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失败的很

    第一百八十一章失败的很

    欧阳志远也知道燕京霍家的强大势力,很多京城官员,都是霍老的门生,属于霍老的战斗序列。

    自己这么小的级别,就是说话,人家也不会理睬自己。

    霍天都等来,肯定是看在天信药业副董事长冯秀梅的面子。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禁不住有点灰心。

    冯秀梅看了欧阳志远一眼,微微笑道:“志远,不要灰心,先看看霍天都的态度。再说,你们傅山县的领导胆子有点大了,竟然敢挪用省重点工程的资金,来修建市委市政府的住宅,天都集团肯定知道了这件事。如果我处在天都集团的位置上,也会毫不犹豫的停工的。”

    萧眉看着冯秀梅道:“干妈,实在不行,我出一个亿,给傅山县先垫上资金,你看,把志远愁得,这几天,志远都瘦了。”

    萧眉说着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呵呵,你这叫师出无名,你的钱是个人的资金,你个人拿钱为政府买单?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志远能答应吗?”

    冯秀梅看着萧眉,笑呵呵的道。

    小丫头真是被志远迷住了,竟然要掏一个亿替政府买单。

    “眉儿,谢谢你,干妈说的对,政府和个人不能混肴。”

    欧阳志远伸出手,握了一下萧眉的手。

    冯秀梅的助手走进来,小声道:“萧懂、冯懂,霍董事长到了。”

    冯秀梅他们一听霍天都到了,几个人连忙站起身来,出来迎接。

    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在两位经理的簇拥下,走下奔驰。

    天信集团董事长萧眉和副董事长冯秀梅约自己来吃饭,自己不能不来。

    虽然自己不把天信药业放在眼里,但萧眉的父亲,可是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这个因素,自己不能不考虑。

    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虽然不属于霍老的战斗序列,而且还是对立面秦副总理的人,但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一个多亿的工程款,在自己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傅山县的做法,令自己感到很愤怒。谁的工程款你们都敢用?那是霍家的。

    霍家的尊严不能轻易的让任何人践踏,谁动用了这1。4亿工程款,谁就要付出代价。

    自己虽然不是霍家的至亲子孙,和霍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是霍家给了自己的一切,是霍家的人收养了自己,离开了霍家,自己就是一个流浪儿。

    虽然自己还没有资格进入霍家核心弟子的范围,自己的身影还没有被霍老看到,但,自己一定会努力,在千万个霍家外围弟子中,进入霍家的核心。

    在全国各地,霍家收养了很多的少年奇才,对他们从小就进行培养,霍天都就是其中的一员。

    这些霍家子弟在开创事业前,都会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发展基金,到自己认为最能发展起来地方,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

    霍天都在十年前,他选择了山南省。

    经过十年的打拼,天都集团已经发展成为山南省一个很著名的公路铁路建筑集团,而且拥有自己的设计院。

    去年一年,自己的天都集团,上交的利润,已经达到十个亿。

    这让霍家集团高层的目光,渐渐的开始注意自己了。这缕充满鼓励惊奇的目光,让霍天都内心狂震,他自己知道,这缕目光,已经为自己打开了进入霍家核心的一扇门缝,再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就可以昂首阔步的跨进霍家核心的这扇大门,就有可能攀登霍家权力的顶峰。

    “霍懂,前面就是清风庭,天信药业预约的房间。”

    住手恭敬地道。

    霍天都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天信药业太不尊重自己了吧,竟然没有人来迎接?

    他刚想到这,就看到三个人微笑着从房间里迎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天信药业集团的副董事长冯秀梅。

    当霍天都看到冯秀梅身后走过来的那对年轻的男女,眼里闪过一丝的惊奇。

    好漂亮的女孩子。

    此时的萧眉,她的气质和昨天仿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她再次坐到自己办公室椅子的刹那间,强大的自信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身材亭亭玉立、长发飘舞。

    那种从骨子里都散发出来的高贵淡雅,让霍天都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特别是萧眉嘴角上那一抹倔强的弧度,更增添了一丝迷人的魅力。

    这个漂亮的女人,一定就是天信药业董事长萧眉。

    霍天都没有见过萧眉,今天是第一下次看到。

    萧眉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同样让霍天都眼前一亮。

    霍天都对自己的外貌,一直有着强烈的自信,但当他看到欧阳志远,他感觉到,欧阳志远的身材,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特别是年轻人那双眼睛,透出一种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智慧来,仿佛他的脸上,永远在闪烁着温暖的阳光。

    欧阳志远看到了霍天都。

    霍天都是典型的北方大汉,高大魁梧,一双眼睛闪烁着成熟的睿智和自信,但从骨子里却透出一种让人立刻拉远距离的冷酷傲气。

    这是一位权力**极重的男人,冷酷自信。

    “呵呵,您好,霍懂。”

    冯秀梅伸出了手,和霍天都的手握在了一起。

    “呵呵,您好,冯懂。

    “来,我介绍一下。”

    冯秀梅看着萧眉和志远道:“这位就是天都集团年轻有为的霍董事长。”

    “您好,霍懂。”

    萧眉微笑着伸出手,和霍天都的手握在了一起。

    “您好,萧懂,您是我霍天都见到的最有气质的董事长,能认识你,很高兴。”

    霍天都说着话,轻轻的握了一下萧眉的手,松开了。

    “呵呵,霍懂夸奖了。”

    冯秀梅把欧阳志远介绍给了霍天都,两人都互相打量着,轻轻的握了一下手,各自松开,霍天都没有说话,眼里微微露出一丝不屑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这种级别的小官,在人家的眼里,就是蚂蚁尘埃。他感到了一丝无奈,他看到了对方眼里的不屑。

    但一丝笑意仍旧在志远的嘴角上露出。

    萧眉也在霍天都的眼里看到了那丝不屑,她走过来,暗暗地握了一下志远的手。这一握充满着温暖的安慰。

    欧阳志远的心里热乎乎的,他看了一眼霍天都,心道,老子总有一天,用这种不屑的眼光,把你看死。

    众人回到房间里,菜已经上齐。

    众人一起举起杯,冯秀梅笑着道:“感谢霍懂能来赏光,大家一起干杯吧。”

    “呵呵,谢谢冯董事长。”

    说话间,大家一起干了一杯。

    霍天都的电话就响了。

    霍天都接完电话,就站起身来道:“对不起,冯懂、萧懂,我有急事,要处理一下,今天感谢您的盛情,对了,关于傅山县的事,我们董事会研究过了,最后一致决定,还是不能恢复施工,你们让傅山县尽快筹集好1。4亿的工程款,工程款一到,我们立刻恢复施工,否则,4月20号的工期耽搁了,责任将不再我们一方,告辞了。”

    霍天都说完话,带着人匆匆离开。

    这个结果让萧眉很是愤怒,难以接受,自己这一方准备了一上午,对方只喝了一杯酒,就离开了,而且一口回绝了,根本没有给自己这一方说话的机会。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愤怒的样子,笑道:“刚才我一看到霍天都,就知道今天这件事谈不成。”

    冯秀梅呵呵笑道:“为社么?”

    “霍天都这人,是一个高傲、自信、冷酷的人,更是一个权力**极高的男人,这种男人,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发出去的命令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

    冯秀梅点点头道:“志远看人很准,霍天都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萧眉瞪了一眼志远,没好气的道:“干妈,志远什么看的很准,他就是一个算卦的出身。”

    “呵呵,萧眉,志远的确说的对。”

    冯秀梅笑呵呵的道。

    “干妈,要不,我父亲下午就回来了,让我父亲出面?”

    萧眉皱着眉头道。

    “萧眉,以你父亲的级别,他不会出面的,要是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傅山县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冯秀梅看着萧眉道。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萧眉的父亲,就是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他看着萧眉,心道,眉儿的父亲是什么级别?

    “那怎么办?干妈?”

    萧眉气的的撅着嘴。

    “呵呵,志远,萧眉,你们说,在路上救了一个叫霍刚的年轻人,他可是山南电视台的副台长,可是你们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冯秀梅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笑道:“霍天都有四十五六吧,难道霍刚那个年轻人,难是霍天都的儿子?”

    “呵呵,正是霍天都的唯一儿子霍刚。”

    冯秀梅微笑着道。

    萧眉不由得瞪大眼睛道:“我的天哪,干妈,你为什么不早说?”

    “呵呵,早说就没有效果了,吃完饭后,你和志远到省立医院去看望霍刚,肯定能碰到霍天都,你们和他好好的谈谈,问题应该不大,你们毕竟救了他的唯一儿子。”

    冯秀梅笑着道。

    这下,萧眉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三个人又说有笑的吃完了饭。

    冯秀梅回天信药业,欧阳志远和萧眉到花店里买了一束鲜花,开车直奔山南省立医院的外科病房。

    欧阳志远在车上给秦剑打了一个电话。

    “秦大哥,你好。”

    秦剑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立刻大声道:“哈哈,志远,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秦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我刚刚得到消息,你们新工业园的土地使用手续,批下来了。”

    秦剑哈哈大笑道。

    “什么?新工业园的手续批下来了?”

    欧阳志远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

    “是的,我刚刚得到消息,志远,我们酒业集团的厂房图纸,已经设计出来了,这两天就要到傅山县施工,你要给我一个信誉好的施工单位,来建设,你明白吗?”

    秦剑笑呵呵的道。

    “好的,秦大哥,不过,现在我不在傅山。”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你不在傅山,你在哪里?”

    秦剑问道。

    “呵呵,秦哥,我现在就在南州。”欧阳志远道。

    “你说什么?你在南洲?我的天哪,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剑笑呵呵的道。

    “早上到的,我来办一件事。”

    欧阳志远道。

    “好,你住哪里?晚上我请你喝酒,咱们要一醉方休,哈哈。”

    电话里传来了秦剑爽朗的笑声。

    “秦哥,我住在天信药业。”

    住在天信药业?志远怎么会住在天信药业?天信药业的董事长萧眉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难道志远和天信药业里的人有亲戚?回去再问吧。

    “好,我现在在外地,不在南州,晚上回来,我给你打电话,志远。”

    秦剑挂了电话。

    “呵呵,志远,秦剑可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对吗?”

    萧眉笑着道。

    “是的,眉儿,我把神仙醉的配方给了他们,他们给我百分之八的股份,呵呵,发财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八的股份,不错,每年应该有几千万的分红,不错,我们的小马驹,还真会挣钱。”

    萧眉笑着道。欧阳志远现在,有清灵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山南酒业的百分之八的股份,再加上天信药业百分之十的股份,这家伙的一年收入,厉害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还没有眉儿整的多。”

    这时候,山南省立医院到了。

    两人停好车,一个老大爷过来,说是要收停车费,还没等欧阳志远说话,咔嚓一声撕下来一张20元的缴费单,扔给欧阳志远道:“停车20。”

    我靠,真黑呀,停一下车就20元,这不是欺负人么?傅山县停车可不要钱。

    “大爷,谁规定的停车就20?”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被宰了。

    老人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问谁规定的,脸色一沉,冷冷的道:“医院规定的,不想进医院,就把你的乌龟壳开走。”

    人一上了年纪,脾气就变得古怪不已,这要是年轻人给自己这样说话,自己一拳就放倒他。

    萧眉连忙递过去20元钱,拉着欧阳志远就走。

    “嘿嘿,眉儿,你们省城的人比我们傅山的人还黑。”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萧眉笑道:“怎么?我看你想动手?你要是动手里,他可就找到养老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道:“这也不能宰人呀?20元,一天的生活费呢。”

    “行了,就当做善事吧。”

    两人说着话,来到外科病房,打听到霍刚住在高干病房。

    两人坐着电梯,来到霍刚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漂亮的小丫头,和一中年男人,正围在霍刚身旁,说着话。

    一个小丫头一听来了人,一转脸,欧阳志远看到,是游思雨。

    “呵呵,欧阳大哥、萧姐姐。”

    游思雨高兴的连忙站起来。

    旁边的秦萌萌一听欧阳志远来了,也连忙站起来,微笑着道:“欧阳大哥,萧姐姐,是你们呀。”

    欧阳志远笑着道:“游思雨、秦萌萌,你们都在,霍刚好些了吗?”

    躺在床上的霍刚,一看是救命恩人欧阳志远和萧姐姐到了,就想起身,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扶住霍刚道:“呵呵,霍刚,不要起来,快躺下。”

    “欧阳大哥,萧姐姐,谢谢您们,要不是您们在现场给我止住了血,又给我做了手术,我就怕活不了了。”

    霍刚说着话,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呵呵,霍刚,男子汉大丈夫,不许流泪,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我的应做的,我和你萧姐姐,不能见死不救呀。”

    “是呀,霍刚,我们正巧在那里了。看到你那样,只能现场做手术。”

    萧眉微笑着道。

    “欧阳大哥,你的武功真厉害,一招就把那俩个坏蛋打趴下了,而且还夺下了两人手中的手雷和手枪,救了我们三个人。”

    小丫头秦萌萌兴奋的大声道。

    好在这是高干单间,没有别的病人。

    “是呀,当时那个坏蛋用枪顶着我的太阳穴,顶的我眼冒金星,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这下完蛋了,活不成了,没想到,欧阳大哥能当场夺下来那两个坏蛋的手枪和炸弹。”

    两个小丫头只顾着兴奋,却把两位领导给忘了。

    “秦萌萌,游思雨,你也不介绍一下,你们现在就可以做个专访,晚上的新闻就能播出来,可以上山南新闻的。”

    一个中年人看着秦萌萌和游思雨道。

    这两个小丫头顿时一吐舌头,游思雨连忙道:“张台长,我一兴奋,给忘记了,呵呵,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游思雨指着那位中年男人道:“欧阳大哥,萧姐姐,这位就是我们山南电视台的张台长。张台长,这位是欧阳志远大哥,这位是萧眉萧姐姐,就是他们在两把枪和一枚手雷下,救了我们。”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伸过手来,和张台上握在一起。

    两个小丫头介绍完,连忙下楼去车里拿采访仪器。

    “呵呵,谢谢你们,能在那种极其危险的情况下,救下了我们三位记者,感谢呀。”

    张宗天台长握着欧阳志远的手,感谢着道。

    欧阳志远笑着道:“这没有什么,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挺身而出的。”

    这时候,几个人在外面走进来。

    欧阳志远转过身一看,只见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和一位很富态的中年女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病房。

    霍天都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沉声道:“你们真会找地方,竟然跑到我儿子病房里来了?你不觉得可耻吗,我儿子受伤了,请你自重,这里不欢迎你们,傅山县的工程,我们不会恢复施工的。”

    霍天都的眼里充满着鄙视和不屑。但他不敢对萧眉说话。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两眼狠狠地瞪了霍天都一眼道:“霍懂,请你尊重自己,也要尊重别人,不是为了工程,我们就不能来看霍刚吗?”

    霍天都旁边的那个贵妇人冷笑着道:“是傅山县来的人吧?小地方的人就是不懂规矩,你们像贼一样偷偷地挪用了我们的工程款,却又來强要我们施工,难道小地方来的人,都是这样的不讲理吗?你们快走1

    这女人说着话,一把夺过萧眉手中的鲜花,扔了出去。

    这个女人说话,极其的刁钻刻薄,竟然把萧眉买的花,扔了出去。

    欧阳志远的拳头刹那间死死地攥紧,一股凌厉的杀气在眼里喷出。

    萧眉立刻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她怕志远忍不住,挥起了拳头。

    “爸爸、妈妈,你们说的什么呀?是欧阳大哥和萧眉姐姐在路上救了我,给我立刻止血,并当场做了手术,你们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危险,两把手枪顶在了秦萌萌和游思雨的太阳穴上,那个坏蛋手里还有一颗随时就能爆炸的手雷。当时,那个坏蛋一枪就打在了我的腿上,我的大动脉被打断,鲜血狂喷出来,当时五六名警察却毫无办法,是欧阳大哥不顾自己的性命,冲了上去,夺下了两把手枪和手雷。

    他和萧眉姐姐立刻给我止住血,正好,他们都是医生出身,现场就给我做了手术,他们两个人,给我做了两个小时的手术,缝合了大动脉,要不是他们,你们想一想,那可是深山老林,救护车用了两个小时才到达,要不是他们给我止血做手术,你们的儿子早就死了,你们现在竟然还辱骂他们,你们……你们……我不想看到你们,都走……。“

    霍刚流着眼泪,狠狠地把一个水杯,摔在地上。

    没有经历过生死的时刻,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危险。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身上带着手术盒子,霍刚只能等死。

    看到儿子极其激动的神情,霍天都的脸色变幻不停,他知道,自己错怪了欧阳志远。他怎么都想不到,警察口中和儿子口中说的那两位救了自己儿子性命的人,竟然是欧阳志远和萧眉。

    霍天都的妈妈一听自己的儿子这样说,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都,嘿嘿冷笑道:“霍懂,救你们的儿子,是我们做人的本分,当是我们可不知道霍刚是你们的儿子,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论是任何人受到伤害,我欧阳志远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救人的,我们傅山人并没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霍天都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阴沉,他掏出一支笔,快速的签下一张支票,走到欧阳志远面前道:“对不起,欧阳志远,我错怪了你们了,这里有一百万,作为你救了我儿子的酬劳。”

    说着话,那那张支票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哈哈哈,霍懂,你真可笑,你的儿子性命就只值一百万?嘿嘿,我给你一个亿,你敢在两把上了膛的手枪和一颗就要爆炸的手雷下救人吗?请你尊重一下你自己吧。”

    欧阳志远说话间,手掌一合,那张支票瞬间化为纸粉,飘洒一地。

    欧阳志远一拉萧眉,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张台长一看,大吃一惊,心里暗暗赞叹不已。好高明的身手。

    两掌一和,竟然能把那张支票碾碎,欧阳志远的内功应该极其的深厚,呵呵不错呀。

    张宗天本身就是一位太极高手,也是自幼习武,武功极高。当他听说欧阳志远在一招内,就制住了两个杀人犯,而且还夺下来两把手枪和一颗手雷。他就知道,这位年轻人的武功极高,现在亲眼看到他双掌一和,那一张纸震碎,顿时赞叹不已。

    要是自己这样做,绝对震不碎那张支票。

    霍天都看着欧阳志远震碎了那张一百万的支票,禁不住一呆。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他想不到一个贫困县上来的欧阳志远竟然能放弃那一百万的支票,难道这人不喜欢钱?

    霍刚看着自己的父亲,冷冷的道:“你们走,我不要看到你们,走……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霍刚大声喊叫着,眼里全是对父亲和母亲的不慢。

    霍刚从小就娇生惯养,脾气更是不行,都让他母亲惯坏了。

    霍天都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他觉得心跳有点加速。唉,自己的儿子竟然被自己教育成这个样子,霍刚连燕京霍家的外围也进不。

    “呵呵,是欧阳医生和萧眉医生来了吗?”

    一位身材高大的四十出头的中年医生,微笑着急急忙忙的快步走来。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我就是欧阳志远,请问您是?”

    中年医生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呵呵,我是这里的副院长兼外科主任赵诚意,我看了你们缝合的伤口,用仪器看了你缝合的大动脉,简直缝合的天衣无缝,你们在现场做的手术,可没有无影灯呀,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而且缝合的针法,竟然和燕京304医院章志强教授的针法,一模一样,你们认识章教授?”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听这位院长竟然认识燕京304医院章志强教授,章教授可是燕京的外科专家,在抢救谢德胜老将军的时候,从燕京来到龙海,又给谢德胜的老婆马桂花,做了手术。

    欧阳志远和萧眉都跟章教授,学了很多的东西。特别是缝合这一块,两人更是受益匪浅。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赵院长,章教授曾经教过我们,我们是章教授的学生。”

    “呵呵,我听过章教授的课,曾经观摩过他做手术,也算是章教授的半个学生吧。”

    张院长笑呵呵的道。

    萧眉笑着道:“赵院长,那您是我们的师兄了。”

    赵院长呵呵道:“我可不敢当呀,要不是你们在现场给霍刚做手术,大动脉断裂,十几分钟就会失去生命,霍董事长,你要好好的谢谢人家,人家可是救了你儿子的命。”

    这时候,霍天都的脸色变得平和起来,他走过来,伸出了手。

    “对不起,我看低了你们,我向你们道歉,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儿子。”

    霍天都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道。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都道:“霍董,人并不是全都为了钱而活,还有很多事,就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欧阳志远虽然心里很厌恶霍天都,但为了文王峪大桥的恢复施工,他还是勉强伸出了手,和霍天都握了一下。

    这时候,护士进来给霍刚换药。

    当护士打开纱布,看到伤口的时候,禁不住一声惊叫。

    这声惊叫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赵院长和欧阳志远、萧眉连忙去看伤口。

    当赵院长看到霍刚的伤口,不再红肿,创面竟然封口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赵院长看着霍刚的伤口,连忙揉着眼睛。

    不到一天的时间,伤口竟然封口了,这,彻底的颠覆了赵院长的感官。

    一般刀口和枪伤的封口,要三天左右,一个星期后愈合,但现在还没有一天,欧阳志远他们给霍刚上的是什么灵丹妙药?

    欧阳志远和萧眉看到霍刚腿上已经封口的伤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呵呵,赵院长,我们给霍刚上了一种天信药业生产的最新药品——生肌膏,这种新药抹在伤口上,一天就可以封口,三天就可以愈合,而且不留下任何疤痕。”

    欧阳志远笑着道。

    “真的?这么神奇?你们怎么会有天信药业的新药?”

    赵院长笑着道。

    “这位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呀。”

    欧阳志远指着萧眉道。

    赵院长看着萧眉,心里一惊,在场所有的人也都吃了一惊。

    电视台的张宗天台长更是大吃一惊,他知道天信药业董事长萧眉,就是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我的天哪,没想到,萧眉就在自己的眼前,今天这个专访,一定要做成功,在山南晚间新闻,要上头条。

    拿着仪器回来的秦萌萌和游思雨,听到眼前的萧姐姐,竟然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的时候,两个小丫头的眼睛,立刻瞪的很大,红润的小嘴忘记了闭上。

    我的天哪,萧姐姐竟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

    秦萌萌一下子跑到萧眉面目前,一把抓住了萧眉的手道:“萧姐姐,你真是萧伯伯的女儿?你回来了?”

    秦萌萌跟着父亲,经常到萧伯伯家串门,他知道萧伯伯还有一个女儿,担任天信药业董事长,但却没见到过,今天终于见到了。想不到,是萧伯伯的女儿救了自己。

    “呵呵,我回来了,你是……?”

    萧眉并不知道秦萌萌就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女儿。

    秦萌萌把萧眉拉到一边,小声道:“萧姐姐,我父亲是秦明月。”

    “秦明月?常务副省长?”

    萧眉看着秦明明。

    秦明明点点头道:“呵呵,正是。”

    这时候,张台长看着游思雨道:“游思雨、秦萌萌,可以进行专访了。”

    霍刚一听要做专访,也是很兴奋。

    张台长看着萧眉和欧阳志远道:“志远、萧懂,我们电视台采访你们可以吗?”

    萧眉点点头道:“可以,张台长。”

    张宗天一听萧眉答应了,立刻亲自打开灯光,亲自打开了摄影机。

    整个采访过程,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采访很成功。

    张台长他们又赶到省公安厅,亲自采访了六处处长于洪涛。

    节目拿到省电视台后,所有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进行节目的制作。

    欧阳志远离开医院的时候,霍天都并没有因为欧阳志远救了他儿子的命,而答应恢复施工。

    赵院长却要大量购买天信药业生产的生肌膏。

    两人回到天信办公大楼后,萧眉决定后天在天信药业总部,召开新药生肌膏的亲闻发布会,顺便给美容养颜膏做广告。

    “眉儿,你在天信药业总部举行新药发布会和美容养颜膏做广告,我把台湾玉女程琳琳和导演林凡请来如何?”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呵呵,志远,你上次说让程琳琳做咱们的化妆品的代言,还没有办好,现在又想把程琳琳请来,连导演林凡都请来,呵呵,你就吹吧。”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眉儿,不相信我是吗?那啥……上次打的赌还算吗?”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什么赌?”

    萧眉刚问了一句,一下子就想起了欧阳志远提出来的那个变态要求,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呵呵,眉儿,想起来什么赌约了吗?我要是把程琳琳喊来,你就那样做。”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萧眉根本不相信志远能请来程琳琳,红着脸道:“好,小坏蛋,要是你真能把程琳琳请来,就可以。”

    “哈哈,眉儿,你……输定了,我这就给程琳琳打电话。”

    欧阳智远快速的拨打着程琳琳的电话。

    可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程琳琳的电话,竟然无发接通。

    “呵呵,志远,小坏蛋,没招了吧,我就知道你骗人。”

    萧眉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叮叮叮!”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志远一看,哈哈,高兴至极。竟然是程琳琳的电话。

    “呵呵,眉儿,你听听,程琳琳的电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年轻女孩子那种软绵绵却很圆润的台湾口音。

    “欧阳大哥,刚才您给我打电话了吗?”

    欧阳志远捂住了电话,看着萧眉,笑嘻嘻的道;“程琳琳打回来的。”

    萧眉一听,眼里不由得露出来惊奇的神情,果然是程琳琳的声音。这太有点那个了吧,欧阳志远怎么会联系上陈琳琳?

    欧阳志远笑着道:“程琳琳,你们的风光片拍完了吗?”

    “欧阳大哥,今天正好结束,对了,给你们代言的事,什么时候签约?你送给我的化妆品,太棒了,我用了,效果非常的明显。”

    程琳琳笑呵呵的道。

    “程琳琳,太好了,你和林凡导演,快来南州,我现在就在天信药业的南州总部,你到了,咱就签约,后天就举行新药发布会,呵呵,我希望你们参加。”

    欧阳志远冲着萧眉挤着眼。

    “我一定参加。”

    程琳琳刚说到这里,电话里就传来韩月瑶的声音:“欧阳大哥,我也要去南洲找你。”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好的,明天我等你们。”

    “好的,我们明天做飞机到南洲,到机时间我通知你接机。”

    “好的,月瑶,程琳琳,再见。”

    欧阳关上电话,呵呵笑着看着萧眉,期待呀……

    “哼,笑的这样难看,说,老实交代,你是怎样和程琳琳勾搭上的?”

    萧眉恶狠狠地伸出了梅超风的白骨爪,揪住了志远的耳朵,作势就要720度的旋转,吓得欧阳志远连忙道:“眉儿,呵呵,手下留情,我交代。”

    “哼,快说。”

    萧眉笑嘻嘻的道。

    “眉儿,我哪有面子能请动程琳琳?是人家恒丰集团请程琳琳来拍崮山72群峰风光宣传片,程琳琳在拍片中,受了伤。韩月瑶打电话求救,我就上了天柱峰,用生肌膏,医好了程琳琳的伤,又送给她一瓶养颜美容膏,并请她代言我们的产品,呵呵,她答应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志远,这太好了,我立刻把后天要召开新药生肌膏和化妆品美容养颜膏的信息发出去,连同程琳琳要做代言人的信息也发出去。”

    萧眉说着话,用电脑,把信息都发了出去。

    两人忙道下午四点的时候,萧眉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他回到了南州,并在家里等着萧眉。

    萧远山的声音,有点颤抖,却充满着悔恨和希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