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他们有枪

    第一百七十九章他们有枪

    帕杰罗越野车,慢慢的开在公路上,欧阳志远和萧眉谁也不说话,气氛很是沉闷。

    两人一天的付出,都化为泡影,文王峪大桥还是不能恢复施工。

    欧阳志远看了萧眉一眼,没心没肺的呵呵笑了起来。

    “哼,还笑,忙乎了一天,还挨了一枪,什么事情都没办成?路上又打了一架,志远,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你这一拳,把文王峪大桥的恢复施工打掉了。”

    萧眉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垂头丧气的可爱样子,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来道:“你和我一样,都知道王天祥绝不会轻易的恢复施工,只是我们都没有说出来,都还在抱着试一试的希望而已。赵丰年前天生病住院,第二天,文王峪大桥就停工,这说明了什么?再说,这么大的工程,王天祥一个人敢停工吗?他肯定接到了天都集团总部的命令,下令停工的就是霍天都。”

    萧眉的脸色也慢慢的舒展开来,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南洲,我们必须去了。”

    欧阳志远听到了萧眉那一声忐忑的叹气,他的心疼了一下,他知道,萧眉现在回南州,心情一定很复杂。

    几年前萧眉从南洲抗争政治婚姻,和林志远离家出走,现在却要再回南州,但林志远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虽然现在,自己找到了幸福,和欧阳志远相爱,重新站了起来,但过去的伤痛,已经在萧眉的心里,刻下了永远抹不掉的伤痕。

    欧阳志远伸出手,紧紧地把萧眉搂在怀里。

    是的,萧眉也知道,南州这一趟自己是去定了。过去的事毕竟已经过去了,永远不能再恢复过来,有些事情,只能永远的埋在心底。

    志远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上高速,五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南州。

    “眉儿,还要回龙海吗?”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萧眉的脸颊道。

    “不回去了,药厂的事,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咱们直接去南州吧。”

    萧眉把头靠在志远的肩膀上,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很多的事情,还是不能逃避,该面对的,还要面对。

    自己已经五年没有在父亲面前尽孝了,过去的事情,就永远的让它过去,自己的弟弟又不在爸爸身边,爸爸一定很孤独。

    “眉儿,你到后面睡一会吧。”

    欧阳志远疼爱的看着眉儿。

    萧眉把头移了移,找到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喃喃的道;“我要躺在你的怀里。”

    志远笑了笑道:“你真会黏人。”

    ……………………………………………………………………………………………

    山南省南州,是山南省的省会,中国六大古都之一,极尽繁华,歌舞升平。

    南州最豪华的会馆,就是红楼。

    只有身份显赫的人,才能进入红楼。红楼实行会员制,在南洲,能拥有一张红楼的会员卡,就说明,你已经进入了山南省的上流社会。

    最普通的会员卡,年费二十万,就是这种普通的会员卡,还必须有拥有金卡的客人推荐。

    楚浩南现在,就在第九层的白玉池,洗着泡泡浴。

    他把整个身子,都泡在这微微发烫的泉水里,微微闭上眼,感受着,每一根汗毛孔在慢慢的张开舒展,被温润的热水滋润着。

    浴室的门慢慢的开了,一位身材高挑、气质极佳的美丽少女,披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

    楚浩南闻到了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一丝笑意,在嘴角露出。

    漂亮的少女,悄悄的走到楚浩南的身手,伸出纤纤修长的食指,轻柔的按摩着楚浩南的额头和太阳穴。

    一身麻酥在额头和太阳穴处传来,很是舒服,楚浩南的嘴里,禁不住发出一声呻he?吟。

    “再用力一点。”

    楚浩南喃喃的道。

    “好的,先生。”

    少女手上的力道在慢慢的加重,浴巾从她身上滑落,露出少女如同白玉一般的细腻匀称娇躯。

    我的天,这个漂亮的女子浴巾下面,竟然没有穿什么。

    浴巾一掉,少女那双饱满高翘,就顶在了楚浩南的头,让楚浩南的整个头部都埋在了少女那道迷人的沟壑里。

    一股让人迷醉的**,飘进了楚浩南的鼻端。

    这时候,放在白玉池外面的手机响了。

    那少女连忙拿过手机,递到了楚浩南的手里。

    楚浩南一看号码,看着那个的少女一眼,少女连忙走向外面的客厅。

    “讲!”

    楚浩南沉声道。

    “十分钟前,欧阳志远上了通向南州的高速,车上有萧眉。”

    一个极其阴沉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楚浩南的脸色刹那间布满了一层浓霜,眼睛里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机,眼角的肌肉突突的抽动了属下。

    山南医院里的耻辱,再次在眼前闪过。

    嘿嘿,欧阳志远,你终于来南洲了,我楚浩南发誓,要你有来无回。

    楚浩南狞笑着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干掉欧阳志远,我不想再南州看到他,如果让我在南洲看到他,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楚浩南关上电话,从水池里站起身来,狞笑着走向客厅。

    那个漂亮的少女猛然看到楚浩南光着身子,走了过来,连忙站起来,还没等她说话,楚浩南狠狠的扑过来,压在了那个少女身上……

    欧阳志远,你给我的屈辱,老子要用十倍的屈辱还给你。

    ………………………………………………………………………………………………

    龙海到南洲之间的高速公路,要穿过一片极其险要的山区,山区里有隧道、峡谷、悬崖峭壁。其中最险要的地方就是穿过白云寺隧道后,整条高速,就是悬在半空中了,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是万丈深渊。

    每年在这个地方,都会出很多起交通事故。

    在进入白云寺隧道之前,天已经暗下来了,欧阳志远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前。

    “眉儿,下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再走。”

    欧阳志远小呵呵的道。

    “志远,到哪里了?”

    萧眉睁开眼,慢慢的从车上下来。

    “到白云寺隧道了,前面的路很险要,咱们吃一点东西,然后再走。”

    欧阳志远拉住萧眉的小手道。

    “过了这片山区,就到南州地界了。”

    萧眉乐呵呵的道。

    “呵呵,那我很快就会见到老丈人了?呵呵,眉儿,我还有点紧张。”

    志远做了害怕紧张的样子。

    “切,我敢说,你就是见到了国家主席,你都不会紧张。”

    打死萧眉,萧眉都不相信志远见了别人会紧张。

    “见了国家主席,我当然不紧张了,国家主席又不把女儿嫁给我,但见了你爸爸,他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呀?”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萧眉抱着志远的胳膊,红着脸,小声道:“他要是不喜欢你,我就跟你私奔。”

    欧阳志远听到眉儿说,要跟自己私奔,不由呵呵笑了,心里感到暖烘烘的。

    两人走进了小饭店,饭店里还算可以,并没有想象中的脏,干干净净的。

    小饭店里,没有单间,就是一间大房子,几个五大三粗的货车司机在喝酒,吆喝五六的在猜拳,角落的一张桌子上,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话,由于光线不是很亮,那两个女孩子的面貌看不甚清楚,另一个角落,两个带着帽子的男人在低头喝酒。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走到一张桌子旁做好,欧阳志远要了两个清淡一点的菜和一样辣子鸡,又要了一个萝卜汤。清淡一点的菜是给萧眉点的,辣子鸡就是自己的了。

    不一会,菜就上来了。

    欧阳志远拿出一瓶玉春露,拧开盖,给萧眉和自己倒了一杯,微笑着道:“喝一杯,解解乏。”

    志远的车里,装了不少父亲酿出来的这种玉春露。

    刚一到出来,那种淡雅的甘醇酒香,就弥漫在整个饭店里。

    那几个吆喝五六的司机,正猛烈的喝酒,猛然闻到了这种好闻的酒香,顿时都看着欧阳志远。

    角落的那两个本来正低头喝酒的男人,同样也闻到了酒香,两人下意识的抬起头,顺着酒香,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正在幸福的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两人互相凝视着,抿了一口。

    这两个男人的脸一抬起,露出啦一副极其凶恶的面容来。

    一个男人的脸上,有一道刀疤,几乎把整张脸斜劈开,如同一条狰狞的毒蛇,另一个男人,长着一张马脸,阴森森的透着凶光。

    “老大,那个妞真漂亮,要不,咱干一次,老子很长时间没有干女人了。”

    那个刀疤脸死死地盯了萧眉一眼,眼里的**再猛烈的燃烧。

    “你妈个比找死,吃完饭快走。”

    马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刀疤脸。

    那几个司机看到了这两个男人的凶相,几个人连忙低下头,继续吆喝五六的喝着酒。

    “眉儿,过了这片山区,路程还有两小时。”

    欧阳志远喝光了一杯酒,萧眉微笑着又给志远倒满。

    “是的,很快就到家了,眉儿,我给你母亲准备了一点礼物,不知道她喜欢嘛?”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提起自己的母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不论你准备什么礼物,她都不会喜欢你的,她的眼里,只有权力,如果不是爸爸打电话,说他的高血压又犯了,我不会再回南州的。”

    欧阳志远身手握住萧眉的手道:“眉儿,不要叹气,以后会好起来的。”

    萧眉端起一杯酒,猛地一口,把这杯玉春露喝进肚里。

    “慢点,眉儿。”

    欧阳志远爱怜的擦去萧眉眼上的泪滴。

    “你***不喝是吗?老子喝完了,你竟敢不喝,骗老子吗?老子干死你。”

    “你妈个比,老子就是不喝,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老子干死你!”

    “碰碰!”

    那几个司机看样子喝多了,一个拎起一张板凳,狠狠的砸向另一个醉汉。那个醉汉爬起就跑,几个人醉薰薰的拎起酒瓶就追。

    那个挨揍的醉汉,踉踉跄跄的越过欧阳志远的这张桌子,就被后面的两个醉鬼追上,一脚踹在他的后背。

    “嘭!”

    那个醉汉被一脚踹的一头撞向两个低头喝酒的两个男人。

    “妈个逼,滚开。”

    刀疤脸恶狠狠地吼道。

    但那几个醉汉一拥而上,狠狠的按住倒在马脸男人脚下的那个醉汉。

    “放开我,放开我。”

    那个醉汉嗷嗷的狂叫,猛然一窜,一下子撞在刀疤脸身上,刀疤脸刚要破口大骂,那个醉汉的手里,猛然多出一把手枪,一支乌黑的枪口,已经死死的顶在他的脑门上。

    “别动,动一动打死你。”

    几乎的同时,另外几个醉汉,亮出了手枪,闪电一般的扑向另一个马脸男人。

    欧阳志远和萧眉吓了一跳,志远一下子把萧眉落在自己的怀里,护了起来。

    我靠,这几个醉汉司机竟然有枪?他们是什么人?装的真像呀。

    马脸男人极其的狡猾多疑,猛然看到那个醉汉的手枪顶在了同伙的脑袋上,他嘴里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爆叫,身子如同游鱼一般猛然滑开,瞬间就脱离了几个人的控制,一个翻滚,竟然快若闪电的翻滚到两女一男的身旁,一把抓住了另一张桌子旁的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手掌一翻,一颗手雷握在了手里,狞笑着看着那些醉汉,狂吼道:“放了我兄弟!快放了我弟弟,否则大家一起死!”

    那几个人手里的枪,都对准了马脸男人。

    欧阳志远一看,心里一惊,好家伙,这个马脸男人的身手极好,看样子是练家子,他的身法竟然如同游鱼一般,这个王八蛋竟然有手雷,厉害呀。

    欧阳志远一看被抓住的两个女孩子,顿时一愣。

    游思雨!其中一位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山南电视台的记者游思雨。

    上次,恒丰集团签约仪式上,欧阳志远通过沈朝龙,认识了山南电视台的记者游思雨。小丫头有一股子拼劲,那次胡志雕为了转移青铜器,故意制造爆炸案,而游思雨就跟在欧阳志远身后,赶到龙海市,在现场报道了那次爆炸案。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是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又和游思雨见面了。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两个小丫头竟然没有害怕,毫无惧色。

    那六个化装成司机醉汉的人一看对方竟然逃脱了自己这方的控制,而且还抓住了两个女孩子当人质,所有的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六个人,是山南省公安厅刑侦六处的刑警,带队的就是用手枪顶住刀疤脸脑门的六处处长于洪涛。

    刀疤脸叫马占山,马脸男人,叫马占水,是亲兄弟俩,他们在山南省海岛市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两人在海岛市无恶不作,杀人放火,在去年的抓铺中,逃了出来。被山南省公安厅列为重点抓捕对象。

    省公安厅六处处长于洪涛亲自出马,抓捕他们,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侦查,终于发现了这两个罪犯的踪迹。

    他们一路追踪,终于在白云寺隧道前,看到了两个罪犯的人影。他们立刻化装成司机,跟在马占山、马占水两人身后,进入小饭店,争取全部拿下。谁也没想到,马占水的武功极高,竟然被他逃脱,而且还挟持了两个女人质。

    “放下我的弟弟,快,否则都一起死!”

    马占水两眼血红,目露凶光,咆哮着大喊大叫着。

    “马占水,你跑不掉了,我们是省厅公安六处的,要想活命的话,立刻放下手雷,争取宽大处理!”

    于洪涛威严的看着马占水。

    “宽大你妈个比,老子犯的是死罪,被你们抓住一定得枪毙,哈哈,反正都是死,老子干毛放下手雷,我再说一遍,立刻放了我弟弟,否则,老子就扔手雷,一起死!”

    马占水恶狠狠的咆哮着,另一之后,猛然又掏出一把手枪来,对着旁边吓得发呆的男青年腿上就是一枪。

    “呯1

    这一枪,正打在那个年轻人的腿上,他的腿顿时献血狂飙。

    所有的警察脸色巨变,马占水这个人真是凶残至极。

    “霍刚!霍刚!”

    游思雨和另一个女孩子,齐声大叫。

    那个叫霍刚的年轻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翻滚着。

    “这是警告,快放了我弟弟,下一枪,老子就打爆这个女娃子的脑袋,我数五下,否则,老子就开枪。”

    马占水狂叫着,立刻用枪顶住了另一个女孩子的太阳穴。

    “快放了我,你这个坏蛋。”

    被用枪指着的那个女孩子,大声叫骂着。

    “一……二……三……”

    马占水疯狂的开始数数。

    于洪涛脸上的汗,顺着脸颊,哗哗的流下来。

    “四……五……。”

    “慢!”

    欧阳志远把萧眉推到一边,一声大叫。

    欧阳志远这声大叫,在这个极其紧张的对持下,吓了所有的人一跳。

    “你***找死,瞎喊什么!”

    马占水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咒骂着。

    欧阳志远指着倒在地上的霍刚大声道:“我是医生,中枪的那人再不止血的话,就会死的。”

    “死你妈个逼,再说一句话,老子蹦了你。”

    马占水咆哮着等着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在龙海特战队里培训过,知道这***手里握着的是触发式手雷,只要轻微一幢,立刻爆炸,这种手雷爆炸威力极强,要是爆炸了,这一屋子的人,一个都跑不出去。所以,欧阳志远也不敢乱动。

    那个中枪的年轻人,鲜血已经淌了一地,再不止血的话,就会死掉。欧阳志远不忍心让这个叫霍刚的年轻人死了,所以,立刻大叫起来。

    游思雨一听欧阳志远的声音,感觉耳熟,仔细一看,我的天哪,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怎么会来这里。

    游思雨可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记者,思维极其敏捷,她冲着欧阳志远眨眨眼。她知道欧阳志远武功高强。

    处长于洪涛也看到了那个中枪的年轻人,有生命危险,连忙道:“马占水,立刻让医生给那人止血,否则他会死的。”

    “哈哈,他死了,和老子有什么关系,你快放了我弟弟,那个医生,可以给那人止血,否则,老子立刻开枪。”

    马占水狂吼着,脸上的汗珠子也是噼里啪啦的向下掉,紧张极了。

    于洪涛沉思了一下道:“好,我们放了你弟弟,但你要保证不能伤害人质。”

    “快放!”

    马占水嗷嗷叫着。

    于洪涛一推马占山,马占山立刻跑向马占水,同时这个家伙手里也多出了一把手枪,顶住了游思雨的太阳穴。

    于洪涛知道,今天的行动彻底的失败了。

    “后悔,你们立刻后退!”

    刀疤脸用枪顶着游思雨,嘴里嗷嗷的嚎叫着。

    “大哥,先冲出去,上车。”

    马占山大叫着。

    “好,抓好人质,只要警察一动,立刻开枪。”

    马占水哈哈狂笑着,拉着那个女孩子,向门口移动。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马占水一手握着手雷,另一只手勒着女孩子的的脖颈,手枪顶在这个女孩子的太阳穴上,慢慢的向门口移动着。

    而后面的马占山,用枪指着游思雨,跟在后面。

    等着马占水过去后,而马占山正好走到自己的身旁,欧阳志远一伸腿,点在马占山小腿的软麻穴上。

    马占山一个踉跄,重心不稳,向前倒去,连同游思雨,一起倒在了地上。欧阳志远一脚就踢在了他的手腕上。

    “咔嚓!”

    一声骨头的碎裂声传来,马占山的手枪飞了出去。

    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手中飞出了两根银针,扎在了马占水的肩井穴上。

    马占山只觉得两条胳膊一麻,立刻失去了知觉,不由得大惊失色,就知道不好,他再想扔出手雷和扣动扳机,已经来不及了。

    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电芒一般,马占水只觉得眼前一花,手雷和手枪都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

    处长于洪涛一见这种情况,狂喜至极,和警察们一拥而上,死死地按住了马占水和马占山,几秒钟不到,两人被死死地铐住。

    游思雨一声大叫:“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和萧眉冲向倒在地上的霍刚。

    萧眉一看霍刚的伤口,立刻大叫道;“伤着大动脉了,要立刻手术,换大灯泡。”

    欧阳志远顾不上和游思雨说话,立刻先给霍刚止住了还在喷射的血液,取出怀里的手术盒和消毒用具。

    于洪涛和警察们立刻向店主找来大灯泡换上,欧阳志远又到车上取来一切手术要用的东西。

    众人把霍刚加到一张桌子上,萧眉立刻开始消毒。

    欧阳志远和萧眉知道,霍刚上了大动脉,如果不立刻取出来子弹,接上血管,霍刚就有生命危险。这个地方到南洲的医院,就怕还要几个小时吧。

    欧阳志远一指头点在霍刚的昏睡穴上,让霍刚睡去,然后,快速的给他注射麻醉剂。

    于洪涛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里佩服至极,看看人家的智慧和身手,再看看自己,唉……。

    萧眉快速的准备着手术。

    那边几个警察已经把马占山反铐住,他们想把马占水也反铐住,但是,马占水的两条胳膊硬的好像杠子一般,就是扳不倒后背去,只累的立个人满头大汗,而马占水被扳的疼得嗷嗷直叫。

    欧阳志远呵呵一笑,伸手从马占水的肩井穴上,取出两根银针。

    马占水的两条胳膊,立刻软的如同面条子一般,被两个警察扳到身后,反铐起来。

    这下只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马占水两眼露出怨毒的寒芒,看着欧阳志远道:“请问好汉,你用的是打穴的功夫吗?”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他,对着于洪涛道:“于处长,把人带走,我要立刻做手术。”

    于洪涛点点头道:“谢谢您,我们到车上审问犯人。”

    说着话,于洪涛把马占水和马占山压了出去。

    “呵呵,游思雨,你们怎么在这里?”

    欧阳志远在等麻药的效果。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欧阳大哥,我们和秦萌萌霍刚,在附近的山区,拍风光系列片,这不,回来晚了,就在这里吃饭,想不到,碰到了这两个坏蛋。”

    另一个眼睛很大,又黑又亮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大方的伸过手来道:“你好,我和游思雨一样,叫你欧阳大哥吧,我叫秦萌萌,谢谢欧阳大哥救了我。”

    “呵呵,你好,我的手刚消过毒,不能和你握手。”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没关系,我听游思雨说过欧阳大哥,你在傅山县不是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吗?呵呵,你怎么还回做手术?”

    秦萌萌好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我是外科医生出身,车上有器械和药品,当然能做手术了,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叫霍刚的年轻人,活不过半小时。”

    “谢谢你了,欧阳大哥。”

    游思雨和秦萌萌道。

    “呵呵,你们不要靠近,也不要说话,我开始做手术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和萧眉,快速的给霍刚开始手术。

    子弹很快的取出来,但血管的缝合,却极慢。欧阳志远亲自动手,在萧眉的帮助下,缝合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了手术。

    两人快速的处理完一切,已经很晚了。

    这时候,于洪涛走进来,微笑着伸过来手道:“我叫于洪涛,省厅公安六处的。”

    欧阳志远也伸出手道:“于处长,你好,我叫欧阳志远,傅山县的。”

    “傅山县的?哈哈,你就是何文婕口中的那个欧阳志远吧。”

    于洪涛笑着道。

    “呵呵,于处长,你认识何文婕?”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何文婕是刑侦二处处长,我是六处,我们经常在一起办案,她在我面前提到你多次,说你武功高强,特别是在胡志雕案子中,你干掉了一个影子杀手,治好了何文婕的脸,小丫头很佩服你,志远,你今天可是救了我们六处了,要是再让这两个罪犯跑了,不知道要有多少老百姓要遭殃,我代表公安六处,感谢你,志远。”

    于洪涛紧紧地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

    “呵呵,于处长,不用谢。”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比你大,叫我于大哥吧。”

    “好的,于大哥。”

    欧阳志远笑着道。

    “霍刚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手术做完了,很成功。”

    这时候,外面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南州那边的救护车,现在才来到。几个护士和两位医生冲了进来。萧眉上前那把病人的向一个医生仔细的讲了一遍。

    那个医生听了萧眉说,手术已经做完了,眼里顿时露出了极其惊奇的神情。

    秦萌萌和游思雨要和霍刚一起走,他们和欧阳志远告别,看着车,跟在救护车后面,开向南州。

    于洪涛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一快回南州吧,晚上路不好走,一快走好互相照应着。”

    “好的,于哥,我们清洗一下。”

    “好的,我们等着你们。”

    欧阳志远和萧眉快速的清洗完后,又换好衣服,和于洪涛他们的警车,一起开向南州。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