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玩弄

    第二百零六章玩弄

    陈雨馨在药力的作用下,意识出现了幻觉,她以为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就是自己爱着的欧阳志远。

    陈雨馨压抑的太久,她的反映极其的激烈,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搂住颐秋水的脖子,嘴里喃喃的叫着:“志远,我爱……你,你爱……我吗?我……爱你。”

    颐秋水听到陈雨馨嘴里还是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颐秋水几乎疯狂了,两眼气的血红,脸色变得极其的狰狞。

    “你个臭女人,老子白爱你一场,我父亲白白的帮你父亲十几年,你个臭女人,竟然喜欢欧阳志远,今年老子要弄死你,我让你喜欢欧阳志远,弄死你……我弄死你……。”

    颐秋水狠狠地咬着陈雨馨的嘴唇,双手死命的抓着雨馨的胸脯。

    欧阳志远和康静讨论了很长时间的招标和建设的问题,带着清灵集团的厂房图纸,走向陈雨馨的房间。

    在大厅里,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诊了脉,感觉她的脉象有点沉,是劳累过度所致,如果不调理,抵抗力就会下降,容易生病。

    但由于颐秋水的干扰,自己没来的极给陈雨馨说这件事。

    欧阳志远来到陈雨馨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欧阳志远的武功,这一段时间,进步的更大,他的耳朵,变得更加敏锐了。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两个人的沉重呼吸声和咒骂声。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变,那个恶毒的咒骂声,好像是颐秋水的声音,可是好像陈雨馨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不好,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莫非颐秋水再欺负陈雨馨?这个王八蛋不是人,这么好的女孩子,绝对不能让这个***欺负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从怀里拿出一根铁丝,在三秒钟内,打开了房门,他闪电一般的冲了进去。

    他看到的一幕,让欧阳志远怒火中烧,双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机。

    光着上身的颐秋水,正死死地压在陈雨馨的娇躯上,一只手正死命的揉搓着雨馨的胸脯,而另一只手,却伸向雨馨的最柔软之处。而雨馨的嘴里,正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这***对陈雨馨下药了。

    欧阳志远一看陈雨馨的模样,就知道颐秋水给陈雨馨下了药。

    这还是人吗?你颐秋水也是万通集团的副董事长,竟然干出这种龌蹉的事情,真是禽兽不如。

    欧阳志远一脚揣在颐秋水的后背上,把颐秋水踹的飞了起来,砸在了地板上,欧阳志远飞快的冲向卧室,拿来一张床单,裹住陈雨的娇躯,把她放在床上。

    还好,来的真是几时呀,再晚一会,陈雨馨就怕要受到伤害了。

    陈雨馨由于被下了药,药性还在发作,欧阳志远刚把她放在床上,陈雨馨娇和吟着,如同蛇一般的缠了过来。欧阳志远一下子点在陈雨馨的昏睡穴上,拿出一颗药丸,塞进她的嘴里,一拍后背,药丸滑进肚里。

    欧阳志远连忙拿过一床被子,盖在雨馨的身上。

    颐秋水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自己的好事被欧阳志远打断,不由得恼羞成怒,光着上身,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嗷嗷叫着冲了过来,刺向欧阳志远的前胸。

    “我要杀了你个***!”

    欧阳志远不屑的看了一眼狰狞的颐秋水,一脚踹在他的小肚子上。

    “啊!”

    颐秋水一声惨叫,被踹的一个跟头飞出老远,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这一脚,暗藏了重手。他愤恨颐秋水,干出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手段,为了防止他以后再伤害陈雨馨,欧阳志远废了他的命根子,以后永远不能在干坏事。

    欧阳志远回到卧室,陈雨馨的药性还没有过去,脸色很红很烫。欧阳志远的那颗药丸,竟然没有把媚毒去净。好霸道的春药。

    媚毒去不干净,会对陈雨馨的身体,产生伤害。

    欧阳志远快速的拨通了陆海燕的电话。

    陆海燕正在熟睡,被电话惊醒,她连忙接下电话。

    “陆姐姐,你快来陈雨馨的房间,雨馨出事了。”

    陆海燕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立刻穿好衣服,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给她打开门,陆海燕一看颐秋水竟然光着上身,躺在地上,不由得大吃一惊,失声道:“志远,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关上门道:“颐秋水给雨馨下药,想侵害雨馨,幸亏我赶到。”

    陆海燕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恼怒的看着地上的颐秋水,狠狠地吐了一口,连忙道:“雨馨没有受到伤害吧?”

    欧阳志远忙道:“没有,我来的及时。”

    陆海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放下心来。

    “雨馨在哪?”

    陆海燕很是关心陈雨馨,焦急的问道。

    “在卧室,我要你帮忙。”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向卧室里。

    床上的陈雨馨,脸色透红,药还在发作,睡梦中早已把被子蹬在地上,光着的娇躯在床上扭动着。

    陆海燕吓了一跳,连忙把被子给陈雨馨盖在身上。

    “陆姐姐,你快去浴室放冷水,放半浴盆。”

    欧阳志远大声道。

    “好的!”

    陆海燕看出来陈雨馨的危机,立刻跑向浴室,放了半浴盆冷水。欧阳志远抱起陈雨馨,快步走向浴盆旁,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进一些绿色的药粉,药粉刚一倒出来,一种清凉的幽香,弥漫在整个房间内。

    那半浴盆的水,立刻变得碧绿。

    欧阳志远道:“陆姐姐,我是医生,如果不这样救治,雨馨的身体会受到伤害的,救治过程,不要和雨馨说。”

    欧阳志远说话间,把雨馨身上的被单除去,双手抱着雨馨的娇躯,放进浴盆里,把她的头部,露在了水面之上。

    陆海燕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尽管救治。”

    欧阳志远虽然强忍住自己不发生反映,但中了媚药的陈雨馨漂亮的几乎让欧阳志远发狂。特别是雨馨的那双饱满高翘的,由于还处在兴奋之中,在水里微微颤抖着,圆润,鲜艳欲滴。

    陆海燕和陈雨馨都为女性,但她看到陈雨馨娇躯,竟然也有点反映,口干舌燥起来。

    陆海燕今年三十岁了,由于种种原因,离婚后,自己一个人独处。

    陆海燕看到欧阳志远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反映,心中不仅佩服起来欧阳志远。

    这个男人的定力真不错,可惜,雨馨就怕争夺不过萧眉。

    欧阳志远用牙咬着舌尖,快速的取出银针,手指一捻,一根银针,扎进了陈雨馨的穴道,欧阳志远连下十几针,才慢慢的停下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早就被很水湿透。

    “好了,雨馨没事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想站起来,但刚才由于紧张,腿脚麻木,竟然没有站起来。陆海燕连忙扶住欧阳志远,把他拉起来。

    欧阳志远扶住陆海燕的手,苦笑着道:“累死我了,谢谢陆姐姐。”

    陆海燕已经离婚多年了,多年来,自己的手是第一次被男人握住,陆海燕的脸色一红,内心突突直跳,禁不住一呆。

    欧阳志远看到了陆海燕羞红了的脸蛋,连忙松手道:“谢谢陆姐姐。”

    这时候,那半浴盆的冷水,竟然冒着热气,水的颜色,变成了赤红色,陈雨馨的脸色逐渐的变回了原来的颜色。

    客厅里的颐秋水醒了过来,他痛的呲牙咧嘴的再地上爬起来。陆海燕听到了颐秋水的动静,冲向了客厅。

    颐秋水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陆海燕从浴室里冲出来,还没等他和陆海燕打招呼,陆海燕的巴掌,就招呼到了颐秋水的脸上。

    “啪啪!”

    陆海燕两记耳光打的颐秋水眼冒金星,转了一个圈。

    “滚!快滚!”

    陆海燕狠狠的呵斥着颐秋水。

    颐秋水连忙拿起衣服,跑了出去。由于陆海燕和陈雨馨是好朋友,颐秋水当然认识陆海燕。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的皮肤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呼吸变得平稳了,连忙取回银针,伸手把雨馨从水里抱出来道:“陆姐姐,把水放掉,换成温水,给雨馨再洗一遍就可以了。”

    陆海燕一听,连忙把红水放掉,洗了一遍浴缸,对好温水。欧阳志远把陈雨馨再次放进浴盆内,自己退出浴室道:“陆姐姐,你给雨馨洗洗吧。”

    陆海燕看着脸色变得很红的欧阳志远,笑着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脸红?刚才能洗,现在为什么不能洗了?”

    陆海燕和陈雨馨是很好的朋友,她希望,欧阳志远能和雨馨有发展的可能。

    欧阳志远苦笑道:“刚才情况危机,如果不快一点救治陈雨馨,药物会伤害她的,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危机解除,陆姐姐就代劳吧。”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知道的,陈雨馨一直很爱你,她一直是位很保守的女孩子,你把雨馨全身都看过了,你让雨馨以后,再怎么嫁人?”

    欧阳志远不好意思的道:“陆姐,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职责,雨馨即使知道了,她也不会说什么的,最好,陆姐,你不要给雨馨说过程,她以后要问,你就说,我救了他,打跑了颐秋水就行了,好了,你快去给雨馨洗洗吧,洗完后,用床单把她抱出来,穿好衣服,就行了。”

    欧阳志远连忙回到客厅,他要好好的歇一会,刚才太累了。

    陆海燕忙乎了好一阵子,才给雨馨洗完,然后放干净水,可是,麻烦又来了,陆海燕根本抱不动雨馨。

    “志远,你过来一下,我抱不动雨馨。”

    欧阳志远苦笑道:“陆姐姐,笨死你了,你用被单子缠好雨馨,我去抱。”

    陆海燕道:“好的。”

    她连忙用被单子缠好陈雨馨道:“进来吧。”

    欧阳志远走了进来,不敢看洗完澡的陈雨馨,低着头,把陈雨馨抱起来。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的样子,禁不住哧哧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陆海燕,连忙把陈雨馨抱进卧室,还没走到床前,陈雨馨醒了,睁开了眼。

    陈雨馨看到欧阳志远正抱着自己,好像自己没穿什么东西,不由得吓了一跳,微微的一挣扎,包裹的并不很严实的被单子,一下子散开,露出了饱满高翘的雪白胸脯,两粒圆润,鲜艳夺目。

    “啊!”

    雨馨一声惊叫,脸色一红,如同彩霞染了双颊一般,双手连忙去扯被单,这一扯不要紧,下面的立刻也开了。

    “啊!”

    这次是欧阳志远开始惊叫起来,雪白平坦的小腹,还有那神秘的生命源泉,一览无余,清晰无比。

    “啊!”

    陈雨馨这次的尖叫,吓得欧阳志远一哆嗦,欧阳志远一紧张,就想快走几步,相用床上的被子,盖上雨馨的娇躯。

    可是滑落的被单,正缠在欧阳志远的脚面子上。

    欧阳志远立刻失去了平衡,抱着雨馨就倒在了床上,欧阳志远的身子,正好压在了陈的雪白身子上。

    两人顿时石化一般的僵硬了。

    陈雨馨大脑一片空白,瞪大双眼,看着几乎贴在自己脸上的欧阳志远,晶莹的眼泪流下来了。

    陆海燕一听两人发出的惊叫,连忙跑过来一看,床上的情景,立刻让她石化。

    只见欧阳志远正压在雪白的陈雨馨身上,单子还缠在欧阳志远的脚上。

    陆海燕一伸舌头,立刻悄悄的退了出去,关上门,跑回自己的房间。

    老天保佑,但愿欧阳志远能和陈雨馨撞出火花,燃烧起来。

    “雨馨,对不起,我不是……”

    陈雨馨记得,自己在喝了那杯水的时候,仪式就开始模糊,而且出现了幻觉。

    她知道,那杯水一定有问题,很有可能被颐秋水下了药。

    而现在欧阳志远就在自己身边,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异样,那就是说,欧阳志远救了自己,颐秋水应该没有得逞。

    “志远,你救了我?”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渐渐的变得炽热起来。

    “在大厅里,给你诊完脉,我知道,你这几天劳累过度,还没来得极给你说,就被颐秋水打断了,所以,过来看看你,我叫不开门,我就强行进来了,还好,来的及时,你还没有受到伤害。”

    欧阳志远小声道。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两只修长的手臂一紧,一下子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炽热的嘴唇,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人有时候,是把握不住自己的,现在的陈雨馨,就已经把握不住自己,她爱欧阳志远,这是欧阳志远第二次救了自己。

    那次在崮山脚下,欧阳志远用自己身躯,替自己当了子弹,这次,又救了自己的清白,自己爱欧阳志远,爱的义无反顾,爱的没有任何的条件。

    欧阳志远的神情一呆,陈雨馨幽香的小舌头,如同游鱼一般的滑进了自己的口腔,一下子缠住了自己的舌头,那种幽香,让欧阳志远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舌头一卷,一下子和雨馨的小舌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喔……志远……抱紧我……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陈雨馨流着泪,呢喃着,,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亲的欧阳志远几乎窒息了。

    欧阳志远本能的双手一紧,一下子把陈雨馨搂在自己的怀里,使劲的摸着雨馨那绸缎一般细腻的后背。

    志远真的迷失了自己,他忘记了一切。

    他慢慢的向下吻去,吻住雨馨的漂亮肚。

    雨馨的呻吟,立刻变得高亢,全身透出晶莹剔透的汗珠,如同珍珠一般,布满了全身,颗颗滑落。

    “志远……要我……我爱你……志远……要我。”

    志远紧紧地搂住雨馨的娇躯,两人静静的不动,感受着彼此的呼吸。过了一会,志远听到了雨馨均匀的呼吸声。

    小丫头竟然睡着了。本来陈雨馨这几天都很累,又被下了药,她在志远的怀里睡着了。

    欧阳志远不敢乱动,看着雨馨潮红的漂亮脸蛋,在内心道,雨馨,对不起。

    自己真的不忍心伤害雨馨,刚才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虽然没有真正的做那件事,但……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现在什么都不敢想,他只是静静的抱着陈雨馨,小心的拉过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这是第二次和雨馨睡在一张床上。上一次,是在崮山的天柱峰上。

    欧阳志远搂着陈雨馨,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

    当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陈雨馨早已起床了。

    欧阳志远想起昨天晚上的荒唐过程,心里一阵苦笑。自己是否伤害了陈雨馨?虽然没有真正的做那个,可是……。

    看来,自己也有犯错误的时候,自己不是神。

    欧阳志远连忙起来,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放了一次水。

    当他返回客厅的时候,陈雨馨提着早点进来了。

    雨馨看到欧阳志远,脸色微微一红,眼睛里露出说不出的温柔。她垂下长长好看的睫毛,小声道:“志远,吃早点吧。”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道:“雨馨,昨天晚上……对不起。”

    陈雨馨猛然笑了笑,抬起头来道:“呵呵,志远,吃饭吧,昨天晚上什么事,我都忘了,吃过饭,我还要到工地,我们的果饮厂,今天开始基建。”

    欧阳志远在陈雨馨的眼角,看到了一点湿润。

    陈雨馨说完话,把三份早点分好,倒了出来。

    欧阳志远知道,最好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呵呵,雨馨,你怎么买了三份早点,咱们两个人呀。”

    欧阳志远笑道。他刚说完,陆海燕就从门外走进来。

    “还有我的一份。”

    陆海燕笑着坐了下来。

    欧阳志远看着陆海燕道:“陆姐姐,早晨好。”

    “志远,你早。”

    陆海燕看了欧阳志远一眼,又看了看陈雨馨,她想从两人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但两人的眼神,竟然十分的平静。

    难道两人昨天夜里,没有做什么?不会吧,自己明明看到欧阳志远趴在了雨馨的娇躯上,在接吻,两人不会没干什么吧?难道两人不会亲热?

    从于雨馨的眉目间看着,这小丫头,还是个完璧的身子,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看着陆海燕,笑道:“陆姐姐,傻了?不认识我们了?快吃饭,吃完饭要到工业园去,今天你们的厂房,不是要基建吗?”

    陆海燕连忙笑道:“呵呵,吃饭。”

    三个人吃完饭后,开车直奔新工业园。

    陆海燕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开着车的陈雨馨,小声道:“雨馨,昨天晚上,你们没做那个?这怎么可能?”

    陈雨馨脸色一红,车速慢了下来,停在了路边。

    “海燕姐,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

    陈雨馨对昨天晚上的事,有很多的地方不知道,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就被欧阳志远抱在了怀里。

    自己喝了那杯水后,到欧阳志远抱着自己,那段时间之内发生的事,自己并不知道。

    陆海燕看着陈雨馨道:“我已经睡着了,被欧阳志远的电话叫醒,说你出事了,当我冲进你的房间后,看到颐秋水光着上身,躺在地上,你被颐秋水下了药,志远救了你,我抱不动你,就让志远把你抱进卧室。我知道,你爱欧阳志远,当欧阳志远把你抱进卧室的时候,我就回房间了。”

    欧阳志远不让陆海燕说救治陈雨馨的过程。

    陈雨馨知道,陆海燕想成全自己和欧阳志远。

    “陆姐姐,谢谢你,志远有萧眉姐姐,我们没做什么。”

    陈雨馨当然不能说自己和欧阳志远昨天晚上的事。看来,昨天晚上,志远一直是清醒的,他没有和自己做那事,只是亲吻了自己,可是……。

    陆海燕看着陈雨馨道:“我不相信男人在那个时候,真能和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他不会阳痿吧。”

    ………………………………………………………………………………………………

    欧阳志远刚走进工业园的办公室,透过窗户,就看到了凯迪斯集团的车队,开了过来,停在办公室的门口,对华投资总经理卡特尔从车上走下来,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办事员小张走进来道:“欧阳主任,凯迪斯总经理卡特尔先生来了。”

    欧阳志远道:“让他们到会客室,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收拾一下,走进会客室。

    “卡特尔先生,您好。”

    欧阳志远走进办公室,立刻伸出了手。

    “你好,欧阳主任,谢谢你上次治好了我的病。”

    卡特尔看着欧阳志远道。

    “卡特尔先生,不用谢,我是医生出身,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质。”

    欧阳志远笑道。

    两个人坐下后,欧阳志远看着卡特尔道:“卡特尔先生,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卡特尔道:“欧阳主任,这是我们厂房和办公楼的图纸,我想,请你们代我们招标,筹建厂房。”

    卡特尔的助手,把图纸和合作意向书,都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好的,卡特尔先生,感谢你相信我们。”

    “好的,欧阳主任,招标后,请立刻动工,我们总部来电,我们的产品已经供不应求了。”

    卡特尔站起身来,留下助手和工业园商讨招标的具体事项,卡特尔就回去了。

    欧阳志远把清灵集团和凯斯特集团的图纸、标书意向,给了副主任陆建,让他对外发布信息。

    欧阳志远刚回到办公室,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看电话,连忙站起身来,敬了一个军礼,按下接听键。

    “老将军,您好。”

    “哈哈,志远,听说你混的不错呀,当上了工业园的主任了,祝贺你呀。”

    电话里传来老将军爽朗的笑声。

    “呵呵,老将军,只是个科级小干部,不值得一提。”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请你接受任务。”

    老将军口气一转,变得严肃起来。

    “是,将军。”

    “下午两点,特战队的车准时到达傅山制药厂,接受第一批生肌膏,你要协助装车,护送到龙海机场,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是,将军,坚决完成任务。”

    傅山制药厂生产的生肌膏,只是做了广告,但在市场上,没有向外销售,主要优先供给军队上使用。

    谢老将军派人来提第一批生肌膏,用空运,运送到燕京。

    欧阳志远估计,以后生肌膏,就怕在市面上见不到。军队上订购的量很大,而且给的价格很好。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猛然发觉,原本一片轰鸣的工业园工地,竟然变得鸦雀无声。

    这是怎么回事?

    办事员小张快步走进来道:“不好了,欧阳主任,停电了。”

    欧阳志远一听,工业园竟然停电了,这怎么可能?工业园的线路,可是傅山县特级线路,是不允许停电的。这么多的施工单位,你一停电,这不耽搁施工进度吗?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傅山县供电局办公室的电话。

    “请问,您是供电局办公室吗?”

    欧阳志远恭敬而小心的问道。

    县供电局可不属于县政府管辖,人家是独立单位,属于龙海市电业局,人称电老虎,所以,欧阳志远要陪着小心。

    “我是县供电局办公室,你是哪一位?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电话里很嘈杂,好象几个人在说黄段子,里面夹杂着女人放肆的嘎嘎大笑,很风骚的声音。

    看来,欧阳志远的电话,影响了他们说黄段子的情绪,接电话的人很不耐烦。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说自己有屁快放,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但他强压怒火,连忙道:“同志,我们新工业园停电了,能不能问一下,是什么原因?什么时候来电?我们急着施工。”

    “你打生技科的电话,他们知道为什么停电。”

    “咔嚓”,对方卡死了电话。

    欧阳志远连忙找到了供电局生技科的电话,打了过去。

    打了好一会,都没人接。

    这时候,陆建和宋忠军走进来,欧阳志远示意他们坐下。

    又打了几次,终于有人接了。

    “你个笨蛋,臭牌篓子,还打牌,臭死了。”

    “你是怎么出的牌?脑子进水了?眼睛是疮疤?留着尿尿的?”

    电话里传来打牌的声音。

    这些狗东西在打牌,这才接电话。

    “您好,我是新工业园的,请问……”

    还没等欧阳志远说完,对方立刻不耐烦的大声道:“你打线路班的电话。”

    “咔嚓!”

    对方卡死了电话。

    宋忠军看着志远道:“欧阳主任,整个工地都停了。”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立刻又拨通了供电局的线路班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个人正唱着十八摸的野歌。

    “您好,请问,新工业园的电,怎么停了?”

    “你问办公室。”

    “咔嚓!”

    对方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打了一圈电话,竟然又回到了供电局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气的差点吐血。他走出办公室。

    宋忠军大声道:“欧阳主任,供电系统不属于县政府管辖,你说话小心点,咱惹不起他们。”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着道:“我就不信这个邪。”

    陆建忙道:“欧阳主任,我和你一块去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两人快速的坐上志远的越野车。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傅山县供电局。

    半小时候,车子就来到了供电局,两人刚想下车,就接到了宋忠军的电话。

    “欧阳主任,来电了。”

    欧阳志远一听,把车停在路边上,狠狠的瞪了供电局一眼。

    陆建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主任,咱们可不能得罪他们,既然来电了,咱们回去吧,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

    欧阳志远把车拐了过来,开回新工业园。

    陆建下了车,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去忙去了。

    欧阳志远刚走进办公室,工业园的电,再次停了。欧阳志远的怒火,终于燃烧起来。

    ***供电局不是玩弄人吗?老子一定问问,为什么停电。

    欧阳志远冲进了自己的帕杰罗,发动起车子,冲向供电局。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门口,被看门的老大爷拦在门外。

    “喂,你是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连忙下车道:“大爷,我是新工业园的,我们工业园停电了,我们想进去问问是什么原因停的电。”

    欧阳志远挤出来一丝微笑。

    “先登记吧。”

    老大爷戴上老花镜,拿起了笔和本子,开始给欧阳志远登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