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救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救人

    月光如水,洒下柔软的银辉。

    “眉儿,幸福吗?”

    志远紧紧地搂住,如同猫儿一般躺在自己怀里的萧眉。

    “幸福。”

    眉儿小声回答着,小手抚摸着志远的胸脯,把整个娇躯都紧紧地贴在志远的身上,她想让自己自己的爱人,融化在一起。

    “眉儿,我要永远这样抱着你,不分开。”

    “志远,我们永远不分开。”

    眉儿睁开如同星辰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爱人,微微的抬起头来,在志愿的唇上,亲了一下。

    “呵呵,眉儿,我还想要。”

    志远感到了自己那个地方,又站了起来,顶在了眉儿的那里。

    “小坏蛋,喂不饱的小马驹。”

    眉儿娇嗔的瞪了一眼志远,脸色微红,小声道:“小坏蛋,你别动。”

    …………………………………………………………………………………………

    欧阳志远明天,要陪着清灵集团的总经理康静到崮山镇同种植药材的农户,签订合同,同时,成立清灵集团药材合作社。

    所有加入合作社的农户,将获得免费的药材种子和幼苗,并有技术人员,给他们技术指导。

    “眉儿,现在睡觉?那个啥还在你的里面。”

    欧阳志远苦笑道。

    “哼,不老实的小坏蛋,我要关他禁闭,谁让他不老实来着。”

    萧眉说着话,笑嘻嘻的两腿一紧。

    欧阳志远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被紧紧的裹住。

    “眉儿,小心夹骨折了。”

    欧阳志远嘿嘿的笑道。

    “呸,嘻嘻,里面有骨头吗?我可是医生。”

    萧眉笑嘻嘻的道。

    “嘿嘿,没有骨头,那啥?一夜会泡坏的。”

    欧阳志远苦笑着,慢慢的动着。

    “泡坏了更好,省着他不老实。”

    萧眉笑着,狠狠的掐了一下欧阳志远。

    “啊!谋害亲夫了,小丫头,看我不狠狠的惩罚你。”

    “啊!救命呀……。”

    第二天早晨,志远开车出去的时候,眉儿还在熟睡。

    昨天夜里,两人不知道大战到什么时候,反正两人也不知道什么时间睡着的。

    志远亲了一下眉儿,关好门,开车直奔彤辉大酒店。

    他在路上,简单的吃了早点,来到彤辉大酒店的时候,康静的车队,拉着药材种子和幼苗,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欧阳志远的到来。

    “呵呵,康姐,都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走下车,微笑着走向总经理康静。

    “志远,来了,就等你了。”

    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看着自己这位小弟弟,在心里,感到一阵欣慰。

    眼前的欧阳志远,已经不是数年前,在医药产品交流会见到的那位瘦弱孤单的小男孩了,现在,已经是一位极其阳光坚毅魁梧的男子汉了。

    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闪烁着深邃智慧的光芒,康静知道,小家伙已经长大了。

    “呵呵,康姐,做我的车吧,咱姐弟俩,很久没有说话了。”

    欧阳志远眼里流露出一种让康静感到久违的温情。

    “好的,小弟弟。”

    康静笑着,拍了拍志远的肩膀,拎着自己的包,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辆轿车,浩浩荡荡的开向崮山镇。

    欧阳志远知道,康姐在过去,有晕车的毛病,出了县城,欧阳志远就把车的窗户,开了一道缝。

    “康姐,还晕车吗?”

    “呵呵,谢谢志远,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有晕车的毛病,真是难得。”

    康静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当然记得,我忘不了,咱们三个人,躲在实验室里,研究新药配方的那段艰苦的日子,最后那一段时间,我们天天吃方便面,害得我到现在,我一闻方便面,就想吐。”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那阵子,苦了你了志远,好在艰苦的日子都过去了。”

    康静看着远处的盘龙河道。

    “呵呵,那是,康姐。”

    欧阳志远笑着道。

    经过一场春雨洗涤的傅山县,带着花香的空气,更加新鲜清新,这让康静禁不住做了几个深呼气,新鲜的空气在肺里循环着,让人心旷神怡。

    “怪不得很多人都来傅山旅游,这里的空气真新鲜。”

    康静看着外面的条条欢快的小溪。

    “康姐,这里的空气不行,等你进入山区,我保证,你恨不得天天在崮山居住下来,不想走了。”

    欧阳志远道。

    “呵呵,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康静笑道。

    “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了,对了,你们合作社的房子,崮山镇政府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牌子也做出来了,我们到了崮山镇,上午十点,就可以挂牌,副县长黄晓丽在崮山镇等着我们。”

    欧阳志远道。

    “谢谢你,志远,你想的很周到。”

    康静道。

    “咱姐弟俩谁给谁呀?对了,康姐,崮山72群峰开发成功后,崮山镇的地皮,肯定会向上翻,咱们集团是不是买块地?以后我们来崮山镇,就有了自己的家。”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很多龙海的商家,都开始在崮山镇买地了。

    “呵呵,可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最好能有个大院子,楼盖好后,咱们的合作社就搬进去。”

    康静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也是很赞成。

    “好的,要买就买块大一点的。

    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志远一看,是沈朝龙的。

    “沈大哥,你好。”

    “志远,我们在天柱峰的日观峰顶端,买的那块山地,建造了60套顶级别墅,就快完工,销售拿上就要开始了,你要一套吗?”

    电话里传来沈朝龙笑呵呵的声音。

    欧阳志远知道,沈朝龙在天柱峰顶端买了一块地,正在建造一批高档观日别墅。这些别墅设计的极其漂亮。站在东面的阳台上,就可以看云海日出,在西面的阳台上,也可以看辉煌的夕阳。

    “谢谢沈大哥,你给我留一套位置最好的。”

    欧阳志远笑道。

    “可以,志远。”

    这时候,越野车进入了桃花乡地界。

    公路两旁,很多工人在忙绿着,在快速的安装着钢架,一座座漂亮整齐的现代化温室大棚,已经建起来了。

    好快呀?这才几天?这么多的钢架温室大棚就已经建好了?

    “呵呵,康姐,那些都是绿蔬集团的高科技蔬菜大棚。”

    欧阳志远指着公路两边的温室大棚道。

    “绿蔬集团,我知道这个集团。他们的绿色有机农产品做的很好,大多数都出口韩国、新加坡,香港和澳门的有机蔬菜,他们的份额,也是很高的。”

    过了桃花峪乡,就进入了山区。

    阵阵清新的空气,夹杂着花香,迎面扑来,沁人心肺。

    特别是昨天的那场很大的春雨,整个山区,到处飞泉瀑布,泉水铮铮。

    车队刚一进入山区,康静就被这里的美丽风景迷住了。

    “志远,天哪,这里的景色真漂亮,太迷人了。”

    康静立刻拿出相机,开始拍摄起来。

    “哈哈,康姐,下午我带你去爬天柱峰,你就知道,什么是好看的景色了。”

    欧阳志远道。

    “好的,要是天柱峰的景色能吸引住我,日观峰的别墅,给我留一套。”

    康静道。

    “呵呵,好的。”

    唐槐乡公路两边,已经栽植了大量的果树,一排排很是整齐,翠绿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曳。

    成排成排的黑皇后野葡萄,在雨后,已经开始发芽,特制的水泥葡萄架,已经建好。

    傅山县到崮山镇的老公路,很多已经泡到了水里,志远现在走的是新公路。

    整条固龙公路,就剩下文王峪乡的大桥没有合拢了,只要这坐大桥修通,就是雨季来临也不怕了。

    车子在文王峪大桥前方要返回老公路。

    老公路很不好走,有的一段,都是顺着河谷行走,雨季一来,公路就会淹没。

    就是现在,也有一些路段上,已经开始流着泉水了。

    到达崮山镇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清灵药业的工作人员,一下子被这个明清风格的古镇,吸引住了。

    欧阳志远拨通了黄晓丽的电话。

    “呵呵,志远,你带着清灵集团的人,来药材批发市场吧,清灵集团的药材合作社,我们已经收拾好了,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崮山镇长肖永成带领各村农户已经来到了。”

    黄晓丽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呵呵,辛苦了黄县长,我们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看着康静道:“康姐,咱们去药材批发市场,黄县长在等着咱们。”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直奔药材批发市场。

    “志远,咱们的药材合作社,就在药材批发站前面吧。”

    康静问道。

    “对,房子已经按照协议,给你们买下了,有一个小院子,两层楼,前面是门市,挂上牌子就可以了。”

    药材批发市场前面,是一个广场,两颗数百年的槐树,拔地而起,铁干虬枝,竟然有十几米高,五六个人都搂不过来。

    崮山镇政府给清灵集团买的房子,就在广场的东面,两颗老槐树后面。

    车队刚一停下,鞭炮就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副县长黄晓丽带领崮山镇镇长肖永成和十几名村长干部,迎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大声道:“康姐,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傅山县最漂亮的女县长黄县长,这位是,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康经理。”

    两人都被对方的美丽和高雅的气质惊呆了。

    黄晓丽的美丽中,透着典雅和高贵,而康静的漂亮中,却带着端庄和成熟,两人共同之处,就是气质中,都有一种文静的贤淑和大方。

    两人都互相需欣赏对方,几乎同时伸出手来,握在了一起。

    “您好,黄县长,见到你很高兴。”

    “您好,康经理,您真漂亮,很高兴认识您。”

    崮山镇长肖永成在前几天,知道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拿下后,他心里暗暗地感到可惜。

    肖永成虽然站在欧阳志远的对立面,属于赵丰年的战斗序列,但他仍很佩服欧阳志远,他知道,这个人在官场中,绝对能走的很远。就是可惜,自己不能和他成为朋友。自己选择了赵丰年,就一定要跟着赵丰年走下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两天之后,欧元志远竟然再次恢复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而且还担任了新工业园的办公室主任。

    这可是欧阳志远第三次任办公室主任的职位。

    肖永成看着欧阳志远那双充满自信的深邃眼睛,微笑着伸出手道:“欧阳主任,您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肖永成的手,微微笑道:“辛苦了,肖镇长,清灵药业的药材合作社,以后就靠你们崮山镇了。”

    “欧阳主任,请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好药材合作社的工作。”

    肖永成这个人的思维很超前,当他知道,清灵集团要在崮山镇建立药材合作社的时候,他立刻查了清灵药业集团的所有资料。

    清灵药业集团,原来是江南制药厂,真正的国营单位,后来改制,更名为清灵药业集团,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企业,每年需要大量的药材。

    这些药材,能带动崮山镇的经济,的发展。

    这是一个让农民快速致富的机会。崮山镇的老百姓,穷呀。

    肖永成在心里感激欧阳志远,十分的感激。

    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清灵药业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这对整个傅山县的老百姓,功不可没。

    这几个集团的投资,能让整个傅山县的农民,彻底的摆脱贫困,走向发家致富的道路。特别是清灵药业的药材合作社,每年需要的药材产值,有将近一个亿,这一个亿的药材,全部在崮山镇种植。这将让多少老百姓从贫困中摆脱出来。

    身为崮山镇长的肖永成,在心里感激敬佩欧阳志远。

    不论是谁,只要能给老百姓造福的人,我肖永成都要支持。

    欧阳志远又把肖永成介绍给康静认识。

    康静知道,以后自己的药材合作社,还要麻烦这位崮山镇长。

    “认识您很高兴,肖镇长,以后,还有很多的地方麻烦您。”

    康静微笑着道。

    “您客气了,康经理,是您们给崮山老百姓带来了收益,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肖永成大声道。

    清灵药业药材合作社,在鞭炮声中,成立了。

    崮山镇的22个自然村,近万户农民和药材合作社,签订了种植药材合同。

    秋天到了的时候,整个崮山镇都沸腾起来了,每户的药农,都领到了一万多元的药材款。他们是崮山镇农民中,第一批的万元户。

    那时候,由于清灵药业集团在傅山新工业园的现代化高科技药厂进入投产,合作社的药材急速的扩大生产规模。所有的偏僻乡镇,几乎都参加了药材合作社,让整个傅山县的农民,在清灵药业的带领下,真正的都富裕起来。

    这一切都是后话。

    整整一个上午,康静和他的工作人员忙的不可开交。

    欧阳志远去了药材批发市场,他要去找圣手中医朱文才。

    志远在龙海花鸟鱼虫古玩市场,找到了一座二层小楼,准备买下来,他想聘请圣手中医朱文才前去坐诊,开一家专门给老百姓看病的中医诊所。

    朱文才自从得到了欧阳志远的指点,他的医术已经突飞猛进,每天他的药铺前,都排满了前来看病的人,很多的外省病人,在药材商的介绍下,都慕名前来。

    朱文才已经看了两个小时的病了,早已累的腰酸腿疼,这时候,一辆加长商务轿车,慢慢的停下,四个小伙子,抬着一副担架,走了下来,后面跟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四十多岁的儒雅中年男人,和几名保镖。

    这架势,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之人。

    儒雅的中年人,很是关心担架上的病人,担架刚一下车,儒雅的中年男人,就握住了担架上一直骨瘦如材的手,轻轻的给老人盖好被子,眼里一片关切之色。

    这是一位孝子。

    正在喝水的朱文才,早已看到了这一切。

    朱文才在七岁的时候,父母就在同一年病故了,失去亲人的朱文才流浪到了崮山镇,被一位老中医收留。朱文才就跟老中医学医。

    由于朱文才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爱,所以就一直很羡慕那些父母的人,更喜爱那些孝敬父母的人。

    本来,朱文才由于年纪大了,上午只能看两个小时的病,如果,还有病人的话,要下午才能看。

    当那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儒雅中年人,看到表已经超过十点钟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由于老人病情太重,一路上,亲自开车的中年人,把车开的很慢,没有敢开的太快,所以,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钟了。

    儒雅中年人,显然知道朱文才的规矩。再说,他也看到了朱文才满脸倦色,正在喝茶休息。

    中年人让四位小伙子在门口放下担架休息一下。

    这时候,老人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浓痰卡在了他的喉咙里,竟然咳嗽不出来,憋得脸色青紫,整个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不好,这一口痰卡住了老人的气管,要是不把这口浓痰咳嗽出来,这人一口气上不来,就完了。

    朱文才立刻走过来,一掌拍在老人的后背,但那口浓痰竟然还没有咳嗽出来。这时候,老人已经全身开始抽搐,直翻白眼,立刻就要窒息而亡。

    “捂住病人的鼻子,立刻用嘴给她吸出来。”

    朱文才大声叫道。

    那个儒雅的中年人早已急的冷汗直流,他一听大夫让他给母亲吸痰,立刻毫不犹豫的捂住母亲的鼻子,把嘴对准母亲的嘴,猛吸一口。

    朱文才同时,在老人的后背,再次猛击一掌。

    “噗!”

    一口浓痰被那个中年人吸进自己的嘴里。

    老人的气管终于通了,猛烈的咳嗽了几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喘息着。

    中年人没有丝毫的恶心,快速的拿出手绢,把那口从母亲喉咙里吸出来的浓痰,吐进手绢里,又把手绢放进口袋了。

    所有的人都被这位中年人没有嫌弃自己母亲的孝心感动了。人们禁不住的鼓起掌来。

    中年人连忙给母亲揉搓着胸口,老人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人的脸色。

    “把你母亲抬进来,我给她看病。”

    朱文才被这位中年人的孝心感动了,他今天打破自己的规矩,决心给这位病人提前看病。他知道,老人的病不轻,就怕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那位中年人一听大夫打破规矩,要给自己的母亲看命,顿时激动万分,连忙道:“谢谢朱代夫。”

    “娘,朱代夫答应现在给您看病。”

    老人呻吟了一声,疲倦的点点头。

    四个小伙子那老人抬了进来,放在一张床上。

    朱文才把手指搭在老人的手腕上。

    老人的脉象已经开始散乱,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朱文才没有言语,站起身来,走向里面的房间,冲着中年人点点头。

    中年人跟着朱文才进了里屋。

    “你母亲在医院里,住了很长时间了,被耽搁了,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你来晚了,如果你能提前半年来,我能看好你母亲的病。”

    朱文才可惜的摇了摇头。

    中年人一听朱文才这样说,眼泪立刻流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流着泪道;“求求您,大夫,救救我母亲吧,我从小和母亲失散,母亲为了找我,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受尽了苦难。他老人家在两年前,终于找到了我,可是,她老人家为了找我,身体垮了,她老人家,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我还没来得极孝顺她老人家,求求您了,大夫。”

    中年人泪如雨下。

    朱文才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是一位孝子,可惜我的医术有限,我给你介绍一位大夫吧,也许他可能救治好你母亲。”

    中年人一听,顿时大喜至极,连忙道:“快请先生说,是哪位大夫?”

    还没等朱文才说话,外面已经传来欧阳志远的声音:“呵呵,朱老哥,我来了。”

    朱文才一听到欧阳志远的声音,顿时狂喜道:“你母亲有救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