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再来一次吗

    第一百九十一章再来一次吗

    冯秀梅突然多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这让她很是激动。

    月瑶的一声让人心碎的妈妈,让萧眉、冯秀梅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就是欧阳志远,她的眼睛也湿润了。

    “别在外面站着,进屋吧。”

    冯秀梅拉着韩月瑶,微笑着走进客厅。

    “妈妈,咱家的房子好漂亮。”

    韩月瑶看着装修的淡雅温馨简洁的客厅,很是喜欢。

    “月瑶,来,妈妈给你一件礼物。”

    冯秀梅微笑着,把自己脖子上带着的红碧玺宝石项链取下来,戴在韩月瑶修长的脖颈上。

    鲜艳的红色碧玺,戴在月瑶细腻的脖子上,玲珑剔透,宝光闪烁,很是漂亮。

    碧玺是我们国家出产的一种名贵宝石,很是稀少,这种鲜艳的红色宝石,更是很难见到。

    “谢谢您,妈妈。”

    韩月瑶抱着冯秀梅的胳膊,再也舍不得放下。

    冯秀梅很喜欢韩月瑶的乖巧和小甜嘴,两人很快的就黏在了一起。

    一家人这顿饭,吃的很是温馨。

    吃完饭,欧阳志远开着车,和萧眉到萧眉父亲家去辞行。

    萧眉事先和父亲打过电话,知道母亲魏海娟不在家。

    两人见到父亲萧远山的时候,父亲的脸色有点憔悴。

    萧远山看到女儿来了,神情有点激动,他拉住女儿的手,让萧眉坐到自己的身边。

    “眉儿,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们天信药业的新药发布会了,孩子,不错呀。”

    萧远山微笑着道。

    “爸爸,您的头发有点白了。”

    萧眉伸手抚摸着父亲鬓角上的几根白发。

    “眉儿,我老了。”

    萧远山看着自己的女儿,感叹着道。

    “爸爸,您今年五十三了,还不老,还能继续工作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呵呵,志远,你们县的工业园手续已经下来了,你这个工业园办公室主任的担子不轻呀,今天就回去?”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是的,爸爸,我是向您来辞行的,晚上就走。”

    “也该回去了,你们的工业园规划,我看了,规划的很不错,但步子还可以再迈大一点,这是个机会,新的工业园,力争五十年不落后,老工业园和新工业不远,可以把老工业园利用起来,划入新工业园之内,老工业园,可不能浪费。”

    萧远山道。

    “好的,爸爸,我按照您的意思去做。”

    欧阳志远道。

    “半年后,发改委就要到你们傅山县去验收20强绿色有机环保旅游大县,你们工业园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在安全的基础上,力争在发改委到达之前,投产使用。”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爸爸,您放心,半年内建好工业园,这一直是我的目标。”

    欧阳志远道。

    “省里给你们下拨了三个亿,市里筹集了一个亿,还有六个亿的缺口,志远,你怎么筹集这六个亿?”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爸爸,这六个亿,在来之前,我就筹集出来了,呵呵,就等新工业园的手续了。”

    萧远山一听欧阳志远说六个亿的资金已经筹集出来了,萧远山一愣。六个亿可不是个小数目,志远竟然能筹集出来,龙海市市长郭文画让欧阳志远担任新工业园主任,还是有眼光的。

    “不错,你打算怎样建设工业园?半年的时间,可是转眼就到。”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微微沉思道:“我打算,公开招标一批技术先进、资质雄厚的的建筑集团,让工业园的建设和园内工厂的建设同步进行,工业园的废水处理厂,已经由江石集团接下来,而电力设施,也有天成电能集团承接,这两个最难的项目,已经谈好,别的都好办了。”

    “呵呵,江石集团,不错,省内的几座高标准的环保污水处理厂,都是这个集团承建的,天成电能集团更是不错,他们承建的所有电力项目,一直都是有口皆碑的,这两个项目解决了,工业园的速度,就会加快。”

    萧远山知道,江石集团的背后是省长江川河,而天成集团的背后,可在京城,虽然这两个集团的背景无人敢惹,但人家承建的所有项目的质量,都达到国家标准。

    志远来一趟省城,能和这两个集团挂上钩,真不错。而且天成集团竟然出资一个亿,赞助傅山县,给傅山县不通路、不通电的乡镇修路架电。

    天成集团的后面是京城里的霍老,萧远山相信,这一个亿的资金,天成集团绝对不是平被无辜的出的,霍天成肯定向霍老汇报了在傅山县看到的一切。

    霍老让天成公司出资一个亿,说穿了,就是用这一个亿,打山南省委省政府的脸。

    打了山南省委省政府的脸,秦副总理的脸色,就不很好看了。

    山南省和江南省,都是秦副总理的管辖范围。

    京城里的微妙关系,更是波涛汹涌,暗流涌动。

    到现在,傅山县还有不通路、不通电的乡镇,自己这个省委书记脸红呀。

    下午的省常委会上,已经通过了下拨一个亿的扶贫资金,和天成集团的那一个亿合起来,成立专项资金,在一年内,力争让傅山境内所有的乡镇,全部通车通电。

    萧眉看着志远道:“志远,别光谈工作,你给爸爸看看他的高血压。”

    欧阳志远笑着把手搭在萧远山的手腕上。

    欧阳志远的眉头一皱,萧远山的脉象沉而绵,竟然有忧郁症的倾向,血压是有点高。

    老人家有心病和心结,如果解不开这个心结,病情会加重的。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皱着眉头,把她吓了一跳,连忙道:“志远,爸爸没事吧?”

    欧阳志远道:“没大事,我给开个方子,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写了个方子,递给萧眉道:“你明天把药拿来,帮着爸爸煎好,当茶喝,就可以了。”

    萧远山看着自己的女儿担心的样子,笑呵呵的道:“我没事。”

    欧阳志远本想把那两箱酒拿出来,可是老爷子的血压有点高,就没敢拿出来。

    欧阳志远和萧眉告别父亲后,欧阳志远开着车,看着萧眉道:“眉儿,你有时间,多陪陪爸爸,爸爸有点忧郁症。”

    萧眉一听志远说爸爸有点忧郁症,顿时吓了一跳,忧郁症可是心理疾病,现在很多官员跳楼的,都有忧郁症。

    “志远,能治好吗?”

    萧眉顿时紧张起来。

    “能缓解,但要想治愈,还要解开爸爸的心结?”

    欧阳志远道。

    “你说什么?爸爸有心结?”萧眉吓了一跳。

    “是呀,对了,你妈妈和爸爸的感情如何?”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还行吧,但我从小就记得,他们老是吵架,每当他们吵架时,妈妈就说爸爸怎么怎么穷,要不是他们魏家,爸爸还在西北大沙漠里晒太阳,妈妈老是在爸爸面前趾高气扬,把爸爸指使的团团转,一个不好,妈妈就说当年瞎了眼了,嫁给了爸爸。我就怀疑,当年他们是怎么谈的恋爱?”

    萧眉无奈的道。

    这是一个典型的公主嫁穷鬼的爱情故事。

    “眉儿,你知不知道,你父亲过去有恋人吗?”

    欧阳志远道。

    “呸,小坏蛋,有你这样问话的吗?我爸爸有没有恋人,我怎么会知道?就是有,我也不知道呀。”

    萧眉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是医生,更会看面相,当他看到萧远山和魏海娟之后,他心里就有个疑团,那就是,萧眉的容貌,和魏海娟、萧远山一点都不象。孩子不像父母的很少,至少和父母其中一位要有点相像。

    难道萧眉不是萧远山的亲生女儿?和魏海娟没有任何关系?不然魏海娟怎么会这样对待萧眉?世界上有这样的母亲吗?把自己的女儿逼婚,逼出家门四五年,而不去看一眼?

    “你爸爸这个心结,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如果不解开,会加重忧郁症病情的,你要平时多陪陪爸爸,你不想见你母亲,可以把爸爸叫到干妈家,说说话,拉拉呱什么的,忧郁症,越是一个人生活,越严重的。”

    欧阳志远道。

    “好的,志远,过一段时间,如果我回不过去,你就再来南州,看看爸爸,我看爸爸很喜欢和你说话。”

    萧眉道。

    “呵呵,我也很喜欢和你爸爸说话,但我不想见你母亲。”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这话,垂下眉毛,苦涩的道:“我们都没机会选择父母,她再怎么样对我,她毕竟是我的母亲。”

    欧阳志远拍了拍萧眉的脑袋笑道:“爸爸没大事,只是忧郁症而已,过一阵子,我再过来,给爸爸开几副药,就会好的。”

    “志远,谢谢。”

    萧眉握住志远的一只手。

    “谢什么,小丫头,你是我老婆。”

    欧阳志远刮了一下萧眉的鼻子。

    “哼,我还没嫁给你呢,谁是你老婆?小坏蛋。”

    萧眉的脸色红红的,心里暖暖的,但还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嘿嘿,不是我老婆,那啥……都那个了,还不是吗?”

    志远嘿嘿的坏笑着,瞟了一眼萧眉的胸脯。嘿嘿,眉儿的那个地方又大了。

    “小坏蛋,都哪个了?再乱说,我掐死你。”

    萧眉伸出手,狠狠地掐在志远腰间的小软肉的地方。

    “啊!救命……。”

    越野车停在红楼前。

    萧眉看着红楼,又看了看志远道:“志远,来红楼干吗?”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眉儿,在车里等我一会,我到红楼有事要办。”

    萧眉看着志远拎了一箱子酒,走进了红楼。

    欧阳志远拿出钻石卡一亮,负责验卡的人员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至尊钻石卡!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直奔昨天的那道走廊,就看到王超然迎了过来。

    “志远,来了。”

    “来了,超然。”

    “随我来吧,吴处在等你。”

    王超然说着话,在前面带路。前面的路仍旧很曲折,却不是昨天的那条走廊了,整条走廊显得更加隐秘。

    一间装修简洁的房间里,吴处和另一位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欧阳志远的资料,看着墙上的监控,画面中,欧阳志远和王超然在走廊里走着。

    “不错,是棵好苗子,好好的培养吧。”

    中年男子说完话,自习的看着欧阳志远的资料。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走进来道:“吴处,人已经到了。”

    吴处点点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道:“郑局,我去宣布了。”

    中年男子点点头道:“把王超然,李玫分到欧阳志远一组,让他们负责龙海。”

    “是,郑局。”

    吴处转过身,走向另一间房子。

    欧阳志远和王超然刚走进一间房子里,就看到吴处走了进来。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

    “志远,你来了,坐下吧。”

    吴处看着欧阳志远,示意志远坐下。

    欧阳志远看着吴处的气色好多了,微笑道:“吴处,你的气色好多了,伤口好了吗?”

    吴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的药太神奇了,伤口已经结吧,原来的旧伤口,竟然能慢慢的恢复,你这种药叫什么名字?我们要准备进一批。”

    欧阳志远道:“叫生肌膏,就是天信药业生产的新药。”

    “天信药业?就是南州的天信药业?”

    吴处惊奇的问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

    吴处看着欧阳志远,停顿了很长时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轻声道:“志远,我想请你加入我们。”

    欧阳志远一听吴处这样说,吓了一跳,眉头微微的一皱。

    他心道,你们可能是一个杀手组织,我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能加入你们?他有点后悔再次来红楼了。如果不是李玫和王超然救了自己的命,自己绝不会在来红楼。

    欧阳志远沉声道:“我不想加入任何的帮派,我是一名国家的干部,党员。”

    欧阳志远一口回绝了吴处的请求。

    吴处一愣,紧接着微笑道:“志远,我们可不是什么帮派,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帮派?”

    欧阳志远看着吴处冷笑道:“你们不是什么帮派,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我怀疑你们是个杀手组织,我欧阳志远看在你们救了我,我才答应再来红楼,否则,我根本不会再来的。”

    吴处听完欧阳志远的话,脸色变幻不停。他看着欧阳志远,严肃的道:“欧阳志远同志,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第九处的工作人员,我是第九处山南分处处长吴金峰,现在我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第九处,为国家的安全而工作。”

    “什么?你们是国家安全局的?第九处?”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听说过,国安有八大处,没听说过有第九处。

    吴处长看着大吃一惊的欧阳志远道:“这是我的证件。”

    说话间,吴金峰处长,把证件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结果吴金峰的证件,仔细的看着。

    整个证件制作严谨精美,大印和钢印都很清晰,看样子不是假的。

    欧阳志远终于明白,为什么任何人都打听不出来红楼的秘密。原来红楼的背后是国家安全局的第九处。但国安没有九处呀?

    欧阳志远看着吴金峰道:“国家安全局公布的,没有第九处吧。”

    吴金峰看着志远道:“国安局的第九处,属于核心之中的核心机密,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知道,我们直属于国家安全局委员会直接的领导。”

    欧阳志远看着吴金峰道:“为什么看上我?”

    吴金峰道:“我们查了你的档案,你的档案清白,关系简单,而且武功极高,正好在县政府里担任办公室主任,新工业园主任。我们近来一直在找龙海市合适的人选,正巧,你昨天就来了。我们通过观察比较,你是接近山田株式会社的最佳人选,因问他们要和你打交道,还有那些要来投资的韩国人、美国人。志远,你知道,很多外国间谍都是打着来投资办厂的幌子,来刺探我们的各种情报,特别是龙海市,那里有我们最先进的静音核潜艇研究基地、路基导弹基地、明珠军港,军港里停泊着我们最先进的静音核潜艇。这些都是敌人重点刺探的对象,所以我们选中了你。志远,为了国家的安全、民族的兴亡,中华的腾飞,为了东海的安全、南海的安定,我们郑重的请你加入国家安全局第九处。”

    欧阳志远根本没想到,红楼竟然是这个背景。为了国家的安全、民族的兴亡,中华的腾飞,自己加入国家安全局,是义无反顾,哪怕是贡献出自己的生命。

    欧阳志远终于明白了,吴金峰身上那么多的伤疤,是怎么得来的,还有李玫一个柔弱女子身上的那些伤疤。

    李玫这样一位女子,都能为祖国义无反顾的流血,自己为什么不答应?

    国家的军队是和敌人在明处战斗,而国安局的战士们,测是在暗处和敌人做生死的搏斗。

    为了祖国,自己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

    欧阳志远伸出手,握住了吴金峰伸过来的手道:“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我愿意加入国安局第九处。”

    “哗哗哗!”

    王超然和李玫拍着手掌,从另一间房子走了近来。

    “好,志远,我代表国安九处的全体战士,欢迎你。”

    吴金峰大声道。

    李玫微笑着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欢迎你。”

    欧阳志远握着李玫的手道:“呵呵,李玫,我还以为你是个女杀手,想不到你竟然是位战士。”

    李玫笑道:“我这么像女杀手?”

    欧阳志远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给人的印象就是冷酷和惊艳,女杀手都是这种性格。”

    “去!”李玫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吴金峰和王超然都笑了起来。

    吴金峰递给欧阳志远一个小本子道:“这是你的证件,志远,你的身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父母、妻子和孩子。”

    欧阳志远接过证件道:“我知道,这是纪律。”

    “坐下吧,志远。”

    吴金峰让三个人坐下道:“志远,你现在是新工业园的主任,你要严密监视所有外国来投资的集团,特别是山田株式会社,李玫和王超然做你的住手,随后就要到龙海,你可以随时联系他们,你的手机号不变,但要换新手机了。”

    吴金峰拿出一个崭新的玲珑手机。

    “这个手机,能防窃听,具有录像、录音、照相和卫星定位的功能,还能发出求救信号。”

    欧阳志远接过来这个手机,心道,这和李大鹏给自己签字笔的功能几乎一样。

    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把卡放进新手机里。

    “志远,你以后,和李玫、王超然就是一个战斗小组的成员了,你任组长,李玫和王超然做你的住手。”

    吴金峰道。

    “吴处,这不好吧,我才刚加入国安,什么不懂,我能当组长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

    “不懂的地方,可以向李玫、王超然请教,你当组长,是组织的决定,都是为祖国工作,分工不同。”

    吴金峰沉声道。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李玫和王超然,心道,这要是在官场上,还不有人翻天。

    王超然和李玫齐声道:“我们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王金峰把所有的任务和要注意的事项,都向欧阳志远详细的介绍了一遍。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走出了红楼。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从红楼里走出来,连忙迎了过来道:“志远,怎么这么长的时间才回来?”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眼里担心的眼神,感到心里很温暖,他握住了萧眉的手,笑道:“回家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雾,能见度很低,越野车在路上开的很慢。

    两人回到家后,走进院子里,大雾还没有散开。

    客厅里,传来韩月瑶和冯秀梅两人欢快的笑声。萧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别墅里很久没有这种无忧无虑的笑声了,呵呵,月瑶找到了妈妈,妈妈又多了个贴身小棉袄呀。”

    “是呀,眉儿,月瑶很可怜,从小就没有了妈妈,这下好了,很想到,妈妈和月瑶这么投缘。”

    欧阳志远从心里替两人高兴。

    萧眉看着浓浓的大雾,轻声道:“人不留人天留人,看来,今晚,你走不成了。”

    萧眉的声音很低,红润的嘴唇,几乎是呢喃着,眼睛温柔的要滴出水来。

    欧阳志远的呼吸,刹那间就急促起来,他一把搂住了萧眉的娇躯。

    萧眉的娇躯早已软的如同春泥一般,两条胳膊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两人的舌头,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呜呜……呜,志远,别让妈妈看见……回房间里……。”

    萧眉压抑的喘息着,醉眼如丝,全身火烫,酥软的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月瑶,你说外面上了大雾,快去看看你萧姐姐和志远大哥回来没有?”

    客厅里传来冯秀梅的声音。

    “好的,妈妈,我出去看一下。”

    韩月瑶答应着,打开了房门。

    萧眉吓得立刻不敢再动,欧阳志远抱着萧眉跑向墙角的黑暗处。

    韩月瑶看着满院子的大雾,大声道:“妈妈,雾太大,萧姐姐和欧阳大哥还没回来,我打个电话问问。”

    韩月瑶说着话,倚在门上,开始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这一下,吓得两人魂飞魄散。我的天哪,要是志远的电话铃响了,那啥,两人还缠在一起呢,这要是让小丫头看到,这可怎么办?

    要死了……这下死定了……。

    只要欧阳志远的电话一响,月瑶就会听见,就会找过来。萧眉现在死的心都有了。这个死坏蛋,让他害死了,这要是让韩月瑶看到了,这……。

    韩月瑶拨打了两遍,手机里的回复,竟然是无法接通。

    韩月瑶关上房门道:“妈妈,雾太大,什么都看不清。”

    “那再等一会吧。”

    屋子里传来冯秀梅的声音。

    萧眉伸出手,狠狠的扭住欧阳志远的耳朵,转了三圈,狠狠的道:“小坏蛋,差点让你害死。”

    欧阳志远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手机竟然没开机。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把手机卡放进新手机里,忘了开机。

    两人由于刚才的紧张,都出了一身汗,全身发软。

    “小坏蛋,快回车里。”

    萧眉感觉到,志远的生命,还在自己的身体里。

    欧阳志远嘿嘿的笑着,抱着萧眉,冲向自己的越野车。

    志远这一跑,眉儿立刻又有了感觉。

    “眉儿,我爱你。”

    志远把眉儿压在车座位上,两眼炽热的看着自己的眉儿。

    回到了安全地点,萧眉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刚才的那种恩爱方式,是那样的刻骨铭心,想到这儿,眉儿的娇躯再次火热起来。

    “志远,我爱你,我爱你。”

    两人都知道,明天就要分别了,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南州到傅山虽然有三百公里,但要在见面,恐怕要十几天后。

    两人不顾一切的恩爱着,恨不得都把自己融进对方。

    半夜的时候,雾散了,繁星满天,如水的月光洒进了车内。。

    “眉儿,我不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妈妈,照顾好爸爸。”

    志远亲吻着眉儿的娇唇,爱怜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眉儿。

    “我知道,志远,你也要小心,这几次的暗杀,都极其的凶险,要害你的人,还会有行动。

    萧眉紧紧地搂住志远的脖子,不肯松开。

    “没事,眉儿,那两个杀手就是香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已经被我干掉,省厅已经开始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欧阳志远小声道。

    “志远……。”

    “干吗眉儿……”

    “还能……来一次吗?”

    “嘭……。”

    欧阳志远直接晕了过去。

    早晨七点多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辞别了萧眉和妈妈,越野车上了高速。

    小丫头自从认了个妈妈,嘴里全是妈妈了,一路上,一边吃着香蕉水果,一边向欧阳志远说着自己和妈妈的趣事。

    志远看着高兴万分的月瑶,心里替小丫头高兴。

    车子刚进白云寺隧道,后面就赶上来一个车队,竟然全都是美国的豪车,最前面一辆竟然是一辆林肯。

    “欧阳大哥,看,美国的车队。”

    韩月瑶大声道。

    “哼,有什么好看的,月瑶,不就几辆破车吗?”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月瑶。

    月瑶吐了一下小舌头,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好酸呀。”

    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说话,最后一辆雪弗兰在超车的时候,雪弗兰的后尾,竟然扫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一下。

    越野车的方向立刻改变,冲向旁边的石墙。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做好。”

    “啊!”

    韩月瑶发出一声惊叫。

    志远快速的猛打方向,越野车再次改变方向,贴着隧道的石墙,擦出一溜火花,向前冲去。

    那辆雪佛兰也是擦着隧道的石墙,拉着一道火花,冲出老远。

    雪佛兰的车窗打开了,一个鹰钩鼻,蓝眼睛,长的十分阴森的中年男子,嘴里大骂着,指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大学里的英语很好,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王八蛋在骂自己,顿时很气愤。

    韩月瑶经常和爷爷去美国的电子城和香港,英语也是不错。

    “欧阳大哥,那个黄毛骂咱。”

    韩月瑶小脸气的透红。

    这王八蛋,撞了自己的车,竟然还辱骂自己,这也太嚣张了。

    欧阳志远猛加油们,越野车快速的赶上,雪佛兰里的那个年轻的美国人还在骂着,没等欧阳志远说话,韩月瑶手中的一杯茶,连同茶叶,一块泼了出去。

    “啊!”

    那个王八蛋一声惊叫,顿时满脸都是茶水和茶叶。

    “哈哈,黄毛猪猡,黄猫狗。”

    韩月瑶笑嘻嘻的大笑着,用英语反击咒骂着。

    这个中年男人叫佛兰克,是美国凯迪斯电子集团,负责对华投资的副经理。刚才的刮车让他十分恼火,他就立刻破口大骂,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泼了一脸茶叶水,这让佛兰克恼羞成怒,立刻嗷嗷的用英语叫着:“撞翻他。”

    雪佛兰司机,是一位年轻人,他一听副经理让用车撞翻对方,立刻嗷嗷叫着,开着雪佛兰狠狠的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撞了过来,立刻让韩月瑶坐好,猛一打方向。

    “碰!”

    一声闷响。

    两辆车立刻撞在一起,火花四溅,雪佛兰被撞的横飞数米,擦着隧道的石墙,发出渗人的摩擦声,差一点侧翻。

    欧阳志远的车,可是经过特战队加固改装的,极其的厉害,它上面还有很多可以攻击和防御的设备,欧阳志远从来没用过。

    这家伙在侵犯自己的话,可以让美国人尝尝厉害,这些马脸不知道长的嚣张家伙。

    韩月瑶一看差一点把美国鬼子撞翻,喜得月瑶哈哈大笑,她伸手扔出一块自己吃过的香蕉皮。

    小丫头从小就跟着爷爷练武,手法极准,这一块香蕉皮,正打在佛兰克的腮帮子上。

    “黄毛猪猡,吃香蕉皮吧。”

    欧阳志远加快了速度,隧道里一般不能停车的。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快速的超车,他想尽快冲出隧道。

    佛兰克的那辆雪佛兰,立刻在后面追了上来。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一出隧道,就看到天竟然在下雨,山区的天气,山这边和山那边都不一样,隧道那边还是大晴天。前面的那个小饭店,就是自己和萧眉救了霍刚他们的那个小饭店。

    欧阳志远刚开出百事米,就发现了前面堵车。好家伙,堵的车密密麻麻,不知道堵了多长时间了。

    韩月瑶看着志远道:“欧阳大哥,我饿了。”

    前面堵车,走不了啦,干脆,到那个小饭店吃饭。

    “月瑶,前面有个小饭店,咱们去吃饭。”

    欧阳志远小心的开着越野,等了半小时,才开到小饭店前的空地上。

    两人说笑着走下车来,还没走进饭店,那辆雪佛兰就从后面开了上来,他也想开过来和欧阳志远算账,可是,两边都是别的车,根本开不过来。

    弗兰克气的暴跳如雷,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小丫头韩月瑶,一掐腰,立刻用英语猛烈的还击,把弗兰克骂的狗血喷头,气的一头黄头发都站立起来,脸色都绿了。

    欧阳志远乐的哈哈大笑,心道,男人和女人对骂,男人能骂过女人吗?

    两人走进饭店,老板一眼就认出来欧阳志远,他连忙打招呼道:“呵呵,年轻人,来了,上次多亏了你呀,抓住了两个杀人犯,想吃什么,我请客。”

    欧阳志远笑道:“哪里让你请客呀,月瑶,喜欢吃什么,哥哥请客。”

    韩月瑶一皱小鼻子道:“来盘辣子鸡,一份羊肉,四喜丸子,再来碗紫菜萝卜汤。”

    “喂……喂……,小丫头,吃大户吗?你该减肥了,在点菜的话,吃胖了,小心嫁不出去了。”

    欧阳志远笑道。

    “哼,你请客,我要狠狠的吃你一顿。”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老板,前面怎么堵车了?”

    欧阳志远问道。

    “呵呵,年轻人,前面塌方,就怕要堵几个小时,你们好好的吃饭吧。”

    店老板说着话,去炒菜了。

    “我的天哪,要堵塞几个小时,以后坚决不开车来南州,坐飞机多快?”

    欧阳志远苦笑着,这时候,前面的车终于不再动了,有的司机,也下车走过来吃饭。

    不一会,韩月瑶点的菜上来了。

    欧阳志远拿出一瓶玉春露,悠闲着喝着,韩月瑶测吃的不亦乐乎。

    当两人快吃完饭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那个黄头发的美国人,带着五六个保镖,杀气腾腾的走过来。

    “就是他,给我狠狠的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