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分别之前的晚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分别之前的晚上

    倒在地上的家伙,狞笑着挥起了西瓜刀,砍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嘿嘿,成了,一百万到手了。

    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刀锋已经划过对方的咽喉,炽热的鲜血在狂喷。

    嘿嘿,一百万,够自己花一辈子的了。

    就在他感觉到刀锋已经划到对方的脖子的时候,他猛然感到,一个巨大的拳头,轰了过来。

    “嘭!”

    一声闷响,胸口如同遭到一柄重锤痛击。

    “咔嚓!”

    他感到了自己的胸骨破碎,嗓子发甜,强烈的呕吐,让他猛地张嘴。

    “哇!”

    一口污血狂喷而出,身形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起来,砸向冲向萧眉的那几个小痞子。

    嘿嘿,想杀我,没这么容易。

    “砰砰砰。”

    杀手的身子正砸在几个小痞子的身上。

    欧阳志远在低头看地上的那个家伙的时候,听到了这人的呼吸是那样的急促,就知道有诈。如果是被撞的人,他的呼吸应该很微弱。

    欧阳志远顿时提高了警觉,猛然看到一团东西带着辛辣的味道砸向自己的面门。

    石灰包!

    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欧阳志远猛一张口,喷出一口气流,打在石灰包上,把石灰包吹到一边,他倒在地上,看看这个王八蛋想干什么。

    当他看到这个该死的杀手,手里多出一把西瓜刀,砍向自己脖子的时候,欧阳志远愤怒了。

    这个王八蛋,竟然要杀自己。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这种小人,竟然用石灰包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毫不犹豫的一拳轰了过去,直接把这个杀手轰飞,砸向那几个冲向萧眉的痞子。

    五六个痞子被这个杀手砸倒在地。

    萧眉一看志远没事,顿时放下心来。

    “眉儿,快进车里去,我对付他们。”

    欧阳志远一拳放倒一个小痞子,一边大声道。

    萧眉知道,志远的身手极好,对付这几个人,应该不成问题,自己在外面,肯定会引起志远的分心。

    萧眉快速的跑进车里,关上车门。

    这边,欧阳志远一声大笑,冲进了挥舞着砍刀的痞子队伍中,拳打脚踢。

    “砰砰!”

    每一拳都打在对方的身上,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下手毫不留情,这种人对社会的危害极大,就是社会的人渣。法院是判他们的刑,也就是一两年。在监狱里,他们交流经验,出来后,会变得更坏更歹毒,受到伤害的还是老百姓。

    自己只有现在暗暗地废了他们,让他们一生中,不能再次为恶。

    十分钟后,所有的小痞子,全部被欧阳志远放倒在地。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这些人渣,走向自己的越野,萧眉快速的把车开过来,欧阳志远坐到副驾驶上,两人扬长而去。

    远远的躲在暗处的那辆奔驰车内,楚浩南和颐秋水看的目瞪口呆。

    我靠,这也太强悍了吧,二十几个人,竟然打不过一个人。

    颐秋水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自己的几个亿,就这样打水漂了吗?这口气,自己咽不下去。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冷笑道:“我说过,这小子的武功很高,这些小鱼小虾根本杀不了他。”

    颐秋水看着楚浩南道:“那就没有人能杀的了欧阳志远了?”

    “嘿嘿,有,就是价格太高。”

    楚浩南狡黠的目光看着颐秋水。

    “价格不是问题,关键的是能干掉这个王八蛋,他们是谁?”

    颐秋水恶狠狠的道。

    “斩杀上帝!”

    楚浩南的声音,极其的阴毒,如同来自九幽地狱。

    “斩杀上帝!我听说过这个杀手组织,他们来自香港最大的杀手学校。”

    颐秋水的眉毛一样,一种骚动不安的兴奋,在眼里透出,只要能请出来他们,欧阳志远就死定了。

    “需要佣金多少?”

    现在,颐秋水可是资金紧张。几个钱都被欧阳志远弄去了。

    “大概要五千万就能搞定。”

    楚浩南嘿嘿笑道。

    “浩南,你知道,我现在,资金紧张……。”

    颐秋水苦笑着道。

    楚浩南看了一眼颐秋水,笑道:“你把南州南部山区的那块地让给我,五千万的佣金我出了。”

    颐秋水一听,皱了皱眉头。那块地是自己前一阵子拿下的,准备在那里建设高档别墅群,想不到,楚浩南想要。

    颐秋水知道,自己现在拿不出五千万来,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害的,老子一定要你死,让你走不出南州。

    颐秋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头的火焰已经烧到了他的手指,他竟然没有擦觉到疼痛。他已经被仇恨冲昏了理智。

    真是祸从口出。本来这个王八蛋和欧阳志远没有任何矛盾,但他偏偏在萧眉和欧阳志远面前,提起萧眉的原来恋人林志远,萧眉刚从林志远的阴影里走出来,你个***再提林志远,这不是向萧眉的伤口上撒盐吗?而且还是在红楼人多的地方。

    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恼怒,他毫不犹豫的使了一个小计策,让颐秋水跪在了自己和萧眉的面前。

    不论什么人,谁伤害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欧阳志远绝不会放过他们。

    颐秋水丢不起这个人,他更咽不下这口气。

    自己可是堂堂的江南省万通集团的副董事长。

    谁要是得罪了自己,那就要死。

    想到这里,颐秋水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眼里闪烁着疯狂的报复烈焰。

    他狠狠的把烟头掐灭,撕得粉碎,扔到窗外。

    “好,浩南,我答应,但你要保证,一定要干掉欧阳志远。”

    颐秋水沉声道。

    “好,我答应你。”

    楚浩南笑了,他终于把颐秋水拉近自己的圈套之中。

    嘿嘿,让颐秋水做到自己这条战船上来,自己的力量会暴涨的。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道:“我立刻联系斩杀上帝杀手团。”

    说话间,楚浩南拨通了一个电话。

    ………………………………………………………………………………………………

    香港南部一座山的前面,有一片戒备森严的私人领地。

    很多的武装人员,在树林里来回的巡逻着,手里的武器发出幽兰的死光

    地下十层的一座装修豪华的密室里。

    一位全身透出浓烈血腥气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沙发上,他的脸上,一道如同毒蛇一般的旧刀痕,砍断了他的鼻梁,这就让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和恐怖,如同恶魔一般。

    这位就是香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团长柳云生。

    天道不公,好人不常在,坏人活万年。这个老汉奸,今年已经九十二岁了,竟然眼不花,耳朵不聋,天天夜里还能在床上折磨女人。

    当年,整个柳烟门都投靠了日本人,做了汉奸。他们比日本人还要狠毒,残酷的暗杀中国的抗日人士。

    结果,引起了当时武林界的公愤。

    在一个漆黑的雨夜,数百名武林人士,血洗了柳烟门。柳烟门的几个在场的门主,全部被干掉,整个柳烟门几乎被杀光。

    当时的二门主柳云生执行了一项暗杀任务,没有在柳烟门,逃过了这一劫。他得知柳烟门被武林人士屠尽后,立刻带领手下,逃往香港,半路上,被五行门的人发现。

    五行门门主孙金针,立刻派人劫杀。

    柳云生差点死在了魏半针的手里。他鼻梁上的那一刀,就是被魏半针砍的。

    但柳烟门的影子身法太过诡异快捷,终于,柳云生带领着一部分弟子,逃到了香港。

    他们在香港扎下根来,柳云生创办了斩杀上帝杀手学校,同时大批的培养杀手,进行暗杀活动。

    现在,斩杀上帝杀手团,已经成为香港最大的杀手团,在世界杀手界里,排名第三。

    柳云生身后,站着一排戴着金色面具的杀手。

    这一排杀手,是柳云生近年来,亲自培养的最厉害的年轻杀手。

    斩杀上帝的杀手,公分三个级别,初级杀手戴铁面具,叫铁面杀手。中级杀手戴银面具,叫银面杀手,最高级别的杀手,都是柳云生的亲传弟子,都带着金色面具,叫金面杀手。

    柳云生的左面,站着一个人,独眼、独臂,竟然就是从欧阳志远手下逃走的影子杀手田宝武。

    田宝武和胡志雕、胡三,连同那批青铜器,都逃到了香港。逃到香港后,田宝武就来到了师父柳云生的斩杀上帝学校养伤,而胡志雕和胡三,就在香港隐居下来。

    一个银面杀手急匆匆的走进来,向柳云生鞠了一躬道:“门主,金面毒蜂到了,受了重伤,在外面求见。”

    “哼!”

    柳云生一声冷哼,头上的白发猛然炸开,根根竖起,阴冷的脸色变得更加诡异狰狞,眼里暴戾的寒芒浓烈起来。

    “失败者——死,他还敢回来?”

    栁云生一字一句的道

    银面杀手躬身道:“可能还有隐情吧。”

    柳云生冷哼一声道:“让他进来。”

    “是!”

    不一会,一个全身血迹斑斑的金面杀手,踉跄的走了进来。

    “师父,对不起,我没有完成任务。”

    这个叫金面毒蜂的杀手,来到柳云生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柳云生的面前。

    柳云生的眼里,杀机猛然变得浓烈起来,头发和胡须剧烈的抖动着,沉声道:“你知道我们的规矩,完不成任务者,死,你竟然还敢回来。”

    说话间,栁云生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刺向金面毒蜂。

    金面毒蜂在栁云生的眼里看到了让自己胆寒的杀机,吓得他魂飞魄散。他以为,自己是师傅的亲传弟子,师傅大概会开一面,再说,这次是情报有误,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自己又受了重伤,看在以前自己的功劳上,师傅会饶了自己。

    但现在,他看到了师傅眼中让自己绝望的杀机,吓得脸都绿了,连忙叩头,请求师傅饶命。

    “师傅,饶命吧,我下次一定要完场任务。”

    金面毒蜂苦苦哀求着。

    栁云生脸色一冷,沉声道:“给你留个全尸,你自己了断吧。”

    “当!”

    一把冷森森的锋利短刀,扔到了金面毒蜂的面前。

    金面毒蜂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自己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师傅,竟让这样绝情。

    “师傅,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金面毒蜂砰砰砰的叩着头,整个额头叩的鲜血淋淋。但是,栁云生的脸色更加阴沉,眼里杀机一闪,沉声道:“执法队,动手。”

    金面毒蜂一看栁云生竟然让执法队动手,知道回来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他绝望了,眼珠一转,身形如同弹簧一般爆射而起,闪电一般的向外射去。

    金面毒蜂的身手极好,影子身法瞬间发挥到极限,如同一道残影,眨眼间就要冲出房间。

    “哼!”

    一声冰冷彻骨的冷哼,在田宝武的嘴里传来,众人感到眼前一花,只觉得一阵风极速的飘过,刀芒一闪。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大厅门里传来,金面毒蜂的脑袋,夹杂着污血,飞到了天空。

    失去头颅的尸体,由于惯性,脖颈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嘶嘶恐怖怪鸣,喷射着血柱,仍旧向前死命的跑着。

    恐怖!诡异!

    这诡异恐怖的无头尸奔跑的画面,所有的杀手,毛骨悚然,冷汗狂流。

    还没等他的脑袋落到地上,田宝武已经倒射而回,静静的站在栁云生的身后,正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刀锋上面的鲜血。

    我的天哪,好快的影子身法。

    所有的金面杀手,顿时目瞪口呆。

    看看人家田宝武的身法,这才叫真正的影子身法。杀完人,脑袋还没有落地,人家已经回到了远处。

    “呵呵,宝武,你的身手,又进步了不少,影子身法,已经登峰造极了,比我还快。”

    栁云生嘿嘿大笑道。

    “不敢和师傅比,我是您养大的,全靠师傅您的栽培。”

    田宝武恭敬地道。

    栁云生转过脸来,看着所有的杀手道:“完不成任务者,没有任何理由,都得死。”

    他的声音冰冷之极,如同刀锋一般,划过所有杀手的心神。

    一个专门负责安排杀手任务的面具人,走了进来,趴在栁云生的耳边说着什么。

    栁云生一摆手,所有的杀手都慢慢的退下。

    “柳九和柳十留下。”

    栁云生看着金面杀手道。

    金面杀手里的柳九和柳十,随着栁云生走进一间密室。

    安排杀手的面具人,递给柳九和柳十一个信封。

    栁云生冷声道:“所有的资料都在里面,你们立刻赶往大陆山南省的南州。”

    柳九和柳十躬身道:“遵命。”

    ………………………………………………………………………………………………

    萧眉驾驶着越野车,快速的离开现场。

    “志远,谁要杀我们。”

    萧眉看着志远问道。

    “呵呵,眉儿,没有人敢杀你,是有人要杀我,我怀疑是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个狗东西,可是,我们没有证据,路上白云隧道那里的巨石,又是谁推下来的?”

    欧阳志远疑惑的道。

    “志远,以后小心点,这一系列的偷袭,后面这人一定很阴险。”

    萧眉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眉儿,没事,我命大。”

    欧阳志远笑道。

    越野车停在一个买夜宵的馄饨馆前,看着志远道:“干妈过去最喜欢吃这里的馄饨,咱们买三份带走。”

    “眉儿,这么晚了,干妈不睡觉吗?”

    欧阳志远道。

    “干妈肯定不会睡的,我不会去,她都等着我。”

    萧眉笑着走下车。

    “眉儿,干妈对你真好。”

    欧阳志远买了三份混沌,带上车。

    萧眉刚发动车,欧阳志远就接到何振南的电话。

    “志远,天都集团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电话里传来了何振南焦急的声音。

    这两天,市里已经察觉到了文王峪大桥在停工,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打到了何振南的办公室里。

    “何县长,我已经和天都集团谈过了,他们拒绝恢复施工,我明天再去最后一次,如果他们还不答应恢复施工,咱们就立刻从新招标,否则,再晚的话,就怕在雨季之前完不成了。”

    欧阳志远谈了自己的看法。

    “好,就这样办,你明天在和他们谈最后一次,如果不成,立刻回来,新工业园的基础建设,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位新工业园主任,可不能不在呀。”

    何振南大声道。

    “好的,何县长,我明天一定赶回去,呵呵,何县长,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欧阳志远笑道。

    “什么好消息?”

    “何县长,新工业园最头痛的项目,污水处理厂,已经有人接手了。”

    欧阳志远道。

    “哈哈,不错,志远,是省里的哪家公司?”

    何振南高兴的问道。

    “山南江石集团。”

    欧阳志远道。

    “你说什么?山南江石集团?”

    何振南吓了一跳,山南集团的董事长江宗石,可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的私人集团,主要开发房地产,也承接污水处理厂的建设。

    山南省几大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几乎都是江石集团承建的。

    有了江石集团承建污水处理厂,这一个令人头痛的项目,总算有了着落了。

    “何县长,就是江石集团。”

    “好,志远,不错,今天的山南新闻,你和萧眉竟然上了电视,你们在路上救下了三名山南电视台的记者,其中有一名,竟然是常务副省长秦副省长的女儿,这下,你在龙海市都出名了。”

    让何振南的高兴的还有一件事,就是,龙海市里,已经有人知道了欧阳志远,就是省委书记萧书记的女婿。这个消息,在龙海市的官场引起了不不小的震动。

    这个消息,对欧阳志远的以后的工作,也许能起到一些好的作用。

    “何县长,那是在路上碰巧的,不值得一提。”

    欧阳志远道。

    “好,志远,你尽快回来,我等你的好消息。”

    何振南挂上了电话。

    志远和萧眉回到家里,果然,冯秀梅还没有睡觉,她坐在客厅里,在看电视,等着萧眉和志远。

    冯秀梅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停车声,微笑着走出客厅。

    “妈妈,我们回来了。”

    萧眉笑嘻嘻的走进院子,志远锁好大门。

    “进来吧,眉儿、志远,锅里我给你们热着夜宵,快来吃吧。”

    冯秀梅看着两人微笑着道。

    “嘻嘻,妈妈,看我给您买的三鲜馄饨。”

    萧眉举着混沌道。

    “呵呵,眉儿,你还想着妈妈。”

    三人走进客厅,志远取来三个碗,倒出馄饨。馄饨的香味,立刻弥漫了客厅。

    “眉儿,不错,正宗的三鲜馄饨,来,一人一碗。”

    冯秀梅看着两人道。

    三个人吃着馄饨,欧阳志远看着冯秀梅道:“妈妈,您知道楚浩南的详细背景吗?”

    冯秀梅听到欧阳志远提起楚浩南,看着志远道:“楚浩南,是副省长楚晓宇的儿子,他的爷爷,现在是中组部的副部长,他有一个房地山开发公司,叫楚雄集团。怎么?你们有过节?”

    欧阳志远一听,吃了一惊,好家伙,***背景还真厉害,楚晓宇可是主管农业的副省长,他的爷爷竟然是中组部的副部长。

    “妈妈,楚浩南到傅山医院纠缠眉儿,被我打了一顿,今天晚上,他记仇,他和山南省万通集团的颐秋水联合逼迫我和他赌博,可能和他们结仇了。”

    欧阳志远道。

    冯秀梅皱了皱眉头,看着欧阳志远道:“楚浩南和颐秋水经常混在一起,他们和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联合起来,纵横山南的地产业,近年来,这三个公司发展的极快,江宗石为人还可以,但楚浩南和颐秋水就不行了,这两个人比较阴险,你以后要防着他们一点,你赢了他们多少钱?”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不多。”

    萧眉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不多?妈妈,你知道志远赢了他们多少钱?”

    冯秀梅笑道:“都是年轻人,小玩一下还是可以的,你赢了几百万?”

    萧眉看着冯秀梅摇摇头道:“妈妈,志远赢了他们每个人两亿两千万,再加上一个亿的欠条。”

    “什么?我的天,两个亿和一个亿的欠条?”

    冯秀梅也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就把整个过程向冯秀梅说了一遍。

    “志远,虽然你是被逼的,但每人两个多亿,还有一个亿的欠条,看来,这个仇,你们是结下了,以这两个人的性格,他们一定会报复的,志远,你要小心。”

    冯秀梅看着欧阳志远道。

    “我知道,妈妈,我会注意的。”

    欧阳志远道。

    “不早了,你们休息吧。”

    冯秀梅道。

    萧眉和欧阳志远的房间,在二楼。

    “妈妈,我们上去了。”

    萧眉小声道。

    “去吧。”

    萧眉和欧阳志远走向二楼的房间。

    萧眉看着志远,笑嘻嘻的道:“这是你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二楼的客房,小声道:“眉儿,明天我就回傅山了,那啥……咱们……。”

    萧眉脸色一红,偷偷地看了看楼下,轻声道:“妈妈会笑话的。”

    “楼上楼下,我小心点,不会有声音的,你更不能叫……。”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呸!小坏蛋,想也别想,憋死你。”

    萧眉红着脸,把欧阳志远推进客房,转身跑了出去。

    楼下的灯熄了,看样子,冯秀梅睡了。

    “天哪,自己睡觉,还不把自己憋死。”

    欧阳志远苦笑着洗脸刷牙,又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开始煎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嘿嘿的笑着,猫着腰,走出自己的房间,轻轻一推萧眉的房门,门开了。

    欧阳志远狂喜,门竟然没插。

    呵呵,眉儿给自己留着门了。欧阳志远连忙闪身进来,关好房门,笑嘻嘻的跑向卧室。朦胧的粉色壁灯下,床上没人人。

    眉儿那里去了?欧阳志远仔细的一听,浴室里传来让人兴奋的流水声。

    欧阳志远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他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推开浴室的房门,朦胧的灯光下,修长白皙,如同白玉一般的赤和裸眉儿,正站在淋雨下,脸红红的,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眉儿的美让人窒息。

    欧阳志远神情一呆,雾气蒙蒙的眉儿,真漂亮。

    “小坏蛋,怎么才来?傻样,快过来,等你好一会了。”

    眉儿呢喃着,那双饱满的雪白,在雾气中,随着眉儿的呼吸,微微颤抖着。

    “眉儿,我爱你。”

    欧阳志远冲了过去,一下把眉儿搂在自己的怀里。

    “志远,我爱你。”

    志远紧紧地抱着眉儿的炽热娇躯,任凭热水流了下来,他近乎粗暴的亲吻着眉儿的眼睛、鼻子、嘴唇。

    眉儿热烈的回应着,两只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志远的脖子,剧烈的喘息着,感受着志远疯狂的亲吻爱意。

    两人都知道,明天就分别了,不知道几天才能再相见,他们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都和自己的爱人融化在一起。

    两人在热水下、融化着。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两个人。

    早晨八点,欧阳志远开着车,按照霍天成留下的地址,来到了一幢豪华的别墅前。

    别墅前,两位保安带着警棍,来回的巡视着。

    欧阳志远停好车,走下车来,刚想上前问话,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随着两人走了过来,欧阳志远的眉头,顿时一皱,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两个人,竟然是天都集团的霍天都和他的刻薄的妻子。

    霍天都刚想上车,他一抬头,猛然看到了站在车旁的欧阳志远。

    霍天都顿时脸色一冷,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停顿了一下,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你来这里干生么?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救了我的儿子,我就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我告诉你,你想也别想,除非你们傅山县,能立刻拿出1。4亿的工程款,否则,免谈,你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霍天都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霍天都的老婆一看欧阳志远站在自家的门前,顿时想起来,在医院里,自己尴尬的境地,不由的怒气万分,她几乎小跑着过来,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这个人还要脸吗?竟然跑到家里来纠缠?小地方的人,就是没见过世面,我告诉你,1。4亿的工程款,少一块,都不给你们复工,走,你赶快的走,保安,保安快来,把这个乡下人赶走。”

    霍天都的老婆恶狠狠的咆哮着。

    欧阳志远被这两个没有人性的狗东西,骂的晕头转向,心道,这是你们的家?不可能吧?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懂,你误会了,我是来给人看病的,请问,这里是霍天成的家吗?我是来给霍天成的母亲来看病的。”

    “你能看病?你不要在这里找借口了,我告诉你,欧阳志远,我们已经找到了好大夫了,我母亲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了,不需要你来治疗,你走吧。”

    霍天都大声道。

    “你说什么?这是你的家?不可能吧?霍天成……霍天都?我的天哪,你和霍天成是……。”

    但霍天都的老婆没等欧阳志远说完话,立刻推了一把欧阳志远道:“快走吧,我婆婆的病好了,不要你在这里招摇撞骗,保安,把他撵走。”

    两个保安一听女主人让把这人撵走,立刻抽出警棍,挥舞着,冲了过来,大声道:“乡巴佬,快滚远点。”

    说着话,两个保安举着警棍,打向欧阳志远。

    “住手!”

    一声冷喝在身后传来,一辆高级奔驰在后面停下来,车门打开,霍天成和一位二十五六岁、漂亮的女孩子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狂喜,失声道:“霍大哥。”

    从车上下来的正是山南天成电能集团董事长霍天成。

    “呵呵,志远,你来了,我老远就看到是你,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天都,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咱们的恩人?咱妈就是志远给看好的,快给志远道歉,快!”

    霍天成看着霍天都大声道。

    两个保安吓傻了,连忙跑到一边去。

    霍天都和他的老婆,都很怕这位大哥,现在一听欧阳志远竟然就是大哥说的,治好了母亲病的大夫,不由得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就是救了自己母亲的那个医生?这怎么可能?

    霍天都虽然对人冷漠,但对自己的母亲,却十分的孝顺。

    “大哥,这是真的?真的是欧阳志远在傅山救了咱妈妈?”

    霍天都看着霍天成道。

    “是的,我带着母亲奔的是中医圣手朱文才,朱文才看了母亲的病,摇头道,说咱母亲的病,治不好了,回家等着吧。我当时就绝望了,咱们母亲受了这么多的苦,跑遍全国找咱们,现在找到咱们了,但母亲却要走了,没有享一天的福,我的心如同刀绞一般,欲哭无泪。但老天开眼,正巧,志远赶到,志远和圣手朱文才是朋友,他立刻给母亲看病,并用针灸,让母亲的病,大为好转。志远和我相约,三天后,给母亲来复诊,你……你竟然这样对待咱的恩人,你对的起谁?对得起志远吗?你立刻道。”

    霍天成狠狠的瞪了弟弟一眼。

    霍天都连忙道:“好的,大哥。”

    “对不起,志远,我向你道歉,我错怪你了,请你原谅。”

    霍天都看着欧阳志远,给志远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霍天都,不要谢我,你尽快通知王天祥,让他立刻恢复施工文王峪大桥,就可以了。”

    “什么?天都?文王峪大桥你停了?那可是省里挂牌的了的龙海公路,如果由于延期施工,雨季之前没有修好,你的公司就怕要遭殃。”

    霍天成大声道。

    “大哥,傅山县欠我的工程款1。4亿,被他们县政府挪用了,所以,我才停了文王峪大桥的建设。”

    霍天都道。

    “那是上一届县政府做的事,苦果却让我们来承担。霍董事长1,4亿马上就能准备好,请您先恢复施工吧。”

    欧阳志远道。

    霍天成看着自己的弟弟霍天都道:“先恢复施工吧,工程款先缓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