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们玩车震

    第一百七十八章你们玩车震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问王虹雨办的是什么案子?纪委是有保密纪律的,但这件案子绝对是一件大的案子,触动了某些人的底线,结果就有杀手来灭口。

    这些人真是大胆呀,竟然敢在闹市里杀人,而且暗杀的是一位省纪委副书记。

    王虹雨到底班的什么案子,能惹来杀手?

    王虹雨看着志远道:“我们刚找到了一点线索,这个案子没有获得证据之前,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欧阳志远道:“省里派你们来查案,为什么不派人暗中保护?那个杀手这次失手,下次一定还来。”

    “我们只是暗中秘密调查,却又不能和龙海市的警方联系,因为这个案子,有可能牵连龙海市的官员,如果省公安厅派人下来,一定会打草惊蛇的。”

    省纪委监察处长王明超小声道。

    萧眉看着王虹雨道;“那你们的处境,将极其的危险,杀手随时可以出现。”

    “只要能抓住这些社会的败类蛀虫,就是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王虹雨坚定的道。

    欧阳志远不仅暗暗地佩服这位纪委副书记,现在的社会中,这种干部几乎没有了,何况还是一位女同志。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看着王虹雨道:“王书记,我替您们找两个人暗中保护你们。”

    王虹雨摇摇头道:“志远,谢谢你,但就怕不方面。”

    欧阳志远知道,王虹雨是怕泄密。

    “不是地方的警察,我认识龙海军分区蔡司令员,我请蔡司令暗中派遣特战队保护你们。”

    欧阳志远小声道。

    “特战队?王虹雨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是的,是特战队,他们可以穿便衣。”

    欧阳志远点点头。

    “好,军队和地方没有什么牵连,志远,麻烦你了。”

    王虹雨知道,自己又欠了欧阳志远一个人情。临来龙海前,何振乾书记曾经给自己说过,他的弟弟何振南身边有位秘书,叫欧阳志远,如果有什么危险,可以找这个人帮扶忙。当时自己没放在心上,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还和部队有联系。

    欧阳志远拨通了蔡司令员的电话,把情况向蔡司令员仔细的说了一遍。

    蔡司令一听欧阳志远的请求,派来了两位特战队员,在半个小时后,赶了过来。

    四个人先吃饭,就在他们刚吃完饭的时候,欧阳志远就看到身穿便衣的刺芒特战队的副队长李东升带着两位身手矫健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迎了过来,和李东升悄悄的说了几句后,就把李东升和王虹雨他们介绍认识。

    欧阳志远辞别王虹雨她们后,驾车直奔古雪县。

    “眉儿,你怎么会认识纪委王书记?”

    欧阳志远问道。

    “志远,我的家就在南州呀,天信药业的总部,也在南州。”

    萧眉一提起山南省会的南洲,一种暗恨交加的情感,在自己的心头生气,她的眼睛有点湿润。

    欧阳志远擦觉到了萧眉不稳定的情绪,悄悄的伸过手来,握住了萧眉的手。欧阳志远从来没有问过萧眉的家事,他在龙海只见过一次萧眉的母亲。

    一提起南州,眉儿的情绪就有点失控,这让欧阳志远知道,南州的一些事,一定让眉儿伤心过。

    萧眉感受着从欧阳志远手里传来的温暖,心里顿时热乎乎的。她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肩膀上,喃喃的道:“志远,谢谢。”

    欧阳志远拍了拍萧眉的小脑袋道:“眉儿,你是我欧阳志远一生中最亲近的人,咱们之间不用说谢字的。”

    “志远,你不问问我的家事吗?”

    萧眉轻轻的把欧阳志远的一只胳膊,抱在自己的怀里,微微的颤抖着睫毛,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眉儿,我爱的是你,这和你的家事有关系吗?就像你爱我一样,不也没有问我的家事呀?呵呵,我可就是一个最平凡的老百姓。眉儿,爱情是不能参杂那些世俗的因素的,无论什么爱情,如果参杂了别的因素,那就不称为爱情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萧眉凝视着欧阳志远那双深邃坦荡的眼睛,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能爱上欧阳志远,这是上天对自己最好的恩赐。

    “志远,我爱你。”

    萧眉的眼泪,无声的顺着皎洁的脸颊,扑簌的流下来。

    欧阳志远把车慢慢的停到路边,转过身来,轻轻的抱住萧眉颤抖的娇躯,拍着萧眉的后背道:“眉儿,我也爱你。”

    “志远……呜呜……我爱你。”

    萧眉说话间,炽热的嘴唇,雨点一般的落到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在提到南州的时候,她的情绪再次失控了。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萧眉的娇躯,两人热烈的亲吻着……亲吻着。

    不知道两人吻了多久,但两人都仿佛亲吻了一个世纪一般,两人都不想离开自己爱人的嘴唇,他们恨不得融化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小坏蛋,你咬疼了我。”

    萧眉的脸色红的如同一片彩霞,深情的眼睛浓的滴出水来。

    “呵呵,我只是咬疼你,我的嘴唇都被你吃进肚子里了,小丫头。”

    欧阳志远笑道。

    “扑哧!”

    萧眉笑着,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耳朵道:“再说,我看你再说。”

    “救命呀……。”

    “嘀……嘀……嘀……。”

    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从后面传来,欧阳志远转脸一看,一辆悍马,就停在自己车的后面。

    这***,路这么宽,干么跟在我后面。

    悍马车上跳下来一个把头染成绿色的家伙,冲着欧阳志远的车就是一脚。

    “嘭!”

    一声闷响,帕杰罗后面多出来一个脚印。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沉,推开车门,走下车来,看着这个非主流的小王八蛋,还没等欧阳志远开口,这个绿毛小子大声道:“我靠,你小子真牛逼,敢大白天的在公路上,玩车震,你***,挡住了老子的路……。”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说自己在玩车震,脸色一冷道:“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大路这么宽,我们的车又是停在路边,你干么上来就踹我的车。”

    小绿毛头一看欧阳志远竟然指责自己,顿时咆哮如雷道:“老子就是看你们不顺眼,赶快把你们的乌龟壳开走,不要阻碍老子的路,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个***。”

    欧阳志远心道,自己怎么这样倒霉,竟然碰到一条疯狗,真是岂有此理,老子越不想打人,越有人欺负自己,真是鬼怕恶人呀。

    欧阳志远现在的情况,就像咱们的国家一样,我们越对周围那几个跳梁小丑的国家仁慈友好,他们越认为我们不敢打他们,扣我们的船只,逮捕我们的公民,杀我们的船员、抢占我们的油田和岛屿。

    如果我们的国家,能象欧阳志远那样强硬,周围的跳梁小丑,还敢欺负咱么?我们的国家,还能雄起一次吗?

    欧阳志远急着办事,不和这个疯狗一般见识,冷哼道:“年轻人,快走吧,我不想打人。”

    欧阳志远苦笑着走向车里。

    “你***别走,你不敢打老子,但你当了老子的路,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那个绿毛,说着话,嗷嗷叫着咒骂着,冲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还没等他骂完冲过来,猛地一开车门,一拳头就轰在他的下巴上。

    “嘭!”

    一声惨叫,这个绿毛小子,被欧阳志远一拳打飞,砸进绿化带里。

    欧阳志远发动帕杰罗,向前开去。

    “你……你怎么又打人?”

    萧眉呵呵笑着,指着欧阳志远道。

    “这位小子骂我冤枉我。”

    欧阳志远耸耸肩膀,无辜的道。

    “切,你们又不认识,他能冤枉你什么?”

    萧眉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这个王八蛋说我们在玩车震,但我们没有呀。”

    欧阳志远坏笑着道。

    “哼,笑的这样难看,什么是车震?”

    萧眉问道。

    “欧阳志远趴在萧眉的耳朵上,悄悄的道:“车震就是在床……。”

    欧阳志远还没说完,萧眉脸色一红,她的手狠狠的掐在欧阳志远的腰上。

    “啊!救命吧。”

    ………………………………………………

    “志远,我想我爸爸了,也想家了,你陪我去南州好吗?”

    萧眉幽幽的的道。

    “呵呵,好呀,眉儿,就怕你爸爸不喜欢我。”

    欧阳志远笑道。

    “爸爸给我打好几次电话了,说很想我,我已经五年没有见到爸爸了,他最近,高血压的病又犯了,你好好的给爸爸看看病。”

    萧眉叹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握住眉儿的手道:“好的,我陪你去,不知道你爸爸喜欢什么?我要带一件礼物,贿赂贿赂他,好让他把女儿嫁给我。”

    “嘻嘻,我爸爸可是老共党员,不接受贿赂的。”

    萧眉呵呵笑道。

    “哈哈,那我就学学黄世仁,把他女儿抢走当媳妇。”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

    “呸,不学好人。”

    萧眉脸色微红,也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红扑扑的俊脸,不由得一呆,看的痴了,小声道:“眉儿,你真美。”

    萧眉的脸色更红了,心里感到温暖极了。

    “小坏蛋,你喜欢的那几样,我爸爸都喜欢。”

    萧眉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

    “呵呵,我喜欢的太多了,喝酒、喝茶、古玩、下棋,还有……嘿嘿……。”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小坏蛋,还有什么?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嘿嘿,没有什么了,你爸爸喜欢下棋,我倒有一件好礼物送给他,你爸爸肯定喜欢。”

    欧阳志远想起来,自己车子后备箱了,有两件极其珍贵的古物,是圣手朱文才送给自己的。

    萧眉一听,连忙问道:“是什么好东西?”

    “呵呵,现在不能给你说,等到看你爸爸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说话间,看了一眼表,慢慢的开始加速。

    “志远,天都集团的背景可不是一般的深,竟然能接下古雪县12公里高速路的建设项目,咱们见到王天祥,你千万不要冲动。你打过他,他作为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的总经理,面子上绝对过不去,他一定很恨你。志远,要不,咱不去了,咱们直接到南洲,去找天都集团的董事长霍天都。”

    萧眉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先试试吧,如果实在不行,咱就到南洲,去找秦剑,他可是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萧眉抿嘴笑着,心道,秦明月再厉害,有父亲厉害吗?小坏蛋,放着更厉害的不用,却要用秦剑,哼,真是有眼不识金香玉。

    总经理王福齐说,霍天都的母亲有重病,看了几年都没有看好,说就要不行了,可以让志远给霍天都的母亲治病。

    如果王天祥不答应恢复施工,自己和志远,连夜就直奔南州,正好可以看父亲。

    “呵呵,志远,秦剑虽然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但秦剑太年轻,就怕和霍天都的关系不行,我得到一个消息,霍天都的母亲有重病,跑遍了全国最著名的医院,看了两年都没有看好,说就要不行了,你可以给霍天都的母亲治病,霍天都可是一个大孝子。”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霍天都的母亲有病?呵呵,这倒是个好办法,呵呵。”

    欧阳志远一听到这个消息,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呵呵,除非那人得了该死的病,自己没有办法医治,别的疑难杂症,还难不倒自己。

    天都集团的高速公路工地,在古雪县城西面,工地已经开始施工。

    王天祥他们的临时办公地方,就在施工地不远。

    按照规定,分公司的管理人员,都要在临时办公地的食堂吃饭,就连王天祥他们也不例外。王天祥和孙学金吃完饭后,在办公室里休息。

    “嘿嘿,王总,您说那小子在龙海等我们一上午,结果却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嘿嘿,您说他们是什么表情?”

    孙学金给王天祥倒好一杯水,双手端给王天祥。

    王天祥接过水杯道:“1。4亿的工程款,不是小数目,明天如果那小子真带来工程款,立刻恢复施工,把那边的工程全部结束后,重点突击这段高速公路。

    王天祥嘴上这么说,就是要在孙学金面前做做样子。因为他心里想的是,绝对不能恢复施工。

    “王总,我可不相信傅山县政府,能筹集到1。4亿工程款,欧阳志远就是来,他能把工程款全部给我们吗?”

    孙学金道。

    “他们如果能给1。4亿,我们就可以开工,我没有太多的精力和他们扯蛋。”

    王天祥皱着眉头道。

    两人说着话,就看到一辆帕杰罗越野,开进院子内。

    车门打开,欧阳志远和一个美丽绝伦的漂亮女子走下车来。

    孙学金不由得大吃一惊,我靠,这么块就找到这里来了。

    “王总,他们来了。”

    王天祥透过窗户,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一个漂亮的高挑女人走下车,向办公室走来。

    好漂亮的女人。

    王天祥玩过无数的女人,但那些女人要是和欧阳志远走在一起的这个女人相比,那些女人,根本不算是女人了。

    王天祥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这个漂亮女人那饱满坚he挺的胸部,他的呼吸几乎窒息了。

    这个女人大概有二十六七岁,属于成熟的女性,但那双坚挺,竟然和少女一般,呈园堆型那样坚he挺,而且微微上翘。

    随着那女人的走动,那饱满坚he挺,微微颤动着,形成一种让人惊心动魄、魂飞魄散的乳波。

    我的天那,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是县政府的官员?

    如果能和这位女人睡一夜,1。4亿的工程款不要也情愿呀。

    孙学金看着王天祥呆了的样子,心道暗暗发笑,你***和老子一样,也是个色的人。

    女秘书走上来,小声道:“王总,傅山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想见您。”

    王天祥回过神来,沉声道:“把他们带过来吧。”

    “是,王总。”

    欧阳志远和萧眉找到天都集团的高速路工地后,问清楚了办公室的地点,就直接开车过来了。

    他们停好车,保安上去通报,不一会,保安回来说,总经理要见你们。

    欧阳志远和萧眉跟着那个女秘书走向王天祥的办公室。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记住我们商量好的办法了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眉儿,记住了。”

    “你现在是代表傅山县政府,来和天都集团谈判,一会,王天祥说的再难听,你都要忍着。”

    萧眉再次叮嘱欧阳志远。

    “好的,我争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要王天祥能复工,让我干什,我都答应。”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你要记住你的话。”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秘书敲了敲门,轻声道:“王总,傅山县的人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

    王天祥沉声道。

    “王总让你们进去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推开门,和萧眉一起走进了王天祥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一看,只见王天祥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一份桥梁图纸。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道:“您好,王总,欧阳志远来给您赔礼了,上次是我的不对,请你原谅。”

    王天祥本来想好的是,欧阳志远进来后,自己故意不理会他,先凉他一会。

    让他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一进来,就向自己道歉,并主动伸出手来,和自己握手。

    王天祥知道,对方是代表傅山县政府,自己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但他没有站起来,只是放下手中的图纸,伸出手来,和欧阳志远握了一下道:“欧阳主任,过去的事,就算了,坐吧。”

    坐在旁边的孙学金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冒着火,恨不得狠狠地咬一口欧阳志远。但他不敢造次,王天祥坐在那里呢。

    王天祥看着萧眉道:“这位女士是?”

    萧眉微笑着道:“王总,你好,我是天信药业集团董事长萧眉,欧阳志远的未婚妻。”

    “天信药业?哪个天信药业?”

    王天祥一听天信药业,吓了一跳,他知道山南省的天信药业集团,是和天都集团齐名的,山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这个漂亮的女人口中的天信药业,大概不是南州的那个天信药业,况且,这个女人还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她说的天信药业,一定是个小厂子。

    “王总,山南省就有一个天信药业集团,而且是和你们天都集团齐名的大型集团企业,只不过,你们是建筑桥梁,而我们是抗生素。”

    萧眉傲然的看着王天祥。

    萧眉身上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让王天祥在萧眉面前,竟然有种强烈的自卑感来。

    这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并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只有一个人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和浓厚文化的熏陶,再加上显赫的家事,才能培养出来这种高贵典雅的傲人气质来。

    我的天哪,这位漂亮的女人,真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

    天信药业的背景,王天祥隐隐的知道一点,天信药业的董事长萧眉,可是省里的一位大员的千金,具体是谁,他并不知道。

    王天祥连忙站起来,伸出手道:“对不起,对不起,萧懂,我有眼不识泰山,慢待您了,您请坐。”

    王天祥连忙道:“快,给萧懂上茶。”

    “呵呵,王总客气了。”

    萧眉说着话,坐在沙发上。

    旁边的孙学金虽然不知道天信药业是什么集团,但他从王天祥的神情看出来,自己再想打击欧阳志远,已经不可能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天祥对萧眉客气的样子,心里顿时自豪起来,呵呵,自己的老婆真厉害。

    欧阳志远看着王天祥道:“王总,今天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和您协商,有关文王峪大桥尽快施工的问题。您是知道的,如果雨季到来,再想施工,就不可能了,整个傅山县的唯一交通,就指望这座大桥了。”

    王天祥看着欧阳志远,心道,你们傅山县不给钱,你让老子拿什么给你们施工?你个王八蛋,说的轻巧。

    “呵呵,欧阳主任,我们没有钱呀,只要你们傅山县的资金一到位,我立刻就恢复施工,而且还要保证按照合同上的规定,4月20号正式交工。”

    王天祥拍着胸脯道。

    欧阳志远一听王天祥这么说,心道,你***,这等于没说,我们要是有钱,你个王八蛋敢停工吗?

    “呵呵,王总,最近,我们傅山县的财政有点紧,我们先筹集了3000万资金,您们能不能先恢复施工,后面的资金,我们尽快补上。”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来一张3000万的支票。

    “呵呵,欧阳主任,你开玩笑,1。4亿的工程款,你只给3千万,连个零头都不到,想恢复施工,根本不可能。你们傅山县政府私自挪用的工程款,我很清楚你们把那本该给我们的1。4亿工程款,用在了什么地方,你们盖了学校、盖了县委县政府豪华宿舍,我就不明白,你们县政府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你们盖学校,是为了山里的孩子有学上,我说不出来什么,但你们盖了县委县政府宿舍,领导的豪华别墅,这就说不过去了吧。你们县领导住着用我们的工程款盖的豪华别墅,拒不付给我们工程款,换成你,你答应吗?”

    王天祥一脸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王天祥的这几句话,让欧阳志远哑口无言。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道:“王总,那1。4亿工程款,是上任县政府领导挪用的,和我们这届领导无关呀。”

    “嘿嘿,欧阳主任,我还有别的事,如果你们只有这3000万,你们还是请回吧,就是你们何县长亲自来,没有钱,我们不会恢复施工的。”

    萧眉看着王天祥,微笑着道:“王总,我说个办法你看行吗?”

    本来站起来的王天祥,一听萧眉要说话,又坐下道:“萧懂,请讲。”

    王天祥不敢不给萧眉一个面子。

    萧眉道:“这三千万,你们天都集团先拿着,尽快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剩下的1。1亿,我天信药业给傅山县政府担保,十天后,把1。1亿资金,打到你们的账户上,这个办法,您看怎么样?”

    萧眉知道,新工业园的手续就要下来了,手续一下来,省里和市里原来虽然说不拨款,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肯定会拨款的,等到拨款一到,就可以抽出来资金,偿还天都集团了。

    本来,萧眉根本不用搀和进来,天信药业和县政府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萧眉出头,帮助的是欧阳志远,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来和王天祥谈判,萧眉根本不会过问一句话的。

    王天祥微微沉思了一下,天信药业集团替欧阳志远出头,以天信药业的信誉来担保剩下的1。1亿,不是不可以,但自己私下里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交易,就无法完成了,自己可是收了赵丰年100万。

    王天祥早就和赵丰年认识,而且关系极好。前一阵子,赵丰年找到自己,直接给了自己100万,让自己停工。

    王天祥不敢停工,赵丰年对他说,剩下的1。4亿工程款,傅山县已经没有钱支付,并把那1。4亿工程款,被挪移建了学校、县委县政府宿舍的真相,告诉给了王天祥。

    王天祥一听,知道这是个极好的借口,他知道,就是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也会支持自己停工的。

    他把傅山县没有能力支付1。4亿工程款的消息,告诉给了董事长霍天都。

    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这两天正在跑资金,忙的焦头烂额。虽然龙海市古雪县的高速路段,被自己拿下来了,但资金就有点周转不过来了。

    前几天,天都集团已经向傅山县政府多次催要这1。4亿工程款,但傅山县政府,老是推脱。

    霍天都一听说傅山县政府把1。4亿工程款,挪用建了县委县政府豪华别墅,不由得暴怒,立刻下令停工。

    嘿嘿,自己收了赵丰年的100万,绝不能恢复施工。

    但现在,天信药业出面担保,自己又不好不答应,如果现在请示霍天都,霍天都正缺钱,他一定会答应天信药业的担保的。

    怎么办?这100万可不能让他跑了。

    王天祥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了。

    “爸爸,不能答应恢复施工!”

    一声暴怒的咆哮,在门口响起,自己的儿子王小辉,头上贴满橡皮膏,鼻青脸肿的冲了进来。

    儿子这个样子,把王天祥吓了一跳。

    “儿子,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快说,老子带人炒了他***家,灭了他家的满门。”

    王天祥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暴戾至极,十分的狰狞。

    王天祥就有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就娇生惯养,十分疼爱他。王天祥几乎给他当儿子了,现在一看到儿子被人达成这个样子,顿时暴跳如雷。

    欧阳志远一看,被自己打飞的家伙,顿时一愣,差一点晕了过去。

    我靠,不会这么巧吧,自己路上打的那个嚣张的绿毛,竟然是王天祥的儿子?

    萧眉一看这个小绿毛,眼前一黑,心道,完了,就是自己当场拿出来一个亿,人家也不会答应恢复施工的。

    志远呀志远,你以为在路上打了一个小绿毛痞子,就没有事了?人家竟然是王天祥的儿子,真是冤家路窄呀。

    王小辉被欧阳志远一拳放倒后,栽进了路花丛里的黄杨里,巧的是,那地方有个碎玻璃瓶子,巧的是,这个倒霉蛋一头拱在碎玻璃瓶子上,而那些树枝子,把黄小辉的脸,也刮破了几道血口子。

    这家伙从绿化带里爬出来,再找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的车在就开着没有踪影了。

    王小辉跑到医院,简单的处理一下那学血口子,就开车到工地,找自己的老爸,让王天祥替自己报仇。

    他把悍马刚开进院子,就看到了自己踹了一脚的帕杰罗。王小辉差点高兴死了。

    你个***,我看这次你还跑吗?

    王小辉把保安叫过来,问清楚这辆车是谁的。当他知道这辆车是傅山县的人来请求父亲恢复施工文王峪大桥的时候,他嗷嗷叫着冲了上来,直接冲进父亲的办公室里。

    王小辉指着欧阳志远道:“爸爸,就是这个***打的我,你可要替我报仇,让人弄死他。”

    王小辉嗷嗷的大叫着,指着欧阳志远怒骂着。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辱骂着。

    “欧阳志远,你太过分了,你过去打了我,我看在天信药业集团萧董事长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你……你竟然在路上,再次殴打我的儿子,我对你说,你现在就是拿出1。4亿来,老子也不恢复施工,你快滚!”

    王天祥咆哮着,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冷的盯着王天祥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打你儿子?”

    “为什么打我儿子?打人是犯法的?我要告你!”

    王天祥恶狠狠的大叫着。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着,拿出一支签字笔,一按那个红色按钮,里面传出来王小辉咆哮的声音。

    ““我靠,你小子真牛逼,敢大白天的在公路上,玩车震,你***,挡住了老子的路……。”

    “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大路这么宽,我们的车又是停在路边,你干么上来就踹我的车。”

    “老子就是看你们不顺眼,赶快把你们的乌龟壳开走,不要阻碍老子的路,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个***。”

    “年轻人,快走吧,我不想打人。”

    “你***别走,你不敢打老子,但你当了老子的路,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签字笔里,传来欧阳志远和王小辉的对话。

    欧亚志远死死地盯着王天祥道:“你听听,这是你儿子惹事的录音,我们在路旁休息,你儿子上来就无端的就踹我的车,对我们进行辱骂,我多次劝阻,而且我们主动开车走,你儿子非了要找人弄死我,嘿嘿,王天祥,你也要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嚣张的儿子,否则,他会很快进监狱了。”

    “住口,我的儿子干么不要你来问,你们走吧,文王峪大桥,我绝不恢复施工,除非你们拿来1。4亿,否则免谈,保安,让他们走。”

    王天祥恶狠狠的咆哮着。

    嘿嘿,欧阳志远,你打我儿子,打的真是个好时机,老子就要用这个借口,哈哈,老子就是不恢复文王峪大桥的建设,你能拿老子怎么样,老子拿了赵丰年100万,就要给赵丰年干活。

    “王经理,请你息怒,刚才录音你也听了,请你再慎重的考虑一下。”

    萧眉看着王天祥道。

    “萧懂,不是我不给您的面子,是上面让我们停工的,我们不能做主,请你原谅,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

    王天祥说着话,带着自己得儿子,怒气冲冲的走出办公室。

    哈哈,这太好了。

    孙学金一见到王天祥拒绝恢复施工,顿时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

    “嘿嘿,欧阳志远,你完蛋了,竟然殴打我们总经理的儿子吗,嘿嘿,你这不是找死吗?

    孙学金冷笑着到道。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孙学金,拉起萧眉就走了出来。

    嘿嘿,王天祥,你等着

    两人走出王天祥的办公室,王天祥和他的儿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