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双规

    第二百二十章双规

    欧阳志远看着几位老人家道:“老人家,你们能确定扶贫款每人只发了二百四?”

    欧阳志远又问了一遍。他怕老人年纪大了,记不住了,又问了一遍。

    几位老人都说是二百四十元,而且都是冬天发的。

    欧阳志远辞别几位老人和孩子们,开着车,直奔猫儿乡政府。

    欧阳志远拨通了县扶贫办公室主任付宝乐的电话。

    付宝乐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按下接听键道:“欧阳主任,您好。”

    “付主任,你们去年……不,前几年发放给猫儿乡的扶贫款是什么时间发下来的,每人多少?”

    欧阳志远问道。

    付宝乐连忙道:“欧阳主任,我们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时间和数目发放的,时间在春耕前,数目每人五百四十元正。”

    欧阳志远得到了准确的数目和时间,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猫耳乡肯定存在拖延克扣扶贫款的嫌疑。嘿嘿,张兴国,你倒霉了,现在,张兴强就要调走了,我看你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来到猫儿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乡政府建设的还不错,是一座三层小楼,一个大院子,院墙很高,看大门的老人家,坐在传达室的门前抽烟。

    欧阳志远停下车,从车上拿起两包硬盒云烟走向老人家道:“老人家,张乡长在吗?”

    看大门的老人一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竟然拿了两盒硬盒的云烟,他的眼睛不仅一亮。

    看大门的老人道:“在,在办公室,他们上午喝完酒,都进去了,没见他们出来。”

    欧阳志远笑着道:“谢谢。”说完话,把两包烟,放在老人家的桌子上。

    好家伙,包装真精美呀。

    老人拿起桌子上的云烟,笑呵呵的闻着。

    两人直接把车子开进乡办公室的小楼前,走下车来。

    一楼所有的办公室都没有一个人,两人悄悄的走到二楼,听到乡办公室里传来很响的笑骂和摔扑克牌的声音。

    两人透过窗户,一看,好家伙,五六个人正在打扑克,每个人的脸上,都贴满了纸条,有的人,头上都顶着鞋子,滑稽极了。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两人透过窗户,一看,好家伙,五六个人正在热烈的打着扑克,每个人的脸上,都贴满了纸条,有的人,头上都顶着臭烘烘的鞋子,滑稽极了,还有两个人,脸上画满了绿色的乌龟。

    嘿嘿,猫耳乡政府,就是这样办公的吗?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样的干部要了有什么用?

    两人走向乡长办公室。

    张兴国今天很是郁闷,自己的弟弟张兴强,竟然被省电力能源厅调走,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到省电力能源厅,说动王瑞国?自己的舅舅陈永鸿可是电力能源厅的副厅长。

    自己的弟弟一调走,虽然大哥是龙海市的副市长,但少了弟弟这个无人敢惹的靠山,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不会是欧阳志远吧?想起这个小白脸,张兴国就恨得牙根痛,恨不得咬他几口。

    等到有机会,非让自己的哥哥张兴勇治治他不可,什么玩意,不就是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吗。

    张兴国和几位副乡长在中午的时候,多喝了几杯,来到了办公室,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很多的梦,梦到了自己当了副县长,正在县政府办公室的大楼里上班。

    他高兴的几乎发了狂。还梦见县长何振南在和自己握手。

    张兴国的办公室设计和县领导的差不多,他的办公室在里面,秘书在外面,虽然按照规定,乡长没有秘书,但张兴国硬是给自己配了一位妩媚的少妇秘书。

    张兴国的秘书叫徐娟,是一位极其很漂亮的女人,她正在办公室里织着毛衣,欧阳志远就和黄晓丽推开门进来了。

    两个人一进来,把徐娟吓了一跳,当她看清楚来人是个小白脸和一位漂亮的女人的时候,她不由得冷哼一声道:“喂,你们是谁?快出去,进门不知道敲门吗?这样没有礼貌。”

    徐娟狠狠的把毛衣挡在桌子上一摔。

    徐娟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一是对这两个人进来的时候,没有敲门,她很生气,第二就是进来的这个女人,太漂亮了,特别是她身上的那种典雅中透出的高贵,让徐娟有点自愧不如的感觉,所以,她很生气。徐娟看不得有人比她漂亮,他的妒忌心非常的强。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徐娟的呵斥,反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女人道:“我们有事要见张乡长。”

    徐娟一看对方不光没有出去,反而坐在了沙发上,说要见张乡长,她不仅十分的恼怒道:“你这个人真没礼貌。张乡长也是你这种人说见就能见到的吗,你有预约吗?快滚,否则,我报警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女人越说越不上路了,禁不止一声冷哼,一脚踹开里面的门。

    一般的情况下,只要秘书在外面守着,领导一定在里面。

    徐娟一见这个小白脸踹开了张乡长的门,立刻大叫道:“你这个人难道是土匪?这样没有教养?”

    张兴国喝的有点多,睡的很沉,没被徐娟的声音惊醒,欧阳志远走进张兴国的办公室,就看到,张兴国在沙发上打着呼噜,睡的正香,而且满屋子的酒气。

    看样子,张兴国喝的不少,这么大的声音,竟然没惊醒他。

    “你是谁,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无理,乡长办公室也是你随便进的吗?你要再不出去,我立刻报警。”

    徐娟大声的呵斥着。

    这下,张兴国终于惊醒了。这家伙最烦别人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吵醒自己。

    张兴国猛地做起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大声吼道:“谁吵醒老子睡觉,都给我滚出去,妈个逼的。”

    张兴国禁不住怒火中烧。

    欧阳志远一听张兴国在骂人,他恨不得一拳放倒这家伙,但他强忍怒火,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凉茶,泼向张兴国的脸。

    秀娟一看这个小白脸竟然用茶水泼张乡长,只吓得徐娟目瞪口呆。

    张兴国被冷水一浇,立刻惊醒过来,但是谁竟然敢用凉水泼自己,这让张兴国怒火中烧,张口就骂:“是那个王……。”

    他还没有骂出来,就看到了一双喷着怒火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欧……阳……主任,是……您……。”

    张兴国一看是欧阳志远,酒一下子被吓醒了,连忙站起来,他又看到了外间屋还站着副县长黄晓丽。黄晓丽的脸色很不好看,正生气的看着自己。

    “黄县长,您来了。”

    张兴国立刻跑过来,伸出了手,要和黄晓丽握手。

    黄晓丽并没有伸出手,而是讥笑着道:“张乡长,走,到你的乡政府办公室里去看看,看看你的手下在干什么?”

    徐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辱骂呵斥的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和黄副县长,这让徐娟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黄晓丽说完话,和欧阳志远走了出来,直奔乡政府办公室。

    张兴国狠狠的瞪了一眼徐娟,连忙跟在欧阳志远的后面。

    乡办公室里传来噼里啪啦的甩牌声和吆喝声。

    欧阳志远看着张兴国道:“张兴国,你看看你们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在干什么?你带头喝酒睡觉,你手下的人打牌,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培养你吗?”

    张兴国的冷汗下来了,他可知道欧阳志远的厉害了。

    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了房门。

    正在打牌的五六个人,正打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房门猛然被人一脚踹开,吓了几个人一跳,前面的一男一女,几个人都不认识,但后面的张乡长大家都是认识的。

    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献媚的笑道:“张乡长,你可来了,你今天不来参加,我就输惨了,二百块钱,半下午就输没了,昨天你坐在这里,可是赢了一千多元呀。”

    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本来是拍张兴国的马屁,但在欧阳志远和黄副县长面前说这句话,这不等于把张兴国向火坑里推吗?

    张兴国的脸色阴沉的像锅底,狠狠的道:“潘东山,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打过牌?在领导面前,不要乱说。”

    潘东山一听张兴国这样说,再仔细的看看张兴国旁边的两个人,他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我的天哪,这……这不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和副县长黄晓丽吗?自己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两个人。

    自己本来是恭维张兴国的,却想不到,领导在这里,这下自己完蛋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众人都知道,明日县领导要来,和各个村的村民签订中草药种植合同,想不到,今天竟然提前到来了。

    每个人都吓得脸色发白,内心狂跳。

    欧阳志远冷笑这看着张兴国:“张乡长,这就是你们乡政府的领导在工作?嘿嘿,不错嘛?明天清灵集团的药材种子、根茎就要到了,你们不下去检查村民们的土地准备的怎样了?竟然聚众赌博,你们对的起党和人民的培养吗?对得起人民的信任吗?”

    张兴国的冷汗噼里啪啦的向下掉,小声道:“欧阳主任,几位副乡长和包村的干部都下去了,这几个人都是留守下来的,为明天领导到来,在做准备。”

    欧阳志远冷笑道:“为明天领导到来,在做准备?用赌博来欢迎领导吗?”

    黄晓丽看着张兴国道:“每人写一份检查,交给我,给我们准备两间办公室。”

    张兴国连忙道:“好的,黄县长。”

    两间办公室很快的准备好了,黄晓丽道:“张乡长,你把每个村要种植中草药的名单、亩数都给我送到办公室,我要看看。”

    “是,黄县长。”

    张兴国连忙去准备。

    欧阳志远看着那些人道:“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你现在带着三年以来下发的扶贫款明细表,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潘东山一听,脸色一变,内心开始怦怦直跳。

    难道欧阳志远要来查扶贫款的发放情况?好在自己有准备,嘿嘿,你就是要查,凉你也查不出什么。

    潘东山连忙去办公室里,把三年内的扶贫款发放明细表拿过来,恭恭敬敬的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简单的翻了翻,上面各个村的扶贫款账目很清楚,每个人发放的都是五百四,还有每个人的签名。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潘东山道:“潘东山,按照规定,扶贫款要在每年的春耕之前发放,为什么你们要在冬天发放,压了半年的时间?”

    潘东山连忙道:“欧阳主任,扶贫款按照规定,是在春耕之前发放,但扶贫款在下拨过程中,是很慢的,来到我们乡,要费很长时间,所以,到了自然村,就更晚了,这一拖,就拖到春节之前。春节之前发放,这也是图个喜庆,让大家过个好年。”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去把主管教育的副乡长叫来。”

    “是!”

    潘东山如蒙大赦一般,快步跑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潘东山给自己的这份明细表,绝对有猫腻,嘿嘿,羊角村的那几位老人不会撒谎,张兴国太大胆了,每个人的扶贫款,竟然扣掉三百,真是丧尽天良呀。这样的贪官,要是不拿掉,对的起这些老百姓吗?

    主管教育的副乡长吴孝国急匆匆的赶来,敲了一下门。

    “进来吧。”欧阳志远大声道。

    吴孝国走进来,小心翼翼的道:“欧阳主任,您找我?”

    欧阳志远看着吴孝国,这家伙的脸上还有没有洗干净的绿色乌龟形状,他刚才也在打牌的行列,欧阳志远冷声道:“带着你的乡教育组,咱们下去一趟。”

    欧阳志远说完,看也不看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黄晓丽看完了那些资料,也走了出来,乡长张兴国和那些官员,都跟在后面。乡党委书记不在家,到县里去开会了。

    来到楼下,欧阳志远又看到了张兴国的那辆豪华桑塔纳。

    没有钱修桥,没有钱修学校,到有钱买二十多万的豪华轿车,张兴国,你太嚣张了吧?为人怎么不会低调呢?

    欧阳志远没有说到哪里去,越野车在前面开着,张兴国他们的车,在后面跟着。

    欧阳志远第一站,要去的就是深水涧的高架铁索道,欧阳志远要让这些官员,看看那些小学生坐在钢筋编的简易铁篮里,是怎样渡河来上学的。

    深水涧距离乡政府,就有十里路,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正巧,乡中心学校的学生们,已经放学了,他们都在深水涧这边,等待着过河,这些小学生每天要走二十几里路来上学。

    深水涧的地势极其的险要,这个渡口,没有渡船,而是在两座山之间的岩石上,拉了一根铁索,来回过河的人们,只要坐到铁框内,两手扶住两边,旁边的人用力一推,二十几米的河面,顷刻间就滑了过去。

    但下面就是近百米深的山涧,山涧下面,就是汹涌澎湃的大河。每年都有小学生和大人,由于没抓住两边的抓手,而掉下山涧,命丧黄泉。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看到一群小学生在一个一个的,战战兢兢的坐在小铁框里,两手死死地抓住扶手,哆哆嗦嗦的滑向对岸。

    整个山涧雾气蒙蒙,河水汹涌澎湃,响声如雷。

    黄晓丽看着这惊险的过河方法,惊得目瞪口呆。

    小学生们如果不从这里过去,走大路的话,要绕路三十多里。

    欧阳志远看着张兴国和主管教育的副乡长吴孝国道:“张乡长、吴副乡长,这里面,可有你们的孩子?”

    张兴国、吴孝国的脸色很难看,两人不敢看欧阳志远的脸色,冷汗顺着额角流了下来,但却不敢擦。

    这时候,人们猛然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的心一沉,连忙向索道看去。

    不好,危险。

    一个**岁的女孩子,坐在小铁框里,滑倒一半,不知什么原因,小铁框竟然剧烈的晃动起来,而且向前滑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

    小铁框里的女孩子,吓得脸色苍白,哇哇大哭,竟然松了一只手。

    小女孩子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遇到回旋风了。”

    一位老人大声喊道。

    回旋风,是山涧里的一种强劲的旋风,风力极大,能把坐人的铁框,轻易的掀翻,里面的人,瞬间就会掉下山涧,被河水吞没。

    “快救救我的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流着泪,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求救声。

    但这种情景,没有一个人敢去救得,谁下去,都会被回旋风刮下来。

    这时候,索道上的铁框晃动的幅度更大,小女孩吓得脸色蜡黄,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冲了过去,脚尖一点,上了索道,两腿快速的站稳,沿着铁索,向前冲去。

    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要干什么?难道他会走钢丝?是练杂技的?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崇冲向索道,她的心骤然收缩,心脏狂跳。

    志远,小心!

    黄晓丽虽然知道欧阳志远的身手极好,但也极为欧阳志远担心,下面是万丈深渊呀,而且没有任何的扶手,回旋风极大。

    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着小女孩,根本不看脚底下的索道。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自己看脚下的索道,下面的河水在急速的流动,自己瞬间就会发晕。

    他只能凭借感觉,在铁索道上快速的移动脚步,扑向那个就要掉下去的孩子。

    张兴国和潘东山一看欧阳志远上了索道,两人的嘴角上,都露出了一丝狞笑,

    嘿嘿,欧阳志远这***找死不成?竟然走铁索,去救那个小女孩,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回旋风的风力能达到十级以上,一个回旋,就能把他卷走,葬身河水里。

    嘿嘿,淹死欧阳志远正好,省着老是找老子的麻烦。

    风再大一下,在大一些,淹死这***。

    张兴国和潘东山两人在心里,疯狂的诅咒着欧阳志远。他两人恨不得一脚把欧阳志远踢下去。

    风太大了,欧阳志远感觉到,巨大的回旋风,死命的旋转着撕扯着自己的身体,要把自己扯下去。

    这时候,小女孩子的那个铁篮子,摇摆的更加剧烈,几乎要达到一百八十度了,危险呀。

    欧阳志远屏住呼吸,猛然发出一声震耳的长啸,以气助威,功力提高到最大的程度,身形快速的扑向那个小女孩。

    快了,十米……八米……五米……四米……三米……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黄晓丽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进了自己的掌心,但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她的双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和那个吓呆了的女孩子。

    猛然,又是一个狂暴的回旋风团,发出尖利的怪啸,猛烈的刮过来,一下子把小女孩子的铁框掀翻。

    “啊!”

    小女孩子发出一声绝望而凄厉的惨叫,从小铁框里掉了下来。

    “啊!”

    岸上小女孩子的妈妈,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铁索上的欧阳志远猛然感到一团更打的回旋风狂暴的刮过来,他就知道不好,果然,这股巨大的回旋风,一下子把小女孩子的铁框掀翻,小女孩子惨叫着从铁框子里掉了出来,向下落去。

    欧阳志远大喝一声,身体闪电一般的向前一窜,一把捞住小女孩子的腿,扯了过来,但强大的惯性,让两人的身体向下落去。

    很多的人都吓得闭上了眼睛,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和那个小女孩子,都活不成了。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虽然抓住了那个小女孩子,但两人的身体都向下掉去,泪水立刻在眼里狂涌而出。

    “志远!”

    黄晓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正在向下掉的欧阳志远,听到了黄晓丽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他的脑子一震,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死,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去做,自己还有要孝敬的父母,还有自己要爱的人萧眉、黄晓丽,可爱的一帆,自己绝不能死。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双腿猛然一绞,脚尖一下子勾住了铁索,猛一用力,身形一个回环,猛地翻了上来,又站在了铁索上面。

    岸上的人们一看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在紧急关头,用脚尖勾住了铁索,又神奇的翻了上来,人们一下子都惊呆了。

    我的天哪,这人是怎样做到的?

    难道是神仙下凡?

    黄晓丽一看到欧阳志远又神奇的翻上来,激动极了,她的泪水狂流而下。志远,你知道吗,你在我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你是我的生命,我的唯一,我和一帆都离不开你。

    岸上的人们看着这个年轻人,抱着已经吓得昏过去的小女孩,快速的踩着铁索,跑了回来,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人们沸腾了,欢呼着,跳跃着。

    张兴国和潘东山两人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这***命真大,掉下去竟然还能上来,真是不可思议。

    人们好像欢迎英雄一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着欧阳志远。

    孩子的妈妈,醒了过来,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没有死,正抱在那个年轻人的怀里,她哭喊着扑了过来,紧紧地把女儿报在怀里,放声大哭。

    孩子慢慢的醒了过来,两只小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脖子,再也不舍得松开。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张兴国,冷冷的道:“张乡长,你看到了吗?每年这根索道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你作为一乡之长,你不感到惭愧吗?为什么不修一座桥?”

    张兴国低下头,小声道:“欧阳主任,我们没有钱呀。”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兴国,看着乡里的官员道:“谁负责交通?”

    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道:“欧阳主任,我负责交通。”

    欧阳志远看着那个中年人道:“你说,修一座桥,要多少钱?”

    中年人道:“欧阳主任,在这个地方修桥的事,最低要二十万。”

    欧阳志远一听,嘿嘿的冷笑道:“张乡长,二十万就能修一座桥,你说没钱,我问你,你那辆桑塔纳花了多少钱?”

    张兴国一听,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这辆桑塔纳,买的时候,花了三十多万,是克扣的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买的。

    张兴国一时说不出话来。

    自己的大哥,张兴勇曾经警告过自己,为人要低调,不要再开这辆桑塔纳,免得被人抓住小辫子。

    今天,欧阳志远要用自己的车,来开刀吧。张兴国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欧阳志远大声道:“张乡长,你有钱花三十万买车,而没有二十万给老百姓修一座桥,党和人民要你这种乡长,有什么用?”

    旁边的那些老百姓们,一听乡长的车,要花费三十多万,顿时都愤怒了。

    “撤了他,我们不要这种贪官乡长。”

    “***,敢坐三十多万的轿车,却说没有钱修桥,苍天呀,打雷劈死这个王八蛋吧,要是修上桥,我女儿也不会在去年掉下河里了,呜呜呜……。”

    一个妇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我的孙子,在前年,掉下河的,可怜我呀,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子呀。”

    一个老人呜呜的哭着。

    “打死这个王八蛋,打死他,我们不要这种人当乡长,撤了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看到远处开来一辆轿车和一辆警车,欧阳志远笑了,看着张兴国道:“张兴国,你看看谁来了?”

    张兴国一看,前面的那辆轿车,正是县纪委书记张建设的专车,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双腿在打颤。

    完蛋了,就怕过不了这个坎了。

    何振南知道,龙海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一调走,自己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立刻命令县纪委书记张建设双规张兴国。

    猫儿乡的领导班子,要换换了。

    两辆车,停在了众人面前,县纪委书记张建设和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大声道:“张兴国,我们请你去调查你们猫儿乡的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的问题,上车吧。”

    张兴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瘫倒在地。

    警车里,几名警察走了出来,把张兴国架到车上。

    欧阳志远连忙迎上前道:“张书记,您好。”

    “呵呵,志远。”

    张建设走到黄晓丽面前道:“黄县长,您好。”

    “张书记,您好。”

    旁边的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一看到张兴国被带走,就知道不好,贪污挪用扶贫款,自己都参与了。

    果然,两名警察走了过来,看着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道:“请跟我们走一趟。”

    潘东山的脸色变得苍白,两腿开始发抖。

    两名警察给潘东山戴上了手铐,押进车里。

    警车和轿车,扬长而去。

    看热闹的老百姓一看到这种情况,顿时一片欢呼。

    所有的官员们,一看到乡长张兴国和乡扶贫办公室主任潘东山被带走,所有的人内心狂跳不已

    欧阳志远看着副乡长吴孝国道:“你马上联系车,把这些学生和要过河的村民们,送到对岸。”

    吴孝国连忙打电话,不一会,一辆客车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吴孝国道:“在这座桥修好前,以后,这些学生来上学和放学,都用这辆客车接送。”

    吴孝国连忙道:“好的,欧阳主任。”

    人们一听说,要修桥,顿时都激动万分。

    一位老人大声道:“欧阳主任,真的要修桥?”

    欧阳志远大声道:“马上就要修了,资金已经到位了,施工队已经联系好了。”

    “这太好了,这根铁索也该退休了,每年在这里,不知到淹死多少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那位老人道。

    小学生们一听要修桥,个个高兴的蹦起来。

    欧阳志远拨通了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经理王天祥的电话。

    王天祥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不敢怠慢,连忙按下接听键。

    霍天都已经吩咐过了,只要欧阳志远提出来要求,王天祥必须立刻去办。

    “王经理,猫儿乡深水涧的桥,什么时候修呀?款项已经打到了你们的账户上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欧阳主任,勘探已经进行完了,明天人和设备就要过去,您放心,在雨季来临之前,深水涧的大桥,一定能修通。”

    王天祥回答道。

    “好的,王经理,。麻烦你了。”

    “不客气,欧阳主任。”

    人们一听,果然就要修桥了,个个高兴不已。

    这时候,那些小学生和要过河的人们都上了车,那位抱着女儿的妇女走过来,噗通一声,跪在欧阳志远面前,感谢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女儿。

    欧阳志远连忙扶起来她道:“快起来大嫂,以后,桥修好了,你们就不担惊受怕了。”

    所有要过河的人,都上了大客车,大客车慢慢的消失在远处的路上。

    欧阳志远带着众人,直奔羊角村。

    羊角村坐落在两座大山之间的一个山谷内,狭窄的山谷如同羊角一般弯曲,所以,这个村就叫羊角村。

    欧阳志远带着大家,来到了羊角村东头,羊角村小学。

    当欧阳志远看到这座只有三间屋的小学小时,心里难受至极。

    三间屋的教室,已经塌了两间半,剩下的那般间屋里面,养着几只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