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出了大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出了大事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个人,从铁锁链上冲上来,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呀?一个人还抱着另外一个人,竟然能从铁链子上跑上来,而且速度是这么的快。

    旁边的程琳琳和导演林凡也都是惊得目瞪口呆。

    这人的功夫绝对是一流的。

    欧阳志远刚上来,就看到众人在走向玻璃钢台阶,正要下山。

    “月瑶,程琳琳在哪里?我给看看。”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把康静扶好。康静站在欧阳志远身边,到现在还有点晕晕乎乎,她根本不相信欧阳志远抱着自己,竟然能攀登这条惊险无比的铁锁链。

    韩月瑶一看欧阳志远竟然抱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心里顿时很不高兴。

    哼,大色和狼,又抱了一个女人上来。

    韩月瑶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没好气的道:“在那里。”

    说着话,用手一指旁边一位长发飘飘的漂亮女孩子。

    欧阳志远顺着韩月瑶的手指一看,就看到一位极其清纯的漂亮女孩子,微微皱着眉头,靠在另一位女孩子的身边,志远顿时一呆。

    好漂亮的一位女孩子。

    这位年轻的女孩子,十**岁的样子,一头漆黑的长发和白裙,迎风飘舞,透出一种淡淡出尘、极其纯净的清灵,如同一位远离人间的仙子,没有一点人间烟火的味道。

    特别是她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漆黑明亮,如同一泓清澈的秋水,没有一丝的杂质,却带着淡淡的痛楚,让人心里顿生爱怜。

    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纤细的长腿,把整个娇躯,衬托的亭亭玉立,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带着一种远离凡尘的灵透。

    程琳琳的美丽清灵,让欧阳志远想起了谢诗苒,程琳琳的清灵和谢诗苒的灵透有一拼。这两个丫头的美丽,都属于那种远离凡尘的美丽。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过去,伸出手来轻声道:“你好,我是欧阳志远,医生。”

    当程琳琳看到两个人影在山崖下冲上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自己也曾经从山崖下冲上来过,但那是拍电影,而且后背上带着钢丝吊环,那是假的。而眼前的这道人影竟然没有钢丝吊环。

    那那道人影站稳之后,更让她目瞪口呆,内心狂跳。

    这是一位英俊潇洒,面带坚毅、目光深邃极其阳光的年轻男人。特别是他嘴角上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是迷人。

    程琳琳在影视圈子里,见到过无数的英俊男人,但大多都是奶油小生,外表鲜亮,内里不是男人。

    那男人微笑着向自己走来,并自然的伸出了手。

    欧阳志远,呵呵,竟然是复姓。

    程琳琳看着这位年轻的阳光男人,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程琳琳。”

    欧阳志远轻轻的握了一下程琳琳的小手,立刻松开,目光看到,程琳琳光洁的小腿上,缠着纱布,隐隐透着血迹。

    “回到你们的住处吧,我给你处理伤口。”

    欧阳志远看着程琳琳道。

    导演林凡早已看出来欧阳志远的身手不凡,特别是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位女人,竟然能顺着铁锁链,高速的弹射上来,这让他吃了一惊。

    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位高手。

    林凡一听欧阳志远要程琳琳回到住处,微笑着走到欧阳志远面前道:“你好,我是林凡,你是欧阳医生吧。”

    欧阳志远握住林凡的手道:“呵呵,你好,林导演,我是欧阳志远,久闻林导演的大名,想不到今天能见到你。”

    “呵呵,欧阳大夫,程小姐的腿,麻烦你了。”

    林凡听到韩月瑶说欧阳志远身上有特效药,能快速收缩伤口,他还是有点不相信。

    欧阳志远又把康静和大家认识了一下。当康静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漂亮的小姐,就是台湾最红的玉女影星程琳琳,顿时高兴万分,还很激动。

    但现在人家受伤了,康静没有和程琳琳多说话。

    当大家回到他们租住的农家小院的时候,欧阳志远笑了,这个小院,竟然是自己的朋友曹昆山的农家小院。

    欧阳志远刚进农家小院,就看到了曹昆山。

    “哈哈,曹大哥。”

    曹昆山正忙着,猛然听到欧阳志远的声音,连忙抬头一看,只见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哈哈,志远,你在怎么来啦?”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互相打了几拳。

    “我朋友的腿受伤了,我来看看,回来再给你说话。”

    欧阳志远笑着道。

    “好,晚上别走了,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曹昆山大笑道。

    “好,咱来个一醉方休。”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韩月瑶和康静,来到程琳琳的房间,程琳琳正坐在沙发上,伤口隐隐作痛,让她微微皱着眉头。

    “程小姐,我给你来处理伤口。”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来自己的新不锈钢手术盒子。原来的那个手术盒子被焦兴赞打坏了,志远又从新配了一个。

    程琳琳想站起身来,但欧阳志远没让她站起来。

    “麻烦你欧阳医生,我的腿会留下疤痕吗?”

    程琳琳很担心自己漂亮的腿,留下疤痕,让她以后不敢穿裙子。

    旁边的那个随队医生,脸色很难看,阴沉着盯着欧阳志远。

    自己已经给程琳琳处理完伤口了,这个大陆仔竟然再次多事,真是岂有此理。

    他还没等欧阳志远回答,就接口道:“程小姐,可能要留下疤痕,等你伤口好了,还可以做修补手术,通过手术,可以去掉疤痕的。”

    “还要做手术呀?”

    程琳琳一听,脸色变得很难看,眼泪几乎流下来了。

    “不做手术,怎么能消除疤痕?”

    那个医生说着话,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早就看出这个随队医生,对自己不满,心道,你***,老子又没得罪你,为什么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那个随队医生,小声道:“只要伤口不是很大,我的药可以让伤口消失的无影无踪,皮肤恢复的和原来的皮肤,一模一样。”

    “欧阳医生,真的吗?你真可以让我的腿不留下疤痕吗?”

    程琳琳高兴的几乎跳起来,忍不住伸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女孩子谁希望自己漂亮的小腿上,留下疤痕?特别是清纯玉女程琳琳?

    “大陆人就会吹牛,我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药物,能让人的皮肤恢复原貌,而且不留下疤痕。”

    随队医生,看着程琳琳深伸出小手,一下子握住了这个小白脸的手,顿时醋意大发,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这个狗东西,早已在暗恋程琳琳。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这个狗东西,微笑着看着程琳琳道:“我先看看伤口吧。”

    程琳琳小心的伸出自己的小腿。

    小丫头的小腿,皮肤白皙细腻,很是漂亮,但纱布中,还有一丝血迹在向外渗。

    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随队医生并没有处理好伤口。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那个随队医生,轻轻而小心的打开纱布,一道两三厘米的伤口,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整个伤口,竟然没有缝合。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医生道:“按照规定,两厘米的伤口就应该缝合吧?为什么不缝合伤口,就包扎?”

    “大陆仔,你是外行,这样的伤口,根本不用缝合,会自动愈合的。”

    随队医生用不屑的语气看着欧阳志远道。

    “这种伤口,如果不缝合的话,会很难愈合,而且在这个地方,会留下很大的疤痕的,我看你才是外行,你是故意不想让程琳琳小姐的腿恢复的吧。”

    欧阳志远瞪了这家伙一眼。

    “你说什么?”

    那个随队医生咆哮着。

    “而且清创不彻底,我敢肯定,程琳琳小姐的伤口里,还有碎石屑。”

    欧阳志远一看程琳琳的伤口,就知道,这个随队医生的医术不行,就连起码的清创都没有做到位。

    “你个大陆仔,不要乱说,程琳琳小姐的伤口,我是经过仔细清创的。”

    虽然这个随队医生这样说,但他的眼神中那一丝慌乱,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

    这个狗东西在给程琳琳清洗伤口的时候,他就走了神,光顾着看程琳琳的大腿了。

    这时候,林凡导演走进来了。

    “欧阳医生,程小姐的腿怎么样?”

    那个随队医生一看到林凡进来,顿时慌乱起来。

    欧阳志远看到林凡进来了,看了一眼那个医生道:“你们随队的医生,根本没有处理好程小姐的伤口,我怀疑程小姐的伤口里,还有异物,我现在就给程小姐清创。”

    欧阳志远说话间,打开自己的手术盒子。

    那个随队医生不敢再林凡导演面前再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

    程琳琳一听要给自己再次清创,顿时露出一丝害怕。

    欧阳志远看到了程琳琳眼中的那丝恐惧,微笑着道:“我用麻药,一点都不痛。”

    程琳琳一听欧阳志远有麻药,小声道:“谢谢,欧阳医生。”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小瓶子,用小勺子取出一点药膏,抹在程琳琳的伤口上,一阵清凉的感觉在伤口里传来,原来的隐隐痛楚,随着清凉加重,竟然全部消失。

    欧阳志远准备好清创的工具和消毒水,看着程琳琳笑道:“还疼吗?”

    “不疼了,欧阳医生,你不打麻药吗?”

    程琳琳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你说的那是西医的麻药,刚才给你抹的药膏,就是中医的麻药,你现在不是已经感到不痛了吗?”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仔细的清洗程琳琳的伤口。

    “欧阳医生,你说你抹得那个药膏,是麻药?不用打针?”

    导演林凡看着欧阳志远,惊奇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这没有什么稀奇的,中国中医在古代动手术的时候,就有了麻拂散,我这个膏药是局麻,抹上去,就可以局部麻醉。”

    欧阳志远说着话,果然在程琳琳的伤口中,清出来一个绿豆粒大小的石屑。

    “看看,这块石屑,如果不清洗出来,伤口就会化脓感染,麻烦可就大了。”

    欧阳志远用镊子捏住了那个绿豆粒大小的石屑,举到众人面前。

    林凡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随队医生。

    随队医生连忙低下了头,但眼中却露出一抹怨毒的神情。

    “谢谢你,欧阳医生。”

    程琳琳知道,要不是这位大陆的欧阳医生,自己的伤口很可能就会感染,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

    “呵呵,不用谢,我是医生,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欧阳志远又取出一种不用拆线的肠线,手指灵巧的快速的缝合了三针。

    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瓶,瓶子里就是自己配制的生肌药水。

    “呵呵,我说你们还不信,欧阳大哥手里的药水,就是抹上就能长口的药水,你们可要看好了。”

    韩月瑶撅着嘴,看着大家道。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手里的药水,就是韩月瑶说的那种药水,都瞪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手里的药瓶。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你说的那样神奇,程小姐的伤口,要明天才能结疤。”

    站在远处的那个队医,也听说过,欧阳志远手里药水的功能,也靠了过来,想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欧阳志远把药水,均匀的抹在程琳琳的小腿伤口上。

    程琳琳感到,自己的伤口传来一阵清凉,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在收缩,清凉中,有点麻痒。

    “我感觉到伤口在收缩。”

    程琳琳失声道。

    众人的眼睛里,早已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果然,程琳琳的伤口,在慢慢的收缩。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药?仙丹吗?

    康静本身就是做中成药的,又和欧阳志远合作了这么多年,当她看到程琳琳的伤口,抹上这种药后,伤口竟然能自动收缩,如果不是她亲眼看到,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的。

    怎么没有听志远说过这种药?这种药要是生产出来,会让整个世界都震惊的。

    林导演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旁边的那个随队医生,只看得目瞪口呆,眼里露出一丝贪婪的神情。

    这种药要是能引进到世界各地,绝对能卖到天价。

    经过欧阳志远处理后的伤口,虽然还没有开始长口,但伤口已经收缩在一起,也不流血了,更不再痛了。

    生肌膏里有一种药物,叫收缩藤,是欧阳志远和父亲在一次无意中发现的。

    那年,他和父亲一起进深山采药,碰到两群猴子在打架,其中,一只全身被抓的稀烂的猴子,在受伤后,跑到一片郁郁葱葱的藤本植物上,来回的打滚摩擦。

    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纳闷。

    这只猴子受伤后,不躲到一边去,为什么到这里来打滚?

    十几分钟后,当那只猴子从那些藤本植物上离开的时候,欧阳志远吃了一惊。本来全身鲜血淋淋的的猴子,这时候,身上的伤口竟然不再流血了,而且,所有的伤口,竟然都收缩起来。

    欧阳宁静和欧阳志远两人都是草药专家,他们知道,自己发现了一种神奇的药材,这种藤本植物药材,有止血收缩伤口的作用。

    两人强忍激动的心情,采集了大量的这种药材,回家后,两人结合古老的治伤药方,终于配制成这种止血生肌收缩伤口的药液。

    “呵呵,程小姐,明天这个时候,我保证,你的伤口就会结疤,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太感谢你了,欧阳医生。”

    任何的女孩子都喜欢自己漂亮,程琳琳知道自己的腿以后不会留下疤痕后,高兴极了,连忙道谢。

    “呵呵,不用谢,你的脚脖子还有点红肿,我给你用药擦一擦,在按摩一下,明天也能恢复。”

    欧阳志远说着话,向掌心涂了一些药液,轻轻的按摩程琳琳的脚脖子。

    十分钟后,药液已经渗透进皮肤和肌肉,疼痛已经消失。

    “呵呵,琳琳,当初我给你说,你还不相信,现在相信我欧阳大哥的医术了吧。”

    韩月瑶搂着程琳琳笑着道。

    “呵呵,瑶瑶,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欧阳大夫的医术,神奇极了。”

    程琳琳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大家都回去吧,让程小姐好好的休息,争取明天,伤口痊愈。”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都退出了程琳琳的房间。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出一个白色漂亮的小瓷瓶,递给程琳琳道:“程小姐,送给你的。”

    程琳琳看着手中的小瓷瓶,微笑着道:“欧阳大夫,里面是什么呀?”

    “养颜美容膏!”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送给程琳琳的小瓷瓶一边大声叫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一个同样的小瓷瓶来。

    “什么?这就是你给我用了一次的那个养颜美容膏?”

    程琳琳激动的脸色都红了。

    韩月瑶和程琳琳是从小在一起的好朋友,来到龙海的时候,韩月瑶就和程琳琳住在一起,当韩月瑶在使用欧阳志远送给她的养颜美容膏的时候,程琳琳就被这种淡雅的好闻香味吸引住了。

    程琳琳问韩月瑶使用的什么品牌化妆品,韩月瑶就把这种养颜膏介绍给了程琳琳。

    当程琳琳听说这种养颜膏的功能,可以延缓人的衰老,和国外的羊胎素一样时,根本不相信。当韩月瑶在程琳琳的洗澡水里滴了一滴,然后又给了她半滴,搓在脸上后,那种舒服的感觉,让程琳琳有点信了。

    当第二天早晨起床后,程琳琳看到自己的脸色是那样的红润明艳的时候,终于相信这种化妆品的功效。

    程琳琳问韩月瑶在哪里卖的?

    韩月瑶说,是欧阳大哥自己配置的,并许诺,向欧阳大哥要一瓶,送给程琳琳。

    这让程琳琳高兴的跳了起来。

    现在看到,欧阳医生送给了自己一瓶,这让程琳琳非常高兴。

    “欧阳大哥,你送给我的养颜膏,我给琳琳用了一次,她正求我向你要一瓶,呵呵,你现在竟然送给她一瓶,这太好了。”

    韩月瑶大声道。

    “谢谢欧阳大夫。”

    程琳琳连忙感谢欧阳志远。

    “琳琳,什么欧阳大夫欧阳大夫的,叫得太难听了,你就和我一样,叫欧阳大哥。”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程琳琳抬起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程琳琳,你以后就和遥遥一样,就叫我欧阳大哥吧。”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好的,欧阳大哥,我以后就有了一位哥哥了。”

    程琳琳微笑道。

    “好,我家里有一位妹妹,现在,眼前有两位妹妹,呵呵,我以后就有三个妹妹了。哈哈。”

    欧阳志远大笑道。

    欧阳志远的药,效果很好,下午的时候,程琳琳的腿就能走路了。

    欧阳志远拨通了沈朝龙的电话。

    “沈大哥,我在天柱峰,你在哪儿?晚上来天柱峰喝酒,叫上杨凯旋。”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什么,哈哈,你在天柱峰,太好了,我就在天柱峰的别墅区,你不是想要一套别墅吗?你现在就过来挑,我等你。”

    沈朝龙挂上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沈朝龙就在别墅区,不由得笑了。

    欧阳志远喊上康静,去看别墅,在院子里看到了韩月瑶。

    “欧阳大哥,你和康姐姐干嘛去?”

    韩月瑶小丫头,到哪里都闲不住。

    “呵呵,月瑶,日观峰上盖了一批别墅,我们去选一套。”

    欧阳志远道。

    “我们也去看看,欧阳大哥,你等一下,我去喊程琳琳。

    韩月瑶说着话,跑去喊程琳琳。

    康静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志远,你那个生肌膏和美容养颜膏,能否转给清灵。”

    欧阳志远一听,看着康静道:“康姐,那两个产品,已经由天信药业生产出来了,我来天柱峰,就是想让程琳琳做这两种产品做代言的。”

    “天信药业?你和天信合作了?”

    康静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欧阳志远笑着道:“康姐,天信董事长萧眉,是我未婚妻。”

    “什么?天信集团的董事长萧眉是你的未婚妻?”

    康静看着欧阳志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康姐。”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小家伙,没想到萧眉是你的未婚妻。”

    康静叹了一口气。

    “欧阳大哥,我们来了。”

    韩月瑶和程琳琳两个小丫头,微笑着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漂亮的小丫头,眼前一亮。

    韩月瑶换了一身紧身红色列装,把身材衬托的更加火爆,加上一头火红的头发,显得英姿逼人。

    程琳琳穿了一套白色的裙子,高高的身材,亭亭玉立,如同一位漂亮的仙子,长发飘舞。

    欧阳志远看的都呆了。这两个小丫头,本身都长得极其漂亮,青春气息逼人,现在穿的一红一白,对比非常强烈。

    就连康静也十分赞叹两个女孩子的美丽漂亮。

    “呵呵,丫头们,走吧。”

    四个人沿着修好的石头阶梯,走向远处的日观峰。

    “呵呵,志远,快快来看看,我们开发的别墅怎么样?”

    沈朝龙看到欧阳志远,迎了过来。

    沈朝龙的金鑫集团,不愧为一流的建筑集团,他们一边建设开发崮山景区,竟然还开发出来这一片别墅。

    欧阳志远看着这几十栋建设好的别墅,微笑着道:“不错,你们建设的好快呀,不过,以后再想在景区里建别墅,就怕不可能了。”

    沈朝龙笑呵呵的道:“还真让你说准了,这是唯一的一批别墅,再去办手续,就没有批下来,这可是这里景区的唯一别墅区,所以呀,我打电话让你挑一套。”

    天柱峰是傅山县群峰的最高峰,景色在所有的山峰中,最是迷人,站在这里看云海日出,位置极佳。

    韩月瑶和康静两人,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的迷人景色。

    欧阳志远、韩月瑶和康静,每人选了一套位置靠前的别墅。

    几个人看完了房子,往回走的时候,欧阳志远找到了程琳琳。

    “琳琳,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

    欧阳志远看着程琳琳道。

    “欧阳大哥,只要我能办的,我一定会答应的。”

    程琳琳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听程琳琳答应的这么痛快,微笑着道:“美容养颜膏和生肌膏你都用过了,这两种产品都已经生产出来了,我想让你做这两件产品的代言人,不知道你能答应吗?”

    欧阳志远看着程琳琳道。

    程琳琳微微沉思了一下,点点头道:“可以的,欧阳大哥,我愿意。”

    欧阳志远没想到程琳琳答应的这么爽快,这让欧阳志远很感动。

    “琳琳,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

    “不用谢,欧阳大哥,不知道,是哪个企业生产的?”

    程琳琳微笑着道。

    “是山南省的天信药业集团,也山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

    欧阳志远道。

    “呵呵,欧阳大哥,我听说过这个药业集团,很不错的。”

    程琳琳一听是天信药业集团生产这两种东西,顿时放下心来。

    欧阳志远和程琳琳订好和天信集团签约的时间,几个人回到了老曹的农家小院。

    刚进农家小院,欧阳志远就接到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

    何县长的语气很急促。

    “志远,你立刻赶往文王峪大桥,那里出事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县长说文王峪大桥出事了,心里不由得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升起。

    “何县长,您说,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大声道。

    “文王峪大桥所有的工人,都撤走了。”

    何振南的声音,透出暴躁的气愤。

    “什么?文王峪大桥的工人都撤走了?我早上还看到他们的帐篷还在,而且工人还在施工。”

    欧阳志远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越害怕什么事出事,什么事情就会一定要出事。

    如果文王峪大桥出事,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

    欧阳志远的心如同掉进万丈冰窟里一般。

    “你马上到文王峪大桥,差明原因,立刻向我汇报。”

    何振南大声道。

    “好的,何县长。”

    欧阳志远立刻给沈朝龙打电话,说自己有急事,必须下山,取消了晚上喝酒的事。

    然后,欧阳志远向林凡、程琳琳、韩月瑶告辞,和康静急冲冲的下了天柱峰。

    “志远,出了什事了?”

    康静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很难看,就知道,发生了不好的的事情。

    “文王峪大桥的工程队,不知道什么原因撤了,我要立刻赶到文王峪大桥,看看是什么情况。”

    欧阳志远大声道。

    “咱们来的时候,工程队不是还在大桥上忙绿着吗?”

    康静大声道。

    “我知道,我也看到了,但现在他们的人,都丢下工地走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肯定出了什么事了。”

    欧阳志远开车把康静送到药材合作社,然后开车直奔文王峪大桥。

    他赶到文王峪大桥的时候,原来忙碌而火热的工地,变得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所有的设备和工人,都撤的一干二净,大桥还有两个桥墩没建好。

    欧阳志远的眼睛里,猛然喷出愤怒的烈火。

    天都集团这不是要人的命吗?关键的时候,来这一手?难道有人得罪了天都集团?不会吧,这么大的工程,竟然说停就停?

    如果这座桥不在雨季来临之前修好,所有的工作,就是白做了。

    欧阳志远看到不远处有位老人在放羊,连忙走过去问道:“您好,大爷。”

    “你好,小伙子。”

    “大爷,你看到工地上的人,什么时候走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