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打搅的亲热

    第一百六十三章被打搅的亲热

    县长何振南来到自己的楼下,他让司机回去后,自己快速的走向自己的家。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脚步渐渐加快,自己就要做爸爸了。他恨不得立刻见到自己的爱人苏晓红。

    何振南掏出钥匙,刚想开门,房门一下子开了,苏晓红倚在门旁,含情脉脉德才看着自己的丈夫,那种让人心动的幸福笑意在眼角妩媚的开放着。

    “晓红!”

    何振南一步跨进自己的房门,一把就把苏晓红搂在怀里,轻声道:“晓红,我要看看咱们的孩子。”

    说话间,何振南的手,轻轻滑进了苏晓红的衣服里,十分小心的摸着自己爱人的腹部。

    一种温馨的暖意和柔软,在手掌中传来。

    “呵呵,晓红,怎么平平的?”

    何振南小声道。

    苏晓红关好门,脸色红红的,看着丈夫幸福的模样,小声道:“还太小,大夫说,还不到一个月。”

    “那我听听小家伙的动静。”

    何振南很是兴奋,他这一生,将要第一次做爸爸,什么都很兴奋新奇。

    苏晓红撩开衣服,露出白皙和柔软的平坦腹部,何振南把耳朵贴在老婆的肚子上,听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

    何振南顿时十分紧张,看着苏晓红道:“怎么没有动静?”

    “噗哧!”

    苏晓红哧哧的笑了,伸手抚着何振南的头发道:“他还小,咱们现在听不到他的声音,几个月后,就可以了。”

    何振南轻轻的揽过苏晓红的娇躯,看着苏晓红,深情的道;“晓红,这些年,苦了你了。”

    苏晓红把头靠在丈夫的怀里,听着丈夫心脏那铿锵有力的跳动声,轻轻的闭上眼,呢喃着道:“没有什么,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感到是最幸福的。”

    何振南看着苏晓红那幸福陶醉的神情,禁不住低下头,温润的嘴唇,含住了妻子的娇唇。

    “喔……喔……,小心,孩子看到了……振南……。”

    苏晓红呢喃着,脸色红的如同彩霞。

    何振南的手,滑进了妻子那饱满如玉的胸脯,握住了那双炽,轻轻的揉搓着。

    “喔……振南……轻点……志远不是要来吗?”

    苏晓红呢喃着,脸色红红的。

    “呵呵,一见到你,什么都忘了,他们可能就要到了。”

    何振南说着话,恋恋不舍的把手从妻子的身上拿开。

    “砰!砰!砰!”

    这时候,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他们来了,知道有人来,还乱动手。”

    苏晓红娇嗔的瞪了一眼何振南,快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呵呵,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

    何振南小声道。

    “哼,都十几年的老夫老妻了,还给小孩子一样,也没有个够?”

    苏晓红微笑道。

    “呵呵,我一辈子都不够,下辈子还要娶你。”

    何振南说着话,去开门。

    门一打开,欧阳志远和萧眉正微笑着站在门外,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何振南,而萧眉,脸色红红的,正娇嗔的瞪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现在的耳朵极其灵敏,这和他的武功突飞猛进有关系,当萧眉和欧阳志远来到何振南的房门外时,欧阳志远就能听到何振南和苏晓红两人亲热的声音。

    欧阳志远先没有敲门,而是回过头来,看着萧眉道:“两人正在亲热。”

    “呸!成天满脑子就想着那事。”

    萧眉笑着,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呵呵,我说你不信,一会开门,你看看何振南脸上有唇印吗?苏晓红的脸色绝对潮红,衣服散乱,媚眼含春。”

    欧阳志远笑着道。

    “哼,不信!骗人!‘

    萧眉的脸色红彤彤的,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一下欧阳志远。

    “要不咱打个赌。”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红红的脸蛋,小声道。

    “赌什么?”

    “嘿嘿,上次让你那个,你不那个,你说恶心,这次如果你输了,晚上,你就那个。”

    欧阳志远嘿嘿坏笑着。

    “呸,脏死了。”

    萧眉捂着小嘴,笑着。

    “嘿嘿,如果他们在亲热,你就输了,晚上可不许发赖,否则,我要一夜不睡觉。”

    欧阳志远所说的做那个,萧眉当然知道是什么,她更明白一夜不睡觉是什么意思。

    “哼哼,你就是个喂不饱的小马驹。”

    萧眉说这话,伸手狠狠的掐了欧阳志远一下。好在欧阳志远腰间的软肉,已经被萧眉掐的麻木了,早已觉不到疼了。

    欧阳志远去敲门,过了好一会,门才被打开,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何振南脸上的唇印,何振南身后的苏晓红,眉目含春,脸色透红,让欧阳志远想笑的是,苏晓红由于慌乱,前面的口子,竟然扣错了一个,胸前露出了一抹细腻的雪白。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冲着萧眉一眨眼,小声道:“你输了!”

    后面的萧眉也看到了何振南和苏晓红两人的异样,顿时目瞪口呆,她连忙捂住嘴,脸色红红的,想笑又不敢笑。

    何振南并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口红,看着欧阳志远说你输了,不由得笑道:“呵呵,志远、萧眉,快进来,什么你输了?”

    萧眉想着自己输了,欧阳志远晚上一定会让自己做那件事,脸色不由得更红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这样问,他笑了,冲着萧眉眨眨眼道:“呵呵,没有什么,我,们开玩笑呢。”

    “萧眉,你今天真漂亮,快进来。”

    苏晓红看着高贵典雅的萧眉,一把拉住萧眉的手,两人抱在了一起,咯咯的笑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四个人走进客厅,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何振南,指了指何振南的脸。

    这时候,萧眉已经被苏晓红拉进里面的房间去了,女人永远都有秘密话题。

    两人的关系,现在如同兄弟一般,现在是在家里,欧阳志远眼里,何振南已经不是什么县长了,而是大哥。

    “干嘛?我脸上有花吗?这样看我?”

    何振南看了欧阳志远一眼,然后,转过身子,在墙上的镜子一照,顿时脸色一红。

    我靠,这也太那个了吧。

    一个很清晰的唇印,在自己的脸上。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你们两口子,刚回家,你们就抓紧时间就亲热了一次?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何振南连忙用毛巾擦去了脸上的唇印,脸色一红,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孩子不懂,别乱说。”

    何振南说着话,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怀孕期间的前三个月,你们可不能亲热,要做三个月的和尚,大嫂可是高龄产妇了,很危险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

    “嘿嘿,那啥,刚才就是亲亲嘴,没干什么。”

    何振南说着话,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当然不敢说,苏晓红的口子都扣错了,还露出了胸脯。

    里面的房间内,苏晓红很喜欢萧眉身上那件紫色镶嵌绿边的真丝旗袍,两人在镜子面前看着,比划着。

    苏晓红刚比划了一下,就看到了自己胸前扣错的口子,还有露出来的那抹雪白的胸脯,不由得吓了一跳。

    坏了,自己慌乱中,怎么会扣错口子?哎呀,要死了,这下被志远看到了。

    苏晓红连忙从新扣好口子,偷眼一看萧眉,萧眉正在看墙上的一幅油画。

    苏晓红这才放心下来。其实,萧眉早就看到苏晓红在照镜子,她为了不让苏晓红尴尬,连忙装作看油画的样子。

    “晓红,开饭了!”

    客厅里,传来何振南的声音。

    两人拉着手,走出里面的房间。

    “呵呵,晓红,上菜,今天咱们要好好的庆贺一下。”

    何振南笑着道。

    欧阳志远专门吩咐过,不让苏晓红说那几副中药,是欧阳志远给配的,免得何振南尴尬。

    到现在,苏晓红也没敢说出来。

    何振南和苏晓红两人走进厨房,洗了手,就开始上菜。

    何振南笑着开了两瓶茅台和一瓶红酒,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咱一人一瓶,喝光为止。”

    欧阳志远笑道:“一瓶茅台?就怕你不行。”

    何振南大笑道:“男人就怕说不行,来,先来三杯如何?”

    何振南说这话,给欧阳志远倒满了一杯。萧眉要给苏晓红倒酒。

    “志远,大嫂能喝酒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志远道:“大嫂别喝酒了,喝牛奶饮料就行。”

    怀孕的女人,不能喝酒。

    萧眉在路上已经知道,苏晓红怀孕了。

    “来,为了何大哥将要做爸爸,苏大嫂要做妈妈,干一杯。”

    欧阳志远举起了酒杯,大声道。

    四个人都举起了杯,碰在了一起。

    “谢谢志远。”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谢谢你,志远。”

    苏晓红的谢谢,更有一层深意,欧阳志远治好了丈夫的病,自己才有机会怀了孕,才有了做妈妈的权力,让自己终于能做成了女人。

    “呵呵,不用谢,咱们是兄弟。”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两个家伙,连干了三杯茅台,两人竟然都不上脸,毫无酒意。

    “呵呵,何大哥,想不到你的酒量这么好。”

    萧眉微笑着看着何振南。

    “呵呵,年龄大了,我当年和志远这个年纪的时候,我们班六十名同学,没有人能喝过我的,当时,比我们高一级的一位同学,不服气,结果,我们每人两瓶白酒,进行对决,那个家伙喝到一斤半的时候,就趴下了,呵呵,结果我赢了,而且那一场拼酒,我不光赢了那人,而切还赢过来一位妻子。”

    何振南笑着看着苏晓红。

    苏晓红的脸色微红,轻声道:“还不是你的狂轰乱炸,又看你可怜兮兮的,一个班四十多名男人,就你自己没有媳妇,所以,才答应你。”

    苏晓红说着话,脸上露出开心而幸福的神情。

    “哈哈,何大哥和苏姐是大学同学?怪不得这么恩爱。”

    萧眉笑着道。

    “呵呵,喝酒竟然能赢媳妇?我喝了这么多酒,怎么没赢过一个媳妇?”

    欧阳志远笑道。

    “拉倒吧,你身边的媳妇,是怎么追来的?人家可是山南省最大药业集团的董事长,你还想再赢回来一个媳妇?小心晚上跪搓板。”

    何振南大笑着道。

    “我追萧眉的时候,可不知道她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我就知道,他是我们的院长。”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酒,微笑着看着萧眉,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幸福的笑意。

    “呵呵,你小子厉害,连领导都敢追?”

    何振南道。

    “眉儿在我眼里,就是我媳妇,她就是国家主席,我只要爱她,我照追不误。”

    欧阳志远说话间,握住了萧眉的手。

    “哈哈,好,这才是男人

    何振南道。

    “眉儿在我眼里,就是我媳妇,她就是国家主席,我只要爱她,我照追不误。”

    欧阳志远说话间,握住了萧眉的手。

    “哈哈,好,这才是男人,来为我们是男人,干一杯。”

    两人再次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何大哥,我想让志远辞职,来帮我,我把天信药业集团,全部交给志远,我累了,想歇歇。”

    萧眉抿了一口红酒,看着何振南道,伸手握住欧阳志远的手。

    萧眉知道,现在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被拿下来了,自己可以把天信药业,交给自己的爱人了。

    何振南一听萧眉要让欧阳志远辞职,不由的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虽然被拿下来了,但新工业园的筹建,十个亿的资金筹集,都离不开欧阳志远,后天,江南省最大的药业集团清灵药业,和山南省最大的酒业集团山南酒业,都要到傅山县来考察,准备投资建厂。江南清灵药业董事长,可是欧阳志远的朋友,更是欧阳志远的合作者,而山南酒业的董事长秦剑,就是冲着欧阳志远的神仙醉来的,欧阳志远要是辞职了,人家绝对不来。

    况且,龙海市市长郭文画,准备亲自迎接这两大集团的到来。

    特别是山南酒业集团秦剑,他的背景在整个中国,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的,如果山南酒业集团能落户傅山县,傅山县想进入全国20强绿色旅游大县的名单,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这些情况,何振南准备明天亲自到龙海,向龙海市长郭文画回报。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恢复,还不是市长郭文画一句话的事。

    虽然自己不是市长郭文画战斗序列的人,但如果因为欧阳志远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被拿下,这两大集团不能入住傅山县,这些损失,就是市长郭文画也不愿意看到的,傅山县的经济上去了,这也是市长郭文画的政绩。

    再说,山南酒业集团的董事长秦剑,来的目的就是想和欧阳志远合作开发神仙醉美酒的,如果秦剑合作不成,他肯定会迁怒龙海市,到时候,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龙海市的生死。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了解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绝不会离开他的仕途的生涯的。这小子虽然表面上对那个办公室主任不在意,但心里还是很在乎的,如果欧阳志远辞职,打死自己都不相信。

    何振南笑着道:“萧眉,志远现在虽然被免去了办公室主任,但还是我的秘书,新工业园的筹建,离不开他,等到周市长和马副市长从南州回来,筹建新工业园的重任,我就交给志远了,你让他辞职,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何大哥,地球离开任何人,照样转动,傅山县离开了志远,也照样发展,那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职位,志远还没看在眼里,那就是一个芝麻大的小官。志远只要辞职,天信药业董事长的位置,就是他的,我的所有的股权,都将要转到志远的名下,呵呵,傅山县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能和天信药业董事长的位置比吗?芝麻粒大小的一个职位,两次拿下志远,嘿嘿,那个赵丰年真能一手遮天吗?”

    萧眉的脸色变得很冷,看着何振南道。

    欧阳志远知道,眉儿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她的内心并不是真的强迫自己辞职。她只是发泄一下自己对傅山县的不满。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在傅山,她的天信药业根本不会来傅山,陈雨馨和陆海燕,更不可能到傅山县来投资十几个亿,人家台湾恒丰集团,也不会投资8个亿,来开发天柱峰。

    所有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现在傅山县政府,竟然拿下欧阳志远,这让萧眉难以接受。

    欧阳志远轻轻握住萧眉的手,轻声道;“眉儿,赵丰年那些社会蛀虫,早晚要下台,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大多数的官员,都还是好的,等到我处理完傅山县这些事后,就来帮你。”

    “呵呵,萧眉,志远说的对,所有的社会蛀虫,早晚都会被清理掉的,傅山县离不开志远,多少年了,傅山的经济,一直倒数第一,全县的老百姓,都还在贫困的生活中,苦苦挣扎,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孩子没钱上学,生病没钱看病,只有在家等死,自从志远来到傅山,引进了几十亿的投资,这将使多少老百姓脱离贫困的死亡线,造福多少百姓?萧眉,我代表全县的老百姓,谢谢志远了。”

    何振南说着话,端起了酒杯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何大哥,我欧阳志远只是做了自己的一点份内的工作,我看到山里的百姓,衣不遮体,吃不上饭,孩子上不起学,有病就等死,心里不好受,招商引资我没有出钱,这些功劳都是人家投资集团的,来,咱们喝酒,咱等周书记和马市长的好消息。”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碰了一杯。

    “对了,萧眉,傅山新工业园的建设,十个亿的资金,我们都要自己筹集,你的天信药业,有没有兴趣参加投资呀?所有的优惠政策,都将和龙海市新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待遇一样,这将是一项回报率很高的投资。”

    何振南微笑着道。

    萧眉看着志远道:“十个亿的资金,我们天信药业还是能抽出来的,但这要看新工业园的筹建者是谁?更要看傅山县政府,怎样对待志远,这件事,以后再谈吧。”

    何振南一听萧眉的话,心中大喜,萧眉虽然一口回绝了自己的提议,但只要欧阳志远担任了筹建者,筹集十个亿的资金,并不是很难,关键是,要让欧阳志远担任筹建傅山工业园的指挥者,这个难度将很大。

    这块巨大的蛋糕,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风杰,都会变得疯狂的。

    县委书记王凤杰之所以没有支持欧阳志远,拿下了欧阳志远,他就是害怕欧阳志远在工业园的建设中,抢了他的利益。

    十点钟的时候,两瓶茅台,被两人喝的一干二净。

    欧阳志远在告辞之前,给苏晓红把了脉,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大嫂的脉象,铿锵有力,隐隐带着刚阳之气,看来,何大哥将要添一位公子了。”

    “你说什么?是男孩子?这才一个月就能诊断出来?作b超,要等几个月后,才能做出来的”

    苏晓红一听自己还怀的是男孩子,顿时激动万分,何振南也是高兴不已。

    “呵呵,这就是咱们中医的神奇之处,孩子刚一上身,中医就能诊断出是男是女,呵呵,西医能和中医比吗?

    欧阳志远给苏晓红开了几幅调理身体安胎的中药后,就告辞了。

    两人坐上越野车,萧眉担心欧阳志远喝酒,她要开车。

    “眉儿,一斤茅台,我根本就没带酒意,呵呵,还是我开吧。”

    萧眉知道欧阳志远的酒量,就没坚持,欧阳志远开着车。

    “志远,晚上到哪里去?”

    萧眉轻声问道。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还没有到过自己的那套房子,嘿嘿,今天晚上,就住自己的家吧。

    “眉儿,到我家吧。”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血液就开始加速起来,今夜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呀。嘿嘿,眉儿打赌输了,哈哈……。

    “你家?现在回龙海?”

    萧眉以为欧阳志远说的是龙海的家。

    “哈哈,不是,到了你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看着车,直奔傅山水库自己的那套房子。车子刚开到傅山水库大提,萧眉就被傅山水库大提上的漂亮景色吸引住了。

    “志远,我想下去看看,太漂亮了。”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要下去看看,他找了一个停车的地方,停好车,笑道:“下来吧,我的小公主。”

    萧眉和欧阳志远走下车来,一股清新的花香,带着清凉的水汽,迎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水库边的大提,灯火辉煌,一对对情侣,依偎在一起,漫步在花海从中,窃窃私语。

    萧眉挽着欧阳的胳膊,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身旁,慢慢的向前走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到浓烈的爱意。

    两人就这样,慢慢的向前走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温暖。

    皎洁的月光,透过淡淡的云层,飘洒下来,照在萧眉典雅的脸上,志远看着眉儿,忍不住轻轻的亲了萧眉的嘴唇一下,是那样的香甜甘醇。

    “小坏蛋,人家看见了。”

    萧眉的脸色一红,把脸藏在了志远的怀里,整个娇躯都软了。

    旁边的花从中,一对恋人在忘情的亲吻着。

    天际猛然一亮,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云从中穿越着,留下一道很长的烈焰。

    “快看,志远,流星。”

    萧眉兴奋的大声喊道。

    一颗、两颗、三颗,眨眼间,十几颗流星,如同耀眼的瀑布,滑向南方的夜幕。

    天哪,流星雨!

    整个天空,都是一片灿烂的星雨。

    大提上,所有的情侣都看到了这一灿烂的流星雨。

    “眉儿,快许个愿。”

    志远微笑着道。

    萧眉合起手掌,虔诚的立在胸前,闭上眼睛,心中念道:我愿意和志远,生生世世,永远不分开,永远在一起。

    “大哥哥,这位姐姐好漂亮呀,买支花送给姐姐吧。”

    一个身穿学生服的漂亮女孩子,站在欧阳志远面前,满怀希望的看着欧阳志远。

    女孩子有十六七岁,眼睛很大,长的亭亭玉立,干干净净,很漂亮,一条大辫子,甩在后背,就是有点瘦弱,脸色微黄,这个女孩子有点营养不良。

    身上的校服,洗的有点发白,但十分的干净。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女孩子,知道,这个女孩子家境肯定不好,可能是出来挣点学费。志远轻声道:“给我一支。”

    女孩子一听欧阳志远要买她的玫瑰,顿时高兴极了,她高兴的道:“谢谢大哥哥。”

    欧阳志远递给她五元钱。

    “大哥哥,两元一支,找你三元。”

    小姑娘把花和钱,递给欧阳志远。

    “眉儿,玫瑰。”

    萧眉接过玫瑰花,看着那个又黄又瘦的小姑娘,一股怜惜之情,在心里升起。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学?”

    小姑娘一愣,轻声道:“我叫王雪,家就在街里住,在一中上学。”

    小姑娘的声音很低,刚一说话,眼圈就有点红了。

    欧阳志远刚想再问,远处有人买花,小姑娘跑到远处卖花去了。

    “这孩子营养不良,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萧眉看着王雪那瘦弱的背影,喃喃的道。

    “这个世界上,处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太多,所以,眉儿,我要走的更高更远,当我走到一个更高点的时候,就可以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了。”

    欧阳志远看着星光灿烂的苍穹,大声道。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志远,我知道你的志向,今天我要你辞职,只是为你抱不平,你为傅山做了这么多,但现在,却被赵丰年那些贪官撤了你的职。”

    欧阳志远冷笑道:“他们蹦达不了几天了,会有人调查他们的。”

    ^^^^^^^^^^^^^^^^^^^^^^^^^^^^^^^^^^^^^^^^^^^^^^^^^^^^^^^^^^^^^^^^^^^^^^^^^^^^

    “喂,小妞,长的不错,就是瘦了点,谁让你在哥哥的地盘上卖花的?保护费交了吗?”

    远处几个染着红毛绿毛的小痞子,光着刺着骷髅龙蛇的恐怖上身,嬉皮笑脸的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留着公鸡头的小痞子,伸手就在王雪的胸脯上,摸了一把。

    “嘿嘿,长的这么瘦,胸脯还不小。”

    “啊!”

    王雪一声惊叫,只吓得脸色煞白,大声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嘿嘿,想干什么?100块的保护费有吗?没有的话,就陪哥哥玩玩。”

    另一个全身刺满骷髅头的小痞子,伸手摸了一下王雪的脸,然后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嘎嘎的笑着道:“不错,好香呀,还是个雏儿。”

    周围的几对情侣吓得连忙站起来,几个胆大一点的人,围了过来,看着热闹,但没有一个人赶出来阻止这些小痞子。

    “都快滚,否则,老子放了你们的血。”

    另一个小痞子,身手掏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刀子,狞笑着看着众人。

    周围的人顿时吓得一哄而散,跑得一干二净。

    拿刀子的那个小痞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树林,嘿嘿淫笑着,向另外几个小痞子一使眼色,公鸡头和骷髅头冲了过来,一把抱起王雪,冲向那个漆黑的树林。

    “你……你们要干什么?救命呀……救命……”

    王雪手中的玫瑰花,洒落了一地。

    “嘿嘿,小妞,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人赶来救你,你还是陪陪哥哥好好玩玩吧。”

    几个小痞子淫笑着,在王雪身上乱摸,冲到小树林深处。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我还小,我还是学生……我家还有一位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大哥,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吧。”

    王雪流着泪,苦苦哀求着。

    “嘿嘿,还小?老子就喜欢玩小的,伺候我们几个哥们舒服了,老子就放了你,兄弟们,就像上次玩的那个小妞一样,一人五分钟,哈哈,慢着来,离天亮早着呢,来,干吧!”

    公鸡头说着话,冲了过来,一下子扑在王雪的身上。

    “嘶!”

    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传来,王雪的校服被一下子撕裂了,露出里面的小背心和刚刚发育好的饱满胸脯。

    “啊!救命呀……救命……。”

    王雪泪流满面,拼命的挣扎着,哭喊着。

    “咕咚!”

    几个小痞子咽着口水,一点也没有人性,扑到了王雪的身上。

    “哼!”

    一声愤怒的冷哼在小痞子们身后传来,吓了几个小痞子一跳。

    “放开她!”

    欧阳志远一手拉着萧眉,冷冷的站在小痞子们的身后。

    当欧阳志远和萧眉看到王雪到远处卖花的时候,两人说着话向前走去,但刚走不远,就看到几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过去,嘴里嘟囔着,不好了,有小流氓再欺负卖花小姑娘。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不好,连忙拉住一个人,问清了在什么地方,拉着萧眉就赶了过来,还算来的及时,王雪还没有受到伤害。

    “你***找死,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捅死你。”

    身上刺满骷髅的小痞子,身手摸出一把弹簧刀,寒芒一闪,狠狠的扎向欧阳志远的心脏。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一下推开萧眉,一脚就踢在骷髅头的手腕上。欧阳志远根本不想用手,怕脏了自己的手。

    “咔嚓!”

    这家伙的手腕立刻被欧阳志远踢的粉碎,刀子闪着寒芒飞进草从。

    “啊!”

    这家伙疼得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地上翻滚着,欧阳志远一脚揣在他的小腹,永远的废掉了他下贱的祸根。

    另外几个小痞子一看到,自己的人被对方打到一个,顿时拿出刀子。

    公鸡头就是这几个小痞子的头目,叫李赛,他们都属于傅山县城黑社会头子黑三的手下,专门收取傅山水库周围所有地摊和商铺的保护费。

    黑三,外号黑狼,也叫黑三爷,他的地盘就在傅山县城的南半部,他把持着傅山县城整个南部的很多工地的进料,开设赌和场,组织卖和淫,是个无恶不作的家伙。

    这些小痞子,个个都是好勇斗狠的家伙,平时就喜欢打架斗殴,欺负老百姓,鱼肉乡邻。

    公鸡头李赛一见一个年轻人,一招就放到了自己的一个手下,不有的勃然大怒,恶狠狠地叫着:“废了这狗娘养的,放他的血。”

    五六个小痞子,从怀里掏出刀子,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下手毫不留情。

    如果自己不和萧眉到这里来,王雪这个花季少女就会受到伤害,这对王雪的一生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如果王雪受到了伤害,王雪这一辈子都会处于痛苦之中,生不如死。

    欧阳志远三下五除二的,没用几分钟,就把这几个小痞子,全都放倒在地,只打的他们哭爹喊娘,全部腿断胳膊折,永远不能再为恶。

    公鸡头一看欧阳志远这么厉害,只吓得呆呆的发愣。

    这时候,萧眉早已抱起王雪,快速的给王雪穿好衣服。

    “姐姐!”

    王雪一下子扑进萧眉的怀里,放声大哭。

    “不哭,王雪,你看看,你欧阳大哥,是怎样给你报仇雪恨的。

    王雪看着欧阳志远几招之间,就把所有的小痞子全部打趴下了,顿时两眼露出震惊而敬佩的神情。要是自己有这么好的身手,该有多好呀。

    公鸡头李赛一看,自己所有的手下都被对方打倒在地,顿时一下慌了神,他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萧眉和王雪。这个狗东西害怕欧阳志远伤害他,他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其狰狞,一声不响的扑向萧眉和王雪。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刚想发射银针,截住这个王八蛋。猛然,王雪猛一起身,抓起手边的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在李赛的头上。

    “哼!”

    王雪这一下,又快又准又狠,公鸡头李赛一声闷哼,一下子被砸晕过去。

    欧阳志远一愣,呵呵笑道:“哈哈,不错。”

    “走吧,一会警察来了,又很麻烦。”

    三个人快速的穿过小树林,跑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姐姐,大哥哥,你们叫什么名字?谢谢您们救了我。”

    王雪含着泪,再次扑进萧眉的怀里,哭了起来。

    “王雪,你叫我萧姐姐吧,他是你欧阳大哥,你的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家。”

    萧眉拍着王雪瘦弱的后背。

    “谢谢萧姐姐、欧阳大哥,我家在南阳胡同。”

    欧阳志远一听南阳胡同,一打方向盘,车子开向南阳胡同。

    南阳胡同是一片居民区,住的都是瓦房,属于贫民区。

    “王雪,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为什么晚上一个人来卖花?一个女孩子晚上出来,是很危险的。”

    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大哥,我没有什么人了,爸爸在我小的时候,就病死了,妈妈改了嫁,家里就还有多病的奶奶,我一个人要养活奶奶,还要上学。”

    萧眉一听,心里剧烈的颤抖着,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来了。

    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车子到了南阳胡同,欧阳志远和萧眉拉着王雪,走进了王雪的家。

    进了王雪的家,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的心,都酸了起来。

    一个小院子中,就三间破旧的瓦房,屋里就一张桌子,几个板凳,剩下的什么都没有,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

    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和三好学生奖状。

    看样子,王雪的成绩很好,那些奖状,竟然是从一年级到高三。

    看来,王雪和自己的妹妹娜娜一样,都上高三了,而且学习成绩极好。

    王雪在家里很勤快。

    里间的床上,躺着一位脸色蜡黄的老人。看样子,老人躺在床上,已经很长时间了,但老人的脸虽然黄,但收拾的很干净,床上的被子什么的,都没有什么污垢。

    真不容易,一个女孩子,又要上学,还要照顾奶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