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救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救人

    张兴强狠狠地把孙树唐骂了一顿,扣死了电话。

    自己向孙树堂下得命令,竟然让人家给录了音,就凭这份录音,王瑞国就可以撤了自己。如果傅山县的人,拿着这份录音,告到省政府,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自己一生的奋斗,就会完蛋了。

    是谁录了这份声音?能录这份电话录音的人,一定就是孙树堂身边的人,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大意失荆州呀。

    孙树堂那里的人,是不能相信了。

    傅山供电局局长孙树堂被张兴强臭骂了一顿,不敢怠慢,立刻下令给傅山工业园送电。电闸一送上,新工业园的机器,再次轰隆隆的响起来。

    停了二十多小时的工地,再次运转起来。

    傅山新工业园的办公室,一片欢呼。宋忠军第一时间,给县长何振南打了电话。

    何振南接到电话后,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看来,志远在南州已经说通了王厅长。这小子真是自己的福星。

    何振南拨通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周书记,供电局已经给工业园送电了。”

    “什么,振南?你再说一遍?”

    周天鸿猛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县供电局已经给工业园送上电了。”

    何振南又说了一遍,接着道:“肯定是志远在南州,说动了王厅长。”

    周天鸿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这小子行,何振南,你给我造出声势,你们傅山县还有两个副县长的位置,一直没有人到位,你放出风去,就说,欧阳志远要被提拔为副县长,哈哈……”

    周天鸿挂上了电话,他猛地喝了一口水,拉开窗帘,看着一架飞机,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他高兴极了,现在终于一雪前耻,报了以前的仇恨。

    当年,自己还是龙海市长的时候,建设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过程中,张兴强指使他的亲戚承包几个工程项目,但由于他们的资质没有达到标准,周天鸿没有答应,结果,张兴强开始报复,拉下了正在建设的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电闸。

    在一个月的较量中,周天鸿由于不敢再拖工期,败下阵来。

    这是周天鸿进入仕途以来,最大的耻辱。今天欧阳志远替自己报了仇,真他娘的解恨。

    周天鸿主动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

    欧阳志远看着王瑞国在自己面前,给龙海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打了电话,责令张兴强立刻送电,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感动。

    “王伯伯,谢谢您。”

    欧阳志远感激的道。

    “志远,我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的女儿就没命了,你是说,你能让我的女儿重新站起来?”

    王瑞国满脸希望的看着欧阳志远。

    王瑞国一这样问,李茂荣和王俊青立刻紧张的看着欧阳志远。

    刚才他们听到过,欧阳志远这样说过,能治好王倩的腿。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王瑞国,李茂荣和王俊青一听,欧阳志远真的能治好王倩的腿,三个人的眼睛,都湿润了。李茂荣搂住女儿,激动的哭了起来。

    王倩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看着王俊青道:“俊青,你去浴室,放半盆微微烫手的热水,我一会就给王倩治疗。”

    王俊青一听志远要给妹妹治疗,心里高兴极了,立刻去准备。

    欧阳志远把王倩腿上的针,全部收起,看着李茂荣道:“李阿姨,你先和王倩去休息一会,一会,我就开始给她治疗。

    李茂荣道:“好的,志远,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李阿姨,您别客气。”

    李茂荣推着王倩,走进了王倩的卧室。

    王瑞国看了欧阳志远一眼,点点头道:“志远,你真的能把倩儿的腿治好?能让她重新站起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能,要一个月的时间。”

    王瑞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说,要什么条件?”

    王瑞国看到,欧阳志远把人都支走,肯定有话要和自己说。

    欧阳志远看着王瑞国道:“请您把张兴强调走,他已经不适应在龙海市呆了,这个人心术不正。”

    王瑞国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就这一个条件?”

    欧阳志远点点头。

    王瑞国笑道:“你治病救人,是个人的事,但你提的条件,却是把张兴强调走,这是体制内的事,这不相干呀。”

    欧阳志远笑道:“我怕张兴强再次报复,我是工业园的主任,如果把张兴强调走,我就放心了。”

    王瑞国笑道:“好,我答应你。”

    王瑞国为人十分的强势,在省电力厅中,说一不二。再加上他就要到国家电力能源部工作了,他的话,没有人敢不听。

    欧阳志远一听王瑞国答应自己了,微笑道:“谢谢王伯伯。”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看了一眼王瑞国,志远按下了接听键。

    “周书记,您好。”

    “志远呀,工业园的电已经送上了,你辛苦了。”

    欧阳志远帮助自己,打败了张兴强,这让周天鸿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呵呵,周书记,这是我应该做的。”

    欧阳志远道。

    “志远,你替我谢谢王厅长,我代表龙海市的人民,感谢王厅长。”

    周天鸿的声音很大,旁边的王瑞国听的很清楚。

    他笑了,伸手接过欧阳志远的电话道:“周书记,您好,我是王瑞国。”

    周天鸿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我的天哪,王厅长就在欧阳志远的身边呀。

    “王厅长,您好,我周天鸿感谢您。”

    周天鸿连忙感谢周天鸿。

    王瑞国道:“不用谢,这是我们工作中的失误,我已经答应志远,把张兴强调走,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周天鸿一听,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欧阳志远竟然能让王瑞国把张兴强调走,这位太好了。

    “王厅长,太感谢你了,我到南州的时候,一定当面感谢你。”

    “呵呵,不用谢,要谢,你就感谢你的手下志远吧,小伙子不错。”

    王瑞国把电话递给了欧阳志远。

    这时,王瑞国自己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脸色一喜。他俩忙按下接听键。

    “霍懂,您好。”

    电话是天成集团董事长霍天成打过来的。

    “呵呵,你好,王厅长,我的一个侄子,叫欧阳志远的小伙子,在你那儿吧。”

    霍天成笑呵呵的道。

    王瑞国一听,吓了一跳。欧阳志远竟然认识霍天成?这让王瑞国感到很意外。

    王瑞国连忙道:“霍懂,志远就在我身旁坐着,呵呵,您放心,霍懂,志远是您的侄子,也就是我的侄子,他的事,我已经办好了,让张兴强送上了电,而且我把张兴强调到别的地方去。”

    霍天成是谁?他可是燕京霍老最杰出的几个干儿子之一,自己早就想通过霍天成,攀上霍老这根线。

    如果自己攀上了霍老,自己的仕途,还不是霍老的一句话。

    “呵呵,很好。”

    霍天成笑了。

    欧阳志远想不到,霍天成竟然亲自给王瑞国打电话,询问自己的事,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

    王瑞国把电话递到欧阳志远的嘴边。

    “霍伯伯,谢谢您。”

    欧阳志远感激的道。

    “呵呵,志远,不用谢,你办完了事,尽快回到傅山,半年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

    霍天成道。

    “好的,霍叔叔。”

    王瑞国收起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你竟然认识霍总。”

    欧阳志远道:“霍总的母亲瘫痪多年,是我给治好的。”

    “你给霍总的母亲治好的病。”

    王瑞国知道,霍总母亲的病情,霍总带着他母亲,和自己一样,走遍了国内各大医院,都没有看好母亲的病,竟然是欧阳志远治好的。他对欧阳志远的医术,更加佩服。

    这时候,王俊青已经放好热水,走了进来道:“欧阳大哥,热水放好了。”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我去配药。”

    王瑞国也跟了过来,没有说话,进了浴室。

    欧阳志远试了试浴盆里的水温,感到温度正好,他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瓶,倒出好几种药粉,加进浴盆里。

    药粉刚一倒出来,浓郁的药香,立刻充满浴室。

    这些药,都是活血通经脉和营养肌肉的。欧阳志远要让王倩的双腿,都泡在药液中,给她按摩,通过内力,让药液渗入肌肉经脉里,然后再下针。这样,王倩的肌肉和经脉就不会在这样脆弱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瑞国道:“王伯伯,你让李阿姨把王倩推近来,像刚才一样,你要穿裤子。”

    王瑞国点点头,李茂荣推着王倩进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道:“王倩,不要害怕,你要在药液里泡上半个小时,我给你按摩,然后扎针,一个月后,我保证你和原来一样,可以奔跑,可以跳舞。”

    王倩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变得明亮起来。

    “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王倩从轮椅上抱下来,走向浴盆。

    王倩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哥哥和爸爸,为了帮助自己,抱过自己除外,没有任何的年轻男人,抱过自己。

    欧阳志远刚一抱自己,自己就被一种坚实宽厚的温暖怀抱,包围住了。这怀抱好温暖呀,还有让自己心跳加速好闻的男子气息。

    王倩的脸红了,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王倩放进药液中,看着王瑞国和王俊青道:“王伯伯和俊青出去吧,李阿姨留下。”

    欧阳志远在给王倩按摩中,要从脚尖,一直按摩到大腿根部。志远是医生,不能避讳。

    王瑞国点点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李茂荣和王倩道:“李阿姨、王倩,我是医生,就毕业于咱们的山南医科大学,这是我的行医证。”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一个小红本本。

    李茂荣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们相信你,如果不相信你,我们就不会让你给倩儿看了,刚才你还救了倩儿的命。”

    王倩道:“欧阳大哥,我相信你。”

    志远点点头道:“按摩要从脚尖开时,一直按摩到大腿根部,特别是大腿根部的经脉,就是从那里开始堵塞的,所以……。”

    王倩脸色一红,看了母亲一眼。

    李茂荣道:“志远,你不要有什么顾虑。”

    王倩的脸很红,心脏砰砰直跳,她羞涩的点点头,用眼偷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好吧,现在就开始。”

    欧阳志远就从王倩的脚尖开始按摩。让药液和内力,顺着穴道,进入王倩堵死的经脉之中。

    刚才齐南的针灸和欧阳志远的木针和水针的滋养,让王倩膝盖以上,微微有了知觉,膝盖一下还是没有知觉。

    齐南这家伙的金针还是很厉害的。

    欧阳志远的手,按摩到王倩的膝盖处,小丫头才能感到欧阳志远那双手的炽热和麻酥,以及一丝针扎一般的痛楚。

    欧阳志远的手开始加大力度,内力和药液的药力,随着欧阳志远的按摩,进入了肌肉和经脉,这让闭塞的经脉,开始有点松动。随着经脉的松动,膝盖以上的疼痛,逐渐加剧。

    但坚强的王倩,咬紧牙关,应是一声不吭,但冷汗,如同下雨一般,顺着王倩的脸颊,流了下来。

    欧阳志远暗暗地佩服小丫头的坚强。

    当志远的手,按摩到王倩的大腿根部的时候,那种异样的感觉和强烈的痛楚,终于让王倩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声音一出,王倩羞得脸色透红,立刻咬紧牙关,再也不敢呻吟出来,连嘴唇都咬破了,鲜血直流。

    李茂荣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小声道:“倩儿,要是疼得厉害,你就喊出声来。”

    王倩摇了摇头。

    李茂荣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晴儿交给你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

    李茂荣知道,女儿害羞,不敢叫出声来,但强烈的痛楚,让她忍受不了,自己在这儿,女儿压抑的很。只有自己走出去,倩儿才敢喊出来,人只要喊出来,痛楚就会减轻。

    李茂荣走了出去,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然后看看欧阳志远。

    此时的志远,仍旧专心的按摩着王倩的双腿。按摩是一份力气活,志远早已累的满头大汗。

    王倩看到妈妈走了出去,但要强倔强的她,仍旧紧咬牙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欧阳志远微微的闭上眼睛,不敢看现在正在按摩的地方,他已经感觉到了,王倩少女的神秘边沿在颤抖,还有调皮柔软的毛发,,碰到了自己的手指。

    王倩是一位没有谈过恋爱的少女,自己的娇躯,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欧阳志远是第一个男人。因此,王倩的反应极其的强烈。

    欧阳志远尽量不去碰她的神秘边沿,可是……。

    王倩脸色透红,闭上了眼睛,两滴泪水,在眼睛里流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感觉到王倩双腿堵塞的经脉,终于在药力和内力的作用下,有所松动。欧阳志远狂喜。

    他立刻抱起王倩,用毛巾快速的擦干王倩的双腿,冲进王倩的卧室。

    “李阿姨,快给王倩换好干净的内裤,我立刻下针。”

    欧阳志远喊了一声。

    李茂荣看到欧阳志远抱着女儿冲了出来。

    “好的。”

    欧阳志远躲了出去。

    一分钟后,李茂荣喊欧阳志远进来。

    欧阳志远刚想进去,就看到,王瑞国陪着一位白眉浩须的老人走了过来。

    这位老人,满面红光,传了一身月白长袍,干净利索,仙风道骨,如同一位神仙似得,让人肃然起敬。

    “志远,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就是咱山南省中医协会民间会长柳出尘老先生。”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就是山南省最终名的老中医柳出尘,连忙鞠了一躬道:“刘先生,您好。”

    这位老先生可是中医中柳枝接骨的第十五代传人,任何碎裂的骨头,在这位老人的手里,都不用开刀,他都能接好。

    “柳老,这位就是正在给我女儿看病的欧阳先生。”

    王瑞国介绍到。

    柳出尘和王瑞国早就认识,柳出尘最擅长的是中医接骨,对王倩的病,也是无能为力,他今天听说,王瑞国请来了山南省五行门中最著名的中医来给王倩看病,他抱着来学习的诚意,赶了过来,却听到,来人差点治死王倩,被一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救了,五行门的人,已经被王瑞国赶走。

    现在一见欧阳志远,竟然如此年轻,禁不住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连忙道:“柳老,我刚给王倩用完了药,现在立刻要给她扎针,疏通经脉,对不起了。”

    柳出尘一听欧阳志远要给王倩扎针,顿时露出想往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我能否学习一下?”

    欧阳志远一愣,但看着老人那一脸的凌然正气和清澈的眼神,欧阳志远看了王瑞国一眼。

    王瑞国点点头道:“志远,柳老先生的针灸造诣也很厉害,让他学习一下吧。”

    既然王瑞国点头请求,欧阳志远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道:“欢迎柳老指教。”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进了王倩的卧室。

    李茂荣一见柳老先生来了,连忙打招呼:“柳老,你来了。”

    柳出尘点点头。

    “柳爷爷,您来了。”

    王倩看到了柳出尘,甜甜的喊着柳爷爷。

    “好孩子,你受苦了,爷爷没本事治好你的病。”

    柳出尘的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柳爷爷,欧阳大哥说,一个月之内,能治好我的病,保证能让我像以前一样跑步跳舞。”

    王倩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渴望。

    “什么?一个月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柳出尘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一连不相信的样子。王倩的病,自己约了十几位全国的名医,看了四年,都没有人能看好,欧阳志远竟然能在一个月内,让王倩重新站起来,这可能吗?

    欧阳志远没有受到两人谈话的影响,快速的把银针消毒,开始了下针。

    欧阳志远的下针和齐南不一样,他每次下针,双指竟然一次捻出三根银针,三根银针包含着不同的属性。

    中间的一根银针,就是金针,左右两根银针,是保护经脉的木针和水针。

    欧阳志远手指一捻,三根针就下到左脚下的涌泉穴上,同时一股内力,进入涌泉穴,开始冲击小腿堵塞的经脉。

    柳出尘一看欧阳志远出针的手法,不由得一愣,失声道:“五行神针!”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使出的针法,竟然是五行门中的金、木、水三种针法,厉害,难道他和自己的老大魏半针有关系?这一手出三针的手法,可是老大魏半针独自发明出来的,就是五行门主齐凤云都不会。

    王倩的经脉,被欧阳志远用药物和内力,通过按摩手法,已经让经脉开始松动,志远的内力一入脚心的涌泉穴,就向上冲去。

    “唰唰唰!”

    欧阳志远眨眼间,十几根银针捻了出去,王倩的左腿,立刻被欧阳志远下了十五根银针。

    欧阳志远没有停留,王倩的右腿同样被下了十五根银针,股股内力,进入右边的涌泉穴,向上冲去。

    即使王倩的双腿经脉被药力和欧阳志远在按摩的时候,用内力震得松动了许多,但此时冲击经脉,也是奇痛无比。

    但坚强的小丫头,死死地咬住嘴唇,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衣服,她仍旧一声不吭。

    关键的时候到了,两股内力已经冲到王倩的膝盖之上。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五行归一!”

    欧阳志远双手狂舞,又是十几根银针飞出,带着五行真气,扎进王倩的双腿,两股内力狂涌而上,冲向王倩的大腿根部。

    “啊!”

    王倩一声惨叫,张嘴喷出一口淤血,她立刻感觉到双腿有种豁然畅通的感觉,全身立刻有种说不出的通泰。她下意识的猛一缩腿,两条腿竟然能缩回来。

    王瑞国和李茂荣一听女儿一声惨叫,顿时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女儿再次出现什么事?立刻跑了过来,两人猛然看到,女儿原来毫无知觉的双腿,竟然能缩回去。两人顿时狂喜,指着女儿的腿道:“倩儿,你……你的腿能动了。”

    王倩一听妈妈和爸爸说自己的腿能动了,连忙一看,自己本来伸直的双腿,竟然缩了回来,王倩狂喜至极,顿时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一缩手,所有的银针,被自己收回。

    “妈妈,爸爸,我的腿能动了,我的腿能动了。”

    王倩,流着泪大笑着,和爸爸妈妈哥哥,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欧阳志远看着他们一家人抱在一起,哭着、笑着,他心里有种陶醉的极大满足。

    柳出尘看着欧阳志远最后使出的一招,双手狂舞,竟然射出十几道银针,只惊得目瞪口呆。

    自己做了一辈子的中医,今天终于开眼了,见到针灸的最高境界。自己请了几十位名医,都没有看好的病,竟然让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看好,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

    自己老了。

    柳出尘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和魏半针怎么称呼?

    欧阳志远一听柳出尘提起自己的师傅魏半针,惊奇的看着柳出尘道:“他老人家,是我师傅,您认识我师父?”

    柳出尘一听,呵呵笑道:“好,不错,果然英雄出少年,志远,师叔在此,你还不过来拜见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疑惑起来,师叔?自己没听到师傅说过呀?

    柳出尘哈哈大笑道:“我和你师傅魏半针,有八拜之交,你师傅是我们的老大,我是你二师叔。”

    欧阳志远虽然没听师傅说过,但柳出尘的话,欧阳志远绝对相信,他连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恭声道:“师叔在上,徒弟这儿有礼了。”

    现在是新社会,跪拜就免了,但大礼欧阳志远还是行了。

    “呵呵,志远,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你,这次咱爷俩可要好好的说说话。”

    柳出尘笑呵呵的道。

    王瑞国一家人,又哭又笑的好一会,才从惊喜中清醒过来。

    这时,保姆进来说,饭菜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王瑞国走过来道:“志远,你洗洗,咱好好的喝一杯,还有柳先生。”

    欧阳志远闻了闻身上,刚才出了一身的汗,难闻死了。

    王俊青拿来一套崭新的银灰色西装、还有新的内衣内裤笑道:“欧阳大哥,我有一套新买的西装,大了一点,你穿正合适。”

    欧阳志远一看,好家伙,阿尼玛名牌。

    “谢谢了。”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走向浴室。

    王瑞国陪着柳出尘回到客厅,李茂荣帮着女儿到另一个浴室,洗了澡,换好衣服,推着轮椅,来到客厅。

    王倩的双腿,已经有知觉了,而且还能活动。

    看到自己终于有了能再次下地走路跳舞的希望,王倩一直笑个不停。

    苦尽甘来,连绵的阴雨,终于见到了阳光。

    王瑞国全家,沉醉在巨大的幸福之中。

    当王瑞国知道,欧阳志远竟然是柳先生没见过面的师侄,这让王瑞国很高兴。

    不一会,身穿世界名牌阿尼玛银灰色西装的欧阳志远,走过来的时候,说不出的英俊潇洒,极其的阳光,众人一呆。

    人配衣裳马配鞍。

    王倩的眼睛猛然一亮,眼神变得炽热起来,一丝羞涩,在脸上升起。

    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简直就是一位白马王子。

    这一顿饭,大家吃了一个小时。

    欧阳志远看着王瑞国道:“王伯伯,王倩的腿,两天必须扎一次针,用我配置的药水营养腿部的肌肉,我又不能来南州,所以,王倩要跟我回龙海,您看,谁能跟去照顾王倩?”

    王瑞国没想到这一层,顿时愣住了。

    王瑞国不能去,而李茂荣在省里的妇联工作,更是脱不开身,王俊青有自己的事业。

    李茂荣知道,自己的女儿最重要。她看着志远道:“志远,我陪着倩儿去,就是一个月的时间。等倩儿好了,我再回来。”

    王倩一听妈妈要请假陪自己去,很是感动,可是,妈妈的工作,根本离不开,妈妈刚被提拔为山南妇联副主席,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离开一个月,别人怎么说?

    “妈妈,您刚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您不能离开的,我大了,会照顾自己的。”

    王倩焦急的道。

    “倩儿,我的思想没有那么高尚,工作再重要,但不如我的女儿健康重要。”

    李茂荣沉声道。

    欧阳志远知道,李茂荣说的话,才是一位真正的母亲说的话,那些电视上宣传的,为了事业工作,不管不问自己的家里人,不照顾自己的老人和孩子,这种宣传就是变态的虚假,没有人性。

    欧阳志远笑道:“李阿姨,如果你放心的话,我爸爸和妈妈新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家里的房子很多,就让我母亲照顾王倩就行了。”

    柳出尘一听欧阳志远的父母开了一家诊所,连忙道:“志远,你家真的开了诊所?”

    欧阳志远道:“昨天才开业的,主要是对看不起病的百姓开放,全部免费。”

    “什么?全部免费?”

    柳出尘惊异的问道。

    “呵呵,师叔,是的,全部免费,但就是对那些看不起病的,全部免费,那些有钱的,我们照样收费。”

    欧阳志远笑道。

    王瑞国道:“中药有的很贵的,全部免费的话,你能开下去吗?资金能跟的上?”

    欧阳志远道:“朋友赞助了几千万,对了,霍总就赞助了一千万。”

    柳出尘一听,笑道:“志远,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嗜好,就喜欢到处走走,我很长时间没见你师傅了,我想到龙海看看,看看你家的诊所,我没钱,可我有医术,我反正也没事,我跟你走一趟,顺便,我可以照顾王倩。”

    柳出尘这样一说,欧阳志远顿时大喜。

    连忙道:“太好了,师叔,我家的诊所,就一个老中医朱伯伯,根本忙不过来,师叔您要是过来帮忙,那太好了,这样,我母亲就可以专门的照顾王倩了。”

    柳出尘道:“你父亲不做诊?”

    欧阳志远道:“我父亲的医术比我还高,在我小时候,被别人逼迫发下毒誓,从此不给人家看病,所以,我家的诊所,就一个朱伯伯,师叔,我朱伯伯的医术,极其的高明,很多的因难杂症,他都能看。”

    柳出尘笑道:“哈哈,太好了,志远,什么时候走?咱一起走。”

    欧阳志远道:“下午就坐飞机回去,开发区工业园的任务很紧。”

    柳出尘看着王瑞国和李茂荣道:“倩儿跟我,你们就放心吧。”

    王瑞国和李茂荣也只有点头。

    王瑞国定了三张飞机票,下午三点的。

    众人回去各自准备,欧阳志远也告辞,开车回家。

    ………………………………………………………………………………………………

    齐南和江南青衫王一手,被王瑞国赶出了家门。门口的两个保安,直接把两人推了出去,弄得两人极其狼狈。

    王一手从来没有这样羞愧过。他知道,自己的一世英名,今天毁了。

    自己竟然和齐南同流合污,为了五行门到南州发展,竟然丧尽天良,暗害人家的女儿,简直猪狗不如,毫无人性。

    可是,齐南用自己儿子的性命要挟自己。而自己竟然无耻的答应了,真不是人呀。

    王一手后悔的要死。

    齐南可没有丝毫的内歉,他的脑子在快速的转动,心里惊异不已。

    外面竟然有人会使用五行门中的独门绝技——五行神针?而且极其的熟练,练成了木针和水针,这怎么可能?

    这件事要立刻向父亲回报,查明真相。嘿嘿,五行门的绝技,怎能让外人学会?查明真相后,直接干掉,免得留下后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