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又见何文婕

    第一百八十八章又见何文婕

    小的时候,霍天都和霍天成,流浪了大半个中国,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受尽了折磨和白眼,因此,霍天都的性格变得有点扭曲,所以,就是欧阳志远救了他的儿子,这个家火的心里,并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

    但他很感激自己的哥哥,在流浪的日子里,如果不是哥哥的照顾,自己早就死了。要了一个窝窝头,霍天成分一多半给自己的弟弟,霍天都病了,霍天成在街上给人家叩头乞讨,去给弟弟抓药。

    自他的一生中,哥哥是他的唯一亲人。

    霍天成的话,霍天都只得遵守。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都道:“霍总,请您放心,我们的新工业园手续批下来了,我们已经筹集了十几个亿,你的工程款,应该很快就会给你们的,请您先回复施工吧,如果雨季之前不能通车,整个傅山县的所有农业投资,就会受到很大的损失,老百姓的日子会更加艰难。”

    霍天都看了哥哥一眼,霍天成点了点头。

    霍天都拨通了龙海分公司经理王天祥的电话。

    “王天祥,立刻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一定要全力以赴,在4月20号之前完工通车。”

    这时候的王天祥,正在古雪县的高速公路的施工现场,他一听到霍懂亲自下命令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命令,心里顿时一愣。

    我靠,这……恢复施工?

    自己可是收了赵丰年的一百万呀,现在恢复施工,赵丰年那里怎么交代?

    可是,王天祥知道霍天都的性格,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任何事情都不讲情面,就是自己犯了错误,霍天都会立刻开除自己。

    自己混到这个龙海经理的位置可不容易,赵丰年的一百万算什么?老子一年下来,就有几千万的收入,嘿嘿……。

    王天祥立刻找来孙学金,向文王峪运送设备,开始恢复施工。

    欧阳志远看到霍天都打完电话,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谢谢霍懂的支持,我代表傅山县政府感谢你。”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都道。

    这时候的霍天都,终于伸出了手道:“谢谢你救了我母亲。”

    这家伙的脸上,仍旧冷冰冰的。

    欧阳志远握住了霍天都的手笑道:“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

    霍天成身后的那位漂亮的女子,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不禁一亮。

    世上竟然有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而且很阳光,怎么有点面熟?

    她微微一想,立刻想起,昨天的电视新闻了,救了霍刚的那位医生,不就是这个人么?

    这位漂亮的女子,叫霍英杰,是霍天成的女儿,任山南天成电能集团的总经理。

    霍英杰趴在父亲的耳朵上,小声道:“这个人就是救了霍刚的那个医生。”

    霍天成一听,就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侄子霍刚,立刻笑道:“呵呵,志远,你在路上救了我的侄子霍刚?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正好路过,如果当时不立刻动手术,霍刚就很危险了。”

    霍天成瞪了一眼霍天都道:“天都,做人不能不感恩,人家救了你的儿子,来求你恢复施工,你还不答应,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你可就一个儿子,你儿子的命,不值那1。4亿?你就是有一百个亿,你能买回来你儿子的命吗?”

    霍天都低下了头,脸色终于露出了一丝愧色。

    “霍大哥,这也不能怨霍懂,我们确实欠了霍懂1。4亿工程款,是我们的错。”

    欧阳志远连忙给霍天都解围。

    霍天都的脸色微微一红,轻声道:“大哥,我错了。”

    “呵呵,爸爸,叔叔,咱都别在这里站着了,让客人进家吧,我奶奶一直念叨恩人呢。”

    霍英杰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位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她一笑起来,左边脸上,就有一个很好看的漂亮酒窝。

    “志远,来介绍一下,我女儿霍英杰。”

    霍天成笑道。

    “你好,我叫欧阳志远。”

    志远伸出了手。

    霍英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你好,不错,你的身手真好,竟然在两把枪和一颗手雷下,能救下来三个人,真厉害。”

    “呵呵,那是巧了,当时也是情况危急,霍刚再不止血的话,就有生命危险,所以,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冲了过去,打掉了对方的手枪和手雷。”

    欧阳志远道。

    霍天成一听,更加佩服欧阳志远的人品。

    众人说着话,走进了别墅,来到了装修豪华的大厅之内。

    “妈妈,给我奶奶看病的医生来了。”

    霍英杰看着客厅上,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夫人道。

    霍英杰的妈妈赵淑萍,正半蹲着,给婆婆亲自喂小米粥。

    老人恢复的很好,脸色已经红润起来,但吃的很慢,赵淑萍的脸上,已经微微的露出汗珠。

    欧阳志远最佩服的就是有孝心的人,他看到了赵淑萍给婆婆喂粥的情景,他知道,霍天成一家人,都是自己值得交往的朋友。

    赵淑萍一听医生来了,连忙站起身来。

    “妈妈,我来吧。”

    霍英杰接过妈妈手里的粥碗,用小勺盛了一勺粥,小心的吹着气,把粥送进***嘴里。

    “您好,我叫欧阳志远,是医生。”

    欧阳志远没等介绍,就主动伸出手来。

    赵淑萍一看,来的这位医生,竟然是一位年轻的漂亮男孩子,不由的一愣,但赵淑萍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热情的伸出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医生,谢谢您,这么远来给我婆婆看病。”

    志远看着这位贤淑雍容的夫人,笑着道:“不客气。”

    “志远,坐吧。”

    霍天成微笑着,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递给志远。

    “谢谢霍大哥,您不用客气。”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查茶,等着霍英杰给老人喂完粥。

    老人看着欧阳志远,知道是这位年轻人救了自己,一直看着欧阳志远在笑。笑的很是开心。

    霍天成和霍天都,包括房间里面的所有人,看着老人纯真灿烂的笑容,眼睛都湿润了。老人从来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

    霍天成早已泪流满面。

    自己终于可以能好好的孝敬自己的母亲了。

    志远走到老人的面前,伸出手,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微微的闭着眼,感受着来人的脉搏。

    欧阳志远的心里一喜,恢复的真快呀,志远想不到,老人的生命力,竟然这样强劲。

    欧阳志远仔细的分析着老人体内的病情,他笑了。

    三副药,就可以彻底治愈老人的病。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离开了老人,走到茶几旁。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欧阳志远,眼里的关切之情极其的浓烈。

    欧阳志远看着赵淑萍和霍天成道:“老人恢复的很好,三副药,就可以痊愈,而且,老人的生命力极强,绝对是一位高寿之人。”

    霍天成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激动极了,志远说自己的母亲是高寿之人,那就是说,自己的母亲还有很长的寿命,受尽磨难的母亲,终于可以好好的享福了。

    “谢谢志远,谢谢。”

    霍天成和赵淑萍感动极了。

    欧阳志远开了药方,又从怀里拿出一瓶补气的药丸道:“三副药,两天喝一副,当茶喝,补气的药丸,一天一颗,十天后,老人就痊愈了,呵呵,我估计,老人长寿到九十,是没有问题的。”

    “谢谢志远。”

    霍天都、霍天成一家人,感动的热泪长流。母亲能活到九十,是全家的福分。

    赵淑萍双手拿出一张支票,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道:“志远,谢谢了,这是我们全家的心意,你收下吧。”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吓了我一跳,这张支票的数额太大了,竟然有一个亿。

    欧阳志远道:“霍大哥,您已经付完诊金了,这张支票,我不能收,请你收回吧。”

    欧阳志远的口气很坚决。

    “呵呵,志远,钱对我来说,只是个数字而已,如果不是碰到你,我霍天成就是花费一百个亿,也就不活我母亲,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人挣钱是为了什么?小的说,就是为了一个完整欢乐的家,有父母,有孩子,温馨至极。是你给了我孝敬母亲的机会。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母亲,我没有孝敬母亲的机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原来的那一百万,赞助你开中医诊所,为的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现在这一个亿的支票,是为了感谢你给了我孝敬母亲的机会,志远,你收下吧。”

    霍天成诚恳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霍大哥,是你的孝心感动了我,当时在傅山,看到你对老人那关心而痛苦的眼神,我就知道,您是一位孝子,所以,我给老人看病,呵呵,我也不是为了钱,人活在这个世上,不能只为钱,您说是吗?这张支票,我绝对不收。”

    欧阳志远又把那支票放回赵淑萍的手里。

    霍天成看着欧阳志远坚决的神情,他微微的沉思了一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自从我从傅山县回来,在路上,看到了傅山县的贫穷,有的村庄,到现在竟然还没有通电,而且还没有路。我看到一个村庄的小孩子上学的时候,要跨过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而河上却没有桥,所有的孩子每天竟然坐在用铁丝编成的铁篮上,从一条铁索滑过去。危险呀,每年都掉下去好多小学生,让人痛心呀。志远,这一个亿,你设立一个扶贫救助基金,给这些村通上电,修上桥,让傅山县的百姓,不再挣扎在贫困线上。”

    “霍大哥,你去过猫耳峪乡?”

    霍天成说的那个小学生每天坐在用铁丝编成的铁篮上,从一条铁索滑过去几十米大河的地方,就是猫耳峪乡的孩子。那个乡到现在还没有通电。

    傅山县是龙海最贫困的县,大山里,很多的村都没有路,更没有通路,每当大雪封山和雨季,都有半年的时间,与世隔绝,极其的贫穷,更是缺衣少药。

    可是政府没钱呀,就是有钱,也都让贪官贪了。

    “我去固山给母亲看病,正好看到这一心酸的情景,我问过当地的老乡,他们说那个铁索每年都掉下几个小学生,他还说,那个乡的乡长书记,坐的小车可是20多万的好车,却没有钱修桥,而修一座桥,也就是十五万左右。你是县政府公室主任,这样的乡长和书记,留着何用?你回去,好好的查一查,找个专门建设桥梁的施工队,把那座桥修了。”

    霍天成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霍天成这样说,心里很是感动,连忙道:“那我代表傅山县的老百姓,谢谢霍大哥了,所有扶贫的项目,我将会以天成电能集团的名义出资,再列出单子给你过目的。”

    欧阳志远从赵淑萍手里接过那一个亿,心里感动至极。

    霍天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那座桥和公路,就由我们出资来修吧,那个乡的电力设施,我们也免费给他们架好。”

    霍天成一愣,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平时对人冷漠,只知道做生意,从来不问别的事情,更没有捐过款什么的,现在想不到,被欧阳志远感动了,竟然主动提出来免费修路修桥,而且还要给猫耳峪乡架电,真不错呀。

    也许是欧阳志远救了他儿子和母亲,让霍天都的内心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

    想到这里,霍天成十分的高兴,一个全新的霍天都,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欧阳志远一听,霍天都要帮忙修那座桥,而且还要帮助猫耳峪乡架电,顿时十分的高兴,连忙道:“谢谢霍懂。”

    所有的人都为霍天都的改变而高兴。

    当欧阳志远提出来,傅山新工业园的供电设施和供电工程,请霍天成来做的时候,霍天成欣然答应。

    欧阳志远想不到名这一次南州之行,竟然这么顺利。

    文王峪大桥的事,终于解决了。

    欧阳志远辞别霍天成之后,立刻给何振南打电话,把天都集团同意恢复文王峪大桥恢复施工的消息,告诉了何振南,并把霍天成答应帮助新工业园建设电力工程,赞助一个亿,以及霍天都为猫耳峪乡修路建桥架设电路的事情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这一连串的好消息,让县长何振南很是感动和振奋。

    特别是那一个亿的扶贫款,简直就是雪中送碳呀。

    欧阳志远刚挂上电话,萧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萧眉告诉志远,程琳琳一行,十点的飞机。

    欧阳志远一看,现在九点半了,正好自己立刻赶往机场,去迎接程琳琳他们。

    欧阳志远把一连串的好消息,告诉给萧眉。

    萧眉一听霍天都已经让王天祥立刻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也是很高兴。

    欧阳志远赶到机场的时候,整个机场,已经聚集了很多省内外的很多媒体,等待采访程琳琳。

    大批的警察,在维护着公共次序。

    欧阳志远刚停下车,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身穿便装的何文婕。小丫头更漂亮了。

    欧阳志远没想到能碰到何文婕,但何文婕好象不是执勤,她没有开警车,而是开了一辆桑塔纳。

    欧阳志远快步走下越野车,猛然出现在何文婕的面前。

    何文婕今天休息,她的很多同事,都在执勤。何文婕是程琳琳的铁杆粉丝,她今天来机场,就是想看看自己心中的偶像程琳琳。

    当欧阳志远梦幻一般的猛然站在何文婕的面前,吓了何文婕一跳。

    当她看清站在自己眼前,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欧阳志远,何文婕惊呆了,她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失声道:“欧阳大哥。”

    何文婕的眼睛湿润了,她紧紧地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看着欧阳志远,再也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在危急时刻,两次救了何文婕的命,眼界极高的何文婕,对欧阳志远早就暗生情愫,特别是离开欧阳志远的这段日子,何文婕的梦中,经常出现欧阳志远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每当何文婕从梦中醒来,泪水就会打湿她的枕巾。

    她知道,这一辈子不可能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她把这份感情,深深的藏在自己的心灵深处。

    让她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欧阳大哥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英俊潇洒的面容,阳光的笑脸,还有他嘴角那一抹让自己永远忘不掉的调皮弧度,这一切,如同梦中一般。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笑着道:“小丫头,干什么呢?不会是执勤吧?”

    何文婕深深的做了两次呼吸,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欧阳大哥,你瘦了。”

    欧阳志远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笑道:“不会吧,小丫头,怎么会瘦了?”

    何文婕笑道:“是瘦了,不过比过去,更精神,更阳光、更英俊了。”

    “呵呵,文婕,不会吧,哥哥本来就很阳光很英俊的,呵呵。”

    欧阳志远臭屁着道。

    “扑哧!”

    何文婕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何文婕说不出的快乐。省公安厅,有很多追求自己的男人,但何文婕老是和欧阳志远比。

    任何男人一和欧阳志远比,那就不行了。

    “我今天不执勤,是来看看程琳琳的,能否要她一张签名。”

    何文婕微笑道。

    “呵呵,文婕,我保证给你一叠程琳琳的签名,而且能够让你和程琳琳在一起照相。”

    欧阳志远笑着道。

    “哼,就吹牛,刚一见面,就漏出来你的驴山真面目了。”

    何文婕开始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哈哈,小丫头,不相信哥是吗?我要是能做到,你怎么谢我?会不会以身相许?”

    欧阳志远笑道。

    “哼,你要是办成了,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不过,本小姐不喜欢小白脸,小白脸都不是好人。”

    何文婕笑道。

    “小丫头,这可是你说的,你就等着以身相许吧,呵呵,走,进大厅去。”

    欧阳志远拍着何雯家的小脑袋道。

    两人刚想进入大厅,就被两位执勤的警察拦住。

    “同志,大厅里已经禁止进入。”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自己刚刚吹完了牛皮,却连大厅里都进不去。

    何文婕呵呵笑道:“牛皮哥哥,连大厅里都进不去,你还要和程琳琳要签名,照相,呵呵。”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那啥……我打个电话。”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他们肯定在大厅里迎接程琳琳,自己一个电话,可以让萧眉来接自己。

    “不用打了,我带你进去。”

    何文婕说这话,拿出了自己省厅的证件一晃,两个执勤的警察一看,人家是省厅的警官证,连忙敬礼放行。

    欧阳志远不好意思的笑道:“文婕……那啥……。”

    “咯咯咯!”

    何文婕看到欧阳志远尴尬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

    两人进了大厅,看到很多的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在等着程琳琳的到来。

    天信药业的很多高层,都在,萧眉穿了一件月白镶嵌红边的真丝旗袍,亭亭玉立的站在冯秀梅的身旁,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典雅高贵,让所有的男人,都感到自卑。

    欧阳志远笑了,呵呵,自己的眉儿真漂亮。

    何文婕一眼看到了萧眉,她不由得大吃一惊。

    萧姐姐!萧眉姐姐怎么会在这里?

    何文婕不知道,萧眉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她一直认为,萧眉只是龙海医院的副院长。

    “萧姐姐!”

    何文婕大声的喊道。

    萧眉正在等着程琳琳下机,猛然听到有人萧姐姐,转过头一看,何文婕和欧阳志远正向这里走来。

    “文婕?你来了!”

    萧眉微笑着走了过来,拉住了何文婕的手。

    “萧姐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何文婕握着萧眉的手,很是羡慕。

    “文婕,你也很漂亮的。”

    “萧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何文婕问道。

    “文婕,你不知道,你萧眉姐姐就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今天就是来迎接程琳琳的,程琳琳已经答应给天信药业做新产品代言人。”

    欧阳志远笑着道。

    “萧姐姐?这是真的?你怎么会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而且是萧姐姐请的程琳琳?这太好了。”

    何文婕高兴的几乎发狂。

    萧眉点点头道:“呵呵,我本来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程琳琳能做我们药业集团的形象代言人,是你欧阳大哥安排的。”

    “我的天那,欧阳大哥认识程琳琳?这……太那个了。”

    何文婕立刻想到,欧阳志远说的那句话,如果他能办到让程琳琳和她照相,要自己以身相许。

    何文婕想到这里,何文婕脸色一红,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原来这家伙早就和程琳琳认识。可是,欧阳大哥怎么会认识台湾玉女程琳琳?

    这时候,大厅里传来飞机降落的广播。

    “志远,走吧,咱们去迎接程琳琳小姐。”

    萧眉看着志远道。

    几个人快速的走向机场出口。

    天信药业的保安,和警察们,维护着秩序,记者们被保安安排在两边。

    “妈妈,我来了。”

    欧阳志远扶住了冯秀梅的胳膊。

    “志远,事情办完了?”

    冯秀梅看着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干妈的笑意,心里一动,微笑着道:“妈妈,你原来早就知道霍天成和霍天都是兄弟俩?怪不得在家里的时候,我说要给他们的母亲看病的时候,您的表情是那样的奇怪。”

    冯秀梅微笑道:“志远,你的心底善良,这些都是你自己行善的结果,如果你没有救了霍天成的母亲,如果你不救了霍刚,如果你不救了萧眉,现在,都没有现在的善果,昨天你说先给霍天成的母亲看病,然后再去给霍天都的母亲看病,我没有点破,但我知道,霍天成一定会劝说霍天都恢复文王峪大桥施工的。”

    何文婕一看欧阳志远喊这位贵妇人为妈妈,顿时吓了一跳,欧阳大哥怎么又多了一位妈妈?

    “程琳琳来了!”

    两边的记者一阵骚动,就想向前挤,但保安和警察拦住了他们。

    机场出口,青春靓丽漂亮的程琳琳和性感美丽狂野的韩月瑶,拉着手,走了过来。

    后面是林导演以及工作人员。

    无数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烁不停。

    韩月瑶的眼睛最尖,她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站在一起。

    “萧姐姐、欧阳大哥。”韩月瑶一声大叫,冲了过来。

    韩月瑶笑嘻嘻的和萧眉、欧阳志远每人来个大拥抱。

    “呵呵,月瑶来了。

    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的小脑袋。

    程琳琳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和志远的手握在一起道:“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着把萧眉、冯秀梅和何文婕介绍给程琳琳。

    程琳琳看着气质高雅的漂亮萧眉,她微微一愣,微笑着道:“萧懂,您真漂亮。”

    萧眉握着程琳琳的手道:“程小姐更漂亮,不愧为台湾清纯玉女掌门人的称号。”

    程琳琳脸色微红笑道:“这都是媒体乱说的。”

    当程琳琳的手和何文婕握在一起的时候,何文婕如同做梦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竟然能和程琳琳在一起握手照相。

    欧阳志远向旁边的一位记者要了一张何文婕和程琳琳握着手的照片,放在自己的怀里,准备送给何文婕。

    接下来,几个人共同照了相。

    天信药业董事长萧眉和程琳琳,现场和媒体做了简单的采访。

    程琳琳正式发布,自己做天信药业的形象代言人。

    程琳琳他们下榻天信药业集团的天信大酒店。

    上午完成了签约仪式,并和天信药业一起发布新药生肌膏和美容养颜膏。

    中间休息的时候,欧阳志远向程琳琳要了一叠签名的照片,并把何文婕和程琳琳握手的那张照片,让程琳琳签了名,送给了何文婕。

    欧阳志远看着激动万分的何文婕,微笑着道:“文婕,你欧阳哥哥说道做到,呵呵。”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狠狠的道:“哼,看你笑的那样难看,是不是乱想什么?”

    “嘿嘿,那啥……以身相许呀。”

    欧阳志远坏笑道。

    “呸,我掐死你……”

    何文婕恶狠狠地扑过来。

    “救命呀!”

    “哼,你欺负我,我告诉萧姐姐去。”

    “啊!……不……。”

    午饭的时候,天信药业举行了盛大的午宴。

    省内外的媒体都参加了这次宴会。

    欧阳志远和萧眉都没有想到,程琳琳信佛。午宴结束后,程琳琳提出来,要到南州城南部的万佛山上的护国寺进香。

    护国寺位于南州南端的万佛山上,是一座建于南北朝时期的寺院,里面有数棵七八个人搂不过来的唐槐。

    万佛山上的石崖上,在南北朝时期,就雕刻了一万多尊神态各异的佛象。

    林凡导演要剪辑制作程琳琳为天信药业拍摄的广告片,没有随行。萧眉脱不开身,就由欧阳志远、何文婕陪同程琳琳、韩月瑶前往万佛山。

    四个人正好坐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一起去。

    欧阳志远没有注意到,一辆本田,在后面远远跟着,两双如同恶魔一般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何文婕很合程琳琳坐在一起,高兴的不得了,程琳琳很喜欢何文婕身上那种一丝男孩子的豪爽干练和英姿飒爽,而何文婕更是喜欢程琳琳的那种清纯的无暇。两人很快就成为好朋友,并互相留下了电话。

    韩月瑶坐在欧阳志远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说了一会,韩月瑶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看着他道:“欧阳大哥,我想爷爷了。”

    说完这句话,韩月瑶的眼泪下来了。

    小丫头虽然大大咧咧的,又疯又野,但是,她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没有离开过爷爷半步。现在,韩建国已经回台湾好长时间了,欧阳志远打了几次电话,韩建国的电话,都无法接通。

    欧阳志远很担心韩建国的安全,但只能干着急。韩建国又不打电话回来。

    欧阳志远伸出手,拍了几下韩月瑶的小脑袋道:“没事,月瑶,我估计,你爷爷就快回来了。”

    “欧阳大哥,爷爷怎么不给咱们打电话呀?”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也许爷爷有事太忙,没有时间,对了,月瑶,晚上程琳琳就要回台湾了,你和我一起回傅山。”

    欧阳志远道。

    “好的,欧阳大哥。”

    半个小时候,万佛山到了。欧阳志远停好车,四个人走下车来。

    万佛山的风景极美,整个山峰到处山花烂漫,青翠欲滴。

    “琳琳,感觉南州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程琳琳。

    “不错,这里山清水秀,不过,要和傅山相比,南州就不行了。”

    程琳琳道。

    “是呀,南州这里,人工痕迹太浓,没有傅山的自然灵透,你以后,要经常来傅山。”

    欧阳志远道。

    “肯定的,你们在天柱峰买的别墅,已经装修好了,月瑶的是一号,你的是二号,康静的是三号,呵呵,你们赚了,这批别墅,我想订一套,竟然没订上,已经让一些人抢购一空,而且价格竟然翻了一番。”

    程琳琳可惜的摇摇头。

    “不会吧,竟然卖的这么快?价格还翻了一番?”

    欧阳志远不相信。

    韩月瑶道:“是真的,欧阳大哥,因为龙海市已经禁止在景区建设别墅,那六十套别墅,是绝版,整个崮山72群峰里,不允许再建别墅。”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琳琳,要不,我那一套让给你?”

    程琳琳笑道:“月瑶的那套,我有钥匙,我来旅游的时候,就住月瑶的那一套好了。”

    由于下了雨,一泓清澈的泉水,顺着石阶流下,清澈透明,流水淙淙。

    三个漂亮的女孩子,立刻大声尖叫着,脱掉了鞋袜,赤着脚,在石阶上跑着跳着闹着。这情景,让欧阳志远想起自己刚记事的时,自己家门前那条清澈透明的青石板小溪。

    每当雨季来临,清澈的泉水,就顺着家门口的青石板上流着,自己和小伙伴们,赤着脚,卷起裤腿,在小溪里欢笑着闹着。

    后面那辆神秘的本田停下来后,两个金面人静静的坐在车里,一双恶魔一般眼睛,透着寒芒,死死的盯住欧阳志远的背影。

    两人手里多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欧阳志远没心没肺的笑着,看着前方,好像再看美女一般。

    两个金面人互相点点头,身形刹那间,如同两道青烟一般,消失在树林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