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张家四兄弟

    第二百零八章张家四兄弟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要亲自会会这个供电局的孙树堂局长,问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王邦昌他们,没有来吃饭,肯定是受到了孙树堂的警告。

    ***再停电,老子揍扁你们的狗头。

    “小弟弟,快陪姐姐喝一杯。”

    王思琴站起身来,走到欧阳志远身旁,依偎过来,两个硕大的山峰,轻轻的蹭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志远的胳膊一阵麻酥,透过衣服,他感受到了两颗坚挺热度。欧阳志远强忍内心的厌恶,没有推开她,自己还要通过这个女人打听供电局的一些事,现在还不能得罪她。

    欧阳志远举起了酒杯,和王思琴又干了几杯,不一会,这个女人就有点醉了,整个身躯已经全部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说话更加放肆。

    欧阳志远打听到了她的住处,把掺有神仙醉的茅台,灌进了她的嘴里,这个女人终于睡着了。

    欧阳志远扶着她,把她送上出租车,说了地址。

    一点半了,特战部队的车,就该来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直奔傅山制药厂。

    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早已在门口等着欧阳志远。

    两人见了面后,开车直奔秘密生产的车间。

    今天负责守卫车间的是龙海军区特战队刺芒第二小组的六位成员,组长李亚东。

    李亚东接到了命令,第一批所有的生肌膏,已经全部准备就绪,就等着特战队的接货车到来。

    李亚东看到欧阳志远来到了,上前敬了个军礼,大声道:“刺芒第二小组全体成员,欢迎领导检阅。”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什么可疑情况吧?”

    “报告领导,没有可疑的情况。”李亚东大声道。

    “好的,车队一会就到达,做好装车准备。”

    欧阳志远道。

    ………………………………………………………………………………………………

    傅山制药厂对过的一座大楼里,阳台上,一双诡异的眼睛,露出贪婪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进了制药厂的大门。

    面色冷酷的伊贺圣雄,看着药师山泽一郎道:“你确定,天信药业的生肌膏,就在这里生产?”

    东阳药师山泽一郎嘿嘿的笑着道:“我在欧阳志远父亲的中医药铺里,按了窃听器,他们多次提到过,傅山制药厂,就是生产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工厂,嘿嘿,伊贺圣雄,我们一定要得到这两种药的配方,养颜美容膏可以让我们跻身亿万富豪的行列,而生肌膏,可以交给军部,这种药物,我亲眼看到过他的功效,任何伤口,抹上去,立刻止血收口,如果在战争中,我们的每位帝国士兵都有这种伤药,可以挽救无数位帝国士兵的生命。”

    伊贺圣雄看了一眼山泽一郎道:“找准机会,进去一趟看看。”

    “快看,欧阳志远出来了。”

    山泽一郎低声道。

    伊贺圣雄拿过望远镜,果然,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走下来。

    这时候,五辆密封的严严实实的集装箱货车,开了过来。

    伊贺圣雄看着这五辆集装箱货车,对着小林择一道:“这么多的集装箱,来干什么?”

    小林择一失声道:“难道是来拉药品?生肌膏?”

    伊贺圣雄沉声道:“如果是来拉生肌膏的,咱们抢了他,我们手中只要有一瓶,就可以化验出来里面有什么成分,我们自己也可以生产出来。”

    小林择一道:“不行,中药是个很奇特的东西,没有配方,你根本化验不出来什么?他别是复杂的工艺过程,同一样中草药,在山前和山后的生长地点不同,它显示的药性也不同,而且有的中草药,上半月采摘的无毒,而下半月采摘,就会有毒,所以,我们只有得到配方,才能生产这种药,他们的生产车间,一定会有配方的。”

    “他们进去了。”

    伊贺圣雄沉声道。

    “放出电子鸟。”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林择一,低声喝道。

    小林择一表面上,是山田株会社的保镖队长,但他的真实身份,是日本神风特战队龟丸组的组长和间谍。

    龟丸组的任务,就是搜集龙海军区核潜艇的一切情报,获得中国核潜艇的军事秘密。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快速的操纵着电脑,一只麻雀大小的电子鸟,在手中飞了出去,奔向傅山制药厂的厂房区。

    五辆集装箱货车,开进了傅山制药厂,直接开进了高大的仓库内。

    不锈钢的卷帘门缓缓地落下,龙海军区特战大队长石建飞带领着全副武装的战士,簇拥着一位少校军官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快步走过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石队长,你好。”

    “志远,你来的好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石建飞指着这位浓眉大眼、一脸精悍的军人道:“这位是第五部队军需采购处的王处长。”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敬了个军礼,伸出手道:“欢迎王处长的到来。”

    王处长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志远,谢谢你能配置出来这种好药,我代表所有的战士官兵,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王处长,不用谢,能为自己的军队做一点贡献,我感到很欣慰。”

    这时候,战士们开始装车。

    傅山制药厂生产出来的生肌膏,优先供应给军队,可能已经不能上市了。

    小林择一放出来的电子鸟,在厂房外盘旋,却进不到厂房里。电脑上的画面,只能拍摄到厂房外的情景。

    小林择一沉声道:“看看有没有窗户和进气道之类的通风口。

    “是,队长阁下。”

    电脑操控员向电子鸟发出指令,电子鸟快速的飞行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通风口,可是,通风口上被一个金属挡住了,飞不进去。

    小林择一看着电脑上的画面道:“切割开。”

    “是,队长。”

    电脑操控员发出切割的命令。

    电子鸟的额头上,猛然射出一道针尖粗的亮光,金属立刻被割开一会儿小洞,电子鸟穿了进去。

    电脑的画面上,立刻出现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中**人,在装车的画面。

    “中**人!”

    小林择一吃了一惊。难道这些生肌膏,被中**队购买去了?

    电子鸟刚刚飞了进来,欧阳志远的手机立刻发出滴滴的报警声。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自己的手机是国安专门配置的特制手机,能检测到窃听器、监控器的电子信号,只要一发现这些东西,手机立刻报警。

    欧阳志远连忙拿出手机,手机立刻发出刺耳的声音,并指出了方位。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一只麻雀正在头上盘旋。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仓库,紧连着生产车间,是密封着的,就是通风口,也被金属住,就是一只鸟都飞不进来,但现在,自己的头上就有一只麻雀。

    特战队长石建飞一听欧阳志远的手机发出刺耳的报警声,也是一惊。

    小林择一的电脑操控员立刻大叫道:“不好,被发现了。”

    电脑操控员立刻发出飞回的指令。电子鸟猛一转身,高速飞向通风口。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手里多出一把手枪。

    “呯1就在电子鸟刚要进入通风口的刹那间,欧阳志远的子弹,准确无误的射进了那只鸟的身体内。

    “好枪法!”

    石建飞和队员们一片欢呼。王处长更是一脸的惊奇。

    小林择一那面电脑上变为雪花。

    “八格!”

    电脑操控员恶狠狠地骂道。

    欧阳志远快速的捡起地上的那只电子麻雀,仔细的一看,快速的扣掉里面的电池。

    好精致的电子鸟。

    欧阳志远看着石建飞道:“看到了吗?已经有人在打这里的主意了,石队长,一定要加强戒备,生肌膏不能让敌人得去。”

    石建飞点点头,看着李亚东道:“电子报警系统,还要加强,通风口要重点防范,这支电子鸟,就是从通风口里进来的。”

    欧阳志远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检查这只电子鸟,防止他有自爆装置。

    一个小时候,所有的生肌膏都已经装完。

    欧阳志远决定,要亲自把这些生肌膏,护送到龙海飞机场。

    办好手续后,五辆集装箱开出了傅山制药厂,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就跟在五辆大车的后面。

    车队刚一开出傅山县城,欧阳志远就接到了宋忠军的电话,傅山县供电局,再次拉下了新工业园的电闸。

    欧阳志远气的脸色铁青,他立刻拨通了供电局办公室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王邦昌。

    “王邦昌,我是欧阳志远,我说给你们脸,你们不要脸,我让你立刻给我送电,否则,后果你们自负,官司就是打到市电力集团公司,省里的电力资源厅,老子也不怕你们。”

    “咔嚓!”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又拨通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

    “何县长,我上午都订好了酒席了,这些王八蛋竟然放了我的鸽子,没去。现在又拉下电闸了,看来,只有你亲自去找孙树堂了。”

    何振南一听,脸色顿时沉下来了,孙树堂到底想干什么?工业园可是省里和市里的重点工程,说拉闸就拉闸吗?看来,自己要亲自跑一趟了。

    “志远,咱们一起去县供电局。”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这有点不好办了,自己要护送这些药品去飞机场,何振南要自己陪他去供电局。自己的身份,又不能和何振南说。

    “何县长,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正在外面,一时回不去,去找孙树堂,你和戴县长一起去吧。”

    欧阳志远知道,戴立新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和何振南一块去正好。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在外面,回不来,心里就有点生气,欧阳志远你不回不分轻重吧,现在工业园的电,再次被拉下闸来,有什么事情比工业园要重要?

    何振南冷哼一声,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听到了何振南那声不满的冷哼,他知道,何振南有点生气了。

    但是,军方要的药品更重要。从刚才自己打下来的电子鸟来看,敌人已经在打生肌膏的主意了。

    欧阳志远要先把药品送上飞机再说。

    ………………………………………………………………………………………………

    县长何振南让秘书高小敏通知副县长戴立新,到楼下等自己,立刻赶往供电局。

    戴立新走出办公室,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嘿嘿,欧阳志远,我现在不和你发生冲突,嘿嘿,有人治你,哈哈,如果电的问题你解决不好,就是你的能力有问题,我一句话,市长郭文画就能拿下你。

    你以为解除四通公司的运输合同,就完事了?嘿嘿,副市长张兴勇能放过你?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更不会放过你,哈哈,你竟然再次惹到了副市长张兴勇弟弟张兴国的头上,在口福烤乳羊饭店,打了张兴国,让纪委书记张建设暗中调查猫儿乡长张兴国,你这不是找死吗?你知道副市长张兴勇的四弟弟是干什么的?哈哈,你肯定不知道。

    戴立新故意走的很慢,他在等着县长何振南。

    果然,他看到了县长何振南走出了办公室,高小敏和王青峰跟在后面。

    “何县长。”

    戴立新微笑着连忙向何振南打招呼。

    “戴县长,咱们到供电局去一趟。”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道。

    “好的,何县长。”戴立新跟在何县长的后面。

    “戴县长,你知道供电局为什么停工业园的电吗?”

    何振南看着戴立新,冷声道。

    戴立新思考了一下道:“何县长,可能和解除四通集团运输合同有关。”

    何振南一听,没有皱了起来。四通集团盗窃工业园的水泥,何振南知道,和四通集团解除合同,欧阳志远请示过自己,自己也同意了。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

    戴立新以为,欧阳志远和四通集团解除合同的是欧阳志远一个人操作的,他就想攻击欧阳志远。

    “何县长,我认为,欧阳志远解除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有点鲁莽,不计后果。”

    戴立新小声道。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示意他说下去。

    “四通运输集团能接手新工业园的运输任务,是副市长张兴勇牵的线,我们解除了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就等于得罪了副市长张兴勇。”

    戴立新道。

    何振南眉头一皱,看着戴立新一眼道:“这和停电有关系吗?难道是副市长张兴勇指使停的电?”

    戴立新小声道:“市电力集团的董事长不久前换了人,新任董事长,就是副市长张兴勇的四弟弟张兴强。”

    何振南一听,停下脚步,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你是说,我们解除了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四通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的弟弟,市电力集团的董事长张兴强就指使县供电局长孙树堂,拉我们工业园的电闸?”

    何振南看着戴立新道。

    戴立新点点头道:“按照我的推论,事情应该就是这样,当时,欧阳志远要解除和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我就提醒过他,要慎重,可是,他不听,非要解除合同不可,现在好了,一天竟然拉了三次电闸,这样会影响新工业园的建设速度的,还是年轻呀。”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冷声道:“你知道一天拉了三次电闸,你是主管工业的县长,更是主抓工业园建设的领导,怎么不下去过问一下,还坐在办公室里吗?”

    何振南狠狠的瞪了一眼戴立新,高小敏拉开了车门,何振南上了自己的车。

    戴立新一听何振南这样说,冷汗流了下来。

    高小敏和现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坐在另外一辆车上,直奔供电局。

    何振南的车,照样在门前,被那位老年人检查一遍,然后放行。当县长何振南下了车,刚走到供电局的楼下时,县供电局长孙树堂带领人迎了出来。

    虽然孙树堂很牛逼,但是,供电局原则上,还是双层领导,县供电局主要是属于市电力公司管辖,但县供电局在地方上,还要和地方政府合作。

    所以,孙树堂表面上,还是要做到一些礼节。

    “呵呵,欢迎何县长来检查工作。”

    孙树堂很远就伸出手,热情的和何振南握手。

    “呵呵,孙局长,我可不是来检查什么工作的,我是来恳求你帮忙的。”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何县长,请上楼喝茶,你客气了。”

    孙树堂笑着,谦让着何振南,走向楼去。

    来到楼上的会客厅,工作人员上了茶。何振南接过茶杯,看着孙树堂道:“孙局长,咱们也不要绕弯了,我这次来,是恳请供电局,不要再拉新工业园的电了,新工业园是龙海市和山南省的重点建设项目,影响了建设速度,这个责任谁也担当不起。”

    何振南在向孙树堂施加压力。

    孙树堂连忙道:“何县长,我们根本没有拉闸,都是自动跳闸的,你知道,新工业园的新线路,还没有开始架线,现在的线路,是用的老工业园的线路,线路老化,我们的人手又不够,检修不过来,你说,你让我们怎么办?”

    孙树堂心里嘿嘿的冷笑,何振南,你不要用什么省里的、市里的重点建设项目吓唬老子,那些事和老子无关,谁让你们得罪了张董事长,张董事长让我拉闸,老子就拉闸,老子不拉闸,张董事长就要把老子的局长拉下来。

    何振南一听,看着孙树堂道:“孙局长,架设新线路的款项,我们已经拨到了你们的账户上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架线?”

    孙树堂叹了一口气道:“何县长,我们的人手不够呀?就是有钱,也没有人架线呀。”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道:“孙局长,我们可是有合同的,款项一到位,新线路立刻架设,你现在又说没有人手,难道,新线路就不架设了吗?”

    孙树堂道:“我可没说不架设新线路,我们尽快抽出人手,老线路正在抢修,如果你不相信,你立刻到老工业园看看,我们的外线班,正在检修线路。就这样吧,何县长,找到故障排除后,我们立刻给新工业园送电。”

    何振南一看人家要送客,脸色很难看的站了起来道:“孙局长,希望你要以大局为重,任何人耽误了新工业园的建设,都会受到制裁的。”

    孙树堂哈哈大笑道:“何县长,一路走好,我就不送了。”

    孙树堂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

    何振南这趟供电局之行,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孙树堂只答应,排除故障后,立刻送电。看来,解决问题的结症,就在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身上。

    何振南回到了办公室,接到了纪委书记张建设的电话。

    “何县长,猫儿乡的乡长张兴国,确实有经济问题,主要是截留扶贫款、挪用退耕还林补助款上,猫儿乡还有私自开挖的小铁矿小煤窑。要不要双规?”

    张建设问道。

    何振南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停顿了一会道:“暂时先不要动张兴国,让你的人回来吧。”

    张建设一听,吓了一跳,自己的手下,费尽了千辛万苦,取到了张兴国经济问题的证据,现在却要撤回来,不抓张兴国,这……。

    张建设道:“是,何县长。”

    何振南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护送药品,就要到机场了,猛然接到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连忙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县长何振南的声音。

    “志远,你知道供电局的结症在哪里?”

    欧阳志远连忙道:“何县长,结症在哪里?”

    何振南道:“市电力集团的董事长张兴强,是四通运输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的弟弟,也是副市长张兴勇的弟弟,还是猫儿乡乡长张兴国的弟弟。”

    欧阳志远一听,恍然大悟,我靠,张家四兄弟还真厉害,四个人都当官。四通运输集团董事长张兴军的弟弟竟然是市电力集团的董事长张兴强。这***肯定是在报复自己,副市长张兴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志远,你明天不是要到龙海吗?你把情况向周书记当面汇报一下,看看周书记怎么说?”

    何振南道。

    欧阳志远心道,我现在就在龙海。送完药品,就不回傅山了,晚上去拜访周书记。

    “好的,何县长,我去拜访周书记。”

    欧阳志远道。

    “志远,新工业园的新高压线路,供电局就怕一时半会的架设不了,你看看,天诚集团能不能接手架设?”

    何振南知道,新高压线路,如果让县供电局架设,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架成通电。

    欧阳志远一听何县长这样说,立刻道:“架设高压线路的款子,已经打到了县供电局的账户上,咱们还给他们签了合同,要想让天成集团接手,这就怕不好办。”

    何振南笑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先拜访周书记吧。”何振南说完,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想着何振南的话,心道,要是抬出来燕京霍家的名头,也许能让县供电局放手,关键是人家霍天成接手吗?

    算了,先拜访完周书记再说吧。

    欧阳志远把车队护送到龙海飞机场的时候,天还没黑,他立刻给李大鹏打电话。

    “大鹏,晚上到我家吃饭,我回来了。”

    李大鹏一听,笑道:“我就知道你要回来,中医诊所明天就要开业了。”

    “大鹏,你那里有微型窃听器吗?带录音的。”

    欧阳志远道。

    “我靠,老大,我这里就不缺这玩意,我给你带几个过去。”

    李大鹏笑呵呵的道。

    “好的,一会见。”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开车直奔自家的中医诊所。

    越野车刚一拐进花鸟鱼虫大街,欧阳志远就以看到,自己的两层小楼,已经张灯结彩,一个漆黑的牌匾上,写着五个金色大字:“宁静志远堂。”

    呵呵,原来叫宁静堂,今年怎么又改了名字?叫宁静志远堂。

    这里面有父亲和自己的名字,这是诸葛亮的一句名言,宁静而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老先生朱文才和他几个徒弟忙碌着。

    欧阳志远下了车,走了过来。

    “哈哈,朱伯伯,忙着呀。”

    欧阳志远以前喊惯了朱老哥,现在一改口,就有点别扭。

    正在忙碌的朱文才一看是欧阳志远回来了,很是欢喜,笑道:“好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快看看咱们的诊所,怎么样?”

    欧阳志远看着收拾的干净利索的诊所,不由的笑道:“太好了,辛苦你了,朱伯伯。”

    朱文才的徒弟张平和苏珊跑过来,笑嘻嘻的道:“师哥回来了。”

    “呵呵,张平、苏珊,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走进了店门,整个诊所很是宽敞明亮,里面的柜台,极其的整洁,药架上,放满很多中草药,每个药柜上,装满了炮制好的药材。

    就等着明天开业了。

    一辆桑塔纳停在了店铺的前面,李大鹏拉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从车里走出来。

    “老大,我来了,”

    李大鹏看到欧阳志远,大喊起来。

    欧阳志远一看到李大鹏拉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的手,走过来,不由的笑道:“大鹏,找到女朋友了?”

    那个女孩子脸色一红,大方的伸出手来道:“你好,欧阳大哥,我叫赵雅婷。”

    欧阳志远想不到,李大鹏找的女朋友,落落大方,极其的漂亮。

    “你好,雅婷。”

    欧阳志远轻轻的握了一下赵雅婷的小手。

    “老大,我找的女朋友不错吧,雅婷在市电视台工作,明天咱们开业,他们电视台的来采访,拍个广告。”

    李大鹏笑着道。

    “呵呵,不错,来,雅婷,大哥见面,送给你一样礼物。”

    欧阳志远笑着从车里拿出一套美容养颜膏,送给了赵雅婷。

    赵雅婷一看,欧阳大哥送的是一套美容养颜膏,外面的包装上,就是台湾玉女程琳琳的头像,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欧阳大哥,这礼物太贵重了,谢谢你。”

    养颜美容膏在龙海还没有上市,所有的美容养颜高产品,都运到了大城市销售,每套价格竟然定到八千八。

    那时候的八千八,相当于现在很多的钱。

    养颜美容膏,只在电视的广告上看到,赵雅婷早就想托朋友在南州买一套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才七百多块钱,想不到,欧阳大哥送给了自己一套。

    李大鹏看着赵雅婷激动的样子,笑道:“雅婷,你不要激动,我敢说欧阳大哥车上的这种化妆品,绝对有五十套。”

    赵雅婷笑道:“不会吧,这种化妆品要八千多块一套呢。”

    李大鹏笑道:“雅婷,你以后用这种化妆品,绝对不要花钱。”

    “为什么?大鹏?”

    赵雅婷笑着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雅婷,这种化妆品,就是你嫂子的集团生产的。”

    “你……你说的是真的?这可是山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集团生产的,嫂子在天信药业工作?”

    赵雅婷问道。

    李大鹏笑道:“雅婷,欧阳大哥的媳妇,咱们的嫂子,就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

    赵雅婷听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鹏,这是真的?”

    李大鹏笑着点点头。

    赵雅婷虽然才进电视台不久,但她听南州的同学讲,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欧阳大哥岂不是省委书记的女婿?

    可是,从来没听到大鹏说过呀?

    赵雅婷把李大鹏拉到一边,兴奋的声音都颤抖了,小声道:“大鹏,你知道天信药业的老总萧眉是谁的女儿?”

    李大鹏被赵雅婷问的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萧眉的父亲是谁。

    “雅婷,嫂子的父亲是谁?”

    赵雅婷小声道:“省委书记萧远山。”

    “你……你说什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