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放弃

    第一百九十八章放弃

    县长何振南听完欧阳志远的话,微微的沉思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

    “戴县长,你怎么看这件事?”

    戴立新道:“我认为可以再和山田株式会社商议一下,毕竟两个亿的赞助,不是小数目,如果我们有了这两个亿,我们能做很多事情。”

    戴立新的意思,显然赞同江宗武的观点,可以把地让给山田株式会社。

    “赵县长,你说说看。”

    何振南看着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赵丰年喝了一口水道:“我同意江县长的观点,可以动员金仆集团另选厂址。我们有了这两个亿,可以为傅山的老百姓,做很多的事情。”

    何振南听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话,眉头皱了起来。

    何振南又问了黄晓丽和魏光海两位县长,两人和欧阳志远的观点站在一起。

    魏光海通过这一点时间的思考,他终于选择了站队,他站在了何振南这一方。

    何振南征求玩大家的意见后,微笑着道:“任何事情,都有个规则,我们傅山县招商引资,建立新工业园,如果没有诚信,谁还敢来傅山投资建厂?韩国金仆公司的那块地,已经和我们签订了租赁合同,这是不争的时事,因此,我同意欧阳主任的观点,韩国金仆集团的那块地,不能让给山田株式会社,两亿元虽然不少,能干很多的事情,但我们不能出卖诚信。”

    何振南毫不留情的否决了赵丰年、江宗武、戴立新三位县长的界定。

    这让三个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志远的手机在震动,他一看,是金鑫集团沈朝龙。

    他走出会议室,按下接听键,电话里立刻传来沈朝龙急速的声音:“志远,不好了,天源集团的几百人,打着标语,手拿凶器,开着几十辆工程车,围住了我们,你快来。”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变,顿时变得极其阴冷和愤怒。

    赵宗亿,你好大的胆子!

    欧阳志远立刻奔下楼去,开着越野车,直奔新工业园。

    这时候,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也接到了消息,立刻把这一情况报告给县长何振南。

    何振南的脸色一片铁青,立刻大声道:“天源集团的人不满解除他们的合同,正非法组织几百号人,围攻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的施工人员,耿局长,你立刻组织警力,赶到现场,维护好秩序,看到行凶之人,立刻抓捕,决不手软。”

    耿剑锋一听,立刻冲了出去,抓起电话,开始调动警力。

    何振南盯了赵丰年一眼,转身快速的走出会议室。

    副县长戴立新一听天源集团的人围攻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脸色也是一变。他也立刻急匆匆的走出会议室。

    赵丰年一听这个消息,脸色变幻不停,他的脸色开始冷笑起来。

    嘿嘿,何振南,你以为天源公司是好欺负的吗?今天,有你好看的。

    欧阳志远的车速极快,越野车如同一道旋风,连闯几个十字路口的红灯。

    赵宗亿呀赵宗亿,嘿嘿,你不是找死吗?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围攻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的人,我正愁没有机会找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七点五十八分的时候,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二十几个铺路施工点,同时开动机器,铺筑钢筋水泥混凝路。

    这两大集团的规模,要比天源集团大几倍,人家经营的理念要比天源集团先进的多,他们带来的机器,是进口德国最先进的铺路机器,几乎全由电脑控制。

    混凝土中的双层钢筋,全由机器自动编制,自动化程度极高。沙子、水泥、石子和水,按照比例装进机器内,那边就出现已经配制搅拌好的水泥混凝土。

    负责监察质量的城建监察科的人员,看到自动化程度这样高的机器,铺筑出来的钢筋混凝土路的质量,极其规整,质量很好,所有监察人员,不禁松了一口气。

    看看人家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人家不愧为龙海市顶级的建筑集团呀,天源集团能比吗?他们根本不再同一个档次上。天源集团,就会偷工减料,弄虚作假。

    沈朝龙看着这种极其先进的铺筑水泥路的设备,缓缓前行,铺筑出来的水泥路,极其的平整结实,又快又好,心里很是高兴。

    找这个速度来看,两天两夜的时间,绝对能完成水泥路的铺设任务。

    沈朝龙看了看正在运送建筑材料的车队,猛然发现,远处很多的大客车和工程车开了过来。

    那是什么车队?怎么来的这么多的人?

    沈朝龙心里顿生警兆,这些人来干什么?我的天哪,怕是有几百口子人吧?竟然还挑着标语。沈朝龙仔细一看,那些人满脸的杀气,手里竟然拿着棍棒和钢管,嗷嗷叫着喊着口号,冲了过来。

    沈朝龙吓了一跳,这些人竟然是赵宗亿的,天源集团的人,难道天源集团的人要造反不成?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正是天源集团的总经理赵宗河。赵宗河是赵宗亿的堂哥。

    沈朝龙冷冷的看着赵宗河,大声道:“赵宗河,你想干什么!”沈朝龙的几个保镖,立刻跑过来,站在沈朝龙身旁。

    赵宗河一看沈朝龙,顿时冷笑着道:“沈朝龙,你竟然敢抢我们的工地,我看你不想在龙海混了,相识的话,快带滚,否则,嘿嘿,老子认识你,老子手中的铁棍可不认识你。”

    赵宗河十分嚣张的用手中的铁棍指着沈朝龙大声骂道。

    沈朝龙是什么人?他的金鑫集团在龙海可是顶级的建筑集团,他什么人没见过?现在,赵宗河竟然威吓自己,沈朝龙禁不住哈哈大笑道:“赵宗河,你个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东西,就是赵宗亿见到我,也是客客气气的,别说是你了。我们金鑫集团,已经和县政府签了合同,如果你胆敢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嘿嘿,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赵宗河一听,顿时狞笑着道:“沈朝龙,别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你抢了我们天源集团的工程,今天老子要抢回来,兄弟们,给我砸!”

    赵宗河身后的几百号人,如同汹涌的波涛狂潮,嗷嗷叫着挥舞着钢管木棒疯狂的冲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天源集团的员工,受到了赵宗亿的蛊惑,而且每人获得了500元现金的补助,里面还有天源集团雇来的的近百名的小痞子。

    这些小痞子,都是亡命之徒,只要给钱,杀人放火都敢做。

    赵宗亿昨天晚上就得到了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代替自己的消息,这让赵宗亿怒不可破,暴怒至极。

    欧阳志远,我和你势不两立,有你无我。

    赵宗亿立刻找人,策划今天早晨抢夺工地的计划,并聘请律师,准备和县政府打官司。同时,他立刻命令,崔德成加快干掉欧阳志远的计划。

    沈朝龙一看几百人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这几个人,根本抵御不了这些人的疯狂进攻。

    沈朝龙和杨凯旋虽然也有几百人,但工人们都分散在二十多个施工点,还没来得极通知。几个保镖立刻护着沈朝龙后退。

    沈朝龙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同时,保镖们开始报警。

    沈朝龙知道,这个地方的施工点,只有二十几个人,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他立刻让手下的员工撤退,免得伤着人。

    但是,沈朝龙平时对待工人很好,就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再说,这套极其刚刚从德国运来,价值一千多万,这是第一次使用,如过让对方砸了,那就太可惜了。

    因此,这二十几个员工,立刻挥舞着工具,围住了这套崭新的机器。

    “快走,不要问机器,砸了可以再买!

    沈朝龙大声喊道。

    这个是施工点的小队长,名字叫邱大海,是一位及其彪悍的山那汉子,沈朝龙平时对他,就像自己的大哥。这让邱大海很是感动。

    邱大海一看到这么多人嗷嗷的叫着扑了过来,他立刻拿起一根很长的钢管,大声道:“快拿钢管,要长的,别让他们砸坏了咱们的新机器。”

    二十几个员工每人拿起一根钢管,护在了机器旁。

    他们的行动,让沈朝龙十分的感动。

    沈朝龙立刻对着保镖道:“拿起钢管,保护他们。”

    他说完话,带头拿起一根钢管,和员工们站在一起,几个保镖快速的叫人,然后也拿起钢管,护在了机器旁边。

    几百个天源集团的的员工和小痞子们,冲了过来,立刻和沈朝龙的人打了起来。

    “呯呯呯啪啪1

    沈朝龙他们立刻陷入几百人的狂殴之中。

    两名员工,立刻被打倒在地。

    虽然沈朝龙的二十几个人的战斗力不错,但是,他们面对的是几百人,不一会,沈朝龙他们的队伍中,就被打倒五六个,情况极其的危险。

    正在这时,天源集团的车队,又拉来了几百人。

    这新增的几百人,立刻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沈朝龙的人,又有几个被打倒在地。

    沈朝龙一看不好,立刻大叫道:“邱大海,我命令你,立刻冲出去。”

    可是,已经晚了,沈朝龙他们已经被几百个人死死地围住,根本冲不过去。

    “哈哈,沈朝龙,你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抢我们的工地,今天,老子要打碎你的蛋卵,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有老板花钱摆平。”

    赵宗河疯狂的叫喊着。这次的工地之争,赵宗亿给了赵宗河二十万,无论出了什么事,都由赵宗河一人独自承担,如果赵宗河蹲了监狱,赵宗亿再给二十万的补助。

    这样,赵宗亿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沈朝龙的人,又被打倒了几个。

    邱大海挥舞着钢管,保护着沈朝龙和机器,但他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就在这危机的时刻,远处猛然传来一声暴喝:“住手!”

    这一声爆喝,如同六月天的九天霹雳炸雷一般,震耳欲聋。

    欧阳志远在越野车上,闪电一般的冲下来,一脚踹在一个小痞子的肚子上,这个小痞子被欧阳志远踹的飞出五米开外。欧阳志远伸手抢过一根木棍,如同狂风一般的舞动着,五六个小痞子被扫飞。

    “闪开!”

    欧阳志远再次爆喝,舞动着木棍,如同一股龙卷风暴,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惨叫一片,人仰马翻。

    不过,欧阳志远手下留了情,没有下重手。但就是这样,欧阳志远转眼就打倒了几十个人,冲向沈朝龙他们。

    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强悍的战斗力惊呆了。

    沈朝龙看到了欧阳志远冲了过来,不由得大喜道:“兄弟们,救我们的人来了。”

    邱大海早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手持木棍,杀开一条血路,冲了过来,所过之处,惨叫一片,十几个人都被他打倒在地。

    好厉害的身手!

    赵宗河认得欧阳志远,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赵宗河知道,天源集团走到这一步,都是欧阳志远捣的乱,嘿嘿,今天就好好的修理一下欧阳志远。

    赵宗河两眼血红的指着欧阳志远嚎叫着道:“打断他的一条腿,五万块,一条胳膊十万块。”

    那些小痞子一听,立刻疯狂的扑了过来。

    几百人围住了欧阳志远。

    沈朝龙他们的压力,立刻减轻。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手中的木棍,舞的密不透风,一棍下去,就有五六个人,惨叫着飞了出去。

    这时候,一队轿车,快速的开向工业园。最前面的一辆轿车里,市局副局长周茂航就坐在里面。

    郭文画市长没有让警车鸣笛,更没有让市政府办公室通知傅山县政府,他今天就要是来突击检查,看看工业园的进度,就是警察,都穿便服,警车也换成了普通的车辆。

    自己和市委书记周天鸿,都需要新工业园这个政绩。

    新工业园的手续已经下来两天了,自己要看看,傅山县政府,在这两天都干了什么?

    市长郭文画的轿车,刚进入开发区,他就看到了这个近千人,围攻一个人的惊天场面。这个场面,让郭文画大吃一惊。

    傅山县这是在干什么?拍电影吗?

    坐在前面的周茂航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一个人,挥舞着一根木棒,如同蛟龙一般,狂战近千人。

    我的天哪,这小子真是强悍呀,这是玩的哪一出?

    整个车队一停,市长郭文化一步跨出轿车,脸色铁青着走向那些还在狂战的人们。

    “什么人,快滚开,别妨碍爷们在这里发财!”

    五六个小痞子发现七八个人,快步走来,立刻拦在郭文画面前。

    市长郭文化冷哼一声,一抹杀机在眼中一闪。

    身穿便服的周茂航副局长带着几位身穿便衣的警察,护在市长郭文化身旁。

    “哼,我是市长郭文化,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市长郭文画看着几个小痞子大声问道。

    “哈哈,你说什么?你是市长郭文画?哈哈,吹牛逼不上税,你知道郭文画每次出龙海,都要用五六辆警车鸣笛开道,省长都没有他威风,你有几辆警车开道?哈哈,你要是市长郭文画,老子就是郭文画的爹。”

    这个小痞子没有文化,满嘴的跑火车。

    “你……你……。”

    郭文画一听这个染着红毛的小痞子竟然在骂自己,气的差一点晕过去。

    “啪!”

    周茂航一掌打在那个小痞子的脸上,只打的那家伙转了一个圈,惨叫着飞了出去。周茂航可没有留情。

    “你***敢打人?老子废了你!”

    另外的几个小痞子,立刻挥舞着钢管木棒,冲了过来。

    一个警察手掌一翻,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黑乎乎冰凉的枪口,顶在了这个小痞子的脑门上。

    我的天哪,这人有枪。

    这个小痞子,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腿脚一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几辆警车,拉着警笛,飞快的开了过来,傅山分局副局长周玉海,带着全副武装的警察,冲向那些还在围攻欧阳志远的小痞子们。

    周玉海一眼看到父亲,正站在市长郭文画的身边,保护着郭文画。

    我的天那,市长郭文画怎么来了?这不是要命吗?这个突发事件,竟然被市长撞见。

    周玉海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办。他没有和市长郭文化、父亲打招呼,而是冲向那些人群,对着天中连开三枪。

    “呯!呯!呯1

    三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在人们的耳膜间炸开。

    所有在疯狂进攻的人,立刻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赵宗河就是这次事件的主持者,他瞬间就抓住了机会,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他要抓住这个王八蛋。

    射人先射马,擒人先擒王。

    “快拦住他!”

    赵宗河一看到欧阳志远冲向自己,立刻感到不妙,立刻大声道:“拦住他。”

    可是,欧阳志远的身形太快了,简直就是一道青烟,瞬间冲到了赵宗河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

    “啪啪啪!”

    就是三记响亮而清脆的耳光。

    “你……你敢打我?”

    赵宗河都是他打人,从来没有人打他。可是,这次他碰到了欧阳志远。

    “老子打的就是你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单手一举,身材高大魁梧、又粗又壮的赵宗河,被欧阳志远一下子举了起来,呼呼转了几圈,只转的他晕头转向,眼冒金花。

    我的天哪,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赵宗河有二百多斤吧,竟然被这个年轻人一手抓住领子举了起来。

    欧阳志远转了几圈后,一个顺劲,把这家伙扔到了周玉海的面前,哈哈大笑道:“玉海,你们的速度太慢了。”

    “噗通!”

    一声闷响,又肥又壮的赵宗河,翻滚着,倒在地上。

    几个警察,上前给赵宗河戴上了手铐。

    “呵呵,志远,真厉害,身手又进步了,你这是一棒在手,千人之中,智擒赵宗河。”

    周玉海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千人之间,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佩服的简直就是五体投地。

    这时候,何振南、戴立新和耿剑锋他们,也赶到了现场,他们都看到了,欧阳志远刚才的抓赵宗河的过程。

    当何振南看到市长郭文画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的时候,心中一愣,吓了一跳。

    市长郭文画怎么来了?没有打招呼呀?这件突发事件,竟然被郭文画看到。就怕郭文画要拿这件事做文章。

    何振南连忙走过来,伸出手道:“郭市长,您来了。”

    郭文画看了一眼县长何振南,并没有和他握手,一双眼睛如同刀锋一般盯着何振南,冷冷的道:“何县长,这是怎么回事?”

    县长何振南连忙道:“这些人都是天源集团的人。在昨天,他们铺设的工业园主干道的钢筋混凝土,偷工减料,还掺失效的水泥,被欧阳志远发现,我们按照合同中的条款规定,依法解除了和天源公司的承包合同。我们连夜找到了信誉比较好的两家建筑集团,和他们定了合同,两天内完成工业园内的所有钢筋混凝土的道路,想不到,天源集团,竟然非法聚众闹事,打砸金鑫集团的员工和设备,我们立刻赶了过来,志远先过来了,制止了这些人的非法打砸抢。”

    郭文画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这说明你们的工作还没有坐到位,这个画面,不是我想看到的。我今天来,就是要看你们新工业园,在两天之内,干了什么?”

    县长何振南连忙道:“郭市长,咱们到现场看看吧,我仔细的向您回报。”

    当郭文画听到是天源集团派人来抢砸金鑫集团的人和设备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傅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郭文画的眼睛猛然变得凌厉起来。

    天源集团的背后,就是赵丰年。

    市长郭文画做了一个决定,从今天开始,自己放弃赵丰年。

    赵丰年越来越变得不知进退了,如果不是赵丰年的背后支持,天源集团的人敢这样做吗?竟然公然非法冲击新工业团的建设,赵丰年,太令我失望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