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猫耳乡

    第二百二十一章猫耳乡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主管教育的副乡长吴孝国。

    吴孝国一看来到羊角村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羊角村的小学,在上个月就打了报告,要修缮倒塌的教师,可是,乡里也没有钱。

    这几天,吴孝国正想向县里打报告,还没有来的极。

    欧阳志远看着吴孝国,又看着乡教育组的那些人,冷冷的道:“谁能说说这里的情况?教室倒塌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人过问,你们的职责是什么?每天坐在办公室了喝大茶?看报纸?”

    教育组的人,都低下了头。

    欧阳志远看着众人道:“谁负责这个村的管辖?站出来。”

    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慢腾腾的走出来,小声道:“欧阳主任,我包干的羊角村。”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中年干部道:“既然是你包干的羊角村,学校倒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向上反映?你这是渎职,你现在可以走了,猫耳乡不需要你这样的干部。”

    那个中年人的脸色变得苍白,垂着头,退回人群。

    欧阳志远看着吴孝国道:“今天你把猫耳乡所有要修缮的学校,都报给我,明天你就组织人,把羊角村的校舍建起来,资金我给你提供。”

    这时,还没倒塌的那半间教室里,传来羊的叫声,里面竟然还夹着隐隐约约的读书声,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羊圈里竟然还有孩子在读书?这怎么可能?

    他连忙走进羊圈,羊圈里的情景,让欧阳志远惊呆了,这位男子汉的眼睛湿润了。

    跟在后面的人,也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四五个孩子坐在小板凳上,在看书,在写字。旁边就拴着三只羊,整个倒塌了半个的教室里,充满着刺鼻的羊骚味。

    五六位教育组的工作人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羞愧的神情。

    欧阳志远连忙道:“孩子们,快出来,里面危险。”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冲了进去,把几个孩子抱了出来。

    几个小孩子的身上,粘着羊毛,脚上还粘着污秽。

    吴孝国把最后的一个孩子抱出来,他的眼睛也湿润了。五个孩子竟然和羊关在一起读书学习。几个孩子懂、冻的手脚冰凉,脚丫子上没有袜子,破旧的鞋子上,都露出了冻破了的脚指头。

    孩子太可怜了。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看着欧阳志远道:“叔叔,什么时候,我们能有新教室呀?我们想让孙老师给我们上课。”

    欧阳志远抚摸着小女孩的头道:“快了,好孩子,新教室明天就盖。”

    “真的?叔叔?你不会骗我吧?”小女孩子高兴的蹦起来。

    “叔叔不会骗人的,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问道。

    “她叫张翠,小名二丫,是我们班的班长,学习第一,还参加过县里的数学比赛,得了个第一名。”一个小男孩子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张翠,很好听的名字,不错,能考了第一。”

    “叔叔,我叫李勇,小名钢蛋,我们要孙老师来教我们,我们想孙老师了。”

    那个小男孩大声道。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吴孝国道:“孙老师在哪里?”

    吴孝国连忙道:“孙老师病了,他是一位民办教师,在羊角村教了十五年学了。”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黄县长,把鞋子和衣服,发给这四个孩子,你看,这四个孩子都冻坏了。

    黄晓丽拿出来五套衣服和鞋袜,吴孝国他们,连忙帮助五个孩子穿上新衣服和新袜子新鞋子。

    李勇穿上崭新的衣服和旅游鞋,高兴的又蹦又跳,小家伙这么大了,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鞋子,更没有穿过袜子,就是新衣服,也没有穿过,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大人穿过的,娘改成的。

    张翠更是高兴的不得了,漂亮的大眼睛,都笑成了小月芽。

    这时候,羊角村的村长李大住赶了过来。

    吴孝国连忙介绍。

    李大住连忙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欢迎县里的领导来视察工作。”

    李大住又连忙和黄晓丽的手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看着李大住道:“李大住,你明天把你的羊牵走,我们出资金,你们出人,尽快把教室建起来,好让孩子尽快上课。”

    李大住一听有人出钱,脸上立刻露出狂喜的神情,连忙大声道:“好的,欧阳主任,只要资金到位,明天我们就开始建教室。”

    欧阳志远道:“你看,要多少资金。”

    李大住仔细的算了一下道:“欧阳主任,要是资金充分,咱们建五间教室,每个年级,有一间教室,再建一间老师的办公室。孙老师家里的房子也快倒了,干脆,再多建两间房,还要一间厨房,让孙老师搬过来住,他就能很好的照顾孩子们了,这样,一万八千元就足够了。”

    欧阳志远一听,李大住想的还真周到,当下点头道:“就这样,我给你两万资金,再盖一间图书阅览室,记住,让副乡长吴孝国负责监督,花费的每一笔,都要记清楚。”

    李大柱连忙道:“请欧阳主任放心,我一定照办。”

    欧阳志远道:“孩子们都想孙老师,咱们去看看孙老师吧。”

    五个孩子一听要去看孙老师,顿时欢呼雀跃,高兴不已。

    ………………………………………………………………………………………………

    众人来到孙老师家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被孙老师的贫穷惊呆了。

    三间又破又旧的草房子,破旧的窗户,单扇门已经破的掉下来一块门板,房门外的锅灶,冷冷清清,好像几天都没有生火了

    “孙老师,县上的领导来看你来了。”

    李大住对着房间大声喊着。

    一个男孩子跑了出来,欧阳志远一看,正是自己在路上碰到的小男孩刘二蛋。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送给刘二蛋的新鞋和新袜子,竟然没有穿在脚上。

    “刘二蛋,我送给你的新鞋新袜子呢?”

    欧阳志远问道。

    “叔叔,我娘说,等到孙老师病好了,能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就让我穿着新鞋子来上课。”

    刘二蛋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看刘二蛋道:“刘二蛋,孙老师在吗?”

    刘二蛋道:“孙老师在发烧,我娘让我给给孙老师送饭来的,孙老师没有吃。”

    欧阳志远连忙走进房间。欧阳志远一看孙老师的家,心里有点发酸。

    家徒四壁呀,屋里就一张吃饭的桌子和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

    一位三十左右的男人,正挣扎着坐起来。他的脸色憔悴,脸色发赤,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孙老师在发烧。

    欧阳志远练忙走过去,握住孙老师的手道:“孙老师,我代表县政府来看你了。”

    孙老师气喘吁吁的道:“谢谢县领导来看我。”

    乡教育组组长宋毅连忙道:“孙老师,这位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主任,这位是黄县长。”

    孙老师一听,连忙想站起来,但欧阳志远按住他道:“孙老师,不要起来。”

    黄晓丽握住了孙老师的手道:“孙老师,我们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孙正明老师忙道:“我不苦,就是苦了孩子们,教师塌了,没有钱修呀。”

    黄晓丽道:“孙老师,你放心,今天我们就是专程来看学校的,我们带来了两万块钱的建校费,明天就开工,翻盖学校,每个年级一间,再建一间老师的办公室。你家里的房子也快倒了,我们再多建两间房,还要一间厨房,孙老师您搬过来住,就能很好的照顾孩子们了,我们还要建一间阅览室,购买书籍,开阔孩子们的视野。”

    孙正明一听,眼睛猛然亮了起来,大声道:“谢谢县领导,我替这些孩子们谢谢您们啦,谢谢。”

    欧阳志远看着吴孝国道:“吴乡长,孙老师还是民办教师吧?”

    吴孝国点头道:“是的,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道:“咱们乡今年的民办教师转正的有几个名额?”

    吴孝国道:“有两个名额,都分完了,孙老师的二十年限的教龄不够,还差五年。

    欧阳志远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县教育局局长的电话。

    “李局长,我是欧阳志远。”

    县教育局局长李峰一听是欧阳志远,连忙道:“欧阳主任,是您呀,您有什么事?”

    这几天,李峰知道,欧阳志远给傅山一中,拉来了一个亿的扶贫救助基金,四天后,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就到,这一个亿的扶贫资金,可以让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能上学。

    “李局长,我想向你要一个民办教师转正的名额。”

    欧阳志远知道,民办教师的工资极低,只有八十元,而公办教师的工资,有二百多元,民办教师根本不能和公办教师相比,孙正明看样子,已经三十岁了,已经教了十五年学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对象,穷的家里就一张桌子。如果再不转正,这是对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的孙正明,极为不公。

    自己可以破例给孙正明要一个民办转公办教师的名额。

    李峰一听欧阳志远要一个民办转公办教师的名额,他微微沉思了一下,立刻道:“好的,欧阳主任,你给何县长打声招呼就行了,对了,您给谁要的名额?我好办手续。”

    李峰做了这么多年的教育局长了,他知道,欧阳志远的魄力,他更知道,欧阳志远是谁的女婿。

    欧阳志远只要给何县长打个招呼,自己还不是多加一个名字而已,这样,自己就卖给欧阳志远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谢谢李局长,这位教师就是猫耳乡羊角村民办教师孙正明。”

    欧阳志远道。

    “好的,欧阳主任,我亲自替他办手续。”

    李峰笑呵呵的道。

    “谢谢李局长。”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欧阳志远能轻易的给孙正明办成民办转公办,这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那个年代的教师,民办转公办,很难,就是五位乡教育组里的五名教育工作者里,还有两个是民办的,等待转正。

    孙正明一听欧阳主任,竟然给自己办成了民办转公办,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如果自己能转成公办正式教师,自己的工资就能从八十元提高到二百六十元,这样,自己就能拿出更多的钱,帮助这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

    原来,孙证明的八十多元工资,有一半都花在了孩子们的身上。

    孙正明就想从床上下来,感谢欧阳志远,但被欧阳志远按在床上道:“孙老师,我给你看看病,我是医生出身。”

    欧阳志远给孙正明诊了脉,孙正明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营养不良,加上感冒。

    “孙老师,你必须增加营养,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机能就会受到伤害,你要是倒下了,孩子们谁照顾?谁给他们上课?”

    欧阳志远从瓶子里倒出两颗药丸,给孙老师服下,一颗补气,一颗治疗感冒,这些药都是自己配制的,疗效极佳。

    药丸刚一入肚,一股暖洋洋的舒服温润,就散布到全身,本来昏昏沉沉的头脑,立刻清醒了很多。

    孙正明本来赤红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太感谢你了,欧阳主任。”

    孙正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恢复了,他慢慢的从床上下来,感觉到全身说不出的轻松。

    所有的人都看着刚刚还昏昏沉沉的孙正明,不一会就痊愈了,这让很多人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想不到,这位欧阳主任,竟然还是一位神医,了不起呀。

    ………………………………………………………………………………………………

    天快黑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留下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鞋子袜子和书包、书籍,回到了乡政府。

    几位副乡长知道县里来了人,都没有回去,乡党委书记王健业开完会回来了,带领大家在乡办公楼等候黄晓丽和欧阳志远。

    乡党委书记王健业知道张兴国贪污了很多钱,他仗着自己的哥哥张兴勇是副市长,在乡里横行霸道,无人敢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想不到,今天竟然被双规了,真是大快人心呀。

    听说,就是在傅山县城,把张兴国暴打了一顿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和县纪委书记张建设亲自把张兴国抓走的。

    自己要是能搭上欧阳志远这条线,走出这个山窝窝是不成问题的。欧阳志远是何县长的秘书,又是办公室的主任,是何县长眼前的红人呀。

    听说,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病,都是欧阳志远给治好的,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呀。

    自己连续干了两届猫耳乡书记了,就是因为没有什么背景,没有人提拔,想进县城,比登天还难。

    眼前就有个机会,在等待着自己。自己一定要抓住,绝不能放过。

    那几个副乡长没有回去,也是有他们的目的。乡长张兴国被双规,现在乡长这个位置,就空下来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个位置。

    不知道,谁这么幸运,能填补张兴国的位置。

    机会就在眼前,关键是谁能把握住。

    乡教育组的几位同志都回去了,吴孝国没敢回去,一直陪着欧阳志远回到了乡政府。

    当欧阳志远的车子,停在乡政府面前的时候,乡党委书记王建业带领副乡长们迎了出来。

    吴孝国连忙给大家互相介绍,众人互相握手问好。

    其中有位主管农业的年轻副乡长,叫沈衍钧,引起了欧阳志远的注意。

    小伙子很年轻,比欧阳志远要大两岁,稳重大方,一双眼睛里透出机智和深邃的智慧。欧阳志远现在要建立自己的班底,随时都在挖掘人才。

    小伙子不错,看看能带到自己身边吧。

    王建业道:“黄县长和欧阳主任忙了一天了,咱们先吃饭吧。”

    王建业这样一说,欧阳志远和黄晓丽都感觉饿的很厉害,忙了一个下午呀,累了,也饿了。

    “呵呵,谢谢王书记,你这一提,我们还都感觉饿了。”欧阳志远笑道。

    王建业道:“黄县长、欧阳主任,咱们到乡政府餐厅吧,师傅们都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道:“什么地方够可以,只要能填饱肚子,大家一起去吧。”

    乡政府餐厅就在办公大楼的西面,不很远,几位副乡长和王建业作陪,来到了餐厅。

    欧阳志远从办公楼一迈步,那边就开始上菜,等到欧阳志远他们到了餐厅之时,热腾腾的菜已经上齐。

    菜不是太多,很精致,这让欧阳志远对王建业欣赏起来。

    不错,不象有些乡政府的人员,只要领导一到,立刻就是大酒店,肉山酒海的上了满满一桌子,根本吃不了,都浪费了。

    猫耳乡可是个贫困乡,要是满满的上了一桌子菜,肉山酒海,欧阳志远立刻就会翻脸。呵呵,王建业想的真周到。

    五位副乡长,一委书记,加上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一共八个人。

    王建业让上了四瓶山南特曲,一瓶红酒。

    排座位的时候,黄晓丽的职位最高,当然要做到贵宾主席的位置,欧阳志远坐在了黄晓丽旁边,王建业坐在了欧阳志远的旁边。

    沈衍钧由于在几位副乡长中年龄最轻,就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

    安排好座位后,沈衍钧开始启开酒瓶,先给黄晓丽倒了一杯红酒,接着给志远倒了一杯白酒,然后是乡党委书记王建业。

    等到沈衍钧倒完酒后,乡党委书记王建业举起酒杯道:“今天,我代表猫耳乡的全体老百姓,感谢黄县长和欧阳主任的到来,感谢您们给猫耳乡深水涧建设桥梁,感谢你们给羊角村建设新学校,更感谢您们揪出了张兴国这种贪官蛀虫,更感谢您们明天带来的药材种子,给猫耳乡的百姓们,指出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来我们敬黄县长和欧阳主任两杯酒。”

    王建业这样一说,五位副乡长都站了起来。

    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端起酒杯也站了起来,黄晓丽笑道:“王书记,你客气了,深水涧大桥,是欧阳主任拉来的赞助,是天信药业集团赞助的资金,羊角村的学校,是欧阳主任自己赞助的,吃过饭后,你们把猫耳乡所有要修缮翻盖的学校,报上来,我们研究一下,看看需要多少资金,欧阳主任从天信药业赞助的款项里拨出来,统一安排建设。”

    王建业一听,黄县长和欧阳主任,要把全乡的小学校都修缮翻盖,顿时大喜。

    整个猫耳乡有十五座小学校,都破旧的不成样子,如果都按照羊角村的规格来建设的话,就要三十万块。

    沈衍钧一听,欧阳主任要修缮翻盖猫耳乡的全部小学校,他的眼泪里露出了一抹惊奇。好大的手笔,出手就是三十多万呀。

    王建业看着吴孝国道:“吴乡长,你主管的教育,吃过饭后,你把情况详细的向欧阳主任和黄县长回报。”

    吴孝国连忙答应道:“好的,王书记。”

    众人坐下后,连续喝了两个酒,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黄晓丽喝的是红酒,几杯酒下肚,脸色红润起来,变得更加妩媚,而欧阳志远测面不改色,来者不拒。

    沈衍钧看到欧阳志远的酒量这么好,顿时如同碰到了知己一般,两人连续干了四杯酒,两人的脸上都不带一点酒意。

    这让众人都看的呆了。

    由于一会还要谈工作,四瓶酒喝光后,不再开酒。

    吃过饭后,众人回到了办公室,吴孝国详细的向欧阳志远汇报了整个猫耳乡的教育情况和要翻盖的小学校,最后确定翻盖十五座小学校。

    这十五座小学校,都是十五个比较大一点的自然村的学校,学校的规模都不很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

    每座小学,造价就在二万元左右。

    欧阳志远当着王书记的面,把一张里面有三十五万元现金的卡,交给吴孝国,让王书记监督,把这十五座学校,一定要建好。

    沈衍钧把全乡的农业情况,详细的介绍给黄晓丽,包括这次种植中草药的规模。

    他汇报完以后,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我有个建议,你看行吗?”

    黄晓丽示意他说下去。

    沈衍钧道:“我感觉到,猫耳乡种植的药材,规模还是有点小,如果想让猫耳乡最快的富裕起来,还要再把规模扩大,更要有自己的拳头产品。”

    欧阳志远点头道:“沈衍钧说的不错,你继续说下去。”

    沈衍钧接着道:“我们猫耳乡地处大山深处,耕地很少,一些药材,除了在耕地上种植以外,我们要让药材上山,回归自然,这样,我们产出来的药材,和野药材,没有什么两样,功效肯定会更好。另外,在我知道咱们乡要重点种植药材后,我查阅了大量的信息,药材市场中,山参、太子参、丹参、人参,这四种参,价格最好,而我们的山区的环境,正好适应这四种人参的生长,我们重点种植这四种参,再加上我们山上的何首乌和金银花、甘草这三种用处最广的药材,我们就以这七中药材为主,作为我们的主打产品。以后,让全国的药材商,一提起这七中药材,就想到我们傅山县的猫耳乡来。”

    黄晓丽道:“不错,是要上规模才行。这就看你们宣传的是否到位?让百姓们抢着种植中药材,让他们看到致富的希望才行。”

    欧阳志远点着头笑道:“沈衍钧,你主管猫耳乡的农业,扩大种植规模,这个权利你是有的。猫耳乡的药材能否种植成功,就看你的了,明天药材种子和根茎,就会到达,那里面就有你说的四种参类,我让清灵集团重点把那四类参的种子和根茎,多给你们一些。”

    沈衍钧一听,脸上漏出了惊喜的神情。

    ………………………………………………………………………………………………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被安排到乡政府招待所。

    条件虽然简陋,但招待所很干净,王书记让服务员把被褥全部换成新的。

    月光如水,洒在窗户上,透了进来。欧阳志远睡不着。隔壁的黄晓丽同样没有睡着,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煎鱼。

    欧阳志远不是神,他是人,更是男人。在他的一生中,已经装下了两个女人的的身影,一个是萧眉,另一个就是黄晓丽。

    这有时让欧阳志远很是烦恼不安。这两位女人,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这两个女人,欧阳志远都放不下。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他听到了黄晓丽在床上翻身的声音。他的脑海里,立刻展现出来黄晓丽那绝美白皙妩媚的娇躯来。

    嘿嘿,黄晓丽也睡不着。他又听到,黄晓丽好像去了浴室,不一会,她洗完澡,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走下床来,仔细的查看着远处的动静,然后,小心的打开自己的房门,快速的拿出一根细细的铁丝,在几秒钟,打开了黄晓丽的房门,钻了进去。

    黄晓丽没有睡着,坐在书桌前,她想的是,欧阳志远今天在铁索道上,救下那个小女孩子,要是欧阳志远掉下去,自己还能活吗?

    当时真是危险至极,欧阳志远如果再晚来半秒,那个小女孩子,就会掉下去,活不成了。

    志远的身手,越来越高了。竟然能走钢索。

    当欧阳志远和那个小女孩子掉下去的一刹那,差点把黄晓丽吓死。事后,欧阳志远竟然能神奇的翻上来,这让黄晓丽当场就哭了。

    黄晓丽洗过澡,穿着真丝睡袍,蓬松着头发,对着镜子梳理着秀发。

    玲珑的娇躯,在真丝睡袍下面,凹凸有致,饱满高跷的胸脯,随着两臂的上扬,更显得汹涌澎湃,颤颤巍巍,明显的凸出来。

    嘿嘿,黄晓丽,今天哥哥,不,弟弟一定要吃了你。

    欧阳一眼看到,黄晓丽正站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湿漉漉的秀发,刚刚洗完澡的黄晓丽,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漆黑的头发下修长的脖颈,极其的精致,圆润的肩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细腻光滑,白色睡袍里,那双饱满高跷,隐隐约约的颤抖着。纤纤细腰,两边优美的弧度下,是丰满高跷的臀部。

    欧阳志远从后面,一下子抱住黄晓丽,双手准确的握住那对丰满。

    “小马驹!呜呜……小坏蛋……轻点……”

    欧阳炽热的嘴唇,向下亲吻着,吻着黄晓丽的眼睛、嘴唇、脖颈、。黄晓丽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两只修长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脸色如同朝霞,娇羞无比。

    “小马驹,爱我……

    那种炽热的柔情爱意,让两人猛烈地燃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