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下药

    第二百零五章下药

    这次,影子杀手田宝武带来了柳七和柳八两个杀手。

    要想抓住韩月瑶,必须先干掉暗中保护韩月瑶的那两个人。柳七柳八已经发现了那两个人,让两个金面杀手感到吃惊的是,这一老一少的身手极高,而且极其警觉,两人不敢太接近。

    看来,只有让副门主亲自动手了。

    司马青山和自己的孙子司马锋坐在另一辆轿车里,远远的看着崔德成的那辆轿车,司马青衫的眉头紧紧地皱着,来者不善呀。他明显的感觉到那辆车上还有两个高手的气息存在,但却没有看到那两个人。

    这三个人是何方势力,竟然追踪了小姐两天了,难道是台湾来的?老爷把小姐托付给了自己,自己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保护好小姐。

    老爷去了台湾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回来了。

    “爷爷,小姐进了大酒店了。”

    司马锋轻声道。

    司马青衫看着韩月瑶的保时捷,开进了彤辉大酒店。

    要不要通知欧阳志远?给他说明情况。

    远处的一座楼前,一条淡淡的影子,站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只诡异的独眼,露出恶魔一般的杀机,死死地地盯着司马青衫。

    田宝武没有把握一击必杀这两个人。他在等机会。

    ………………………………………………………………………………………………

    欧阳志远狠狠的惩罚了吴成金和马凯军两人后,开车直奔工业园办公室。

    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又给工业园调来了两辆车,连同欧阳志远原来的那辆桑塔纳,工业园就有了三辆车了。

    欧阳志远来到办公室,宋忠军、陆建和张吉言,已经投入了工作之中。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青峰,何县长让你先回县政府办公室主持工作,但是,工业园的副主任还没有撤,你有时间,还要过来帮我。”

    王青峰已经接到了何县长的电话,他连忙道:“欧阳大哥,肯定的,我只要有时间,一定过来。”

    欧阳志远把宋忠军三人的待遇和王青峰说了一遍,王青峰一一照办。

    现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但整个工业园的办公室,都开始亮起灯来。欧阳志远立刻给城管局的严冬临打电话,让他把城管局的领导们都召集到会议室,宣布任命。

    欧阳志远把宋忠军他们三个人叫过来道:“忠军,呵呵,待遇我给你们要来了,县组织部正在办理,房子两室一厅,每人一套,家具都是现成的,直接入住,车子每人一辆。”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钥匙递给了三个人。

    宋忠军三个人接过钥匙,很是高兴,欧阳主任的办事效率真快呀。

    “太好了,有了车,办事情就很方便了。”

    宋忠军笑道。

    “忠军,你就开我那辆桑塔纳。”

    欧阳志远一指自己的那辆桑塔纳道。

    宋忠军听说自己开的是欧阳志远的车,不由得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有越野车,私家的。”

    宋忠军认得那辆帕杰罗越野,这种车,要一百多万吧,欧阳志远的家,真有钱。不过,欧阳志远把自己的桑塔纳送给自己开,宋忠军还是很感激的。

    按照规定,副科级是没有车的。

    张吉言高兴的跳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主任。”

    张吉言早就学会了开车,更想能开上自己的车,虽然这辆桑塔比宋忠军的那辆旧了点,但政府的车都没出过力,外表仍旧很好看。

    欧阳志远道:“你们三人要司机吗?要的话,县政府办公室有司机。”

    宋忠军笑道:“我们三个人都有证,自己开着方便。”

    “那好,到会议室吧,我宣布你们的任命。”

    欧阳志远带着三个人,走进了会议室。

    城建局局长严冬临早已把自己的手下官员们,召集来了。严冬临是个实干家,性格稳重,为人真诚。虽然他的级别和欧阳志远一样,但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一致通过,让城建局在新工业园的建设中,一切听从欧阳志远的调配,严冬临不会有什么怨言。

    新工业园建成投产后,也有自己的功劳,自己就有冲击副县长职务的资本和政绩了,再说,欧阳志远这个人,热情正直,并没有打压排挤自己,而是给与自己很大的支持,这让严冬临很是满意。

    欧阳志远可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何县长的秘书,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亲信,就连市长郭文画都想拉拢他,亲自任命他为工业园的主任,自己以后的升迁,还要靠他的提携。

    欧阳志远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居然拉来了这么多的投资,而新工业园的成立,也是欧阳志远一手促成的。

    有了新工业园这个契机,很多人都有升迁的机会。

    严冬临看到了欧阳志远领着新招聘来的三个人,走进了会议室。整个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大家好,兄弟们辛苦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大家,上来的第一句话,就让人感到很温暖。

    “欧阳主任辛苦了。”

    大家笑着回应着。欧阳志远在平时和大家一起工作的时候,并不是总板着脸,态度很随和,那些城建局的官员们,并没有感到太压抑。

    “我们工业园,来了三位新同志,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指着宋忠军道:“这位是新任工业园副主任宋忠军同志,从今天起,宋主任全盘负责整个新工业园的建设任务。”

    宋忠军连忙向大家致意。

    下面的人鼓起了掌。

    严冬临认识宋忠军,傅山城管局,原来曾经组织人员,到古雪经济开发区参观过,严冬临那个时候,就认识了宋忠军,严冬临想不到,宋忠军会来傅山县工业园工作。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道:“既然宋主任担任了工业园全盘的建设人物,大家听好了,丑话我先说在前面,以后在工业园的建设中,宋忠军主任的命令,就是我欧阳志远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不听宋主任的指挥,否则,后果,大家都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怕宋忠军刚来,众人不服,他把话说的极其严肃。

    紧接着,欧阳志远又把陆建介绍给大家。陆建不光负责每个项目的具体建设的细节,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质量监督。

    欧阳志远让陆建把城管局的质量监察科,直接负责起来,进行整个工程质量的监督。

    当欧阳志远介绍到张吉言的时候,现场的掌声变得热烈起来。

    欧阳志远道:“张吉言主任,以后就负责咱们工业园的财务审计,主管财务工作,任工业园的财务科科长,所有的支出,都要经过张吉言的签字。”

    这样,欧阳志远的工业园主任,再也不是光杆司令了。

    开完会后,欧阳志远把城建局局长严冬临留下来。

    欧阳志远亲自给严冬临倒了一杯水,递给严冬临道:“严局长,咱们工业园的班子就齐了,我希望你们四个人,能互相配合,一定要在半年内,把我们的工业园建设好。”

    严冬临接过欧阳志远给自己到的茶,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你放心吧,我一定配合好三位副主任的工作。”

    宋忠军早已走过来,一把握住了严冬临的手道:“呵呵,严冬临,当了城管局长,就不认老朋友了?”

    严冬临笑道:“呵呵,宋忠军,我还没来得极和你打招呼,脑子里正想着怎样和你配合工作呢。”

    宋忠军笑道:“你是城建局局长,正科,我只是个副科,我还是要听你的。”

    欧阳志远一看两人认识,笑道:“这下好了,你们两人认识,工作就更好开展了。”

    几个人互相握着手,就算认识了。

    下班后,欧阳志远带着宋忠军他们去认宿舍。

    欧阳志远住的是二楼,这三个人的宿舍,竟然被分到三楼,和欧阳志远是一个单元。

    欧阳志远本来想请三个人吃饭,但他接到了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的电话,康静已经从崮山回来了,清灵集团所有的药材都已经种植好了,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建设清灵制药厂的办公大楼和厂房。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彤辉大酒店。他刚进入大酒店,就碰到了陈雨馨和陆海燕。

    “雨馨,陆懂,你们好。”

    陈雨馨的果饮厂和陆海燕的蔬菜加工厂,是连在一起的,他们的基建,已经开始,杨凯旋已经把自己的四个工程队,全部调了过来。

    工业园的水泥路,已经接近尾声,下面,杨凯旋就要全力建设陈雨馨和陆海燕的厂房和办公大楼。

    “志远,最近怎么样?”

    陆海燕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陆懂,呵呵,还能怎么样?天天忙呀,你们的蔬菜大棚和生态园建设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

    “生态园就要竣工了,所有的大棚都已经建成,我们招了很多工人,蔬菜已经种了下去,养殖业已经开始,现在就是要建设食品加工厂。”

    陆海燕道。

    “那你可要催着杨凯旋,让他把蔬菜加工厂建设的快一些,蔬菜生长的很快。”

    欧阳志远笑道。

    陆海燕道:“新鲜的蔬菜,我们只是简单的加工,直接运往运往香港、澳门,但检测很严格,不能有半点污染,特别是水质,盘龙河的上游是运河县吧,咱们傅山县没有在交界线建立水文站吧?我正想向你反应这个问题。如果上游出现污染,后果不堪设想,你能不能向何县长反映一下,在那里建立一个水文监测站。”

    欧阳志远知道,盘龙河有一半的河水,来自运河县北部的山区,另一部分,就是崮山的泉水。

    傅山县这里能保证不被污染,但运河县不属于这边管理,有点不好办。不过,在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污染的问题。

    “好的,陆懂,我尽快向何县长回报。”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要尽快让何县长加快建好那个水文站,我们的林果同样不能受到半点污染,我们的琼浆果、黑皇后葡萄和脆枣,都是当年挂果的,秋天都要收获,不能有半点污染。”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道:“你放心吧,我一会就向何县长回报,尽快建立水文监测站。”

    陆海燕的电话响了,她拿着电话走向旁边。

    欧阳志远看着有点憔悴的陈雨馨,一指旁边的一个座位道:“做一会。”

    陈雨馨点点头,跟着欧阳志远来到一个座位,坐下来。

    “雨馨,你瘦了。”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

    陈雨馨垂下长长的睫毛,低下了头。欧阳志远这一句话,让陈雨馨的眼睛有点湿润。

    “你有心事?”

    欧阳志远小声道。

    陈雨馨摇摇头道:“没有,这几天有点累,全身没劲。”

    欧阳志远猛然抓住了陈雨馨的小手。

    这个动作吓了陈雨馨一跳,让陈雨馨的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娇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一双眼睛哀怨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手指搭在陈雨馨的脉门上,仔细的感觉着陈雨馨的脉象。

    颐秋水和楚浩南一步从大厅外走进来。楚浩南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正握着陈雨馨的手。

    惟恐天下不乱的楚浩南,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一拉颐秋水的胳膊,然后一指欧阳志远和陈雨馨。

    颐秋水一看到欧阳志远正握着陈雨馨的手,他的怒火如同火山一般爆发。

    那天早晨,他亲眼看到,欧阳志远从陈雨馨的房间里出来,这让颐秋水恼的差点撞墙。***欧阳志远,你竟然敢给老子带绿帽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他又看到,欧阳志远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握着自己未婚妻的手不丢,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接着酒劲,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摸我未婚妻的手,老子今天打死你。”

    颐秋水和楚浩南刚在外面喝完酒回来。

    这两个家伙,通过江宗武,已经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谈好,准备开发傅山县城西南的老城区,进行旧城改造。

    报告已经递到县长何振南的手里,两人联合投资六个亿。县长何振南已经同意了,只要在常委会上通过,西南的旧城改造,立刻就开始。

    颐秋水很高兴,多喝了两杯,这才酒壮英雄胆,冲了过来。

    颐秋水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欧阳志远正给陈雨馨察看脉象,猛然听到颐秋水咒骂着自己,并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松开了陈雨馨的手,一指头敲在他的拳头上。

    颐秋水的整个半边身子一麻,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欧阳志远手下留情了,如果不留情,颐秋水的胳膊立刻就废了。

    陈雨馨脸色一寒,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你在干吗?你不觉着丢人吗?”

    颐秋水想不到,陈雨馨会当着这么晚多的人,呵斥自己,顿时失去了理智,眼睛里露出狰狞的寒芒,一掌打向陈雨馨的脸。

    陈雨馨没想到,颐秋水敢打自己,一时气的呆了,忘记了躲闪。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脚踹在颐秋水的腿弯上。

    “噗通!”

    颐秋水被踹了一个跟头。

    陈雨馨狠狠的瞪了颐秋水一眼,转身走向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陆海燕跑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怎么回事,志远?”

    欧阳志远一指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颐秋水道:“这家伙发酒疯,要打陈雨馨。”

    陆海燕知道颐秋水和陈雨馨的关系,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颐秋水,连忙走向陈雨馨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颐秋水,上了二楼,去找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

    陆海燕敲开陈雨馨的房门,走了进去,陈雨馨一下子扑进陆海燕的怀里。

    “陆姐姐……呜呜呜。”

    陆海燕拍着陈雨馨的后背,轻声道:“雨馨,我早就劝过你,既然你不喜欢颐秋水,早就应该和他一刀两断,免得以后麻烦,你就是不听,说先放一放,这种事,越拖越麻烦。”

    陈雨馨哭着道:“这门亲事,是爸爸定下来的,颐家对我们有恩,我爸爸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如果我退了这门亲事,会把爸爸气死的。”

    “傻丫头,都什么年代了,报恩等于爱情吗?你***生日快到了,到时候,你不是要回去吗?你可以提前给颐秋水的父亲颐长江打电话,对他说明你的观点,退掉这门亲事,然后,再做你父母的思想工作,如果你害怕你父亲被气着,你可以带着欧阳志远,他的医术,可以让你父亲安然无恙。”

    陆海燕看着陈雨馨道。

    陈雨馨的眼睛一亮,看着陆海燕道:“志远太忙了,就怕他脱不开身。”

    陆海燕笑道:“从这里坐飞机,到江南省的省会京州,两个小时就到了,给你母亲过完生日,当天夜里就能返回,就一天的时间,我想,志远会答应的。”

    陈雨馨一想到欧阳志远,不由得叹了口气。

    陆海燕看了一眼陈雨馨,轻声道:“雨馨,你是不是喜欢欧阳志远?”

    陈雨馨一听这话,身子不由得一颤,脸色红了起来。

    “不……,我没有。”

    陈雨馨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心里一酸,眼泪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陆姐姐……呜呜呜。”

    现在的陈雨馨,就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再也不是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

    陆海燕拍着陈雨馨的后背道:“雨馨,喜欢欧阳志远,你就要义无反顾的去追,不要顾忌这顾忌那,自己的幸福,要把握在自己的手里,别人不会施舍你。”

    陈雨馨颤抖着娇躯道:“陆姐姐,欧阳志远有女朋友,就是萧眉,我和萧眉又是很好的姐妹,我怎能夺取我的好姐妹的男朋友,我做不到。”

    陆海燕一听,就知道,这件事麻烦了。

    她知道萧眉是谁,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但是爱情能想让吗?

    陆海燕道:“雨馨,如果你真的喜欢欧阳志远,就要义无反顾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只要欧阳志远没有和萧眉结婚,你可以和萧眉竞争,追求幸福、追求爱情,雨馨,你没有任何的错。”

    陈雨馨离开陆海燕的怀里,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陆海燕一杯,小声道:“我做不到,如果我要和萧眉竞争,就会失去好姐妹的情意。”

    陆海燕叹了一口气道:“傻丫头。”

    ………………………………………………………………………………………………

    颐秋水和楚浩南走回房间,颐秋水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一片铁青,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鄙视。

    真是笨蛋,颐长江怎么会生出来这样一个笨蛋脓包的儿子。

    楚浩南冷笑着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我已经给香港斩杀上帝杀手团打了电话,他们的杀手就在傅山,我们的几千万不能白花,嘿嘿,这几天,他们就要动手。”

    颐秋水一听,阴冷的眼睛里猛然一亮,恶狠狠地道:“再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动手,干掉欧阳志远。”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他们在等机会,一有机会,立刻就会下手。”

    楚浩南点上一颗烟,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你还没有得到陈雨馨吧?”

    颐秋水一听,脸色变成紫色,恶狠狠地道:“这个臭婊女子,装着清高,不让老子碰,老子连他的手指头都能没有碰过。”

    楚浩南一这样问,颐秋水就想起来,那天早晨,自己看到欧阳志远从陈雨馨的房间出来,颐秋水的脸色,立刻变得狰狞起来。

    楚浩南拿出一粒白色的药丸和一只烟道:“这里有一支可以让人反映迟钝的烟和一粒药丸,你在陈雨馨房间里吸这支烟,让她反应迟钝,再把这颗药丸给她吃下去,嘿嘿,他就是十辈子的贞洁烈女,都会变成荡和妇,到时候,你想怎么办就可以怎么办,你得到了她的身体,嘿嘿,她就会跟定你了。”

    颐秋水一听,不由得嘿嘿冷笑起来。

    “陈雨馨,是你逼我这样做的,老子一定要得到你。”

    颐秋水接过楚浩南手中的烟和那粒药丸,脸上露出恶魔一般的诡笑。

    ………………………………………………………………………………………………

    欧阳志远敲开了清灵集团集团总经理康静的房门。

    “呵呵,志远,快进进来。”

    康静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康姐,气色不错。”

    “你的美容养颜膏好呀,我还要谢谢你。”

    康静递给欧阳志远一杯可乐。

    “康姐,你们所有的药材都种植完了?种了多少亩?够用的吗?”

    “整个清灵集团的大多数药材,我们都种植了,而且还种植了大量的稀有药材,志远,我有个想法。”

    康静看着欧阳志远道。

    “康姐,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欧阳志远道。

    “现在,药材的行情很好,我们清灵集团有的是种植药材的技术,我们要大量的投资,扩大经营,一边制造中成药,还要做药材的生意,而傅山县的气候和土地,最适合药材的升长,因此,我们要追加药材种植的规模,现在,我们只是让一个乡镇种植药材,不知能否,扩大到五个乡镇?所有的药材种子、根茎和技术,我们提供,而且还预付三分之一的药材款。”

    康静看到了药材利润的空间,是十分巨大的,特别是人参、沙参、太子参和红参这四大参类,以及各种消炎抗病毒的药材,利润空间更大。

    欧阳志一听康静要追加投资,扩大种植,很是高兴,象猫儿乡的那种偏远贫困的乡镇,可以优先考虑种植药材,彻底的让他们脱贫。

    欧阳志远连忙道:“太好了,康姐,我们有几个贫困的乡镇,就是有点偏远,不知道能承包种植吗?”

    康静道:“可以,只要他们肯种,我们保证他们一年内就可以富起来,而且给他们三分之一的预付款。”

    欧阳志远一听,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太好了,康姐,我代表那些乡镇的百姓,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

    康静道:“谢啥?他们种植,我们经营,这是双赢的事。”

    欧阳志远看着康静道:“康姐,你们的药厂什么时候建?怎么没有动静?”

    康静笑道:“今天叫你来,就是这个问题,这是办公大楼和厂房的图纸,施工建设由你们开发区负责招标建设。”

    欧阳志远接过一叠图纸,看了看道:“好的,明天我就发出招标启示。”

    两人仔细的研究着一些细节和合约上的问题。

    ………………………………………………………………………………………………

    颐秋水强烈的渴望,得到陈雨馨,他知道,只有自己得到了陈雨馨的身子,陈雨馨才能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自己的父亲才能仗着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威望,捞到更多的好处。

    颐秋水走向了陈雨馨的房间,敲了敲门。

    陈雨馨刚洗完澡,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衣,陆海燕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这几天累坏了,提前休息了。

    陈雨馨开了门,一看是颐秋水,陈雨馨冷冷的道:“你来干什么?”

    “雨馨,对不起,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颐秋水满脸后悔的表情,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外。

    陈雨馨看着颐秋水道:“进来吧。”

    刚才陈雨馨听了陆海燕的话,她觉得,要好好的和颐秋水谈一谈,给他明说,自己不爱他,和他在一起没有感觉。

    颐秋水看着身穿洁白睡衣的陈雨馨,他的内心**,在疯狂的燃烧着。

    陈雨馨洁白的睡衣下,凹凸有致的身材,强烈的吸引着颐秋水。他拿住楚浩南得自己的那支烟,点着抽了起来。

    陈雨馨,老子今天夜里,一定要得到你,好好的玩玩你。

    一丝狞笑,在颐秋水的眼里闪烁着。

    陈雨馨没有看到背后的颐秋水的表情,她倒了两杯水,递给颐秋水一杯道:“坐吧。”

    她看到颐秋水在抽烟,闻到了呛人的烟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方下杯子,走向窗户。

    天助我也。颐秋水禁不住狂喜至极,他闪电一般,把那颗药丸放进了陈雨馨的杯子里。

    陈雨馨感到自己的腿脚一软,差点摔倒。

    她连忙扶住墙,打开了窗户,让冷风吹进来。

    冷风让陈雨馨的脑子清醒了一点,她转过身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坐在颐秋水的对边,看着颐秋水道:“秋水,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颐秋水看着陈雨馨没有喝水,心里很是着急,一听陈雨馨想和自己说事,连忙道:“什么事?雨馨,你尽管说。”

    陈雨馨站起身来道:“秋水,我感到,咱两人不合适,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颐秋水一听陈雨馨竟然提出来分手,这让颐秋水极其的恼火和屈辱,他冷笑道:“雨馨,这件婚事,可是你父亲亲自答应的,你当时也同意了,为什么,现在又要返悔?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还不够真心吗?”

    颐秋水暴怒了,他恨不得把陈雨馨现在就压在身地下,狠狠的干了她,你个臭女人,想和老子分手,老子干完你再说。

    你个臭女人,为什么还不喝杯子里的水?

    陈雨馨看着颐秋水发怒的样子,冷声道:“过去是过去,过去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情,现在我懂了,所以,秋水,我希望你放过我。”

    颐秋水恶狠狠地道:“是不是你爱上了欧阳志远?是不是?你看到了欧阳志远,就想甩掉我是不是?难道,过去咱们的感情,还不如你和欧阳志远认识几天?”

    陈雨馨大声道:“不是,我没有爱上任何人,我只是觉得咱俩真不合适。”

    陈雨馨说话间,端起了自己的杯子。

    快喝呀,你个女人快喝呀,喝了以后,你就是老子的了,老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个见异思迁的臭女人。

    颐秋水在心里,恶毒的咒骂着陈雨馨。

    “陈雨馨,想让我答应和你解除婚约,除非太阳从西面出来,你父亲是山南省省委书记,难道想悔婚吗?整个江南省,谁不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夫?你要退婚,让我父亲的脸往哪里搁?我父亲怎么见人?我怎么见人?你父亲怎么见人?你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颐秋水咆哮着,狂喊着。

    陈雨馨看到颐秋水的反应这样激烈,内心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急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

    颐秋水一看陈雨馨喝了放了药丸的水,他知道,陈雨馨今天晚上,就是自己的了。

    臭女人,你不是不喜欢我吗?老子一会就干死你,一直干到你喜欢老子为止。干完你,你就是不嫁给老子,老子也不吃亏。

    陈雨馨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说那些有什么用……,咱们好合好散,以后……还是朋友。”

    陈雨馨感到自己的嘴巴有点不听使唤,动作也有点迟缓,同时,她感到自己有点热,小肚子腾起了一团灭烈火,脸色潮红起来,呼吸有点急促。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累的?这一阵真有点疲惫。

    陈雨馨根本没有想到,颐秋水会给自己下药。

    陈雨馨感到自己有点口渴,一口把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干。

    颐秋水看到陈雨馨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色如同朝霞,极其妩媚,半透明的真丝睡衣下,由于呼吸变得急促,本来就饱满高翘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迷人的乳沟,就曝露在颐秋水的面前,让颐秋水的欲和火猛烈的燃烧起来。

    陈雨馨本来就长得极美,现在又喝了药,全身的皮肤变得如同婴儿一般的红润。

    陈雨馨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她感觉到,自己仿佛处在火山口旁一般,全身热的很厉害,同时,她的眼睛,出现了幻觉。

    眼前的颐秋水,已经变成了欧阳志远。

    一种不可压抑的强烈需求,在内心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射出来。

    “志远,我爱你!志远,我喜欢你。”

    陈雨馨呢喃着,脸色潮和红,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睡袍的丝带,依偎在颐秋水的怀里。

    颐秋水一听陈雨馨嘴里呼唤着欧阳志远,他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

    你个女人,老子今天要干死你。

    颐秋水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嘶嘶嘶!”

    颐秋水狞笑着,猛地一扯,撕开了陈雨馨的睡衣,露出了如同玉雕一般的娇躯。

    颐秋水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陈雨馨的身子,他想不到,陈雨馨是这样的漂亮,这样的诱人,简直就是一尊女神。

    颐秋水一下子把陈雨馨,压在了沙发上,疯狂的撤下陈雨馨的衣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