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江南少门主

    第二百一十二章江南少门主

    欧阳志远一愣,这人是谁呀?

    这是一个典型的江南人,身材瘦小,穿了一件长衫,但一双眼睛却长到额头上,一双眼睛高傲而冷漠,又透着鄙视和不屑的看着自己。

    妈个逼,老子和你又不认识,有没有得罪你,我只是给朋友看看身体,开个药方子,管你毛事?难道你个王八蛋也懂得中医?

    欧阳志远不想找事,装着没听见,不想给霍天成不好的印象。

    欧阳志远的退让,反而让那个王八蛋得寸进尺,以为欧阳志远好欺负,他要在请自己去治病的人面前表现自己高超的医术,一便自己以后好在山南省南州站住脚。

    江南省的所有中医诊所,几乎都是自己门派子弟开的,父亲决定,要把中医门诊,发展到山南省。而山南省的省会南州,就是首选之地。

    这次山南省有人出重金来请自己看病,真是个好机会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表现,争取在南州一炮打响。

    这个家伙的座位,和霍天成的坐位,相隔一个过道。他看出来,这个小白脸给看病的这两个人,身份绝不简单,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说不定就是山南省的知名人士,自己正好借助他们,宣传自己的医术。

    这家伙想到这里,身手就去抓霍天成的手腕,想给霍天成诊脉。

    欧阳志远的座位,就挨着霍天成。欧阳志远不明白这个王八蛋有什么目的,一见这人伸手去抓霍天成的手腕,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指头划了过去。

    欧阳志远这一指头,竟然透出锐利的寒芒,如同刀锋一般。

    这人以为自己闪电办的一抓,就能把对方的手腕抓在自己的手里,但却刀锋一闪,一个手指头闪电一般的划了过来。

    这人心中一凌,瞳孔不由得爆缩。对方虽然是一根手指,竟然闪烁着刀芒一般的寒芒,这要是划到自己的手上,自己赖以吃饭的手,就会被割掉。

    这人一声闷哼,连忙向后一缩,手腕躲过了。

    “嘶!”

    一声裂锦传来,这个家伙的整个袖子,被欧阳志远的手指划了下来,锐利的指风扫过这家伙的手腕,一阵强烈的剧痛和麻木,让这个人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这让坐在这个南方人旁边的另外一个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人,大吃一惊。

    好快的的手法,好高明的手段。

    “少乱伸手,小心手被砍掉。”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看着他少了半截衣袖的长衫,心中嘿嘿的冷笑。

    霍天都和江宗石,看到欧阳志远一手指头,只是轻轻的一划,竟然如同刀锋一般把对方的衣袖划掉,裂口整齐,如同剪刀剪下的一般,两人都惊呆了。志远的身手竟然如此的厉害,坐在自己身后的保镖,都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的保镖,真是没用。

    那个江南人看着自己的衣袖被对方划掉一个袖子,脸色顿时极其的难看,眼里的杀机,变得浓烈起来。

    这件长衫,是自己第一次出诊的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现在竟然被对方划破了,自己对不起父亲呀。

    这次自己吃了暗亏,又在聘请自己来看病的人们面前丢了脸,真是得不偿失。

    “你是谁?请留下你的名字。”

    这个江南人一双阴霾的眼睛死死的盯住欧阳志远。

    他要知道这个人是谁,立刻叫人来增援,并查清这个人的来历。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又是谁?我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给你?我又没有得罪你,你干么抓我叔叔的手腕?我怀疑你想伤害我叔叔。”

    这个江南人神情一滞,冷冷的道:“我是江南五行门少门主齐南,你又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一听,心中大吃一惊。

    五行门,这个人竟然是五行门的少门主齐南!真是冤家路窄呀。自己父亲离开江南,流落到山南省的龙海,被迫发誓,永不再行医,据师傅魏半针说,很有可能父亲和他的大师兄齐凤云比武输了,才发下的毒誓。

    江南省的五行门,现在的门主,就是欧阳宁静的大师兄齐凤云。齐凤云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五个儿子分别叫齐威、齐振、齐江、齐南。意思就是威震江南之意。

    今天想不到,在飞机上,竟然能碰到仇家的儿子,嘿嘿,齐南,碰到我,你算倒霉了,老子要提父亲报仇。

    欧阳志远看着齐南道:“没听说过,五行门是干什么的?是收破家具的吗?”

    “噗哧!”

    离欧阳志远不远的一个女孩子,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齐南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道:“无名鼠辈,不敢报上来名字吗?你是怕了?”

    齐南气的脸色铁青,恨不得咬欧阳志远一口,这个王八蛋竟然说五行门是收破烂旧家具的,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齐南,小狗小猫不配知道我的名字,你也不配知道。”

    欧阳志远故意在侮辱齐南。

    齐南在整个江南省,都受人尊重,那里受到过这种侮辱?顿时暴跳如雷,就想站起来,和欧阳志远拼命。

    但被齐南身旁的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拉住。

    他欠了前身,抱着拳道:“江南青衫王一手,这里有礼了,这位先生好身手,请问尊姓大名。”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吓了一跳。

    江南青衫王一手!

    师傅魏半针说过,五行门中有一位神医,比现在门主齐凤云的医术还要高明,叫江南青衫王一手。

    这个人行事光明磊落,医术出神入化,在整个江南,悬壶济世,如同华佗再世一般,年龄已近七十。但现在看来,却不到五十岁的样子。

    中医的养生,真是神奇呀。

    欧阳志远是比较尊重有品德的高人的。

    但欧阳志远不想暴露身份,免得给父亲惹祸。

    “我叫秦志远,山南的医生,不过,我学的是西医,对中医很感兴趣,自己看了几本中医方面的书,呵呵,我知道的都是皮毛。”

    齐南一听,对方竟然学的是西医,而且是看了几本野书,不由得更加看不起欧阳志远,撇了撇嘴,鄙视的道:“真是可笑至极,看了一本破书,就想给人看病?真是无知可笑呀。”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的是华佗遗稿《西林汤方》。

    “什么?你……你读过《西林汤方》?”

    江南青衫王一手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

    《西林汤方》是华佗留下的唯一一本药方遗稿,相传在明代就失传了,这个叫秦志远的年轻人,竟然读过,这怎么可能?

    但刚才这个年轻人给这两个人看病,看的很正确呀,绝对是个中医高手。

    齐南一听,也是大吃一惊,这家伙也听到过这部手稿的名字。华佗的医书,华佗在监狱临死前,都托给那个狱卒,但那个狱卒害怕曹操杀了他,他就把华佗的手稿全部烧掉了,这一本《西林汤方》是这个狱卒的老婆抢下来的唯一一本华佗的手稿。

    这本手稿,是欧阳宁静在深山采药,救了一位跌落山崖的药农之后,那位药农感激欧阳宁静,就把那本手稿赠给了欧阳宁静。

    那本手稿上,记录了华佗很多的古老妙方,让欧阳志远的医术,提高了一大截。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朋友家看过。”

    他不想说,这本手稿,就在自己家的保险柜里。

    江南青衫王一手还想说什么,但是,南州已经到了,空姐们吩咐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开始下降。

    欧阳志远下了飞机,就拨通了王俊青的电话。

    王俊青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很是高兴。

    “欧阳大哥,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道:“俊青,我在山南机场,刚下飞机。”

    “好的,欧阳大哥,十分钟后,我到。”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

    三个人出了机场,迎接江宗石和霍天成的人早已等候在大厅里。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但愿你能成功,不过不行,我找人和王瑞国沟通。”

    欧阳志远握住江宗石的手道:“谢谢你,江大哥。”

    霍天成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用心去做吧,志远,对了,帮我照看一下英杰和英琼。”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叔叔,您放心,英杰和英琼,我会照顾好的。”

    江宗石和霍天成被众人簇拥着上了车,消失在夜里。

    那边,五六个人同样把齐南和江南青衫王一手接走了。王一手临走前,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露出很想和欧阳志远结识的眼神。

    欧阳志远向王一手摆了摆手。

    王一手笑了。他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很好,他很想再和欧阳志远说几句话。可是,接他们的人来了,王一手只好无奈的随同众人离开机场。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看到了王俊青微笑着从车里走下来。

    “欧阳大哥,你好。”

    “俊青,你好。”

    两人紧紧地来了个拥抱。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了,欧阳志远还没有吃饭,两人来到一家饭店,停好车。

    “欧阳大哥,咱先吃饭。”

    王俊青要了个临街的豪华单间,王俊青点了几个菜,欧阳志远拿出两瓶玉春露道:“咱干了它。”

    王俊青笑道:“好的,欧阳大哥。”

    两人微笑着,连喝三杯。

    “欧阳大哥,这次你来南州,要办什么事?”

    王俊青道。

    欧阳志远看着王俊青道:“我来找你帮忙来了。”

    王俊青一听欧阳志远来自己帮忙来了,连忙道:“欧阳大哥,你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办的,肯定帮忙。”

    欧阳志远几把龙海市电力集团张兴强报复自己的事,仔细的向王俊青说了一遍。

    王俊青一听,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下道:“欧阳大哥,这件事我帮你,晚上我给父亲说说。”

    欧阳志远一听王俊青满口答应了,心里顿时感到轻松起来。

    “俊青,谢谢你,明天上午,我要亲自拜访你父亲。”

    王俊青笑道:“欧阳大哥,咱们是兄弟,不要说客气话,我明天在家等你。”

    “哈哈,好一个咱们师兄弟,来,今天咱们要喝个痛快。”

    王俊青的这句话,让欧阳志远豪情大发,两瓶酒让两个人喝的一滴不剩。

    喝完酒后,两人分别。

    欧阳志远没有给萧眉打电话,他想给萧眉一个惊喜,他打了一部车,直奔干妈家。

    ………………………………………………………………………………………………

    王俊青回到家里,父亲和母亲还没有休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妹妹王倩的轮椅就在父亲和母亲两人中间。

    父亲和母亲很宠爱自己的的妹妹,可是,妹妹王倩在三年前,大二的时候,遇到了车祸,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

    王瑞国夫妇带着女儿,跑遍了全国各地的医院,都没有看好自己女儿的病。

    王倩是一位性格开朗、内心极其坚强的女孩子,在得知自己永远不能站起来之后,她曾经消沉过,甚至想到过自杀,每当看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那疼爱的目光和担心的神情,王倩心如刀绞,不忍抛弃疼爱自己的父母。

    王倩把伤痛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内心,坚强的活了下来。

    现在,王倩虽然强烈的渴望自己能站起来,能像过去那样欢快的跳舞,但她又不得不承认现实,自己站起来,只能在梦里。

    每当自己在梦里醒来,泪水都会打湿自己的枕巾。

    自己爱爸爸和妈妈,还有哥哥。爸爸妈妈和哥哥,更爱自己。

    现在,王瑞国和妻子李茂荣经常陪在女儿身边,三人一块看电视,一块下棋,一块练书法。

    王俊青刚一进来,王倩就看到了。

    “哥哥回来了。”

    王倩微笑着和哥哥打招呼。

    王俊青每次看到妹妹那青春靓丽和善良的眼神,他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

    自己的妹妹是那样的可爱善良,为什么老天如此的不公,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

    “回来了,王倩,爸爸、妈妈,看的什么电视?”

    王俊青一边和爸爸妈妈打招呼,一边跑过来,和妹妹拥抱了一下。

    “哥哥,你喝酒了?”

    王倩皱着眉头,看着哥哥道。

    “呵呵,倩倩,哥哥喝了一点。”

    李茂荣看着自己的儿子,疼爱的道:“青儿,以后少喝一点酒。”

    王瑞国看了一眼儿子,笑道:“男人哪有不喝酒的?但不能喝多,而且不能喝劣质的酒,劣质的酒,伤胃。上次青儿带来的那一箱子酒很不错。”

    上次,欧阳志远给了王俊青一箱子玉春露和两瓶神仙醉,王俊青都给了自己的老爷子,自己没舍得喝。今天和欧阳志远一人喝了一瓶,总算国足了酒瘾。

    王俊青一听父亲提起了上次的酒,立刻道:“爸爸,我刚才就是和送你酒的欧阳志远喝的酒。”

    王瑞国没有见过欧阳志远,但他很喜欢儿子带来的那一箱子酒。他知道,这一箱子酒是儿子的朋友欧阳志远送的。

    那一箱子酒,王瑞国只留下了一瓶神仙醉,一瓶玉春露,剩下的,他都送到了国家电力部的领导了。

    几位部长喝了后,赞不绝口,已经有好几位部长打电话来,想再要一瓶过过酒瘾。可是,欧阳志远回龙海了。

    现在儿子竟然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喝酒,肯定是欧阳志远回来了。

    “什么,青儿,欧阳志远回来了?太好了,几位老部长天天给我打电话要酒,你说,我会造酒吗?”

    王瑞国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呵呵,爸爸,我看到了欧阳志远拎了两箱子酒,不知道他要送给谁?”

    王俊青道。欧阳志远带的那两箱子玉春露就是要送给王瑞国的,他明天才能带来。

    王瑞国笑道:“青儿,你一会打电话问一下,让志远能否送给爸爸一箱,电力能源部几位老部长,天天在逼我的命要酒。”

    王俊青知道,自己父亲和那几位老部长的关系极好,自己的父亲,就要到燕京的电力能源部工作了,那几位老部长,给出了不少力。

    王俊青看着父亲道:“爸爸,欧阳大哥这次来南州,就是专门来找您帮忙的。”

    王瑞国一愣,看着儿子道:“儿子,志远找我来什么事?”

    王俊青道:“欧阳志远是龙海市傅山县开发区工业园的主任,龙海电力集团董事长,故意报复欧阳志远,每天拉工业园的电,致使工业园的建设,几乎停顿。”

    王瑞国一听,脸色一沉道:“你把详细的情况给我说一遍。”

    王俊青就仔细的把欧阳志远说的情况,又说了一遍。

    王倩一听哥哥这样说,接口道:“张兴强这样做就不对了,怎么能报复人家呢?”

    王瑞国道:“你明天让欧阳志远来一趟吧,我亲自核实一下情况。”

    王俊青一听父亲答应让欧阳志远来,就知道,事情就有希望了。

    王瑞国看着王俊青道:“青儿,明天你不要出去了,我请了江南省最著名的中医大夫,给你妹妹看看腿,你帮忙照顾一下妹妹。”

    王俊青一听,看着父亲道:“爸爸,您请的中医大夫可靠吗?算上这位大夫,就怕有几十位大夫了吧?。”

    王瑞国道:“这次请的可是江南省五行中医门中的少门主齐南,和齐南一起来的,还有江南神医青衫王一手,他们已经住在了大酒店,明天上午就来。”

    王俊青一听,心里又开始充满着希望。

    王倩一听爸爸这样说,眼睛里立刻露出了炽热的希望,她看着父亲道:“爸爸,谢谢你。”

    王瑞国的所有积蓄,都给王倩看了双腿,但却没有看好,女儿到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

    ………………………………………………………………………………………………

    萧眉最近忙的很厉害,养颜美容膏的销量急剧上升,已经供不应求了。上午的时候,萧眉又给总经理王福齐打了电话,让他增加产量。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萧眉才回到家,干妈冯秀梅早已作好了饭,等着萧眉。

    冯秀梅看着疲惫的眉儿,心疼的道:“眉儿,别太累着,以后早回来一会。”

    萧眉笑了笑道:“妈妈,没事,这几天,养颜美容膏卖的很好,都脱销了,又生产不出来。”

    冯秀梅道:“王福齐已经满负荷生产了,只有再上生产线了,但是,生产美容膏的母液,只有傅山有,南州的工厂,又不能生产,傅山新工业园的厂房,又一时的建不起来。”

    萧眉看着干妈道:“妈妈,等志远回来再说吧,咱先吃饭。”

    两人吃完饭后,正说着话,门铃响了。

    冯秀梅看着萧眉道:“这么晚了,谁按的门铃?”

    萧眉起身道:“我去看看。”

    说话间,萧眉走出房门,当她打开大门的时候,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志远,就站在门外,拎着两箱子酒,含情默默的微笑着看着自己。

    “志远!”

    萧眉狂喜不已,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呵呵,眉儿。”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眉儿的炽热嘴唇,早就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萧眉一个人出去,冯秀梅有点不放心,也跟了出来,当她走到院子的时候,就看到,萧眉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抱在了一起,在热烈的亲吻。这把冯秀梅吓了一跳。灯光太暗,冯秀梅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就是欧阳志远。

    “谁?”

    冯秀梅一声大喝。

    这声大喝把沉醉在爱意中的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惊醒。

    萧眉连忙挣脱欧阳志远的怀抱,羞得满脸透红。欧阳志远一抬头,这下,冯秀梅看清楚了。

    “志远!呵呵。”

    冯秀梅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妈妈,我来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拉着满脸透红的萧眉走了进来。

    “呵呵,志远,臭小子,来之前也不给妈妈打个电话。把妈妈吓了一跳。”

    冯秀梅疼爱的拉住欧阳志远的手笑道。

    “妈妈,进屋吧。”

    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一边一个,拥着冯秀梅,走进了客厅。

    萧眉给妈妈和志远倒了一杯水。

    冯秀梅看着志远道:“志远,你来南州有急事?”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来求助省电力资源厅厅长王瑞国的事,向冯秀梅说了一遍。

    冯秀梅一听,看着志远道:“王瑞国厅长,我认识,你说的那个张兴强我也认识,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欧阳志远一愣道:“妈妈,您怎么会认识张兴强?”

    冯秀梅道:“天信药业在南洲的工程,曾经和省电力厅合作过,张兴强原来就在省电力厅工作,张兴强有个舅舅叫陈永鸿,现在就在电力资源厅任副厅长,所以,张兴强在龙海敢目空一切,就连市委书记都不放在眼里。”

    欧阳志远一听干妈这样说,知道张兴强的后台,原来是一个副厅长。怪不得这个王八蛋这样嚣张跋扈。

    欧阳志远道:“我明天就去拜访王瑞国厅长。”

    萧眉道:“你能见到王瑞国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认识王瑞国的儿子王俊青,我们是好朋友,刚刚喝完酒,上次我在红楼送了他一箱子玉春露,他的父亲王瑞国极其的喜欢,听说,王厅长只留下了两瓶,剩下的,都送到燕京那些部级的老领导了,现在,那些老领导,天天打电话,问王厅长要酒。”

    冯秀梅一听欧阳志远竟然认识王瑞国的儿子王俊青,而且是好朋友,刚刚在一起喝完酒,王瑞国厅长也喜欢欧阳志远的酒,她不禁笑道:“呵呵,志远,你竟然认识王俊青?那个小伙子可是极其的高傲,一般的人他根本不搭理,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欧阳志远笑道:“王俊青喜欢喝酒,我有好酒,这样,我们就认识了。”

    “噗哧!”

    萧眉笑了起来,就连冯秀梅也笑了,觉得这两人以这个理由成为朋友,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嘻嘻,这就是酒肉朋友。”萧眉笑嘻嘻的道。

    冯秀梅道:“王俊青虽然高傲,欧阳志远能和他交上朋友,对志远以后会有帮助的,他对人很讲义气,而且比较真诚。”

    欧阳志远道:“王俊青已经和他父亲说好了,明天我去王厅长的家,把情况和王厅长说说,我想,问题不大。”

    冯秀梅道:“虽然张兴强极其的嚣张,但王厅长的话,他不敢不听。”

    欧阳志远道:“就怕张兴强阴奉阳违,暗地里使坏,我想让王厅长把张兴强调离龙海市,永绝后患。”

    冯秀梅和萧眉一听,都摇摇头道;“调走张兴强,就怕有难度。张兴强在龙海经营了好几年,他能舍得走?”

    欧阳志远道:“是有难度,但是,我有一张底牌,可以和王厅长交换。”

    萧眉笑道:“你能与什么条件和王瑞国交换?”

    欧阳志远道:“王瑞国有个出了车祸的女儿,叫王倩,瘫痪在床。”

    萧眉一听道:“志远,你想治好他的女儿?你可没见到病人,你怎么能打包票让王倩站起来?如果不行,我让父亲出面协调一下。”

    冯秀梅看着志远道:“王瑞国在四年内,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请了几十名中医大夫了,但都没有治好,你能确定治好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也不敢确定,听天由命吧,治好了,我就让王厅长把张兴强调走,治不好的话,再想办法了。”

    冯秀梅道:“如果治不好,我出面吧,让张兴强不再为难你。

    “谢谢妈妈。”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志远,我是你妈妈,咱们之间还说谢谢吗?对了,志远,刚才我正和萧眉谈论咱们的养颜美容膏脱销的事,你看怎么办?供不应求呀?很多的大城市都在催货,可是我们生产不出来。”

    冯秀梅道。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萧眉道:“养颜美容膏只所以会出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我们的产品功能好,能真正的做到养颜美容,第二个,就是我们定价定得太低了,包装不上档次。我在路上已经想好了,简装养颜美容膏立刻停产,要做就坐精品,包装上要用高档的红木做礼盒,里面用绸缎做陪衬,礼盒外面做上激光防伪,印上程琳琳的头像。养颜美容膏属于高科技高端产品,消费对象是社会上层。一支羊胎素将近十万元,一位电影演员,每年要注射八支,就是八十万,而我们的养颜美容膏才定价八千。我认为,把养颜美容膏每盒定在两万元左右最合适,而且要招地区代理,拍卖各大城市的代理权。”

    萧眉和冯秀梅一听,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

    “不错,犹太人为什么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民族?他们所有的产品,都走的是高端精品。”

    冯秀梅笑道。

    萧眉也同意欧阳志远的主意。

    欧阳志远道:“让宣传部和策划部做好海外的宣传,让咱们的养颜美容膏,尽早的进入国际市场,特别是香港、澳门、韩国和美国。”

    对于招地区代理,拍卖各大城市的代理权,这让冯秀梅和萧眉感到很惊奇。

    以养颜美容膏的销售火爆程度,拍卖各大城市的代理权,绝对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三个人一直谈论到很晚。

    冯秀梅看着志远和萧眉道:“眉儿,你们早点休息吧。”

    说完话,冯秀梅走进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笑嘻嘻的小声道:“老婆,休息吧。”

    萧眉脸色一红,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她指了指冯秀梅的房间,伸了伸可爱的小舌头,走向二楼。

    欧阳志远在后面,一把拦住眉儿的纤腰,把她抱在怀里。

    “嘤咛!”

    萧眉的娇躯一软,两条手臂紧紧地抱住志远的脖子。志远的一只手,熟练的滑进了眉儿的衣襟里,握住了那对饱满。

    “志远……上楼……要我……。”

    志远抱着眉儿,一溜小跑,冲进了眉儿的卧室。

    两人互相热烈的亲吻着,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恨不得互相把自己融化在对方的身体里。

    “啊!”

    欧阳志远的双手一握住眉儿的那双饱满高翘的温润,眉儿整个娇躯都软了。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习惯的起的很早,看着还在熟睡的眉儿,那绝美的娇容,还挂着昨天幸福的满足。

    志远悄悄的洗了个澡,穿好衣服,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志远从小就会做饭,那些古老书籍里的各种美味佳肴,志远都曾经做过,口味极佳。

    眉儿这两天有点疲倦,欧阳志远做了一锅八宝莲子粥,又做了一个香椿鸡蛋,醋溜鱼片。

    当欧阳志远做好饭的时候,发现妈妈冯秀梅拎着菜,从外面进来。

    冯秀梅起来的更早,在外面锻炼完了身体,又买了菜回来。

    “志远,起来了?”

    冯秀梅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志远连忙把青菜接过来道:“妈妈,我做好饭了,我给您盛来,您尝尝。”

    志远到厨房,那自己做好的饭菜,都端了出来。餐厅里立刻弥漫了一种浓郁的饭菜清香。

    “呵呵,志远,你竟然会做饭?做的太香了,快去叫眉儿,一起下来吃。”

    冯秀梅笑着道。

    欧阳志远来到卧室,眉儿还在熟睡。欧阳志远不忍叫醒她,又走了下来道;“妈妈,锅里我给眉儿留一份,咱们先吃吧,等眉儿醒了,你再叫她吃。”

    冯秀梅道:“好吧。”

    欧阳志远做的饭菜,让冯秀梅赞不绝口。

    吃过饭,冯秀梅给欧阳志远调来了天信集团的一辆奥迪,欧阳志远开着奥迪,直奔省电力能源厅厅长王瑞国的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