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逼官

    第一百六十九章逼官

    郭文画的双眼猛然透出股股凌厉的寒芒,让所有在场的工作人员的心脏剧烈的收缩,呼吸几乎窒息停顿。

    “呯1

    郭文画暴怒了,他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

    欧阳志远竟然敢用投资来威胁县政府?简直岂有此理,这种官员能用吗?自己本来打算,让欧阳志远去县经贸委招商办公室,专门招商引资,看来,自己想错了。

    郭文画的秘书戴立新,他的脑子在高速运转着。

    不好,就怕这是个开头,那几家大型投资集团,可都是欧阳志远拉过来的,清灵集团决心放弃投资,剩下的几家投资集团,会不会撤资?

    整个傅山县的经济,和进入20强旅游大县的资金,可都是这几家集团投的钱呀。如果他们撤资,整个傅山经济,就会立刻瘫痪,过去所有的努力,都将打水漂。

    按照欧阳志远的性格,他不会用这种方法来要挟县政府的,难道是清灵集团自己要撤的资?那可是几个亿的投资呀,他们还要新投资工业园,款项竟然有两个亿,如果他们撤资,后果不堪设想,影响极坏。

    报纸电台都已经在宣传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清灵集团,在傅山投资4个亿,建设现代化高科技的制药厂。

    他们要是撤资了,这一切将化为乌有。

    赵丰年和王凤杰急匆匆的赶过来,两人的脸色都有点苍白。

    戴立新一看两人进来,连忙冲着两人摆摆手。

    赵丰年和王凤杰又无声的退了出去。

    戴立新悄悄的走出来,心道,你们两人现在进去,不是向枪口上撞吗?

    “你们两人立刻亲自到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房间,了解情况,先稳住他们,如果清灵集团的撤资,引起连锁反应,欧阳志远拉来的所有投资项目,都要撤资,你们两人也别干了。”

    戴立新冷笑着看着两人。

    赵丰年和王凤杰两人的冷汗,早已湿透了后背的衣服。他们绝没想到,清灵药业集团会来这一手,现在又听市长秘书戴立新这样说,两人差一点晕过去。

    是呀,除了山田株式会社的投资是江宗武拉来的,剩下的投资,可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要是他们一起撤资,这就把自己打进了十八层地狱,可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好的,戴秘书,我们这就去。”

    县委书记王凤杰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终于领教了欧阳志远的厉害,他现在有点后悔,当时自己没有举手否决赵丰年撤销欧阳志远办公室主任的建议。

    欧阳志远的城府真够深得,他在等机会报复,这下,机会终于来了,而且要在市长郭文画的眼皮底下,在所有媒体的镜头下,报复傅山县县委县政府。

    这一招,已经把县委县政府,拿的死死地。

    大酒店里,龙海市的记者,省里的记者,还有中央台的记者都在,这要是捅出去,自己的县委书记还能干成么?自己的一生都会毁了。

    欧阳志远这一招真毒。

    王凤杰把欧阳志远想的太那个了,欧阳志远自己也没有想到,段正春的放弃投资,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

    赵丰年的脸色,灰白中带着暴怒和凌厉,又闪烁着一丝惧意。他知道,如果这是欧阳志远的阴谋,自己这次就完蛋了。市长郭文化就在这里,别说几大投资商都要撤资,就是一家清灵集团的放弃投资,傅山县就要损失几个亿,郭文画能饶恕自己吗?现在新工业园正缺钱,而清灵集团可打算投资新工业园两个亿呀。

    欧阳志远,你***害死我了。

    赵丰年的电话猛然响起,吓了赵丰年一跳。

    他一看,是副县长魏光海的电话。魏光海不是在固山镇亲自靠在恒丰集团那里吗?这个时候,怎么会给自己来电话?不会……。

    “赵县长,不好了,天柱峰所有的工程都停了,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人,都在收拾东西,好像要撤离。”

    电话里,传来围魏光海焦急的急促声音。

    赵丰年的腿脚一软,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在地。他身边的王凤杰,也听到了赵丰年电话里的消息,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果然不假,欧阳志远在逼宫。

    当赵丰年接到副县长黄晓丽的电话,告诉他凯旋集团停工,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要向市政府打电话抗议的时候,赵丰年已经乱了方寸。

    戴立新是郭文画的秘书,又担任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他知道,清灵集团放弃投资是真的。他在思考,怎么处理这件突发事情,又接到了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的电话。

    陈雨馨在知道,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拿下来之后,她根本不和傅山县政府打交道,在她眼里,根本看不起赵丰年和王凤杰那些人。

    她直接拨通了戴立新的电话。她知道,戴立新就在市长郭文画的身边,给戴立新打电话,就等于给市长郭文画打电话。

    戴立新一看是红太阳集团陈雨馨的电话,他的心一沉,就知道,红太阳集团已经参与进来了。

    “戴主任,我是陈雨馨,我希望你们市政府能重新考录一下欧阳志远的任用问题,一个为傅山县拉来几十个亿投资的功臣,你们说撤就撤,我们投资商不会答应的。”

    陈雨馨说完话,咔嚓一声,放下了电话。

    戴立新刚放下电话,绿蔬集团董事长陆海燕的电话,打进来了。

    “戴主任,绿蔬集团是欧阳志远引荐过来的,你们把他撤了,我们对傅山县的投资,失去了信心。”

    陆海燕说着完这句话,挂死了电话。

    戴立新苦笑着收起电话,看着市长郭文画。

    郭文画正看着自己,他同样听到了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打给戴立新的电话。这时候,郭文画已经冷静了下来。

    毕竟郭文画在官场里闯荡多年,从一个小小的科员,干到现在的龙海市市长。什么样的风雨没经历过?现在这件事,只是个小插曲而已。

    他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戴立新,你说说看。”

    戴立新给郭文画倒了一杯水,放在郭文画面前,又坐回沙发,他在梳理自己的思路。

    “郭市长,赵县长在处理欧阳志远这件事上,过于草率,引起了这几家投资商的不满,清灵集团放弃投资是真的,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是在施加压力,但真要处理不好这件事,虽然他们不会撤资,但他们会减少投资,这也是我们损失不起的。目前,山南酒业没有动静,那是秦剑的身份背景在哪里摆着,但凭借他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他只要在常务副省长秦明月耳边说上一句话,对我们龙海将是个灾难。”

    郭文画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水。

    “现在,彤辉大酒店里的记者,怕有十几个,就连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都来了,我们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绝不能让媒体知道,如果他们一知道消息,报道出来,对傅山县、对龙海市,将会大大的不利,现在,我去清灵药业集团段正春的房间看看,再和欧阳志远谈谈,回来向您回报。”

    戴立新站起身来道。

    “去吧,我等你。”

    郭文画点点头。

    “好的,郭市长。”

    戴立新说着话,走出了郭文画的房间。

    郭文画看着戴立新的背影,一个方案在脑海里形成了。

    戴立新跟自己几年了,该下来锻炼一下了,既然赵丰年不能掌控傅山县,就让戴立新来傅山县。

    戴立新的任务,就是把新工业园建起来,让傅山县进入全国20强绿色环保旅游大县。

    ……………………………………………………………………………………………

    欧阳志远看着段正春把王友山、吴成金他们骂走,欧阳志远就知道要坏事,他更没有想到,秦剑会给沈超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个集体逼宫。

    “段大哥,咱不代这么玩的,你就饶了我吧。”

    欧阳志远几乎哭了。

    “呵呵,志远,大哥这是在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你想想看,你要是不干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我的资金到位后,赵丰年他们,现怎么卡我就怎么卡我,我向谁申诉去?现在很多地方的开发区,在招商引资的时候,投资商是老爷,政府的官员是孙子,但等到你的资金到位后,开始生产的时候,投资商和政府的关系就翻过来了,投资商是孙子,政府的官员是老爷了。你不干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我一分钱都不投资。”

    段正春笑着道。

    欧阳志远还想再说话,康静走进来,看着段正春道:“赵丰年和王凤杰来了。”

    段正春嘿嘿冷笑道:“不见!”

    康静笑着道:“两人都要哭了。”

    欧阳志远道:“不会吧?段大哥不投资了,能吓着赵丰年和王凤杰?”

    “嘿嘿,志远,他们不害怕我,他们害怕外面的那些记者,害怕你拉来的哪些投资商,像我一样放弃投资,几大投资商如果一起表示撤资,赵丰年和王凤杰的脸能吓成绿色。”

    段正春笑呵呵的道。

    康静看了看表,赵丰年好闻王凤杰他们在外面已经被晾了半小时了,看着段正春道:“可以让他们进来了。”

    段正春点点头。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就站在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房间门口,等着进去。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着赵丰年,心里狠狠地骂道,赵丰年,你个王八蛋,老子让你连累死了。

    外面两位记者看到傅山县的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就站在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房间门口,嗅觉敏锐的他们,立刻就揣测,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嘿嘿,不会有什么鲜为人知的新闻吧?

    他们喀嚓喀嚓,先给两人来几张特写,然后走过来,举起手中的采访话筒,笑着道:“请问,王书记,赵县长,您们什么时间和清灵集团签约?你们站在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房间门外干什么?”

    记者这一问,赵丰年和王凤杰的脸,吓成了墨绿色,冷汗顺着额头狂流而下。

    清灵集团打算放弃投资的事情,要是被这两个记者知道,进行公开报道,两人就会吃不了兜着走,自己就死定了。

    这两个该死的记者,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你妈个逼的,瞎采访什么?

    两人的脸色由绿变白,再由白变黑,腿肚子就有点颤抖了。

    两个记者看着两人冷汗直流的样子,好奇心更大了,一个家伙,竟然微笑着打开了摄影机,对着两人开始了录像。

    赵丰年和王凤杰连忙转过身去,再次敲门。

    康静走了过来,打开门,看着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两人狼狈的样子,心里想笑,但脸上没有留露出来,沉声道:“我们董事长有请二位。”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满脸堆笑道:“谢谢康经理。”

    今天,王凤杰是跟着赵丰年倒霉。

    平时耀武扬威的常务副县长和县委书记,哪里受到过这种侮辱?今年然被人家欺负到这种份上,这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看着康静推开门,赵丰年和王凤杰走了进来,两人的脸色有点发白,冷汗还没有顾得上擦掉,正顺着额角向下滴落。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道:“王书记,赵县长来了,快请坐。”

    赵丰年看着欧阳志远的笑脸,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但他脸上却强挤出笑容,轻声道:“欧阳秘书,你好。”

    “段懂,您好。”

    王凤杰和赵丰年,连忙主动给段正春打招呼。

    “呵呵,王书记,赵县长,坐吧。”

    段正春淡淡的指着沙发,没有站起身来。

    清灵药业集团,在江南省赫赫的有名,是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制药集团,段正春是江南省人大代表,就是江南省的省长见了段正春,也是客客气气的。要不是欧阳志远对清灵集团有恩,段正春想要得到欧阳志远的新配方,他根本不会来傅山县。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这种级别的人,根本不放在自己的眼里。

    段正春没有看赵丰年和王凤杰,而是端起一杯茶,和欧阳志远说着话。

    这让王凤杰和赵丰年变得极其尴尬。

    “段董,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关于您投资……。”

    段正春没等王凤杰说完话,就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你让郭文画来给我谈,康经理,送客!”

    段正春沉声道。

    这下,王凤杰和赵丰年差一点晕过去,两人脸色透红,狼狈的走出段正春的房间,一个副县长,一个县委书记被人家晾在门外半小时,最后进来了,却没有捞到说一句话,就被人撵了出去,这要传出去,两人的脸往哪里放?

    康静看着王凤杰和赵丰年两人的背影,刚想回来,一眼看到,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戴立新,走了过来。

    康静刚想关门,戴立新微笑着道:“呵呵,康经理,我要拜访段懂,请您通报一声可以吗?”

    戴立新道。

    康静嘿嘿冷笑道:“戴主任,你是什么级别?”

    戴立新一愣,心道,市政府办公窒主任是正处级,你清灵集团虽然在江南省是第一大中成药制造集团,级别难道是正厅级?

    “呵呵,康经理,我来拜访段董事长,难道不够级别吗?”

    戴立新虽然受到了侮辱,但他仍旧面带微笑,脸上没有留露出丝毫的恼怒。

    “嘿嘿,你回去问一下郭市长就知道了。

    康静说着话,把门关上了。

    戴立新一看康静把门关上,他本来满脸的笑容,刹那间凝结,整张脸变得极其冷酷,眼里流露出摄人心魄的寒芒。

    戴立新从来没有被人挡在门外,今天他受到了这种待遇。

    难道自己得到的清灵集团资料有误?难道清灵集团的级别真的是正厅?

    戴立新刚走出郭文画的房间,郭文画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心脏剧烈的跳动。

    电话号码是山南省办公厅的号码。、

    不好,难道清灵集团放弃投资的事情,惊动了省政府办公厅?我的天哪,清灵集团是什么级别?

    “郭市长,我是顾正祥。”

    我的天哪,电话是秘书长顾正祥打来的,这件事怎么会惊动顾秘书长?

    郭文画的冷汗下来了。

    “您好,顾秘书长,我是小郭。”

    虽然顾秘书长的年龄,要比郭文画还小,但是,郭文画在顾秘书长面前,一定要称呼自己为小郭。

    “呵呵,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到你们龙海投资五个亿,我听说,你没有迎接人家?也没有和段董事长会面?呵呵,小郭呀,你的工作没有到位呀,清灵药业集团的级别,可是正厅级,再说,你们龙海市傅山县的新工业园手续就要下来了,你们不是缺钱吗?人家可是要向工业园投资两个亿,解决你们的燃眉之急。这件事,常务副省长秦省长知道了,你看着办吧。”

    “咔嚓!”

    顾秘书长没等郭文画说话,就挂上了电话。

    郭文画的脑子翁的一声,好像炸开一般,嗡嗡作响。

    我的天哪,市政府办公室得到的资料,清灵药业集团,不是正厅级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失误?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亲自过问这件事,看来,秦剑终于还是把这件事,给他父亲说了。

    郭文画坐在沙发上,任凭脸上的冷汗,流下来,没有去擦。

    今天这个错误犯大了。

    赵丰年和王凤杰没有敢进郭市长的房间,他们站在走廊上,等着戴秘书长回来。他们看到戴立新去了段正春的房间。

    他们刚站了没有一分钟,就看到戴立新的脸色铁青着走了过来。

    戴立新看也没看两人一眼,直接敲门,走进了郭市长的房间。

    戴立新看到,郭市长的脸色很难看。

    “郭市长……您……。”

    郭文画已经冷静下来,看着戴立新道:“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的资料,是谁查的?”

    戴立新的心脏骤然收缩,脸上冷汗下来了,他从郭市长的口气和脸色,知道了,自己得到的资料是错误的。

    “是副主任林远亲自查的。”

    戴立新知道,林园倒霉了,只要郭文画在龙海市一天,林园就没有出头的日子了。

    “傅山县的猫耳乡,还缺一个副乡长,就让林园到那里去上任。”

    郭文画的声音冰冷之极,如同来自万丈寒冰之下,让人毛骨悚然,眼里的那道阴森森的目光,让戴立新的呼吸几乎窒息了。

    猫耳乡是傅山县最偏僻最贫穷的一个乡,那里到现在还没有通公路,更没有通电,整个乡镇,就处于封闭的大山之中,每当冬季来临,大雪封山,要有半年的时间,与世隔绝。而每当雨季来临,山洪暴发,道路淹没,又是四个月的与世隔绝。

    那里就是一个没有时间没有岁月的监狱。

    市长郭文画处理犯错误的手下,从来没有开除,而是要用最残酷的折磨人的手段,把你流放到最偏僻最偏远的乡镇,让你老死在那里。

    戴立新倒吸着冷气道:“好的,郭市长,我明天就通知他。”

    郭文画点点头,看着戴立新,脸色缓和了一下,轻声道:“立新,你跟了我几年了?”

    戴立新一听,两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这次完蛋啦,郭文画肯定要迁怒自己,难道也要把自己流放到偏远的外地?自己跟了郭文画四年,历经了无数次惊险的风雨,终于有了今天的地位,自己可不想离开龙海市,更不想被流放。

    赵丰年这个王八蛋,连累老子了,老子有机会,一定搞死你。

    “郭市长,对不起,是我没把好资料的关口,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企望的。”

    戴立新绝望了,他差一点跪在郭文画面前。

    “呵呵,小戴,别紧张,你跟了我四年了,也该到下面锻炼一下了。”

    郭文画面无表情的道。

    “噗通!”

    戴立新眼前一黑,跪在了郭文画的面前。完蛋了,郭文画真要抛弃自己,流放自己。

    “傅山县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光平,肝癌晚期,你明天就接任董光平的副县长职务,在半年内,也就是发改委来验收前,我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必须把工业园给我建起来,我把欧阳志远给你用,恢复他的县办公窒主任职务,让他兼任新工业园办公室主任,半年后,如果你完不成,猫耳乡还缺个兽医站的站长,你就到那里去上班。”

    郭文画的声音,阴森森的,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一般。

    我天哪,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吓死我了。

    戴立新一听让自己接替副县长董光平的职务,戴立新不由得狂喜至极,眼泪流出来了,也不问自己的正处级别,要干副县长,他一下子抱住郭文画的腿,失声痛哭道:“谢谢郭市长,我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栽培,呜呜……。”

    “滚起来,什么样子?咱**员可不兴下跪,让人看到多不好。”

    郭文画的脸色,又恢复了笑意,那笑意是那样的诡异,让戴立新毛骨悚然。

    戴立新连忙站起来,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走,我去拜访段正春。”

    郭文画看了一眼戴立新狼狈的样子,他笑了,他就喜欢看自己的手下被自己弄得摸不着头脑,而且捉摸不透自己。

    当郭文画敲开清灵药业集团董事长段正春的房间的时候,段正春正等着他的到来。

    “段董事长,你好。”

    郭文画站在段正春的面前,微笑着伸出了手。

    “呵呵,你好,郭市长。”

    两人互相打量着,双手握在了一起。

    “呵呵,坐吧。”

    段正春微笑着指着沙发。

    两人坐好后,秘书给郭文画倒了一杯水。

    “对不起了,段懂,由于工作太忙,没来的极迎接你,还请你见谅。”

    郭文画给段正春道歉。

    “呵呵,没关系,郭市长忙呀,我们以后就不用麻烦您了,我们下午就回江南省,我准备,你们不用我兄弟欧阳志远,我用他,我要聘请欧阳志远做清灵药业集团的副董事长,呵呵,年薪500万。”

    段正春看着郭文画,微笑着道。

    郭文画喝了一口茶道:“这么优秀的干部,我郭文画不会放手的。”

    站在旁边的戴立新,大声道:“郭市长亲自过问,欧阳志远已经官复原职,继续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而且还要兼任新工业园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新工业园的筹建工作。”

    “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呀。”

    段正春呵呵的笑着,看着郭文画。

    ………………………………………………………………………………………………

    下午的时候,清灵药业集团、山南酒业集团,正式和傅山县政府签约。

    欧阳志远带着秦剑和段正春在新工业园的规划区域内,选好了各自的厂址,就等开发区的手续下来,立刻开工。

    傅山县新工业园办公室成立,欧阳志远任主任,市政府办公窒主任戴立新,任傅山县主管工业的副县长,重点抓新工业园的准备工作。

    县长何振南晚上回到了县政府,欧阳志远没有下班,他拿了两瓶酒,和一些小菜,在何振南的办公室,等着何振南。

    “呵呵,志远,祝贺你,再次官复原职,而且还担任了新工业园办公室主任。”

    何振南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给何振南倒上一杯酒,笑着道:“我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段大哥来了这一手,秦剑大哥在后面帮忙,沈朝龙、杨凯旋、陈雨馨、陆海燕这些兄弟姐妹在帮忙,才有我欧阳志远的现在。”

    何振南举起酒杯道:“真羡慕你,志远,你有这么多在危机的时候,能互相帮助的生死朋友。”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给何振南碰了一杯,喝光了杯中的酒道:“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在你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把手伸给你的人。”

    何振南也喝光了一杯酒。

    “对了,文王峪大桥怎么样?雨季之前能合拢吗?”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按照正常的速度,能提前十天完成。在设计这座大桥的时候,专家就已经考虑了雨季的到来,所以,把竣工的日子定在了四月二十号。”

    何振南笑着道。

    “得一定有人在那儿盯着,确保在雨季之前通车。”

    欧阳志远又重复了一遍。

    “我让公路局长徐玉乐在那里盯着了,放心吧,志远。”

    何振南笑着道。

    欧阳志远听说公路局长徐玉乐在工地上盯着,也就放心了。

    清泉大酒店。

    冯卫东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脸色阴沉的如同锅底一般。

    自己的儿子已经失踪了两天了,整个傅山县城都翻了个,就是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身影。

    儿子的越野车路霸,就停在自己快乐人家夜总会前。

    冯卫东的两眼死死盯着快乐人家经理朱冠才,一字一句的道:“朱冠才,你说,小鱼的车子,就停在快乐人家前面,他肯定最后出现在快乐人家,你身为快乐人家的总经理,竟然不知道小鱼最后出现在你的快乐人家,找不到小鱼,我拿你抵命。”

    冯卫东阴森森的盯着朱冠才。

    朱冠才知道,那天冯小鱼抱着喝醉的一个女孩子,开了房。但第二天,服务员在那间房子里,却没有看到冯小鱼和那个女孩子,他知道,冯小鱼经常带着女孩子在这里开房,也许两个人早已离开,就没在意。

    想不到,今天自己的老板冯卫东把自己叫来,向自己要他的儿子。

    朱冠才知道,自己绝不能承认,冯小鱼曾经住在快乐人家,如果冯卫东知道,冯小鱼在失踪前,曾经带着女孩子在这里开房,在这里失踪,冯卫东一定会杀了自己。那天的服务员、女领班和调酒师,都被朱冠才开除了,朱冠才给了他们一笔数目很好的价钱,让那些人远走他乡。

    朱冠才曾经仔细的检查了冯小鱼住的那套房子,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根据领班的人偷偷地说,冯小鱼抱着那个喝醉酒的女孩子上去楼后,就没见到冯小鱼下来。他们以为冯小鱼偷偷的把那喝醉的女孩送走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