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这怎么可能

    第一百七十五章这怎么可能

    放羊的老人看着欧阳志远道:“上午的时候,那些人就走了。”

    欧阳志远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志远,工地是什么情况?我马上就到了。”

    电话里传来了何振南焦急的声音。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设备和工人在上午的时候都撤走了,何县长,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何振南沉声道:“一会再说吧,我马上就到了。”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看到了和何振南的车,在快速的开来。

    “何县长,你看,整个工地,空无一人。”

    欧阳志远看到何振南从车上走下来,着急的道。

    何振南的脸色变得铁青,阴沉的如同要下雨的天空。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工地,眉头死死地皱着。

    “负责崮龙公路建设的,不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吗?怎么没看到赵丰年来这里?”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的话,脸色变得更难看,他沉声道:“赵县长昨天住院了,高血压。”

    “什么?赵丰年昨天住院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

    主管交通的赵丰年昨天住院,今天工地的停工,难道赵丰年早就知道,工地要停工的消息吗?他是故意住院?推卸责任?崮龙公路可是省重点挂牌的工程,如果在雨季之前不能通车,按照问责制,何振南就怕要被拿下,就是自己,也会被连累。

    这绝对是一个阴谋,欧阳志远一下子就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难道赵丰年和天都集团有勾结不成?这一停工,是要制何振南于死地。

    “何县长,知道天都集团为什么停工吗?”

    欧阳志远看着不停抽烟的何振南。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最后的一批资金没划到天都集团的账上。”

    “什么?资金没给人家天都集团?”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立刻大声道:“所有的资金,不是都拨到了财政局了吗?怎么会没有划到天都集团的账上?难道有人挪用了这笔资金?”

    欧阳志远的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何振南的脸色很难看,他点点了头道:“账面上,被人挪用了一个多亿。”

    “我的天哪,别人挪用了一个多亿?这怎么可能?崮龙公路的资金,可是明文规定,专款专用的,任何人都不能挪用的,什么人挪用了那批资金?”

    欧元志远愤怒了。

    何振南沉声道:“这一个多亿的资金,是在上一任县长王广忠任职期间挪用的,一部分用来盖了傅山一中中学,另一部分,用在了我们的县委县政府宿舍,还有一部分,用在了前一年的抗洪抢险之中。”

    欧阳志远一听,又是前任县长王广忠造的孽。

    他竟然挪用建设崮龙公路的专用资金,盖了傅山第一中学,嘿嘿,这人真会捞政绩呀,县委县政府的宿舍,也是用这部分钱盖得,这就让所有傅山县的官员们,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因为这批房子,每个人都有,就连自己,不是也分了一套吗?危机的时候,用在了抗洪抢险上,更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嘿嘿,一个过亿,就这样被挪用了。

    政绩自己捞到了,却留下了一个大窟窿,让这任官员来承担,王广忠真是个能人呀。

    一个多亿,上哪里去找这一个多亿来补这个窟窿?

    文王峪大桥不通车,雨季一来,原来的老公路,将有很多路段被淹没,所有的投资项目,都将会被堵死在大水中,什么全国旅游20强大县,更不能实现。过去一切的所有工作,都将付之东流。

    何振南再想在县长的位置上坐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就连县委书记王凤杰也跟着完蛋。

    如果何振南和王凤杰完蛋了,赵丰年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站在没有完工的大桥上,两人都不说话,只有山风发出凄厉的怪啸。

    没有这一个多亿的资金,人家天都集团,不会开工的。

    “走吧,回傅山,开常委会研究吧。”

    何振南扔掉烟头,走向自己的车。

    欧阳志远开着车,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经理王天祥,和自己又过节,那次在天水阁大酒店喝酒,自己打了经理王天祥和副经理孙学金。

    现在天都集团停了工,如果没有一个多亿的资金,天都集团绝对不会开工的,到哪里去找这一个多亿的资金?

    如果要是投资,自己还可以拉过来,但这一个多亿的资金,是要去填窟窿呀?谁的钱都是一分一分挣来的,都不容易呀。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整个县政府度和县委都没有下班,县委常委们,都在会议室里,等待着何振南的到来。

    县委书记王凤杰坐在沙发上,一颗烟又一颗烟的抽着,他眼前的烟灰缸了,已经堆满了烟头。

    赵丰年这一手真毒呀,高血压住院?真他娘的扯谈?早不住院,晚不住院,就在文王峪大桥停工之前住院?你这是骗鬼吗?

    你***肯定和天都集团有勾结,故意提前住院,好推脱责任,这是向何振南和自己下死手呀。

    老子混到县委书记容易吗?要是老子被连累了,赵丰年,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老子都会给你抖露出来。

    一亿多的资金被挪用,虽然是王广忠签的字,但你和王广忠每天搅在一起,你能没有干系吗?

    赵丰年看了一眼列席参加的县财政局长柴世强,王凤杰知道,柴世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有县长王广忠的签字,但财政局长柴世强,却没有把好关。

    财政局长柴世强,如坐针毡一般的坐在远处的角落里,他感觉到,一道又一道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刺向自己。

    还有很多幸灾乐祸的人看着自己。

    柴世强的冷汗下来了。

    这些王八蛋看我干嘛?挪用修建公路的资金,又不是老子挪用的,是前任县长王广忠签字挪用的,老子在他手下当差,我敢不执行吗?如果老子不执行,自己这个财政局长,早就被拿下来了。

    现在出了事,你们有本事有胆量,去运河县,找王广忠书记去。你们敢去找吗?***,都找软柿子捏吧。

    副财政局长孙泉山也坐在一个角落里,内心怦怦直跳。他从来没有参加过常委会会议,今天被何县长叫来列席参加这个会议,让他感到很意外。

    他知道,天都集团由于没有收到那一个多亿的后续资金,已经停工了。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了会议室。

    何振南看了一眼参加常委会的人,走向了主席台。

    很多人连忙和何振南打招呼。

    欧阳志远坐在了何振南的背后,准备做记录。

    “何县长,情况怎么样?”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着何振南道。

    “所有的人和设备,都撤的一干二净,就连看工地的都没留下,看来,他们是铁下心来要停工了。”

    何振南说着话,眼光狠狠地刺向坐在角落的柴世强。

    柴世强的冷汗,哗哗的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何振南直接对着话筒道:“现在,请王书记讲话,关于崮龙公路停工的问题。”

    何振南现在是直奔主题,说明他的心极其的焦急。

    王凤杰推了推话筒道:“同志们,别的话我不多说,大家都知道了崮龙公路停工的事件,今天开这个常委会的目的,就是,这几天,要把工作重点放在崮龙公路上,大家想尽一切办法,让天都集团重返工地,在雨季前,一定要把文王峪大桥建成通车。”

    下面的常委们,一个一个耷拉着脑袋,吸着烟,不说话。

    一个多亿的窟窿,就摆在大家的面前,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弄来一个多亿?

    副县长江宗武坐在下面,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县长何振南由于这件事被拿下,自己能否直接接任县长的职位?哈哈,自己开完会,就把天都集团停工的消息,告诉给自己的叔叔省长江川河。

    哈哈,一个多亿的窟窿,你们到哪里找钱去补?何振南,你就等死吧。何振南下去,老子就是县长了。

    江宗武的内心,在强烈的兴奋中。

    副县长戴立新知道,自己刚来,不论谁被拿下,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只管建设好开发区的新工业园就行了。

    新工业园的手续虽然还没有下来,但市长郭文画已经决定和市委书记周天鸿暂时联合起来,全力以赴的建设好开发区,让发改委来参观验收。

    郭文画市长,在今天上午,就批下来了两千万的启动资金,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开始。赵丰年让城建局准备的料场,昨天被欧阳志远大闹了一番后,进料的权力,已经被自己紧紧地抓在了手里,脱离了城建局,呵呵,欧阳志远,你真是我的福星呀。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建筑集团公司,开始拜访自己,争取加入工业园的建设之中。

    在手续下来以后,所有的项目和投资工厂,都一起开工,新工业园,一定要在半年内建成使用。

    县长何振南看着所有的常委们都不说话,何振南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纪委书记张建设看了一眼何振南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刻筹集资金,和天都集团协商,让他们马上开工,一定要在合同规定的四月二十号完工通车。”

    “是呀,现在工作重点要放在崮龙公路上,先调集一部分资金,和天都集团交涉,用合同的期限,给他们施加压力,最好能找到和天都集团董事长霍天都有关系的人,和霍天都沟通,才能解决问题。”

    政法委书记、傅山公安分局局长耿建峰大声道。

    耿建峰这个想法不错,天都集团开不开工,关键就在天都集团的董事长霍天都。

    虽然两个人的提法都不错,但资金的筹集,就是一个大难题,那笔被挪用的款子,有1。4亿吧。

    下面的几个常委也说了自己的想法,属于赵丰年战斗序列的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主任李茂田都一言不发。

    欧阳志远看着这三个占着茅坑不拉屎、一言不发的家伙,心道,找个机会,一定要把这三个人搞下去,省着看着烦人。

    常委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最终形成一致的决议,那就是想法筹集资金,先去和天都集团龙海分经理王天祥接触,力争尽快复工。

    会议结束之前,县长何振南总结之后,他那如同刀锋一般的目光,狠狠地刺了柴世强一眼,然后沉声道:“财政局局长柴世强,在崮龙公路的财务方面,没有把好关口,让1。4亿元的专款被挪用,致使现在的文王峪大桥被迫停工,让我们傅山县的几大投资项目,陷入了被动局面,柴世强负有主要的责任,鉴于此,柴世强已经不再适应,担任财政局局长的职务,现在,请大家举手表决,同意解除柴世强同志县财政局局长职务的,请举手。”

    所有的人一听何振南的话,都一下子惊呆了。很多人没有想到,何振南立刻就对赵丰年的手下柴世强发难。

    赵丰年昨天生病住院,今天天都集团就停工撤人,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之间是什么联系。

    赵丰年呀,你想推脱责任,置我于死地,我就趁机铲除你的党羽。

    嘿嘿,赵丰年,我不论你是否装病,嘿嘿,这个机会,我何振南不会放过的,拿掉柴世强,县委书记王凤杰一定会同意的,因为天都集团的停工,同样会连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

    县长何振南的话刚一出口,和何振南永远站在一起的纪委书记张建设、政法委书记耿建峰立刻举手。

    县委书记王凤杰一听何振南突然说出要举手表决拿下柴世强,心中不由的一愣,你何振南太目中无人了吧?你既然想拿下柴世强,为什么事先不和我通通气,你虽然是县长,但老子是县委书记,老子才是一把手。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了一眼县长何振南,同样,何振南也在看着王凤杰。

    何振南在用眼神告诉王凤杰,赵丰年这一手,不光置我何振南于死地,你王凤杰也跑不了,现在,我们就一起拿下柴世强,给赵丰年一个教训。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懂了何振南的眼神,他知道,赵丰年这一招,做的极其阴险歹毒,不光把何振南置于死地,而且自己也会受到牵连,他相信,就是他的主子郭文画市长知道了这件事,也会呵斥赵丰年的。难道赵丰年老糊涂了?脑子进水了?如果由于文王峪大桥不能通车,致使几大投资不见成效,下半年发改委来检查验收不能通过,龙海市委市政府没有这项政绩,不论是市委书记周天鸿,还是市长郭文画,都不会轻易饶了赵丰年的。

    现在,郭文画派来自己的秘书戴立新来担任副县长,就说明,市长郭文画已经对赵丰年失去了信心了。

    赵丰年呀赵丰年,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下手也太狠了,这也不能怪何振南再次向你出手,更不能怪我举手拿下柴世强,你做事比何振南欢要阴险。

    县委书记王凤杰想到这里,他也慢慢的举起手来。县委书记王凤杰一举手,何振南笑了。他知道,王凤杰一定会举手的。

    王凤杰战斗序列的组织部长桥万春和县常务副书记邱少湖、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一看到县委书记王凤杰举起了手,他三人也跟着举起了手。

    “七票,超过半数,符合程序,柴世强将不再担任县财政局的职务,财政局的工作,由财政局第一副局长孙泉山代理。”

    何振南大声道。

    当何振南宣布要拿下自己的财政局长,柴世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炸开一般。

    ***何振南终于趁着赵县长不在,要向自己下手了。

    何振南,你凭什么拿下我的财政局长?当年挪用那部分资金,可我当时的县长王广忠签的字,我只是执行,能怨我吗?

    当柴世强看到,县委书记王凤杰也举起手的时候,他的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副县长江宗武、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和人大主任李茂田根本没有机会举手,何振南直接对他们无视。他不让他们又发言的机会,这让这四个人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财政局第一副局长孙泉山的脑袋同样嗡的一声。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代理财政局长的职务。

    “散会!戴县长、孙泉山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何振南说完话,直接走了出去。他走出去不远,掏出电话,拨通了政法委书记耿剑锋的电话。

    何振南让耿剑锋派人,监控柴世强,防止他逃走,并让纪委书记张建设调查柴世强的经济问题,发现问题后,立刻抓捕。

    县长一走,其余的常委们,都陆续走了出去。

    县委书记王凤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筹集资金,到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和王天祥沟通,主意不错,但自己哪里来?

    王凤杰思考着这个问题,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他抬头一看,何振南竟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呵呵,王书记,谢谢您的支持。”

    何振南微笑着站起身来,亲自给王凤杰倒了一杯水,递给王凤杰。

    王凤杰接过水杯,刚才的不快,在何振南的微笑和感谢中,消失了。

    “何县长,坐吧。”

    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给何振南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挪用了1。4亿,这个窟窿怎么堵?筹集自己去找王天祥交涉,钱从哪里来?让谁去和王天祥交涉?这都是个难题呀。”

    王凤杰看着何振南道。

    “王书记,我问了财政局的第一副局长孙泉山,呵呵,他现在已经是代理局长了,现在,财政局里的账面上,还有3千万。”

    何振南笑道。

    “三千万?不可能吧?前几天只有一千万,怎么又多出了2千万?”

    王凤杰看着何振南道。

    “今天上午,郭市长亲自批了2千万下来,作为新工业园的前期启动资金,已经到了县财政局。”

    何振南道。

    王凤杰一下子就明白了何振南的意思,他在打这三千万的主意。

    “何县长,郭市长批下来的二千万,戴立新能给你用?你想也别想,郭市长亲自批下来的钱,那更是专款专用,没有戴立新的签字,你提不出来。即使你有这3千万,也不会打动王天祥重新动工的,咱们欠了人家1。4亿,3千万,还没有欠人家的零头多,何况,你打算让谁去和王天祥谈判?”

    王凤杰摇着头道。

    “呵呵,王书记,我来就是向您回报工作,更重要的是,要取得您的支持。”

    何振南看着王凤杰道。

    “何县长,我可一直在支持你的工作的,你有什么话,不要有顾虑,说出来吧。”

    王凤杰微笑着道。

    “戴立新那2千万,他会借给我用的,至于让谁和王天祥谈判,欧阳志远最合适。”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戴立新会把2千万借给你?呵呵,我不想信。”

    王凤杰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

    “嘿嘿,如果没有足够的条件,戴立新绝对不会放手那2千万的,嘿嘿,如果我能拿出来7。5亿投资新工业园,您说,作为主抓新工业园建设的戴立新,能不借给我2千万,先用一下吗?再说,这2千万,也不一定能用得上。”

    何振南笑着道。

    “你说什么?你有7。5亿的资金投资新工业园?这是真的?”

    王凤杰手中的茶杯,哆嗦了一下,里面的茶水,洒出了不少。

    县委书记王凤杰知道,何振南不会撒谎。是谁这么厉害,能向新工业园投资7。5个亿?

    何振南点点头道:“是真的,这7。5亿的投资,欧阳志远拉来了6个亿,我拉来了1。5亿,但是,这些投资,都要等新工业园的手续下来,才能到位,你说,戴立新知道了,有这7。5亿等着他,那2千万,呵呵,还不是毛毛雨?欧阳志远拿着这三千万,去和王天祥谈判,让他们先动工,工业园的手续,我已经问过市委周书记,马上就下来。呵呵,只要手续一下来,1。4亿的窟窿,很块就能补上。”

    要说欧阳志远能筹集来6个亿,王凤杰绝对相信,整个傅山县的招商引资,几乎都是欧阳志远引来的,那可有几十个亿。

    “要是王天祥还不答应恢复动工怎么办?”

    王凤杰看着何振南道。

    “嘿嘿,要是王天祥还不答应恢复动工,就让欧阳志远到省城找人,向天都集团施加压力,迫使天都集团动工。”

    何振南道。

    “何县长,我们都不知道天都集团的后台是谁,只听说背景极深,再说,欧阳志远在省会南洲,能找谁?他又没有什么后台?能给天都集团施加什么压力?”

    王凤杰知道,欧阳志远的父母都在龙海,南州可没有什么亲戚。

    何振南微笑着道:“欧阳志远没有什么亲戚在南州,可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可在南州有亲戚。”

    “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人家即使在南洲有亲戚,这和欧阳志远有什么关系?欧阳志远只不过认识人家而已。”

    王凤杰喝了一口茶道。

    何振南看着王凤杰道:“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

    何振南笑道。

    “噗!”

    王凤杰的一口热茶还没有咽到肚里,就喷了出来。

    “你……你说什么?你说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萧眉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这怎么可能?天信药业可是山南省生产抗生素最大的集团企业,市值几百亿,董事长萧眉怎么会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

    王凤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呵呵,王书记,你知道萧眉的父亲是谁?”

    何振南最近终于从哥哥何振乾那里打听清楚了萧眉的父亲是谁。今天,何振南打算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王凤杰,让王凤杰彻底的登上自己的战车。

    那天,当何振南知道萧眉的身份后,他兴奋的一夜都没有睡着。

    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做的最精彩的事情,就是把欧阳志远引进仕途,让他成为自己的秘书。

    王凤杰看着何振南神秘的样子,奇怪的问道:“萧眉的父亲是谁?呵呵,你别骗我说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吧。”

    “噗!”

    何振南嘴里的一口茶,一下子喷了王凤杰一头一脸。

    “你……你……,你真是神仙,王书记……哈哈哈,你猜对了。”

    何振南哈哈大笑着。

    “你……你说什么?”

    王凤杰的脸色巨变,两眼死死的盯着何振南,左手一抖,当的一声,把茶杯打翻在地,茶水撒了一茶几。

    “王书记,我刚从我哥哥何振乾那里知道,萧眉的父亲,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

    何振南看着王凤杰道。

    王凤杰的脸色在急剧的变幻不停。

    我的天哪,萧眉的父亲,竟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王凤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呆呆的发愣。他的脑海里,在不断地闪烁着自己打压欧阳志远的情景。

    何振南看着王凤杰不断变换的脸色,就知道王凤杰的内心在剧烈的翻腾着。

    嘿嘿,后悔了?你联合赵丰年,一次又一次的打压欧阳志远,嘿嘿,害怕了?

    早干嘛去了?

    何振南等到王凤杰平静了一会,小声道:“王书记,萧眉的身世,这是个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你以后,对欧阳志远多照顾一下就可以了,你明白吗?欧阳志远那里,我会慢慢的给你解释,欧阳志远这个人,不记仇的,咱们以后要团结在一起,把傅山的经济搞上去,让整个傅山的百姓,过上好日子。”

    何振南要给王凤杰一个定心丸,让他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

    王凤杰想了一会,看着何振南,终于伸出了手。

    何振南伸手把王凤杰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知道,王凤杰终于和自己共同乘坐在同一辆战车上。

    “何县长,你把戴立新、孙泉山和志远叫来,他手里的两千万,我们先借过来用一下。”

    王凤杰道。

    何振南拨通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告诉戴立新和欧阳志远一快到王书记的办公室来。

    散会后,戴立新听到县长何振南叫自己到他的办公室去,心道,何振南找自己干嘛?

    代理财政局局长孙泉山也急忙赶到何县长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等着何县长,具体的研究,采取什么措施来喝王天祥来沟通。

    过一会,何振南的秘书高小敏通知戴立新、孙泉山和欧阳志远一块到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办公室去。

    当三个人来到县委书记王凤杰的房间后,王凤杰示意三个人坐下。

    王凤杰看着戴立新道:“戴县长,这两天的工作怎么样?”

    戴立新连忙道:“王书记,这几天的工作很好,新工业园的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我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志远这个新工业园的办公室主任,也该参与进来了吧。”

    “呵呵,戴县长,这两天,志远还不能过去帮你的忙,你知道,文王峪大桥停工,志远明天要到龙海市天都集团分公司和他们的经理王天祥沟通,尽快恢复文王峪大桥的施工。”

    王凤杰道。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我靠,不会吧,还真派自己去和王天祥谈判?欠人家一个多亿,让人恢复施工,人家是傻子?

    “呵呵,既然志远太忙,就要先让他处理文王峪大桥的事情吧,我先顶上去。”

    戴立新微笑着道。

    “呵呵,戴县长,郭市长今天批了两千万给你是吗?”

    王凤杰看着戴立新问道。

    戴立新一听王凤杰问这两千万的事,心里一愣,王凤杰问这两千万干嘛?难道他们想挪用?这两千万,可是新工业园的启动资金,郭市长亲自叮嘱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动这笔钱,只能用在新工业园的准备上。

    “王书记,是的,郭市长批了两千万,是专用资金,用来给工业园做准备用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动这笔资金。”

    戴立新为了防止王凤杰开口动这两千万,他一下子就封死了王风杰的口。

    “呵呵,戴县长,看把你吓得,我不白动你的两千万,我用七点五亿,换你的两千万先用一下。”

    王凤杰微笑着看着戴立新。

    戴立新一听,吓了一跳,我的天哪,王凤杰果然在打这两千万的主意,用七点五亿换我的两千万?王凤杰,你傻了?还是老子傻了?

    “呵呵,王书记说笑了,这两千万,郭市长说过,如果要花这两千万,就要给他打电话,由他亲自批准,才能动这笔款子。”

    戴立新不相信王凤杰。再说了,王凤杰的七点五亿换两千万,把戴立新吓着了,他以为是王凤杰在开玩笑。

    何振南看着戴立新道:“戴县长,事情是这样的,文王峪大桥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今天文王峪大桥停工了,我们想借你的两千万先用一下,我和欧阳主任,已经给新工业园筹集了七点五亿的投资,但是,这七点五亿要等新工业园的手续下来,才能到位,王书记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先用你的两千万,去和天都集团的人去交涉文王峪大桥的施工问题,等到亲工业园的手续下来,我们筹集来的七点五亿投资,全部投到新工业园里,你看怎么样?”

    戴立新一听何振南这样说,两眼瞪得很大,失声道:“什么?你们筹集了七点五亿?”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不错,我替新工业园筹集了六个亿的投资,这六个亿,是由凯旋集团、金鑫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各出一个亿,清灵药业集团,投资两个亿,一共六个亿,天信药业集团也可能要投资,具体数字还没有说,再加上何县长筹集的一点五亿,我们筹集了至少七点五亿,再加上省里批下来的款,十个亿的工业园,资金已经不再是问题。而我们县政府现在却缺钱,文王峪大桥的重要性,戴县长,你也清楚的,雨季之前如果不建好这座大桥,我们以前所有做的工作,都将付之东流,所以,戴县长,我们想先借用你的二千万用一下。”

    戴立新知道,县委书记王凤杰和何县长不会撒谎,欧阳志远更不会撒谎,以欧阳志远的能力,筹集几个亿的资金,不是问题。

    上午的时候,郭市长还为新工业园的资金发愁,人家欧阳志远已经筹集了七点五亿,呵呵,以后,自己也不会为新工业园的资金发愁。

    “好的,王书记、何县长,我答应你们,手续现在就可以办,财政局的孙局长也在。”

    戴立新知道,今天自己如果不答应,今后的工作,就不好再做了,七点五亿的投资,对自己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何振南留下孙泉山的目的,就是办手续。现在手里已经有三千万资金,让欧阳志远带着支票,晚上就走,到龙海去找天都集团分公司的经理王天祥。

    王凤杰和何振南一听戴立新答应借出这两千万,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高兴的笑了。

    “呵呵,谢谢戴县长,能从大局考虑问题,我和王书记谢谢你了。”

    何振南笑着道。

    “这可不用谢,我戴立新能和何县长、王书记一起工作,这是我的荣幸,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地方,请王书记和何县长多多指教。”

    戴立新知道,自己要想在傅山县做好工作,还必须团结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只有团结好他们,自己才能出好成绩。只要自己的政绩出来了,何愁自己没有机会升迁?

    欧阳志远在办好一切手续后,准备连夜赶向龙海市,要会会王天祥。

    他在上车之前,给眉儿打电话。

    “眉儿,我要到龙海去一趟,眉儿。”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要回龙海,连忙道:“志远,我有很长时间没见爸爸和妈妈了,我想他们了,咱们一起回龙海吧。”

    欧阳志远一听眉儿的话,心里很是感动,热乎乎的。

    自己能找到这样一位知书达理的妻子,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眉儿,谢谢,你真是妈妈爸爸的好儿媳,我去接你。”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天信药业公司。

    两人在给爸爸妈妈买了一些土特产,直奔龙海。

    “志远,你到龙海干嘛去?”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就把文王峪大桥停工的事,向萧眉说了一遍。

    萧眉皱着眉头道:“天都集团的背景不好惹,你到了龙海,一定不能和王天祥发生冲突,对了,我陪你去见王天祥吧。”

    萧眉知道,欧阳志远打过王天祥,就怕王天祥看到欧阳志远来求他,他要侮辱欧阳志远。以欧阳志远的火爆脾气,王天祥还要挨揍,这样,事情就没有转机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