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瞎了狗眼了

    第二百零三章瞎了狗眼了

    蒋安营是猫耳乡办公室主任,平时仗着乡长张兴国的势力,在乡里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痞子性格极重。本来自己想打别人,却被别人抢先打了一巴掌,打的一个倒栽葱。

    猫耳乡乡长张兴国一看自己的人被打,不由得勃然大怒,脸色铁青,立刻用手指着欧阳志远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老子用钱摆平。”

    倒在地上的蒋安营,一声咆哮,抓起一张凳子砸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把他踹的飞了起来。

    那边的周铁山,脾气更是火爆,看到有人要打王永福,立刻大吼一声,扑了过去,一拳放到了一个年轻人。

    王永福也是气的脸色铁青,连忙喊来领班问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那个领班道:“这几个人经常来,是猫耳乡的乡长张兴国,我听他们以前说过,龙海副市长张兴勇,是他的哥哥,所以,这人一直横行霸道,就是在傅山县,也无人敢惹,知道的,都绕着他们走。”

    王永福一听人家的哥哥是副市长,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冲回房间内。

    房间内的战斗已经结束,那五六个人,让周铁山一个人,都放到在地。乡长张兴国在拨打电话求援。

    王永福一把拉过欧阳志远小声道:“有点不好办,这人是猫耳乡的乡长张兴国,他的哥哥张兴勇是龙海市的副市长张兴勇。”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又是一个和副市长张兴勇有联系的人,自己刚刚和张兴勇的哥哥张兴军的四通公司解除了运输合同,现在竟然又遇到了张兴国,又是张兴勇的弟弟,真是冤家路窄呀。

    但欧阳志远的脸色却猛然沉下来了。猫耳乡地处傅山县最偏僻的大山深处,是傅山县最贫穷的乡镇之一,这个乡镇有一半的村庄没有通路和通电,那个用铁锁吊篮过河上学的十几个村子的小学生,就在猫耳乡。

    那十几个村子,位置在猫儿镇乡政府的西面,有一条大河,在猫儿镇的西面穿过,那些上学的小学生,如果要到镇上来上学,都要坐在一个用铁条编成的吊篮里,沿着一根铁锁滑过来。每年洪水暴涨时,都有小学生掉进汹涌澎湃的大河里。

    要想在那里修一座大桥,要花费三十万远的资金。

    猫耳乡没有钱修大桥,但猫耳乡的乡长张兴国竟然有一辆价值四十多万的豪华桑塔纳轿车。

    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愤怒。

    这***肯定是一个贪官,等老子有机会去猫耳乡,一定好好的收拾你。

    这时候,外面传来凄厉的警笛声。看来,张兴国的求救电话起了作用。

    五六个警察,拎着手枪,冲了上来。

    王永福一看有警察冲了过来,就知道事情不好办了。他很是为志远担心。他连忙向张兴国求情道:“张乡长,我们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这是同一个误会,你们这次的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全部免费。”

    张兴国一看老板服软求情,不由得嘿嘿的冷笑道:“你***以为老子没钱?谁要你免费?老子有的是钱,你求情不算,我要那个小白脸,亲自给我道歉。”

    张兴国说完话,十分嚣张的拿出一叠钱,狞笑着狠狠地砸向王永福的面门。

    一叠人民币在空中飘舞着,散落一地。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好,你真有钱。”

    城南派出所长张志正是张兴国不远的一个本家侄子,他接到叔叔张兴国的电话,在傅山县城,竟然有人敢打自己的叔叔,真是岂有此理,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抓住你,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张正志立刻带了六名警察,开着警车,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和王青峰都面向里,张正志没有看到两人的面貌,他看到了自己叔叔张兴国,正铁青着脸,看着自己。

    “叔叔,是哪个王八蛋敢打您,我抓回去,看我不剥了他的皮。”

    张正志讨好的看着叔叔道。

    张志正的派出所长,是在副市长张兴勇的关照下,才顺利的击败对手,当上了派出所长,他当然要报答副市长张兴勇了。

    张兴国一看自己的侄子来了,立刻狞笑着指着欧阳志远他们,恶狠狠地道:“就是这个小白脸和那个黑大汉,你抓回去后,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找你叔叔摆平。”

    张兴国的语气,根本不是一个国家干部的口气,倒像是一个黑社会的小头目。

    那几个被打倒的男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张志正立刻恶狠狠地大声道:“给我把这两个王八蛋,铐起来,抓回去,狠狠的教训他们,***,还翻了天了,竟然敢打我叔叔。”

    几个警察嗷嗷的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转过脸来,看着张志正道:“张所长,你要抓谁呀?这么厉害?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派出所出警的规定,是这样的吗?”

    欧阳志远的眼睛,如同两把刀锋一般,刺向张志正。

    欧阳志远一转脸,立刻把张志正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这……,自己要抓的人,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和副主任王青峰。

    张志正的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瞪大了双眼,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误会吧,欧阳主任……王主任,您们怎么……在这里?”

    城南派出所的管辖地带,就在新工业园,欧阳志远可以说,就是他的顶头上司。欧阳志远可不好惹,他连常务副县长的儿子和县委书记的儿子都敢打,而且打完还没事,再说,欧阳志远可是市长郭文化亲自任命的新工业园主任,谁敢惹他?叔叔怎么会和欧阳志远发生了冲突。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盯着张志正道:“难道我不能在这里吃饭?张所长,这个人是你叔叔?你就不按出警程序办事?胡乱抓人?我看你的派出所长,是干到头了。”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吓得张志正脸色发白,眼前一黑,差一点晕过去。

    县公安局长,兼政法委书记耿建峰,可是欧阳志远的好朋友,副局长周玉海更是,欧阳志远要是在这两个人面前,给自己添上一句坏话,自己就得滚蛋。

    张兴国怎么会惹上这个煞星?今天处理不好这件事,自己好不容易花钱买的乌纱帽,就会被人家摘下来。

    副主任王青峰看着欧阳志远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压得张志正冷汗直流,脸色煞白,他心里很是羡慕,自己什么时候,能有欧阳主任这一身霸气呀。

    张兴国本来指望张志正来给自己出气,却想不到,张志正在这个小白脸面前,吓得冷汗直流,他就知道不好,今天看来自己踢倒铁板上去了。

    张兴国一听张志正叫这个小白脸为欧阳主任,他的心脏骤然暴缩,吓得一哆嗦。

    我的天哪,欧阳主任,这个小白脸难到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那个年轻人是王青峰。

    想到这里,张兴国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可知道欧阳志远的厉害。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是白水镇的镇长,就让欧阳志远轻松的搞下去的,崮山镇的几个所长,也是被欧阳志远来个大换血。今天自己倒霉,出门的时候,就听到了乌鸦叫,竟然碰到了这个煞星。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他的级别虽然和自己一样,但是,县委办公室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今天竟然打了骂了对方,而且还用钱砸了人家,自己就怕要完蛋了。

    张兴国本来铁青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满脸的媚笑,快步走过来,弓着腰低着头伸出双手道:“欧阳主任,对不起了,这是误会。”

    人竟然无耻到这一步,欺软怕硬就是张兴国的本质。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没有和张兴国握手,而是冷冷的指着地上散落的人民币道:“嘿嘿,张乡长,你真有钱呀,竟然敢用钱砸人?可是你的猫耳乡却是傅山县最贫穷的乡镇之一,你不感到可笑吗?你的钱从哪里来?不是你的工资吧?。”

    欧阳志远的口气突然变得冰冷至极,两眼死死地盯住张兴国的眼睛。

    张兴国立刻感到欧阳志远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压力,竟让让自己的呼吸几乎停顿,双腿有点打颤,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蒋安营那几个人,一看自己的老板吓成这个样子,每个人立刻都草鸡了,刚才那种嚣张狰狞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看着张兴国道:“深水涧索道那里,每年要掉下去几个上学的孩子,你们猫耳乡为什么不修建一座桥?你身为猫耳乡的乡长,你难道不知道么?要是你的孩子,从铁索上,掉下汹涌澎湃的河里,你是什么滋味?”

    张兴国的冷汗哗哗直流,哭丧着脸道:“欧阳主任,我们猫耳乡是傅山县最贫穷的的乡镇,我们没有钱呀。”

    欧阳志远一听张兴国说没钱,不由得黑黑的冷笑,指着地上的钱道:“你刚才还用钱砸人,说你就是不缺钱,你们公款吃喝有钱,修桥就没有钱了?修一座桥,大概要三十万,你说没钱,但你那辆豪华桑塔纳,要四五十万吧,怎么有钱买车?”

    欧阳志远一下子戳到了张兴国的痛处。

    张兴国的身子,开始哆嗦起来,冷汗顺着额头不停地流下。

    “张兴国,你立刻回去,做好修建深水涧大桥的准备,那那辆轿车卖了,修桥。”

    欧阳志远大声的怒斥着张兴国。

    “是,欧阳主任,我卖车。”

    张兴国连忙踉跄的跑了出去,差点栽倒在地。几个手下的人,连忙跟了出去。

    旁边的张志正,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打哆嗦。

    “张志正,你回去立刻写一份检查,把经过写清楚,交给周副局长,请求处理。”

    欧阳志远狠狠地看了一眼张志正。

    “是,欧阳主任。”

    张志正连忙带着警察,退了回去。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把张兴国用钱砸人和拥有一辆豪华桑塔纳轿车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何振南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知道,张兴国的哥哥张兴勇是副市长,但张兴勇是市长郭文画的人,嘿嘿,这次要借这个机会,敲掉张兴国。

    何振南立刻拨通了县纪委书记张建设的电话。

    “何县长,您有什么指示?”

    何振南把张兴国和欧阳志远发生冲突,用钱砸人,以及他拥有一辆豪华桑塔纳的事,说了一遍。

    张建设道:“何县长,您放心,纪委立刻调查张兴国。”

    何振南冷声道:“如果有违纪,立刻双规。”

    “是,何县长,您放心吧。”

    县纪委书记张建设,立刻派人,到猫耳乡展开调查。

    周铁山看着欧阳志远怒斥张兴国,张兴国吓得如同哈巴狗一般,周铁山只觉得真解气。王永福连忙收拾桌子,开始上菜。

    下午还要接待美国凯迪斯电子集团,不能喝酒,三个人要了一份烤乳羊,几样小菜。

    欧阳志远和周铁山详细的讨论了成立运输公司的事。

    ………………………………………………………………………………………………

    再说张兴国刚走出口福烤全羊,他那种害怕的神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阴冷狰狞。

    他坐在桑塔纳轿车里,拨通了亲二哥,龙海市副市长张兴勇的电话。

    副市长张兴勇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微微的闭着眼。上午的时候,大哥张兴军打来电话,说傅山县新工业园主任欧阳志远和他的四通运输集团解除了运输合约。

    张兴勇已经知道了孙玉龙的整个运输队,盗窃新工业园水泥的事。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市长郭文画和是市委书记周天鸿。

    傅山县的新工业园,是市里重点的建设项目,市长郭文画又刚刚视察了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又亲自抓傅山县的工业园,孙玉龙竟然在这个时候,盗窃新工业园的水泥,而且整个运输队都参与了,这不是找死吗?谁能救得了孙玉龙?谁敢救?

    但让张兴勇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敢借机,解除了和自己哥哥孙兴军的运输合同。欧阳志远,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这份合同,是自己托戴立新给大哥牵的线,欧阳志远这点面子都不给,这也太不应该了吧,我张兴勇毕竟还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你的顶头上司。再说,我和马副市长一起到傅山参加过去签约仪式,还和你欧阳志远喝过酒碰过杯,这就翻脸不认人了?

    张兴勇让哥哥先忍一忍,过几天再想办法。傅山型工业园的建设刚开始,后面的建设用料更大,自己可以和欧阳志远在交涉一下。

    张兴勇刚挂上哥哥的电话,就接到了三弟张兴国的电话。

    “二哥,你要给我报仇呀,我被人打了。”

    张兴国一接通二哥的电话,立刻开始哭泣起来。旁边的蒋安营差一点乐过去,老板还真会装呀。

    张兴勇一听,自己的三弟让人给打了,不仅吓了一跳,脸色一沉道:“说说,是怎么回事?”

    张兴国道:“我和猫耳乡的工作人员到傅县城里吃饭,碰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他硬说我们抢了他的房间,抬手就打,把我的脸都打破了。”

    张兴勇一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怎么又是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你也太欺负人了吧,和我大哥解除合同,不怨你,但现在竟然又打我弟弟,你还真不给面子吗?

    “你没说是我的弟弟?”

    张兴勇气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张兴国听到了二哥愤怒的声音,他知道,二哥肯定要他自己出气。

    “二哥,我说了,我说了你是我的二哥,可是欧阳志远一听你是我的二哥,一下子就掀翻了我的桌子,说我们弟兄几个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贼,二哥,我们没偷什么东西呀?”

    张兴国信口胡说八道,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大哥张兴军运输车队盗窃水泥的事。

    张兴勇一听,狠狠地挂上了电话,脸色变得铁青。

    欧阳志远,你做的过分了。

    张兴国打完电话,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嘿嘿,欧阳志远,你再厉害,敢和我二哥碰吗?我二哥是副市长,你一个小小的科级,在副市长面前,狗屁都不是。

    ………………………………………………………………………………………………

    欧阳志远知道王青峰家境不好,要供弟弟妹妹上学,父母的身体还不好,他早就想资助一些钱,给王青峰。

    可是,王青峰的性格,骨子里带着知识分子的清高,肯定不会接受。

    欧阳志远和张铁山谈完成立运输公司的事后,看着王青峰道:“青峰,你存了多少钱?”

    王青峰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我存了三千块钱,你要是用,我给你取出来。”

    欧阳志远微笑道:“你全取出来,我用一下。”

    这三千块钱,王青峰存了两年了,是王青峰的全部家底,欧阳志远说要用,王青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王青峰还是一个小科员。虽然三千元是王青峰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但他仍旧很慷慨的借给欧阳志远。

    三个人来到新工业园开发区的办公室,王青峰先忙去了。

    欧阳志远对周铁山道:“你先安排司机,下午就开始到龙海水泥一厂拉水泥,城建局的人已经重新派了采购员。你尽快联系新的斯太尔货车,这张卡里有八百万,提出来十五辆斯太尔货车,足够,王青峰家境贫寒,三千块钱,就当他入股,十五辆车中,算他有两辆,给他贴补家用。”

    周铁山接过银行卡,呵呵笑道:“志远,你不怕我拿着钱跑了。”

    欧阳志远大笑道:“我看人不会错的,你不会的。但如果你要是想拿钱跑,就跑远点,别被我找到。”

    周铁山呵呵道:“能成为你的朋友,真幸运,王青峰更幸运,三千元能换两辆斯太尔。”

    下午两点,美国凯迪斯集团的车队到了,陪同凯迪斯前来的,有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市招商局局长魏金海。

    县长何振南、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主管招商的副县长江宗武,在后面随行。

    凯迪斯电子集团,是美国最有名的电子集团之一,他们来华投资,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欧阳志远、王青峰、还有城建局局长严冬临都在工业园的入口路旁迎接。

    欧阳志远一看到马明远从车上走下来,连忙迎了过去。

    “马市长,您好。”

    马明远看着消瘦的欧阳志远,又看看前面新铺筑好的笔直水泥路,还有整理好的新工业园,微笑道:“志远,不错,辛苦了。”

    马明远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不辛苦,能让新工业园尽快建好,我辛苦点算不了什么。”

    欧阳志远笑着道。

    欧阳志远又和副市长张兴勇握手。

    “张市长,您好。”

    张兴勇笑着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你好,不错,这两天新工业园的进展不错,路就要铺好了吧?”

    张兴勇虽然内心恨极了欧阳志远,但他表面上一点都没有流露出来。

    “张市长,明天就能完成所有水泥路的铺设,几天后,新工业园的基建,就能开始了,现在很多的投资商,已经开始了基建。”

    欧阳志远道。

    凯迪斯集团新任对华投资总经理卡特尔,在众人的簇拥下,高傲的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看着高傲的卡尔特的脸色,不由的一愣,这人的脸色带点灰暗,他肯定有病,水土不服,在拉肚子。

    十几个强悍的保镖,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副经理弗兰克就跟在他的身后。保镖队长库克,早已虎视眈眈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绝没有想到,在白云寺隧道外打倒自己的那个年轻人,竟然就是傅山工业园的主任。

    由于原来的对华投资总经理威廉斯受伤住院,所以,凯迪斯总部,派来了新的总经理卡特尔。

    弗兰克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也没想到,欧阳志远是傅山工业园的主任。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道:“弗兰克,你好。”

    弗兰克虽然对欧阳志远没有好感,但礼节还是要遵守的。

    “你好,欧阳先生。”

    欧阳志远这种级别的官员,卡特尔根毛看不到眼里。

    卡迪斯集团的人,在工业园前看了一下,就上车,直奔他们要选址的地方。

    凯迪斯集团的厂址,和日本山田株式会社的厂址不远,都在同一条路上。前几天,山田株式会,要求更换厂址,欧阳志远没有同意。

    日本山田株式会社现在还在观望,希望工业园方面同意。

    凯迪斯集团新任对华投资总经理卡特尔,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下车来,亲自查看了工厂的地址,最后点头同意。

    他们的厂房和办公大楼,要交给工业园公开招标。

    欧阳志远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那十几个保镖。这十几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保镖,他们的身上,透出一种只有自己才能闻出来的浓烈血腥气。

    这些保镖,不久才杀过人。

    身上带血腥气的人,有两种,一种就是杀手,另一种人,就是铁血军人。

    这十几个保镖,到底是什么来路?是杀手?还是军人?

    按照库克的身手,只是一般,嘿嘿,找机会试试这几个保镖的身手。

    凯迪斯集团新任对华投资总经理卡特尔,由于水土不服,来到龙海就开始拉肚子,本来今天不来看工厂的选址的,可是,总部来电话,让他们尽快动工建设。

    卡特尔只好带病前来。

    就在他们看完厂址的时候,卡特尔的肚子就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急着要去洗手间。

    可是,这里根本没有洗手间,卡特尔又不能象平常人那样,找个地方随便方面,他可是凯迪斯对华投资的总经理,身份在那儿。

    卡尔特出身贵族,是个极其高傲的人,他又不能在中国官员面前丢丑。

    这下急的卡特尔脸色煞白,冷汗顺着脸颊狂流而下。

    他禁不住捂住肚子,呻吟了一声。

    凯迪斯随队医生麦克,一看总经理卡特尔的表情,立刻吓了一跳,连忙掏出一片药片,给卡特尔服下。

    可是,卡特尔腹内疼得如同刀绞,麦克给服下去的药片,一点都不起作用。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一看卡特尔的样子,知道他要上卫生间,可是附近哪有卫生间?真是人有三急呀。

    卡特尔已经支持不住了,他要立刻拉到裤子里。

    如果卡特尔拉到裤子里,这个丑可就丢大了。

    何振南连忙拉住欧阳志远道:“志远,快去给卡特尔看看,坚决不能让他拉到裤子里。”

    欧阳志远早就看出来卡尔特的病情,可是人家的眼睛长在了额头上,看也不看自己一眼,欧阳志远就没有多问。

    现在看到这家伙立刻就要把大便拉进裤子里,欧阳志远连忙快步走向卡特尔。

    而这时候,卡特尔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支持不住了他已经绝望了。

    任何人拉肚子,都会支持不住的。

    欧阳志远刚一快速接近卡特尔,后面的两个保镖以为欧阳志远要对卡特尔不利,两人一瞪眼,闪电一般的拦在欧阳志远前面。

    但欧阳志远为了顾及卡特尔的颜面,不让他拉到裤子里,只得使出绝顶身法,身形竟然如同一道烟雾,神奇的高速穿过两人的防护,来到卡特尔的面前。

    但两个保镖也是高手,反应极快,两人手中多出了两道刀芒,闪电一般的扎向欧阳志远的后心。

    所有的人一看这阵势,都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怎么会攻击卡特尔,而卡特尔保镖的两把刀,却闪电一般的扎向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根本不回头,猛然一个后摆腿,嘭嘭两声闷响,欧阳志远的脚直接揣在两人的肚子上,把两个人踹出三米开外,朗朗跄跄的差点摔倒。

    欧阳志远一指点在卡特尔的小肚子上。

    “你想干什么?”

    卡特尔一声怒吼。他刚一张嘴,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颗药丸飞进卡特尔的嘴里,欧阳志远一掌拍在他的后背,那颗极苦的药丸子,已经进入了他的胃里。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连卡特尔后面的那几个保镖都没来得极反应。

    “你……你个猪猡,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卡特尓咆哮着欧阳志远,咒骂着。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骂自己,脸色顿时一寒,立刻用英语回答道:“你个白痴,我在给你治病,没让你丢丑,否则,你就会拉到裤子里,把这里的人都臭死。”

    所有的人都看到,欧阳志远一脚竟然踹飞了两个美国人的保镖,美国凯迪斯总经理卡特尔骂了欧阳志远一句,但欧阳志远竟然用英语熟练的回敬了一句卡特尓。

    卡塔尔一听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顿时就感到自己的肚子原来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竟然不痛了,那种立刻就要喷射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这让卡特尔高兴的几乎发狂。

    刚才自己要是在中国官员面前,拉近裤子里,自己还有脸在中国呆下去吗?

    卡特尔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来个紧紧地拥抱,立刻用汉语大声道:“对不起,先生,我错怪您了,不该骂您,我郑重的向你道歉,对不起,谢谢您救了我,保住了我的颜面。”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客气,看见了吗,那个地方有个廁所,你让你的人先带你过去,先方便一下,就可以了。”

    卡特尔上了车,司机开向那个简易的廁所。弗兰克和保镖们,都跟了过去。

    那两个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三米开外的保镖,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这个中国人的身手,怎么这么的厉害?一脚竟然把两人踹出三米开外。

    两个保镖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露出了凌厉的杀气,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去,走向自己的轿车。

    “呵呵,志远,身手真好,医术更好,我正担心卡特尔要丢丑了,没想到你一指头,竟然能止痛,而且还能不让他拉出来,这也太神奇了吧。”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笑道,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众人这一听,才明白,欧阳志远救了卡特尔。

    这家伙真厉害呀,一脚竟然能踹飞两个美国大汉保镖,直接踹出三米开外,这也太夸张了吧。

    副市长张兴勇看的暗暗心惊,欧阳志远的身手真厉害。那两个美国保镖,身高都有两米,体重二百多斤吧,竟然被踹飞三米多。

    那个随队的美国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戳了自己总经理的一手指头,竟然能治病,治好了总经理拉肚子的病情,而且还能止痛,这也太厉害、太神奇了。

    不一会,卡特尔方便完回来了。

    他的肚子竟然一点都不再痛了,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卡特尔再次伸出手来道:“我叫卡特尔,凯迪斯集团新任对华投资总经理,谢谢您救了我,您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

    欧阳志远心道,你这家伙刚方便回来,你洗手了吗?

    看到一个保镖正把脸盆和毛巾放进车里,欧阳志远才给他握手。

    欧阳志远道:“我叫欧阳志远,是这个工业园的主任。”

    卡特尔一听这个救了自己的年轻中国人,竟然是这个工业园的主任,眼睛里露出惊奇的神情。

    “欧阳先生,你竟然是这个工业园的主任,这太好了,以后,我们会很好的合作的。”

    这个小插曲,让卡特尔不再高傲,不再看不起中国人。

    由于彤辉大酒店已经客满,欧阳志远只好把凯迪斯的人安排到紫藤大酒店。

    欧阳志远在酒店的房间里,详细的向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汇报了这两天的工作进展。

    马明远虽然很是满意,还是让欧阳志远尽快加快工业园的基建速度,免得雨季到来,影响工程的进程。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答应。

    下午四点的时候,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副市长张兴勇他们,离开了傅山,回到了龙海市。

    欧阳志远开车到县人力资源局,去看那三位应聘合格人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