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被下了药

    第一百六十四章被下了药

    王雪的奶奶一听有人说话,颤颤巍巍的就想起来,沙哑着声音道:“雪雪回来了,谁呀?”

    王雪连忙跑过来,扶起奶奶道:“奶奶,是我的朋友萧姐姐和欧阳大哥,他们来看你了。”

    王雪不敢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给奶奶,她害怕奶奶担心。

    “好孩子,快让人家坐。”

    王雪的奶奶抬起有点浑浊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

    王雪连忙搬了两个板凳,道:“萧姐姐、欧阳大哥,你们坐吧。”

    欧阳志远坐在王雪***床前,伸手拿起老人家的手腕,手指打在脉门上。

    老人家的脉象很不好,很沉很虚,断断续续,就是调理好,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这片老瓦房,是原来的老城区,地势很低,这种老房子很潮,寒气上升,导致老人寒气侵入内脏,日积月累,老人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就是自己再给老人调理一下,老人过了夏天,秋寒绝对挺不过去。好在那时候,王雪已经参加完高考,开学了,不会影响这孩子的学业。

    从墙上的各种各样的第一名的奖状来看,王雪的成绩,应该和自己的妹妹娜娜一样,都是上大学的好苗子。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王雪,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你以后,不要再出去买花了,你***病,我负责给她看好,你所有的一切,让你萧姐姐资助你吧。”

    王雪一听欧阳大哥能治好自己***病,高兴的眼泪流出来了,高兴的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大哥,您真能治好我***病?太好了。”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说,老人家还有半年的时间,否则,会影响王雪的学业。

    “王雪,你欧阳大哥本身就是医生,而且医术极其高明,你就相信你欧阳大哥吧。”

    萧眉拿出手帕,抹去王雪喜极而泣的泪水。

    “谢谢欧阳大哥,萧姐姐。”

    王雪依偎在萧眉的怀里。

    王雪的奶奶一听,眼前的年轻人能治好自己的病,也是很高兴,她看着欧阳志远,喘息着道:“谢谢大夫,我这几年连累雪雪这孩子了,雪雪很懂事,又上学,还要照顾我,你们看看,这家收拾的多干净。”

    “呵呵,老人家,王雪是个好孩子,学习成绩有好,将来肯定能上北京清华大学。”

    欧阳志远笑着道。

    老人这会精神好了点,很高兴,只是还在喘息。

    欧阳志远拿出银针,仔细的消完毒,伸手如飞,几根银针,扎进了老人相关的穴道。银针一入穴道,老人顿时感觉到全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欧阳志远这几针,用的是五行神针里的春火,利用春天里那种生机盎然的春火,慢慢的滋养老人的身体,而不能用夏火,夏火的力量太霸道,老人就怕受不了。

    老人的剧烈喘息声,慢慢的消失了,气管里说不出的通畅。

    老人一下子呆住了,这个哮喘病,已经折磨了自己七八年了,看了多少大夫,都是越看越厉害,自己都失去了信心。想不到,这位年轻的大夫,几针下来,自己已经不喘了。

    老人的眼睛渐渐的亮起来,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很是激动的道:“好孩子,奶奶谢谢你,我的病好了,我还要看到雪雪考上大学。”

    欧阳志远这几针,只是先控制住缓解老人的哮喘,要想治好哮喘,还要用中药来调理,只是这种药太贵,所以,欧阳志远没有立刻开方子。开了方子,王雪也没有钱抓药,明天自己抓好药送来就可以了。

    “呵呵,老人家,你的病会好的,王雪的成绩这么好,一定会考上大学的。”

    欧阳志远安慰着老人道。

    老人家笑了,笑的很开心。

    欧阳志远、萧眉告别老人后,走向外面,到了院子里,萧眉拿出一张卡,里面有一万块钱,放到王雪的手里道:“王雪,这张卡里有一万块钱,你以后不要到街上卖花了,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这些钱,你先拿去用,你上大学,我们天信药业可以资助你。”

    王雪一看萧姐姐竟然给自己一万块钱,连忙摇头道:“萧姐姐,欧阳大哥,谢谢您们今天救了我,我还有一双手,我能养活奶奶。”

    王雪坚决的把卡又放回萧眉的手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王雪,你现在是专心学习,迎接高考的日子,这些钱不是我个人送你的,天信药业专门设立了一个救济贫困学生的基金会,这些钱,就是基金会的专用款,等你工作后,还是要还的。这里有张表,你填好后,交给我,我给你报上去,等你大学毕业后,欢迎你到天信药业来工作。”

    王雪的要强和倔强的性格,和萧眉一样,这让萧眉很喜欢王雪。这项基金,萧眉说要还的,其实根本不用还,萧眉担心不这样说,王雪会拒绝接受。

    萧眉说着话,在包里拿出一张表,放到王雪的手里。

    王雪一听萧姐姐这样说,她咬着嘴唇,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下来了。

    “谢谢萧姐姐。”

    欧阳志远开着车,在大街上穿行。

    “眉儿,我想自己开一家医院,用我的医术,来拯救那些看不起病的老人和孩子。”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你呀,又动了隐测之心,开医院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天信药业这么大的集团企业,很早就想投资医院,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做成。”

    萧眉知道,欧阳志远在看到王雪的奶奶后,想开医院了。

    “呵呵,关键是你们天信药业把开医院的事,想的太复杂了,我准备在龙海开一家中医医院,聘请一些中医大夫,免费给老人孩子看病,大概用不了多少钱。”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有了自己的打算,崮山镇的朱圣手,医术很是高明,开中医院的时候,一定要把他请来。

    贫穷人家的孩子老人来看病,可以免费,那些达官贵人来看病,可以收取费用。很多疑难杂症,你就是花费一千万,找不到好的大夫,用药不对症,也是看不好的。

    “呵呵,志远,我们天信药业,赞助你费用。”

    萧眉知道,欧阳志远想干的事,恨不得立刻就干。

    “呵呵,眉儿,不用你们天信药业赞助,清灵药业集团有我的股份,我想,一年的分红,应该有几千万,是可以维持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什么?江南省最大的中成制药集团,清灵药业集团,有你的股份?”

    萧眉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呵呵,是的,清灵药业集团的主打产品速效救心喷剂和清开灵注射液,是我的配方,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合作了,他们后天就到了,前来洽谈药材定点种植和投资建厂的事,新工业园的制药区域,有留给他们的规划。”

    欧阳志远道。

    “天哪,那两种畅销世界的药液,是你提供的配方?志远,你知道这两种药方的价值是多少?我们天信药业曾经提出和他们合作生产这两种药液,我们出了五个亿,但他们就是没有答应。”

    萧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呵呵,眉儿,他们肯定不敢答应,因为当时我和他们签订合约的时候,里面一条,就是药方不能泄漏给别的厂家,更不能转让,他们只能自己生产。呵呵,你别眼馋那两个药方,养颜膏和生肌膏马上就要生产出来了吧?这是我配置好的样品,你们的最后一道工序,我明天亲自去配制,还有,最后工序的车间,还有我配置药液的那个小院子,要按装上最新最先进的报警装置和24小时监控系统,至少有两个人看守。这两种药液的市场价值,就是一千亿,都有人抢着想要。”

    这两种药膏的最后核心机密,关键就是最后添加一种只有欧阳志远自己才能配置的有效母液,在添加了这种母液之后,养颜膏和生肌膏,才能有效。

    这种母液,就是萧眉,欧阳志远也没有告诉。并不是欧阳志远不相信萧眉,而是,如果萧眉知道了这两种药液的最后母液配方和工艺,就怕有人要加害萧眉。

    军方要的生肌膏,只要一进入市场,这种能快速收缩伤口的药,一定会引来国外势力的眼红和偷窥。在最近这几场国际战争中,由于没有及时抢救止血的伤兵,死了很多,如果他们有了这种药,快速的收缩伤口止血,就不会死这么多人的。

    还有生肌膏,这种药要是投放市场,绝对会引起世界上的轰动。外国生产美容养颜羊胎素的那个厂家,就驻扎了国家的特战部队,由国家专门保护,每年都有很多的国际高手前去盗取商业机密,但都死在了特战部队的枪口之下。

    好的羊胎素,要几十万元一支。

    天信药业这两种产品的生产车间,谢德胜老将军已经安排好了,在生产出来这两种产品后,特战部队就会进来保护。

    老将军已经回燕京了,谢诗苒和小虎子,都随着爷爷、奶奶进了燕京。

    石头城只剩下谢抗日和自己的老伴。

    “呵呵,志远,这些都已经做到位了,前一天,龙海军区的一个特战队的小组,已经进入了,所有的监控系统都已经开始使用,等到新厂址选定后,我们要专门组建生产这两种药的保密车间,那时的防护系统,将会更加严密。”

    萧眉笑着道。

    “特战队进来了?组长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问道。

    “那个队长叫张立国,是一位很严肃的年轻军人。”

    萧眉道。

    “哈哈,张立国,刺芒特战队,第一小组的组长。”

    欧阳志远笑着道。

    张立国和欧阳志远已经很熟悉了,自己在和焦兴赞的对抗中,就是张立国赶过来救援的。

    欧阳志远的车来到自己的楼下。

    萧眉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内心砰砰直跳,向楼上走去。

    欧阳志远明显的感觉到了萧眉娇躯的轻微颤抖,他轻轻揽过萧眉的细腰,笑嘻嘻的在萧眉的耳边轻声道:“紧张什么?你打赌输了,就要那样做,嘿嘿,你跑不掉的。”

    萧眉脸色红红的,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胸脯上,娇嗔的道:“哼,你要我那样做,小心给你咬下来。”

    “眉儿,不会吧。”

    欧阳志远夸张的捂住自己的那个地方,一脸的惊恐状。

    萧眉哧哧的笑着道:“快开门,我看看你的狗窝,肯定乱的一塌糊涂。”

    欧阳志远拿出钥匙,开着门道:“哈哈,你这次看扁人了,我欧阳志远的房间,怎么会是狗窝,嘿嘿,我的房间要是狗窝,某位同志,就是一条小母狗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早已窜进了房间内,打开灯。

    “欧——阳——志——远!”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是小母狗,立刻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救命呀!”

    欧阳志远大声叫着救命,却故意让眉儿抓住自己,两人乱作一团,倒在沙发上。志远趁机把萧眉压在身下,准备攻城掠地,开始进攻冲锋。

    “咦,志远,你……你的房间……啊,太漂亮了。”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的房间,仿佛一股清凉的风,迎面吹来。

    “这是典型的台湾装修风格,你怎么会装修这种装修风格?太漂亮了。”

    萧眉赞叹着。

    “呵呵,这是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装修的,他老人家回了台湾,就把他孙女韩月瑶托给我了,这小丫头不太喜欢住酒店,有时跑这里来住,这不,她就把我的房间,当成交她自己家的房子了,就装修成台湾风格的房子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

    “你说什么?那个耳朵上挂满十几个小耳环,头发染成火焰色的韩月瑶,和你住在一起?”

    萧眉一听,猛然跳了起来。

    “呵呵,不是,人家有自己的房间,看,那间就是她的房间,这间才是我的,不过,这个小丫头,在清泉大酒店还有房间……”

    欧阳志远还没说完,耳朵就被萧眉一把拧了三圈,小丫头伸出尖利的牙齿,咬着欧阳志远的耳垂,恶狠狠地道:“你不想老牛吃嫩草吧?”

    说话间,两个手指和牙齿开始用力。

    “啊!救命呀,眉儿,我可不敢动韩月瑶,我要是动了她,韩建国回来,还不把我活剥了?”

    欧阳志远疼得呲牙咧嘴,吸着冷气。

    “哼,量你也不敢,上次见那小丫头,看样子你没动她。”

    萧眉笑嘻嘻的松开欧阳志远的耳朵,但还是恶狠狠的警告道:“不许你想别的女人,否则,哼哼……”

    萧眉说着话,狠狠的做了个切的动作。

    欧阳志远连忙捂住了已经支起的帐篷,笑嘻嘻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动她?这你也能看的出来?”

    “哼,那小丫头,就是个青杏疙瘩,你不会连没成熟的青杏疙瘩也咬一口吧。”

    萧眉说着话,一伸手,又扭住了欧阳志远的耳朵,开始加力转圈。

    欧阳志远猛地一翻身,把萧眉压住,坏坏的笑道:“青杏疙瘩不让人吃,你这枚水蜜和桃,我要咬一口。”

    “啊……救命呀!不要呀……呜呜呜……。”

    欧阳志远的大嘴,早已含住了萧眉红润的小嘴唇,舌尖一跳,越过玉贝,和萧眉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同时,手指灵巧的动着,解开了眉儿旗袍的纽扣,手顺着腋窝,滑进了萧眉的衣服内。

    “啊!”

    一声不属于两人的尖叫,猛然在房门外响起。

    这一声尖叫,把欧阳志远和萧眉吓得魂飞魄散。

    这几天,韩月瑶在外面玩疯了,她的保时捷在和冯小鱼那些人飙车中,每次都把冯小鱼拉下老远,让冯小鱼在汽车后面吃灰。

    每当韩月瑶想到冯小鱼被呛得满脸是灰,她就禁不住大笑。

    ***,太爽了。

    今天在盘龙山的车赛中,自己再次夺冠。

    韩月瑶已经几天没来欧阳志远这套房子了,这几天没见到欧阳志远,自己心里好像缺了点什么,小丫头开着保时捷,直奔这里。

    “哈哈,欧阳大哥在。”

    韩月瑶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小丫头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快点上去,看看欧阳大哥在干什么?自己一定要吓他一下子,嘻嘻。

    韩月瑶蹑手蹑脚的跑上楼去,脱掉鞋子,赤着脚丫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如同一只猫咪。

    房门刚一打开,欧阳志远的房间里,就传来一种异样的呻、和吟和沉重的喘息声。

    韩月瑶一愣,我靠,不会吧?欧阳大哥不会自己在看偷看a片吧。

    韩月瑶在台湾的时候,经常和闺友一起偷偷看a片。

    哼哼,你个大坏蛋,这么个大男人,竟然偷看a片,看我不吓死你。

    想到欧阳志远被自己吓得狼狈的样子,韩月瑶兴奋的像一只小狐狸。她屏住呼吸,赤着脚丫子,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到了欧阳志远的房门前。

    如果在平时,欧阳志远绝对能听到韩月瑶的脚步声,可是,今天,欧阳志远喝了一斤茅台,虽然没有喝醉,但反映有点慢了,再加上,两人亲热的十分投入,而韩月瑶又屏住了呼吸,光着脚丫子,蹑手蹑脚。

    刚才两人进入房间的时候,欧阳志远用脚关上门,他没有想到的是,萧眉掉下的那只鞋,正好挡住了房门,房门没有关上。

    这一切的巧合,让韩月瑶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亲热的镜头。

    由于韩月瑶对一般的男人根本看不上眼,就连刚和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见面的时候,几乎打了起来。随着欧阳志远救了韩月瑶,给韩月瑶治好了伤,韩月瑶才渐渐的接收了欧阳志远。

    小丫头没看到一个新认识的男人,都会暗暗地和欧阳志远比,韩月瑶发现,所有的男人,都不如自己的欧阳大哥。

    渐渐的,小丫头把欧阳志远神话了,而且,心中对欧阳志远渐生情愫。但是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只是,几天没见欧阳志远,就有点想的厉害。

    现在,她一看欧阳志远在和别的女人亲热,就如同自己的好东西被别人夺走一样,刹那间,她明白过来了,自己是喜欢上了欧阳志远了。

    失望、委屈、生气和暴怒,让韩月瑶嘴里发出尖利的大叫。

    她猛地冲进房门,弯腰拾起地上萧眉的鞋子,狠狠的仍向欧阳志远,然后发疯一般,大叫着:“欧阳志远,我恨你!”

    韩月瑶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欧阳志远被韩月瑶这一声尖叫,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以后是否被吓出来阳痿的毛病。

    我的天哪,自己怎么会没有察觉小丫头进来?这怎么可能呀,难道男人在那个的时候,真是大脑一片空白,对外界没有感知吗?

    萧眉更是郁闷至极,脸色羞得透红,这………,这是什么事呀,自己和爱人亲热,竟然被小丫头撞见。

    萧眉一把扭过欧阳志远的耳朵,恶狠狠地道:“你刚才不是关好门了吗?你的耳朵不是很灵吗?你亲口说过,两里外蚊子打架亲热,你都能听到母蚊子的呻和、吟声,既然你能听到母蚊子的呻、和吟声,为什么没有听到小丫头的脚步声?”

    萧眉狠狠地拧了一把欧阳志远的耳朵,但当她一眼看到欧阳志远胸脯上,被韩月瑶砸的一个鞋印的时候,忍不住的笑了。

    “小坏蛋,快穿衣服,看看小丫头跑哪里去了,别有什么危险。”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这样说,顿时如梦方醒,连忙快速的穿好衣服,刚冲出房门,又回过头来,小声道:“眉儿,对不起。”

    萧眉笑笑道:“我没事,你快去追小丫头,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出去,很危险。”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亲了一下萧眉,快速的冲下楼去。

    但楼下早已没有了韩月瑶的影子。

    欧阳志远快速的发动车子,开出小区,向前面追去。

    ……………………………………………………………………………………………

    韩月瑶的保时捷,如同利箭一般,穿行在大街上。午夜的街头,已经空无一人。

    “死欧阳、坏欧阳,我恨死你了……呜呜呜。”

    韩月瑶呜呜的哭着,流着泪。

    在自己看到欧阳志远和别的女人做亲热的时候,韩月瑶明白了,自己已经爱上了欧阳志远。

    其实,小丫头韩月瑶,还没有真正明白,自己到底是喜欢上欧阳志远,还是爱上了欧阳志远。

    但她知道,欧阳志远是自己的,不能让别人夺走。没有别的女人喜欢欧阳志远的时候,韩月瑶并没有感到欧阳志远对自己的重要,但现在,韩月瑶知道了。

    保时捷直奔快乐人家夜总会。

    冯卫东的天堂夜总会被公安局的封了,他还有两家夜总会,其中这家快乐人家夜总会,也是他的。

    韩月瑶不知道这家快乐人家夜总会,还是冯小鱼的。小丫头哭泣着,来到酒柜前,大声道:“来两瓶人头马。”

    韩月瑶经常来这家夜总会,冯小鱼曾经暗暗的吩咐过,只要韩月瑶来这里,就给他打电话。

    领班把两瓶人头马递给韩月瑶,然后给冯小鱼打电话。

    冯小鱼一听韩月瑶哭着在快乐人家喝酒,而且要了两瓶人头马。

    “嘿嘿,天助我也,韩月瑶,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天夜里,一定要把你搞到手,老子要了你的身子,还要你的恒丰集团。”

    冯小鱼笑了,笑的很诡异,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曾幻想,自己大大方方的追求韩月瑶,自己精心策划了很多个浪漫的追求韩月瑶的场面,但韩月瑶看也不看一眼,对自己不是挖苦,就是讽刺打击。

    在经历过很多次失败后,冯小鱼终于知道,自己的轨迹根本不会和人家交汇。恒丰集团,这个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公司,根本不是自己这种人所能攀上的。

    冯小鱼改变了自己的策略,他要想方设法,先得到韩月瑶的身子,再征服她的灵魂。现在,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当韩月瑶喝光一瓶人头马后,冯小鱼出现在韩月瑶的面前,他给韩月瑶倒了一杯酒,酒中他下了一种药。

    这时候,韩月瑶已经有了醉意,她毫不防备的喝下了那杯药酒。

    冯小鱼搀着韩月瑶走上了开好的房间。

    “欧阳……志远……我恨你……恨你……。”

    韩月瑶醉眼朦胧,嘴里嘟囔着,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危险。

    冯小鱼抱着韩月瑶,关上房门,看着怀里醉眼朦胧的韩月瑶,他狞笑着把韩月瑶放到了床上,狠狠的压了上去。

    嘿嘿,你个死贱人,老子费尽心血想追你,你竟然看不起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干死你。

    冯小鱼淫笑着摸了一下韩月瑶漂亮的脸蛋,那种入手温软的感觉,一下子让冯小鱼感到极其的疯狂。

    他的双手,一下子拿住了韩月瑶那饱满高翘,狠狠的隔着衣服,捏了几下,那种坚挺的感觉,是那样的让人那样的**。

    冯小鱼疯狂了,他拼命的撕扯着韩月瑶的衣服。

    那双饱满的胸脯,在黑色衣服的勾勒下,更加舰艇饱满。冯小鱼一把撕开了韩月瑶的黑色内衣,那双雪白高翘的少女胸脯,猛然跳跃出来。

    ………………………………………………………………………………………………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街道上绕了一会,没有看到韩月瑶的保时捷,他立刻伸手去掏监视器,但却讨了个空。

    坏了,那个能跟踪韩月瑶的监控器怎么会丢了?

    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难道是在和萧眉亲热脱衣服的时候,掉出来了吗?刚才自己太疯狂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眉儿,你立刻看看卧室的地上,有个圆形带显示器的钥匙扣吗?”

    萧眉在欧阳志远走后,到浴室洗了一个澡,刚回到卧室,就看到卧室的地上,有一个圆形的小玩意。

    “咦?这是什么?不像是手表?”

    萧眉按了一下一个按钮,屏幕上,立刻出了一个小亮点,一闪一闪的。

    这是志远身上掉下的小玩意,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这时候,萧眉的手机响了。

    萧眉按下接听键。

    “眉儿,你立刻看看卧室的地上,有个圆形带显示器的钥匙扣吗?”

    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的焦急声。

    “志远,有,就在我手上。”

    萧眉回答道。

    “眉儿,你立刻拿着那东西下楼,在楼道等我,我去接你。”

    欧阳志远说着话,越野车高速的开向自己的宿舍。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到了。

    他冲下车,看着萧眉焦急着道:“快给我那东西。”

    萧眉把那个东西递给欧阳志远道:“是这个吗?”

    欧阳志远一看,正是监控韩月瑶的监控显示器。

    “是它,快,眉儿,咱去找韩月瑶。”

    欧阳志远把萧眉拉上车,越野车高速的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看屏幕上的方位,立刻开车直奔傅山东南方向。

    “志远,这是什么?”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紧张的样子,小声问道。

    “眉儿,这是一个追踪器,那个白点,就是韩月瑶的位置。对了,我给你的那支防身的笔,你怎么没带在身上?”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

    “刚才洗澡,我放在卧室里了。”

    萧眉小声道。

    “眉儿,记住,那支笔你要随身携带,韩月瑶身上的那支笔,和你身上的笔是一样的,你在哪里,我都能看到,特别是养颜膏和生肌膏生产出来后,如果遇到什么危险,立刻按下红色按钮,我这里瞬间就能显示报警信号,知道吗?”

    欧阳志远神情凝重的看着萧眉。

    萧眉知道,志远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好的,志远,我记下了。”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的车子,来到了快乐人家,信号显示,韩月瑶就在这座快乐人家的楼上。

    现在已经很晚了,夜总会已经关门打烊,从前面已经进不去了。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大楼后,看着萧眉道:“你在车上等我,不要出来。”

    欧阳志远说完话,带上一个蒙面头套,只露出双眼,如同一只大鸟,手脚并用,越过了墙头,双手攀住一根管子,如同猴子一般,爬进了楼道。

    萧眉想笑又不敢笑,这家伙就是一个蒙面大盗,他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头套?

    这是特战队在执行秘密任务时的头套。

    按照信号的位置,欧阳志远快速的找到了那间房子。这间房子果然亮着灯。

    欧阳志远侧耳一听,房间里面传来沉重的喘息声。

    刹那间,只吓得欧阳志远亡魂皆冒。要是韩月瑶被人伤害,自己怎么向韩老先生交代?

    欧阳志远掏出一个特制的金属片一划,房门无声的开了。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扑向卧室。

    里面的一幕,让欧阳志远呲目欲裂,暴怒至极。

    一个男人光着上身,已经把韩月瑶的衣服几乎扒光,他那双魔爪子,正在死命的揉搓着韩月瑶那双饱满。

    “哼,找死。”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刚想动手,猛然间,一个红外线的瞄准点,出现在那个男人的太阳穴上。

    阻击手!冯小鱼!

    欧阳志远在刹那间,就认清了,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冯卫东的儿子冯小鱼。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趴在了地上。

    “噗!”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闷响,冯小鱼的整个头颅,猛然炸开,污血和脑浆,夹杂着头盖骨碎肉,飞上后墙。几乎的同时,一条蒙面人影,在后窗户,闪电一般的扑向床上的韩月瑶。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掌劈向那个人影。

    “砰!”

    一声爆响,那道人影被欧阳志远一掌劈飞,狠狠的砸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整张椅子被砸的粉碎。

    欧阳志远这一掌,没有留情,他以为这道黑影想要伤害韩月瑶。

    这一掌,只要中了,就是一头大象,也会骨骼寸断而死。

    但这人竟然会转移击打力,他竟然能把欧阳志远的掌力,转移到身下的椅子上,真是不可思议。

    “好掌力,你快救走月瑶,我处理尸体和现场。”

    一个老人的声音,在那个蒙面的人嘴里发出。

    “你是谁?”

    欧阳志远快速的用一张床单,裹上韩月瑶,抱在怀里。

    “嘿嘿,不用你问,等有机会,咱们好好的较量一下。”

    那个蒙面人说着话,对着冯小鱼的尸体,喷出了一点液体。冯小鱼的尸体,快速的溶化。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化尸水。

    “你是杀手影子门的?”

    欧阳志远手腕一动,三根银针捏在手里。对方只要说是,欧阳志远立刻就下杀手。

    影子杀手门中的杀手田宝文和田宝武,差点干掉了自己,自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哼哼,影子门算老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