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激烈的斗法

    第二百一十三章激烈的斗法

    省电力资源厅厅长王瑞国的家,处在明月湖旁边的别墅区,环境优雅,空气新鲜、绿树成荫,山南省很多的官员,都住在这里。

    欧阳志远把奥迪停在九十六号别墅不远处,走下车来,拎着两箱子玉春露走向王瑞国的家。

    好家伙,真是有钱人住的地方,真是不错。每幢别墅,就怕要一千万吧。

    老子有时间,也弄一套住住。

    王瑞国家门口,有两个保安在巡逻,他们一眼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手里拎着两个纸箱子,左顾右看的,像个乡下人。

    欧阳志远穿的很随便,只是一般的休闲服,看上去,不像有钱人,再加上,他手里拎着两个没有商标的纸箱子,显得有点老土。

    一个保安立刻大声呵斥道:“喂!乡下人,收破烂的,你是怎么进来的?快滚,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侮辱的称呼,,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乡下人这个称呼有点侮辱人,你***老祖宗不都是乡下人?一个破保安,竟然这样嚣张跋扈,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难道人,都是这样势利吗?

    自己也不象收破烂的呀?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拎着的两个纸箱子,有点明白了,感情是这两个纸箱子惹得祸。我靠,你个***瞎了眼,这两个纸箱子里的酒,就是十万块钱,你能买来这酒吗?真是狗眼看人低。

    欧阳志远没理会这个势力的保安,就想进院子。

    这个保安立刻发怒了,这个乡下人,竟然不理会自己,他感到自己被对方藐视了,不由得很生气。他拎着警棍快步走来,指着欧阳志远道:“说你那,乡下人,这里是私人别墅,滚远点。”

    欧阳志远不想惹事,可是这个***太嚣张欺负人了。这要是在龙海,自己早就一脚踹过去了,非踢掉这***门牙不可。

    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说话,一辆商务轿车开了过来,停在自己身后,从车上下来几个人。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愣住了,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人生何处不相逢。

    从车上走下来的,竟然就是五行门齐凤云的小儿子齐南好江南青衫神医王一手。

    齐南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看着欧阳志远一手拎着两个纸箱子,一副不起眼的打扮,不由的不屑而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秦志远,你这是到哪里去送礼的?箱子里不会盛的是狗都不吃的臭地瓜和老咸菜吧?小心人家给你扔出来”

    欧阳志远报的名字,叫秦志远。

    齐南说完话,不由得嘎嘎噶的讥笑起来。

    欧阳志远很生气,心道,今天真倒霉,刚刚被保安羞辱了一会,又碰到了这个王八蛋,这家伙来找王瑞国厅长干什么?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齐南道:“我拎着什么东西,关你屁事?”

    齐南鄙视的道:“我是好心提醒你,送礼不能送孬东西,免得连人都被人家的狗撵出来。”

    这***说话十分的恶毒。

    江南青衫王一手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也是一愣,他更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这个叫秦志远的年轻人。

    “秦志远,你怎么在这里?你也是来给王厅长女儿来看病的吗?”

    王一手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对王一手的印象还是可以的。

    齐南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就凭他看了一本破书,也会看病?那不是小猫小狗都会看病了吗?”

    欧阳志远恨不得一拳打烂齐南这张让人恶心的猴子脸,这个王八蛋,太让人纠结了。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齐南,看着王一手道:“我是来拜访王厅长的。”

    王一手笑道:“那一块进去吧,我们来给王厅长的女儿看病的。”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心道,王一手的医术很高,要是王一手把王倩的病看好了,自己岂不是完蛋了?欧阳志远很是郁闷。

    那个保安本来想撵走欧阳志远,一看这个乡下人,竟然和客人认识,顿时犹豫起来。

    齐南看到了那个保安的意思,不由的坏笑道:“我认识这个人,是个小偷加骗子,不要让他进入王厅长家,王厅长家要是少了什么东西,你可担当不起。”

    王一手一听,脸色一沉道:“齐南,说话注意点。”

    “走吧,齐先生、王先生。”

    工作人员簇拥着齐南和王一手走向别墅。

    王一手回头道:“我进去给你说一声,让他们把你放进来。”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一眼齐南和那个保安,拿出手机,就想给王俊青打电话。

    这时候,从别墅里走出来几个人,正是王厅长、王俊青和李茂荣。

    他们和齐南和王一手热情的握着手,并把他们迎了进去。欧阳志远给王俊青发了个短信。

    那个保安看着欧阳志远道:“臭小子,快滚吧,再不走,老子放狼狗了。”

    保安走向一个大铁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头很像狮子一般凶猛的藏獒,藏獒咆哮着,露出白森森的尖利獠牙,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欧阳志远知道,大地主刘文彩的狗腿子,就喜欢放狗咬穷人。这个保安,就是个狗腿子式的小人。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鄙视的看了保安一眼,拎着两箱子酒,走向别墅。

    “喂,你想干么?快滚回来。”

    那个保安一看见欧阳志远要硬闯,立刻拎着警棍,冲了过来,抡起警棍就打。

    “住手!”

    王俊青接到欧阳志远的短信,连忙从别墅里快步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那个保安,正抡起警棍,要打欧阳志远,连忙喝住。

    “你瞎了眼了!这是我大哥。”

    王俊青狠狠地瞪了那个保安一眼,大声道:“你被开除了,快滚。”

    那个保安一听,自己一直在侮辱的这个乡下人,竟然是王俊青的大哥,顿时傻了眼,脸色苍白,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我……我……我……。”

    他我了半天,没有说出来什么活,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大哥……大哥……我不知道这位客人是您的大哥,我求你了,别开除我……大哥……大伯……你是我大伯……。”

    这个保安叫着大哥,竟然改口叫大伯了。

    现在,工作不好找,挣钱不容易,这个保安好不容易花了钱,请了客,送了礼,才找到这个保安的工作,还没干到一个月,就要被开除了,这不亏大了?

    “欧阳大哥,对不起,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好出来接你。”

    王俊青歉意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我还没来得极给你打电话,我看到你正在迎接客人,就给你发了个短信。”

    这时候,那个保安一见哀求无望,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道:“大伯,你就放我一马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我上有八十几岁的老母要养,下面还有吃奶的孩子……求求你了。”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那个保安道:“俊青,不要开除他了,这种人不值得生气,把他调到别的地方就行了。”

    王俊青一看欧阳志远求情,脸色一冷道:“滚的远远的,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那个保安一听抱住了自己的饭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谢谢大伯,您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谢谢您了。”

    两人看也不看那个保安,说着话,走向别墅。

    王俊青把欧阳志远领到另一个客厅。

    欧阳志远道:“俊青,那些人来干嘛的?”

    欧阳志远知道齐南是来这里,给王俊青的妹妹王倩治疗瘫痪的,但是,志远还是要问清楚。

    王俊青道:“欧阳大哥,那两个人,是我父亲请来的江南神医,来给我妹妹看病的。”

    欧阳志远道:“俊青,我也懂得一点医术,我能去看看吗?”

    王俊青听说欧阳志远是毕业于山南医科大学,但不知道他也懂得中医,现在一听欧阳志远也想去看看,就点点头道:“好的,欧阳大哥。”

    ………………………………………………………………………………………………

    齐南和王一手被王瑞国迎进客厅,两人客气了一番,话题就谈到了王倩的病情上。

    “王厅长,您介绍一些病人的情况吧。”

    齐南看着王瑞国道。

    王厅长叹了口气,看着齐南和王一手道:“孩子的病,有四年了,这孩子成绩很好,学习非常刻苦,十四岁的时候,就考上了少年科技大学,在大二的时候,不幸出了车祸,从此,双腿就不能走路,我带着她,跑遍了整个中国,都没看好。”

    王一手道:“王厅长,我们看看病人吧。”

    王瑞国道:“好吧。”

    王倩的母亲推着王倩,从王倩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王倩的腿,用一块毛毯盖着。

    当王倩刚一出来的时候,齐南眼前一亮。好漂亮的一个小丫头。真是可惜呀,这么漂亮的小丫头,竟然瘫痪了。

    王倩看到,父亲又给自己找了两位医生,她的眼睛里,再次燃起了站起来的希望。原来多次的失望,并没有让王倩这个小丫头气馁,她坚信,自己一定能重新站起来,重新能穿上自己漂亮的裙子,给爸爸妈妈跳舞看,和自己心中未来的那个他,一起跳舞。

    王一手看了一下王倩的气色,这个女孩子的气色还是不错的,可能有点紧张,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呼吸有点加快。

    “齐南,你给王小姐把脉吧。”

    五行门主齐凤云一直派王一手跟着齐南,目的就是,让王一手督促齐南学医。

    齐南的聪明资质,在五行门中,属于上乘,在三十岁的时候,练会了五行神针中的金针、和火针,最难练的木针、水针和土针,齐南还没有学会。

    在五行神针中,学会了任何一种针法,都可以成为医术界的精英。

    但是,有的病,却要五种针法一起使用,互相配合保护,才能不伤病人,治好疾病。

    在针灸中,能保护病人不受伤的针法,就是木针和水针。木针的灵气和水针的温润,可以缓和金针、火针的霸道。

    很多疑难杂症,如果没有这两种针法保护,在针灸的过程中,就会伤人,不光治不好病人,而且还会扎死人的。

    这两种保护针法,齐南一种都没有学会。这让齐凤云极其恼怒。

    “不怕,不要紧张,倩倩。”

    李茂荣轻轻的拍着女儿的头道,安慰着女儿。

    王倩在妈妈的安慰下,情绪慢慢的控制住了,心情平稳了很多。

    她微笑着伸出手。小姑娘的手很白,如同白玉雕刻的一般,细腻光滑。

    齐南把手指放在王倩的脉门上,自习的查看王倩的病情。

    手指刚一搭到王倩的脉门上,齐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死脉!”

    齐南倒吸了一口冷气。王倩的双腿,由于撞伤严重,双腿的经脉已经全部堵死,成为死脉,再加上,时间太长肌肉萎缩,已经不可能复原了,她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了。

    王厅长和李茂荣,以及王倩,在齐南的脸上,看到了不好的消息。

    王倩的眼泪,流出来了,王瑞国和李茂荣的脸色,再次露出了失望。

    齐南看了一眼王一手,小声道:“王老师,你看看。”

    王一手早就从齐南的脸色上,知道了什么。不过,王一手还是仔细的给王倩诊脉。

    诊完脉后,王一手松开王倩的手腕,沉默不语。

    王倩双腿的筋脉,确实已经是死脉,齐南和自己都无能为力。

    王一手刚想说话,就被齐南拉住。

    齐南站起来道:“王厅长,我们出去商量一下。”

    王瑞国指着另外一间小客厅道:“到这间客厅说话吧。”

    齐南点点头,两人走进那件客厅,关好门。

    王一手小声道:“齐南,你想说什么?这个小姑娘的双腿,是死脉,废定了。”

    齐南嘿嘿的笑道:“虽然是死脉,双腿没有知觉,但我会五行针,可以给她金针渡穴,虽然不能全部打通她的双腿死脉,但是可以让她的双腿,暂时有知觉。”

    王一手一听齐南这样说,顿时吓了一跳,看着齐南道:“金针渡穴,必须在水针和木针的保护下,才能进行金针渡穴,打通一些经脉,如果没有这两种针法的保护,你就是让小姑娘的双腿暂时有了知觉,但你的金针渡穴会伤了她的经脉的,一年后,小姑娘的双腿经脉,就会寸断,人也会吐血而死。我们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害人,你不能这样做。”

    齐南一声冷笑道:“你别忘了,我们来南州的目的是什么?我暂时让她的腿有知觉,就说明她的腿有好的迹象,那么,我们就可以借助王厅长的势力,让五行门扩展到山南省的南州,只要对五行门有好处,我们都要做。”

    王一手冷声道:“可是,小姑娘一年后,就会吐血死亡,你这是杀人,我决不让你这样做。”

    齐南嘿嘿冷笑道:“王老师,你不要忘了,你儿子的命,是我父亲救的,如果你不答应让我这样做,明年我父亲,就不会给你儿子扎针放毒,你儿子就死定了,嘿嘿,你儿子死,还是这个小姑死,嘿嘿,你选择吧。”

    剃头匠不会给自己剃头,医生不会给自己的儿子治病。

    王一手有个儿子,叫王天鸣,也是一位中医,前几年,王一鸣到深山采药,被一种不知名的毒物咬了一口,就连王一手都没有方法解救。

    五行门主齐凤云亲自用针灸施救放毒,本来能救好,但齐凤云为了控制住王一手给五行门服务,竟然偷偷的留了一手,向王一手说,自己也治不好这种毒,但能控制住这种毒,必须每年用针灸的方法,放一次毒,才能不被毒死。

    就这样,齐凤云死死地控制住了王一手。

    王一手道:“小姑娘的病,可以让你父亲来医治,他可会五行神针中的木针和水针,这样,小姑娘就不会死了。”

    齐南嘿嘿冷笑道:“我父亲虽然五行针都已经练成,但救治这个小姑娘的双腿,却要会五行神针中的最后一招:五行归一,金木水火土五中针法一起使用才行。可是,五行门中,最后一招早就失传了,就是我父亲来,也不能救好这个小姑娘,你明白吗。”

    王一手看着齐南那双诡异的双眼,留露出凌厉的杀气,自己的内心如同刀绞一般,自己一生悬壶济世,救人无数,想不到,为了儿子的性命,却要害人,这让王一手的内心痛苦极了。

    “嘿嘿,为了五行门的霸业,死个小女孩算什么?王老师,你老了。”

    ……………………………………………………………………………………………

    欧阳志远走进来的时候,齐南和王一手,刚进了另外一间客厅,去商量事了。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轮椅上的王倩。一种让欧阳志远心痛的感觉,在内心升起。

    好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披着一头漆黑的秀发,那双美丽清澈的大眼睛,如同冰山上的一泓秋水,清澈透明,让人看不到底,如梦如幻,带着一丝忧郁,但却闪烁着一种对生命强烈的渴望和向往。

    女孩子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如同一座美丽的白玉雕塑。

    “志远,这是我父亲,爸爸,这是欧阳志远。”

    王俊青给父亲介绍着。

    “伯父,您好。”

    欧阳志远伸出了手,握住了王瑞国的手。

    王瑞国由于心情不好,只是握了一下志远的手,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倩猛然看到哥哥领着一位身材高大、英俊潇洒,而且极其阳光的男孩子,走了进来。王倩的眼睛一亮,身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好漂亮的男孩子,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王倩盯着欧阳志远,静静的,一动也不动。

    李茂荣察觉到了女儿的激动,她感觉到了女儿的呼吸有点急促。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王倩有点苍白的手腕,看着王倩道:“我给你诊脉。”

    欧阳志远这个动作,把王俊青、王瑞国和李茂荣都吓了一跳。

    王瑞国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恼怒的盯着欧阳志远,低声吼道:“放开我女儿的手。”

    王倩没有挣扎,一双美丽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点点头。

    王倩的妈妈李茂荣,刚想呵斥欧阳志远,但她看到女儿的样子,又忍住了。

    欧阳志远的手指搭在了王倩的手腕上,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同样倒吸了一口冷气。

    死脉!竟然是死脉。

    欧阳志远微微的闭上双眼,仔细的探求着王倩双腿的经脉。

    王倩的双腿,伤的很厉害,双腿的经脉全部堵死,肌肉萎缩,如果再不治疗,双腿就会永远的废了。

    欧阳志远探查了一遍后,睁开双眼,看着王倩小声道:“我能让你从新站起来。”

    王倩看着欧阳志远那双深邃的双眼,还有好像很熟悉的眼神,不由得点点头。

    欧阳志远松开了王倩的手,刚想说话,旁边的门开了。

    齐南和王一手走了过来。

    齐南一看欧阳志远竟然在这里,不由的冷哼一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快滚出去,别耽搁我给王小姐治病。”

    由于是在别人家里,欧阳志远没有发作。

    齐南看着王瑞国道:“王厅长,快把这个人撵出去,他是个骗子,他在这里,会影响我给王小姐治病的。”

    王瑞国的脸色一冷,看着欧阳志远,刚想把欧阳志远撵出去,王俊青看着齐南,冷冷的道:“齐大夫,他是我大哥,请不要侮辱人。”

    齐南一听王俊青说,这个小白脸是人家主人的大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欧阳志远。

    王一手已经和齐南达成了协议,由齐南给王倩,用金针渡穴治病。

    王一手为了自己儿子的性命,终于妥协,答应不再阻止齐南救治王倩。看着这位漂亮,对生命有着强烈渴望的女孩子,明年就要吐血而死,王一手的眼里,充满着心虚的内歉。

    欧阳志远看着齐南,心里就开时怀疑了。救治王倩的双腿,必须要用五行针法,加上很好的内力,才能打通王倩双腿的经脉,难道齐南学会了五行神针中的全部针法?

    即使学会了全部针法,没有最后一招五行归一,全力冲刺,根本打不通王倩的经脉,反而会当场让王倩的经脉寸断,吐血而亡。

    现在王倩的经脉由于堵塞,经脉已经变得很脆了,少微不注意,就会出现意外。

    欧阳志远不知道,齐南到底学会了五行神针几种针法?又不好阻止齐南,人家可是王瑞国在江南省请来的名医。

    欧阳志远做好了救人的准备。欧阳志远的掌心里,多出了十几根银针,只要一出现什么差错,欧阳志远立刻救人。

    齐南开始准备消毒工具和银针,他吩咐王俊青,把王倩抱到沙发上平躺。

    王俊青把妹妹抱到沙发上。

    王倩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知道,王倩在询问自己。

    欧阳志远冲着王倩点点头,意思说,有我在这里,你放心。

    王倩读懂了欧阳志远的意思,她的眼睛里,露出了开心的喜悦,自然的笑了一下。

    王倩的笑容很美,十分的迷人,让欧阳志远不禁一呆。

    王俊青让妹妹平躺好,拿开那块毛毯,露出了王倩的双腿。

    本来修长漂亮丰腴的双腿,现在已经变得干枯了,肌肉开始了萎缩。欧阳志远看到了王倩的双腿,他的鼻子感到酸酸的。

    这个小姑娘,受到了多大的罪呀,四年了,就坐在轮椅上,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齐南和王一手互相看了一眼。

    欧阳志远从王一手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惭愧,而在齐南的眼睛里,却看到了诡异的笑意和一丝狰狞的残忍。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欧阳志远的心头升起。

    欧阳志远可是精通麻衣神相,他看出来,两个人肯定有什么阴谋。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从王一手脸上的愧色来看,王一手,还没有丧尽良心,而齐南就不行了,他是一个典型的为了达到目的,不顾一切可以干任何事情、不择手段的坏蛋。

    齐南开始下针了,第一手针就是金针,这家伙的手法还可以,手法熟练,干净利索,认穴极准,双指一捻,一根针就扎在王倩的大腿的静脉上。

    齐南行的金针,要从大腿,一直扎到脚心的涌泉穴,把经脉一气贯通。

    欧阳志远一看这家伙的内力就不行,几根金针刚扎到膝盖,他的脸上就见汗了。

    几根金针夹着内力,进入经脉,冲击着王倩的堵死的经脉。

    接下来的针法,就应该使用木针或者水针,用木针的灵气和水针的温润,来滋养堵死的经脉,防止脆弱的经脉被内力震断。

    金针一过膝盖,王倩大腿上被堵死的经脉就开始松动,王倩的腿立刻就开始有了痛感,因为没有木针和水针的滋养缓解,这种痛十分的剧烈,就如同一把刀在经脉里切割一般。

    但极其坚强的王倩,紧咬牙关,死死地咬住嘴唇,一声不吭,但汗水却湿透了衣服。

    齐南一见王倩有了痛感,双指再次飞快的向膝盖下方下针,竟然不用木针和水针来滋养经脉。

    王倩脆弱的经脉,刹那间就受不了金针和内力的冲击,内壁开出出现裂纹。

    “哇!”

    王倩一声惨叫,张嘴喷出几口鲜血,脸色苍白扭曲,一下子昏了过去。

    这个情景,吓得王瑞国、王俊青和李茂荣其声惊叫。

    不好!

    这***,根本不会水针和木针,他竟然强制冲击王倩的经脉,他再下几针的话,王倩的经脉立刻寸断,人瞬间就会吐血而亡。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一拳把齐南打出数米开外,扑到王倩身旁,双指连捻。

    “唰!唰!唰!”

    **根木性和水性的银针,沿着齐南下的金针两边,扎了进去,连同志远的内力,瞬间进入王倩受损的经脉,乙木灵气和葵水的温润,快速的修复王倩受伤的经脉。本来

    本来如同刀割一般的剧痛,在刹那间缓解。

    欧阳志远一下子把王倩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旁边的王一手一见王倩喷血,就知道是经脉断裂的前兆,顿时把他吓得脸色苍白,魂飞魄散,按照事先查看的经脉情况,不会出现经脉提前断裂的情况,这是怎么了?如果王倩死了,齐南和王一手就别想回去了。

    王一手没学过五行针,他不知道五行针中,金针是一种最凶猛的针法,极其的厉害。而齐南却没有察觉到王倩经脉的脆弱,结果,王倩的经脉根本承受不了他的金针和内力的冲击。

    就在这极其危险的时候,王一手猛然看到,这个叫秦志远的年轻人,一拳把齐南打的飞了出去,双手连捻,**根银针在手指里飞了出来,沿着齐南的金针两边,一直下到膝盖一下,本来正在喷血昏死的王倩,脸色瞬间不再扭曲,嘴里也不再喷血。

    “五行神针!木针和水针!

    王一手一声惊呼,脸色狂变。

    王一手虽然不会五行神针,但他多次见到过齐凤云使用过,对这种针法及其熟悉,现在一看秦志远竟然使出来五行针中的木针和水针,把王倩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不由的极其震惊。

    被欧阳志远打飞的齐南,一看到王倩喷血昏死过去,就知道不好,他没想到王倩的经脉这样脆弱。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年轻人,一拳就打了过来,齐南只觉得嘴巴剧痛,整个脸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在飞出两米之后,连忙爬起来,他也看到了令他不敢相信的一幕,这个年轻人正在快速的用五行神针中的木针和水针,救治王倩。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这个年轻人怎么会五行神针?

    五行神针只有五行门中掌门的徒弟才会,就是自己今年三十岁了,才练成五行神针中的金针和火针,别的三种针法,自己根本没有领悟会。

    这个年轻人,运用的针法,竟然如此的纯属和老练,这个人到底是谁?

    欧阳志远一看王倩不再喷血,脸色变得红润起来,顿时放下心来。

    小丫头从死神那里走了一圈,真是危险至极。

    “倩儿!”

    李茂荣和王瑞国一下攥住女儿的手,再也不舍得放开。

    “妈妈,我好多了。”

    王倩慢慢的转过脸来,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光救你,而且还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小姑娘一听,眼里露出强烈的希望,闪烁着亮光。

    王俊青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能救了自己的妹妹,把妹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让他十分的惊奇和感动,同时又后怕。

    如果今天欧阳志远不来,自己的妹妹就死定了,自己再也不会有这个可爱坚强的妹妹了。

    “欧阳大哥,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我们是兄弟,王倩是你的妹妹,更是我的妹妹。”

    王瑞国狠狠的瞪了一眼齐南和王一手,冷声道:“滚!立刻滚!”

    王一手立刻满脸羞愧的退了出去,而齐南,却如同毒蛇一般,怨毒的盯了欧阳志远一眼,然后,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王瑞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慢待了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欧阳志远连忙道:“不要客气,王伯伯。”

    王瑞国掏出电话,立刻拨通了龙海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电话。

    现在傅山工业园,已经停电快二十个小时了,整个工业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近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都没有活干。

    新任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急的就象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县长何振南,更是一夜之间,满嘴长满了火泡。

    市委书记周天鸿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脸色变得极其冷峻。张兴强竟然和自己耗了起来,不问自己的儿子和侄子,在监狱里的任何事情,并再次拉下了几路居民用电,他想再次重演当年龙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技俩,耗死自己。

    志远呀,你到南州,见到了王厅长了没有?和张兴强的战斗,就靠你了。

    如果你能把张兴强弄走,我想法给你弄个副处干干也行呀。

    此时的张兴强,坐在电力集团的办公室里,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悠然自得的喝着,他知道,关键的时候到了,周天鸿撑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放了自己的儿子和侄子,嘿嘿,周天鸿,就象上次一样,最后,还是你向老子低头,我玩死你。

    张兴强喝了一口红酒,得意的哼起了小曲。

    猛然,电话铃响了。

    张兴强一看电话号码,噌的一声跳了起来。

    王厅长的电话。这时候,王厅长怎么会打来电话。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王厅长,您好。”

    “张兴强,你听好了,立刻给傅山开发区工业园送电,把那几路居民用电也给我送上,否则,我撤了你的职,你看着办吧。”

    张兴强一听王厅长的话,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他知道,有人把停工业园电的事,捅到了王瑞国那里了。

    可是,王瑞国一直维护自己呀,自己和舅舅副厅长陈永鸿没少给王瑞国送东西。

    难道有人通过关系,买通了王瑞国?

    “王厅长,工业园的变压器烧了,我们正在抢修,抢修好了,立刻送电。”

    张兴强仗着自己的舅舅陈永鸿是电力厅的副厅长,开始狡辩。

    欧阳志远立刻按下了手机的开关,靠在王瑞国的电话旁,放出了那段录音。

    “孙树堂,周天鸿抓了我的儿子和侄子,嘿嘿,周天鸿想和我斗,这次,我要象上次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时候那样,再次让周天鸿断羽而归,放了我的儿子和侄子。”

    “董事长,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听你的。”

    “好,孙树堂,不愧为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局长,你听好了,这次我要给他玩个大的,你用技术手段,让向新工业园的那个变压器烧毁,彻底的停上几天电,逼迫周天鸿低头,放了我的儿子和侄子,恢复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撤掉欧阳志远的工业园主任职务。”

    “好的,董事长,我这就去办。”

    这段录音,就是欧阳志远用窃听器的接收机录制下来的。

    王瑞国一听里面的声音,正是张兴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一片铁青。

    那边的张兴强一听,顿时傻了眼,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这……这怎么可能?有人竟然录下了自己的声音,告到了王瑞国那里,就凭这个录音,王瑞国就能撤了自己,自己的舅舅也救不了自己。

    “张兴强,你听好了,你要不立刻给我送电,我让你立刻滚蛋。”

    咔嚓!

    王瑞国扣死了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