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抱美女

    第一百六十五章抱美女

    那个蒙面黑衣人快速的处理着现场的一切,他手里的一个喷雾装置,在向墙上喷洒着一种化学制剂,看来他想洗去所有的痕迹。

    欧阳志远知道,是这人开枪击毙了冯小鱼。难道这人在暗中保护韩月瑶?看来,韩建国韩还是有安排的,他并不放心韩月瑶的安全。

    欧阳志远不敢耽搁,抱起韩月瑶,顺着管道滑了下去。

    欧阳志远刚滑下来,一个人影,又冲进了房间,两人快速的处理着一切。

    几分钟后,两人看了看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互相看了一眼,消失在黑夜之中。

    车里的萧眉看着欧阳志远抱着一件东西,吓了一跳,连忙打开车门,笑道:“果然是个小贼,竟然偷了这么多的东西。”

    “眉儿开车,回家。”

    欧阳志远低声喝道。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开车,连忙做好,发动起来越野。

    远处的一辆车内,那两个蒙面人,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背影,两人点点头。

    “父亲,欧阳志远不会欺负小姐吧。”

    “不会,这人是个君子,再说,还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严密监视冯卫东的一切,发现他对小姐不利,秘密干掉。”

    “是,父亲。”

    那辆车慢慢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欧阳志远的车停在自己的楼下,两人进入房间后,欧阳志远小声道:“放一池子温水,我给韩月瑶解毒。”

    萧眉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这里面是月瑶?月瑶中毒了?”

    “中了药,眉儿,今天发生的一切,和你看到的一切,你都要忘记,明白吗?”

    欧阳志远知道,冯卫东知道自己的儿子失踪后,肯定会调查的,而韩月瑶是和他儿子最后呆在一起的,韩月瑶没事,反而他的儿子失踪了,冯卫东肯定会怀疑韩月瑶。据欧阳志远观察,冯卫东这人绝对不简单,他竟然能不让任何人知道,清泉大酒店是他的产业。

    嘿嘿,看来,县政府的定点接待酒店,要挪挪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说的凝重,轻声道:“好的。”

    萧眉快速的放了一池子温水,欧阳志远向池子里放了一些药物。

    他揭开了被单子。

    韩月瑶此事的药已经发作,小丫头全身的皮肤,变得一片桃红,温度很高,脸色更是红的厉害,小嘴张开,发出醉人的呻和吟。

    “热……热死了…………。”

    韩月瑶呻和吟着,被单刚一打开,她就如同蛇一般,缠上了欧阳志远,两只雪白的胳膊,死死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这让萧眉看的目瞪口呆,难道药真是这么厉害吗?

    欧阳志远连忙把韩月瑶放进水池子,伸手点了她的一个穴道,然后拿出一颗药丸,放进她的嘴里,一拍后背,药丸滑进月瑶的肚子里。

    然后,欧阳志远取出几根银针,双手如飞,刺进韩月瑶身上几个穴道。

    不一会,整个浴盆的水,变成了粉红色。

    “好厉害的药。”

    欧阳志远看着粉红的水,失声道。

    “志远,是谁想害月瑶?”

    萧眉看着志远。

    “眉儿,你不要问了,这事就当没有发生。”

    欧阳志远可不想让自己的眉儿卷进这件事。

    冯小鱼呀冯小鱼,你真是找死。你以为得到了韩月瑶的身体,就能得到恒丰集团的家业,嘿嘿,你想的太简单了,恒丰集团上千亿的资产,根部不是你所能驾驭的了得,就是冯卫东,在恒丰集团面前,就是一只蚂蚁。韩建国是什么人?你能惹得起吗?嘿嘿……。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眉儿,放掉池子的水,把月瑶抱到她的房间,给她找衣服换好,她可能要睡上一天。”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出了浴室。

    萧眉把水放干净后,抱了几次,都没有把月瑶抱出来。小丫头的体重,竟然比萧眉还要重。

    萧眉连忙走出来,看着志远道:“小丫头太沉,我抱不动,还是你抱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可别吃醋。”

    “哼,你在路上早已抱完了,我还能吃什么醋?不过,现在,你要闭上眼,不许看,更不许想什么。”

    萧眉狠狠的道。

    “天哪,眉儿,我不能看,怎么抱月瑶上来?要是手抱错了地方怎么办?想什么?有一只母老虎在,我可不敢乱想。”

    欧阳志远苦笑道。

    “哼,你要是敢抱错了地方,等会我饶不了你,至于你想不想,反正我不相信你不乱想。”

    萧眉说着话,狠狠的掐了一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闭上眼睛,抱起韩月瑶,走向小丫头的卧室,先用那个床单,把她全身擦干后,放在炕上。

    “眉儿,厨子里有月瑶的衣服,你给她换好。”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出了韩月瑶的房间。

    萧眉在韩月瑶的厨子里,找到一套红色的裙子和一套内衣,解开了月瑶的衣服。

    小丫头月瑶,本身就长得极其漂亮,正处于逼人的青春期,发育的很好,就是萧眉,在把月瑶的衣服,全部脱光后,那美丽的如同丝绸一般的滑腻肌肤,饱满高翘的,平坦的小腹,还有下面的迷人的沟壑,都让萧眉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好漂亮的美人,想不到,女人的身体,是这样的漂亮,就连自己都有点把持不住。

    萧眉连忙给韩月瑶换好衣服,又给小丫头盖上一床薄薄的被子,关好房门,红着脸,来到志远的房间。

    “换好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问道。

    “哼,看你笑的那样猥琐,你肯定没想什么好事。”

    萧眉娇嗔的看着欧阳志远,钻进了他的被窝。

    欧阳志远一把搂过萧眉的娇躯,亲了一下道:“我还能想什么?当然是想我老婆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双手不老实的伸进萧眉的衣服里。

    “你真是一个喂不饱的小马驹。”

    萧眉被欧阳志远撩拨的呼吸急促起来。

    “那啥?你今天打赌可输了,你答应我的那个用嘴……”

    欧阳志远坏坏的笑着看着萧眉。

    萧眉还没等欧阳志远说完话,一嘴咬在了欧阳志远的耳朵上,和狠狠的道:“这就用嘴……。”

    “救命呀……。”

    ………………………………………………………………………………………………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向何振南请了假,和萧眉一起来到了天信中药厂。

    他今天要把生肌膏和养颜膏的母液配置出来。

    欧阳志远需要的一切东西和药物,萧眉都准备好了。配置母液的实验室,防守极其的严密,进门的时候,要凭借密码和指纹进入

    在十几名保安的陪同下,欧阳志远和萧眉进入了生肌膏和养颜膏的生产车间。

    整个车间的生产,全部是在无菌状态下生产的,欧阳志远他们换好了无菌服,在车间外围,进行消过毒后,来到了生产车间的现场。

    这种现代化的制药车间,欧阳志远在清灵药业集团看过。

    “还满意吗?志远。”

    萧眉看着自己的生产线,微笑道。

    “不错,比清灵药业集团的生产线,还要先进。”

    欧阳志远看着正在生产的流程和工艺。

    “这是一条我国最新研制的中药生产线,所有的工艺流程,都是在无菌的空间生产的,走,到你的实验室看看。”

    萧眉带着欧阳志远来到了最后一道工序的实验室。

    这座实验室,是专门为欧阳志远配制母液而新建的。

    萧眉让欧阳志远从新设置了密码。

    欧阳志远设计完了密码,看了一眼萧眉道:“记住了吗?”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设置的密码,不由得暗暗佩服他。

    欧阳志远设计的密码,竟然是一个神秘的方程式答案。

    这个实验室,只有欧阳志远和萧眉能进入。

    实验室的外面,有保卫室和监控室。

    欧阳志远在保卫室见到了刺芒特战一组的六名全体队员。

    我们国家的特战小组的配置,一般有六名队员,一名组长,两名阻击手,一名爆破员,一名身手极好的格斗员,一名电脑专家。

    “您好,张组长。”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握住了张立国的手。

    “志远,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立国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这是我的实验室,你们军方要的产品,将由我来完成,最后的配制。”

    欧阳志远笑道。

    “我的天哪,什么?志远,你……这种药是你配制的?我的天哪,你真是个全能天才,你……你竟然会配置这种药物?等你生产出来后,一定要先送我几瓶。”

    张立国在接受任务的时候,只是知道,自己这个战斗小组负责这两条生产线的安全,重点是这件实验室,他没有想到,这种神奇的药品,竟然是欧阳志远配置的。

    “好呀,生产出来后,我先送给你们六个人每人一瓶。”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在实验室里呆了一天。

    他成功的把两种药品的母液配置出来,这些母液用量极低,但是作用极大,就好比卤水点豆腐一样,起着关键的作用。

    这些生产出来的药品,如果没有这种母液的催化,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晚上的时候,欧阳志远走出来实验室。

    三天后,这些母液才能完成化学反应。

    萧眉早已在门外等后。看到欧阳志远走出实验室,萧眉连忙迎了过来。

    “志远,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配置成功,三天后,母液就能用了。”

    “太好了,三天后,我们的新产品,就可以出来了。”

    萧眉高兴的跳了起来。

    欧阳志远伸手揉了揉萧眉的小鼻子道:“看把你高兴的。”

    ………………………………………………………………………………………………

    晚上的时候,韩月瑶醒了过来,她猛然发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慢慢的坐起来,脑子里想起模糊的记忆,就是自己在快乐人家喝酒,后面的事,在也想不起来了。

    韩月瑶感到肚子里,咕咕叫着,有点饿了。

    她站了起来,猛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那身了,这一发现,把自己吓了一跳。韩月瑶连忙一看,神情不由得一呆,内心狂跳起来。

    天哪,自己的内衣,也被人换了。是谁帮助自己把衣服换了?难道是欧阳大哥?

    韩月瑶想到这里,内心很是紧张,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但又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她一想起欧阳志远,就想到了,昨天夜里,自己看到欧阳志远在和萧眉两人,在床上疯狂的亲热。

    一股又酸又涩的味道,在心里升起。

    这个死欧阳,不知道人家喜欢你吗?你竟然和萧眉在床上亲热?气死我了!

    韩月瑶撅着嘴,走进欧阳志远的房间。

    房间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两条枕头,紧挨着放在一起。

    泪水无声的在韩月瑶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她抱起一个枕头,上面有欧阳志远身上那种清新好闻的味道。

    韩月瑶紧紧地把那个枕头,抱在自己的怀里,没有放手。

    欧阳大哥,你不喜欢我吗?你真的喜欢萧眉姐姐吗?

    韩月瑶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床上,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和欧阳志远认识的经过。

    野味山庄的相撞,朝云观的牵手,天柱峰的相救,清泉大酒店的暧昧,上楼梯的温馨,这些都让韩月瑶感到无比的激动。

    她就这样坐着,不知道坐了多久。

    欧阳志远在萧眉那里简单的吃了一点饭,他担心韩月瑶醒来后的反应。萧眉本来想和欧阳志远一起来,昨天晚上,两人亲热的时候,却被韩月瑶撞见,为了避免尴尬,萧眉就不来了。

    但在欧阳志远来之前,萧眉狠狠的扭住欧阳志远的耳朵道:“不许多看韩月瑶一眼,更不能乱想。”

    萧眉上午的时候,在傅山水库的北面,买了一套彤辉集团新建好的别墅,并聘请了装修公司,已经开始装修,很快就能住进去了。

    欧阳志远抱着萧眉,笑嘻嘻的道:“眉儿,你就放心吧,我就是有贼心也没有贼胆。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我要是惹了,韩建国能饶了我吗?。”

    “哼,你又有贼心,更有贼胆,那次你趁我喝醉了,怎么对我的?”

    萧眉咬住欧阳志远的耳朵,狠狠的道。

    “嘿嘿,那啥……,是我的眉儿姐太漂亮了,我一时没刹住闸。”

    欧阳志远连忙搂住萧眉,亲了她几下。

    “哼,希望你这次能刹住闸。”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在路上,给韩月瑶买了一碗她喜欢吃的三鲜混沌。估计,小丫头醒来的时候,肯定饿坏了。

    当欧阳志远来到家的时候,直奔韩月瑶的房间,猛然看到韩月瑶没在房间,欧阳志远吓了一跳,小丫头不会出去了吧?

    “韩月瑶!韩月瑶!”

    欧阳志远喊了两声,没有人理会自己。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的房间敞着门,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就看到,韩月瑶抱着自己的枕头,正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窗外的一棵树。

    “月瑶,饿了吗?”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韩月瑶。

    韩月瑶猛然惊醒过来,看到欧阳志远回来了,连忙发下枕头,悄悄的擦去眼泪,笑道:“欧阳大哥,我饿了。”

    韩月瑶一改过去的那种刁蛮任性的神情,这让欧阳志远一愣。

    “呵呵,月瑶,到客厅里吃混沌吧,我给你买的。”

    欧阳志远一举手中的混沌道。

    “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在厨房拿出一个大碗,把混沌倒进碗内,递给韩月瑶一支勺子道:“吃吧。”

    韩月瑶是有点饿了,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她接过欧阳志远递过来的勺子,吃起了混沌。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吃着混沌,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呵呵,小丫头没有生自己的气。

    韩月瑶想了一个晚上,她知道,自己过去任性刁蛮,以后,自己要改变自己。

    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

    他拿出电话一看,是杨凯旋的电话。

    “杨大哥,你好。”

    “志远,你立刻到傅山县城外接我们,我和秦剑他们到了。”

    电话里,传来了杨凯旋的声音。

    山南酒业集团的人,本来明天到的,今天怎么提前到了?

    “好的,杨大哥,我立刻到。”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看着月瑶道:“月瑶,这几天,你不要出去,我现在去接人。”

    韩月瑶笑道:“好的,欧阳大哥,我不出去。”

    欧阳志远下了楼,开着自己的越野,直奔傅山县的郊外。

    刚出傅山县城,就碰到了杨凯旋他们的车队。

    杨凯旋认识欧阳志远的越野,一看到欧阳志远来到,杨凯旋开始鸣笛。

    大家停好车,杨凯旋和一位年轻人走下车来。

    “呵呵,志远,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山南省最大的酒业集团老总秦剑秦董事长。”

    杨凯旋指着那位年轻人道。

    秦剑长的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比欧阳志远还要高一点,年龄大约有二十五岁左右,带着金丝眼镜,头梳的又黑又亮,脸色白净,风度偏偏,是一位书生气特浓的南方小白脸。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山南酒业集团总裁,竟然如此年轻,而且是一位南方人。欧阳志远以为秦剑因该是一位山南省的彪形大汉。

    “秦剑,这位就是,我常提起的欧阳志远小兄弟。”

    杨凯旋指着欧阳志远,给秦剑介绍。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也是一呆,他更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比自己还年轻,还要英俊潇洒,也是小白脸。

    两人同时伸出了双手,笑呵呵的握在了一起。

    “你好,秦哥。”

    欧阳志远和这些人认识,都很吃亏,因为欧阳志远的年龄最小,他要称呼所有的人为哥,这让欧阳志远很郁闷。

    “呵呵,志远,你好,我经常听杨大哥在电话里提起你,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傅山县的办公室主任,县长秘书,真是了不起。”

    秦剑很会说话。欧阳志远感到,自己好像在那里见过他,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就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纳闷,欧阳志远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只要看谁一眼,一般几年都不会忘掉的。自己肯定没见过秦剑,但为什么对秦剑有种熟悉的感觉?

    欧阳志远一听秦剑说自己是傅山县的办公室主任,连忙苦笑道:“呵呵,我已经不是办公室主任了,让人撤下来了。”

    杨凯旋和秦剑一听欧阳志远自己说,他的办公室主任被撤下来了,两人顿时一愣。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不提也罢,走,上车吧,我安排住处,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好呀,不过,志远,你不一定能喝过秦剑,他可有二斤的酒量。”

    杨凯旋大笑道。

    欧阳志一听秦剑有二斤的海量,不由笑道:“二斤,我可不敢喝这么多。”

    “切,谦虚过度,等于骄傲。”

    杨凯旋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欧阳志远上了车,他拨通了彤辉集团董事长刘彤辉的电话。

    彤辉大酒店,也是傅山县的四星级大酒店,和清泉大酒店齐名。但现在欧阳志远知道,清泉大酒店的幕后老板是冯卫东,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和冯卫东发生冲突。所以,只要以后所有的集团公司来傅山县,欧阳志远把清泉酒店排除在外。

    前几天,彤辉集团老总刘彤辉,托沈朝龙邀请,和自己吃过一顿饭,在吃饭间,刘彤辉和沈朝龙和自己说了,能不能把傅山县政府接待的客源,分给彤辉大酒店一点。欧阳志远笑道,只要彤辉的客房价格和会议费用低,而条件比清泉大酒店要好,可以考虑彤辉大酒店。

    吃过饭后,沈朝龙、刘彤辉两人,邀请了欧阳志远到彤辉大酒店看了一遍。欧阳志远很满意酒店的各种设施。

    刘彤辉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道:“志远,你好。”

    “刘总,现在山南酒业集团的人,马上就要到你的酒店了,你安排一下住宿,另外,明天江南清灵药业集团的人也要到了,你做好接待工作,会议室留下,还有,恒丰集团的所有客人,都要挪到你的酒店,你安排好。”

    刘彤辉在龙海也是一方霸主,他的彤辉集团,在龙海市也是一流的房地产开放公司,萧眉上午买的别墅,就是彤辉集团开发的。

    刘彤辉知道天信药业集团董事长萧眉,是欧阳志远的未婚妻,那套别墅按照成本价给了萧眉。

    刘彤辉一听欧阳志远给自己拉来了这么多的客人,立刻驱车赶向彤辉大酒店。

    这次秦剑带来了20多人的考察团,他要一次性和欧阳志远签好神仙醉配方的转让合同,还有和傅山县政府签订投资建厂的合同。

    秦剑本来想明天来傅山的,昨天晚上,他回家看望了父亲和母亲。

    父亲刚从国土资源部回来,正和母亲说着话。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亲自跑了一趟中央国土资源部,把省里、市里的所有手续和傅山县的手续,都交给了负责预审批复土地的规划司。

    在中国,不论办什么事情,都是要看背景的。国土资源部的官员们,看到是秦明月亲自来跑的项目,每个人都知道秦明月是谁,更知道他老子是谁?当然不敢怠慢。

    秦明月在规划司的办公室,看着负责审批手续的规划司长胡继军,笑着道:“胡司长,你看怎么样?情况很急,很多投资商急着投资建厂,有两家投资五六个亿的商家,只给一个星期的时间,否则,他们就要到别处投资,拜托了,要不,我请你吃一顿?”

    规划司司长胡继军鄙视的看着秦明月道:“秦明月,你这饭我现在可不敢吃,等到工业园批复下来,你再请吧,现在我要是吃了你的饭,如果办不成,你还不让我吐出来?。”

    “我说胡司长,胡继军,你可不能忘恩负义,上大学的时候,你带的煎饼不够吃的,每天饿的头晕眼花,是谁每天均给你两个馒头?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秦明月看着胡继军道。

    秦明月和胡继军是大学同学,而且一个寝室,是铁哥们。

    胡继军一听秦明月又提起两个馒头的事,顿时苦笑道:“我说秦明月,你就不能别提那两个馒头的事了,你一来批土地,就提馒头的事,呵呵,你也换个话题。”

    “提个新话题?咱哥们还真找不出来新话题,对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

    秦明月笑着掏出两个小瓷瓶,放在胡继军的面前。

    胡继军看着这个小瓷瓶,笑着道:“贿赂我?这是什么东西?要贿赂我,你也拿出大一点的东西。”

    秦明月坐在沙发上,小声道:“你打开它。”

    胡继军疑惑的打开了瓶盖,一股沁人心肺的甘醇浓香酒气,在瓶口飘出来。

    胡继军和秦明月一样,就好这一口。他一闻到这甘醇的酒香,顿时大声道:“好酒。”

    司长胡继军什么好酒没喝过?但这种甘醇香甜的酒,还是第一次闻到。

    “秦明月,你在哪里搞到的?这是什么酒?”

    胡继军轻轻的呡了一口,一股甘甜清香爽朗的火辣,顺着喉咙,滑进了胃部,那种极其舒服的甘醇,瞬间渗入了自己的骨髓。

    “好酒,秦明月,这是什么酒?你也太吝啬了吧,托我办事,就带着两瓶?每瓶也就二两,不够我一口的。”

    胡继军忍不住又想呡一口,秦明月连忙道:“别再喝了,你要是再呡第二口,你今天别上班了,我对你说,每次只能喝半两,你要是相见马克思,就喝一两,喝多了你可别怨我,这酒叫神仙醉,等事情办成了,要几瓶都有。”

    胡继军看着秦明月说的认真,知道他不会说假话,也知道这种酒绝对不是一般的酒,呵呵笑道:“好,就喝半两,你回家看望老爷子,代我问个好,批复了,我给你打电话。”

    秦明月告别胡继军,在京城看望了父母,没有耽搁,当天赶回来。正巧儿子来看自己,这让秦明月很高兴。

    秦明月沉下脸来道:“臭小子,你说,老子多少日子没看到你了?”

    秦剑笑呵呵的把一箱子的精品山南头曲,放在老爸面前,连忙给老爸揉着肩膀,笑呵呵的道:“爸爸,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你看,我给你带来了我们最好的酒,三南头曲,您尝尝。”

    秦剑的妈妈笑道:“老头子,孩子可是大集团的董事长,成天忙的晕头转向,这不是抽出时间来看你了吗?”

    “呵呵,还是妈妈理解我,爸爸,以后我会经常来看您的。”

    秦明月这一家人,母子、父子的关系极好,很是温馨,秦明月并没有因为工作忙,而忽略自己对儿子和女儿的关心。

    秦剑一边给老爸揉着肩膀,一边问道:“怎么没见我妹妹萌萌?”

    “她呀,比你还忙,电视台的事更多,我们见到她,还是一个星期前,和她的好友游思雨,来看过我们一次,最近说什么和中央电视台合作,拍什么旅游风光。”

    秦剑的妈妈邱琼云叹口气道。

    这时候,保姆把饭菜端上来了。

    秦剑打开一瓶山南头曲,给父亲倒上道:“爸爸,我后天要到龙海考察一个合作项目。”

    秦明月一听儿子要到龙海市去,心中一动,看着儿子道:“你到龙海谈什么项目?”

    “爸爸,我的一个朋友在龙海的傅山县,发现一种品质要比茅台还要好喝的酒,叫神仙醉,我们想给他们合作,用傅山的山泉水,酿造这种品质绝好的酒。”

    秦剑笑呵呵的道。

    秦明月一听儿子要到傅山县去,心中一动。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送给自己的四瓶酒,就叫神仙醉,难道就是儿子口中说的那种神仙醉?

    “呵呵,儿子,你说的那个神仙醉,是不是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酿造的?”

    秦明月微笑着道。

    周天鸿送给了自己四瓶酒,自己送给胡继军两瓶,自己喝了一瓶,厨子里还剩下一瓶。

    “对,爸爸,您怎么知道的?”

    秦剑很惊奇的看着父亲。

    “呵呵,神仙醉真是好酒,如果你们能和欧阳志远合作,你们山南酒业集团,绝对能跻身于中国一流的酒业集团。”

    秦明月笑呵呵的道。

    “爸爸,您也知道神仙醉?我只是听朋友说过这种酒,并没有亲自喝过,这次就是想去看看。”

    秦剑端起了酒杯,和父亲碰了一下,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

    “秦剑,你把酒柜里的那个小白瓷酒瓶拿出来,你尝尝里面的酒。”

    秦明月笑呵呵的道。

    秦剑来到酒柜,拿出那小瓷瓶,看着父亲道:“爸爸,这里面是酒吗?”

    秦明月点点头道:“你打开,尝尝就知道了。”

    秦剑小心的打开酒瓶。

    瓶盖刚一离开瓶口,一股沁人心肺的甘醇浓香酒气,如同春风一般,在瓶口飘出来,让人的精神一震,如同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面一般,全身通泰。

    “我的天,好酒呀,爸爸,这是什么酒?”

    秦剑的神情激动万分,两眼露出炽热的神采,真是好酒,这种酒比茅台、五粮液还要好闻。

    “呵呵,这就是你要去傅山县合作的神仙醉,你先尝尝,不能喝多,只能喝半两,否则,会醉的很厉害。”

    秦明月道。

    “什么?爸爸,这就是傅山县的神仙醉?太好了,真是好酒呀,太好了,您怎么有这种神仙醉?”

    秦剑的神情极其激动,他没想到,父亲手里,竟然有傅山县的神仙醉,太不可思议了。

    秦剑给父亲到了小半杯,自己也到了半杯。

    秦明月举起酒杯,和父亲轻轻的碰了一下酒杯,微微的品了一口,那种甘醇的火辣清香,沁人心肺,回味悠长。

    “好酒,真是好酒,我喝过无数种酒,就是茅台和五粮液,都没有这么幽香纯正的。”秦剑看着父亲大声道。

    “呵呵,就是好酒,龙海市的周天鸿书记带来了四瓶这种酒,就剩下这一瓶了,送给你了。”

    秦明月看着儿子道。

    “爸爸,这酒真好喝,如果我们能生产出来这种酒,绝对能畅销,明天上午我们就动身,到傅山和欧阳志远签约。”

    秦剑习笑呵呵的道。

    秦剑这下终于知道,什么是好酒了,他把剩下的神仙醉,带到山南酒业,给几位副董长和主管经理,每人一口。

    所有的人都被这种酒的味道惊呆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