己这只蚂蚁完蛋。

    付桂山可是赵局长的亲信,赵局长就要到调到省城了,自己怕什么?是领导让自己去查车的。自己去查周铁山的车队,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扣下他们的车。

    魏宗宝想到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人直奔龙海市第一水泥厂。他在水泥厂门口,果然堵住了周铁山的车队。

    周铁山这两天全都是满负荷运输。虽然辛苦点,但每天的钞票,哗哗的挣到自己的腰包,每位司机的工资加奖金,比以前都翻了一倍。

    所有的司机,都拼了命的干活。

    昨天拉了一天的沙子和石子,今天正好再拉水泥,不晚今天上午使用。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十几个交警正堵在门口,硬说自己超载,把整个车队都扣下来了。

    这让周铁山很吃惊,连忙给欧阳志远打电话求救。

    如果这趟水泥拉不到傅山工业园,工业园就会停工。

    周铁山打完电话,连忙跑过去,找到交警大队长魏宗宝,又是递烟,又是买矿泉水,但人家不理不采,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带着交警从第一辆车开始检查,他们磨磨蹭蹭的检查司机的各种证件和车况,但他们硬说超载,却不过磅检查是否超载。照这样检查速度,检查到天黑,这三十辆车也检查不完。

    副局长付桂山让魏宗宝把车扣到晚上。

    欧阳志远的车速极快,预计四个小时的路程,欧阳志远跑了三个小时就到了龙海水泥一厂。他远远的就看到,满脸是汗水泥水的周铁山,向交警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递着矿泉水和饮料,但人家交警理也不理,。

    看也不看。

    这个场景,让欧阳志远一阵心酸。

    周铁山可是一位铮铮铁骨的汉子,竟然被这些人整的和奴才一样。

    欧阳志远没有下车,他看着几个交警,磨磨叽叽的检查着车辆,好像磨洋工一般。欧阳志远明白了,这些交警,绝对实在整周铁山。

    周铁山是自己的大哥,如果谁整他,就是整老子,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欧阳志远脸色阴沉的走下车,看了看确实没有超载,欧阳志远心里有数了。

    他看到了一个警官模样的男人,坐在一个太阳伞下,喝着茶,抽着烟,在吆喝着让交警查的仔细点。

    这个人大概就是交警大队长魏宗宝吧。

    欧阳志远脸色变得铁青,双眼中喷射着怒火,一步一步的走向魏宗宝。

    魏宗宝正喝着绿茶,猛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威压向自己袭来,吓得他一跳,连忙抬头一看,他没看到人,就看到了一只脚,在自己面前无穷的放大。

    “嘭!”

    一声沉闷的巨响,交警大队长魏宗宝感觉到自己如遭重击,是整个身形连同桌子椅子饮料都飞了起来。

    “嘭!”

    自己在飞翔了五六米开外的时候,砸在了地上,椅子板凳桌子,摔的粉碎,尘土飞扬。

    所有的人都被这火爆的一幕惊呆了。

    这不翻了天了?竟然有人敢打交警?而且打的还是交警大队长魏宗宝,这还了得?

    周铁山和很多司机一看那个警官,竟然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先是一呆,紧接着,都嗷嗷叫着,喊起好了。

    该打!这些狗东西,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没干一件好事。

    周铁山暗暗地竖起大拇指,心道,只有欧阳志远才能治了这些王八蛋。

    交警大队长魏宗宝哪里吃过这种亏,平常都是别人好酒好烟的递到自己的面前,更没挨过打,只有他打别人。

    魏宗宝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帽子,嗷嗷叫着狂喊道:“兄弟们,竟然有人敢打我,给我上,打死这个***。”

    所有的交警都还在震惊中,没有清醒过来,一听大队长让自己上,但从欧阳志远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和杀气,让所有人的呼吸几乎窒息了,每天一个人敢上的。魏宗宝找到自己的眼镜仔细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正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要咬自己一口。

    “魏宗宝,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扣的车?”

    欧阳志远狠狠地盯着魏宗宝。

    “欧阳志远,你……你竟然殴打警察,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你……我要告你。”

    魏宗宝大声咆哮着,脸色扭曲着。

    魏宗宝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丢尽了面子,让他以后,还怎么做人?

    “告你马戈壁!老子问你是谁让你扣工业园的车?市里有规定,急需建设项目的运输车,不再检查范围之内,你竟然私自扣了车队三个多小时,致使工业园的建设停工,我看你不想干了?你这不是找死吗?老子今天非扒了你这身皮不可。”

    欧阳志远一把拎起魏宗宝的衣服领子,扯了过来。

    “欧阳志远,周铁山的车队严重超载,我们是接到举报,才来查的他,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

    魏宗宝大声喊道,但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周铁山,你把出货单拿来,让这个狗东西看看,是否超载?”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

    周铁山立刻跑过来,拿出出货单道:“欧阳主任,您看,这上面有载重的吨数,这是短途,我们都没有超载。”

    欧阳志远一看出货单,两眼死死地盯着魏宗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哪辆车超载了,魏宗宝,老子今天给你玩到底。”

    魏宗宝后悔死了,今天自己倒霉的,自己这顿打,就怕白挨了,人家根本没有超载,自己就怕被别人利用了。

    魏宗宝大声道:“欧阳主任,有话好好说,您先松手,快憋死我了。”

    欧阳志远狠狠地把魏宗宝甩在地上,大声道:“魏宗宝,你听好了,现在工业园已经停工了,你也知道,工业团是市里和省里的重点工程,你竟敢私自扣留工业园的运输车队,这个责任你能担当的起吗?龙海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因为停了新工业园的电,老子就能让他小孩拉屎——挪挪窝,你今天倒霉了,你这身皮要是还能穿,老子就不叫欧阳志远,快说,是谁让你这样干的?你要是不说出来,今天你就要被当做替罪羊了。”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魏宗宝想死的心,都有了。龙海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因为停了新工业园的电,被调走的事,自己是知道的。今天这道坎,自己是过不去了,自己可不能把副局长付桂山供出来,要是把付桂山供出来,自己就彻底的完蛋了。

    “欧阳主任,是我看花了眼,没看清车上拉了多少水泥,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魏宗宝这下,终于服软了,但他不敢说出来副局长付桂山

    “嘿嘿,魏宗宝,你说你看花了眼?你带领的十几个交警,难道都看花了眼,你这话骗谁?好,你不说是吗?老子带着你,到龙海市局看看,去找你的上级副局长付桂山。”

    欧阳志远抓着魏宗宝,要过周铁山的出货单,把魏宗宝塞进自己的越野车里。

    “周铁山,开走你的车队,我看谁敢扣车?”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些交警。

    那些交警早就被欧阳志远强大的气势吓傻了。

    周铁山立刻发动了货车,奔向工业园。那些交警没有一个敢阻拦的。

    欧阳志远带着魏宗宝,开着越野车,直奔龙海市公安局。

    车内的魏宗宝,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知道,欧阳志远把自己带回市公安局,事情就会闹大,对谁都不好。

    他连忙道:“欧阳主任,做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

    欧阳志远恨不得弄死这个王八蛋,老子做事,就是你们这些王八蛋逼得,老子从来没有主动招惹别人,是你们招惹的老子。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把事情做的太绝?是你们把事情做绝,老子从来没有主动招惹别人,是你们招惹的老子,扣了老子的车,就是在郭市长和周书记面前,我也要和你们论论理,看来,你是鸭子的嘴,死硬到底了。”

    欧阳志远拨了几个电话。

    魏宗宝一听欧阳志远打的电话,顿时吓了一跳,他竟然给电视台的打电话。

    坏了,这要是被媒体曝光,自己就完蛋了。

    “欧阳主任,对不起,我看就算了吧,你高台贵手,让我过去吧。”

    魏宗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志远没理会他,他一定要挖出后面的指使者。

    越野车来到市公安局的大门,站岗的警察刚要上前示意欧阳志远停车,但欧阳志远一加油门,冲了进去,直接把车子停在办公该大楼。

    欧阳志远走下车,拉着魏宗宝直奔副局长付桂山的办公室。

    门口站岗的警察本来想冲过来,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闯公安局的门,向里硬冲,但一看一个年轻人拉着交警大队长魏宗宝走向楼去,两个警察又退了回去。他们认识魏宗宝。

    站在二楼的张茂航看到了欧阳志远气势汹汹的扯着魏宗宝上来了,张茂航内心笑着,连忙躲开。

    嘿嘿,付桂山,你也有今天,我看你今天怎么收场?欧阳志远可不是软面条。

    在楼梯上,很多人看着欧阳志远扯着魏宗宝来上来,都以为两人在开玩笑。

    其中一个警察看着两人,微笑着道:“魏队长,你们这是干么?还手拉手的,你们不会是玻璃吧?”

    魏宗宝心道,你个王八蛋,你和他才是玻璃。

    两人来到付桂山的办公室,欧阳志远一脚踹向付桂山办公室的门。

    “嘭!”

    一声闷响,办公室的门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开。

    正在办公的副局长付桂山吓了一跳,一看竟然是欧阳志远抓住了魏宗宝,来兴师问罪的。

    付桂山顿时脸色一沉,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想干什么?快放了魏宗宝不然,我让警察上来拷上你。”

    欧阳志远一听,嘿嘿的冷笑道:“付局长,我今天来问你个事,是你指使魏宗宝私自扣下山南省和龙海市重点工程傅山工业园的运输车辆,诬陷我们的车辆超载,致使工业园停工待料吗?”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付桂山心里一沉,他也知道傅山工业园是省里和市里重点工程,要是让傅山工业园停工待料,这个责任,自己也担当不起。

    “欧阳志远,你不要在这里胡闹,你说的那些事,我根本不知道,我没有指使任何人干你说的那件事。”

    付桂山把所有的事推的一干二净,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魏宗宝一看付桂山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他的心顿时变得冰冷至极,对付桂山极其的失望。坏了,就怕自己被当作替罪羊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好,既然不是你指使的,那就是魏宗宝私自动用警力,私自诬陷超载,私自扣查山南省和龙海市重点工程傅山工业园的运输车辆,致使工业园停产五个小时,嘿嘿,这个过错,我看看你们怎样处理,如果处理不好,路上我已经通知电视台了,他们一会就到,我要向媒体公布事情的真相,同时,我要把这件事向郭市长和周书记回报,看看他们怎样处理?”

    欧阳志远一说媒体就要来了,付桂山的脸色一变,知道这件事要闹大,看来只有牺牲魏宗宝一个人了,才能保护上面的人。

    付桂山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对不起,这件事我向你道歉,是我们没有教育好下面的人,你看怎么处理这件事?”

    欧阳志远一看付桂山道歉,不由得嘿嘿冷笑道:“市局在报纸上,公开向傅山工业园道歉,开除魏宗宝,赔偿工业园停产的一切损失。”

    付桂山一听欧阳志远这三件条件,顿时脸色一寒,嘿嘿冷笑道:“开除魏宗宝可以,道歉和赔偿损失,你想也别想。”

    魏宗宝一听,付桂山竟然情愿开除自己,也不向工业园道歉,也不赔偿人家损失,这让魏宗宝极其的心寒。

    你个王八蛋,要让老子当替罪羊,老子才不干,老子混了一辈子,才混个交警大队长干干,你一开除我,老子一辈子白混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想到这里,魏宗宝大声道:“副局长,难道道个歉还不如开除我?我也太不值钱了吧?就是赔偿损失,能赔多少?我干这么多年,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付桂山一听魏宗宝竟然敢顶嘴,不由得勃然大怒,厉声道:“魏宗宝,你住口,你私自动用警力,私自诬陷人家超载,私自扣查山南省和龙海市重点工程傅山工业园的运输车辆,致使工业园停产五个小时,嘿嘿,这个过错,不处理你,处理谁?开除你是最轻的,否则,按照你犯的错误,就应该拘留。”

    付桂山知道,现在只有牺牲魏宗宝,这道坎才能过去。自己可让副市长张兴勇害苦了。原来,所有的事,都是副市长张兴勇让自己干的。

    张兴勇为了让弟弟的另一个运输队——八方运输队,进入工业园,挤走周铁山的车队,他才演出了这一出戏。

    自己又不能说出来是副市长张兴勇让自己干的。

    魏宗宝一听付桂山这样说,顿时怒火中烧,冷笑道:“付局长,不是你让我去查周铁山的车队吗?是你让我扣留车队的,难道你忘了?嘿嘿,我要是被开除拘留,你也跑不了,要完蛋,大家一块完蛋。”

    “住口,魏宗宝,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让你去干那些事了?我今天非处理你不可,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要负责,不要连累任何人,否则,你死的非常惨。”

    付桂山一听魏宗宝说出了实情,顿时暴跳如雷,怒不可破。他立刻对魏宗宝进行威胁。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付局长,嘿嘿,咱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什么和工业园过不去?嘿嘿,今天这件事,咱们要到郭市长和周书记面前说清楚不可。”

    付桂山恶狠狠地道:“住口,欧阳志远,你不要听魏宗宝信口雌黄、血口喷人,他这种小人,就会搬弄是非,自己临死还要拉个垫背的,来呀,把魏宗宝铐起来。”

    魏宗宝嘿嘿狞笑着道:“我血口喷人?我搬弄是非?我是小人?好,付桂山,你想让我当替罪羊,把屎盆子都扣到我一个人的身上,没门。你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魏宗宝嘿嘿冷笑着,按下手机的放音键。手机里立刻传来付桂山的声音:“魏队长,你立刻带人带龙海第一水泥厂,去查周铁山的车队,想办法,扣一个下午再放行,明白吗?。

    原来,魏宗宝这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早已留了后手,把付桂山的声音录了下来。

    付桂山一听,脸色一变,他想不到,魏宗宝竟然录下了自己的声音,他的脸色一寒,伸手就去抢夺魏宗宝手里的手机。

    欧阳志远一脚就踹在付桂山的肚子上,然后一掌打在他的脸上。付桂山惨叫一声,一个跟头,飞了出去。

    同时,欧阳志远劈手夺过了魏宗宝的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防止别人销毁证据。

    欧阳志远死死地盯着付桂山道:“付桂山,你真是找死,我要到郭市长和周书记面前评理去。”

    被欧阳志远一脚一掌打晕头转向的付桂山,猛然从地上爬起来,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自己堂堂的市局副局长,今天竟然让人在公安局里暴打了一顿,这要传出去,自己还有脸活吗?

    他嗷嗷叫着拔出腰间的手枪,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眉心,咆哮着大吼道:“欧阳志远,今天老子要打死你。”

    欧阳志远猛然后退,两眼死死地盯住付桂山的眼睛,只要他一现杀机,自己立刻动手。

    “住手!”

    一声威严低沉的冷喝,在后面传来。

    周茂航和一位身穿制服五十多岁、相貌极其威严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人大概就是市公安局局长赵大山吧。

    “付桂山,收起你的枪!”

    市公安局局长赵大山低声喝道。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付桂山,你敢开枪吗?我凉你也不敢。”

    付桂山一看局长来了,立刻收起手枪。

    “志远,这位就是市局的赵局长。”

    周茂航连忙给欧阳志远介绍。

    欧阳志远微微的点点头道:“赵局长,您好。”

    赵大山鼻子冷哼一声,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冷笑道:“欧阳志远,你竟然敢跑到公安局里来打人,你太过分了吧。”

    欧阳志远一听赵大山的口气就感到不对,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我不辩解什么,我放录音给你听。”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签字笔,按下一个按钮。

    这支签字笔里,立刻传来欧阳志远和魏宗宝的对话:“魏宗宝,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扣的车?”

    “欧阳主任,是我看花了眼,没看清车上拉了多少水泥,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嘿嘿,魏宗宝,你说你看花了眼?你带领的十几个交警,难道都看花了眼?你这话骗谁?好,你不说是吗?老子带着你,到龙海市局看看,去找你的上级副局长付桂山。”

    “把事情做的太绝?是你们把事情做绝,老子从来没有主动招惹别人,是你们招惹的老子,扣了老子的车,就是在郭市长和周书记面前,我也要和你们论论理,看来,你是鸭子的嘴,死硬到底了。”

    “付局长,我今天来问你个事,是你指使魏宗宝私自扣下山南省和龙海市重点工程傅山工业园的运输车辆,诬陷我们的车辆超载,致使工业园停工待料吗?”

    “…………………………………………………………………………。”

    “魏队长,你立刻带人带龙海第一水泥厂,去查周铁山的车队,想办法,扣一个下午再放行,明白吗?。

    赵大山听着欧阳志远录下的声音,特别是最后的那句,付桂山吩咐魏宗宝去查工业园的车,要想办法扣一下午的话,让赵大山的脸色一片铁青。

    赵大山狠狠的瞪了一眼付桂山,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就算他们有错,你有什么权力殴打他?”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没有打他,付桂山想夺掉魏宗宝带录音的手机,我只是阻挡他销毁证据,阻止他而已。”

    赵大山一声冷哼道:“你纯粹是狡辩,你以为我们公安局的是这么好欺负的吗?你打了人,你以为我会让你轻易的离开吗?”

    周茂航内心极其的着急,他知道,事情要糟糕,赵大山有个护短的毛病,欧阳志远要想离开公安局,比登天还难。

    欧阳志远本来认为公安局长赵大山是一位明白事理的人,只要付桂山承认错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但没想到,赵大山极其的护短,这让欧阳志远的倔脾气上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赵大山在威胁自己,他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这些脓包?能留下我欧阳志远,你们是白日作梦吧。”赵大山的尊严,被欧阳志远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赵大山的脸色变得如同猪肝一般,他沉声道:“把他铐起来。”

    周茂航知道,自己现在就是说话,也劝不住赵大山。

    七八个警察,拿着手铐,狠狠的扑了过来。

    这时候,公安局门外,来了很多记者,但都被警察拦在了大门外。

    欧阳志远一见对方扑来,身形一晃,信手闪电一般的一抓,那七八位警察感到手腕一麻,手里一轻,所有的手铐,都已经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双手一扯,所有的手铐都被他扯断,狠狠的甩在那些警察的手里。

    那些警察一看地上被扯断的手铐,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哪,这人这么利害。

    赵大山一看,双眼露出了一抹杀机,沉声道:“用枪!”

    后面十几个警察一听,顿时一愣,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局长竟然让大家用枪?这怎么可能?

    但这十几个警察在一愣神后,反应也是极快,刹那间,都掏出了手枪,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他们根本不敢开枪,也知道,自己在这儿多停留一会,就会增加一份危险。

    欧阳志远猛然一声低喝,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中一轻,十几手枪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然后猛一甩手。

    “噗噗噗!”

    所有的手枪都被他扔到鱼缸里。欧阳志远直接从二楼跳下,落地后,上了自己的越野车,直接冲向大门口。

    欧阳志远按着喇叭,车子冲出大门,然后停下,走出越野车。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三位漂亮的女记者赵雅婷、乔柳烟和吴芊芊。

    “呵呵,三位美女记者都在,我这里有新闻,有录音,上我的车。”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

    李大鹏的女朋友赵雅婷,一看到欧阳志远,和乔柳烟、吴芊芊,冲进欧阳志远的车子。欧阳志远发动车子,冲向街道。

    赵大山猛然看到欧阳志远把十几把手枪都夺了下来,扔进鱼缸里,跳下了二楼,他猛然掏出自己的手枪,来到窗户一看,欧阳志远的车子,早已冲出了门外。

    赵大山收起了手枪,摆摆手,让所有的警察都散了。

    赵大山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瞪了一眼付桂山道:“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付桂山低着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跟在赵大山的后面,走进了赵大山的办公室。

    赵大山脸色铁青的看着付桂山,沉声道:“是怎么回事?”

    付桂山不敢再隐瞒,小声道:“副市长张兴勇让我扣傅山工业园的车队,扣一下午再放了,我让魏宗宝去扣,被欧阳志远识破,那抓住魏宗宝,来找我,您接着就到了。”

    “胡闹!傅山工业园是省里和市里的重点工程,半年后,发改委就来检查,这关系到傅山县是否能进入全国二十强绿色旅游大县的关键,你竟然敢扣他们的车?你想死了?欧阳志远是你能惹起的吗?焦兴赞是怎么死的,你难道不知道吗?就连郭市长都在启用欧阳志远,我看你的副局长是干不成了,以欧阳志远的强势,他不会放过你的。”

    赵大山狠狠的教训着付桂山。

    付桂山一听,吓得腿肚子发软,眼前发黑。

    自己也是近五十的人了,好不容易混了个副局长,赵大山就要调到省厅了,自己和周茂航都有希望扶正,现在让欧阳志远一搅,自己的副局长也做不成了,自己这一被子,可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付桂山的双眼露出了绝望而怨毒的目光。

    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候,一个警察急匆匆的走进来,小声道:“不好了,局长,欧阳志远叫上了三个女记者,说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散发到媒体上,爆咱们公安局的光。”

    赵大山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极其难看。

    他知道,如果媒体爆了这次事件的光,整个公安局的脸面,就会被丢尽,说不定,自己进入省厅就会受到影响。

    自己还是没沉住气呀,自己老糊涂了吗?为什么就为了一口气,一点面子,要逼迫欧阳志远?刚才如果自己冷静下来,坐下来和欧阳志远好好的谈谈,事情也不会变得这样糟糕。

    赵大山一下子坐在沙发上,有点后悔。

    周茂航走进来,小声道:“赵局,只有郭市长能阻挡电视台的曝光。”

    赵大山一听,连忙站起身来,大声道:“备车。”

    周茂航看着赵大山的奥迪开出了公安局,心里非常高兴,嘿嘿,付桂山这次完蛋了,想和老子争公安局长的位置,付桂山,哈哈,你还嫩点。

    ………………………………………………………………………………………………

    欧阳志远在车上,把事情的经过,向三位女记者说了一遍,并把录音让她们复制下来。

    三个人兴奋极了,今天终于抓到了一个热点新闻,晚上就上晚间新闻。

    赵雅婷笑道:“欧阳大哥,以后有什么新闻,一定给我们打电话。”

    欧阳志远道:“好的,看在大鹏兄弟的份上,我肯定给你们打电话。”

    赵雅婷脸色一红道:“你说话要算数。”

    欧阳志远道:“今天我就给你们打了呀,放心吧,以后只要有什么新闻,一定给你们打电话。

    欧阳志远把三个人送到电视台后,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一看,竟然是市长郭文画的号码。

    欧阳志远一愣,自己这个工业园主任,虽然是市长郭文画提拔的,但郭文画是在利用自己,把工业园建起来。而且他看中的是,自己筹集而来的六个亿。有了这六个亿,再加上省里和市里下拨的四个亿,工业园才能建起来。欧阳志远相信,只要自己这六个亿到位后,说不定,自己的工业园主任位置,就干到头了。

    郭文画找自己干什么?难道为的是今天的事?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您好,郭市长。”

    “呵呵,志远呀,我看,公安局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郭文画的声音,虽然微笑着,但却透出不容更改的强大气势。

    “郭市长,身为副局长的付桂山,指使交警大队队长魏宗宝,无缘无故的陷害傅山工业园的运输车队,强行扣留车队,致使工业园的建设停工待料五个小时,严重的影响了工业园的建设。”

    欧阳志远知道,郭文画在给公安局讲情,赵大山可是郭文画的人,难道赵大山找到了郭文画?

    “志远,我会严肃处理这两个人的,你放心吧,付桂山和魏宗宝已经被停职反省,呵呵,我看就放手吧。”

    郭文画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欧阳志远不答应也不行了。人家毕竟是市长。

    “好吧吗,郭市长,就这么办吧。”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

    市长郭文画看了一眼赵大山,沉声道:“你看看你的手下,能有一个省心的吗?付桂山和魏宗宝要好好的反省一下。”

    郭文画拨通了市电视台赵凤琴的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