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再回龙海

    第一百九十七章再回龙海

    市委书记周天鸿下午的时候,就知道了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要来,他让老伴和保姆准备了几个小菜,在等着何振南他们。

    周书记也知道,傅山县新工业园的建设,必须立刻开始。半年的时间,虽然太紧,但只要操作得当,还是很有希望的。

    周天鸿喝了一口茶,心道,欧阳志远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南洲之行,不光恢复了文王峪大桥的建设,而且还拉来了江石集团和天成集团,参加新工业园的建设。

    呵呵,不错。

    周天鸿当然是到,江石集团的背后是省长江川河,而天成集团的背后,更加强大,他的背后,是霍老。

    周天鸿虽然只是个龙海市的市委书记,但燕京的关系,还是很多的,他当然知道,乔老在上面的强大势力。

    燕京霍家,无人敢惹,霍家的子弟,很多都分布在权力极重的岗位上。

    欧阳志远竟然能搭上霍家的关系,不简单。

    现在,小小的傅山县,已经引起了中央发改委和秦副总理的注意,龙海的腾飞,就寄托在傅山县上了。

    保姆走进来,轻声道:“周书记,他们来了。”

    周天鸿笑道:“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何振南和欧阳志远、王青峰走了进来,欧阳志远手里拎着两箱神仙醉和玉春露。

    “周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笑着和周天鸿打招呼。

    “呵呵,振南、志远,快进来,你王阿姨准备了几个小菜,咱们喝一杯。”

    周天鸿笑着看着两人,指了指沙发。

    欧阳志远连忙和周天鸿的老伴打招呼。

    “王阿姨,您好。”

    王正红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好孩子,志远,你瘦了。”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呀,王阿姨,我是看上去,精神一点,就显得瘦了。”

    何振南道:“王姨,志远在南州累的。”

    周天鸿道:“不错,志远的南州之行,成果很好。”

    王青峰想不到,平时极其严肃的市委书记周天鸿,在家里,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和何县长、欧阳志远的关系,这么好。看来,自己是跟对了人了。

    欧阳志远向王青峰使了个眼色,王青峰虽然内心很紧张,但他还是恭恭敬敬的上前道:“周书记、王阿姨,您们好。”

    周天鸿早就看到了王青峰,知道他现在担任傅山县办公室副主任。

    “青峰,坐吧。”

    周天鸿微笑着指着沙发道。

    周天鸿的一句青峰,让王青峰激动无比,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动。我的天哪,市委书记竟然知道自己,一下就叫出来自己的名字。

    “谢谢周书记。”

    何振南看着王青峰激动而紧张的样子,心里笑道,王青峰必经还不如欧阳志远。自己就从来没见过欧阳志远这家伙紧张过。

    王青峰看到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坐下后,他才敢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只是坐了半个屁股。

    “呵呵,青峰,别紧张,今天,咱们是私人聚会,顺便谈谈工作。”

    周天鸿微笑着看着王青峰。

    他当然明白,何振南带来王青峰的意思,就是让王青峰进入自己的视野。一个人如果经常出现在领导的面前,领导就会对他有印象,这个人就有升迁的可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拿出玉春露,看着周天鸿道:“周书记,我父亲又酿了一种新酒,您尝尝。”

    欧阳志远说着话,启开了一瓶酒,刚想给周天鸿倒上,王青峰连忙站起身来道:“欧阳大哥,我来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点点头。

    王青峰小心翼翼的给周书记倒上,又给王阿姨倒了一杯酒。

    就刚一倒出来,那种淡雅的清香,就飘进大家的鼻子里,让人陶醉。

    “不错,志远,这是什么酒?这么好闻?”

    周天鸿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周书记,这叫玉春露,只有您有酒量,可以多喝几杯,不象神仙醉浓烈。”

    欧阳志远道。

    “来,大家干一杯。”

    周天鸿微笑着举起了酒杯,几个人碰了一下,周天鸿喝了一口,那种淡雅的酒香,立刻充满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好酒,呵呵,不错。”

    周书记一口喝了半杯。

    “志远,说说你的南州之行。”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详细的把自己在南州的经过,向周天鸿汇报了一遍。

    天都集团赞助的那一个亿,周书记知道,而且,龙海市专门又筹集了一个亿资金,决心把整个傅山所有不通路、不通电的乡镇,全部修通公路,通上照明电。

    而天信药业的副董事长冯秀梅拿出一个亿,在傅山一中,设立学生困难救助基金的事,让周天鸿书记激动了。

    这件事,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向何振南回报。

    何振南更是激动不已。

    欧阳志远把这一亿资金使用的方法,向周书记和何县长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的构想,这一亿资金,可以全部免除学生的各种费用,再建个学生食堂,实行免费供应午餐,住校生,可以免费三餐,在给学校建买上一批电脑,建个电子阅览室,方便学生上学习。

    说道免费的午餐,欧阳志远就感到心酸,他在傅山一中看到的是,那些住校的瘦弱孩子,每人步行几十里路,从家里背来黝黑的二十几个地瓜煎饼,外加两玻璃瓶的咸菜,这就是他们一个星期的口粮。

    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地瓜煎饼和咸菜,能让他们发育吗?

    周书记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笔资金尽快的转到傅山一种,落实到位,我代表傅山人民,感谢冯秀梅同志。”

    “好的,周书记,到时候,冯秀梅董事长,将亲自来傅山一中。”

    欧阳志远道。

    “好的,我有时间的话,也去,看看龙海方面能不能抽出一部分资金,加进去,让孩子们彻底的摆脱地瓜煎饼和咸菜的生活。”

    周天鸿大声道。

    王青峰听着欧阳志远在南洲的经历,吃惊的瞪大了双眼。看看欧阳主任,竟然能拉来两个亿的赞助,真是厉害呀。

    “志远,说说新工业园的打算?”

    周天鸿道。

    “周书记,让求青峰向你汇报吧。”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王青峰,眼里带着鼓励的眼神。

    周天鸿点点头。

    王青峰很感激的看了欧阳志远和何振南一眼,快速的把新工业园的概况和怎样在半年内,把新工业园建设起来,并投入使用的思路和细节,详细的向周书记汇报了一边。

    周天鸿听着,一边点头,不时的又向王青峰提问着问题。

    刚开始的时候,王青峰还有点紧张,再往后,王青峰渐渐的放开了,回答周书记的问题,简捷而准确。

    很多处理工业园的方法,让周天鸿感到很新颖。

    当王青峰回答完问题后,周书记笑道:“不错,就按照这个思路做下去,青峰,这些问题都是你想出来的?”

    王青峰脸色一红道:“周书记,是何县长、欧阳主任想到的,我只是重复。”

    欧阳志远笑道:“是我们三个人共同讨论的。”

    周天鸿点点头道:“不错,青峰不错,你们的方法也不错,我全力支持你们,记住,志远,半年后,我要看结果,明白吗?”

    欧阳志远点头道:“请周书记放心,半年后,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

    十点钟后,三个人和周书记告别。

    在走出周书记的家后,王青峰扔处在兴奋之中。周书记的那句青峰不错,让王青峰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互相看了一眼,又看着王青峰一眼,两人都笑了。

    为了不影响明天的工作,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连夜赶回傅山,并没有在龙海停留。

    欧阳志远把王青峰送回家后,他开着越野车,来到了县政府分给自己的那套房子,他在楼下停留了好一会,又把车开了出去。

    外面繁星满天,月光如水。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他无意识的看着越野车,转了一圈,车子竟然停到黄晓丽的楼下。

    自从欧阳志远走下楼,黄晓丽的内心好像少了什么,她收拾好碗筷,给一帆洗完脚,拍着一帆。

    一帆一会儿就睡着了。

    但黄晓丽失眠了。她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欧阳志远第一次在车轮下,救了自己的情景,如果不是志远,自己活不到现在,女儿一帆的眼睛也治不好,这个家就破碎了。

    白水山山崖那惊险的一幕,更让黄晓丽感激至极。

    自己掉下了山崖,欧阳志远的拼死相救,就是没有松开自己的手臂。自己被前夫殴打的全身是伤,又是志远救了自己。

    就是那次治疗伤口的时候,自己终于把自己交给了志远。自己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自己虽然爱着志远,但绝对不能耽搁他,自己没有什么奢求,自己只希望,志远能有时间,来看看一帆和自己,这辈子就知足了。

    黄晓丽迷迷糊糊的似睡似醒,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越野车的声音。黄晓丽猛然惊醒。是的,下面确实有越野车的声音。

    志远不是到龙海去了吗?难道他回来了?黄晓丽连忙站起身来,把窗帘打开一道缝。

    我的天哪,真是志远的越野车。

    黄晓丽看着志远的越野车,猛地转过身,冲出房间,跑了下来。

    欧阳志远正看着黄晓梅的窗户,突然看到,身穿睡衣的黄晓丽,正看着自己。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说话,就看到黄晓丽离开了窗户。

    难道晓丽没看到自己?

    欧阳志远正纳闷,一个身影站在楼道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的炽热柔情,他已经听到了黄晓丽那急促的呼吸。欧阳志远立刻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月光下,身着透明睡衣的黄晓丽,随着急促的呼吸,饱满的高翘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波涛汹涌。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黄晓丽的娇躯,将她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中,黄晓丽感觉自己的身躯在发烧,剧烈的颤抖,埋在欧阳志远的怀中,她把俏脸贴在欧阳志远的脸颊上,烫得吓人。

    欧阳志远的嘴唇,一下子把黄晓丽的嘴唇含在嘴里,狠狠的允吸着。

    “喔……志远,上楼,回房间……别让人看……。”

    黄晓丽呻吟着,两条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志远一边亲吻着黄晓丽,一边抱着她冲进二楼的房间。

    ………………………………………………………………………………………………………………

    黄晓丽的脸色红的好像彩霞一般,轻声道;“没有去龙海?”

    欧阳志远一边动着一边道:“刚回来,就看到你站在窗前,你半夜不睡觉,站在窗户前看什么?”

    黄晓丽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她咬着嘴唇道:“睡不着,我在做梦,梦到你的车,就停在我的窗户下,我起来一看,就看到你了。”

    欧阳志远一听,感到心里很是温暖。

    “晓丽,对不起……我……。”

    欧阳志远的眼里升起一分歉意。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要说什么,她伸出手,捂住了欧阳志远的嘴道:“志远,不要说,我的命都是你的,一帆也是你救得,没有你,就没有我黄晓丽,更没有一帆。志远,我不要求你什么,只要求你有时间,来看看一帆,让一帆有个爸爸。”

    黄晓丽知道,萧眉才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自己根本不会奢求什么。

    自己这一生,如果不是碰到欧阳志远,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再会有自己和女儿一帆。

    自己爱志远,愿意现出自己的一切,不会给志远任何压力。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一生中,再也离不开两个女人。欧阳志远紧紧地搂着黄晓丽,疯狂的撞击着,他要把自己强烈的爱意,全部给黄晓丽。

    第二天,欧阳志远早早的就起来了,想起昨天夜里的疯狂,志远自己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他快速的穿好衣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黄晓丽。

    黄晓丽正抬起头来,漂亮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微微的颤抖着。

    欧阳志远的呼吸一滞,连忙道:“嘿嘿……那啥……我去看看一帆醒了没有。”

    欧阳志远快速的跑向一帆的房间。

    “呵呵,真是害羞的小马驹。”

    黄晓丽微笑着站起身来,如同白玉一般的娇躯,映在晨光之中,美的让人窒息。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迎着朝阳,开向新工业园。

    新任城建局局长严冬临没有食言,天原集团铺设的水泥路,一夜之间,全部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很多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还在忙碌着。

    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的很多设备,都已经运到了,而且在安装调试。几辆大型货车,在向下卸着水泥、沙子和石子。

    身穿金鑫和凯旋工作服的工人们,带着安全帽,从一辆辆的班车上下来,进入了工地,开始准备进入施工场地。

    欧阳志远看到,一排排的蓝色简易房子,已经连夜建起,挂的牌子是新工业园城建局现场指挥部,其中有几间房子,上面写着,新工业园主任办公室。

    呵呵,连自己的办公室都建好了,严冬临干的不错。

    欧阳志远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几位电信局的工作人员,在安装电话和宽带。

    “欧阳主任,你好。”

    欧阳志远听到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新任城建局局长严冬临。严冬临的眼睛布满红丝,看样子,肯定一夜没有休息。

    “严局长,你好,一夜没睡?要注意身体呀。”

    欧阳志远看着严冬临道。

    “欧阳主任,时间紧呀,你看看,我们给你建的办公室,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说一下,我们全力配合。”

    严冬临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到自己的办公室旁,就是主管工业副县长戴立新的办公室,就连何县长也有一间。

    “呵呵,不错。”

    欧阳志远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张新开发区的规划图,就挂在墙上。

    墙上的表,指向七点。

    欧阳志远看着严冬临笑道:“严局长,注意休息。”

    他说完话,走向自己的越野车,从今天早晨开始,县政府每天上班前,要召开新工业园进度汇报会。

    欧阳志远刚想上车,就看到,沈朝龙和杨凯旋的车开了过来。

    看来,两人是来主持开工仪式。

    “志远,这么早呀。”

    沈朝龙走下车来,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沈大哥,杨大哥,你们几点开工?”

    欧阳志远问道。

    “呵呵,志远,七点五十八,我和凯旋分头动工,所有的准备工作,我们都连夜做好了,你看,我们的工人都放到位了,要用的双层二十毫米的钢筋,都已经铺好了,一到时间,我们立刻就可以开工了。”

    沈朝龙指着正在准备工作的工人们。

    “沈大哥,杨大哥,谢谢,拜托了。我先去开会。”

    欧阳志远道。

    “志远,你去吧,”

    沈朝龙道。

    欧阳志远发动越野车,开向县政府办公大楼。

    县政府会议室里,几位县长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喷云吐雾。主管招商引资的副县长江宗武和副县长戴立新坐在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两边,三个人靠的很近,商量着什么。黄晓丽坐在旁边,躲避着烟雾,再靠里,就是副县长魏光海。

    新任城管局局长严冬临也赶到了。

    由于工作需要,严冬临要列席参加,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耿剑锋也坐在那里。

    欧阳志远走进了会议室,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黄晓丽看到了欧阳志远,眼角里闪过一丝娇羞。小家伙昨天夜里真凶猛。

    欧阳志远看到江宗武和赵丰年、戴立新在商量着什么,江宗武还看着自己。

    这三个人在商量什么事情?怎么会有点鬼鬼祟祟的?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八点整,县长何振南走了进来。

    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何振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了大家一眼道:“新工业园的例会,现在开始,新工业园主任欧阳志远回报工作吧。”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站了起来道:“各位领导,我汇报一下新工业园的进度,昨天,由于天源集团偷工减料,我们取消了和天源集团的承包合同,晚上,和金鑫集团、凯旋集团签订了说有水泥路的承包合同,这两大集团再加上城建局本单位的施工队,两天之内,工业园之内的所有混凝土路面,全部铺筑完。现在,很多投资商,马上就开始基建,恒丰集团和天信药业的厂房大楼,我已经给他们签完线,分别由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承建。山南省的江石集团和天诚集团,今天下午就到,他们到达后,签订完合同后,立刻就开始基建,这就是昨天的进度。”

    紧接着,城管局局长严冬临汇报了城建局昨天完成的任务和今天要做的项目。

    何县长看着大家道:“谁还要做补充吗?”

    江宗武站起身来道:“何县长,我向你回报一个情况。”

    何振南丢按点头道:“请江县长讲讲。”

    “山田株式会社想更换原来的厂址,他们相中了韩国金仆集团的那块地,并提出了增加三倍的土地租金,还无偿赞助新工业园两个亿。这是一个极其丰厚的条件,我想,这个条件,我们可以接受的。毕竟是两个亿的赞助呀。”

    江宗武说完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我的天哪,无偿赞助两个亿,厉害呀。

    山田株式会社,来晚了,那块地,人家金仆集团早就定下了,你就是出再多的钱,人家金仆集团能答应吗?

    为什么山田株式会社非要那块地?难道这里有什么密密吗?

    人们一听,顿时议论纷纷。

    何振南一听这件事,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说说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道:“昨天下午,山田株式会社突然提出来,要恒丰集团对过的那块地,但是那块地,早就给了韩国的金仆集团。大家都知道,金仆集团和恒丰集团的电子产品是互补的,他们生产出来的电子产品,要在一起装配,所以,金仆集团的厂房,要距离恒丰集团不能太远。而山田株式会社,却强要金仆集团的那块地,不然,就不投资了。做任何事情,都要诚信第一,金仆集团早已和我们签完了合同,难道我们为了俩个亿,要撕毁合同,把那快地给山田株式会社吗?我认为,这种不讲诚信的事,我们傅山县政府,不会做的。”

    欧阳志远大声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