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跪在地上

    第一百八十四章跪在地上

    欧阳志远看着秦剑,微笑道:“秦大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秦剑笑道:“不用你介绍,我们自己会介绍。”

    秦剑向萧眉伸出手道:“秦剑,山南酒业集团。”

    萧眉一听,对方竟然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秦剑,好像听说,前几天到傅山来投资的,买了志远的神仙醉配方。

    “你好,我是萧眉,天信药业的。”

    “哈哈,我知道,萧小姐,真漂亮。”

    秦剑微笑着握住萧眉的手。

    “谢谢。”

    “啊呀,哥哥,你太肉麻了,我们还要和萧姐姐说话呢。”

    秦萌萌连忙拉着萧眉,和游思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志远,你怎么会和萧眉认识的?”

    秦剑笑着道。

    志远看着秦剑,微笑着道:“缘分,呵呵。”

    这时候,一两奔驰慢慢的停在红楼门前,车里的楚浩南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和秦剑握手的萧眉。

    楚浩南的心脏骤然暴缩,眼睛死死地盯住萧眉那饱满高翘的白皙,眼里露出贪婪的猥琐目光。

    萧眉,萧眉来红楼了。

    看着漂亮的令人窒息的萧眉,楚浩南的嘴唇猛烈的抽动着。他后悔自己下手太晚,这么漂亮的女人,凭借自己的手段,竟然没有压在自己的身下,可惜呀。

    想不到,这一段日子没见,萧眉更加漂亮了。

    自己找人干掉了林志远,还没得到萧眉,竟然让***欧阳志远捡了个漏,嘿嘿,路上没干掉你,算你命大,嘿嘿,老子要慢慢的玩死你,萧眉,早晚老子要让你在老子的身下叫喊。

    楚浩南打了一个电话。

    又是一辆豪车奔驰停了下来,颐秋水和一个相貌威武的男人走出车来。

    “呵呵,楚浩南,你不下车,在车里鬼鬼祟祟的偷看女人吗?

    江宗石看着一脸天阴沉的楚浩南,开着玩笑。

    江宗石和他老爷子江川河长的几乎一模一样,高大威猛。

    楚浩南嘿嘿笑着,从车里走出来道:“江宗石,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一会了。”

    江宗石和颐秋水顺着楚浩南的目光,看到了一位身穿洁白晚礼服的绝美女人。

    两人都吓了一跳。

    萧眉!当年的红楼舞会皇后。

    萧眉重返南洲了?

    两人都认识萧眉,五年前萧眉离家出走的那场风波,几个人都知道。

    江宗石看了一眼楚浩南,他知道这会,楚浩南在车里看什么的,原来他在看萧眉。

    “呵呵,走吧,过去打招呼,虽然你们没有成为恋人,但还是朋友吧。”

    江宗石并不知道楚浩南暗害了林志远。

    颐秋水笑道:“想不到,五年后的萧眉,更加成熟漂亮,风姿高贵迷人,看来,今天的舞会皇后,就是萧眉了。”

    三个人走了过来。

    “萧眉,你好,欢迎你回到南州。”

    江宗石微笑着看着萧眉。

    萧眉和欧阳志远、秦剑几个人,刚想进入大厅,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站头一看,她笑了,竟然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

    “江宗石,你好。”

    萧眉微笑着伸出手来,和江宗石握在了一起。

    “萧眉,五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江宗石在过去,就对萧眉的印象不错。

    “江宗石,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见了我也不打招呼。”

    秦剑狠狠地打了江宗石一拳。

    “哈哈,秦剑,好久没见了,听说你要到傅山投资的?你这家伙才不仗义,有了发财的机会,竟然吃独食,太不够意思了。”

    江宗石伸出手,和秦剑握在了一起。

    “萧眉,您好。”

    楚浩南走到萧眉的面前,微笑着和萧眉打招呼。

    萧眉猛然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她抬脸一看,楚浩南正伸出手,微笑着看着自己。他的眼睛,仿佛是一把铁针,带着贪婪和**,穿透了自己的衣服。

    萧眉脸色一冷,后退了一步,转身抱住了欧阳志远的一条胳膊,把整个身形都依偎在自己爱人的怀里。

    当那宽厚的胸脯被自己靠住的时候,萧眉的脸色平静下来,并没有伸出自己的手,只是轻声道:“你好。”

    欧阳志远感到了萧眉的一丝慌乱,连忙用胳膊环住了萧眉的娇躯,顺着萧眉的目光一看,他看到了自己在傅山医院暴打的楚浩南。

    这是一双极其阴毒,却充满着暴戾杀气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

    志远伸手握住了萧眉的小手,他感到了萧眉的手,变得冰冷,志远连忙把一股热力送了过去。

    萧眉感到了志远送过来的热力,透过自己的掌心,传遍自己的全身,让自己感到安全温暖极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楚浩南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林志远的死,肯定和他有关。自己刚来南州,在半路上就碰到伏击,难道是他找人干的?

    “萧眉,不介绍一下?”

    江宗石微笑着看着萧眉,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的不错,比原来的林志远,还要英俊潇洒,眼里的深邃目光,充满着睿智,这人要比林志远的智商高的多。

    可惜,林志远竟然死于车祸。

    萧眉刹那间就恢复了自信,她挺直了自己的娇躯,抱着志远的胳膊,微笑的看着江宗石,又挑衅的看着楚浩南道:“呵呵,江宗石,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欧阳志远。”

    萧眉大声的介绍着。

    “嘿嘿,不错,是个小白脸,长的比林志远好看多了。”

    还没等江宗石说话,旁边的颐秋水嘿嘿笑着搭话了,他这一说话,楚浩南本来抽搐着的嘴唇,露出了一丝狞笑。

    他知道,颐秋水在这个场合,故意提到死去的林志远,目的就是打击欧阳志远和萧眉。

    萧眉一听颐秋水提起林志远,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娇躯微微颤抖着。

    一道凌厉的杀机,在欧阳志远的眼里一闪,他死死的盯住颐秋水那阴森森的脸,恨不得一拳打烂他的狗头。

    欧阳志远拍着萧眉的后背,安抚着萧眉,一边伸出手道:“你好,这位朋友是谁?”

    秦剑的脸色也瞬间变得一片铁青,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颐秋水。

    颐秋水可不敢和秦剑瞪眼,他知道,自己很多在山南的工程,只要秦剑一个颜色,自己就会完蛋,但他可不怕欧阳志远。

    他看到欧阳志远伸过手来,嘿嘿冷笑着伸出手道:“江南万通集团董事长颐秋水。”

    “呵呵,很好,颐秋水。”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颐秋水鄙视着欧阳志远,心道,小白脸,一会有你好看的,马戈壁,萧眉这颗好白菜,让你***给糟蹋了。

    他刚想到这里,就觉得对方的手如同一道铁箍一般死死地箍住了自己的手,一股大力猛然涌来,自己的手顿时痛彻心扉,骨头如同断了一般。

    冷汗如同小溪一般,顺着自己的脸颊,狂流而下。

    “嘿嘿,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欧阳志远说话间,一股如同火山爆发的强大压力和杀气,狂涌而出,压向颐秋水和楚浩南。

    颐秋水和楚浩南两人顿时如同被万斤巨石死死地压住,全身竟然不能移动半分,呼吸几乎窒息了。

    同时,欧阳志远的手再次加力。

    颐秋水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的手几乎断了一般,痛彻入骨,骨头发出咯咯吱吱的摩擦声。

    欧阳志远的双眼,死死地盯住颐秋水和楚浩南道:“以后谁要再乱说话,老子废了他。”

    颐秋水还想再坚持,但剧烈的疼痛,让他差一点晕了过去。

    他知道,欧阳志远绝对不敢伤害自己,他只要敢捏断自己的手掌,自己一定会让他死在南州。

    颐秋水这人骨头真硬,竟然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一定要摧垮这***意志和信心,省着他以后再乱狂吠,同时,杀鸡给猴看。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嘿嘿冷笑,再次催动自己的内力,颐秋水禁不住一声惨哼,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腿脚一软,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

    楚浩南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他知道,欧阳志远在杀鸡给自己看。

    “哈哈,颐秋水,你意识到乱说话的后果了,但也不能下跪赔礼吧。”

    欧阳志远的笑声,夹杂着内力,如同滚滚奔雷,传出很远,就连大厅之内的人,都听得很清晰,全都纷纷跑出来。

    当他们看到,江南万通集团的董事长颐秋水,竟然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时,都吓了一跳,但当他们看到依偎在年轻人怀里、身穿漂亮的晚礼服的绝美萧眉,很多认识萧眉的人更是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省委书记的女儿萧眉回来了。

    站在旁边的江宗石知道,颐秋水不该在这时候提起林志远,但你欧阳志远也太不给自己的面子了吧,颐秋水可是和自己一起来的,你虽然没有殴打颐秋水,但握个手,至于用这么大的力气吗?可是颐秋水本身也会两手呀,怎么一下子跪在了对方面前,这……这也太那个了吧。

    “欧阳志远,放手吧,有点过分了。”

    江宗石说着话,手掌微伸,一指点向欧阳志远胳膊上的软麻穴。

    “针指!”

    好家伙,这个叫江宗石的人,竟然会打穴,而且还会特战部队的针指。这人一定在特战部队呆过。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胳膊一曲,一下子把颐秋水拉了个踉跄,猛一丢手,甩开颐秋水的手,反手就是一掌。

    “嘭!”

    一声闷响,江宗石的这一针指,正点在欧阳志远的手掌边沿。

    针指,是咱们特战队里面的一大杀招,就是要把全身的劲气,化为一根针,刺向对方,无坚不摧。

    江宗石正是在第五特战部队当过兵,他情急之下,只是想让欧阳志远松开颐秋水,并没有想伤害欧阳志远的意思,他猛然看到欧阳志远丢开颐秋水,另一只胳膊,仍旧抱着萧眉,一掌批向自己的手指。

    江宗石不由得一惊,对方不知道针指的厉害,竟然用手掌劈来,只要自己一指点中欧阳志远的掌心,欧阳志远的手掌就废了。

    他连忙收回了一部分劲气,指尖一偏,没有点向欧阳志远的掌心。

    欧阳志远一见对方收回一部分劲气,知道江宗石为人还没有这么狠毒,立刻放弃了震断他的手指的决定。

    江宗石的一丝善意,他自己救了自己。

    掌指相撞,江宗石只感到自己的手指点在了一块坚硬的生铁上,震得自己整条胳膊发麻,手指头如同断裂一般,身形不稳,噔噔噔后退三步。

    欧阳志远的身形,稳若磐石的笑道:“好一个第五部队的绝技。”

    江宗石知道,人家手下留情了,欧阳志远的身手和功力,比自己高了很多。一听人家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底细,心中一愣,对方这么年轻,怎么会知道这一绝技是第五部队的功夫?难道欧阳志远当过兵?也是第五部队的?

    “欧阳志远,好身手。”

    江宗石心里不禁佩服起来欧阳志远。

    “呵呵,你也不错,江宗石。”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秦剑哈哈大笑道:“江宗石,真是不打不相识,时间到了,咱们进去吧。”

    楚浩南绝望没想到,欧阳志远的身上,竟然能散发出来,这么让人恐怖的压力,让自己几乎透不过气来,差点憋死自己。

    当他看到欧阳志远一掌震退了江宗石,不由的大吃一惊。他知道江宗石是第五部队退役下来的特种兵,身手极其的了得,十几个人都打不过他。

    怪不得那些杀手,没有杀了欧阳志远。

    嘿嘿,一般的杀手不行,老子聘请斩杀上帝的影子杀手来对付你,绝不能让你走出南州,萧眉是老子的。

    颐秋水的脸色极其难看,他知道,今天自己的脸丢大了,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跪在了对方面前,自己还能活吗?

    ***欧阳志远,这是在羞辱自己,老子和你不共戴天。但对方没有殴打自己,只是和自己握手,这又不能报警。

    难道老子这个亏,白吃了。

    当颐秋水说出林志远的名字,萧眉的泪水下来了,她想起自己和林志远一齐参加红楼舞会的时候的。

    五年了,自己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不很坚强的萧眉了,自己和林志远爱过,爱的刻骨铭心。但都已经是过去,就是林志远在天有知,看到自己现在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他也会很高兴的。

    忘掉过去,过去的萧眉已经没有了,一个坚强倔强自信睿智的萧眉,将会出现在南州的商界。

    当她看到欧阳志远冷森森看着颐秋水,萧眉还担心欧阳志远会暴打颐秋水,但志远没有殴打颐秋水,而是借着握手,让颐秋水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萧眉知道,志远比过去,更加成熟了。

    秦萌萌和游思雨侧看的兴奋不已,我的天,颐秋水是谁,他们都知道,这个家伙在江南省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万通集团在江南如人敢惹,欧阳志远竟然能让这个阴险的家伙跪在欧阳志远面前,真是大快人心。

    颐秋水可是个大色和狼,他的眼睛老是向女孩子的胸脯上看,今天吃瘪,真让人高兴。

    两个小丫头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全是崇拜的小星星。

    “走吧,眉儿。”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走向红楼的大厅。

    红楼的规定,一个男人,可以免费带进一位女人。却没有规定,女人带男人进来。

    秦萌萌和游思雨都没有金卡,她们都跟着秦剑和欧阳志远走了进去。

    负责看卡的人,当然知道秦剑是谁,他们根本没有过问。

    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拉着手,走向大厅,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他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多带人过来,你的账户上,会多出来一百万。”

    楚浩南看着颐秋水,他知道,颐秋水在叫人。嘿嘿,颐秋水和欧阳志远的仇,已经结下了,自己可以浑水摸鱼。

    整个大厅都是俊男靓女,全是年轻人,气氛十分的热烈。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进来,立刻引起了轰动,认识萧眉的年轻人,立刻跑过来和萧眉打招呼。

    所有的人都被萧眉的美丽惊呆了。

    现在的萧眉,终于走出了过去的阴影,找到了欧阳志远,再加上养颜美容膏的呵护,小丫头美的让人窒息。

    秦剑这个小团体,代表着山南省官二代的巅峰。

    江宗石是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儿子,萧眉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秦剑、秦萌萌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和女儿。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

    当人们知道,萧眉身边的那位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年轻人,就是萧眉的男朋友的时候,羡慕妒忌怨恨鄙视的不同目光,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射向欧阳志远。

    这个青年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颐秋水跪在他的面前。

    楚浩南和颐秋水坐在很远的一个角落里,两人不知道说着什么。

    “江哥、秦哥,你好。”

    一位长的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手里端着酒杯,微笑着走了过来。

    “呵呵,王俊青,你来了。”

    “来了,江哥、秦哥。”

    王俊青恭敬地站在两人面前,眼光却看着欧阳志远。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道:“来,介绍一下,萧眉的男朋友,欧阳志远,这位是省电力厅王瑞国厅长的公子王俊青。”

    “你好,你好,两人互相握手。

    “欧阳大哥的身手不错。”

    王俊青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对付颐秋水那种人,还是可以的。”

    这时候,又有十几个青年男女过来和江宗石、秦剑、萧眉他们打招呼,秦剑都把他们介绍给志远。

    全都是省委省政府大员的儿子和女儿,其中省工商行行长周光山的儿子周杰,给欧阳志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时候,蓝色的多瑙河舞曲响起来,很多青年男女,滑进了舞场。

    萧眉长长的睫毛抬起,看了一眼志远,欧阳志远站起身来,做了个优雅的邀请,眉儿微笑着把手递给欧阳志远,两人深情的互相凝视着,滑进了舞池。

    欧阳志远在大学的时候,舞跳的就非常的好。

    萧眉的身材有一米七五,亭亭玉立,而欧阳志远的身高有一米八二,高大魁梧,如同一座山峰,两人的身材极其般配。

    过去在傅山医院的时候,医院里举行舞会,两人经常在一起跳过,配合极其的默契。

    萧眉今天挑选的这身晚礼服,极其的合适,再加上欧阳志远送给萧眉的那套老翡翠首饰,把萧眉那种高贵典雅的风姿,衬托的了淋漓尽致。

    当舞曲进行不到一半的时候,所有的年轻人都停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在看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跳舞。

    萧眉那漆黑如墨一般的秀发,高高的盘起,让修长白皙的脖颈完美的展现出来,透出让人说不出来的高贵典雅,特别是青丝上的那枚浓绿的翡翠簪子,在灯光的照耀下,青翠欲滴,和漆黑的头发、雪白的脖颈,互相映衬,再加上萧眉脖子上的心形玻璃地吊坠、洁白的晚礼服,让萧眉的全身,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清爽灵透的风姿,如同远离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优美的舞步,是那样的轻盈。清澈欲滴、如同秋水一般的眼神,让萧眉如同岩石旁边的一株幽兰,在欧阳志远这座山峰旁,默默地绽放,散发出淡雅的清香。

    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随着萧眉的身姿在旋转……旋转。

    远处的楚浩南看着萧眉的舞姿,眼里那贪婪**的目光,变得更加凌厉,如同刀锋一般。

    总有一天,老子要扒光你,让你光着身子,陪老子跳舞。

    江宗石看着秦剑道:“秦剑,欧阳志远在哪里工作?”

    秦剑笑道:“龙海傅山县办公室主任。”

    “傅山县?”

    江宗石想起,昨天颐秋水和楚浩南邀请自己的江石集团进军龙海市的房地产和傅山县的工业园,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是傅山县的办公室主任。

    “是的,江宗石。”

    “秦剑,为什么你的山南酒业集团就是要到傅山县投资建厂?”

    江宗石不明白,为什么秦剑要到那个偏僻贫穷的小县建酒厂。

    “呵呵,江宗石,你没去过傅山县,你要是去过那个地方,一定会喜欢那里的山青水秀,蓝天白云。台湾恒丰集团投资八个亿,正在开发固山72群峰,那里山美水甜,你要是去了,绝对会喜欢那里的。我们发现了一种好酒,必须要用傅山县的泉水才能酿造,嘿嘿,江宗石,我敢说,就是你平时喝的茅台、五粮液,和这种酒比起来,就是隔夜的刷锅水。”

    秦剑笑道。

    “秦剑,夸张吧,我可不信。”

    江宗石笑道。

    “不信,嘿嘿,我一会向志远要一瓶,给你尝尝,不过这种原浆酒的后劲极大,就是我都不敢喝半杯,我们生产出来后,要稀释。”秦剑道。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身上有这种酒?难道这种酒就是欧阳志远酿造的?”

    江宗石问道。

    “不错,你真聪明,就是欧阳志远酿造的,呵呵,一会你尝尝。”

    正说着,舞曲已经进入了高和潮。

    欧阳志远那潇洒的身形,带着萧眉,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旋转着,两人配合的简直就是天衣无缝,前面一个动作完成,下面的动作在两人含情脉脉的眼神下,同时做了出来,真正做到了,因有灵犀一点通。

    欧阳志远那风流倜傥的舞姿和嘴角那抹迷人的弧度,让很多的女孩子的眼里,冒着小星星。

    嫁人就要嫁给这样的男人呀。

    一曲终了,萧眉瞬间定格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两人的眼神,互相凝视着,久久的不肯离开。

    “哗哗!”

    雷鸣一般的掌声响了起来。所有的年轻人都被两人迷住了。

    “亲一个!”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出了这一句。

    人们一愣,紧接着,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呼喊。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所有的人都在狂喊,都在跺脚、都在鼓掌。

    萧眉的脸红了,如同彩霞一般。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很长时间,红楼没有出现这种热烈的场面了。

    萧眉和欧阳志远两人互相凝视着,眼里充满着浓浓的柔情,萧眉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爱人。

    “眉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一下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炽热的嘴唇,亲在了一起。

    人们一下子疯狂了,掌声、跺脚声、尖叫声,交织在一起,久久不息。

    秦萌萌和游思雨两人呆呆的看着,眼睛湿润了。

    秦剑看了一眼江宗石笑道:“看看人家欧阳志远泡妞的水平,学着吧。”

    江宗石哈哈大笑道:“这……呵呵,学不来。”

    看到萧眉和欧阳志远在亲吻,楚浩南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的眼角猛烈的抽动着,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气。

    “咔嚓!”

    手中的杯子被他捏碎。

    “哼,浩南,咱一会和他玩玩?”

    颐秋水的眼光瞟了瞟另一个神秘的大厅。

    气的几乎发疯的楚浩南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大厅,这个***立刻笑了,笑的及其狰狞诡异,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

    欧阳志远和萧眉的眼睛都湿润了,他们微笑着走向自己的座位。

    很多的年轻人欢笑着走了过来,几位服务生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分发着高档的酒水。

    拥有金卡的客人,在红楼里面消费是免费的。

    楚浩南看着服务生在向众人分发酒水,他冷笑着道:“有好戏了。”

    两个服务生看了一眼远处的楚浩南,点点头,一杯杯酒水递到了众人手里,但当递到志远面前的时候,托盘里竟然没有酒水了。

    两个服务生连忙到:“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就去给您取来。”

    但两个家伙过了好一会,也不见踪影。

    很多年轻人等着和欧阳志远干杯,却没有等到酒水。

    欧阳志远知道,这是有人故意想看自己的笑话。

    远处的楚浩南和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尴尬的样子,嘿嘿的狞笑着。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两个王八蛋在远处幸灾乐祸的狞笑,就知道是这两个王八蛋捣鬼。

    王八蛋,好了疮疤忘了痛。

    “喝我的。”

    眉儿把她的酒水递给志远。

    志远笑嘻嘻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酒瓶,打开盖子道:“眉儿,我喝这个,来干杯。”

    志远说着话,拿起酒瓶和眉儿碰了一下。

    酒瓶盖刚一打开,那种甘醇的浓烈酒香,刹那间就弥漫在整个大厅里。

    来这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很喜欢喝酒,而且喝的都是好酒,但他们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甘醇绵长的酒香。

    那边的江宗石,早就闻到了这种甘醇的酒香,两眼就开始放光发亮。

    “不错,酒香甘醇绵长浓烈,比茅台还要香醇一些,好酒……。”

    江宗石的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江宗石看着秦剑道:“你可答应我向欧阳志远要一瓶的,你不许耍赖。”

    “哈哈,江宗石,以你的身份,向欧阳志远要一瓶酒,他不会拒绝的。”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神仙醉,他看到很多人的目光都在看自己,一起咽口水,不由得呵呵笑道:“大伙看我干吗?”

    “看你喝酒。”

    江宗石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喝酒有什么好看的?”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石道。

    “好酒兄弟喝,一起来分享,就冲着刚才你们跳舞的时候,大伙给你们的掌声,你这酒,分给兄弟们一口如何?”

    江宗石笑呵呵的道。

    “哈哈,好一句好酒兄弟喝,一起来分享,我去拿酒。”

    欧阳志远放下酒瓶,起身走出大厅,从越野车后面搬出来两个小箱子,拎了出来。

    父亲把神仙醉和玉春露给自己装了好几箱子。

    这两箱子里面有10瓶神仙醉、10瓶玉春露。

    众人一看欧阳志远拎过来两箱子酒,都笑了起来。

    “呵呵,兄弟姐们们,这种酒,是我和父亲自己酿制的,很独特,用龙海傅山县的泉水酿制,如果兄弟姐妹们有时间到龙海傅山县政府,找我欧阳志远,酒,我管个够,我们新工业园就要开建了,秦剑大哥就要到傅山建厂投资,酿造这种酒,到时候,让大家一起喝个够,欢迎大家到傅山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微笑着做起了广告。

    萧眉看着志远宣传傅山,她心里直乐。

    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精英,并不一定都是书里写的那样,个个只知道吃喝嫖赌,这些人就可都是经商做官的奇才,常务副省长清明月的儿子要去傅山建厂投资,肯定有人要跟着去看看,只要有人去看看,就会有人投资。

    江宗石接口道:“志远说的不错,傅山县是个好地方,我们江石集团,准备参加傅山县新工业园的建设,有兴趣的兄弟们,一块到傅山去看看,投资建厂都可以。”

    欧阳志远一听江宗石要到傅山参加傅山县新工业园的建设,不由得大喜。

    省长的儿子去傅山参加建设,绝对会带动一大批人过去,这个效果,可不一般呀。

    “江大哥要参加新工业园的建设,我们傅山县双手欢迎呀,现在,喝酒,尝尝我们傅山泉水酿造的美酒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打开酒箱子大声道:“酒有两种,一种浓香型,叫神仙醉,再好的酒量,只能喝半杯,一定记住,第二种酒叫玉春露,可以喝一杯。”

    欧阳志远说着话,开始开酒,萧眉微笑着帮忙开酒。

    这么多的酒瓶一起打开,浓烈的神仙醉和淡雅的玉春露立刻充满着整个大厅。

    秦剑一闻到玉春露,立刻判定,这是一种可以大量销售的极品清香型的好酒,神仙醉太过浓烈。

    他倒了一杯玉春露,仔细的品尝着,那种淡雅的清香,立刻充满了口腔,满口生津,让自己全身三万六千的汗毛孔,刹那间全部张开。

    “好酒!志远!”

    秦剑大声道。

    远处的楚浩南和颐秋水看到这个场面,只惊的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狗血了吧。

    本来想让欧阳志远出丑尴尬的,想不到这小子自己竟然带来了大量的美酒。

    我靠,真香呀,这是什么好酒?自己怎么没喝过?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抽动着鼻子,仔细的闻着这两种美酒,口水都流出来了。

    茅台和五粮液在这些人面前,已经不是稀罕物,但这两种酒,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什么才是美酒。

    让欧阳志远绝没想到的是,这次自己无意中举办的酒会,让所有到场的精英们记住了傅山县,很多的商家们,都来到傅山县考察投资建厂,让新工业园的规模,几乎翻了一番,更让欧阳志远建立了无数的人脉,让欧阳志远的仕途前进的更高更远。

    多少年后,傅山县的经济冲到全国县市第一的时候,人们提起了红楼的这次酒会,所有的人都认为,正是欧阳志远的这次酒会,成全了欧阳志远,也成全了傅山县。当所有的酒分光喝光的时候,那边已经放倒了几个。

    这几个放倒的都是不相信半杯神仙醉能醉倒人的。

    欧阳志远取出几粒药丸,给他们解酒。

    楚浩南和颐秋水两人在角落里,咽着口水,急的抓耳挠腮,两个人都喜欢喝酒。

    红楼的最后一个项目,也是男人最喜欢的,就是碰碰手气。

    所有来红楼的,都知道这个项目。但红楼背后的势力,就是江宗石都不敢碰

    当那扇神秘的门打开之后,男人们的手都开始痒痒了。

    很多女孩子也都兴奋的跟了进去。

    “志远,走,进去玩两局。”

    秦剑和江宗石笑着邀请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他看了一眼萧眉,萧眉微笑道:“秦剑和江宗石都不怕,你怕什么,一块去吧。”

    “呵呵,萧眉批准了,志远,走吧。”

    江宗石笑着道。

    江宗石走路有点晃了,他多喝了点神仙醉。

    欧阳志远和大家一起进去,里面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玩了。

    楚浩南和颐秋水看到欧阳志远进了这扇门,两人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狞笑。

    嘿嘿,欧阳志远,老子玩死你。老子打不过你,但赌博,你不行。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狞笑着走进了这扇大门。

    欧阳志远从小就在文化街长大,那里的赌博很是盛行,什么赌法,欧阳志远都很精通。欧阳志远看到了秦剑和江宗石换了很多的筹码,秦剑现在满脑子是让欧阳志远把玉春露的配方和酿造方法,卖给山南酒业集团。他多换了一盘子筹码,送给了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给,输了算我的,赢了是你的。”

    “好家伙,这一盘子筹码,有十万。”

    看来他们玩的不小。

    欧阳志远笑道:“放心,我输不了。”

    “嘿嘿,不见得吧。”

    楚浩南和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手里的筹码,眼里露出鄙视的目光。

    “十万块的筹码,还是借人家的,嘿嘿,小地方来的,就是小地方的,没钱呀,穷鬼一个,没有钱还想装大头,傻逼一个。”

    颐秋水嘿嘿的冷笑着,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他两人要故意激怒欧阳志远,狠狠的打击他,让他赌博,赢他一笔。

    这两个狗东西,从小就泡在赌博场,对赌术的研究极深,几乎从来没输过,今天欧阳志远进了这扇门,不把他赢光腚出去,自己就不姓颐。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谁是傻逼,赌几局就知道了,就怕有人要输掉裤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