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玩死你

    第一百六十一章玩死你

    这次来崮山镇政府的还有,刚从外地参加一个旅游会议回来的副县长魏光海。

    副县长魏光海是负责崮山群峰开发的直接负责人,他在崮山镇都自己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把这几天,袁家庄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事,仔细的回报了一遍。

    欧阳志远的内心对崮山镇镇长肖永成十分的不满,那天,袁家庄的人围攻天柱峰下面的施工队,自己专门给肖永成打了电话,但肖永成嘴里说立刻赶到,但事后,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欧阳志远就知道他不敢得罪镇党委书记袁成军,更有可能是在坐山观虎斗,想让自己和袁成军结仇。袁成军后面可是县委书记王凤杰。

    魏光海一听,自己离开这几天,袁家庄竟然敢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这让魏光海十分的震怒。

    县委县政府已经下了文件,无论哪个部门破环阻碍开发天柱峰,哪个部门的第一把手,直接受到问责。

    崮山镇镇长肖永成和党委书记袁传军真是胆大妄为,特别是党委书记袁传军,身为袁家庄出来的干部,他不会不知道袁家庄的所作所为,竟然不管不问,这不是纵容吗?欧阳志远给肖永成打了电话,而肖永成竟然没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不是故意推脱吗?

    魏光海生气归生气,但他却不敢把肖永成和袁传军怎么样,他知道,两人背后是谁?自己已经被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边缘化了好几年了,如果自己在这件事上,向肖永成和袁传军发难问责,等待自己的将是无情的打击流放。

    欧阳志远看着魏光海的表情,感到很失望。

    前几天,何振南在和欧阳志远的一次闲聊中,说想把魏光海拉进来。

    欧阳志远道,魏光海这人,没有主心骨,害怕得罪任何人,一直明哲保身,如果把他拉进来,只能给我们添麻烦,这种人,到了年龄或者换届后,就会永远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所以,欧阳志远反对把魏光海拉进来。一个团队在进退的时候,就怕有人拖后腿或者立场不坚定,这样,对立面就有机会抓住自己的破绽,给自己发出致命的一击。

    当时,何振南笑笑没在说话。

    现在看来,自己的坚持还是对的。魏光海这个副县长,根本不敢招惹崮山镇长肖永成、书记袁传军。

    车队来到崮山镇政府的时候,崮山镇长肖永成、书记袁传军早已在大门前迎接。

    镇政府门前,高翘队和舞狮子队,在两旁舞动着,锣鼓喧天,很热闹。

    与生态园相关的各村领导,也都到场欢迎。

    本来,副县长魏光海的车开在最前面,但就在快到镇政府的时候,魏光海的车反而落在了黄晓丽的后面。

    这样,黄晓丽在下车的时候,位置就排到了前面,看来,魏光海什么时候,都是比较低调的。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陆海燕在后面跟了过来。后面是他们的工作人员。

    “欢迎黄县长、魏县长来指导工作。”

    党委书记袁成海和镇长肖永成微笑着,迎了上来,抢着和黄晓丽魏光海他们握手。

    欧阳志远在后面,党委书记袁成海和镇长肖永成和欧阳志远握手的时候,两人的表情虽然也很热情,但欧阳志远明显感觉到,两人微笑的面孔下,是强烈的戒心。

    这两个王八蛋,你们以为袁家庄的事,就过去了?今天你们要不好好的给我检查,嘿嘿,明天的县政府会议上,就有你们好看的。

    众人都被欢迎到大会议室,会议室布置的很漂亮,鲜花似锦。

    黄晓丽和魏光海,先进了一个小型的会议室,听取镇长肖永成回报近期的工作。

    镇长肖永成先向黄晓丽回报了生态园的先期准备工作和各村的协调工作。

    陈雨馨和陆海燕两人合作的生态园,是把养殖、种植、旅游和娱乐组合在一起的一个高科技的基地。

    生态园里,设有种植区域、养殖区域、和娱乐区域,里面四季鲜花和水果不断,而且,将养殖很多的珍奇动物。

    人们在里面可以采摘、参观、旅游和观赏,所有的设施都是高科技一流的产物。

    肖永成在汇报完了生态园的准备工作后,又向副县长魏光海汇报了72群峰的开发进程和配合工作。

    直到回报完了工作后,肖永成丝毫没有提起,袁家庄数次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事件。

    欧阳志远心里窝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当时天柱峰的情况很是危险,要不是袁茂水老人来解围,还不知道发展到何种程度。

    到现在,肖永成和袁传军都只字没提,好像没有发生一般。

    等到副县长魏光海听完回报后,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肖永成道:“肖镇长,袁家庄属于崮山镇管辖吗?”

    肖永成一看欧阳志远终于没有忍住,提起来袁家庄的事,他的心里冷笑道,袁家庄的事,那是袁传军在暗中指使,你问我干什么?嘿嘿,你既然提出来,这是你和袁传军的事,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袁家庄的事,肖永成早就向乘务副县长赵丰年回报过了。

    赵丰年沉思了一下,就给肖永成九个字,坐山观虎斗,引火烧山。

    肖永成一下子就明白了赵丰年的意思。

    如果欧阳志远追究责任,自己就向袁传军身上引导。欧阳志远你不是牛逼吗?你敢惹袁传军吗?只要你惹了袁传军,县委书记王凤杰一定会和赵县长再次联合打击你。

    到那时,欧阳志远,你就完蛋了。

    赵丰年知道,这一段时间,王凤杰又有点和何振南联手的意思,他这两天就在想办法,怎样让何振南和王凤杰两人的关系,再次出现裂痕。

    赵丰年很沉住气,他在等。当肖永成向自己汇报了袁家庄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的事件。

    赵丰年知道,这次机会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让肖永成坐山观虎斗,在进行引火烧山,把战火引到袁传军身上。

    同时,他第一时间,把袁家庄的事件,向县长何振南回报,并提出了处理意见。

    县长何振南听到这件事情,也十分的愤怒,立刻派纪委书记张建设调查这件事,等到欧阳志远回来再做决定。

    何振南在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迟疑了,并没有提出什么处理意见。

    现在肖永成一看欧阳志远的脸色很不好看,就知道,欧阳志远终于要借这件事,进行对自己发难。

    旁边的袁传军,他的嘴角暗暗地抽动了一下,他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但袁传军心里暗暗地冷笑,自己是崮山镇的党委书记,是主抓党政建设的,不抓政府工作,袁家庄的围攻事件,和我无关。

    肖永成连忙道:“欧阳主任,袁家庄是属于崮山镇管辖,那天,您也知道,我到崮山镇的王湾村去了,我接到您的电话后,快速赶来,却没想到,车坏在路上了,没有赶回来,袁书记在家,他是知道的。”

    肖永成不露痕迹的把事情,引到了袁传军身上。嘿嘿,我不在家,袁书记在家,你为什么不问问他。

    欧阳志远知道,肖永成在推脱责任,就是说,他当时不在镇政府,不会为这件事负责。但他错误估计了欧阳志远的智商。

    袁传军一听肖永成这样说,就知道他要把战火烧向自己,袁传军的内心恨得牙根痒痒。肖永成,你想把战火烧到我身上,你还毛嫩呀。

    “肖镇长,即使你不在镇政府,但问责制你是知道的,你负责镇政府的工作,袁家庄围攻恒丰集团,属于你的工作管辖范围,这各责任,你是逃避不了的。”

    镇党委书记袁传军死死地盯住肖永成,冷冷的道。

    “嘿嘿,袁书记,是我的责任,我不会推脱的,但有的人要是暗中指使袁传海和袁传山围攻恒丰集团和金鑫集团,这可是犯法的事。”

    肖永成冷笑着看着袁成军道。

    袁成军一听,心中一沉,心里就有点慌乱,但他刹那间就稳住了心神,沉声道:“咱们**人,讲究的是实事求是,你不要乱说。”

    “嘿嘿,我没有乱说,袁家庄那天围攻恒丰集团的早晨,袁成海和袁成山来找过你吗?嘿嘿,你不会不承认吧。”

    肖永成嘿嘿冷笑道。

    袁成军一听,脸色一慌,心中破口大骂不已,这两个狗东西,把自己害苦了,你们早晨来找我,吃午饭就围攻人家,这不是害我吗?

    到这个份上,袁成军知道,袁成山和袁成海来找自己,难道有人看到?自己绝不能承认。

    袁成军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看到,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欧阳志远听到两人的互相攻击,他知道,袁成军绝对在暗中纵容或者,暗中和袁成山、袁成海,有什么关系。

    嘿嘿,袁成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暗中指使袁成山、袁成海围攻恒丰集团,真是找死呀,你的党委书记,还能做成吗?

    袁成军嘿嘿冷笑道:“没有任何人来找过我,我根本不认识他两人。”

    袁成军断然否认袁成山、袁成海找过自己。

    肖永成刚想再说,立刻被欧阳志远打断两人的争论道:“今天先不说这些了,明天,县政府会做出处理意见,今天咱们还是讨论生态园的问题。”

    欧阳志远他们,在镇政府的会议礼堂里,红太阳集团和绿蔬两大集团,和镇政府签约后,建设生态园正式启动。

    发给农户的补偿款和补助款,没有带够,欧阳志远下午的时候,独自一人回到了傅山县。

    欧阳志远把所有的情况向何振南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如果崮山镇继续在这两个人手里,崮山镇早晚会完蛋,这次一定要狠狠的处理肖永成和袁成山。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说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新工业园的筹备。”

    “呵呵,对,崮山镇的事,先放一放,周书记已经打来电话,手续就快下来,你把800万的补助款送给黄县长后,立刻回来,我们开始筹划新工业园的建设。”

    何振南微笑着道。

    “什么?手续快办下来了?太好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所以,崮山镇的事,缓一缓,我们不要被别人利用,你明白吗?现在,肖永成和袁传军都不能动,如果你动了任何一方,不论赵丰年或者王凤杰,他们就有可能联合在一起对付我们,所以,现在矛盾不能激化,我们不能给他们机会。”

    何振南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明白了何振南的想法。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么远?

    “对了,志远,新工业园筹集资金,我筹到了一亿五千万的投资,你那里怎么样?”

    何振南凭借自己的关系,找到了省城的几个集团公司,泰钢集团答应投资五千万,百盛集团投资五千万,**集团投资五千万,一共一亿五千万。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这几天忙着签约,还没有时间来筹集资金,他只是下意识的从问问欧阳志远,筹集了多少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筹集了一亿五千万,不由得大为高兴,笑呵呵的道:“不错,三天筹集到了一亿五千万,再加上我的四个亿,咱们就有了五亿五千万了。”

    “你说什么?志远,你筹集了4个亿?”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说他有四个亿,禁不住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志远一直在崮山镇下面签合同,视察每位签合同的农户呀,怎么能筹集到4个亿?自己动用了一切关系,包括父亲和哥哥的关系,才筹集了1。5亿。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我筹集了4个亿,咱们还缺少4。5亿的缺口。”

    何振南看着志远,这家伙每一次都让自己有想不到的意外惊喜,志远真是自己的福音呀。

    “何县长,你知道日本山田株式会社吗?”

    欧阳志远道。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提起山田株式会社,笑道:“副县长江宗武招来的日本投资商,他们已经准备在傅山投资汽车装配厂和电子元件厂,他们这次的投资,有十个亿。志远,新工业园的时间很紧呀,只要手续下来,我们立刻按照规划,进行招标建设,力争半年内,把新工业园建设起来。”

    欧阳志远一听山田株式会社要投资十个亿,禁不住也是很高兴,虽然路上和日本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他们来投资建厂,欧阳志远还是很欢迎的。

    “志远,你先去财政局去办提款手续,办好后,喊着萧眉,晚上到我家吃饭,你嫂子在家正在做饭,咱两人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咱俩好好的喝一杯。”

    何振南今天心情很好,他知道,只要工业园的手续一下来,两人就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的喝一杯了。

    “好的,何县长,我这就去提款。”

    马明远市长带来的补助款总共有1500万,这三天发放了700万,还有800万没有提出来,欧阳志远开着车,直奔财政局,去办手续。

    财政局长柴世强坐在办公室里,吸着烟,眯着眼,正看着新来的大学生庞文娟在打扫卫生。

    这个小丫头漂亮呀,漆黑的头发,如同瀑布一般飘洒在她那白皙如玉的修长脖颈上,一身合体的紫色套装群,把她那青春逼人靓丽的美妙娇躯,勾勒的凹凸有致,大眼细眉,鼻子小巧,特别是那红润、水嘟嘟的小嘴唇,极其的诱人,馋的柴世强恨不得上前咬一口。

    小丫头的身子修长高挑,一双长腿,更是漂亮,让柴世强神魂颠倒的是,庞文娟胸前的那双饱满,极其漂亮高翘,随着小丫头走路而上下晃动,颤颤巍巍的,让柴世强的心脏,也随着那**、房而颤抖。

    小丫头庞文娟本来不在县财政局上班,而是在一个偏僻的乡财政所上班。

    前几天,柴世强到下面的乡财政所视察工作,一眼就看到了在财政所上班的庞文娟。

    庞文娟出身农村,家里很穷,靠着乡亲们的接济和自己打工,才上完大学,毕业后,由于没有关系,最终被分配到羊角岭乡的财政所。

    柴世强被庞文娟的美丽惊呆了,几乎魂飞魄散。

    羊角岭乡财政所的所长是一位老油子,他一看柴世强的眼神,就知道,这位领导寡人有疾。他知道,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

    在柴世强视察完工作后,那位所长就让庞文娟跟着柴世强来到了县财政局。

    柴世强凭关系,轻松的把庞文娟,调到了县财政局,做了自己的秘书。

    这老小子,自从把庞文娟调到财政局,终于以局为家了,就是中午饭,也不回家去吃,而是也到食堂打饭。

    活了半辈子的柴世强,终于知道,什么是美女了,庞文娟的一颦一笑,都勾走了他的魂魄。

    庞文娟这身紫色的套装,开领很低,小丫头低着头用拖把在拖地,胸前的那道神秘能淹死人的沟壑和两个雪白的半圆,就露了出来。

    柴世强的眼一下子就直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血压立刻飙升到240。

    庞文娟听到局长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抬头一看,看到柴局长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胸脯,庞文娟低头一看,自己的胸脯露了出来。

    庞文娟吓得内心砰砰直跳,连忙站起身来。

    柴世强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抱住了庞文娟的娇躯,就把庞文娟压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急不可耐的伸进了庞文娟的裙子。

    “柴局长,您……你不能这样……你放过我吧……”

    柴世强一直掩饰的很好,庞文娟一直认为,自己的运气好,碰到了贵人了,想不到,柴世强竟然在办公室里,侵犯自己。

    柴世强已经精虫上脑,他哪里肯放过庞文娟。

    庞文娟剧烈的反抗者,两条腿死死地搅在一起,不让柴世强得逞,同时两只胳膊,死命的一把推开柴世强。

    庞文娟可是农村出身的小丫头,身体很强壮。柴世强竟然不是她的对手。

    柴世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急促的道:“小庞,只要你答应我,我分给你一套房子,给你十万块钱,我让你做科长。”

    柴世强用金钱、房子和官职做诱惑,已经侵犯了好几个财政局的那孩子。

    但庞文娟剧烈的摇着头,就是不答应。

    柴世强说着话,又一次扑来,但外面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

    柴世强立刻做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坐在自己的办工作前。

    “柴局长,县政府办公室欧阳主任来了。”

    工作人员在门外大声道。

    欧阳志远?这家伙来干什么?

    柴世强一听欧阳志远来了,心里很生气,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这***搅了老子的好事。上次,在幼儿园里打了自己,自己一直没有机会报仇雪恨,你***要是犯到老子的手里,老子一定剥了你的皮。

    柴世强看着庞文娟的脸色还是有点忙苍白,就示意她到里面的房间,稳定一下情绪。

    庞文娟还处在惊恐之中,害怕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她连忙走进里面的房间。

    “进来。”

    柴世强沉声道。

    欧阳志远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柴世强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吸着一颗烟。

    “你好,柴局长,我来提马市长转来的那笔剩下的补助款。”

    欧阳志远看着柴世强道。

    “呵呵,欧阳主任,坐吧,我看看那笔款。”

    柴世强一听欧阳志远来提那剩下的800万,就慢腾腾的找到那笔款项的记录。

    这时候,庞文娟的情绪好多了,她推开门,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双手递给欧阳志远,轻声道:“请您喝水。”

    “谢谢!”

    欧阳志远接过水杯,下意识的抬头一看,禁不住一愣,好漂亮的女孩子。

    庞文娟一看欧阳志远,也是眼前一亮,这么潇洒英俊的年轻人,竟然做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正科级呀。

    “欧阳主任,手续带来了吗?”

    柴世强笑呵呵的问道。

    欧阳志远一听柴世强向自己要手续,连忙道:“手续不是上次来提款的时候,一次就办好了吗?我们没提完款,当时你不是说,下次再来提款的时候,让提款人签个字就行了吗。”

    柴世强的小眼睛一眨,嘿嘿笑道:“对不起了,欧阳主任,就怕你还要跑一趟,按照规定,这800万,你还要再一次办好提款手续,因为上次提款人签字,不是你呀,是王副主任签的字,呵呵,我等着你。”

    上次来办提款手续,是自己和王青峰一起来的,签字的时候,是王青峰签的。

    欧阳志远,哈哈,你个王八蛋,终于犯到老子的手里,老子今天玩死你。你还是乖乖的回去办手续去吧,今天要不让你跑八趟,老子就不姓柴,你***打过老子,今天又搅了老子的好事,我不会饶了你的。

    欧阳志远一听,只好开车回到县政府,他本想让王青峰去办提款手续,但王青峰不在办公室。

    欧阳志远只好先找到何振南签字。

    何振南签着字,看着欧阳志远道:“不是上次办完提款手续了吗?怎么还要再办一次?”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上次提款手续的提款人,是青峰签的字,我现在去提款,就要重新办理一次。”

    何振南签完字道:“去找主管财务局的赵副县长签字。”

    欧阳志远一听要找赵丰年签字,心道,不知道赵丰年在吗?

    欧阳志远敲了一会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办公窒,没有人答应。坏了,赵丰年不在办公室。

    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办公室,看到科员张茂栋长在忙着。

    “主任,你可回来了,这几天忙死我门了。”

    张茂栋一看到欧阳主任在,就立刻诉起苦来。

    “呵呵,过两天再招几个大学生过来,赵副县长怎么不在办公室?”

    欧阳志远问道。

    “赵副县长和江副县长到龙海同山田株式会社谈判去了。”

    张茂栋到。

    山田株式会社,嫌弃傅山清泉大酒店的级别不够,就没有住在傅山,而是住到龙海的大酒店。

    欧阳志远垂头丧气的来到何县长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怎么?这么快就办好了手续?”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赵县长不在办公室,他和江宗武到龙海和山田株式会谈判去了,不知道什么时间回来,今天签不成了,可是明天急用,明天一大早就和生态园周围的村民签合同,发放补助,如果钱不到位,怎么签合同?”

    欧阳志远很着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