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被阴了一把

    第二百零四章被阴了一把

    紫藤大酒店。

    保镖队长库克,脸色阴沉的看着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的杰克和瓦顿。

    “杰克,你觉得那个中国人的身手如何?他是怎样一脚把你们两人都踹飞的?你们真躲不开他那神奇的一脚?你们可都是死神突击队的精英。”

    库克狠狠地盯着杰克道。

    “嘿嘿,头儿,那个中国人的一脚,的确很神奇,我们听到你在白云寺隧道和他交过手,我们只是想试试他的身手,我和瓦顿都没有使用全力,就和您一样,你和这个中国人交手的时候,也没有用全力,你不是说,我们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要曝露出来我们的战力吗?除非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杰克说着话,他的眼睛猛然闪烁出刀锋一般的寒芒。

    “哈哈,很好,杰克、瓦顿,你们做的很好,记住我们的任务。”

    库克的脸色猛然变得极其狰狞,如同地狱里出来的恶魔一般。

    瓦顿看着库克道:“头儿,咱们下面怎么办?”

    库克冷省道:“先扎下根,等待机会,接近他们的核潜艇研究所,力争一击必中,得到我们想要的。”

    杰克看着库克道:“头儿,那个中国主任,身手很好,我们找个机会……。”

    杰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库克摇摇头道:“那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从今天开始,不要惹他,免得暴露了我们,记住了吗?”

    死神突击小分队的六名队员都低声道:“记住了,头儿。”

    ………………………………………………………………………………………………

    欧阳志远开着车,来到了人力资源局和社会保障局的办公楼。

    人力资源局局长徐中山早就在办公室等着欧阳志远了。

    两人见面后,徐中山把三人的档案,交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这三个人的档案,感到很满意。

    宋忠军,男,28岁,江南建筑学院毕业,龙海市人,曾经参加过,龙海市古雪县开发区的建设,但后来,受到排挤打压,辞职。

    陆建,男,30岁,山南建筑学员毕业,海岛市人,做过海岛市张苍区经济工业园管理科科长。

    张吉言,女,26岁,山南企业管理学院毕业,龙海市人,以前在上海一家计算机信息公司工作,精通电子计算机和财会,由于父母身体不好,只得回到龙海。

    欧阳志远看着人力资源局局长徐中山道:“谢谢徐局长的帮助,晚上有时间吗?彤辉大酒店,我请你吃饭。”

    徐中山知道,欧阳志远很忙,连忙笑道:“欧阳主任,您太忙了,等有机会,你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徐中山这样说,就知道,这个人很会做事。

    他笑道:“好,我有时间给你打电话,不过,不能让你白忙活,这里有一箱子自家酿造的酒,你尝尝。”

    欧阳志远说话间,把一箱子玉春露递给了徐中山。

    徐中山一听,心中大喜,整个傅山县的官员中,都知道,欧阳志远的父亲能酿造出品味极佳的美酒,都想向欧阳志远要两瓶,现在,欧阳志远一下子送给自己一箱子,这太好了。

    “呵呵,谢谢志远,我正想向你要两瓶呢。”

    徐中山接过这箱子酒,高兴的笑逐颜开。

    “徐局长,里面有两瓶神仙醉,只能喝半杯,你可别忘了。”

    欧阳志远笑道。

    “好的,志远,你到会客室去见那三个人吧,你可以把他们带走了。”

    徐中山笑道。

    欧阳志远走向人力资源局的会客大厅。

    徐中山高兴的在办公室里,刚打开那一箱子酒,还没来的及品尝,电话就接二连三的打了进来,全是他的领导打过来的,不一会,那一箱子酒,就被人瓜分的一干二净。这让徐中山欲哭无泪。

    欧阳志远见到了自己招聘的三个人。

    宋忠军是一位身材高大,长得极其儒雅文静的男人,就像一条平静的江水一般,但是,他的额头很高,却又透出一种峥嵘、桀骜不驯的的神情,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极其的深邃,让人看不透,但却闪烁着一种智慧的光芒。

    这人绝对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就像一条平静的江水,但下面却波涛汹涌,暗流狂涌,孕育着强大的力量。

    这是一个绝不属输的男人,而且桀骜不驯,自主意识强。

    怪不得,宋忠军在龙海市古雪县开发区,受到排挤打压,他这种性格,太锋芒毕露。

    和自己的性格有点相似。

    这种人,你只要能把握住他的性格,加以疏导,就能很好的发挥他的作用。

    这人绝对是一把锋利的枪,锐利强悍。

    陆建,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壮汉,高大威猛,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就好像运动员一般。他做过开发区的管理工作,可以担当新工业园的管理工作。

    张吉言是一位沉静如水的漂亮姑娘,那双眼睛和人一对视,就会微微透出一抹羞涩,如同一泓秋水,落进了一粒石子,让人的心,能泛起涟漪。

    她是一位电子计算机的天才,整个工业园所有的财务,都能交给她管理。

    欧阳志远伸出了手道:“你们好,我是欧阳志远,新工业园的主任,欢迎大家到新工业园工作。”

    三个人连忙站起来,他们都没见过欧阳志远,他们认为,工业园主任,应该四十岁以上,相貌威严严肃、不苟言笑的那种中年人,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工业园主任某竟然是如此的年轻英俊,极其的阳光,而且还是个小白脸。

    宋忠军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的失望。他认为,就欧阳志远这样的小白脸,纨绔弟子,不过是上面下来的一个官二代,玩玩而已,干不成什么大事业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宋忠军眼里的那丝失望,他知道,宋忠军对自己有点失望。

    自己虽然是小白脸,可不是不干事业的官二代。

    “您好,欧阳主任。”

    陆建和张吉言连忙站起来和欧阳志远握手。

    宋忠军也站了起来,和欧阳志远象征的握了一下手。

    欧阳看着三个人道:“宋忠军、陆建、张吉言,说说你们有什么特长,想要一份什么工作。”

    欧阳志远微笑道。

    三个人一听,都互相看了一眼,陆建和宋忠军没有开口,张吉言先开了口道:“欧阳主任,我的专业是企业管理中的财会,精通计算机,我想担任开发区工业园的财会工作。

    欧阳志远一听张吉言大方的说出自己的工作意向,微笑着道:“张吉言,我们新工业园,正缺少你这种人才。新工业园副主任,兼工业园财务科科长的职位,就是你的了,但你要记住一点,所有的支出,你都要仔细的核审,送交我签字,别人的签字,都无效。”

    欧阳志远知道,只有抓住了财务大权,才能让工业园不会出现贪污**的现象。

    张吉言一听,自己的职务,挂到工业园副主任,心里很高兴。她认为,给自己一个财务科的副科长干干,就不错了,想不到,竟然靠到了副主任,很不错。

    “谢谢您,欧阳主任。”

    张吉言连忙感谢道。

    张吉言被任命新工业园副主任,兼任财务科科长的职务,给了陆建极大的信心。这让陆建对欧阳志远的好感,立刻上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欧阳主任,我毕业于山南建筑学员,管理过海岛市张苍区经济工业园,做过科长,我感觉到,我能胜任新工业园的管理工作,我请求,我要做工业园副主任,全面管理整个工业园。

    欧阳志远听到陆建这样说,笑道:“陆建,你管理过海岛市张苍区经济工业园,做过管理科的科长,但现在,我们的工业园,还没有建设起来,你先说说怎样把这个工业园建好?”

    陆建笑道:“现在我们的工业园立刻就要开始基建,基建是整个工业园的基础,包括各种管线管道和下水道的铺设,还有动力电源的高架,这些都必须提前完成,我在应聘之前,就想做好了规划,排洪下水管道的铺设,由城建局的施工队来完成,管线和动力电源,我们新工业园已经交给了天都集团,天都集团我曾经和他们打过交道,海岛市张苍区经济工业园的管线和动力电源以及变电所,都是天成集团承建的,质量很过关,我当时就负责质量监督,和他们的总经理霍英琼、霍英杰很熟悉。而开发区的整个工程,必须采取对外招标和缴纳保证金的形式来完成,所有参加投标的建筑集团,我们必须要严格核审,所有出过工程质量问题的单位和拖欠工人工资的单位,全部不予考录,拒之门外。这是我的初步设想。”

    陆建的想法,很多和欧阳志远的想法,不谋而合。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帮手。

    欧阳志远看着陆建道:“就按照这个思路,你写出详细的建设思路和招标方案,你到工业园办公室后,去找副主任王青峰,他是县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你们把每一个委托我们招标的投资商的招标计划,都写出来。你仍旧挂工业园副主任的职务,主要负责新工业园的所有工程的筹划建设和质量监督,细到每一个建设项目。”

    陆建激动的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欧阳主任。”

    随着张吉言和陆建被任命,而且欧阳志远准确的让陆建和张吉言发挥自己的特长,这让宋忠军的眼神,渐渐的变得起来。

    不错,如果自己是工业园的主任,也会让这两个人负责这两块的,呵呵,这个小白脸还行。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道:“宋忠军,说说你的看法。”

    宋忠军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没有什么说法,我要工业园的全盘指挥权。”

    张吉言和陆建一听宋忠军这句话,顿时吓了一跳,两个人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毛病。但事实上,宋忠军就是这样说的。

    欧阳志远也是一愣,接着他笑了,点着头道:“但重大决策,你必须向我请示,总指挥权在我,你不回想担任工业园的主人吧。”

    宋忠军摇摇头道:“这个主任,是市长郭文画亲自任命的,我可不敢夺取,我要担任工业园第一副主任,全盘指挥新工业园的建设,而且,你要帮我排除外界的一切干扰。”

    欧阳志远知道,古雪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宋忠军建设起来的,他有这方面的经验。古雪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处在龙海市的最南端,更是山南省的南大门,这个开发区建设的极其成功,产值连年翻番。但宋忠军得罪了人,在开发区建成后,被人下套,排挤了出来。宋忠军的火爆脾气,直接辞职。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道:“好,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半年之内,要把开发区建好,在发改委来之前,要顺利投产,我把整个城建局的人马,包括城建局局长严冬临,都调到你手下,归你指挥,任何人不听指挥的话,你给我回报,我直接撤了他。”

    宋忠军一愣,笑道:“城建局的级别,可能要比你大吧。”

    欧阳志远笑道:“不比我大,我还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主任,我们平级,但我能把原来的城建局长郑俊熙拿下来,同样也能把严冬临拿下来,再说了,何县长亲自把城建局划归我管辖,我现在,把城建局交给你,无论谁不听指挥,我可以直接把他拿下来,我回去就宣布。”

    宋忠军微微点点头,伸出了手道:“好,我答应你。”

    欧阳志远和宋忠军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两人的眼睛互相看着,都露出了惺惺相惜的眼神。

    “好,我到县政府给你们要车要房子要待遇,顺便汇报工作,我安排车,把你们送到新工业园。”

    欧阳志远给政府小车班,打了个电话,要了一辆车,把三个人送走。

    欧阳志远的心情很轻松,终于找到了三个好帮手,现在,开发区的建设,就可以全面展开了。

    欧阳志远要开始建立自己的班底人马,就象何振南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底班一样。

    欧阳志远微笑着敲开了县长何振南的办公室。

    高小敏道:“进去吧,何县长在等你。”

    欧阳志远看着高小敏道:“呵呵,小敏,越来越漂亮了。”

    欧阳志远心情好,就开起了玩笑。

    高小敏脸一红,小声道:“注意你办公室主任的形象。”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我们**人,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我从不说假话。”

    高小敏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你去哄小姑娘去吧,呵呵,我可不相信你的实事求是。”

    小姑娘虽然这样说,但心里还是很高兴。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走进了何振南的办公室。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赵宗亿死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叹了一口气道:“他和崔德成勾结在一起,聘请了香港的杀手,在路口袭击我,当我赶到天源集团后,被香港的杀手引开,赵宗亿被人杀死,嫁祸给我,可惜,他们不知道,我身上有自动拍摄装置,洗清了我的冤屈,赵宗亿死有余辜。”

    何振南点点头,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小心点。”

    欧阳志远心里感到一阵温暖,笑道:“没事,以后只要谁对我下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是正当防卫。”

    何振南道:“我让公安局的,暗中保护你。”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香港的杀手,警察根本对付不了。”

    “志远,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何振南问道。

    “崔德成要报仇,赵宗亿因为我和他解除了合同,所以,他们恨我,要杀我,还有原来的影子杀手,也就是文婕受伤的那个杀手,我干掉了他的哥哥,这家伙在南洲就袭击了我,嘿嘿,差一点被我干掉。”

    欧阳志远道。

    “对了,何县长,人力资源局招聘的三个人,您看了他们的简历了吗?”

    欧阳志远道。

    “我看了,不错,职务你安排,这三个人都是人才,特别是宋忠军,古雪县的开发区,都是他建起来的,可惜,古雪县的人,不知道珍惜人才,对这种人才,志远,要大胆的任用,三个人,全都挂副主任的职务。”

    何振南道。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你然是副主任,何县长,给他们配车吧,这样,可以提高办事效率,还有房子。”

    何振南笑道:“你是来给他们要待遇的吧?”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要想马儿跑的快……。”

    何振南道:“你原来名下有一部桑塔纳,你可以开走,在用车的时候,可以让王青峰调配,房子,县政府还有没分配完的房子,你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还要问我么?每人一套,享受副科级待遇,对了,你现在增加了三个人,可以把王青峰还给我吧,现在,我都成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可以再提拔一位办公室主任。”

    何振南道:“你以为提拔人这么好提拔呀?办公室的那几个小青年,那个能干了办公室主任?。”

    欧阳志远笑道:“也是。”

    “志远,你的招商引资奖金下来了,一共八十万,你可以到招商办公室去领了,直接签字就可以了。”何振南到。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这么多,为什么要到招商办去领?不直接到财政局?”

    何振南道:“招商引资,属于招商办的项目,所以,奖金要走招商办的账。”

    欧阳志远笑道:“走他们的账,我怕他们给私自花了。”

    “是你应该得到的,谁也没有权力花,他们也不敢,快下班了,你去领吧。”

    何振南笑道。

    欧阳志远走下办公楼,给工业园的人打了个电话,来开自己的那辆桑塔纳,自己开车,去经贸委的招商办。

    傅山县经贸委下属的招商办办公室,今年没有什么建树,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引来一系列的投资,这些人,根本没有什么奖金。按照规定,欧阳志远招商来的恒丰集团,他们八个亿已经到位,就应该奖励八十万,给欧阳志远。

    当这笔奖金来到招商办公室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眼红了。

    八十万,一辈子也挣不到八十万呀,***欧阳志远,一下子就拿到了八十万,这不馋死人了。

    招商办办公室主任马凯军真的眼红了。

    台湾恒丰集团来傅山投资,我们招商办也是跑前跑后呀,我们同样出了力,为什么八十万只给欧阳志远一个人?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马凯军的心里极其的不平衡,如同几只野猫在疯狂的抓挠自己的骨髓。

    正在这时,马凯军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经贸委主任吴成金,从轿车里走了出来。

    招商办是经贸委的下属单位,属于经贸委管辖。

    马凯军一看自己的领导来了,连忙站起来道:“吴主任,快请坐。”

    吴成金看着马凯军道:“那笔奖金下来了?”

    马凯军一听吴主任提起那笔奖金,就知道吴主任在打那笔奖金的主意,不由得笑道:“下来了,可惜没有在咱们的份,都是欧阳志远那小子一个人的。”

    马凯军叹了一口气。

    吴成金嘿嘿的冷笑道:“谁说的没有我的份?欧阳志远只是把恒丰集团引过来,所有的操作过程,都是我们经贸委和你的招商办在操作,我们流了多少汗,操了多少心?为什么没有我们的?”

    马凯军一听吴成金这样说,眼睛立刻露出贪婪的目光,他沉声道:“对,应该有我们的,我们经贸委和招商办,每个人都有份,咱分了它,嘿嘿,法不责众,欧阳志远要是不同意,他就得罪了整个经贸委和招商办的人。”

    吴成金哈哈笑道:“哈哈,马凯军,这下你开窍了,咱分四十万,所有的人都有一份,连打扫廁所的老吴、烧锅炉老张,都有一份,再拿出二十万结饭店的账,那些都是在操作恒丰集团投资的时候,咱们吃的饭钱,人家饭店来要好几次了,剩下的二十万,就给欧阳志远吧。嘿嘿,钱发下去了,我看欧阳志远怎么要回去。”

    马凯军一听,连忙竖起大拇指道:“吴主任,你想的真高,实在是高。”

    整个上午,欧阳志远的八十万奖金,只剩下了二十万。

    整个经贸委和招商办,像过年一样,上下欢天喜地,一片喜气洋洋,所有的人,都在夸欧阳志远会办事。

    下午四点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进了招商办大院内。

    他刚从越野车里下来,就碰到打扫廁所的老吴。

    老吴正推着粪车,一看欧阳志远来了,立刻激动的热泪盈眶,竟然忘记放下粪车子,就直接扑了过来。

    噗通一下,跪倒在欧阳志远年前,大声道:“欧阳主任,那你真是好人呀,对亏了你引进恒丰集团,我们发奖金了,我住院的老伴,终于有钱看病了,你救了我伴的命了,谢谢您呀,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一听,以为招商办也同样发了奖金,连忙扶起老吴道:“你老人家快起来,奖金是你应该得的,如果不够的话,您尽管开口。”

    老吴一听,连忙道:“谢谢欧阳主任,够了,您是好人呀。”

    楼上的吴成金和马凯军听到欧阳志远这样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禁不住得意的笑起来,哈哈,欧阳志远你终于同意发奖金了,是老吴应该得的,哈哈……

    欧阳志远又碰到了烧锅炉的老张,老张同样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感激的泪流满面。

    老吴和老张,每个人都分了二千元,这对于他们每个月三百多元的工资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欧阳志远在走到招商办的办公楼前,遇到了很多感谢他的人,欧阳志远不知道是马凯军、吴成金定下的计策,欧阳志远对每个人都说,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奖金。

    他做梦都没想到,他们分的奖金,就是自己的钱。

    就是欧阳志远知道了,这些平时就缺钱的职工们,分了自己的钱,去看病,去给孩子交学费,去给老人买营养品,欧阳志远能忍心要回来吗?

    马凯军和吴成金,终于狠狠的阴了欧阳志远一把。

    所有的职工,都跟在欧阳志远身后,来感谢欧阳志远。他们分到的钱,都用到了刀刃上,他们感激欧阳志远。

    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感动。

    但是,当他在招商办的财务室签字领钱的时候,他终于傻了眼。

    八十万的奖金,只剩下了二十万。

    欧阳志远看着会计,小声道:“不是八十万吗?怎么会变成了二十万?”

    女会计也是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您不是同意拿出六十万,分给所有的职工吗?您说在这次招商投资中,大伙都出了力,为了感谢大家,所有的人都有份,就连打扫廁所的老吴,烧锅炉的老张,都分到了奖金,您看,老吴的老伴,癌症晚期,本来等死的,没钱,不想看了,就是您分给了他俩千元的奖金,他的伴终于能继续住院看病,能多活几天了。烧锅炉的老张,培育了两个大学生,为了省钱,天天只吃一顿饭,供孩子上学,我们都给他捐了两次钱了,他也分到了二千元钱,这下,老张可以每天吃两顿饭了,您看,欧阳主任,大家都等着感谢你呢,你这钱,救了大家的命呀,我们已经好几年没拿过奖金了。”

    女会计说完话,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可是,这些钱,自己能要回来吗?自己肯定不忍心要回来。

    自己虽然不缺这点钱,可是这钱分的让自己窝火,如果事先通知自己,就是这八十万自己不要一分,分给大家,自己都不眨眼的,可是……。这一定是马凯军和吴成金在算计了自己。

    这两个***,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连忙笑道:“是的,我同意发给大家的,你能把发放奖金的明细表给我一份吗?”

    欧阳志远想知道,六十万奖金是怎样分的。

    女会计拿出一份奖金分配表,双手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了前面个人奖金数目,没有什么,但最后有一笔二十万的招待费,这让欧阳志远的怒火终于燃烧起来。

    妈个逼的,私自分了自己的奖金,分给了职工,就算了,但你们***喝酒的钱,老子还要替你们拿吗?不知道你们嫖娼的钱,是否让老子拿了,你们不会请老张老吴你们一起喝酒吧?

    欧阳志远拿起奖金分配表,拎着自己还剩下的二十万奖金,走出办公室,看着那些等着感谢自己的职工道:“大家都散了吧,已经下班了。”

    那些职工,都带着感激的神情,离开了办公室,那个会计也锁门下班。整个大楼,顿时变得冷冷清清。

    欧阳志远拿着奖金分配表,走向马凯军的办公室。

    马凯军和吴成金两个家伙,正在楼上,为自己的计谋得成而暗自高兴。办公室的门,猛然被推来了,欧阳志远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马凯军被欧阳志远在清泉大酒店打过一次,现在一看欧阳志远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吓得马凯军全身一哆嗦。

    吴成金连忙站起来道:“欧阳主任来了。”

    欧阳志远毫无征兆的一脚踹在了吴成金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这一脚,把吴成金踹的飞了起来,砸向后面的办工作,整张桌子都被砸碎了。

    马凯军吓得一声惨叫,站起来就想跑,欧阳志远又是一脚,把马凯军踢得翻了一个跟头。

    欧阳志远一手一个把两人拎起来,在他两人小肚子上,狠狠的戳了一指,冷森森的道:“你们***胆子不小,敢分老子的奖金,嘿嘿,分给职工的奖金,老子不要了,但你们两人分的,还有那二十万招待费,你们要给老子吐出来,否则,就等着家人给你们收尸吧。”

    欧阳志远说完,狠狠的那两人仍在地上。

    马凯军和吴成金刚想辩解,就觉得肚子被欧阳志远戳的那个地方,如同有万只蚂蚁在疯狂的撕咬自己的骨头,又痛又痒,而且逐渐向全身扩散。

    两个人嘴里立刻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

    欧阳志远说完话,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两人。

    强烈的剧痛和瘙痒,让两人生不如死,两人在地上,翻滚着,哀号着,冷汗瞬间就湿透了两人的衣服。

    两分钟后,那种让人魂飞魄散的剧痛和瘙痒,渐渐的消失,但两人疼得差一点昏过去,两人如同在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两人,沉声道:“立刻给你们家里人打电话,把我的钱还给我,否则,一个小时后,第二次的疼痛,比这次痛的还要厉害,不想死的话,立刻还钱。

    马凯军和吴成金被刚才的剧痛和瘙痒,吓破了胆。

    “饶命呀,欧阳主任,千万别让我们再痒痒和疼痛了,我求求你了。”

    吴成金疼得嘴唇铁青,脸色苍白。他哀求着,几乎是爬着,来到一张桌子前,拉开了这张桌子的两个抽屉,里面有三十万现金。

    那二十万招待费,两人本来想还饭店,但又心疼这钱,就又留下了,那十万是两人分的钱,还没来的极拿走。

    “欧阳主任,饶命吧,以后,我们绝对不敢了,这是你的钱,您拿回去吧。”

    自古以来,鬼怕恶人。

    欧阳志远接过来那三十万,嘿嘿的冷笑道:“马凯军、吴成金,老子从来不惹事,但你们两个***听好了,如果再有下次,老子绝对饶不了你们。”

    欧阳志远说完话,在两人的肚子上,踢了两脚,然后扬长而去。

    马凯军已经吓破了胆,还坐在地上,全身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刚才的剧痛和瘙痒,根本不是人所能承受了得,真是痛到骨髓,痒痒到灵魂里。

    吴成金也是坐在地上,两眼透出恶毒的寒芒,他喃喃的道:“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

    这几天,韩月瑶忙的不可开交,她和总经理黄友平,每天都长在工地上,金鑫集团的人,已经运来了大型的设备,基建已经开始了。

    晚上五点的时候,韩月瑶下班,她开着保时捷,奔向彤辉大酒店。

    远处的一辆轿车中,崔德海和两个金色面具人,诡异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韩月瑶。他们已经跟踪韩月瑶两天了,他们在查找,暗中保护韩月瑶的那两个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