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恶魔的眼睛

    第一百八十三章恶魔的眼睛

    魏海娟一步跨进客厅,看到和老头子下棋的正是在龙海顶撞自己并威胁自己的那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她不由得怒火中烧。

    正在和萧远山下棋的欧阳志远刹那间,就觉得一股暴戾的气息狂卷而来,内心有种极其厌恶的感觉。

    他抬脸一看,就看到了一张由于暴怒而扭曲的脸。

    “欧阳志远,你是什么东西,我家不欢迎你……。”

    魏海娟恶狠狠的道

    正在下棋的萧远山早就看到了妻子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更看到她对欧阳志远的愤怒和鄙视,而且听到魏海娟说不欢迎欧阳志远。

    萧远山冷哼一声,猛一顿茶杯,两眼狠狠地瞪了魏海娟一眼。

    “住口!嘭!”

    茶杯在桌面上被顿的粉碎,四分五裂。

    魏海娟虽然想教训一下这个胆敢顶撞自己、威胁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白脸,但他看到萧远山暴怒的神情,没敢再说下去,只是冷哼一声,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她刚转身,就看到萧眉,端着一盆鱼汤从厨房里走出来。

    “爸爸、志远……鱼汤好了……。”

    萧眉没说完话,一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走了过来,她的眼里充满着暴怒的寒芒,正狠狠地盯着自己,仿佛要吃了自己一般。

    “噹!”

    萧眉手一滑,一盆鱼汤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鱼汤撒的到处都是。

    “死丫头,你弄脏了我的地板,你个丧门星……。”

    “啪!”

    一记耳光,打在了魏海娟的脸上。

    萧远山站在魏海娟的面前,脸色变得极其可怕,死死的盯着魏海娟道:“滚回你的房间。”

    魏海娟的神情一呆,颤抖着嘴唇,用手指着萧远山道:“你……你……竟然打我,你为了这个丫头,竟然打我。”

    “滚!”

    萧远山一声低喝,两眼发出可怕的目光,死死地盯住魏海娟。

    魏海娟禁不住一哆嗦,捂住嘴,呜呜的哭着,跑向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早已跑了过来,连忙去看萧眉的手。

    萧眉的两只手,被烫的红红的。

    欧阳志远连忙拉着萧眉,跑向洗手间,用凉水快速的冲洗萧眉的双手,然后拿出药水,仔细的给萧眉涂抹着。

    “呜呜……志远……呜呜。”

    萧眉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呜呜的哭着。

    “眉儿,没事了,眉儿。”

    欧阳志远拍着萧眉的后背,安慰着。

    萧眉拉住欧阳志远的手,大声道:“走!”

    “眉儿!”

    欧阳志远被萧眉拉着,冲出了客厅。

    萧远山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试图留住萧眉,但萧眉流着泪,已经冲出了客厅。

    “爸爸,我们明天来看你。”

    欧阳志远看着客厅里的萧远山,大声道。

    萧眉冲上越野,越野车发疯一般的向前冲去。

    “眉儿,慢点……”

    欧阳志远握住了萧眉的一只手,一股暖流冲了过去,进入了萧眉的身体,萧眉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她流着泪,停下车,再次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呜……志远……呜呜呜……。”

    萧远山看着萧眉拉着欧阳志远冲了出去,他想喊住萧眉,但性格倔强的萧眉,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魏海娟,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候,魏海娟又冲了出来,盯着萧远山道:“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养了二十八年的好女儿。”

    “住口!”

    萧远山两眼死死地盯住魏海娟,一字一句的道:“你养她二十八年了吗?这五年,你养她了吗?你要是泄露了萧眉的身世,我饶不了你,你要是再胡搅蛮缠,离婚!”

    萧远山狠狠的道。

    “嘿嘿,萧远山,离婚?你敢离婚吗?”

    魏海娟嘿嘿冷笑着,鄙视的看着萧远山。

    “你别忘了,你的仕途,是谁给你的,是我们魏家,当年你就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穷学生,狗屁不值的穷学生,是我喜欢上了你,才下嫁给你,萧远山,你记住了,如果没有我魏海娟,你还在西北大沙漠喝西北风,你不要忘记了,没有我魏海娟,你狗屁不是。”

    “嘭!”

    魏海娟说完话,又冲回自己的房间。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又能想到,山南省的一把手,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家庭,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萧远山坐在沙发上,很久没有动。

    他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二十八年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惊险的一幕,让自己终生难忘。

    流沙吞没了一切,萧眉的亲生父母,在流沙中牺牲。萧远山冒着瞬间被流沙吞没的危险,救出了不到半岁的萧眉。

    从此以后,萧远山就把萧眉当作自己的亲手女儿来抚养。

    可是,魏海娟很不喜欢萧眉,但当时,魏海娟又没有孩子,魏海娟为了解闷,最后答应了萧远山,抚养萧眉。

    萧远山不想把这个秘密,告诉给萧眉,他就当萧眉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不想在萧眉的心灵上,再伤一刀。

    ………………………………………………………………………………………………

    “眉儿,咱回哪?”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回干妈家吧,干妈家有我的房间。”

    萧眉开着车,开向一片环境优美的山区。

    这片高档别墅区景色优美,有山有水,十分的漂亮,这幢别墅,还是自己买下,送给干妈的。

    别墅区大大门,有保安,萧眉刷卡,然后输入密码,电动不锈钢伸缩门缓缓打开,越野车开了进去。

    冯秀梅还没有吃饭,她正和小保姆在院子里,摆弄着几盆石榴盆景,一只雪白的京巴母狗,领着四只毛绒绒的小狗,在玩耍着,如同几个漂亮的小皮球。

    冯秀梅看到了志远的越野车开了进来。

    冯秀梅看了看表,笑着道:“小月,去准备饭菜,多准备两个人的。”

    “干妈。”

    萧眉走下车,跑进了院子,一下子扑进了冯秀梅的怀里,抽泣着。

    冯秀梅抚摸着萧眉的头发,轻声道:“小丫头,谁欺负你了?是志远吗?这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我饶不了他。”

    欧阳志远走过来,小声道:“干妈,我哪里敢呀?我疼眉儿还来不及你,只有她欺负我,干妈,你看,我这一只耳朵,明显的比另一只长,都是眉儿欺负我的时候,使劲扯的。”

    志远说着话,指着自己的耳朵道,

    “呵呵,我看看。”

    冯秀梅一看,她笑了,志远的耳朵,左边的那一只,果然比右边的那一只要长。

    “扑哧!”

    萧眉也看到了这个情景,她禁不住笑了。自己在过去怎么没有发现志远的耳朵不一样呢。

    “哼,你欺负我的时候,我才不扯你的一只耳朵,我要两只一起扯。”

    萧眉笑呵呵的道。

    这时候,那只叫雪儿的京巴狗,终于认出来萧眉,它欢叫着,摇着尾巴,嘴里发出呜呜的撒娇声,抱住了萧眉的小腿。

    “哇,雪儿,哈哈,雪儿还认的姐姐。”

    萧眉一把抱住了雪儿。

    那四只小雪球,都摇摇晃晃的冲了过来。

    “哇,四只,太漂亮了,干妈,雪儿做妈妈了,竟然生了四只可爱的小宝宝。”

    萧眉像个孩子一般大叫着。

    “志远,你们不是去看望萧眉的父母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魏海娟又欺负萧眉了?”

    冯秀梅看着欧阳志远道。

    “干妈,魏海娟怎么会这样对待萧眉?我看魏海娟不是萧眉的亲妈妈吧?”

    欧阳志远小声道。

    冯秀梅脸色一变,一把捂住志远的嘴道:“别瞎说,我看你们肯定还没吃饭,进屋吃饭。”

    欧阳志远的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眉儿,别和小狗玩了,进屋吃饭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远处正在和小狗玩的不亦乐乎的萧眉。

    “好的,志远,我这就过来,你们先进去。”

    看样子,萧眉很喜欢小狗。

    欧阳志远和冯秀梅走进客厅,欧阳志远看着冯秀梅道:“干妈,您和山南天成电能集团熟悉吗?”

    欧阳志远明天要给霍天成的母亲去看病。

    “什么?山南天成电能集团,你怎么知道这个集团,你认识霍天成?”

    冯秀梅的眼睛一亮。

    “前几天,霍天成带着他身患重病的母亲,到傅山看病,他要找的那个大夫看不了,给判了死刑,正巧我在哪儿,我用针灸给他母亲控制住了病情,答应三天后,来给他母亲复诊,明天,我去天成电能集团。”

    欧阳志远笑道。

    “志远,你会针灸?还会中医?养颜美容膏和生肌膏的配方,都是你的?”

    冯秀梅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会一点,一般的疑难杂症都能看,那两个药方是我的。”

    “嘻嘻,干妈,他何止会一点?干妈,您不知道,志远的中医医术,极其的神奇,特别是他的针灸,病人就是只有一口气,他就能给救过来。”

    萧眉微笑而自豪的走进来,亲热的抱住了冯秀梅的一只胳膊。

    “呵呵,眉儿,哪有你说的那样神奇?我又不是神仙。”

    志远微笑着道。

    “是吗,志远,那你有这么好的医术,多要为老百姓看看病吧。”

    冯秀梅微笑着道。

    “我知道,干妈。”

    欧阳志远点头道。

    “干妈,志远的心很善良的,他在龙海已经找到了房子,他要开一家中医诊所,专门给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看病,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就等志远回去开业。”

    萧眉笑着道。

    “是吗?志远,我没看错你,但免费给百姓看病是很费钱的,我送你的那张卡里有不少钱,你可以拿出一部分用来买药。”

    冯秀梅道。

    “好的,谢谢干妈,我还想再拿出一部分,以您的名义,在傅山县的第一中学设立一个救助贫困生的基金会,到时候,我想请您去参加基金会的成立。”

    欧阳志远道。

    “好呀,不错,我正想要到咱们傅山县的中药厂看看,顺便看看工业园的新药厂的选址,到时候,连奠基一块举行。”

    冯秀梅道。

    “好的,干妈,我一定亲自迎接您。”

    欧阳志远恭敬的道。

    “对了,志远,你们到医院看到霍天都了吗?他怎么说?”

    冯秀梅问道。

    萧眉皱着眉头道:“霍天都是个死硬分子,冷酷无情,我们救了他儿子的命,但他仍旧不表态恢复施工,却给了志远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感谢我们就了他儿子的命,支票被志远当场撕了。”

    “呵呵,霍家的势力不小,霍天都更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

    冯秀梅道。

    “干妈,霍天都的母亲不是快死了吗?我准备让志远明天去给他母亲看病,如果志远能治好了他母亲的病,或许这人能恢复人性,答应施工,现在新工业园的手续已经批下来了,拖欠他们的1。4亿工程款,很快就能还给他们。”

    萧眉看着冯秀梅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眉儿,我又不是神仙,没见过霍天都的母亲,也不知道她得是什么病,该死的病,我也是治不了的,以霍天都的为人,他是不打算恢复施工的,我打算回去后,立刻对外招标,把最后的两个桥墩建起来,力争在雨季之前,把文王峪大桥建好。”

    “死马当活马医治吧,明天让干妈联系霍天都,志远,你就去看看吧。”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冯秀梅眨着眼,笑呵呵的道:“志远,你放心吧,我明天负责联系,你上午先到山南天成电能集团去,下午再到天都集团。”

    “好的,干妈,麻烦您了。”

    欧阳志远道。

    “对了,干妈,眉儿说,后天你们将要举办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新药发布会,我把台湾玉女掌门人程琳琳和导演林凡请来了,让程琳琳做我们的代言人,明天要坐好接机准备。”

    “眉儿给我说了,下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向外界公布了,并邀请很多媒体参加,这两种产品,晚上就会被运送过来,产品的外包装,都将印上程琳琳的头像,志远,这都是你的功劳,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到道:“干妈,谢我干嘛?我也是天信药业的股东,应该做的。”

    “嘻嘻,是的,我们的大股东,干妈,开饭了,我都饿死了。”

    萧眉大声喊道。

    “好的,好的,宝贝女儿,这就开饭。”

    冯秀梅笑呵呵的道。

    保姆小月开始上饭端菜。众人洗过手,萧眉亲自给干妈冯秀梅盛好汤,端到冯秀梅的面前道:“干妈,喝汤。”

    那边,志远拿起馒头递给冯秀梅,笑着道:“干妈,等你退休后,我把您接到傅山,和我爸爸妈妈一起住,我和眉儿,好好的孝敬您。”

    看着萧眉和志远,冯秀梅的眼睛湿润了。

    “好孩子,好。”

    当三口人快快乐乐的就要吃完饭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秦剑的电话。

    “志远,吃饭了吗?我刚回来,我请你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秦大哥,你看看表,几点了?”

    秦剑不好意思的笑道:“在路上耽搁了,对了,今天晚上八点,是红楼周末聚会,我请你到红楼聚会。”

    “红楼聚会?这是什么聚会?”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问道。

    “你别问了,你打车,八点钟,我在红楼前等你。”

    秦剑说完话,挂了电话。

    萧眉一听是红楼聚会,她的眼睛露出了炽热的神采。

    冯秀梅也微笑着道:“眉儿,你五年没去红楼了,你当年可是红楼的舞会皇后。”

    萧眉笑道:“干妈,那是过去的事了。”

    萧眉的脑海里,闪现出来,当年自己身穿雪白的晚礼服,参加红楼聚会的情景。

    “干妈,红楼聚会是个什么养的聚会?”

    欧阳志远问道。

    “红楼聚会,就是山南省最高档次的红楼会馆,每一个月举行一次的周末沙龙舞会,参加聚会的都是山南省年轻一代的精英,在聚会上,可以交友、跳舞,参加的人,要有红楼金卡。”

    冯秀梅看着志远道。

    “志远,我已经五年没有参加这个聚会了,一会,咱们一块去。”

    萧眉微笑着道。

    “眉儿,志远,我给你们定礼服和西装。”

    冯秀梅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把两人的尺寸报了过去。

    “好了,十分钟后,阿尼玛西装和蒙娜丽莎晚礼服会送过来几套,供你们挑选,呵呵,我的女儿和女婿,一定要穿上最好的西装和晚礼服,去参加聚会。”

    “谢谢干妈。”

    萧眉笑嘻嘻的抱住了冯秀梅的胳膊,亲了干妈一下。

    萧眉拉着欧阳志远,来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萧眉禁不住思绪万千,五年了,自己已经五年没进入这套房间了。

    整套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小客厅里,还摆着两盆鲜花,而化妆台上,摆着一套最新的高级化妆品。

    看到这里,萧眉的眼睛湿润了。

    看样子,干妈就知道自己会来这里住,已经给自己准备了好了一切。

    “眉儿,这就是你过去的闺房吗?”

    志远笑着道。

    “是的,我过去一直住在这里,看样子,干妈一直打扫着。”

    萧眉看着志远道;“志远,我洗个澡。”

    志远笑嘻嘻的道:“一起洗吧。”

    萧眉脸色一红,小声道:“不行,小坏蛋,让干妈看到了,不好。”

    萧眉走进卧室,看到了衣架上,几套崭新的衣服挂在那里,还有好几套漂亮的内衣,最让欧阳志远和萧眉惊呆的是,还有几套崭新的男士西装、衬衣、领带和内衣皮鞋。

    这些看样子,都是干妈下午给自己添置的,就连志远的衣服也都买来了。

    “眉儿,干妈真好。”

    志远看着房间内添置的一切,微笑着道。

    “她一直当我是她的亲女儿,呵呵,志远,我原来并没有喊她干妈,一直叫她冯姨,嘻嘻,就你来的昨天,我猛然想到,干妈无儿无女,不如让干妈认你做干儿子,我就然你喊了干妈,嘻嘻……。”

    萧眉忍不住笑着道。

    志远抱着萧眉道:“眉儿,把那个干字去掉,咱们以后,喊她老人家妈妈。”

    萧眉看着志远,点点头道:“好的,志远,我听你的。”

    萧眉洗过澡后,欧阳志远也简单的洗了洗,他们当换好衣服后,晚礼服就送来了。

    “眉儿、志远,礼服到了。”

    冯秀梅在客厅里大声喊道。

    两个人连忙走下楼,客厅里,三位年轻的送货女孩子已经把几套晚礼服和志远的西装拿过来了。

    “快过来,眉儿、志远,试一试礼服和西装。

    欧阳志远选了一套银灰色的西装,萧眉测选了一套白色的低胸晚礼服。

    当两人穿好衣服,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事,三个送衣服的女孩子都惊呆了。欧阳志远的身材有一米八二,由于从小练武,长的极其匀称,就是一副标准的衣服架子,再加上志远继承了父亲的英俊潇洒,母亲的妩媚阳光,让欧阳志远的气质,达到了一流之中的极品。

    这身银灰色的西装穿在欧阳志远的身上,更加显得欧阳志远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极其的阳光。

    看的三位送衣服的小女孩子,两眼直冒小星星。

    而萧眉的晚礼服却让欧阳志远的眼睛开始冒小星星。

    萧眉这套晚礼服,是由洁白的白沙和南方的顶级白丝绸精制而成,把萧眉本来就高挑挺拔的身姿,衬托的更加亭亭玉立。

    萧眉的漆黑长发,用一根青翠欲滴的古代翡翠簪子,高高的挽起,让如同白玉一般细腻白皙的脖颈,露了出来,更显得修长典雅,一款碧绿的玻璃地绿帝王翡翠项链,挂在迷人的脖颈上,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古典。

    微微化了淡妆的萧眉,那双灵动的双眼,透出一丝妩媚,雪白修长的胳膊,带着白沙护臂,手腕上的一枚古玉手镯,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无形中透出高贵,低开领的礼服,微微露出两抹雪白的饱满弧度和一丝神秘的沟壑,让萧眉那双饱满高翘得的胸部,更加的迷人。

    特别是雪白的礼服裙摆下面,微微露出匀称雪白的小腿,特别的漂亮,一双高跟水晶舞鞋,如同蜻蜓点水,让萧眉的姿态更加优雅。

    “眉儿,太漂亮了,简直就是一位神话里的公主。”

    欧阳志远迷醉的道。

    “不错,我女儿就是漂亮。”

    冯秀梅微笑着看着萧眉。

    “眉儿,你这一套翡翠白玉首饰不错,应该是一套古物。”

    冯秀梅道。

    “妈妈,是志远送的。”

    萧眉终于把干妈里的那个干字去掉,喊冯秀梅为妈妈了。

    这声妈妈喊得冯秀梅心里一颤,眼睛湿润了。

    “呵呵,不错,时间快到了,眉儿,你的金卡,志远,你的卡。”

    冯秀梅递过两张卡。

    “妈妈,我这张卡还能用?”

    小妹的这张金卡,还是五年前自己用的。

    “眉儿,我已经给你充值了,志远那张卡,是原来别人送的,到点了,你们去吧,到点平安回来。”

    冯秀梅看着两人道。

    “好的,妈妈。”

    萧眉和志远拉着手,上了越野,开了出去。

    冯秀梅站在大门前,看着越野车开走了老远,喃喃的道:“二十八年,弹指一挥间。”

    冯秀梅站了好久好久,没有回房间。

    一辆奥迪开了过来,慢慢的停在门前。

    冯秀梅看到这辆奥迪,脸色顿时一冷,转身就走。

    省委书记萧远山快步从车里走出来,轻声道:“秀梅……。”

    “住口,萧远山,你来干什么?秀梅这个名字,你配喊吗?”

    冯秀梅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眼里隐现泪光,但倔强的她,硬是没有让眼泪流了出来。

    萧远山一听冯秀梅说自己不配喊秀美,他的眼里露出了羞愧的身形,喃喃的道:“对不起,我不配喊你的名字。”

    “哼,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的良心,对不起你自己的爱情,为了你的仕途,你背叛了你当出的誓言,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请你以后不要打搅我。”

    冯秀梅沉声道。

    “好,我不打搅你,我是来问问萧眉在这儿吗?”

    萧远山小声道。

    “哼,你还好意思问萧眉吗?五年了,萧眉今天是第一次回家,魏海娟肯定又虐待萧眉了,我真后悔当年让你们来抚养萧眉,你对得起死去的建国和卫红吗?你走,立刻走。”

    冯秀梅猛地转身把门关上,捂着脸,跑进了别墅,关上门。

    京巴雪儿带着四只小宝宝,对着萧远山大叫着。

    萧远山站在别墅外,看着冯秀梅的窗户,喃喃的道:“对不起,秀梅,是我背叛了你……。”

    红楼,南州最高级别的会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就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很多俊男靓女,说笑着走进豪华的红楼大厅。

    广场上,很多打扮的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子,在那里徘徊,希望有人能带自己进去,能获得认识那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的机会,嫁进豪门。

    秦剑站在红楼前,看了看表,七点四十。志远怎么还没来?太拖拉了吧。

    “哥哥,时间快到了,你怎么还不进去?”

    身穿漂亮晚礼服的秦萌萌和游思雨,两人微笑着从车上走下来,看着秦剑。

    “萌萌、思雨,我等一个人,你们先进去吧。”

    秦剑微笑着看着妹妹。

    “秦大哥,等谁呀?是女朋友吗?”

    身穿一身火红礼服的游思雨笑嘻嘻的道。

    秦剑看了一眼很漂亮性感的游思雨,笑着道:“我等欧阳志远,傅山县来的朋友,你们不认识的,小丫头,别问了,你们进去吧。”

    秦剑摆摆手。

    “什么?哥哥,你等欧阳大哥?我们可认识欧阳大哥,你刚才没看山南新闻?是欧阳大哥在路上救了我和游思雨。”

    秦萌萌大声道。

    秦剑一听妹妹认识欧阳志远,连忙道:“丫头,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秦萌萌就把欧阳志远救了他们的过程,说了一遍。

    只听得秦剑目瞪口呆。厉害呀,在那种情况下,能一招抢下两把手枪和一枚手雷,欧阳志远的身手,是相当的强悍。

    “哥哥,你知道欧阳大哥的女朋友是谁?”

    秦萌萌小声道。

    “欧阳志远有女朋友了?快说,是谁?”

    秦剑问道。

    “省委书记萧书记的女儿,萧眉。”

    “什么?你说什么?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秦剑一听,吓了一跳,欧阳志远的女朋友,竟然是萧书记的女儿萧眉,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萧眉在五年前就离家出走了,虽然自己和萧眉不认识,但却听到过这件事。

    “他们来了,哥哥。”

    秦萌萌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透过车窗,看到了秦剑、秦萌萌和游思雨站在一起,连忙停好车,拉着萧眉的小手走下车。

    两人赶走下车,就让所有的人眼睛一亮。

    我的天哪,好一对金童玉女呀。

    秦剑看着身穿一身银灰色西装的欧阳志远,禁不住一呆,好小子,简直帅呆了,酷毙了。

    自己的身材和气质,在整个南洲,绝对是一流的,但现在如果和欧阳志远站在一起的话,自己立刻就会蔫了。

    当他看到身穿低胸白色晚礼服的萧眉,一下子被这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典雅高贵惊呆了。好漂亮的女子。

    纯白色的晚礼服,把萧眉衬托的如同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特别是那套碧绿的翡翠首饰,让萧眉那种高贵的古典发挥的淋漓尽致。

    志远真有福气。如果不是志远的女朋友,老子一定追。

    “萧眉姐姐,你真漂亮。”

    秦萌萌和游思雨笑着跑了过来。

    “萌萌、思雨,你们来了,你们也非常漂亮。”

    萧眉微笑着道。

    “秦大哥,你好。”

    “志远,好小子,你……你竟然挂上省委书记的女儿,快说,是怎样挂上手的。”

    秦剑嘿嘿小声道。

    远处的一辆奥迪车上,一双如同九幽恶魔一般的眼睛,透着阴毒贪婪,死死的盯着萧眉,盯着她漂亮的脸蛋、盯着她那白皙雪白的胸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