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好大的胸部

    第二百零七章好大的胸部

    看门的老人,动作太慢,这让欧阳志远非常的愚昧,他又要过来欧阳志远的工作证,仔细的核对后,把工作证还给欧阳志远道:“二楼左拐第一个门,供电办公室。”

    欧阳志远接过工作证,直奔二楼的供电办公室。

    办公室关着门,里面传来女人放肆的大笑声和男人得意的说话声,看样子,那些人都在侃大山,悠闲的很。

    欧阳志远敲敲门,老大一会,才有人开门,一个满脸骚疙瘩都兴奋的发亮的年轻人,开了门,看了欧阳志远一眼,不耐烦的道:“你找谁?”

    办公室里,一个年龄五十多的秃顶男人,正口水四溅的讲着一个黄色笑话,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看着他对过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

    那女人口中不时发出放肆的大笑,胸前的一对**,随着她的大笑,微微颤抖着,露出一道白皙的沟沟和颤巍巍的乳波,这让讲黄色笑话的老男人,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人和人不能比呀,看看人家国家企业,都在用黄色笑话来打发时间。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是新工业园的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我来问一下,工业园的电怎么停了。”

    那年轻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到用电事故科问问吧,我们这里是办公室,八楼左拐第三个门。”

    “嘭!”

    年轻人说完话,还没等欧阳志远回答,嘭的一声官上了门。

    “嘎嘎嘎,什么狗屁工业园的主任,冒充的吧,就一个小屁孩,能当工业园的主任?”

    门一关上,那个年轻人立刻大笑起来。

    “我看也是,新工业园这些人也太不长眼了,到现在也没有来走访我们,也没有意思意思,请我们一顿,还有脸来问停电的问题,真是不会办事。”

    “哼,这种不识时务的人,不要理他们,对了,水泥一厂这个月的福利,送来了吗?”

    那个中年人问道。

    “还没有,王主任。”

    那个女人笑着回答道。

    “嘿嘿,还没有送来?一会把电闸给他们拉下来,提醒一下他们。”

    那个王主任的语气变得很生气。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我靠,电闸也能随便拉下来?

    用电部门,还要走访电业局?每个月还要向供电局送福利?这也太明目张胆的坑人吧?自己自从当上了工业园的主任,换真没想到,要到电业局来拜访他们,难道是没有拜访他们,而被拉掉电闸?

    自己的工业园也没有和他们意思意思,工业园的电闸不会是他们故意拉下来的吧?这些王八蛋,胆子真大呀。

    那个王主任,又继续讲起来黄色笑话来。

    欧阳志远快步爬上八楼,找到用电事故科,但一看办公室的门,不由得眉头来,用电事故科的房门,被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住,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开了。看样子,这个科室早就不存在了。

    欧阳志远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十分难看,他知道,自己被人忽悠了。

    那个年轻人,是故意消遣自己的,让自己爬楼。

    这个王八蛋,欠扁是吗?老子从一楼,爬到八楼,不带这么玩人的。

    无名的烈火在欧阳志远心中燃烧,只气的欧阳志远脸色铁青。

    欧阳志远阴沉着脸,看着四周的几个办公室,全都是锈迹斑斑的挺将军把门,看你样子,这一层楼,都很久没人来了,已经不用了。

    千万不要和这些人生气,更不能得罪他们,否则,后患无穷。

    欧阳志远慢慢的走下楼,暗暗地嘱咐自己,再次回到二楼办公室,敲着们。

    这次开门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风骚女人。

    “吆,小兄弟,八楼找到人了吗?”

    这个女人话音未落,办公室里的人都轰然大笑起来。这个女人也跟着嘎嘎大大笑着,胸前的两个高耸的山峰,由于笑了厉害,剧烈的颤抖着,波涛汹涌。

    欧阳志远很是担心,这个女人由于胸部太大,会不会一头栽倒前面去。

    那个叫王主任的秃头,嘴里的茶水,喷射老远。

    这些王八蛋都知道八楼没有人,看样子,他们经常这样作弄人。欧阳志远强压怒火,走向那个秃头道:“王主任,您好,我们工业园的电不能停呀,很多的基建都在开工,我们赶工期呀。”

    欧阳志远陪着笑脸道。

    秃头王主任哼了一声道:“你是谁呀?”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主任,我叫欧阳志远,是新工业园的主任。”

    秃头主任叫王邦昌,他看着年轻的欧阳志远,摇摇头道:“新工业园的主任?我怎么不认识你?你们县政府的官员,都和我在一起吃过饭,就是何振南也经常请我吃饭,我就不认识你,而且没有见过你。”

    这个***真牛逼,连何县长都经常请他吃饭。欧阳志远知道,他们在暗示自己。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主任,中午咱们认识一下,彤辉大酒店如何?”

    王主任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呵呵笑道:“欧阳主任,你客气了,小孙,你去看看新工业园的电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给人家拉闸?回头我处理这些小子。”

    那个叫小孙的小子,叫孙长居,是供电局长孙树堂的本家侄子,就是这个小子,让自己爬的八楼。

    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王思琴,她一听欧阳志远要在傅山县最好的大酒店请客,顿时来了精神,站了起来,笑道:“欧阳主任,到时候,姐姐好好的陪你喝一杯,不知道,你行不行?到时候,你可不能说不行呀!”

    王思琴说着话,伸手在欧阳志远的脸上摸了一把。

    “哈哈哈。”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连忙陪着笑道:“就这样定了,王主任。”

    “好,爽快,你定两个大桌子就可以了。”

    王邦昌用手摸着自己的秃脑袋,得意的大声道。

    “王主任,通向工业园的线路,有点小毛病,已经修好了,正在送电。”孙长居笑嘻嘻的走进来,大声道。

    “呵呵,欧阳主任,电已经送上了。”

    王邦昌大声道。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好的,谢谢了王主任,上午彤辉大酒店,我恭候大家。”

    欧阳志远离开了供电局,开车直奔县政府。他来到何振南的办公室,看到何振南正在看一份文件,自己到了一杯水,嘟嘟喝了一气道:“累死我了。”

    说完话,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什么事,把你累成这样?”

    欧阳志远先把清灵集团准备大力发展药材种植,想让最偏僻的几个乡镇,全部种上中草药,而且预付三分之一的药材款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让在运河县和傅山县之间的盘龙河上,建立水文观测站,防止上游运河县突发污染的事,仔细的汇报了一遍。

    县长何振南一听清灵集团准备大力发展药材种植,让最偏僻的几个乡镇,全部种上中草药,而且预付三分之一的药材款,顿时站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这太好了,志远,你知道,那几个最偏远的乡,一到这时候,也就是春季,是他们最难熬的时候,原来的粮食吃光了,新粮食没有下来,如果这时候,清灵集团预付一部分药材款,可以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志远,宋忠军和陆建,都是人才,你可以大胆的让他们干,你这两天就先协助一下黄县长,到这几个乡去看看,帮助清灵集团签合同,药材的种植,已经不能再等了,还有修路通电的问题,文王峪大桥,就要完工,天都集团的人,就要猫儿乡的深水涧去勘探地形,准备给猫儿乡修建那座大桥,至于建立水文站的事,我这就给水利局长周强打电话,让他明天就去办。”

    何振南拨通了水利局长周强的电话,水利局长周强立刻答应,明天就亲自去看看,尽快的建立一个水文监测站。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今天上午,县供电局已经拉了我们新工业园的电闸了。”

    何振南一听,眉头皱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说说情况。”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到了县供电局的情况和何振南说了一遍。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不错,志远,你成熟了,被他们消遣了,你竟然没有打人?”

    欧阳志远道:“人都在进步,我也不例外,今年天上午,我要在彤辉大酒店,宴请这些狗东西,但愿他们以后,不拉我们的电闸。”

    何振南到:“每人再送两条云烟,记住,让这些人吃好喝好,保证工业园用电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何县长,你这不是让我贿赂他们,搞不正之风吗?”

    何振南苦笑道:“他们又不属于县政府管,就是市政府,也管不着人家,那个供电局长孙树堂,更是很牛逼,连我都不买账,我们县政府,每年都要走访他们,给他们送礼。我命令你,拿出全身本事,陪好他们。”

    欧阳志远道:“那就没有人管他们了吗?”

    何振南道:“傅山县供电局归龙海市电力集团管辖,电力集团的级别,和郭市长一个级别,人家归省电力能源厅管辖,你说,咱们能说得上话吗?所以呀,地方政府都不敢得罪供电局。对了,志远,你父亲的中医诊所明天要开业了吧?”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呵呵,是的,我夜里要回去,明天下午回来,先给你请个假。”

    何振南道:“把工作安排好,尽快回来。”

    何振南说着话,拿出一个锦盒放在志远面前道:“我抽不出时间去,这件礼物,就当贺礼了。”

    欧阳志远笑道:“县长送礼,我可不敢收。”

    何振南笑道:“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把我当过县长?看你的坐相,大腿搭在二腿上,下面的局长要是这样,我早就撤了他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那啥……我看看你送的什么贺礼?”

    欧阳志远打开礼盒,你有的吓了一跳。

    我的天哪,这太礼品太贵重了。

    一块晶莹剔透、古迹斑斑的温润古玉砚台,静静的躺在礼盒中,砚台旁边,是一支白玉杆的狼毫毛笔。

    好家伙,这是一套清代的古董玉器。

    “呵呵,这太贵重了吧?何县长,你也懂古董?”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呵呵,志远,你别忘了,你何伯伯喜欢古董,我就不会受到熏陶?告诉你,这套小玩意,是很久以前,我在古玩市场上淘到的,当时就花了五十块钱,呵呵,捡漏了,你父亲喜欢写字,就当贺礼送给欧阳叔叔了。”

    何振南笑道。

    “那好,我谢谢了。”

    欧阳志远收起礼盒,看了看表,快下班了。

    “走了,我请这些兔崽子们吃饭,非喝死他们不可。”

    欧阳志远愤愤不平道。

    “志远,一定要陪好他们。”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拿出了电话,给彤辉大酒店董事长王彤辉打了个电话,定了一个能摆开辆张大桌子的贵宾厅。

    “彤辉,给我留一个贵宾厅,能摆下两张大桌子的。”

    欧阳志远道。

    王彤辉道:“好的,志远。”

    欧阳志远来到彤辉大酒店,走进了预留的贵宾厅。

    王彤辉迎了过来道:“志远,都准备好了,等你的客人来到,就开席。”

    欧阳志远笑道:“彤辉,你忙你的去吧,我等一会。”

    王彤辉笑道:“好的,有事叫我。”

    欧阳志远坐在贵宾厅里,看着表。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怎么回事?王邦昌他们怎么还不来?这都下班半个小时了。

    欧阳志远走出贵宾厅,来到彤辉大酒店的门外,还是没有看到王邦昌他们。

    欧阳志远拨打者王邦昌的电话,对方竟然无法接通。

    我靠,不会放自己的鸽子吧?这些王八蛋。但从当时他们的表情,并没有忽悠自己的意思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

    这些***,真不是人呀。

    十二点半了,欧阳志远彻底无语。

    “叮叮叮!”

    自己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欧阳志远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欧阳主任,想知道王邦昌为什么没有来的原因吗?到喜来登饭店找我。”

    “咔嚓!”

    对方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感到这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自己一定听到过她的声音。

    欧阳志远打电话,退掉了那两桌酒席,上了越野车,开车直奔喜来登饭庄。

    喜来登是一家生意不错的饭店,三层小楼,楼前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轿车。

    欧阳志远下了车,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台阶上,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我靠,是供电局的会计王思琴。欧阳志远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女人找自己干吗?

    “欧阳主任,走,我请你吃饭。”

    王思琴说这话,走了过来,胸前的一对**,颤颤巍巍,波涛汹涌,欧阳志远很是担心,她一头栽倒前面去。

    王思琴本身长的不错,但浓妆艳抹,就破坏了她的美丽。

    王思琴伸手挎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向里走去。

    欧阳志远为了想知道,王邦昌为什么没来的原因,没有躲避。王思琴身上传来的香水味,很浓。并不是劣质的,绝对是古龙牌的名贵香水。

    王思琴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进了一个单间。桌子上,菜已经上好了,两个凉的两个热的,很精致,一瓶茅台。

    “欧阳主任,坐吧。”

    王思琴说着话,把外套脱下,里面的紧身毛衣立刻蹦的紧紧地,那两个**,几乎把毛衣涨破,更要命的是,她的毛衣,竟然是低开领的,两个巨大雪白的山峰,露出半截,还有那神秘的诱人的乳沟,就是欧阳志远,也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

    王思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表情,禁不住笑道:“小弟弟,往哪看的?”

    王思琴对自己的性感,有相当的自信,任何男人,都喜欢看自己这对饱满的乳山峰,这个年轻的小白脸更是经不起自己的诱惑。

    王思琴第一眼看到欧阳志远,就有点动心了。

    这个小白脸长的真好,自己一定要弄到手玩玩。

    当欧阳志远答应在彤辉大酒店请客的时候,王思琴心里很高兴,她想在酒桌上,调戏一下欧阳志远。

    但就在刚下班的时候,王邦昌竟然告诉大家,不要去赴宴。

    这让王思琴大为不解,王思琴在办公室里,问了王邦昌。王邦昌告诉了王思琴,但吩咐她,绝对不能说出去。

    王思琴一听,大吃一惊,欧阳志远怎么会得罪这个人?工业园岂不完蛋了?

    下班后,王思琴想到了欧阳志远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和英俊潇洒的外貌,她内心顿时开始爬蚂蚁,春心荡漾起来。

    于是,王思琴就给欧阳志远打电话,相约来喜来登吃饭。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笑道:“王姐真漂亮。”

    王思秦琴一听欧阳志远夸自己漂亮,不由的喜笑颜开,笑道:“小弟弟真会说话,来,陪姐姐喝一杯。”

    王思琴说着话,打开了茅台酒,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来,小弟弟,为了咱们的相识,咱干了这杯。”

    王思琴看着欧阳志远,恨不得一口把欧阳志远吃了。

    “谢谢王姐。”

    欧阳志远端起了酒杯,和王思琴碰了一下,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王思琴同样也喝干了这一杯酒。

    两人连干三杯,都好像喝凉水似的。欧阳志远禁不住佩服王思琴的酒量来。

    “小弟弟,来,再喝一杯。”

    王思琴一边给欧阳志远倒酒,脱掉了鞋子的脚,竟然在桌子下面,伸到欧阳志远的两腿间,用脚趾头一下子夹住了志远的那个,慢慢的摩擦着。

    王思琴感到了欧阳志远的炽热雄壮。

    欧阳志远双腿一用力,夹住了王思琴的腿,小声道:“王姐,王邦昌为什么没来?”

    王思琴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我得罪的人,太多了,王姐,你知道我得罪了谁?”

    欧阳志远伸手抓住了王思琴的手,轻轻的捏了几下。

    王思琴咯咯的笑着道:“小弟弟,人小鬼大,偷捏姐姐。”

    王思琴嘎嘎笑着道。

    “王姐,快急死我了,你快说,我得罪了谁?”

    欧阳志远焦急着道。

    王思琴小声道:“你得罪了供电局局长孙树堂,是他下令给工业园拉闸的。”

    “什么?不可能,我根本没见过孙树堂,我怎么会得罪他呢,一定是他误会了。”欧阳志志远大声道。

    “小弟弟,办公室主任王邦昌亲自给我说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