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无耻的汉奸

    第一百七十六章无耻的汉奸

    欧阳宁静和妻子秦墨瑶这两天很忙,儿子在花鸟鱼虫古玩市场交汇处,也就是文化一条街的十字中心,盘下了一座两层小楼,准备开一家中医诊所。

    现在的社会,老百姓已经看不起病了,自己开的这个诊所,将要专门为看不起病的老百姓服务。

    虽然欧阳宁静由于过去的誓言,不再给人看病,但是帮助儿子收拾房子,还是可以的。欧阳宁静本身就是一位悬壶济世的善良医生,他非常支持欧阳志远。

    秦墨瑶也为自己的儿子有这个想法而高兴。

    两层小楼已经收拾好了,李大鹏在上午,就把所有的手续送了过来,各种证件上,写的是欧阳宁静的名字。

    三个漆黑的大字——济世堂,已经挂在了门头上,各种药柜和柜台,已经摆好,里面盛满了各种购买来的药材。

    “墨瑶,歇一会吧,儿子一会就到,萧眉也来。”

    欧阳宁静已经接到了儿子的电话。

    “远儿和萧眉也来?太好了,这个臭小子还能想起老妈呀?咱们多少天没见到他了?”

    想到儿子,秦墨瑶那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意。

    “今天,咱们不做饭了,找一家好的酒店,好好的和儿子、儿媳吃顿饭,呵呵,瑶儿,找个机会给萧眉说说,快点让他们把事情办了,我可等着抱孙子。”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

    “呵呵,静哥哥,我更想抱孙子。”

    两人正说着话,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出现在街头,慢慢的开了过来。

    “志远,爸爸妈妈在店里?”

    萧眉微笑着看着志远。

    “对,李大鹏给我打电话,说各种手续和证件都给爸爸送过来了,诊所已经收拾好了,就等着朱老哥搬过来,就可以开业了。”

    欧阳志远握住眉儿的手道。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看着儿子的车子,开了过来,两人微笑着站在一起。

    “看,志远,爸爸妈妈就站在店门前,在看我们。”

    萧眉看到了婆婆和公公两人正微笑着向这里看着。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爸爸和妈妈,自己的眼睛有点湿润,自己好长时间没有来看爸爸妈妈了。

    车子慢慢的停下来,欧阳志远和萧眉走下车来。

    “爸爸妈妈!”

    欧阳志远紧跑了几步,和爸爸妈妈抱在了一起。

    “呵呵,臭小子,我以为你忘记拉爸爸妈妈了。”

    秦墨瑶疼爱的抚摸着儿子的头顶,一脸的幸福。

    “爸爸、妈妈。”

    萧眉大方的叫着爸爸和妈妈,然后握住了婆婆的手。

    “呵呵,萧眉,来了。”

    欧阳宁静微笑着看着儿媳。

    “来了,爸爸。”

    秦墨瑶早已拉住萧眉的手,笑道:“眉儿,妈妈很想你。”

    萧眉一听自己的婆婆说很想自己,她的心里一热,眼圈微红,眼泪禁不住的扑簌流下,一下子扑进婆婆的怀里。

    萧眉看着婆婆这样疼爱自己,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魏海娟。同样是母亲,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那样?和自己的家庭比,志远的家庭,是这样的温馨,充满着浓浓的父子母子的深情,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失去了浓浓情意的家庭,还是家庭吗?

    这几天,爸爸已经给自己打了几次电话了,让自己回去,但一想到母亲那双尖刻充满着势利的眼光,萧眉的心,就冰冷至极。

    如果自己领着志远回到南州,母亲还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羞辱志远。以志远的脾气,他立刻就会翻脸。

    自己不想让最心爱的男人,受一点委屈,更不想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丈夫。

    欧阳宁静看了一眼妻子和趴在妻子怀里的哭泣的萧眉,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道:“臭小子,你欺负萧眉了?看我不打死你。”

    欧阳志远连忙抱住爸爸的胳膊道:“爸爸,妈妈疼爱眉儿,眉儿感动的哭了,我哪里敢欺负眉儿?人家疼爱她还来不及呢。”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萧眉转过脸来,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哼,你就欺负我了,让爸爸打你。”

    说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呵呵,眉儿,走,今天咱一家人,找个好一点的酒店,好好的吃一顿团圆饭。”

    秦墨瑶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是那样的恩爱,秦墨瑶打心里感到欣慰和幸福。

    “好的,妈妈,爸爸,上车,我找地方。”

    欧阳志远说着话,锁好店门,开着车,直奔殷延国的帝豪大酒店。

    帝豪大酒店,是殷延国的另一座最豪华的的四星级大酒店。原来,欧阳志远在殷延国的天水阁吃过饭,就是在天水阁,打了天都集团的分公司经理王天祥。

    欧阳志远给殷延国打了电话,让他给自己留下那间翠竹厅。

    殷延国一听欧阳志远来自己的帝豪大酒店来吃饭,连忙去安排房间。

    殷延国的父亲殷富林,是龙海市的林业局长,上次陪同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到傅山视察,殷富林就见到了欧阳志远。

    殷富林回来后,就告诉儿子,一定要和欧阳志远搞好关系,这个人前途无量。说不定,以后,自己会用到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刚到帝豪大酒店,殷延国就从里面迎了出来。

    “呵呵,志远,房间给你留好了。”

    两人紧紧地握了一下手。

    “呵呵,殷懂,谢谢你了。”

    殷延国在天水阁见到过萧眉,那时候的萧眉就极其的漂亮,现在,萧眉竟然显得更加年轻漂亮,而且多出了一种让人着迷的妩媚。

    这怎么可能?人怎么会变得越来越年轻?

    萧眉确实比过去更显得年轻漂亮,而且多了一份让男人心动的成熟妩媚,这都归功于志远的美容养颜膏和欧阳志远的疼爱。

    但后面的那一对男女,更让殷延国目瞪口呆。

    欧阳宁静今年四十七,而秦墨瑶四十六,但欧阳宁静的外貌,就是三十出头,而秦墨瑶的样子,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这一年龄阶段,是男人和女人的黄金年龄,最吸引人的时候。

    欧阳宁静北方人的英俊潇洒成熟和秦墨瑶南方女子的妩媚娇柔清纯,让殷延国这位男人,也是震惊至极。

    没听说欧阳志远还有哥哥和嫂子呀?乖乖,看看人家弟兄俩长的,再看看人家找的媳妇,我靠,人比人得死呀,货比货得仍呀。

    “呵呵,志远,不用谢,这两位是你的哥哥和嫂子吧,大哥长的英俊潇洒,嫂子更是年轻漂亮,简直就是……”

    欧阳志远一听殷延国的话,差一点晕过去,没等殷延国夸完,欧阳志远一把捂住了殷延国的嘴,快速的道:“打住……嘿嘿……打住。”

    这边,欧阳宁静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道,儿子的朋友是什么眼神?

    秦墨瑶的脸色红的象苹果,而萧眉却抿着嘴,笑个不停。

    “志远,你干嘛?想闷死我,夸你哥……”

    欧阳志远苦笑道:“你快打住,劳驾别夸了,他们不是我哥和嫂子,他们是我爸爸和妈妈。”

    “你说什么?是你爸爸和妈妈?这怎么可能?你不会发烧吧?你有这么年轻的爸爸和妈妈?”

    殷延国看着欧阳志远,忍不住伸手去摸欧阳志远的脑门,一副打死也不敢相信的的样子。

    “呵呵,那个啥……,小伙子,我们确实是志远的爸爸妈妈,呵呵。”

    欧阳宁静忍不住连忙解释。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们……”

    殷延国的双眼瞪得好像牛眼一眼,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样表达出来自己的震惊。

    “殷延国,你想饿死我,快点,别啰嗦,我们进去吃饭。”

    欧阳志远不想再让殷延国啰嗦,带领着爸爸妈妈和萧眉,走进了帝豪大酒店。

    殷延国呆呆的站在酒店门前,傻了一般,自言自语着什么。

    “我靠,早婚早恋的好呀,但再早婚,欧阳志远的妈妈,也不会二十五六岁吧,肯定不是欧阳志远的亲妈。”

    殷延国终于想透了事情的原因。

    服务员带领着欧阳志远来到了翠竹厅。

    帝豪大酒店,不愧为四星级别的大酒店,装修的极其豪华典雅,别具风格,特别是这间翠竹厅,竟然是按照南方的小桥流水人家、翠竹山石湖泊的自然风光装修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就连竹子也是活的。

    整个房间就是江南水乡的缩影。

    这让秦墨瑶如同来到自己的家乡一般。

    欧阳志远来过帝豪酒家吃过饭,知道这里也有这么一间大包间,他知道,母亲是南方人,就专门让殷延国留下这件包间。

    秦墨瑶看着房间的装修,仿佛一丝伤感在眉头一闪,但今天是儿子和儿媳来看自己,应该是一家团聚的时候,秦墨瑶连忙按下自己的伤感,摇摇头,微笑道:“呵呵,志远,不错。”

    妈妈那一丝伤感,没有逃过志远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办错了事情,不该留这间包间,肯定是妈妈看到这里的情景,想起了自己的江南家乡。

    欧阳志远握住妈妈的手,轻声道:“妈妈,咱换一间吧。”

    “呵呵,儿子,换干嘛?妈妈很喜欢这间房,不错,和妈妈的家乡一样,谢谢儿子。”

    秦墨瑶微笑着道,她知道,儿子本来就是好心。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妻子,他知道,墨瑶在梦里里经常喊着妈妈……妈妈。

    自己和墨瑶离开江南有二十多年了吧。

    当年,自己只是个穷郎中,墨瑶没有嫌弃自己的贫穷,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浪迹天涯,流落到龙海,这么多年了,墨瑶没有一句怨言。这让欧阳宁静很是感动。

    “妈妈,点菜吧。”

    萧眉连忙打破这有点伤感的气氛,把菜谱放到婆婆的面前。

    “呵呵,眉儿,你点吧。”

    秦墨瑶疼爱的拍了拍自己儿媳的头,笑着道。

    萧眉替婆婆点了几个清淡的江南菜,然后把菜谱递给欧阳宁静道:“爸爸,您点吧。”

    欧阳宁静微笑着又给墨瑶点了几个菜,然后,他把菜谱递给志远道:“儿子,你点吧。”

    欧阳志远给萧眉点了两个山南菜系中的两个菜。

    欧阳宁静不喝市面上卖的酒,他自己最近又酿造了一种比神仙醉要微微清淡一点的玉春露。

    这种酒要比神仙醉的度数低一点,口味清纯淡雅,绵长香醇,属于清香型,如果酒量好的话,可以喝二斤。这和神仙醉相比,神仙醉是烈火,玉春露就是轻风,但这两种酒,都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了得。

    相比较,玉春露更加珍贵,而且酿造工艺更加复杂。

    欧阳志远本来要上红酒,但爸爸看着欧阳志远道:“玉春露也适合女人喝,功能养颜活血,你妈妈一直在喝,明天,给你们多带一些。”

    欧阳宁静说着话,在包里拿出几瓶玉春露。

    这时候,点的菜已经上齐。

    萧眉启开了酒,给爸爸和妈妈满上,又给志远倒满,最后才给自己倒上。

    萧眉端起杯,和志远一起站起来,看着妈妈和爸爸,轻声道:“这第一杯酒,祝爸爸妈妈永远健康。”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看着懂事的儿子和儿媳,俩人互相看了一眼,那种幸福的感受,让两人打心里高兴。

    “呵呵,谢谢远儿、眉儿。”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共同举起了杯,一家四口,同时干了一杯。

    萧眉和志远,又敬了妈妈爸爸一杯酒。

    一家人其乐融融,很是温馨。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不一会,一瓶酒酒喝完了。

    温馨的家庭气氛,让萧眉内心的那一份痛楚,彻底解开。

    喝到中间的时候,殷延国带着两盒茅台来敬酒。

    当他走到翠竹厅门外的时候,就被从房间里飘出来的淡雅酒香,吸引住了。

    殷延国对各种名酒都研究过、品尝过,但这种淡雅的甘醇酒香,自己怎么从来没喝过?志远喝的是什么酒?这么好闻?

    殷延国把服务员喊来道:“里面的客人,可得是什么酒?”

    按照规定,这里是不准自带酒水的,但欧阳志远进的是尊贵厅。尊贵级别的大厅,可以不受这项规定限制。

    服务员一看董事长来敬酒,连忙道:“是客人自己酿造的,味道极其好闻。”

    殷延国推门走进去,微笑着道:“呵呵,欧阳大叔、秦姨,我来给您们敬酒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站起来,志远笑呵呵的道:“殷懂,你这么忙,还来进酒干嘛?”

    殷延国呵呵笑道:“欧阳叔和秦姨,第一次来我的酒店,咱俩是朋友,我当然要来向欧阳叔和秦姨敬酒了。”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不敢当,殷懂。”

    欧阳志远拿出一瓶酒笑道:“我父亲不喝别的酒,你想敬酒,开这一瓶吧。”

    殷延国接过欧阳志远手中的酒道:“我离很远就闻到了这种酒淡雅甘醇的清香,绵绵悠长,绝对是好久中的极品。”

    殷延国说着话,已经把酒打开。瓶盖刚一开启,那种沁人心肺的淡雅幽香,让殷延国差一点流出来哈喇子。

    “好酒,欧阳大叔酿制的酒,竟然比茅台、五粮液还要清香淡雅,好酒呀。”

    殷延国一连敬了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两个酒。

    山田株式会社的全体人员,都住在帝豪大酒店的客房部。

    今天晚上,柳生静一在富贵大厅,宴请傅山副县长江宗武和龙海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

    他们每个人都喝了少,个个摇摇晃晃的。

    柳生静一和鸠山送江宗武和副市长张兴勇下楼,几个保镖在后面跟着,保镖队长龟板的手腕,还没有痊愈,被吊在胸前。

    当他们刚走到楼梯拐弯的时候,股股淡雅绵长的酒香,从一间包间里传来。

    柳生静一极其喜欢喝酒,更喜欢喝美酒,鸠山更是个酒鬼。

    鸠山猛然闻到这种极其好闻的酒香,猛然停住身子,柳生静一也停下来。

    “这是什么酒?这么好闻?宗武兄?”

    柳生静一看着江宗武问道。

    江宗武本身也喜欢喝酒,他微微的一闻,也是眼睛一亮,这酒不错,这种清香竟然带着一种清晨的清新,让人一闻,如同闻到了春天的气息,酒香淡雅甘醇,绵长悠远。副市长张兴勇也是个好饮之人,一闻这酒香,也是大加赞赏。

    “不错,好酒。但这酒,自己我怎么没喝过?”

    张兴勇看着江宗武道。

    “我也没喝过。”

    江宗武笑着道。

    这就让两人很是奇怪,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全中国的美酒,只要是好酒,全都品尝了多少遍,但这种酒,两人的确很陌生。

    龟板更是酒中恶鬼,他闻到了这种酒香,口水早就流出来了。

    鸠山看着龟板道:“你的去看看,买两瓶的干活。”

    龟板连忙答应,领着两个保镖,顺着酒香,走向翠竹厅。他们刚想进入翠竹厅,就被一位女服务员拦住。

    “先生您好,这里是客人的包间,他们正在在喝酒,请问,那你有什么事吗?”

    龟板早已喝的有点多了,一看到女服务员拦住自己的去路,顿时很是恼怒,抬手一掌就打在了女服务员的脸上,大声吼道:“你的滚开,我的买酒。”

    站在楼梯口的江宗武和副市长张兴勇看到龟板抬手打了女服务员,两人不禁皱起了眉头,但都没有表示什么。

    他们不想得罪山田株式会社,他们这次将要在傅山投资十几个亿,建立电子厂和汽车装配厂。

    那个挨打的女服务员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被打的脸,立刻起了一个紫色的手印,鼻子在流血。

    “你……你为什么打人?”

    女服务员哭着争辩道。

    “你的,滚开!,我的进去买酒。”

    这结伙说着话,就向里闯。房间内还有一位女服务员,她听到外面姐妹的哭声和一个男人的咆哮声,连忙开门,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门一开,龟板正和这位女服务员撞了一下。

    “八格!

    龟板这一掌又打在了这位女服务员的脸上。

    这一掌,打的很重,女服务员的鼻子,立刻出了血。

    房间内,殷延国的两杯酒刚敬完,就看到,一个男人一巴掌把自己的服务员打的鼻血横流。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他一眼就认出来,打人的这个人,竟然是在崮山镇外,差一点碰伤一帆的那个日本人。

    欧阳志远顿时怒火中烧,这个***,被自己打断了手腕,竟然还敢用另一只手再打我们中国人,你个***,真是找死呀。

    欧阳志远二话没说,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龟板的小肚子上。

    “嘭!”

    “啊!”

    龟板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被踹出五米开外,咕噜咕噜的滚下楼梯。

    另外两个保镖一看到自己的队长被人家一脚踢飞,嘴里发出叽里呱啦的爆叫,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根本不用手,一个鞭腿,脚掌狠狠地砸在两人的颈窝之上。

    “啊!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生中,两个日本保镖,被欧阳志远踢飞,滚在了柳生静一的脚下。

    当欧阳志远刚从房间内冲出来的时候,江宗武一下子就认出来是欧阳志远,他知道,欧阳志远的脾气火爆,他冲了过来,就想让欧阳志远住手,但欧阳志远看到两个小丫头被这个日本人打的脸都肿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出手,两秒钟不到,三个日本人就被他打倒在地。

    副市长张兴勇一见这个年轻人打了日本人,顿时吓呆了,日本人被打,这还得了?这要是引起外交事端,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他立刻跑过来,阴沉着脸,大声呵斥道:“住手,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日本客人,你不想活了?我现在命令你,立刻给日本客人道歉,马上道歉!”

    张兴勇大叫着。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个对着自己咆哮的人,竟然让自己立刻给日本人道歉,就知道这种人,就是汉奸走狗。

    在中国,不论什么时候,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汉奸走狗。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张兴勇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刚才日本人殴打我们两位服务员,你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不让日本人向我们中国人道歉?你还是中国人吗?我呸!”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口呸在了张兴勇的脸上。

    这时候,欧阳宁静、秦墨瑶和萧眉走了出来,他们都看到了眼前的一切,欧阳宁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秦墨瑶看着两位服务员脸上的青紫手印,和流着血的鼻子,连忙把两位女服务员拉了过来,就要给两人上药。

    萧眉立刻把身上的签字笔,调好角度,录下证据。对着欧阳宁静道:“爸爸,用普通的伤药给她们治伤,留下证据。”

    欧阳宁静点点头,快速的给两位服务员治伤。

    殷延国看到自己的服务员被日本人打了,他立刻拉过来一位服务员,对着她的耳边说了几句,那位服务员立刻跑向监控室。

    殷延国认识那几位日本人,是自己酒店的客人。虽然自己的服务员被打伤,但他不便出来说什么,因为他还要做生意。

    副市长张兴勇那里受到过这种指责,竟然被人骂成狗,而且还被对方呸了一脸,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你是谁?你竟敢骂我,我要找人弄死你个王八蛋。”

    副市长张兴勇立刻拨打报警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找人要弄死自己,顿时暴怒,你要弄死老子,老子先干了你。欧阳志远一脚踹向张兴勇的肚子。

    “嘭!”

    副市长张兴勇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手机飞出很远。

    江宗武早已看到了欧阳志远,当他看到副市长张兴勇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的时候,他高兴的差一点晕过去。

    嘿嘿,欧阳志远,哈哈,副市长你也敢打?你***这次死定了。

    江宗武快速的拨打报警电话。

    柳生静一一眼就看到,现在殴打自己手下的那个年轻人,竟然就是在崮山镇殴打自己手下的那个年轻人,真是冤家路窄。

    柳生静一的手,忍不住死死地握住自己怀里的一把战刀,浓烈的杀意在眼里狂涌而出,如同潮水一般,压向欧阳志远,他的两眼死死地盯住眼前的年轻人。

    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两人刹那间,就感受到了远处那股强烈令人窒息的杀意。

    高手,这绝对是一位高手。

    欧阳志远手腕一伸,两根银针闪电一般夹在自己的指缝之间,如果对方发动袭击,自己的银针瞬间就能穿透他的眉心。

    这个变态的民族,就会擅长在背后偷袭,自己身后都是最亲的亲人,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

    欧阳志远和父亲两人看到了一双诡异的眼睛,那双眼睛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透出一种让人心悸的死气。

    但随即,那股杀气和死气,就如同潮水一般,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生静一的手,慢慢的松开怀里的那把短剑,他知道,自己来龙海投资,不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

    以后出来的时候,绝不再带这几个保镖出来,免得惹是生非。

    柳生静一慢慢的走过来,站在欧阳志远的面前,微微的鞠了一躬,轻声道:“我们又见面了,对不起,他喝多了,请您原谅。”

    欧阳志远在崮山看过这家伙的名片,知道他叫柳生静一,山田株式会社投资课课长。

    欧阳志远知道,日本有最著名的八大流派剑道,柳生家族的剑道,在八大剑道中,属于第三。

    而眼前的这个叫柳生静一的家伙,绝对是柳生家族中,最杰出的弟子,刚才那种诡异凌厉的杀气,和那双恶魔一般的眼睛寒芒,就是这家伙发出来的。

    欧阳志远竟然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主动来道歉。

    但刚才这家伙身上发出的强烈杀气,就说名这个家伙,绝不是什么好人。

    站在柳生静一身后的鸠山,这次没动,就是被柳生静一下了死命令,没有他的命令,如果鸠山出手,鸠山就要切腹。

    江宗武和从地上爬起来的副市长张兴勇,看到日本人竟然主动向欧阳志远道歉,两人吓了一跳。

    “我们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我想,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就是有缘分,我想,我们能成为朋友的。”

    柳生静一说着话,伸出了手。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柳生静一,冷笑道:“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江宗武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主任,这位是我的朋友,山田株式会社投资课课长柳生静一,他们来傅山是来投资建厂的,你怎么能打他们呢?”

    欧阳志远没看到江宗武,这家伙一出来说话,欧阳志远才看到他,顿时一愣。但一听江宗武这样说话,欧阳志远的火立刻窜了出来,他冷冷的道:“江县长,你一直在场?”

    江宗武点点头道:“我在这里。”

    “嘿嘿,你在这里,那日本人殴打两位女服务员,你不回说,你没看到吧。”

    欧阳志远一听这***一直在场,他心里原来对江宗武的一点好印象,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瞬间就把他划进狠狠打击的行列之中。

    这个王八蛋和刚才那个男人,都是汉奸走狗。

    “我是看到了,但日本客人十来投资的,他们要投资十几个亿,所以,为了我们傅山的经济发展,我们要忍一忍,尽量的不要惹他们生气就可以了。”

    江宗武低声道。

    “呸,忍你妈个逼,江宗武,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还是中国人吗?你和刚才那个***,都是汉奸,滚,老子不想看到你。”

    欧阳志远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

    “你……你骂谁?欧阳志远,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你立刻向我道歉。”

    江宗武顿时恼羞成怒。

    “滚,上班的时候,你是我的上司,但这是下班,你***现在就是一个汉奸。”

    欧阳志远刚说完,外面警笛大作,一队警察冲了进来。

    萧眉一看警察来了,立刻拨打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龙海市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广胜亲自带领值班警察来了。

    副局长王广胜和原来的副局长焦兴赞,都是市长郭文画的人,王广胜和江宗武又是老乡,江宗武就直接给王广胜打了电话,并吩咐王广胜一定要好好的修理欧阳志远。

    江宗武一看到副局长王广胜带着警察来了,指着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这个人就是殴打张副市长和日本客人的凶手。”

    欧阳志远一听刚才被自己踢飞的竟然是副市长张兴勇。

    王广胜不认识欧阳志远,一听说他就是殴打副市长和日本客人的凶手,立刻一指欧阳志远道:“把这个***拷走。”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你是谁,你来到不问清楚,没有调查,就要铐我?有你这样做警察的吗?”

    王广胜一听这个从小白脸竟然责问自己,不由的大怒,指着欧阳志远道:“你是什么东西,老子想铐谁就铐谁,等到了警车局,老子弄死你。”

    王广胜恶狠狠地道。

    五六个警察拿出手铐,恶狼一般的冲了上来。

    柳生静一看着中国警察在抓这个小白脸,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诡笑。

    嘿嘿,中国人当官的性格还是那样,对内强硬残酷,对外怕的要死,这样的国家能强盛起来吗?

    “住手!”

    随着一声冷喝,又是十几个警察冲了进来,龙海市公安分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亲自带着警察赶过来。

    周茂航是接到了萧眉的电话,赶过来的。

    电话里,萧眉把情况简单的向周副局长说了一遍,周茂航立刻带着人,赶了过来。

    王广胜一看是第一副局长周茂航带队来了,心道,他怎么来了。

    龙海公安分局,一共有一个正局长赵大山,四名副局长。而周毛航可是第一副局长。赵大山正向省公安厅里调动,最有可能当上正局长的就是周茂航。

    但是,王广胜和周茂航一直是不和。

    但现在是,公安局长赵大山极力推荐周茂航,周茂航坐上龙海市警察局长的位置,是迟早的事。

    王广胜连忙跑过来道:“周副局长,您来了。”

    “呵呵,王副局长,你知道你要铐的人是谁吗?”

    周茂航狠狠的瞪了王广胜一眼。

    王广胜心里一惊,心道,他是谁?能让周茂航亲自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