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被耍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被耍了

    周茂航知道,市长郭文画现在要用欧阳志远建设工业园,他就是知道,欧阳志远打了日本人,他也会把这件事平息下去的。

    现在龙海的一二把手,都看到了傅山县是个捞政绩的机会。官场并不是无休止的打压争斗,而是在争斗中,获得最大的政治利益。

    还有一年的时间,就到了换届的时间,如果傅山县能在这一年内腾飞起来,评上全国20绿色旅游大县,这项政绩,对整个龙海的官场,就是一剂催化剂,每个人都会凭借这项政绩,实现自己的目标。

    郭文画能首先打破龙海的战斗序列,启用欧阳志远,就说明,郭文画这个人对欧阳志远还是抱着保护目的的。

    可惜的是,公安副局长王广胜没有看清楚火候。

    周茂航看着王广胜,嘿嘿冷笑道:“他就是郭市长新任的傅山工业园主任欧阳志远。”

    王广胜一听,这人就是欧阳志远,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自己怎么会招惹这个嚣张的灾星。副局长焦兴赞就是死在他的手里,江宗武这个王八蛋,害苦了自己。

    周茂航看也不看王广胜,走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走过来道:“周局长。”

    周茂航拉下脸来道:“志远,怎么回事?你打的可是山田株式会社的人,怎么不注意影响?他们可是来投资的,郭市长亲自打过招呼,要我们保护好他们的安全,你这不是给我找事吗?”

    欧阳志远一把拉过周茂航的胳膊,指着那两个女服务员道:“周局,你看看,这两个小姑娘,被这几个日本鬼子给打的,日本人先动的手,我是正当防卫,那个狗屁副市长张兴勇,却要用官职压我,让我向鬼子道歉,您说,这个狗东西不是发贱吗?日本人欺负我们的姐妹,他装看不见,我打了日本人,他竟然让我道歉,您说,这个张兴勇是个什么玩意?这要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定会被当作汉奸枪毙。”

    欧阳志远说着话,狠狠地瞪了张兴勇一眼。

    张兴勇只气的脸色铁青,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我要到郭市长面前去告你。”

    张茂航连忙道:“张副市长,你好,你能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吗?”

    张兴勇原来不认识欧阳志远,今天终于领教了欧阳志远的厉害了,他今天和江宗武来陪同柳生静一吃饭,纯粹是私人关系,是江宗武邀请来的。

    他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胆大包天,敢打日本人。

    张兴勇看着周茂航道:“周副局长,山田株式会社来投资,是郭市长亲自过问的,如果因为欧阳志远打了他们,致使投资流产,这个责任,就是你,恐怕也付不起这个责任吧?”

    张兴勇上来就拿郭文画来压张茂航,这让张茂航很是不爽。

    “嘿嘿,张副市长,咱不能为了对方来投资,而不要国家尊严吧?她们也是我们的姐妹,在旧中国,我们被日本人任意欺负,但现在是新中国,任何有损国家尊严的事,我们都不会答应的。”

    周茂航说的铿锵有力。

    “哗哗……哗!”

    周围看热闹的人们,禁不住鼓起掌来。

    一位服务员悄悄的递过来一样东西,欧阳志远低头一看,是一盒录像带。

    那个服务员小声道:“里面是日本人殴打服务员的监控录像,我们董事长让我给你。”

    远处的殷延国冲着欧阳志远点点头。

    欧阳志远知道,那些日本人很有可能就住在帝豪大酒店,殷延国是帝豪大酒店的董事长,他不好出面,只能悄悄的把监控录像送来,这个人情,欧阳志远领了。

    殷延国这个小行动,让欧阳志远,从此把他做了朋友。

    “周局,这是日本人殴打两位服务员的监控视频。”

    欧阳志远把录像带递给周茂航。

    周茂航眼睛一亮,接过录像带,走向柳生静一。

    “您好,柳生课长,你能把情况说一下吗?”

    柳生静一看到了欧阳志远把录像带递给了眼前的这位警官,连忙躬身道:“对不起警官阁下,是我们的人喝多了,我代表山田株式会社向两位小姐道歉,并赔偿医药费。”

    柳生静一说完话,走到两位服务员面前,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小姐。”

    说话间,一个日本人掏出了两叠钱,双手递给两位服务员面前,但这个日本人眼里闪烁着不屑和鄙视。

    一个女服务员抬手一掌,把两叠钱打的四处乱飞,沉声道:“滚!谁要你们日本人的臭钱。”

    “哗哗哗!”

    四周的掌声,再次想起来。

    柳生静一的脸色仍旧是面不改色,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告辞了。”

    说着话,带领日本人退回自己的房间。

    江宗武和张兴勇脸色阴沉的跟在日本人的身后,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两位服务员的脸青紫一片,两个手印子还没有消下去,他悄悄的倒出一点药液,两手一搓,来到两位服务员面前道:“我给你们治伤。”

    欧阳志远说话间,两手轻轻一揉,小心的在两人的脸上揉搓着。

    两个小姑娘感觉到,股股清凉在这位年轻人的掌心传到自己的脸上,本来火辣辣疼痛的的脸颊,立刻清凉一片,那个紫色的手掌印,慢慢的消失。

    “呵呵,好了。”

    欧阳志远收起手掌,微笑着看着两位小姑娘。

    众人看着两位小姑娘脸上的手印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也不肿了,个个都露出了惊异的神情。

    “呵呵,志远,你的医术不错嘛。”

    周茂航微笑着道。

    “呵呵,一般。”

    远处拐弯的角落里,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日本人,看到了欧阳志远给两个小丫头治疗脸上伤痕的整个过程,当两人的脸,被这个年轻人轻轻的揉搓了几下后,两个小丫头脸上的伤,竟然完全的好了,这让这个日本人大吃一惊。

    好高明的神秘药液。

    这个日本人的眼睛,立刻发出贼亮的贪婪目光。

    这个日本人,叫山泽一郎,是柳生静一家族的医官。

    日本人在唐朝的时候,就把中国的中医学去了不少,他们现在不叫中医,而是叫东洋药师。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掠夺了大量的中国医术,很多神奇的中药配方,都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山泽一郎对中国的中医,研究很深,精通中国中医。他这次随着柳生静一来中国,目的除了帮助柳生静一完成任务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搜集中国的神奇药方。

    他看到了欧阳志远给两个女孩子治伤的整个过程。

    这位年轻人用的药液,绝对是一种神奇的药液。

    欧阳宁静微笑着走过来,伸出手笑着道:“周局,您好。”

    周茂航一看是志远的父亲,连忙伸出手道:“呵呵,宁静,你的儿子打得好,大的真痛快,呵呵,要是老子,早就掏枪了。”

    周茂航呵呵笑道。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顿时抚掌大笑。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周叔叔,谢谢你了。”

    萧眉微笑着走过来。

    “小丫头,谢我干嘛?要是想谢我呀,你和志远的喜酒,别忘了请我就可以了。”

    周茂航大笑道。

    “周叔叔……”

    萧眉脸色一红,跺着脚。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茂航拿着那盘录像带,带着警车快速的离开。

    王广胜一看周茂航走了,连忙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欧阳志远走向殷延国,微笑着道:“殷延国,谢谢了。”

    “呵呵,谢我干嘛?我们是兄弟,虽然柳生静一住在我的酒店里,但我还是一位中国人,我的姐妹被欺负,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殷延国的那盘录像带被周茂航拿走,如果谁再用这件事,向欧阳志远发难,周茂航也会凭借录像带,给欧阳志远开脱。

    “好,我们是兄弟。”

    欧阳志远握住了殷延国的手。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直奔自己的家。

    “志远,那个柳生静一身上的杀气,竟然如此浓烈,他一定是一个高手,志远,你以后要小心。”

    欧阳宁静和自己的儿子一样,感到了柳生静一的冷酷杀气。

    “爸爸,我知道,这家伙是一个高手,日本人凭借几个臭钱,现在在中国很是猖狂,但柳生静一却很低调,如果是别的日本人被打,他们绝对会像狗一样狂吠的,但柳生静一两次都主动想自己道歉,这就让我很怀疑他们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他们在掩饰什么?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

    “日本人向来都是很狡猾的,你打他们,就是想要证实一下,柳生静一的反映?”

    欧阳宁静道。

    “呵呵,爸爸,我一眼就看到了柳生静一,想不到这家伙竟然住到帝豪大酒店,我就是要激怒这家伙,看看他有什么反映,但想不到,江宗武也在,而且还有一个副市长。”

    欧阳志远道。

    “那个江宗武是你们县的副县长?那你当面辱骂他,小心他以后给你小鞋穿,那个张兴勇,倒是在电视里看过他。”

    欧阳宁静担心的看着儿子。

    “江宗武只是下来镀镀金,时间不长,就会滚蛋,倒是那个叫张兴勇的副市长,就是一个典型的汉奸嘴脸,有机会,一定搞掉他。”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就你一个县级办公室主任,距离副市长张兴勇还很远,你怎么搞掉他?呵呵,你就吹吧。”

    萧眉笑嘻嘻的道。

    “呵呵,谢谢眉儿给周茂航打电话。”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萧眉的手。

    “呵呵,你惹事,我当然不能不问了。我本来想给正局长赵大山打电话,但他现在不一定在市局,我就直接给周茂航打电话。”

    萧眉微笑着道。

    “远儿,以后不要再动手打人了,你的脾气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一个样,表面上文质彬彬,但脾气都极其火爆,你看,要不是眉儿打电话,你就会被抓走的。”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儿子。

    “妈妈,你看那两个挨打的小姑娘,平白无故的被打成那个样,不狠狠的教训那些小日本,我今天就会睡不着觉。”

    欧阳志远很生气的道。

    后面不远处,山泽一郎开着车,远远的跟在欧阳志远的车后面。

    柳生静一阴沉着脸,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挥起手掌,狠狠地打在龟板的脸上。

    “啪啪!”

    “八个雅鹿!龟板,我对你今天的表现很失望,明天你回国吧,柳生家族不需要你这种蠢材。”

    柳生静一咆哮着,阴沉着的脸变得狰狞无比。

    “嗨,对不起,科长,是我莽撞了。”

    龟板低着头,立正站在那里,满脸羞愧。

    鸠山连忙走上前道:“课长,请您饶恕龟板君一次。”

    柳生静一狠狠地瞪了一眼鸠山道:“龟板已经多次犯错,明天一定回国,让伊贺圣雄来接替他,就这样决定了。”

    柳生静一说完话,转身走进里面的房间。

    伊贺圣雄是日本二战时期没落的家族弟子,他的毕生心愿,就是重新振作伊贺家族过去的雄风,但是,虽然他有雄心,但是,满整个家族没有剩下几个人了,他只有依附在柳生家族的庇护之下,才有机会壮大自己。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和萧眉开着车,来到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的大楼前。

    “志远,今天你是去协商开工事宜的,你不要冲动明白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眉儿,谢谢你来陪我,我不会干什么的,毕竟我去求人家。”

    欧阳志远没心没肺的笑着。

    他知道,今天自己去找王天祥,就怕是自取其辱,自己打过副经理孙学金和经理王天祥,就怕两个王八蛋要报复自己。

    大门的保安拦住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喂,你是哪儿的?你找谁?”

    保安大声喝问到。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把手里的两条云烟递到几个保安的手里,笑着道:“兄弟,我们是傅山县政府的,来找天都集团的经理王天祥。”

    两个保安一看有两条云烟递过来,知道今天遇到了贵人,连忙把云烟藏好,本来公事公办的那张死人脸,立刻变成笑脸道:“呵呵,傅山县政府的,请问你们预约了吗?”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没有,对了,你们王经理在吗?”

    一名保安道:“在,两位经理都在,你看,那辆奥迪,就是王经理的。没有预约,不好办,要不,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两条云烟,起了作用,要不,自己根本进不了人家的传达室。

    “谢谢了兄弟。”

    欧阳志远笑道。

    这个保安是副经理孙学金的一个远房亲戚,他把电话直接打到了孙学金的办公室。

    天都集团在古雪县承接了一条高速公路的项目,全长12公里。

    这两天,他们把所有的工人,都调集到了古雪高速那里去了。公司八点钟要召开会议。

    孙学金正在看会议议程,就接到了门卫保安打过来的电话。

    “表叔,你好。”

    这个保安称呼孙学金为表叔。

    “说,什么事?”

    孙学金一边看着会议议程,一边听着电话。

    “表叔,傅山县政府来人了,说要见王经理。”

    保安大声道。

    “什么?傅山县政府来人了?”

    孙学金顿时一愣,心道,来的好快呀,刚一停工就来人了?嘿嘿,不停工的话,你们还不来人。

    “你问问他们,带来工程款了吗?要是没带来钱,让他们滚蛋。”

    孙学金冷笑着道。

    那个保安捂住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孙经理问你们带工程款了吗?”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带来了。”

    “表叔,他们说,带来了。”

    孙学金一听,心道,前几天多次向傅山县政府要工程款,对方百般刁难,推三挡四,就是不给钱?他妈个逼的,看来就改早停工,逼死他们。

    “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来。”

    孙学金放下电话,等着傅山县的人上来。

    “呵呵,孙经理让你们上去,三楼左拐南面第一个门,就是副经理办公室。”

    保安微笑着道。

    “谢谢。”

    欧阳志远开着车,进入了院子。

    刚停工一天,傅山县政府就能筹集到1。4亿的工程款?不可能吧?1。4亿的工程款,可不是个小数目,不知道来的是谁?

    孙学金转过头,透过窗户,看着一辆帕杰罗越野车开了进来,车门一开,一位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紫色套裙的漂亮女人,走下车来。

    孙学金的眼珠子差一点掉了出来,他瞬间就被这个女人高贵典雅的风姿吸引住了。我的天哪,傅山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到现在,孙学金终于知道,女人除了漂亮之外,还有另外一种让人震撼的美,那就是气质,这种典雅的高贵气质,让孙学金的呼吸都窒息了。

    微风吹来,身材高挑的萧眉,长发飘舞,淡淡的笑意,在嘴角上,勾勒出一种迷人的弧度。

    我的天哪,自己要是能有机会,和这种美女睡上一夜,死了也值得。

    另一扇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脸色白净,英俊潇洒的年轻男人走了下来。

    孙学金一看这个男人,身形猛然站了起来,茶杯当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的瞳孔如同野猫一般骤然爆缩,一股浓烈的恨意和冷芒在眼里爆射而出。

    哈哈,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难道是代表傅山县来送钱的?嘿嘿,你***也有今天,嘿嘿,你打我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求我的一天吧。

    嘿嘿,老子今天要玩死你个***。

    孙学金猛地卷起了袖子,抓起了电话,直接通知大厅,让来人在大厅里等候,就说老子正在忙,没有时间。

    欧阳志远和萧眉刚来到一楼的大厅,就被两个保安拦住。

    “请问,您们是傅山县政府的吧。”

    一个保安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是傅山县政府的。”

    “你好,总经理和副经理都在开会,请您们先到休息室里坐一会吧,总经理散会后,我来叫你们。”

    那个保安很客气的道。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好吧,谢谢兄弟。”

    “那您请。”

    保安把欧阳志远和萧眉让进休息室,另一位保安端来两杯茶。

    孙学金看了看表,走向了王天祥的办公室。

    他敲开了王天祥的门,看着总经理王天祥笑道:“总经理,告诉给您一个好消息。”

    王天祥正准备去开会,一看孙学金要告诉给自己一个好消息,沉声道:“有屁快放。”

    “傅山县政府来人了,他们带着钱来的,我让保安把他们带到休息室里了。”

    孙学金嘿嘿的笑着。

    王天祥一听,瞪了一眼孙学金道:“你脑子进水了,他们带钱来,你不让他们上来?我们正缺钱呢。”

    “嘿嘿,王经理,1。4亿的工程款,你就是把傅山县政府都卖了,他们能有1。4亿?他们肯定是凑了一点钱,来恳求我们恢复施工的,我们能见他们吗?再说,王经理,您知道,来的是谁吗?”

    孙学金的两眼里露出怨毒的目光。

    “来的是谁?”

    王天祥疑惑的看着孙学金。

    “咱们的仇人欧阳志远。”

    孙学金嘿嘿的冷笑着。

    王天祥一听欧阳志远的名字,神情一变,一把拉过孙学金的衣襟,大声问道:“你说什么?是欧阳志远来的?”

    孙学金看着脸色变得极其狰狞的王天祥,嘿嘿笑道:“不错,就是这个***,所以,我让保安把他领到休息室,咱们先开会,开完会后,咱们走西门,到古雪县的高速公路办公室住上几天,不回这里……哈哈哈。”

    “哈哈,好,欧阳志远,你终于有事情来求老子了,哈哈,好,很好,世事无常,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呀,好。”

    王天祥狞笑着连说十几个好字。

    欧阳志远在休息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保安进来,只等的他心急如焚,坐立不安。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抓耳挠腮的样子,心里就想笑。

    萧眉为什么要撇下自己公司的一摊子事,来陪欧阳志远到龙海?萧眉知道,欧阳志远性格中,最大的缺点,就是冲动浮躁。

    而官场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冲动浮躁。

    欧阳志远暴打过王天祥和孙学金,而现在,欧阳志远要来求人家,王天祥和孙学金一定会百般刁难欧阳志远。萧眉就是要让这件事,使欧阳志远明白,他冲动浮躁的后果,让他明白,很多事情,不用拳头同样也可以解决的。

    欧阳志远不改变这个缺点,他的官场仕途,走不很远的。

    “保安,保安,你们经理开完会了吗?这……两个小时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十点了。

    一位保安走过来道:“我们也不知道开完会了没有,上面没来电话,你就在这里等着吧,要不,你打个盹?休息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保安的话,恨不得一拳打烂他那长满粉刺的狗脸,你***说的轻巧,老子心急如焚、火烧火燎,能打盹吗?

    “志远,沉住气,再等一会吧。”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志远点点头,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快速的转动着。

    难道是王学金不愿意见自己?故意躲了起来,不见自己?这***真欠揍。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楼上,已经陆续有人下班了。

    欧阳志远猛地站起身来,走到一个员工面前,陪着笑脸道:“您好,请问您们的王经理在吗?”

    那个员工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现在都下班了,王经理有急事出去了。”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急了。我靠,老子在这地方等了一上午,竟然没等到人,被人涮了,这个王八蛋,老子见到他,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你知道,你们王经理到哪里去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一个小员工,总经理的去向,我到想知道,可是人家不告诉给我。”

    欧阳志远一听,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

    萧眉走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走吧,人家肯定不想见你,躲出去了。”

    欧阳志远一听,恨得牙根疼。

    王天祥这个王八蛋,故意让自己在这里等他,然后自己偷偷的溜走。

    欧阳志远垂头丧气的走出人家的办公大楼。在走近传达室的时候,萧眉示意欧阳志远把车停下来。萧眉打开窗户,看着那两位正在抽着欧阳志远送的云烟,微笑着道:“兄弟,你们总经理真忙,你们现在的工地很多吧。”

    一个保安一看只送给自己云烟的贵人,连忙笑呵呵的道:“工地也不是很多,我们在古雪县中了高速公路的标,很多工程队,都去了古雪县。”

    “开车吧。”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冲着萧眉竖起了大拇指,笑道:“真有你的。”

    萧眉笑道:“有很多事情,不是只能用拳头来解决的,遇到事情的时候,先静下心来,要用脑子,志远,你明白吗?你说,当初你不暴打王天祥和孙学金,今天我们能被唰了一上午吗?”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苦笑道:“呵呵,眉儿,我以后尽量不用拳头。”

    “呵呵,志远,以你的智慧,不用我再教你吧,官场最忌讳的就是冲动和浮躁,你说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竟然三上三下,今天又差一点被警察抓走,你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

    萧眉看着志远道。

    “呵呵,我知道,眉儿,我以后不用拳头了,只用脑子,这下总该可以了吧。”

    欧阳志远知道,眉儿的天信药业有很多的事,等着她去解决,眉儿为了能让自己改掉这个打人的坏毛病,撇下自己的厂子,来陪自己,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

    “走吧,先吃饭,下午我去古雪县,你回傅山。”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呵呵,你一个人去古雪县,我还是不放心,好人做到底,所有的工作,我都交给总经理王福齐了。”

    萧眉系笑着道。

    “那好吧,咱们先吃饭,离这不远,有一家柴火鸡炒的不错,咱们去吃。”

    欧阳志远说着话,开着车,直奔前面不远的柴火炒鸡店。

    不一会,车子就来到了那家柴火炒鸡店。

    欧阳志远下了车,伸手拉住了眉儿的小手,走向炒鸡店。

    眉儿回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脸色一红,轻轻的夸起欧阳志远的胳膊。

    一辆桑塔纳在欧阳志远身边停下来,车上走下来一男一女,两人风风火火的从欧阳志远身边走过,走向炒鸡店,看样子是急着吃饭。

    那个女人手里拎着一个包,当欧阳志远对那个包,顿时感到很熟悉,不由得仔细一看,立刻就想起来了,上次有个抢包贼,抢了这个漂亮女人的包,还是自己帮她把包夺回来的,呵呵不认识自己了?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身后传来汽车开过来的声音,同时,一股浓烈凌厉的杀气,如同潮水一般,狂涌而来。

    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猛然一推萧眉,把萧眉推倒在地,转过身来一看,一辆桑塔纳的窗口,露出一张极其狰狞的男人脸来,同时一把乌黑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前面那个女人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闪开!”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整个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又如同一道青烟电芒,一下子狠狠的把那个女人扑倒在地。

    “呯1

    一声闷响,对方的枪响了。

    欧阳志远只觉得肩头一热,一股液体狂涌而出。

    欧阳志远立刻连点住自己的穴道,止住了鲜血。

    那辆桑塔纳车上的杀手一看没有打中目标,闪电一般的消失在远方。

    “志远,你受伤了。”

    萧眉一声尖叫,扑了过来,眼泪掉下来了。

    刚才虽然这一枪不是打向自己,但关键的时刻,志远首先把自己推到在地,他先想到的是眉儿,这让萧眉十分的感动。

    “没事,擦破了一点皮。”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血止住。欧阳志远身下的那个女人脸色苍白的在地上坐起来,一看到欧阳志远,为了救自己受伤了,

    “同志,谢谢你救了我。”

    那位漂亮的女人连忙扶住欧阳志远。

    “帮我脱掉衣服。”

    欧阳志远快速的道。

    萧眉连忙吧欧阳志远的外套脱掉,露出伤口。

    如果欧阳志远再晚一点,这颗子弹就会打在欧阳志远的后脑上,现在,子弹只是在欧阳志远的肩头上,擦掉了一块皮。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手术盒,萧眉熟练的给欧阳消毒清创,然后拿出志远送给自己的生肌膏,给志远抹上,在包扎好。

    处理完这一切,萧眉累的一下子坐在地上。

    那个女人低声道:“快离开这里再说,一会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萧眉一听这声音,有点耳熟,连忙仔细一看,脸色巨变,失声道:“王阿姨。”

    那个漂亮的女人一听有人叫自己王阿姨,而且声音很熟,仔细一看,张嘴就要喊,身后那个男的立刻道:“快走。”

    欧阳志远立刻道:“我们有车,我们跟着你们。”

    四个人快速的离开现场,两辆车消失在远处的大街上。

    两辆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小饭店,四个人要了一个小单间。当四个人走进单间后,那个女人一把拉住萧眉道:“萧眉,你还在龙海,怎么还不回去?你父亲很想你,想你想的头发都白了。”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女人和眉儿认识,很是纳闷。

    萧眉一听,眼泪流出来了。

    “王阿姨,你怎么来龙海了?”

    萧眉连忙擦掉眼泪。

    那个漂亮的女人道:“我和郭处长来龙海暗中调查一件经济案件,刚才那一枪,是有人想要灭口,阻止我们查案。”

    那个女人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小伙子,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萧眉看着志远道:“志远,这位是省纪委副书记王书记。”

    “王书记,你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这位纪委副书记问好。

    “呵呵,你好,萧眉,是你男朋友吧,小伙子身手不错。”

    王虹雨看着萧眉道。

    萧眉脸色微红道:“王阿姨,他叫欧阳志远,傅山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欧阳志远?呵呵,何书记对我提到过志远,呵呵,不错。”

    王虹雨微笑道。

    “王书记,上次你的包里没少东西吧?”

    欧阳志远笑着道。

    “我的天哪,志远,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看见你面熟,感情上次帮我夺回来包的是你,现在你又救了我的命,呵呵,我还要好好的谢谢你。”

    王虹雨笑着伸出了手,欧阳志远也伸出了手,两人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王书记,你们现在很危险,我看,你们还是快点回南洲吧,有人想杀你们灭口。”

    欧阳志远看着王虹雨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