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真是找死呀

    第一百六十六章真是找死呀

    欧阳志远和父亲欧阳宁静酿造的神仙醉,是在五行门的一本残缺的古书里看到的,古代五行门里的一位奇人,极其爱好酿酒、烹饪和中医,他把自己一生的心血,就记载在一本书里,这本是就被欧阳宁静无意中得到。

    这本书里,记载了很多酿酒、医术和烹饪的秘方,欧阳宁静生性淡薄,和那位奇人的性格极其相似,就经常专研那本古书,然后把所有的秘方都传给了儿子。

    现在,不论什么酒厂,都已经酿造不出来古人的那种绝品美酒来了。

    山南酒业集团的管理高层,一致通过,在傅山和欧阳志远合作建厂。

    他们提前一天,来到傅山县。

    当欧阳志远他们的车子,来到彤辉大酒店的时候,彤辉集团董事长刘彤辉早已率领彤辉大酒店的经理刘文山在门口迎接。

    在路上,杨凯旋早已给沈朝龙打了段话,沈朝龙在向这里赶来。

    欧阳志远给县公安副局长周玉海打了电话。

    周玉海现在已经不是刑警队队长了,在市公安局长赵大山的力荐下,已经代替了崔德成的位置,荣升傅山县公安分局的副局长。

    这里面,他的父亲周茂航出了力。

    沈朝龙和秦剑在南州的时候,就已经很熟悉。

    “呵呵,志远,你好。”

    刘彤辉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有点激动,心里很是感激。

    他知道,自己的彤辉大酒店,以后就可以和清泉大酒店抗衡了。生意做到刘彤辉这种阶段,他们并不指望大酒店挣钱,他们要的就是人气和社会关系。如果所有来傅山投资建厂的客商们,都住在彤辉大酒店,刘彤辉将能和多少人拉上关系。

    就像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他的背后就是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以秦明月这个年龄,做到常务副省长,以后进入中央序列,那事铁板上定钉的是。

    多认识一位朋友,就多一条路。

    “呵呵,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把双双都介绍了一下,秦剑这个人,别看长的是个小白脸,但他的性格真诚而豪爽,并没有看不起刘彤辉,欧阳志远介绍完后,两人的手,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刘彤辉把三楼贵宾房间,安排给山南酒业集团,二楼就留给恒丰集团和清灵集团。

    欧阳志远看到刘彤辉亲自安排房间,心里知道,刘彤辉这人不错,思维敏捷周到,是一位值得交的朋友。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刘彤辉道:“四楼的尊贵房间,你留好,不能安排别人,明天郭文画市长很有可能要到彤辉大酒店来住。”

    “什么?志远,你说郭市长要来咱这里?他们不是已经在清泉大酒店定好房间了吗?”

    清泉大酒店,有刘彤辉安插的人,他们知道,市长郭文画已经在清泉大酒店定好了房间。

    “呵呵,刘彤辉,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对了,恒丰集团的房间安排好后,韩月瑶的房间不远处,你要设立一个服务台,要24小时,确保那个服务台有两名身手极好的保安执勤,暗中保护韩月瑶,绝不允许任何人接近韩月瑶的房间,你听明白了吗?”

    欧阳志远知道,山南酒业集团和清灵药业集团都在彤辉大酒店居住,市长郭文画他们肯定会退掉清泉大酒店的房间的,因为他们要和这两家集团谈判签约,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要让市长郭文画,在两个酒店中,来回的穿梭,郭文画的秘书戴立新就不用干了,卷铺盖回家算了。

    市长郭文画下榻彤辉大酒店,县里的所有官员在谈判期间的房间,都会移到彤辉大酒店。

    至于韩月瑶的房间,欧阳志远知道,冯小鱼已经死了,被暗中保护韩月瑶的人毁尸灭迹,但快乐人家的人一定会把冯小鱼最后和韩月瑶一起喝酒的事,报告给冯卫东。冯卫东绝对会怀疑韩月瑶的。韩月瑶在自己的家里,肯定呆不了多长时间的,韩月瑶来彤辉大酒店居住,再让保安24小时保护,冯卫东不敢把韩月瑶怎么办。但愿韩老爷子尽快回来。

    “志远,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刘彤辉知道,欧阳志远能和秦剑、杨凯旋他们认识,背景也绝不简单,欧阳志远这条船,自己坐定了。

    沈朝龙赶到的时候,贵宾厅里的接风晚宴,还没开始,周玉海已经到了,就等着沈朝龙了。

    欧阳志远把周玉海给大家介绍了一番。

    这是欧阳志远的私人晚宴。

    欧阳志远刚进入卫生间,就接到了黄晓丽的电话。

    “志远,你还好吗?”

    黄晓丽今天才知道,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撤了下来。

    “呵呵,晓丽,我很好。”

    欧阳志远接到黄晓丽的电话,心里很温暖。

    “你呀,还是太冲动,以后,可不能再乱打人了。”

    黄晓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柔情。

    “呵呵,晓丽,这些人太欠扁了,早晚我要把柴世强弄下去。”

    欧阳志远一想起柴世强,心里就来气。

    “你呀,还是倔脾气。”

    黄晓丽的语气充满着思念和娇嗔。

    “呵呵,晓丽,就怕这脾气,改不了了。”

    欧阳志远小声道。

    “志远,我想你了……。”

    黄晓丽这句话,再次拨动了欧阳志远内心深处的那根最柔软的玄,他内心一颤。

    “呵呵,那啥……晓丽,我也想你。”

    欧阳志远只是一名正常的男人,他也有缺点,他并不是神,他对黄晓丽的爱,充满着同情和爱怜,这个女人受到的苦难太多,她已经不能再受到任何的伤害。还有可爱的一帆,更让欧阳志远的心里,充满着浓烈的爱意。

    欧阳志远对萧眉的爱,是一种纯净的爱,那种爱,没有任何的杂质,是心灵相通的爱恋,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最终要和萧眉走在一起,没有任何女人能改变自己和萧眉的爱情。

    黄晓丽的爱,没有给欧阳志远任何压力,她要求的很简单,就是,欧阳志远能给自己的女儿一帆,一个真诚的父爱,别让一帆生活在残缺的家庭里,她不想让一帆在幼儿园和学校里,让别的同学嘲笑她没有爸爸。

    欧阳志远多次救了自己,特别是在白水山的悬崖上,欧阳志远死了都不松开自己的手臂,让黄晓丽感动至极,这样的男人,自己能丢弃吗?黄晓丽已经知道了,萧眉就是欧阳志远的女朋友,她不会给欧阳志远任何的压力,她只求,欧阳志远能在空暇的时候,来看一眼自己和一帆。

    就是黄晓丽这种没有任何压力的爱,让欧阳志远割舍不下自己对黄晓丽和一帆的爱。

    当欧阳志远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沈朝龙刚好走进来。

    “哈哈,沈朝龙,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等你,你来晚了,要罚酒三杯。”

    杨凯泉笑着道。

    “呵呵,沈朝龙,你来晚了。”

    秦剑早已站起身来,一把握住了沈朝龙的手。

    秦剑和沈朝龙在南州就是很好的朋友。

    “呵呵,秦剑,你来傅山,也不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好提前准备给你洗尘。”

    沈朝龙笑呵呵的看着秦剑。

    “呵呵,现在也不晚,你来晚了,就按照杨凯旋说的那样,罚酒三杯。”

    “呵呵,沈朝龙,你这次不能推脱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几个人都知道,沈朝龙的酒量,是二斤的海量,三杯酒,就是毛毛雨。

    唯恐天下不乱的杨凯旋,早就把三杯酒倒好,放在沈朝龙的面前。

    沈朝龙看着杨凯旋道:“你这家伙,我要是喝多了,饶不了你。”

    杨凯旋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道:“我说,沈朝龙,三杯酒,就能喝多了?你不会米糠了吧,你现在还没结婚呢。”

    沈朝龙呵呵笑道:“三杯就三杯,老子怕过谁?咱们弟兄五个,每人两瓶茅台,谁喝趴下了,今天晚上的单,他买了。”

    沈朝龙说话间,连干了三杯酒。

    “呵呵,好呀,来,今天,我们四兄弟,给秦大哥接风洗尘,来,咱五兄第,连喝三个酒如何?”

    欧阳志远端起了酒杯,笑呵呵的站起来。

    杨凯旋笑道:“志远,你可不能藏私,把你车上的神仙醉,拿出来几瓶,咱们兄弟今天都要住在彤辉酒店,要来个一醉方休。”

    欧阳志远笑道:“每人两瓶茅台,一瓶神仙醉如何?但神仙醉,只能喝半杯,在座的都有。”

    欧阳志远说这话,看了看旁边桌子上的那些秦剑的手下。

    “好!”

    秦剑那些手下,只有几位高层管理人员,品尝了一点神仙醉,那些人早就听到神仙醉的响名,但一直没品尝过,现在一听说,每人一瓶,都高兴的不得了。

    整个酒场的气氛很热烈,五个男人的酒量很好,在这五个人的带动下,整个贵宾厅不是传来阵阵喝彩声。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跟我去拿酒。”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走了出来,从越野车里,拎出来一箱子神仙醉。两人刚要进大厅,就看到县委书记王凤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秘书苏万声和马传武,从车里下来,走了过来。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阴沉着脸,没有看欧阳志远,而他的秘书马传武,脸色铁青,两眼死死地看着欧阳志远,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县委办公室主任被撤掉了,马传武现在已经官复原职,再次做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而原来被撤掉的副主任王友山,也是官复原职。县政府办公室又从新回到了赵丰年的管辖之下。

    山南酒业集团刚来到彤辉大酒店,县委书记王凤杰、赵丰年他们就接到了消息。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南酒业集团,王凤杰和赵丰年根本不会亲自来,但江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的父亲,可是山南省常务副省长,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父亲,也就是秦剑的爷爷是谁,他们刚刚知道是谁,这所有的人都震惊的合不上嘴巴。

    我的天哪,这是真的?

    县委书记王凤杰和赵丰年,两人连忙叫着自己的秘书,直奔彤辉大酒店。

    本来,山南酒业集团的房间,县政府早已在清泉大酒店提前预订好了,他们一听说,山南酒业集团已经下榻到彤辉大酒店,这让赵丰年很生气,当他知道,这是欧阳志远安排的时候,气的一下摔碎了一个茶杯。

    嘿嘿,欧阳志远,这一次圈套没整死你,下一个圈套,一定要让你和何振南一起完蛋。

    清泉大酒店,是傅山县招待上级官员的定点大酒店,每年,赵丰年都能收到一笔很可观的分成。如果清泉大酒店失去了接待上级官员的机会,自己的分成还有吗?再说,清泉大酒店做定点,是自己亲自点头答应的,欧阳志远这样做,这是公然向自己发出赤和裸的挑战。

    今天,欧阳志远竟然敢私自把山南酒业集团安排到彤辉大酒店,真是岂有此理,你欧阳志远已经不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人了,你只是个小小的秘书,你有什么权力,安排山南酒业集团进驻彤辉大酒店?

    这次,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一下欧阳志远。

    马传武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和新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周玉海,两人有说有笑的,正在从车上,向下抬东西。

    马传武现在已经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想起来,自己被欧阳志远搞的丢掉了自己的职位,这样狼狈,马传武恨的咬牙切齿。欧阳志远是何振南的秘书,正好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嘿嘿,欧阳志远,你***私自修改定点接待的大酒店,你倒霉了,完蛋了,今天一定要你容颜扫地。

    想到这里,马传武气势汹汹的一步跨到欧阳志远的面前,拦住他的去路,用手指着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欧阳志远,你是什么东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修改定点接待上级的大酒店,是谁给你的权力?你以为你是谁?你已经不是办公室主任了,我才是,你已经被撤下来啦。”

    马传武知道,现在就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呀,一定好好的羞辱欧阳志远一顿,以报前一段时间的仇恨。

    所以,马传武肆无忌惮的辱骂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出来的时候,秦剑也跟着出来了,他想单独和欧阳志远说说话,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一出门,就碰到有人指着欧阳志远的鼻子,辱骂欧阳志远,这让秦剑非常的生气。

    秦剑被欧阳志远的豪爽性格和兄弟之情感动了,他知道,自己和欧阳志远将会成为,真正的朋友。

    秦剑一见这人辱骂欧阳志远,还没等欧阳志远说话,秦剑的眼里寒芒一闪,一声冷哼道:“你又是什么狗东西,胆敢辱骂我的兄弟,你找死吗?”

    马传武刚刚训斥了欧阳志远几句,猛然看到一个年轻的小白脸冲了出来,而且还替欧阳志远说话,骂自己是什么狗东西,这让马传武十分的恼怒,他知道,身后就站着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今天赵丰年来,就是要处理欧阳志远的,所以,马传武的气焰十分的嚣张,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小白脸,就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

    “你他妈个逼,你……你敢骂老子,你***不想活了?找死不成。”

    马传武指着秦剑,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旁边的周玉海差点晕了过去,他可知道,秦剑是什么人,现在马传武竟然破口大骂山南省酒业集团的董事长秦剑,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我的天哪,马传武还说人家找死,你***自己找死呀。

    秦剑哪里受到过这种辱骂,只气的脸色铁青,暴跳如雷。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想到,马传武敢辱骂自己,更没有想到,秦剑会跟出来,绝对想不到,马传武竟然不认识秦剑,胆大包天的辱骂秦剑。

    欧阳志远的内心狂喜至极,哈哈,马传武,你今天和赵丰年、王凤杰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你***撞到枪口上了,哈哈,老子现在打你,有谁敢说什么,就是王凤杰和赵丰年,敢放屁吗?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更是要打赵丰年的脸。

    哈哈,老子这次打人,是替常务副省长的儿子秦剑打的你,你们哪个敢再处理老子?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挥起了手掌,一掌狠狠地打在了马传武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爆响,马传武只觉得一个手掌在自己的眼前猛然放大,脆响中,马传武感觉的眼冒金星,身子飞了起来,扑通一声闷响,落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脚前。

    秦剑正气的暴跳如雷,猛然看到欧阳志远一掌拍飞辱骂自己的人,不由得大叫道:“打的好,想不到我来到傅山县,就碰到一只会骂人的狗,气死我了,这狗东西是谁?”

    秦剑看到辱骂自己的那人,被欧阳志远一掌打飞,心里顿时极其痛快。

    “他是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秘书。”

    欧阳志远故意大声的介绍马传武的身份,让赵丰年听到。

    “呵呵,傅山县真是厉害呀,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竟然让这种素质低下的人当秘书?看来,整个傅山县的领导班子,也不怎么样。”

    秦剑冷冷的道。

    远处的赵丰年和王凤杰看到了马传武在责问辱骂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还没来得极说话,就看到从欧阳志远身后,走出来一位气宇轩昂、气质极好极好戴眼镜的年轻人,年轻人立刻帮助欧阳志远,责问马传武为什么骂人。

    赵丰年一看这年轻人的打扮和气质,就知道人家不是一般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山南酒业集团的人,赵丰年刚想让马传武说话注意文明,却没想到,马传武立刻破口大骂人家。

    这让赵丰年立刻有种不好的感觉,马传武你瞎了眼了?什么人都敢骂?小心骂错人。

    赵丰年刚想到这里,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一掌把马传武拍飞,马传武惨叫着落到自己的脚旁。

    赵丰年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双眼睛寒芒四射,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你这是公然向老子叫板,嘿嘿,你刚打完了柴世强,老子把你的办公室主任拿下了,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疼,现在又殴打我的秘书马传武,今天非把你的秘书拿下来不可。

    赵丰年刚想发火,就听到欧阳志远和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对话,说马传武是自己的秘书,而那个年轻人的口气十分的大,说傅山县的领导班子不怎么样,这让赵丰年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升起。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赵丰年一眼看到了躲在欧阳志远身后的周玉海。

    周玉海是故意躲赵丰年的,自己担任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赵丰年曾经暗地里阻碍,但由于赵大年的力荐,自己才成功迁升。

    周玉海非常反感赵丰年,他一看赵丰年在看自己,转身就向客厅里走去。周玉海准备调走了,父亲已经给他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所以,周玉海根本不想理会赵丰年。这让赵丰年十分的郁闷。

    赵丰年还没来得极问周玉海,周玉海就走进了客厅。

    赵丰年连忙走过来,看也没看欧阳志远,他看着秦剑道:“请问您是……?”

    秦剑在外面什么人没见过?他一看到赵丰年那阴沉而严肃的表情,就知道这人不是一般的人物。

    “我是山南酒业集团的秦剑。”

    秦剑这一报名,赵丰年的脑袋嗡的一声,好像爆开了一般,内心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哪,坏了,马传武呀马传武,你给我惹祸了,你……你竟然敢辱骂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你知道他爷爷是谁?你***才是找死呀,看来,马传武的仕途到头了,自己得换秘书了。

    想不到,欧阳志远能爬上这层关系,这家伙简直走了狗屎运。

    “啊!秦董事长,您好,我是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

    赵丰年连忙伸出双手。

    秦剑一听眼前之人就是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那个撤了欧阳志远现办公室主任的家伙,秦剑的心里就很不舒服。

    “呵呵,你好。”

    秦剑伸出一只手,淡淡的赵丰年握了一下手道:“赵县长,刚才那人是你的秘书?”

    赵丰年一看人家的态度冷淡,而且问起来刚才马传武的事情来,他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连忙道:“对不起,秦董事长,那人……那人是我的秘书,他喝多了,我代他向您道歉。”

    赵丰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本来不想承认马传武是自己的秘书,可是,欧阳志远就站在秦剑的身旁,要是自己不承认马传武是自己的秘书,欧阳志远肯定当面揭穿,那时,自己的脸面更难看。

    “赵县长,不会吧?你秘书的素质不会这么差吧?上来就骂我兄弟欧阳志远?就算我兄弟欧阳志远有什么错,你批评就是了,怎么会让秘书上来就骂?我虽然不在体制官场,但我看出来,你们傅山的官员,真该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秦剑的声音很冷,口气里露出来不屑。

    赵丰年的冷汗流下来了,心道,今天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顶,本来是想和秦剑好好的结交一下,想不到被马传武给搅了。

    “对不起,秦董事长。”

    现在,赵丰年只有道歉的份了。

    “赵县长,今天欧阳兄弟请客,给我接风,你一起进来吧。”

    秦剑笑呵呵的邀请赵丰年进来喝酒。

    赵丰年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和秦剑结交,他一听秦剑邀请自己进去喝酒,他内心很想去,但一听说是欧阳志远请客,赵丰年立刻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赵县长很忙,怎么能和我们这些人在一起喝酒呢?我们还是进去喝酒吧。”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早已和赵丰年撕破了脸,今天当着赵丰年的面,再次暴打了马传武,自己和赵丰年之间的矛盾,已经彻底的公开。

    自己为什么不再次羞辱他一翻,出了自己心中的恶气。

    欧阳志远知道秦剑是虚让赵丰年,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把赵丰年拒之门外。但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县委书记王凤杰就站在不远处的车旁,他知道,自己能得罪赵丰年,但不能得罪王凤杰,何振南县长的意思还是要团结王凤杰的。拿掉自己的办公室主任,王凤杰投了弃权票,他并没有完全的反对自己。如果自己现在同样把王凤杰拒之门外,那就把王凤杰彻底的推到了赵丰年的战线里了。

    欧阳志远有时候,还是要争取王凤杰的常委票支持的。所以,自己的策略,就是拉拢团结县委书记王凤杰,打击赵丰年。

    欧阳志远刚走两步,拉着秦剑转过身来道:“秦大哥,我看到县委书记王凤杰来了,咱们邀请他来喝酒如何?”

    秦剑是什么人,他一下子就明白欧阳志远想干什么。呵呵,欧阳志远是向拉拢一个,打击一个。

    自己现在很喜欢欧阳志远的性格,自己更是有求他,还要和欧阳志远签约,所以,欧阳志远一说邀请县委书记王凤杰来喝酒,秦剑立刻同意。

    欧阳志远和秦剑握着手,走向县委书记王凤杰。

    王凤杰知道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已经来到傅山县,他立刻驱车直奔清泉大酒店。他是做党务工作的,他很清楚,秦剑的父亲是谁,更知道,秦剑的爷爷是谁?

    他还没到清泉大酒店,就接到秘书苏万声的电话,说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已经被欧阳志远安排到彤辉大酒店去了,而且,恒丰集团所有的房间,都已经退房,同样住到彤辉大酒店,就连明天要来的清灵药业集团的房间,也在彤辉大酒店订下了。敏锐的王凤杰就知道,这里面有文章。

    欧阳志远已经不再是县政府度办公室主任,他更没有权力把定点酒店,转移到彤辉大酒店。欧阳志远这样做,就是在向赵丰年示威呀。

    让王凤杰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清灵集团、山南酒业集团的人,都听欧阳志远的?

    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他在路上,碰到了赵丰年。赵丰年的脸色极其难看。王凤杰知道,清泉大酒店作为定点接待上级部门的大酒店,是赵丰年亲自定下来的。现在欧阳志远这样做,是在打赵丰年的脸。

    嘿嘿,自己还是不要参与两人的战斗,坐山观虎斗吧。王凤杰已经是官场的老油条了。

    王凤杰和秘书苏万声就跟着赵丰年来到彤辉大酒店。

    让王风杰没想到的是,赵丰年的秘书马传武太沉不住气了,见到欧阳志远没问明白,上来就指责辱骂。

    马传武这人的素质不行,哪有这样做工作的?这家伙是仗着赵丰年就站在他身后吧?这不是狗仗人势吗?欧阳志远平时就喜欢扁人,你这不是找挨揍吗?

    这次欧阳志远还没有发火,在大厅内走出一位气度轩昂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身上举手之间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独特气质,王凤杰一眼就看出来,这位年轻人不简单。

    这位年轻人出来就替欧阳志远说活,责问马传武。让王凤杰想不到的是,马传武竟然再次破口大骂。

    王凤杰知道,马传武这次惹祸了。这时候,欧阳志远终于出手了,一掌就把马传武抽飞,而且就让马传武倒在赵丰年的脚下。欧阳志远这是不光打马传武,更是在打赵丰年。

    王凤杰从欧阳志远和那名年轻人的对话中,他刹那间,就猜出了这位年轻人是谁。

    果然,秦剑在报出自己的名字后,王凤杰刹那间就明白了,欧阳志远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在借势,他明目张胆的再次暴打马传武,借的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秦剑的势,来打击赵丰年。

    嘿嘿,好高明的手段。

    接下来,欧阳志远做的事,更让王凤杰更加冒汗,秦剑邀请赵丰年进去一块喝酒,但让欧阳志远一口回绝,再次猛抽赵丰年的脸。

    王凤杰知道,欧阳志远这次,彻底的和赵丰年撕开了脸皮,决裂了。王凤杰知道,今天自己没有机会和秦剑说话了,他刚想上车,就看到,欧阳志远拉着秦剑,向自己走来。

    王凤杰内心一跳,他知道,欧阳志远想干什么。

    王凤杰连忙走过来,主动地伸出双手来:“您好,秦董事长,我是王凤杰。”

    秦剑一看到傅山县委书记王凤杰主动伸出上手,而且并没有说自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而是直接说我是王凤杰,这让秦剑对王凤杰就有了好印象。

    “呵呵,王书记,您好。”

    秦剑也是伸出了双手,和王凤杰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志远,你好。”

    王凤杰和秦剑握完手后,主动的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呵呵,王书记,今天是我私人给秦大哥接风洗尘,我和秦大哥,请您赏光,邀请您一块吧。”

    欧阳志远拒绝赵丰年,反而邀请王凤杰,这是在打击赵丰年,拉拢示好王凤杰,是在离间王凤杰和赵丰年的关系。

    王凤杰知道,欧阳志远再次利用了秦剑的势力,邀请了自己。

    “呵呵,谢谢志远,谢谢秦董事长。”

    三个人说笑着走进了贵宾大厅,秘书苏万声也跟了进来。

    看着三个人走进大厅,赵丰年气的差一点吐血,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青白之间不断的变幻,眼中露出诡异而暴戾的寒芒。

    欧阳志远,你欺人太甚,我和你势不两立。

    马传武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肿起了很高。但他又不敢说出半句话。他知道,自己惹祸了,自己竟然辱骂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儿子秦剑,自己这不是找打吗?今天自己这一巴掌,是白挨了,赵丰年可不敢替自己找回面子,他更不敢处理欧阳志远了。

    “走吧。”

    王凤杰的眼神里充满着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了一眼大厅,走向自己的车子。

    欧阳志远,我看前面的这道坎,你怎么过去?

    王凤杰走进大厅后,欧阳志远就把县委书记王凤杰介绍给大家,

    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欢迎王书记的到来。

    眼皮子极活的刘彤辉,亲自把王凤杰的位置,安排在欧阳志远的身旁。

    王凤杰没有想到,欧阳志远不计前嫌,邀请自己进来喝酒,他知道,这是欧阳志远在拉拢自己。

    但这个拉拢,对自己有好处,自己借机可以很好的和秦剑搞好关系。

    自己如果能搭上秦剑这到关系,自己的前程就不用愁了。让王凤杰不明白的是,欧阳志远怎么会和秦剑的关系这样好?让他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刚和秦剑认识。

    整个大厅的气氛,由于王凤杰的来到,气氛更加热烈。

    当众人喝的几乎差不多的时候,欧阳志远把自己的神仙醉,分了出去,每人分到一瓶,但被警告,只能喝半杯。

    所有的酒瓶在打开的刹那间,那种沁人心肺的甘醇酒香,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这种香醇,让人心旷神怡,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

    王凤杰自己很喜欢喝酒,他当人能分清好酒孬酒,他知道,这种神仙醉,是自己这一生喝到的最好的酒。

    当他知道,这种酒,是欧阳志远自己酿造出来的,而山南酒业集团来傅山的目的,就是要和欧阳志远联合开发这种酒的时候,王凤杰知道,自己没有支持欧阳志远,是错误的。

    王凤杰知道了,山南酒业集团为什么听从欧阳志远的安排,因为秦剑有求于欧阳志远。

    宴会在一个小时后结束。

    很多人都喝高了。欧阳志远这厮,喝了两瓶茅台,半杯神仙醉,脸上竟然毫无醉态。

    这让已经喝的有点晕乎的王凤杰,吓了一跳。

    好酒量!

    县委书记王凤杰在离开的时候,欧阳志远又送给王凤杰两瓶神仙醉。王凤杰成功的和秦剑搭上线,这让王风杰看到了欧阳志远身后的强大实力,他决定,自己暂时支持欧阳志远和何振南的工作。

    王凤杰的目的,就是龙海市的那个副市长的位置。

    常务副副省长秦明月,在任命副市长的时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沈朝龙和杨凯旋两人都喝高了,被刘彤辉安排好房间,休息去了。

    欧阳志远被秦剑拉着,走进自己贵宾房。

    秦剑的酒量,让欧阳志远大为佩服。欧阳志远喝酒从来没有碰到过对手,今天,却碰上了。

    两人都被对方的酒量惊呆了。

    服务员送来了解酒的水果。两人喝着茶,吃着水果,把签约的事情仔细的谈了一遍。

    山南酒业集团有两个方案,一个方案,就是山南集团一次性出价一个亿,买断欧阳志远的配方和工艺,第二个方案,就是投资建厂后,欧阳志远的配方和工艺,充当技术股,股份占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五。

    朋友是朋友,生意归生意。

    欧阳志远没有选择一次性卖掉配方和工艺,而是先择了技术股份,但不是百分之五,而是百分之八。

    百分之八的股份,欧阳志远就可以年年分红了。

    秦剑在和董事会们商量后,董事会通过了,十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和山南酒业集团公司,签订了合约。

    欧阳志远在给王雪的奶奶送完药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小丫头韩月瑶竟然没睡,正在客厅看电视。她一看欧阳志远回来了,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大哥,我给你熬了莲子醒酒粥,你尝尝。”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给自己熬了莲子粥,不由得笑道:“月瑶,你会熬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