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豪赌

    第一百八十五章豪赌

    很多人一看欧阳志远和楚浩南、颐秋水要赌博,顿时都来了兴趣,他们快速的围了过来看热闹。

    王俊青和周杰两人看着欧阳志远,担心的小声道:“欧阳大哥,这两个人可是赌和场老手,几乎从来没有输过,你可要小心。”

    欧阳志远轻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谢谢你们的提醒,我不会输的。”

    “呵呵,欧阳志远,你就是个死了的鸭子,嘴硬,输不输,不是嘴上说的,手底下见真章才行。”

    颐秋水盯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了看着待宰羔羊的可怜鄙视的目光。

    “颐秋水,楚浩南,咱们定好规矩,不准借款、不准打电话,就用身上的钱小玩一下如何?”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人,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

    楚浩南和颐秋水一听,顿时狂喜,不由的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你真是找死呀,你个小地方来的癞蛤蟆,你见过几个钱?你身上能装几个钱,就连手里十万块的筹码,也是秦剑借给你的,嘿嘿,你身上就是有卡,就你们的那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县,你卡里能有几个小钱?,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颐秋水大笑着,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知道,这次欧阳志远完蛋了,嘿嘿,不准打电话,不准借钱,好,和老子比有钱,今天老子就用钱砸死你。

    王俊青和周杰一听欧阳志远定下这个规矩,两人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知道,欧阳志远这次输定了,他们的脸上不仅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颐秋水的万通集团,那是拥有几百亿的房地产集团,而楚浩南的楚雄集团,也是在山南省屈指可数的。

    欧阳志远这不是把自己约束住了吗?你一个小县城的办公室主任,身上能有几个钱?如果不定下这个规矩,我们还能帮你周转,但你定下这个规矩,我们都无能为力了。

    “呵呵,要是输光了钱,就要脱光衣服,从这里爬着出去了。”

    楚浩南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又瞟了萧眉一眼,冷冷的道。

    他今天要死命的羞辱欧阳志远,让他的形象在萧眉眼里一文不值。

    萧眉虽然知道志远的卡里有清灵集团的分红,还知道,志远还有干妈给他的见面礼,但对方可是万通集团和楚雄两大集团,这两个家伙身上,不知道有多少钱,而且自己没见过志远进过赌和场。

    想到这里,萧眉对志远担心极了。

    欧阳志远看到萧眉担心的眼神,他握住了萧眉的手道:“没事眉儿,我今天要让这两个家伙,光着屁股爬出去。”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

    “嘿嘿,一会有一个会光着屁股爬出去的,欧阳志远,请吧!”

    楚浩南嘿嘿冷笑道。

    “玩什么?”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着看着楚浩南。

    “咱就玩个简单的,猜点数,干脆利索,嘿嘿。”

    楚浩南狞笑着道。楚浩南最拿手的就是猜点数,他几乎没输过。而且摇晃骰子的人,是自己的朋友。

    “好,就猜点数。”欧阳志远嘿嘿笑道。

    三个人来到押大小的赌桌前,所有的人都被请了出去,站在看台外。

    “欧阳志远,换筹码吧,先换一百万如何?”

    颐秋水诡异的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他身上有一张卡,高速公路的第一期工程款,二十个亿,已经到帐了,欧阳志远见过二十个亿吗?就是一百万,他都没见过。

    萧眉和欧阳志远坐在一起,而楚浩南和颐秋水坐在一块。

    欧阳志远一听颐秋水上来就要兑换一百万筹码,不由的一愣,嘿嘿,这家伙真想用钱砸死自己。一百万能盖多少所希望小学,能解决多少傅山县贫困家庭的生活。

    一定要把这两个狗东西身上的钱赢光,捐献给傅山县的贫困百姓。

    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在愣神,不由得嘿嘿冷笑,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不会连一百万都没有吧?”

    “就是,没有钱,还在这里说大话,欧阳志远,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现在后悔还可以,只要你脱光衣服,爬出去,这件事就算完了。”

    颐秋水狞笑着。

    欧阳志远拿出来清灵集团分红的那张卡一晃道:“一百万。”

    有人拿过来刷卡机,欧阳志远快速的输进方程式密码,当他看到自己这些卡上的一连串的数字,吓了一跳,好家伙,这几年的分红,竟然有八千多万。

    负责拿着刷卡机的那个年轻人,也看到了上面的数字,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靠,八千多万。

    欧阳志远兑换了一百万的筹码,有人把欧阳志远的筹码送了过来。

    颐秋水和楚浩南看到欧阳志远轻松的兑换出来一百万筹码,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这小子还真有钱。

    嘿嘿,这一百万,肯定是萧眉给的,就凭借欧阳志远一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工资,能有几个钱?就算你有一百万,我们也能给你赢干净,这一百万,我们两人平分了。

    王俊青和周杰看到欧阳志远拿出来一百万的筹码,两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但两人一想,人家可是省委书记的女婿,再加上天信药业,一百万还不是毛毛细雨?

    “开始吧!”

    赌官看着三个人道。

    “开始。”

    颐秋水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你让老子跪在你面前,今天老子要你脱光衣服爬出去。

    赌官看了三人一眼,猛的开始高速的晃动着骰子。

    欧阳志远、楚浩南和颐秋水立刻不再说话,三个人都开始仔细的听着骰子的晃动声。

    三个筛子在高速的旋转着,发出让人兴奋的撞击声,秦萌萌和游思雨两个小丫头都跑了过来,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和楚浩南、颐秋水赌博,两人连忙站在欧阳志远身后的外围,看了起来。

    猜大小点数,就是凭借自己的耳朵听力,听着骰子在盒子里面撞击转动,最后三粒骰子定格在盒子里静止不动,三粒骰子向上那面的点数,加在一起,就是总点数。

    欧阳志远近来的功力,提高的极快,他可以轻松的听出骰子转动时,哪个面向上。由于点数的不同,不同面的重量也就不同,所能形成向上的面也不同。

    “嘭!”

    一声闷响,骰子被赌官按在桌子上,三粒骰子静止下来。

    “可以押了。”

    “砰!砰!”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狞笑着把十万元的筹码压在了十二点上。

    他们已经听出来,三粒骰子,一个六点向上,两个三点向上。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家伙押到了十二点,心里也不禁佩服两个人的听力,看来,自己这第一场就要输了。

    欧阳志远把十万的筹码,押到了十五点上。

    楚浩南和颐秋水看到欧阳志远把筹码押到十五点上的时候,两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兴奋的都在冒绿光。

    嘿嘿,王八蛋欧阳志远,你输了。

    赌官打开盒子,果然,十二点。

    欧阳志远是庄家,他这次要赔二十万。

    “庄家输!”

    赌官把欧阳志远的二十万筹码推到了楚浩南和颐秋水的面前。

    一丝担心,在萧眉的脸上升起来。

    “眉儿,没事。”

    欧阳志远面不改色。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原来这个王八蛋不会赌博。

    哈哈,老子不把你赢干,老子就不姓楚。

    楚浩南嘿嘿笑道。

    看热闹的人一看,欧阳志远第一局就输了,不由的都皱着眉头,心道,欧阳志远不会没玩过赌博吧?不会赌博,也敢来这里?

    秦萌萌和游思雨两人也是失望起来。

    接下来,欧阳志远连输两局,又输了四十万。欧阳志远开始坐立不安,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萧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有点后悔让志远进来。

    萧眉原来认为,几个人就是玩玩,她不忍拂了秦剑和江宗石的邀请,但没有想到,楚浩南和颐秋水会逼着欧阳志远赌博。

    王俊青和周杰这下,终于傻了,他们知道,欧阳志远竟然不会赌博。

    秦萌萌连忙去找秦剑和江宗石过来。

    秦剑和江宗石已经赢了近百万了。

    很多人借着赌博,在送礼,巴结两人。欧阳志远能和人家比吗?人家的父亲一个是省长,一个人是常务副省长。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看着冷汗直流、脸色苍白的欧阳志远,两人笑了。

    ***欧阳志远,老子今天赢死你。

    欧阳志远这边,第四局开始了。

    当赌官让骰子停下来后,欧阳志远颤抖着手,猛一咬牙,把剩下的四十万都推到了二十点上,同时,手指头一按桌面。

    看样子,欧阳志远要孤注一掷了。

    楚浩南和颐秋水一看欧阳志远把剩下的钱,都压倒了十一点上,两人狂喜之极。

    瓷杯子里面的点数是十二点,两个五点,一个两点,欧阳志远竟然押到了十一点,哈哈,欧阳志远,你是庄家,你输定了。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筹码,连同赢了欧阳志远的六十万,全部押到了十二点上。

    这样,如果欧阳志远输了,就要赔二百六十万。

    嘿嘿,二百六十万,赔死你。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赌桌上三百万的筹码,他们知道,双双都是志在必得。

    周围看热闹的人里面有高手,他们也听出来,里面的点数是十二点,几个高手开始同情欧阳志远了。

    “开了、开了。”

    赌官大声吆喝着,猛然打开瓷杯子。

    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三粒骰子的点数。

    楚浩南和颐秋水鄙视的看了欧阳志远一眼,他们都没有看点数,因为两个人都相信自己的耳朵,里面的点数是十二点。

    “啊!”

    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别是那几个高手,当他们看到点数的时候,禁不住发出惊呼,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楚浩南看着欧阳志远得意的道:“欧阳志远,你输了,十二点。

    “哈哈,你要赔给我们二百六十万。”

    颐秋水阴森森的狂笑道。

    欧阳志远看着势在必得的两个人那得意的神情,哈哈大笑道:“两个傻逼,你们看看,到底是几点?看完了再说输赢不迟。

    楚浩南和颐秋水感到气氛极其的诡异,那些本来同情欧阳志远的目光,在惊异中,反而变得同情起自己来了。

    两人连忙去看点数,这一看不要紧,两人不由得大吃一惊,神情一呆。

    两人脸上本来得意的神情,刹那间凝结。

    我的天,这怎么可能?明明是十二点,怎么会变成十一点。

    两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铁青。

    自己输了!

    就连开启点数的赌官,看着点数,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明明摇出来的是两个五点,一个两个点,但那个两点的骰子,怎么会变成一点?

    好半天,赌官才大声宣布:“庄家赢,本局结束。”

    萧眉看着开启的点数,刚才她虽然不懂,刚开始从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的表情看,这次欧阳志远又输了。

    但志远现在竟然赢了,一百万回来了,而且还赢了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的二百万。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王俊青和周杰也是大吃一惊,这,呵呵,欧阳志远这是瞎猫捧个死耗子,巧了。

    这时候,秦萌萌和游思雨把秦剑和江宗石喊过来,秦萌萌和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前面堆满迎来的筹码时,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面前的筹码,呵呵笑道:“我说丫头们,你们存心捣乱不是,你们说志远快输干净了,你看看,所有的筹码可都让他赢去了。”

    “这……刚才,他已经快输干净了。”

    秦萌萌结结巴巴的道。

    江宗石哈哈笑道:“好,想不到志远第一次进入赌和场,竟然赢了二百万,不错。楚浩南、颐秋水,我看算了,都收手吧。”

    江宗石虽然不知道欧阳志远怎么能赢了这两个赌鬼,他隐隐感觉到,欧阳志远绝对是个赌博高手。

    在红楼,几乎没有人能赢了楚浩南和颐秋水。欧阳志远能赢他两人,绝对不是凭借运气。

    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武功极高,很有可能数欧阳志远凭借内力,移动了骰子的点数。

    江宗石不想让楚浩南和颐秋水输的太多,免得伤了和气,如果撕破了脸,对两边都不好看。楚浩南和颐秋水,毕竟是自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要讲交情,自己还是和楚浩南、颐秋水比较近。

    “哈哈,江大哥,好呀,我听你的,我赢了二百万玩玩就可以了,免得楚浩南、颐秋水输的太多,会脱光衣服,爬着出去,传出去丢死人了。”

    欧阳志远反过来开始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两个人了。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本来就不服气,每个人输掉一百万,简直就是毛毛雨,对于他们来说,一百万,根本不值得一提。

    楚浩南和颐秋水本来都是极其阴险的人物,要是对一般的人,他们早就要自习的考虑了,但只,颐秋水被欧阳志远弄得跪在了她的面前,这个耻辱,让颐秋水失去了理智。而楚浩南更是恨欧阳志远,恨得咬牙切齿。欧阳志远在傅山医院暴打了自己,有从自己的怀里,夺去了萧眉,自己一定要让欧阳志远在萧眉面前,颜面扫尽。

    再说,两人都认为,欧阳志远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巧了。

    今天这个面子,一定要挣回来。

    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楚浩南被气的差点晕过去,***欧阳志远,老子今天给你玩到底,老子要用钱砸死你。

    “江宗石,本来我应该听你的,可是这个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天我非教训他一下不可。”

    楚浩南被欧阳志远气的暴跳如雷。

    颐秋水看了一眼江宗石,沉声道:“欧阳志远今天让我颜面扫尽,我不挣回来,我怎么还在山南省混。给我换一千万筹码。”

    楚浩南同样兑换了一千万筹码。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看着江宗石,微笑道:“江大哥,你看这……要不,我把这二百万的筹码退给你们吧,呵呵,刚才就当开玩笑,我们还是听江大哥的吧。”

    欧阳志远心道,两个王八蛋,老子玩死你们,一千万,老子今天不赢你们一个亿,老子就不姓欧阳。

    “欧阳志远,你如果不是男人,说话就等于放屁,我可以放你一马,脱光衣服,从这里爬出去,否则,你今天就给老子下注。”

    颐秋水阴森森的道。

    江宗石的脸色一沉,他知道,不论是楚浩南,还是颐秋水,今天是不会放手了,这两个家伙近来太顺了,让他们吃点亏,清醒一下也好。

    江宗石看着四周道:“红楼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如果谁泄露了这里的一丝消息,后果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没有人知道,红楼的背后,到底是谁?人们只知道,全国每一个省会,都有一坐无人敢惹的红楼。

    如果有人敢泄漏红楼的秘密,那人不出三天,就会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石已经同意了,呵呵笑道:“请江大哥作证吧。”

    欧阳志远同样兑换了一千万的筹码。

    让所有人想不到的事,一个小时不到,欧阳志远连赢五次,楚浩南和颐秋水的两千万,已经全部到了欧阳志远的腰包里。

    所有的人终于知道,人家欧阳志远是扮猪吃老虎,在戏弄楚浩南和颐秋水。

    江宗石肯定欧阳志远能凭借内力控制骰子的点数,但始终没有发现,欧阳志远是怎样发出内力的。

    这时候,就是江宗石都已经控制不了局面,如果江宗石强制控制局面,那么,红楼的一方,绝对不会答应的。

    楚浩南和颐秋水已经输红了眼,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站起身来道:“到贵宾厅。”

    红楼的贵宾厅,是专门为那些玩的数额很大的贵宾准备的。外人一律不允许进去,而且不论双双输赢多少,外界一律不知道。

    江宗石看着楚浩南和颐秋水,沉声道:“你们想好了吗?”

    颐秋水头也不回的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从来不后悔。”

    楚浩南嘿嘿冷笑道:“你也进来吧。”

    江宗石冷冷的道:“你们不可能赢,收手吧。”

    楚浩南和颐秋水的身形停顿了一下,但只是一停顿,然后毫不犹豫的走进贵宾厅。

    “呵呵,江大哥,秦大哥,你们看……。”

    欧阳志远耸耸肩膀,看着江宗石和秦剑。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进去吧,但要适可而止。”

    欧阳志远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我要放手,人家不答应。”

    秦剑看着江宗石道:“做个见证吧。”

    两人跟着走进了贵宾室。

    红楼方面当然知道江宗石、秦剑的身份,他们没有阻拦两人。

    欧阳志远微笑着一拉萧眉的手,随后走进了那个贵宾室。

    萧眉现在对欧阳志远有着强大的自信心,他想不到,欧阳志远还会这一手。

    人们看着贵宾室房门缓缓地关闭,他们知道,一场龙争虎斗开始了。

    贵宾室里,赌官看着几个人,大声道:“请换筹码。”

    颐秋水沉声道:“一个亿。”

    楚浩南也跟着道:“一个亿。”

    江宗石和秦剑两人神情一变,一个亿,已经是天大的豪赌了。

    欧阳志远笑道:“一个亿,也算不少了,咱们一局定输赢如何?赌完这一个亿,无论谁输谁赢,到此为止。”

    颐秋水的脸的,变得铁青一片,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怕了?怕了的话,就脱光衣服爬出去。”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道:“老子怕谁?你虽然是万通集团的副董事长,就怕你个人,要动数额较大的资金,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吧?你老子肯定不答应。”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着颐秋水。

    颐秋水一愣,脸色顿时变成紫色。欧阳志远说的确实不错,颐秋水最大的权力,只能动用一个亿的现金,如果动一个亿以上的资金,必须他的老爹董事长颐长江签字。就是这一个亿,挪用了以后,还要立刻补上详细的申请报告。

    欧阳志远戳破了颐秋水的痛处,让颐秋水暴跳如雷。

    “欧阳志远,我的事不要你问,你现在坐庄,你要立刻拿出来两个亿的筹码,否则,你拿不出来,你就输了。”

    颐秋水恶狠狠的道。

    “哈哈,两个亿,老子轻松的可以拿出来,老子就是担心你,如果你输了这一个亿,你爹颐长江会饶了你吗?就怕你老子知道了是我赢了,要找我的麻烦。”

    欧阳志远知道,一个亿的确不是小数目,要是颐长江知道了被自己赢过来了,就怕这老小子背后向自己和自己的亲人下手。要是向自己下手,自己还能应付,但要向眉儿、父亲和母亲下手,自己就不好办了。欧阳志远要颐秋水保证,不能泄漏这件事。

    “嘿嘿,欧阳志远,你看轻我颐秋水了,如果你赢了,老子据对不向外透出任何信息,可是,这次你赢不了,你输定了。”

    颐秋水哈哈狂笑道。

    欧阳志远心中一愣,他说这些话,就是要观察这两个王八蛋的表情。以颐秋水和楚浩南的聪明,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这场赌博,他们赢不了。

    但这两个家伙,竟然要求进入贵宾厅,拿出一个亿来和自己赌博,这两个***,依仗的是什么?他们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现在,自己还没有发现。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呀。

    虽然自己依靠内力能震动骰子旋转,但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

    欧阳志远自己的卡,本来有八千万,赢了楚浩南和颐秋水的两千二百万,已经有一亿二百万了,如果自己要拿出来两个亿,就要动用干干妈给的那张卡。

    欧阳志远拿出那张卡,兑换了两个亿的筹码。

    现在是一局定输赢。

    哈哈,两个亿,楚浩南、颐秋水,你们输定了。

    楚浩南看着欧阳志远,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嘿嘿,欧阳志远,我要让你输的倾家荡产。

    “可以开始了。”

    赌官看着三个人,他的眼神和楚浩南快速的对了一下。

    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的眼神极其的犀利,这两个家伙对视的那一刹那,被欧阳志远明察秋毫的看到。

    我靠,这两个家伙认识?难道楚浩南和这个赌官勾结在一起,想害自己不成?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们玩什么花样。

    楚浩南和颐秋水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露出了诡异的笑意。

    “开始吧。”

    楚浩南沉声道。

    赌官一伸手,手里的瓷杯猛地抄起骰子,快速的摇晃起来。

    欧阳志远微微的眯起眼睛,但眼光却死死的盯住赌官的手。欧阳志远也不敢大意。

    赌官在高速摇晃了两分钟后,猛地把瓷杯一顿。

    瓷杯纹丝不动的立在骰盘里。

    “下点数。”

    赌官大声道。

    欧阳志远知道瓷杯子的点数是八点,三粒骰子中,两个三点,一个二点。

    “庄家先下。”

    赌官大声道。

    欧阳志远把筹码都下到八点上。

    嘿嘿,我看你们搞什么鬼。

    楚浩南一看欧阳志远把筹码下到了八点上,他笑了,看了一眼颐秋水,两人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筹码都下到九点上。

    欧阳志远的瞳孔爆缩,我靠,不会吧,明明是八点,这两个王八蛋怎么会把筹码下到九点上?难道这个赌官也会移动骰子?

    欧阳志远的眼睛没有盯着赌官,但眼角的余光,测死死地锁住了赌官的手,而自己的手放在了赌桌上,随时做好应急准备。

    “开了!”

    赌官猛然一声大喝,右手快速的拿起瓷杯。但就在他拿起瓷杯的同时,右手的小拇指快若闪电一般,伸到瓷杯里,把那颗本来是两点的骰子,轻轻一拨,变成了三点。

    赌官这一手极快,几乎和瓷杯子被拿起的前一刹,就完成了这个动作,而且还用半个手掌挡住了欧阳志远的视线。

    但欧阳志远的眼角的余光,看的一清二楚。

    果然是赌官和楚浩南、颐秋水勾结在一起,看来他们已经不知道这样配合多长时间了,真是坑爹呀。

    欧阳志远几乎在那个骰子刚变成三点,还没有稳定下来,手指头就点在桌子上,一股内力就传到了那颗骰子上,骰子在瓷杯还没有离开前,就已经再次变成两点。

    这一切,欧阳志远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点数九点,庄家输了。”

    赌官看也不看点数,大声吆喝着。这个王八蛋自己亲手做的手脚,他当然知道,骰子的点数是九,他绝没想到,欧阳志远能用内力把骰子再次变回来。

    旁边的江宗石和秦剑一眼就看到点数是八,欧阳志远赢了,但赌官却喊成九点,欧阳志远输了。

    两人的脸色一冷,禁不住的冷哼一声。

    赌官作弊的点数,早就告诉了楚浩南和颐秋水,但两人被欧阳志远赢怕了,他们这次要看清点数再说话。

    当他们眼中看到骰子的点数并不是自己押的九点,两人眼前一黑,脑子嗡的一声,仿佛爆炸了一般。

    我的天哪,怎么是八点?赌官怎么没变过来?过去合作了无数次,赢了很多钱,这次这个王八蛋是怎么回事?我的一个亿呀。

    可是两个人却听到赌官喊出是九点,庄家输。

    两人的脸色顿时极其的难看,吓得煞白。

    他们知道,要是被红楼知道他们勾结赌官,损坏红楼的名誉,就怕谁也救不了自己。

    红楼的规矩,没有人敢破坏。

    过去有人破坏了红楼的赌和场规矩,也是和赌官勾结,坑害客人,事发后,赌官和那位破环规矩的人,永远的消失了。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看着赌官道:“你竟然敢破坏红楼的规矩,故意作弊?嘿嘿,据我知道,敢在红楼作弊的人,都死了,而且死的奇惨,都是被扔到化尸水里,一点点的活活化掉的。”

    那个赌官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惨变,吓了一跳。他知道红楼对于作弊的人处置的极其残忍。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红楼怎样处置内部人员,他是故意那样说,吓唬这个狗东西的。

    这人心虚呀。

    “谁……谁……作弊了?你别血口喷人。”

    赌官结结巴巴的争辩着。

    “嘿嘿,你看看盘子里的点数,明明是八点,但你没看点数,就大声报出九点,你怎么知道盘子里是九点?除非你……。”

    欧阳志远阴森森的盯住赌官。

    赌官连忙低下头,一看盘子里的点数,顿时大吃一惊,失声道:“我明明拔成三……”

    秦剑和江宗石脸色一变,齐声道:“住口!”

    赌官连忙住口,脸色变得煞白,一片死色,全身开始打哆嗦,冷汗顺着额头噼里啪啦的狂流而下。

    欧阳志远看着楚浩南和颐秋水,冷笑道:“嘿嘿,和赌官勾结在一起,坑害客人,我记得,红楼的手段,是一起处死,你们说对吗?”

    欧阳志远故意吓唬楚浩南和颐秋水。

    但暗暗地处死破坏红楼规矩的人,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都是知道的,再加上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两人吓得脸色灰白,冷汗狂流。

    秦剑一把拉住欧阳志远,小声道,先别声张,看看江大哥怎么处理。

    江宗石两眼死死的盯住楚浩南和颐秋水压低声音道:“你们俩人找死,你们忘了去年失踪的那个高干的儿子。”

    “江……大哥,对……不起,我们……”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知道,自己这次闯了滔天大祸了。

    萧眉过去也隐隐知道,红楼的一些内幕,红楼的威严,没有人敢招惹。萧眉快速的把一些规矩和内幕,给欧阳志远说了。

    欧阳志远这次笑了,他坐在椅子上,黑黑的冷笑不已。

    嘿嘿,一定要狠狠的敲两人一笔。

    红楼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被害人如果不追究的话,和赌官勾结的客人,可以从轻处罚,但赌官仍旧难逃一劫。这就是说,那个赌官死定了。

    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每年还有赌官和客人勾结在一起的。

    这个赌官和楚浩南合作了几年了,都没有被人发现。这次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给了他一百万。让赌官拨动骰子,换成九点。

    谁也不会想到,被欧阳志远发现了。

    江宗石看着两人道:“规矩你们两人都知道,求我没有用。”

    江宗石说完话,用眼睛瞟了一眼欧阳志远。

    楚浩南和颐秋水顿时明白江宗石的意思。他们知道,去年失踪的那个官二代,就是被对手咬住不放,红楼为了自己的尊严,偷偷的下了手。

    虽然,事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没有人找到证据,是红楼下的手。最后却不了了之,半年后,那位失踪的官二代的高官老爹,竟然被双规。

    楚浩南和颐秋水可不想被偷偷地干掉,他们更知道,全国的红楼,都和上面有关联。

    两人红着脸,连忙走到欧阳志远前。

    楚浩南知道,先过去这一劫再说,嘿嘿,等到自己联系上斩杀上帝,他们的影子杀手来到,嘿嘿,欧阳志远,你活不了几天了,老子就是给你道歉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

    “志远……兄弟,对不……起,请您……原谅。”

    楚浩南和颐秋水连忙给欧阳志远鞠躬,赔礼道歉。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对不起管屁用?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一条,就是我向红楼提出抗议,追究你们作弊的罪责。第二条,每人拿出五个亿,我不在追究,少一块免谈。”

    欧阳志远说完话,拿出一瓶玉春露,扬起脖子喝了一口,不再理会两个家伙。

    我的天哪,每人五个亿。这不是要了两人的老命吗。两个家伙一听,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萧眉差一点笑出来,呵呵,厉害,张嘴就要每人五个亿。

    楚浩南转脸看着江宗石,哭丧着脸道:“江大哥,您看……。”

    江宗石知道,这件事再拖延时间,就怕不好办,夜长梦多呀。

    让两人象征性的赔偿欧阳志远一点,自己和秦剑必须亲自去见这里的负责人,商量一下,不要让红楼的上层人物知道。

    “楚浩南、颐秋水,你们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你们说,赔偿欧阳志远多少,如果你们再耽搁时间,让红楼的上层人物知道,谁也保不住你们。”

    江宗石冷冷的道。

    这时候,楚浩南和颐秋水终于冷静下来。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欧阳志远揪住不放,事情就麻烦了。

    “江大哥,一个亿的筹码,我们不要了,每人再赔偿志远兄一千万吧。”

    楚浩南的声音要哭了。

    欧阳志远知道,楚浩南在做戏。

    “哼,一千万,打罢叫花子吗?每人五个亿,少一块都免谈。”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一个踉跄,差点在个跟头。我的天哪,一千万叫打罢叫花子,这个叫花子可真富贵的。

    江宗石知道欧阳志远故意难为两人,五个亿,打死两人,他们也拿不出来,就是能拿出来,董事会能同意吗?

    “志远,情况紧急,我说一句话,看在我的面子上,一个亿的赌注不算,两人每人赔你一个亿吧,你看行吗?别再拖延时间了。”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

    江宗石的老爹是山南省的省长,欧阳志远不能不给江宗石的面子,一个亿可以了,但一个亿太便宜他们了。

    欧阳志远眼珠子一转道:“赔偿一个亿根本补偿不了我的损失,看在江大哥和秦大哥的面子上,赔偿一个亿,外加写一个亿的欠条,江大哥和秦大哥担保,做证明人。”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手里有两个人的欠条,以后如果两人再找自己的麻烦,就拿一个亿的欠条吓唬他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