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毒计

    第二百二十二章毒计

    龙海市一套大气而漂亮的别墅里,宽敞的客厅里,张兴勇、张兴军、张兴强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正在喷云吐雾。

    整个客厅的气氛极其的压抑。

    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在今天早晨,就接到了调令,让他和海岛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城西山互调。

    这让张兴强极其的郁闷,心里更加气愤。

    他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工业园主任,屁大的一个小官,竟然能走通省电力能源厅的关系,鼓动厅长王瑞国,把自己调走,这是多大的能力?

    就连担任副厅长的舅舅陈永鸿都没来得及讲清。

    当年市委书记的周天鸿,在担任市长的时候,都没斗过自己,现在竟然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逼得自己调走。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欧阳志远,老子绝不放过你。

    这件事还没有完,下午传来的一个消息,更让这三兄弟暴跳如雷,怒不可破。

    自己的弟弟张兴国竟然被双规。

    这让三个兄弟,几乎发狂了。

    最发狂的就是副市长张兴勇。自己必经是龙海市的副市长,***何振南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双规老子的弟弟,这不是打老子的脸吗?

    当他听到,是欧阳志远到达猫耳乡的时候,当着很多官员的面,怒斥自己的弟弟张兴国,没钱修桥,却有钱买三十多万的轿车的消息,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联合一起,给自己的几位兄弟下的套。

    这件事绝对有人在背后指使。最大嫌疑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自己的弟弟张兴强有仇,当年开发区的那件事,自己早就劝过弟弟张兴强,但是,弟弟张兴强就是不听自己的,仗着舅舅的关系,非要和周天鸿抗争到底不可。最后,虽然周天鸿妥协了,但这也在周天鸿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周天鸿的为人极其强势,更喜欢记仇。

    现在,这颗埋藏的仇恨种子,终于在欧阳志远的浇灌下,开始发芽。

    欧阳志远借助别的关系,撕毁了和弟弟张兴军的运输合同,调走了自己的弟弟张兴强,现在又双规了自己的弟弟张兴国,真是一计接着一计呀,这也太歹毒了吧?

    四通运输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看着两个哥哥道:“大哥、二哥,你们说怎么办?现在四弟被何振南双规着,咱们得救救四弟呀。”

    张兴勇狠狠地道:“我多次警告过四弟,让他收敛一些,一个最贫困的乡镇,竟然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豪华轿车,这不是找事吗?但他就是不听。还有你,二弟,你和周天鸿抗争,有什么好处?就是你让周天鸿妥协低头了,你能得到了什么?周天鸿那个人,很是记仇的,现在的一切,都是周天鸿在背后指使。”

    张兴强的脸色阴沉的象锅底一般,那双毒蛇一般的眼睛里,透出凌厉的杀气。欧阳志远,老子一定找回来。

    张兴军道:“大哥、二哥,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现在,咱们要齐心合力的救出来四弟,他们只要找到证据,就会把四弟转交到公安局。”

    张兴勇道:“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就是让舅舅通过关系,向下面施压,让周天鸿放人。第二个方法,就是我去找郭市长求情。这两条路,一起走。兴强,你连夜走吧,到省电力厅去找舅舅,我一会就去找郭市长。郭市长是我的老上级,他不会不问我的事的。”

    张兴强点点头道:“只好这样了,一个小时后,有一班去省城的班机,我这就动身。”

    张兴强站起身来道:“大哥,二哥,我走了,这边,你们加紧点。”

    张兴勇点点头。

    张兴军看着大哥道:“傅山工业园的运输,欧阳志远竟然找了一个外地的运输队,嘿嘿,我要从新把运输权夺回来。”

    张兴勇看着自己的三弟弟道:“夺回运输权,还不是小菜一碟,关键是你手下的司机要干净一点,偷几袋子水泥,能卖几个钱?”

    张兴军点点头道:“大哥,怎样夺回运输权?”

    张兴勇在张兴军的耳旁说了几句话,这让张兴军连连点头。

    ………………………………………………………………………………………………

    张兴勇晚上去拜访了市长郭文画。

    这几天,郭文画的心情,很不平静,自己在傅山县的班底,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死了。

    赵丰年的死,让郭文画考虑了很多问题。

    自己的底班,究竟有几个能被自己所用?能在关键的时候,帮自己一把?

    赵丰年不行,他太贪了。太贪的结果,就是送命。

    赵丰年一家人,算是完了,他的儿子赵宗亿先死,然后,赵丰年又出了车祸。

    郭文画又有点难过,必经赵丰年跟了自己多年。没有功劳,也应该有点苦劳吧。

    看看人家原来傅山县县长王广忠,现在担任运河县的县委书记,做什么事,都不留下痕迹,这样的底班,自己才放心。

    下一届的副市长,自己一定把王广忠提上来,来帮助自己控制住龙海市的一切。

    自己眼前就有一个人才,那就是欧阳志远。

    可惜的是,欧阳志远被周天鸿抢先一步,拉到了他的战车上。自己看看能把欧阳志远拉过来吧,拉不过来的话,也绝不能让周天鸿使用他。

    赵丰年死了,傅山县的常务副县长,应该把谁提起来?

    江宗武!

    江宗武是省长江川河的侄子,如果江宗武提上来当乘务副县长,他就能帮助自己控制住傅山县。

    傅山县的发展,现在是突飞猛进,一路高歌。一百亿的投资,完全可以让傅山县挤进全市前几名的行列。

    控制住傅山县,傅山县的政绩,就是自己的,就可以为自己冲击龙海市委书记这个位置,打下良好的基础。

    保姆敲敲门,走了进来。

    “郭市长,副市长张兴勇求见。”

    郭文画一听,眉头皱了皱。

    张兴勇晚上来求见自己,肯定是为了张兴国的事。张兴国被双规,证据确凿,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人也太不检点,一个贫困乡,竟然敢坐三十多万的桑塔纳,就是县长,也只是普通的桑塔纳。

    这种人该杀,连扶贫款、退耕还林款,也敢贪污,这不是找死吗?

    可是,张兴勇又是自己亲自提拔上来的亲信,自己又不能不问,免得让自己手下的人心寒。

    “让他进来吧。”

    郭文画看着保姆道。

    不一会,龙海市副市长张兴勇走进来。

    “郭市长,您好。”

    张兴勇恭恭敬敬的和郭文画打招呼,把带来的两包清明前的极品龙井和一箱飞天茅台放下来。

    “兴勇呀,这我就批评你了,咱们不是外人,来就来了,干么还买东西?一会走的时候,要全部带回去。”

    任何人带东西来,郭文画都会说这样的话的,但事后,没有一个人把东西带回去。

    张兴勇连忙道:“郭市长批评的是,我下次改正。”

    保姆给倒了两杯茶,一杯先递给市长郭文画,另一杯递给张兴勇。

    “郭市长,今天来,我是向你回报工作的。”

    张兴勇知道,如果自己上来就提出来自己弟弟的事,郭文画肯定会发脾气,自己只有先回报工作,最后再提起自己弟弟的事,郭文蛤肯定不会生气的。

    “说说看。”

    郭文画微微的把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张兴勇连忙站起来,走到郭文画的背后,轻轻的给郭文画揉着脖颈和太阳穴。

    郭文画的颈椎有毛病,当年张兴勇就是会这一手按摩技术,讨得郭文画的欢心,逐渐走进了郭文画的视线。

    当年张兴勇在郭文画手下当小兵的时候,他并不会按摩。当他发现郭文画的颈椎有毛病时,他就花钱偷偷地学了颈椎按摩术,每天给郭文画按摩颈椎。再加上张兴勇的思维敏捷,很会来事。

    一年后,张兴勇就被郭文画提拔起来,随着郭文画的升迁而升迁。现在,终于升到副市长的位置。

    “郭市长,运河县的船闸和修建港口的项目,已经开始立项,很快就会获得国家的批准,所有的资料,都报上去了。运河县开发区的造纸厂,是个污染大户,他们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运行的效果,很不理想,我已经责令他们整改了。”

    郭文画点点头。

    运河县经济高科技开发区工业园,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一手建立起来的,他在傅山县刚建成一个工业园,就升迁到运河县,担任运河县的县委书记。

    运河县的经济开发区工业园中,有几家大型的造纸张,污染特别严重,原来的污水处理厂,运转不是很理想。

    运河县的县城运河城,就处在隋唐时期开凿的大运河旁边,是一座历史悠久、文化气氛及浓的古老城市。

    近来,为了加大运河的航运能力,运河政府,准备招商引资,建成一个运河港口和船闸,项目已经报上去了。

    下面,张兴勇就把话题扯到傅山工业园上。

    “郭市长,傅山工业园已经全面的进入建设阶段,很多投资商的基建已经完成,厂房、设备和办公楼已经开始建设。可是,工业园的运输跟不上趟,水泥、沙子、石子如果不囤积一点,一到了雨季,就怕原料跟不上。”

    张兴勇小心翼翼的道。

    郭文画道;“你帮欧阳志远再介绍一个运输队吧,信誉要好的。”

    张兴勇内心不由的狂喜,哈哈,欧阳志远,这可是郭市长让介绍的运输队,你能说、你敢说不行吗?老子不把运输的承包权夺回来,老子就不姓张。

    张兴勇又把另外几个县的工业情况向郭文画回报了一遍。

    郭文画对张兴勇回报的情况,基本上还算满意。

    经过张兴勇的按摩,郭文画感到脖子轻松过了。

    张兴勇看着郭市长,张了张嘴,终于鼓足了用去,小声道:“郭市长,猫耳乡的乡长……。”

    郭文画的脸色一沉,看着张兴勇道:“你知道,官场中最忌讳的就是贪污救灾、扶贫款,这两种款项,如果有人敢动这两项款的主意,在过去是要掉脑袋的。”

    张兴勇连忙道:“是,郭市长,我没有教育好我的弟弟。”

    郭文画冷哼一声道:“你的两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等,特别是张兴强,竟然敢私自吩咐县供电局停了傅山工业园的电,影响了新工业园的建设速度,人家已经录了音,正准备把张兴强告上法庭。”

    录音的事,张兴勇已经知道了

    “郭市长,我已经狠狠地批评了我弟弟,他就要调走了。”

    张兴勇连忙道。

    “你先回去吧。”

    郭文画看着张兴勇道。

    张兴勇连忙站起身来道:“谢谢郭市长,我一定要把傅山新工业园的速度抓上来。”

    郭文画点头道:“你明白傅山工业园的重要性就行了。”

    郭文画看着张兴勇走出去了,他思考了一会,抓起了电话,拨通了市纪委书记戴宝楠的电话。

    戴宝楠一看是郭文化的电话,连忙道:“郭市长,您好。”

    郭文画道:“戴宝楠,找个理由,把张兴国带到市纪委来审查。”

    “咔嚓!”

    郭文画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市纪委书记戴宝楠一听郭市长的话,就知道郭市长想介入张兴国的案件中,肯定是想救张兴国。张兴国的哥哥张兴勇副市长,可是郭市长的亲信。

    戴宝南拨通了自己手下的电话,开着车,连夜直奔傅山县城而去。

    ………………………………………………………………………………………………

    张兴国被双规后,直接关在县纪委办公室的一间问讯室里。

    而猫耳乡原扶贫办主任潘东山,被关在另一间问讯室里

    县纪委书记张建设亲自审讯潘东山。潘东山上来还想抵赖,但县纪委书记张建设最擅长的就是审问这些贪污犯。几个回合下来,潘东山就败下阵来,交代了自己和乡长张兴国合伙贪污克扣扶贫款的事情。

    经过一个晚上的回忆,几年来,两人共计贪污扶贫款和退耕还林补助款,一百多万元。潘东山一吐口,这让张建设几个人,大为兴奋,他们决心乘胜追击,连夜撬开张兴国的嘴。

    正当他们要审问张兴国的时候,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带着市纪委的人赶了过来。

    张建设一听市纪委的人来了,心里顿时一愣,心道,市纪委的人来干什么?

    张建设带着人,连忙迎了过来。

    “您好,戴书记。”

    戴宝楠握着张建设的手道:“建设,辛苦你了,审问的怎么样了?”

    张建设连忙道:“原猫耳乡扶贫办主任潘东山开口了,他和张兴国联合贪污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一百多万。”

    戴宝南心里一惊,不禁吓了一跳,一百多万,够枪毙的了。

    戴宝楠连忙道:“建设,张兴国的案情比较重大,而且还牵扯市里的官员,我这次来,就是要把张兴国提走,这是手续,你看看,然后签字。”

    戴宝楠说完,把手续递给张建设。

    市纪委书记戴宝楠亲自来提人,张建设根本什么可说的,市纪委提走乡干部,就是提走县里的干部,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说,人家又有正常的手续,张建设根本没有权力阻拦。

    张建设看完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戴宝楠提走两个人后,握着张建设的手道:“谢谢你,建设。”

    戴宝南走后,张建设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何振南问道:“张书记,什么事?”

    张建设道:“何县长,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带着人,把张兴国提走了,手续正常。”

    何振南一听,心里一沉,很是恼火。

    但人家市纪委可是县纪委的顶头上司,人家又是走的正常手续,就是自己在场,也没有什么办法。

    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可是市长郭文画的人,而张兴国的哥哥副市长张兴勇也是郭文画的人,他们提走张兴国的目的是什么?

    一个想法猛然在何振南的脑海里跳出来。

    难道郭文画要包庇张兴国?副市长张兴勇肯定向郭文画求情了,郭文画这才让戴宝楠来提人?

    何振南道:“两人招供了吗?”

    张建设道:“潘东山招供了,贪污了一百多万,还没来得极审问张兴国,张兴国就被戴宝楠提走了。”

    何振南道:“你把潘东山招供的录音,多复制几份放好,给我一份,剩下的事,你就不要问了。”

    张建设道:“好的,何县长。”

    张建设连忙把录音口供复制了几份,刚放好,就看到戴宝楠又回来了,他回来的目的,就是要走了潘东山招供的录音带。

    张建设看着戴宝楠拿走了录音带,心道,好险呀,再慢一步,就没有机会复制这录音带了。

    ………………………………………………………………………………………………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起的很早。

    天还不明的时候,欧阳志远就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有早起的习惯,他在外面练了一会武,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只觉得神清气爽,全身舒服的不得了。

    但黄晓丽可就不行了,两人不知道缠绵了多少次,早上起来,黄晓丽可是腰酸腿痛,差点没起来。

    这个小马驹子,太厉害了,简直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虽然让自己多次达到了巅峰的云端,但自己根本受不了小马驹的横冲直闯。最后只有缴械投降。

    欧阳志远洗涮完毕,敲开了黄晓丽的房门。

    这时候的黄晓丽,也洗刷完毕,换好衣服。黄晓丽看着神采奕奕的欧阳志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小家伙,昨天一夜可没闲着,现在竟然还是神采奕奕,这,这么厉害。

    欧阳志远看到黄晓丽有点憔悴,知道自己昨天夜里索取过分了,连忙倒出一颗药丸,放进黄晓丽的口中。

    药丸清香甘甜,一入喉咙,化成股股暖流,流向四肢,进入骨髓。整个身子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疲倦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满脸倦色的黄晓丽,顿时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

    “志远,这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

    黄晓丽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阿胶人参补气丸,我自己配置的,功能补气去虚,延年益寿,这一瓶送给你了,三天一颗,我保证你每天都神采奕奕的。”

    黄晓丽接过阿胶人参补气丸,打开盖,闻了闻,一股清香带着甘醇的香甜,直透自己的脑髓,舒服极了。

    “好药,志远,不会有副作用吗?”

    黄晓丽笑道。

    欧阳志远坏笑道:“有一点,但不碍事,我能帮忙你。”

    黄晓丽笑道:“什么副作用?”

    欧阳志远趴在黄晓丽的耳朵上,小声道:“就是需求有点旺盛,天天想要……。”

    “啊!”

    黄晓丽的脸色羞得透红,一下子揪住了欧阳志远的耳朵,使劲的拧了三圈。

    “啊,救命呀!”

    欧阳志远趁势,一下子把黄晓丽抱在怀里,嘴唇一下子亲在了黄晓丽娇艳的香唇上,双手再次滑进了黄晓丽的衣服里。

    “喔……喔……没关门……。”

    ……………………………………………………………………………………………

    早晨八点多钟的时候,猫耳乡各个自然村的村民们,以村为单位开始陆续的到来,欧阳志远看到他们一双双朴实的眼睛里,闪烁着惊喜的渴望。

    人们纷纷议论着,中药材的种植经验。

    这些村民们的主要收入,就是到山上挖药材,扑捉蜈蚣和蝎子。他们都知道,种植药材,一定能让他们走出贫困。

    欧阳志远这次带来的扶贫款,每人五百四十元,连同药材预付款,要一次发放到村民的手里。

    八点半的时候,县政府办公室的人、县林业局、扶贫办公室和清灵药业集团的技术人员,连同拉着药材种子根茎的十几辆大货车,陆续的到到达乡政府。

    清灵药业集团总经理康静走了过来。

    康静笑道:“呵呵,志远,想不到你昨天就来到了,也不告诉姐一声。”

    欧阳志远道:“康姐的集团在投资,我当然要先打头阵了,扫清前面所有的障碍,为康姐服务。”

    康静笑道:“贫嘴,一天没见,你的小嘴越来越甜了,应该说,是咱们的公司,你别忘了,清灵药业有你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欧阳志远道:“我把这茬忘了。”

    乡政府方面,由于张兴国被双规,乡党委书记王建业暂时主持工作。

    所有的乡长,都亲自上阵,忙前忙后。

    副乡长沈衍钧笑着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现在开始吧,估计要忙一天。”

    欧阳志远道:“沈衍钧,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清灵药业集团的总经理康静康大姐,这位是猫耳乡主管农业的副乡长沈衍钧,以后,你们少不了打交道。”

    “你好!”

    两人同时伸出了手,握在一起。

    这位康经理真漂亮,这么年轻,就是总经理了,真不错。

    康静看着沈衍钧也是微微的感到惊奇,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乡长,真是前途无量。

    接下来的来人,让欧阳志远感到奇怪。

    县委组织部长乔万春竟然从车里走下来。

    乔万春来干什么?不会是来宣布谁接替张兴国的职位吧?这也太快了。

    欧阳志远连忙向前打招呼:“乔部长,您好。”

    乔万春看着欧阳志远道:“走,志远,到会议室去。”

    欧阳志远笑道:“乔部长,您不会宣布我担任猫耳乡的乡长吧?让我去干嘛?”

    乔万春笑道:“这也说不定,革命同志就是一块砖,党需要你在哪儿,你就得去那里。”

    乔万春看着沈衍钧道:“沈乡长,叫齐所有的副乡长和副书记,连同王书记,到会议室,我宣布代理乡长的任命。”

    欧阳志远心道,这还真让自己猜准了,果然是宣布任命代理乡长的任命。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五位副乡长在就坐在会议室里等待了,王书记和几位副书记也到了会议室,这里面除了王建业不再渴望自己得到那个乡长的职务,沈衍钧的脸色平静如水,剩下的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压抑的渴望和焦躁不安。

    每个人都在掂量着自己的政绩和资历,是否能坐上乡长的这个位置。

    可是现在的社会,早就不在排资论辈了,更不看你的政绩,而是你上面是否有人?是否占对了队,跟对了人。

    欧阳志远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他和乔万春部长,王建业书记,坐在主席台上。

    乔万春拿着一份文件道:“同志们,经过县委组织部的提名,县常委的表决,决定任命……。”

    念到这里,乔万春的眼睛向下看了一下。

    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之上了,内心狂跳,血压升高。但脸上却还装出不在乎的样子。

    欧阳志远看到,乔万春眼角的余光,停在了一个人的脸上。

    欧阳志远心中一愣,这怎么可能?不会吧?难道代理乡长的位置要由他担任?

    嘿嘿,自己的眼光也是不错的,果然,这个人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乔万春停顿了一下道:“决定任命沈衍钧同志,为猫耳乡代理乡长职务。”

    这一声的宣布,顿时让整个会议室里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最年轻、资历最浅的沈衍钧,竟然被任命为代理乡长。

    就连乡党委书记王建业也是露出惊奇的神情。

    余下的四位乡长和几位副书记,内心极为不服,愤愤不平,气的差点吐血,但每个人在一愣后,都满脸笑意的拍着手掌。

    会议室里掌声如雷。

    欧阳志远知道,沈衍钧的背后,绝对不会很简单。

    如果沈衍钧的背后没有人,他是最没有希望代理这个乡长的。

    乔万春走下主席台,伸出手握住了沈衍钧的手道:“沈乡长,祝贺你,好好的干吧。”

    沈衍钧连忙握住乔部长的手道:“乔部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期望。”

    乔万春把那沈衍钧的手放在了王建业的手里道:“我希望你们俩人,互相配合,团结在一起,把傅山最贫穷偏僻的猫耳乡,建设成为全国最终名的药材基地,彻底甩掉最贫穷最落后的乡镇的帽子。”

    沈衍钧和王建业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道:“请乔部长放心,我们一定互相配合,团结在一起,把傅山最贫穷偏僻的猫耳乡,建设成为全国最终名的药材基地,彻底甩掉最贫穷最落后的乡镇的帽子。”

    “呵呵,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今天你们的任务还很重,外面的人都在等着你们,我走了。”

    乔万春说着话,走出了会议室。

    欧阳志远把乔万春送到车前,笑着看着乔万春道:“乔部长,沈衍钧是最没有希望当这个代理乡长的,但却当上了代理乡长,我敢说,这个任命,绝对不是县政府决定的,甚至,也不是市政府决定的。”

    乔万春一愣,随即笑道:“呵呵,志远,我只是负责传达任命文件,别的一概不知,你做好你的本质工作,就行了,别的不要打听,我走了。”

    乔万春说完,上了车,扬长而去。

    欧阳志远笑了笑,沈衍钧竟然成了代理乡长,官场真是不可思议啊。

    他转过身,走向会议室,看到副乡长和几位副书记,都在献媚的向沈衍钧祝贺。

    这时候,外面的签订合同,以村为单位,已经开始签订了,每一份合同签完以后,县政府的扶贫办人员,按照户口本,把扶贫款和药材预付款,发放到村民手里。

    清灵药业的药材种植技术员,开始向村民们发放药材种植技术指导宣传资料。

    黄晓丽和康静亲自和每位村民接触,谈论药材种植的前景和方法。

    村民们一次能领到这么多的钱,让他们欣喜若狂,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几位年龄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激动的伸出手指,站着唾液,数了好几遍,由于激动,都没有查清楚自己手里的钱。

    他们从来没有领到过,这么多的钱。

    乡党委书记和新任代理乡长沈衍钧和那些副乡长们,都加入了和村民签约的合同之中。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周铁山的电话。

    “志远,不好了,我们的车被人扣了,你快来。”周铁山的口气十分的焦急。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扣工业园的车?现在,整个工业园的建设速度,突飞猛进,周铁山的三十辆大货车,本来就有点忙不过来了,现在竟然扣车?这不是找麻烦么?

    “周大哥,你说清楚,是哪里的交警扣的车?他们为什么扣车?”

    欧阳志远要弄清楚这些事的来龙去脉。

    “志远,是龙海市交警大队扣得车,他们扣了我们整个车队,说我们超载,但我们并没有超载,我怀疑有人故意整我们。”

    周铁山很是气愤。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再说一遍,超载了没有?我要确切数字”

    欧阳志远大声问道。他要确切的答案。如果真的没有超载,被人故意找茬,欧阳志远、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志远,我们绝对没有超载,我敢发誓。”

    周铁山大声吼道。

    “好,周铁山,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们在那?”

    欧阳志远问道。

    “我们刚出龙海水泥一厂,就们那些交警截住了,我们现在正给他们交涉。”

    周铁山道。

    “好,我马上赶过去。”

    欧阳志远立刻找到黄晓丽道:“黄县长,工业园有急事,我要立刻赶回去,不能陪你了。”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焦急的神情,小声道:“什么事,这么急?”

    欧阳志远道:“周铁山整个车队让龙海市的交警给扣了,我去交涉。”

    黄晓丽一听,连忙道:“要沉住气,不要冲动,小心开车。”

    欧阳志远点点头,转身上了自己的越野,越野车发出强劲的轰鸣,冲向龙海市。

    欧阳志远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龙海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叔叔,你的交警大队,扣了我们傅山工业园的车队,工业园急着用水泥。”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不清楚这件事,我马上打电话,看看是什么情况。”

    周茂航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欧阳志远要四个小时后,才能赶到龙海第一水泥厂。

    欧阳志远刚想播打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的电话,宋忠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欧阳大哥,您在哪里?工业园的水泥,快没有了,周铁山的车队被扣了,工业园就怕要停工了。”

    电话里传来宋忠军焦急的声音。

    前天,欧阳志远就知道,周铁山的车辆已经不够用的了,欧阳志远想再买十辆大货车,可是,一时又没有这么多的司机,欧阳志远正在托人招收司机,想不到,今天就出现了这件事情了。

    “宋忠军,我想办法。”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四个小时才能感到龙海,就怕要耽误建设了,能不能先找个车队,缓解一下周铁山的压力。

    这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副县长戴立新的。

    “志远,工业园就要停工了,周铁山的运输队,怎么了?听说被扣了?这不耽搁建设吗?”

    戴立新的口气,极其焦急。

    欧阳志远忙道:“戴县长,请你立刻找一个可靠的运输队,先抢运一批水泥过来,新工农业园的建设,绝不能停。”

    “好的,志远,我认识龙海的一个叫八方的运输队,是一支可靠的车队,先让他们帮助抢运水泥,周铁山的运输队,现在已经忙不过来了,等到新工业园全面建设的时候,原料的运输更跟不上,我们可以让这个运输队加入我们,你看行吗?”

    戴立新说道。

    欧阳志远连忙道:“可以,戴县长,麻烦你了,合约就用原来的合约,你代表工业园,给他们签合约就行了。”

    欧阳志远心道,只有这么办了。

    戴立新放下了电话,脸上露出了狞笑。嘿嘿,欧阳志远,你也有上当的时候。

    他拨通了张兴勇的电话。

    “张副市长,呵呵,成功了。”

    张兴勇哈哈大笑道:“好,戴县长,晚上我请你吃饭。只要八方运输车队进入新工业园,你哥哥的立杰集团承包的工程,我给他介绍。”

    戴立新连忙道:“谢谢张市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