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陈雨馨的男朋友

    第一百九十九章陈雨馨的男朋友

    县长何振南知道,就怕郭文画要借机发飙了。

    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一直站在何振南的身后,这时候,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出面说话,免得惹祸上身,嘿嘿,出了任何的事,都由县长何振南顶着,都和自己无关,但受牵连,还是免不了的,毕竟自己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

    那些闹事的员工中,在电视里,经常看到过郭文画,知道,市长竟然到了,现场立刻引来一阵骚乱。参加闹事的人们,心虚起来。

    在中国,民怕官的思维方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大脑。

    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让人们安静下来。副局长周玉海,亲自带领警察,疏散人群。周茂航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处理突发事件上,是那样的从容机智,三枪就控制住了局面,从而让欧阳志远有机会抓住了赵宗河。

    赵宗河一被抓住,整个场面就被控制起来,那些闹事的人们心里,一下子崩溃了。近千名天源员工,被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快速的疏散。

    欧阳志远直奔沈朝龙和那些受伤的员工。

    “沈大哥,你没受伤吧。”

    欧阳志远连忙查看沈朝龙的身上。

    “呵呵,志远,你真厉害,这可是一千人的攻击,你竟然能闯过来。我没有受伤,弟兄们在拼命保护我和这些新买的机器,你快给我这些兄弟看看。”

    沈朝龙大声道。

    欧阳志远连忙查看那十几个受伤员工的伤势。这十几个人都是皮外伤,有三个被打断了胳膊,需要住院治疗。

    欧阳志远干净利索的给他们正好断骨,又帮助那些人治疗一下伤势。

    市长郭文画看着欧阳志远忙着一切,带领众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刚才的神勇,让市长郭文画很是惊奇。自己利用欧阳志远,到底是对是错?新工业园要投资十个亿,欧阳志远一个人就筹集了六个亿,他的南州之行,不光解决了文王峪大桥的问题,而且又拉来了两个亿的赞助。

    自己本来想借助文王峪大桥的事件,拿下何振南。可惜的是,让欧阳志远给破坏掉了。欧阳志远的能力,让郭文画犹豫起来。

    自己到底是该打压欧阳志远,还是要继续利用他?

    郭文画看着忙碌不停的欧阳志远,脸色变幻不停。

    能和欧阳志远抗衡的赵丰年,很让自己失望,看来,还是要让戴立新来约束一下欧阳志远,等到新工业园建设的差不多的时候,嘿嘿,再找机会拿下他吧。拿下他,就要一棍子打死,绝不让他有反扑的机会。

    欧阳志远看到了市长郭文画走了过来,内心虽然一愣,但动作却没有停留,连忙站起身来,伸出手道:“郭市长,您好。”

    郭文画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主任,辛苦了,他们的伤势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有几个断了胳膊,剩下的,都是外伤。”

    沈朝龙连忙走了过来道:“郭市长,您好。”

    郭文画认识沈朝龙。

    郭文画握住沈朝龙的手道:“沈懂,对不起了,让你的员工受伤了,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你道歉。”

    沈朝龙连忙道:“谢谢郭市长。”

    郭文画又和几位受伤的员工握手慰问。

    几辆救护车,呼啸而来,欧阳志远帮着把伤员送上救护车。

    看着刚铺筑好的水泥地,被践踏的一片狼藉,郭文画的脸色很不好看。

    在员工的拼命保护下,沈朝龙的这台崭新的机器,没有被砸坏。

    众人簇拥着市长郭文化,查看了整个新工业园。

    新工业园的土地,都已经清理出来,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另外的铺筑点,人们在紧张的忙碌着,到处一片繁忙的景象。

    好多的投资商,都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厂址,在规划着自己的厂房和办公大楼,有的已经开始了基建。

    傅山城建局的施工单位,在忙着自己的项目。

    看着有条不紊和繁荣的新工业园,郭文画的脸色,慢慢的放松下来。

    何振南和戴立新,不停地介绍着工业园的情况。

    整个视察过程,历经了二个多小时。

    十一点,市长郭文画,带领着人,走进了城建局搭建的新工业园现场办公室的会议室,召开现场工作会议。

    会议上,郭文画严厉的批评了这次突发事件中,傅山县政府的工作,并责令县长何振南写出检查。

    郭文画的措辞十分的严厉,指出了共工业园的不足和改进方法。

    县长何振南在会议上,做了检讨。

    郭文画就是要打何振南的板子,这次终于有机会了。郭文画的最终目的,就是拿下何振南。郭文画心里有点恼怒欧阳志远了。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的阻挠,两方打起来,只要出了人命,自己立刻就能停了何振南的职,进而拿下何振南。

    可惜了这次多好的机会呀。

    这个观点,一下子把郭文画自己都吓了一跳。

    人有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的。

    郭文画没有听清楚何振南是怎样检讨的,他正被自己用人命换取打击何振南机会的想法,折磨着。

    郭文画认为自己不应该有这个想法,自己毕竟是龙海市的市长,党的干部,可是自己却想了这个办法。

    如果真的出了人命,自己会毫不手软的拿掉何振南,来打击周天鸿。

    郭文画没有在傅山吃饭,十二点的时候,返回了龙海。

    他这次傅山之行,狠狠地打了何振南的板子,知道了新工业园的进度,更明确了,对付欧阳志远的方法。

    先利用欧阳志远,把新工业园建立起来,然后再找机会,拿下欧阳志远。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县长何振南擦去了脸上的冷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轻声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谢我干嘛?”

    何振南道:“如果不是你阻碍了天源集团的人围攻沈朝龙的人,只要死了人,我这个县长,就干不成了,郭文画立刻就能拿下我,就是周书记,也没有办法,真是危险至极。”

    何振南苦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郭市长来的可真是时候,天源集团非法攻击金鑫集团,更是挑准了时间,嘿嘿,两方真巧呀。”

    何振南一愣,脸色变换不停。

    “你是说,天源集团事先知道郭市长要来?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

    何振南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很有可能,天源那些闹事的人中间,有很多的小痞子,他们手里竟然有刀,他们肯定想捅死人。但他们没想到,金鑫集团的人这么的心齐,而沈朝龙的那几个保镖身手极好,护住了金鑫集团的人,再加上我的阻挠,他们没有机会得手,周玉海就赶到了,嘿嘿,真是万幸。”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何振南拿起电话,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

    “周玉海,你立刻暗中调查赵宗亿的一切情况,发现他有什么犯罪事实,立刻刑拘。”

    何振南知道,如果自己不抢先下手,如果再给赵宗亿一次机会,自己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志远,你说,赵丰年参与了吗?”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不一定,按照赵丰年的思维,他不象参与了这件事。如果他参与了这件事,郭文画对他肯定很生气。”

    欧阳志远道。

    “为什么?”

    何振南道。

    欧阳志远道:“郭文画要的是新工业园的政绩,任何对工业园建设的不利事情,郭文画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打击,赵丰年不会这么傻,去干这件事。”

    何振南笑道:“就是赵丰年没有参与,但郭文画肯定认为,他参与了这件事。”

    欧阳志远一愣,随即哈哈笑道:“不错,赵丰年这次也一定会跟着倒霉,我敢肯定,下午的时候,赵丰年肯定要到龙海,亲自去找郭文画解释这件事。”

    两人回到现场指挥办公室。

    “志远,天都集团和江石集团的人,下午就到,咱们要做好接待工作。”

    何振南知道,这两大集团背后是谁?

    “呵呵,应该还有两大集团。”

    欧阳志远道。

    “还有两个集团?是谁?”

    何振南问道。

    欧阳志远道:“江南省的万通集团,和楚浩南的楚雄集团。”

    “万通集团和楚雄集团?志远,这太好了,这两个大集团的背景可是很厉害的。”

    何振南知道,万通集团可是江南省最大的建筑集团之一,他们不光在房地产领域,赫赫有名,而且还参加了长江截流水电站的建设。而楚雄集团的背后,可是山南省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楚浩南的爷爷楚夫勇,可是中组部的副部长。如果这两个集团加入新工业园的建设,对新工业园会更有利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正是这两个集团,所有的房间,我都在彤辉大酒店给他们订好了,下午两点咱们到高速路口迎接,你可要管我饭,吃完饭就走。”

    何振南笑道:“我管你饭,你出酒。”

    欧阳志远笑道:“工作期间,上午不能饮酒,你是县长,要做好带头作用。”

    “呵呵,你不是白白的吃我一顿?”

    何振南笑道。

    欧阳志远道:“你刚刚说要谢我,就用这顿饭谢吧?”

    “我带你一个地方,那里的萝卜炖公鸡,是一绝。”

    欧阳志远道。

    两个人说笑着,坐上欧阳志远的车,出了傅山县城,奔向高速路口。

    傅山县和高速路口之间,有一家公鸡店,生意很好,其中的萝卜炖老公鸡,口味极佳。志远是那里的常客,半路上,志远就给付老板打了电话,让他留一间临街的雅间,先把公鸡炖上,一定要把自己流的几味中药放进里面。

    半个小时后,两人就来到了这家饭店,两人还没进店,一种浓郁的肉香,远远的就传来,进入鼻子中,让人口水欲滴。

    “不错,真香。”

    何振南刚说完,他的肚子就开始叫唤起来。何振南早晨就没来的及吃饭。

    两人刚一进店,付老板就迎了过来。

    老板姓付,是一位四十多的中年人,欧阳志远第一次来的时候,感到他做出来的萝卜口味虽然极佳,但香气还不浓郁,就又指点了一下,加了几味中药。

    当付老板按照志远的方法,把老公鸡炖出来后,那种浓郁的肉香,竟然能传出很远,只要路过饭店前的人,都能闻到这种浓郁的肉香,而且口味更加醇正。

    付老板的生意,一下子就火爆起来。

    欧阳志远已经让傅山好几家的饭店,火起来了。

    “呵呵,志远,房间留好了,老公鸡刚出锅,你们上去吧。”

    付老板笑呵呵的道。

    “谢谢付老哥,这位是我的何大哥。”

    欧阳志远指着何振南道。

    付老板笑道:“何兄弟,你们上去吧,我去端菜。”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说,这位是何县长。

    两人上了楼,走进欧阳志远常来的那间雅间,透过窗户,正好横看到公路。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四碟凉菜,都是清口的素菜,很是精致干净。

    何振南笑道:“不喝酒,上什么凉菜呀?”

    欧阳志远从怀里摸出一瓶玉春露笑道:“少喝一点。”

    志远给何振南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再倒了一杯。

    付老板亲自把一盆老公鸡炖罗卜端上来。

    “呵呵,好几天没来了,来,付老哥,你尝尝这杯酒如何?”

    欧阳志远端起那杯倒好的酒,递给付老板。

    付国华也是极其喜欢饮酒,他笑呵呵的接过欧阳志远递过来的酒,还没喝,那种清香淡雅的酒香,就让他陶醉。他微微的品尝了一下,眼睛猛然一亮。

    “好酒,志远,这又是你父亲酿造的?和神仙醉的浓香截然不同,淡雅清香,却能香到人的骨子里,好酒。”

    付老板说着话,又微微的喝了一口,笑道:“好酒。”

    说话间,一仰脖子,一杯酒就下了肚。

    “哈哈,这可是千金难买的好酒,可惜,没有地方买。”

    付国华这人,虽然是一位老百姓,但为人极其豪爽。

    欧阳志远从怀里又摸出一瓶,微笑着递给付国华道:“付老哥,送你的。”

    付国华一看到欧阳志远递过来的酒,眼睛都亮了,呵呵笑道:“还是兄弟知道我这个爱好,好,谢谢,志远。”

    付国华笑眯眯的拿着那瓶酒,走下楼去。

    “呵呵,来,咱吃鸡。”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开始吃鸡。

    可以说,这是何振南吃到得的最可口的烧鸡。

    两人正吃着鸡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十几辆拉水泥的大型货车的车队,停在了饭店的门口,每辆车上都下来一个司机。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运输队,是龙海的四通运输集团。傅山新工业园三分之一的沙子石子和水泥,都由这个集团担任运输。看样子,这个车队运输的水泥,是到新工业园的。

    新工业园的水泥,通过招标,全部选用龙海第一水泥厂的水泥。水泥由四通运输集团承运。

    欧阳志远看到,有几个司机在拿着喷雾器,对着车上的什么地方喷水。欧阳志远一愣,水泥可是怕水的,这几个人,怎么会向水泥袋子上喷水?志远连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这几个司机,喷水的地方,竟然是贴封条的地方。他们想揭开封条?

    这些封条都是城建局工程建设科在水泥出厂的时候,贴的封条,就是防止司机在路上偷盗水泥。

    现在这些人,竟然在偷揭封条,欧阳志远的从脸色变得铁青。同时,何振南也看到了这个现象。

    欧阳志远立刻把签字笔的角度调好,拍摄着这些画面。

    “他们肯定在打这些水泥的主意。”

    欧阳志远小声道。

    这时候,十几辆水泥车,都偷偷地把封条揭开,几个司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一辆拖挂车,从旁边的一个停车场里开了出来,停在车队中间,几个司机快速的爬上水泥车,开始向下卸水泥。每辆车大概卸了两吨。

    然后,那些司机又用什么液体,把封条贴好。

    载重四十吨的水泥车,在卸下二吨的水泥后,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每辆车两吨,十五辆车就是三十吨的水泥,他们盗窃了三十吨水泥。

    “真是抓不了的蛀虫。”

    何振南狠狠的把酒杯摔在地上。

    “来钱真快呀,拉一次水泥,就盗窃三十吨,何大哥,我们要用多少水泥?这个损失太大了。”

    欧阳志远气的脸色发白。

    新工业园的铺筑钢筋混凝土路,需要大量的水泥,每天要运输好几趟,每趟就要被盗三十吨,这是一个可怕的无底洞。

    “少了这30吨水泥,过磅的时候,他们肯定有内应,出厂贴封条的人,也有嫌疑,肯定是一条龙的盗窃行为。”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何振南看了看表,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如果不去高速路口去接人,就失礼了。

    欧阳志远道:“今天咱们去接人,明天我带领周玉海全程跟踪,看看城建局的工程建设科是谁贴的封条,谁过磅,力争一打尽。”

    何振南点点头道:“好,绝不能让这些社会蛀虫,逍遥法外。”

    两人和付老板告别,刚刚发动车,就看到一辆奔驰从旁边开过。

    陈雨馨!

    奔驰车里,坐的竟然就是红太阳集团的陈雨馨。

    陈雨馨到前面去看什么?黄晓丽回来了,陈雨馨那里的工作,已经做完了吧?她和陆海燕的生态园,建好了吗?

    欧阳志远发动越野车,跟了上去。

    奔驰的车速极快,欧阳志远的车刚进入高速路口的停车场,就看到,一个大型的车队,从高速路口下来,十几辆小轿车后面,又是几十辆各种拖挂车,车上拉着各种大型的工程车。

    车队出了高速路口,进入了出口的停车场,慢慢的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看到陈雨馨从奔驰车上下来,站在那里,脸色带着一种无奈和忧郁。

    小丫头怎么了?她来迎接谁?

    一辆从车队里出来的奥迪,停在了陈雨馨的身旁,车门打开,一位身穿银灰色西装的英俊男子,从车里走出来,微笑着走向陈雨馨。

    颐秋水!

    这个走向陈雨馨的男人,竟然是万通集团的副董事长颐秋水。

    这个王八蛋走向陈雨馨干吗?难道陈雨馨是来迎接颐秋水的?颐秋水和陈雨馨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自己心痛。

    颐秋水走到陈雨馨面前,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双手递给了陈雨馨,两人拥抱了一下。欧阳志远明显的看到,陈雨馨的身子有点僵硬,表情十分不自然。

    我靠,不会吧?难道两人会是恋人的关系?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沉。

    “志远,下车。”

    何振南打开车门,和欧阳志远走下车,迎了过去。

    一辆奔驰车的车门打开,一位长发飘飘,身穿一件紫色风衣、身材修长的漂亮女孩子走了出来。

    霍英杰。

    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就是欧阳志远在天成集团见到的,霍天成的女儿。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伸出手来,微笑着道:“霍英杰,你好。”

    这位极其漂亮高贵的女孩子微微一愣,但还是笑着伸出了白皙修长的小手,和欧阳志远握在一起。

    “你好,你是欧阳志远吧?”

    好英俊潇洒阳光的男人。

    霍英琼微笑着看着自己妹妹霍英杰成天挂在嘴上的年轻男人,一丝笑意,在嘴角升起,一个好看的酒窝在右边的香腮上出现。

    欧阳志远一听声音,就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几天不见,霍英杰的声音变了?在霍天成家,霍英杰的声音明快清脆,而现在的声音,竟然透出一种沉稳成熟高贵。难道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不是霍英杰?

    “嘻嘻,欧阳志远,我在这儿。”

    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开过来停下。又是一位身穿紫色风衣,长发飘飘的漂亮女孩子走下车来。

    我的天哪,又是一位漂亮的霍英杰。

    现在竟然有两位霍英杰。

    “呵呵,欧阳志远,嘻嘻,你没认出来吧?看看,我们像吗?”

    霍英杰笑嘻嘻的和姐姐霍英琼站在一起,歪着漂亮的小脑袋,看着欧阳志远。

    我的天哪,双胞胎,两人竟然长的一模一样,就连个头、身材都一样。

    两位漂亮的女孩子都看着欧阳志远,一个如同春风之中明快婀娜多姿的杨柳,另一位如同风中的沉稳小白杨。

    这两位亲姊妹,一位成熟稳重高贵,另一位明快调皮热情。

    欧阳志远终于发现,霍英杰在微笑的时候,左边的香腮上有一个迷人的小酒窝。

    呵呵,姐姐的酒窝在右腮,妹妹的酒窝在左边。

    “你好,我叫霍英琼,是英杰的姐姐。”

    霍英琼微笑道。

    “呵呵,你好,你们长的又漂亮又很象,我根本分不清。”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志远,她们小的时候,没有酒窝,我也分不清。”

    天诚集团董事长霍天成微笑着走下车。

    “霍叔叔,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双手握住霍天成的手。

    “呵呵,志远,你好。”

    霍天成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志远。”

    又是一辆奥迪打开门,江宗石微笑着走下来。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握住了江宗石的手。

    “江大哥,你好。”

    江宗石的年龄,比欧阳志远大不了几岁,两人以兄弟相称呼。而霍天成快五十了,和欧阳志远的父亲年龄一般大,欧阳志远只能称呼霍天成为叔叔了。

    欧阳志远连忙把县长何振南介绍给大家。

    众人又是一阵握手问好。

    颐秋水和楚浩南没有过来,两人看着欧阳志远和那些人在握手,两人冷笑着站在那里没动。

    斩杀上帝收了钱,没有干掉欧阳志远,楚浩南打电话责问斩杀上帝杀手学校,他们答应继续派人暗杀,直到干掉欧阳志远为止。

    陈雨馨看到了欧阳志远,她的眼睛一亮,但随之又暗了下来,她咬着嘴唇,微笑着走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了陈雨馨微笑着走了过来,他又看了一眼颐秋水,颐秋水和楚浩南正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难道,陈雨馨真的和颐秋水,是恋人关系?妈个逼的,***颐秋水,为什么能拥有陈雨馨?

    一股怒火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志远,你好。”

    陈雨馨微笑着伸出手。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几天不见,陈雨馨比过去更漂亮了。猛然,一个念头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绝不能让颐秋水得到陈雨馨。

    欧阳志远握住了陈雨馨的手,微笑道:“雨馨,你好,唐槐乡的林果栽植都完成了?”

    陈雨馨道:“全部完成了,石坝乡的黑珍珠花生,也全部下地了,崮山镇的生态园,正在加紧建设,就要竣工了。”

    “不错呀,雨馨。”

    欧阳志远笑道。

    远处的颐秋看着欧阳志远和陈雨馨握着手,好长时间没松开,他的脸色渐渐的变得十分的难看。

    楚浩南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他看了一眼颐秋水,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嘿嘿的笑道:“是女人都喜欢小白脸,小心点好,趁早上了,免得到嘴的鸭子让别人咬一口。”

    楚浩南的话音一落,颐秋水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里的杀机,渐渐的浓烈起来。

    欧阳志远把陈雨馨介绍给大家。

    霍英杰和霍英琼,一下子被陈雨馨漂亮的风姿吸引住了,同样,霍英杰和霍英琼的那种大家闺秀的书香气质,陈雨馨非常的喜欢,不一会,三个人就成为了好朋友。何振南走向颐秋水和楚浩南。

    欧阳志远也跟过来,他把何振南介绍给了两人。三个人又是一阵握手问好。

    整个车队,缓缓地开出停车场,直奔傅山县新工业园。

    天诚集团和江石集团,他们都有自己的施工队,今天来的,都是打前站的人员。他们所有的机器设备,都开进新工业园的那个料场,有专门的人看管。

    下午四点半,四大集团的人,都入住彤辉大酒店。

    晚上,欧阳志远在彤辉大酒店的贵宾厅,宴请了江宗石、霍天成他们,并把沈朝龙、杨凯旋、周玉海、韩月瑶叫过来。

    当韩月瑶走进来的时候,霍英杰、霍英琼看着身穿一身火红的紧身皮衣,飘着火红的头发,两个耳朵上,带着十几个好看的小耳环的韩月瑶,两个人都惊呆了。

    好漂亮狂野前卫的女孩子。

    “来,英杰、英琼,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台湾恒丰集团未来的董事长韩月瑶小姐,这两位是天诚集团的霍英杰和霍英琼小姐。”

    霍英杰和霍英琼一听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台湾最大的电子集团的未来董事长,两人更是大吃一惊,就连旁边的江宗石和霍天成也是一愣。

    他们都知道台湾恒丰集团,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恒丰集团董事长韩建国的孙女。

    霍英杰和霍英琼连忙握住韩月瑶的小手,微笑着道:“你好,韩小姐,你真漂亮。”

    韩月瑶眨着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长的一模一样的霍英杰和霍英琼,顿时看花了眼,高兴的蹦了起来,立刻拉着两人的手道:“两位姐姐,你们更漂亮,能告诉我,怎么能分清你们是谁?”

    快嘴的霍英杰立刻趴在韩月瑶的小耳朵上,把俩人的秘密告诉给韩月瑶。

    四个小丫头,立刻成为了好朋友。

    欧阳志远把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介绍给了江宗石和霍天成。

    虽然江宗石和霍天成的身份地位很高,但两人对沈朝龙、杨凯旋和周玉海极其的热情,没有一点官宦弟子的架子。

    欧阳志远这是私人的宴会,自己掏钱,喝的是心情,玩的是痛快,交的是真正的朋友。他没有请颐秋水和楚浩南。

    欧阳志远开了六瓶茅台,每人一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