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再赴天柱峰

    第一百五十五章再赴天柱峰

    签约仪式举行完后,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带领官员就离开了傅山,然后和市委书记周天鸿一起,带着有关部门的官员,上了高速,直奔山南省的省会南洲市。

    周天鸿坐在车里,看着急速后退的山林树木,内心很不平静。

    傅山县的经济是否腾飞,就要看自己这次南州之行了。

    现在看来,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以及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都已经确定。这三大集团的投资,就可以让傅山的经济,提高到一个全新的台阶。一个县的农业再发展,必须要有工业和它相配套,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势在必行。

    周天鸿仔细的研究了欧阳志远对新工业园的规划图,他心里暗暗地佩服这小子的才华。真不错呀,欧阳志远的思维敏捷,看事情能一针见血,而且嫉恶如仇,为人正直。自从欧阳志远进入到傅山的官场,他已经搬倒了了傅山副县长姬广元、县分局副局长崔德成、白水镇镇长赵宗彪,昨天竟然把市局的副局长焦兴赞又拉下马来。这些人都是社会上的毒瘤,官场之中的败类,对于这些人,绝不能手软。

    更让周天鸿欣慰的是,这些人都是市长郭文画的班底。周天鸿知道,不光自己已经开始调查傅山县老工业园的问题,而省里的纪委,已经暗暗地行动起来了。

    2。5亿建设起来的工业园,竟然不能用,这里面绝对有**分子。看来,又有一批官员,将要落马了。

    周天鸿看了一眼前面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轿车,一丝笑意在嘴角升起来。

    马明远和欧阳志远都是人才,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先锋,虽然马明远现在还没有加入自己的战斗序列,嘿嘿,这次南州之行,自己就要马明远看看自己的实力。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在马明远的面前,这匹桀骜不驯的小马驹,一定会乖乖的投到自己的帐下。虽然马明远有自己的社会关系和背景,不想加入市长郭文画和自己的战斗序列,想在龙海形成一股第三方面的势力,但在自己面前和郭文画的面前,这股势力还是太小了。

    这次南州之行,第一个要拜访的就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秦明月和自己是同学,两人更是生死患难的朋友。

    当年两人在江东省淮南市,秦明月任淮南市市委书记,自己任市长,那一年雨水特多,长江发水,两人亲临抗洪第一线。

    身为淮南市一把手的市委书记秦明月,亲临护江大堤,指挥抗洪。可是,当时暴雨太大,洪水直接漫过大堤,一个浪头过来,把秦明月打进水里。

    一直站在秦明月身后的周天鸿,一看秦明月遇险,毫不犹豫的跳进水里,把秦明月救上岸来。

    后来,秦明月调到了山南省,几年内,竟然连跳几个台阶,担任了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没有忘记周天鸿,他把周天鸿调到龙海市担任市长。

    原来周天鸿并不知道秦明月的家庭背景,身为常务副省长的秦明月,竟然能把自己从江东省,调到山南省的龙海市,担任市长,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秦明月硬是办成了。

    后来,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赏识周天鸿的工作能力,龙海市市委书记调任别处,萧远山和秦明月两人一沟通,让周天鸿担任市委书记。省长江川河提拔了常务副市长郭文画担任市长一职。

    周天鸿在省委书记萧远山家里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萧远山是有意还是无意中透漏出来,秦明月的家庭背景,这让周天鸿大吃一惊。

    他终于明白了秦明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能把自己跨省调进龙海市。

    周天鸿在欧阳志远面前已经把话说满,手续他负责跑成,他就是依仗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和省委书记萧远山。

    ………………………………………………………………………………………………

    再说欧阳志远和副县长黄晓丽分开后,带领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和随行人员,来到桃花峪乡。

    桃花峪乡距离傅山县城最近,过了县郊区,就进入了桃花峪乡的地界。

    桃花峪乡几乎没有山地,特别是靠近新修的固龙公路两旁,都是一马平川的水浇地,最适合蔬菜大棚的种植。

    半年后,发改委来参观验收的第一站,就是桃花峪乡的高科技蔬菜大棚。

    把桃花峪乡作为绿蔬集团重点的蔬菜基地,是县政府办公室和几位副县长反复比较确定下来的。

    “志远,前面就是桃花峪乡吗?”

    陆海燕不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主任,而是直接称呼他志远,这就把两人的关系拉的很近,让欧阳志远有种亲切感。

    欧阳志远看着陆海燕点头道:“前面就是桃花峪乡,乡长朱国栋和书记孙证明就在前面迎接我们。”

    按照县政府的规划,公路两边的土地,由绿蔬集团自己投资建设现代化的蔬菜大棚,远离公路的水浇地,全部承包给农民自己,建设蔬菜大棚的补助款,由绿蔬集团和县政府两家联合补助,每户1000元。

    所有的大棚设计、用料,都由绿蔬集团提供,农民自己管理,绿蔬集团提供技术指导和幼苗种子,所生产出来的无公害蔬菜,由绿蔬集团统一收购。

    也就是说,桃花峪乡的农民,只管种好自己蔬菜大棚里的菜就好了,别的一切都不要操心。

    果然,刚一到桃花峪乡的地界,前面就传来热烈的鞭炮声和锣鼓喧天的欢迎声,一队穿着大红大绿的高翘,和舞狮队,顺着大路,迎接过来。

    桃花乡的百姓们,用他们最朴实最热烈的方式,欢迎远方的客人。

    欧阳志远和陆海燕走下车来,桃花峪乡长朱国栋和党委书记孙正明连忙迎了过来,分别和欧阳志远、陆海燕握手。

    “欧阳主任、陆懂,您们好,我代表桃花峪乡的百姓,欢迎你们的到来。”

    乡长朱国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而党委书记孙正明正在和陆懂握手。

    “朱乡长,咱们先看看绿蔬集团的办公大楼选址吧,看完大楼选址,咱就开始签约,时间不等人呀。”

    欧阳志远道。

    “好的,欧阳主任。”

    朱国栋上了他的车,带领着人向前开去。

    绿蔬集团的办公大楼,就在前面不远的公路旁边,根据规划,这里就是绿蔬集团蔬菜大棚的中心,旁边就是专门用来放置蔬菜的大型恒温冷库。

    “志远,你看看那些漂亮小姑娘穿的是什么面料,上面的印花这么漂亮朴实?

    陆海燕指着一群踩着高翘十**岁的漂亮少女,很惊奇的问道。

    欧阳志远透过车窗一看,微笑道:“这是桃花峪乡自己的染坊出产的棉布,经过蜡染印花,制作出来的衣服,穿在身上,吸汗透气,而且柔软,比城里的化纤布料做出来的衣服,要好的多了。”

    “棉布制作出来的蜡染印花?不错,这种蓝底白花的布料,很有地方特色,图案也很丰富,现在大城市,特别是香港和澳门,都在流行棉布衣服,图案回归自然,简朴大方,如果拿这些棉布印花图案做成衣服,在香港和澳门,肯定畅销。”

    陆海燕的眼光渐渐的亮了起来。

    “呵呵,陆姐,你的眼光真不错,这种纯手工制作的印花蜡染,没有一点化学燃料,全是植物的根和叶子作为染料染制而成的,但就是有个缺点。”

    欧阳志远笑道。

    “什么缺点?”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道。

    “由于是纯手工制作,产量就少,周期也长,从蜡染到出成品,一匹布要十天左右。”

    欧阳志远道。

    “呵呵,这不是问题,一会看完办公楼选址,在乡政府让副经理赵海川他们签约,咱们一起去看蜡染,如果可能,我要这种蜡染的成品,而且是批量要。”

    陆海燕在香港和澳门有很多的产业,虽然她的绿蔬集团以蔬菜和养殖为主,但还做服装药品。

    “陆姐,好的,一会咱们去看蜡染。”

    众人来到绿蔬集团办公大楼选址旁,龙海市凯旋建筑集团的人正在测量勘探地基,准备动工。

    绿蔬集团的办公大楼和恒温冷库的承建方,欧阳志远让龙海市三大建筑集团之一,信誉最好的凯旋集团来承建。还有红太阳集团的办公大楼、冷库,都承包给了凯旋集团。

    乡长朱国栋和书记孙正明,向陆海燕介绍着办公大楼周围的环境。

    陆海燕看着不远处,如同一条白玉带蜿蜒流淌的盘龙河,还有四周灿烂盛开的各种果树,感到这个地方不错,很满意。

    这时候,一辆奔驰轿车快速的开了过来。欧阳志远一看到奔驰,他呵呵的笑了。

    奔驰停在欧阳志远面前,一位长相魁梧的汉子从车里走下来。

    “呵呵,志远,我终于没来晚。”

    杨凯旋笑着走过来。

    欧阳志远笑着道:“杨大哥是大忙人,晚不晚的没问题,你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把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办公楼给我建好,免得这些工作人员露宿马路。”

    “志远,绝对没问题,这几天勘探和测量已经完成,明天就开始动工,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先把办公大楼建好。”

    杨凯旋为人好爽正直,欧阳志远就是和这类的人谈的来。

    “志远,咱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晚上我请客,咱们到崮山野味山庄去吃野鸡。”

    杨凯旋笑呵呵的道。

    “哼,你请客?你还不是惦记着我的神仙醉?”

    欧阳志远道。

    “哈哈,谁让咱们是兄弟呢?神仙醉和你志远,我都永远惦记。”

    杨凯旋哈哈笑道。

    欧阳志远拉过杨凯旋的手,走到一边道:“杨大哥,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就要开建了,有没有兴趣投资?”

    欧阳志远上次和杨凯旋喝酒的时候,就说过新工业园的事情。

    “志远,我当然感兴趣了,三个亿的工业园,你起码要分给我三分之一的工程吧。”

    杨凯旋一听欧阳志远说,新工业园就要开建了,连忙拉住欧阳志远,张嘴就要工程。

    “呵呵,杨大哥,不是三个亿,而是十个亿的工程。”

    欧阳志远道。

    “什么?你说什么?十个亿的工程?”

    杨凯旋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对,傅山新工业园,要建成一座50年不落后的现代化高科技的工业园,我们县政府预计要投资十个亿。”

    欧阳志远道。

    “呵呵,志远,你们县政府就怕没有十个亿吧?”

    杨凯旋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

    “没有,但你们有。”

    欧阳志远笑了。

    杨凯旋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想向社会筹集资金?”

    “对,杨大哥,十个亿,全部由我们自己来筹集,我希望你能帮我。”

    欧阳志远看着杨凯旋道。

    杨凯旋沉思了一下,伸手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我们是兄弟,太多的资金,我一时抽不出来太多,我刚刚结了一个工程款,有1。2亿,全部帮你如何?”

    欧阳志远听到杨凯旋的一句我们是兄弟,他的心里一热。

    “杨大哥,谢谢你能帮我,是的,咱们是兄弟。”

    欧阳志远的心里很温暖,自己没有白交这个朋友,人家刚刚结的工程款,全部给自己投资,那是1。2亿呀。

    不论在什么领域,很多事情,都是兄弟们互相帮助的。

    杨凯旋微笑道:“志远,再说谢,咱们就见外了,反正那笔工程款,我现在用不着,傅山新工业园的建设工程,凯旋集团要承建一些。”

    欧阳志远笑道:“杨大哥,你放心,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工程。”

    “志远,我还要到红太阳集团的办公大楼去看看,晚上不见不散。”

    杨凯旋微笑着,上了自己的奔驰。

    欧阳志远看着杨凯旋远去的奔驰,心里很是感动。

    “呵呵,志远,又化缘化了一个多亿?”

    陆海燕微笑着道。

    “呵呵,陆姐,谁让我穷呢?没有十个亿。”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你这朋友不错,开口就给你1。2亿。”

    陆海燕道。

    “我们是兄弟,陆姐,你不是也给我一个亿吗?,所以了,我以后就称呼你姐姐了。”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志远,你的嘴真甜,好了,咱们去乡政府。”

    欧阳志远一听陆海燕老是夸奖自己嘴甜,心里就有点别扭,呵呵,甜不甜的,你又没尝尝。

    欧阳志远猛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是不是越来越色了?打住,以后不能乱想,自己还是一个比较纯洁的人。

    当众人来到乡政府的时候,整个乡政府,已经围满了人。无数双眼睛,渴望的看着陆海燕和欧阳志远他们。

    桃花峪乡老百姓的日子,相对偏僻的乡镇,还算好一点。但老百姓知道,绿蔬集团来投资,这是一件肯定能挣钱的投资。

    大棚的建设全部由人家绿蔬集团投资,每户还发补助款1000元,人家给种子和秧苗,还给技术指导,自己只管种植,这是多么好的事呀。

    桃花峪乡一共有22个自然村,签订合同都是以村为单位。

    绿蔬集团的项目有两种,一种是蔬菜种植,另一和就是养殖。蔬菜种植就是建设蔬菜大棚,而养殖,就放在和唐槐乡交界的山区那几个自然村。

    绿蔬集团的养殖,主要是肉牛、笨鸡、黑猪。这三种动物的养殖,必须要上山,进行散养,所以,这些养殖户的补助,要多一点,因为他们要到山上建房子和牲畜的窝棚,所以,他们每户的补助就是2000元。

    那个年代的两千元,在农村能建造两套很好的房子。

    乡长朱国栋亲自安排乡政府所有的工作人员,协助绿蔬集团的人,进行签约。

    欧阳志远叫过老朱国栋道:“朱乡长,陆懂想看看你们乡最好的蜡染染坊,你找人带我们去看。”

    乡长朱国栋一愣,心道,现在主要任务就是蔬菜大棚和养殖的签约,绿蔬集团的董事长,怎么想起来去看蜡染染坊?但他却不敢问。朱国栋和党委书记孙正明说了一下,又叫来巨山村的村长巨有水。

    巨有水正在帮助村民和工作人员签约,一听乡长朱国栋叫自己,连忙乐颠颠的跑过来,毕恭毕敬的道:“朱乡长,您叫我?”

    朱国栋道:“把工作交给别人,咱陪着欧阳志远和陆懂,到你们村的蜡染坊看看。”

    巨有水心道,那个破染坊有什么好看的?这位绿蔬集团的董事长不会有病吧。

    巨有水心里是这样想的,嘴里却不敢说出来。

    朱国栋和巨有水上了他们的面包车,在前面领道,直奔巨山前村。

    巨山前村距离乡政府不远,半个小时候就到了,蜡染坊的主人叫闫振强,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

    蜡染坊就在村头的公路旁,一个很大的篱笆院子,篱笆上开满粉红的的牵牛花,院子的围墙里晾着很多白布和染过的布,一片五颜六色,好看极了。

    几位漂亮的山里村姑和小媳妇,正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歌,一边在用铜笔沾着热蜡,在浆好的白布上,绘着好看的图案。

    山南省的蜡染,生产绝大多数工序是手工操作,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用机械化,自动化来代替。主要有以下几个步骤:

    1、浆布。

    选择布料并加以洗涤。一般是选择自织的棉布。先将自产的布用草灰漂白洗净,然后用煮熟的地瓜捏成糊状涂抹于布的反面,待晒干后用牛角磨平、磨光,石板的磨熨台。

    2、刻蜡

    把白布平帖在木板或桌面上,把蜂蜡放在陶瓷碗或金属罐里,用火盆里的木炭灰或糠壳火使蜡融化,便可以用铜笔蘸蜡,在白布上画上美丽的图案。

    有的地区是照着纸剪的花样确定大轮廓,然后画出各种图案花纹。另外一些地区则不用花样,只用指甲在白布上勾画出大轮廓,便可以得心应手地画出各种美丽的图案。

    3、染色浸染的方法,是把画好的蜡片放在蓝靛染缸里,一般每一件需浸泡五、六天。第一次浸泡后取出晾干,便得浅蓝色。再放入浸泡数次,便得深蓝色。如果需要在同一织物上出现深浅两色的图案,便在第一次浸泡后,在浅蓝色上再点绘蜡花浸染,染成以后即现出深浅两种花纹。当蜡片放进染缸浸染时,有些”蜡封”因折叠而损裂,于是便产生天然的裂纹,一般称为“冰纹”。有时也根据需要做出“冰纹”。这种“冰纹”往往会使蜡染图案更加层次丰富,具有自然别致的风味。

    4、去蜡

    经过冲洗,然后用清水煮沸,煮去蜡质,经过漂洗后,布上就会显出兰白分明的花纹来。

    染色方法巨山村蜡染一般都是蓝白两色。制作彩色蜡染有两种方法。

    方法之一:先在白布上画出彩色图案,然后把它“蜡封”起来,浸染后便现出彩色图案;

    方法之二:是按一般蜡染的方法漂净晾干以后,再在白色的地方填上色彩。民间蜡染所用的彩色染料,是用杨梅汁染红色,黄栀子染黄色。。

    现在这些漂亮的村姑和小媳妇们,就是用特制的铜笔在白布上画蜡。

    这种铜笔,笔尖是空的,有一个小孔,专门用来沾蜡,在白布上刻画花卉人物图案,这些花卉人物图案在白布上的笔画,就会被蜂蜡密封起来。在染布的时候,用天然蓝草执着的染料,被蜂蜡隔离开来,花卉图案和人物就不会被染成蓝色。

    村长巨有水刚想喊人,陆海燕连忙摆摆手,巨有水就没有喊出来。陆海燕和欧阳志远走进院子里。

    陆海燕看着晾晒着、已经染好的漂亮花布,惊得目瞪口呆。

    真是漂亮极了,多好看的纹饰呀。

    这些纹饰,有花卉、蝴蝶、人物,还有神话传说中的神仙,勾画的活灵活现,极其的传神。

    “爷爷,有客人到了。”

    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一边大声叫道,一边站起身来,给陆海燕和欧阳志远倒水让座。

    六十多岁的闫振强听到孙女说有客人到,连忙从染坊里出来,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和一位年轻男人站在院子里,正在看着自己染好的花布。

    远处,村长巨有水站在门口,再一看,吓了闫振强一跳,乡长朱国栋正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己。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村长和乡长来到自己这个小染坊干什么?不会来收税的吧?

    闫振强连忙道:“朱乡长、巨村长,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个小染坊呀?”

    朱乡长道:“是县里的欧阳主任和绿蔬集团的陆董事长,想来你这里看看。”

    朱国栋说着话,把欧阳志远和陆海燕介绍给闫振强。

    闫振强一听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县政府的主任,顿时有点紧张。

    欧阳志远微笑道:“闫老伯,你好,我们来看看你的这些花布。”

    “欧阳……主任,您好,这些都是乡下不入眼……的东西,您随便……看吧。”

    闫振强紧张的有点结巴,他见过的最大官,就是乡长,县里的领导,他根本没见过。

    陆海燕看完这些染好的花布,看着闫振强道:“老伯,你这些蜡染的花布,还有别的花样吗?我想多看看。”

    “还有别的花样,桂花,把那些花样拿来,给客人看看。”

    闫振强对着自己的孙女喊道。

    那个漂亮的村姑,就是闫振强老人的孙女闫桂花。

    桂花答应一声,快步跑进屋里。

    不一会,桂花就抱出口来很多很薄的镂空画板和花样。镂空的画板,是事先把花样雕刻好,用的时候,把画板贴在白布上,用热蜂蜡一刷,蜂蜡的花样,就印在了白布上。另外的花样,就是一种剪纸,来作为标本用的,刻画的时候,看着花样的样子,直接用铜笔,照着花样,画到白布上。

    陆海燕看着这些漂亮的花样,激动极了,她看着闫振强道:“闫老伯,你的这些染好的花布,多少钱一尺?”

    闫振强道:“平常就是2块钱一尺。”

    陆海燕微笑着看着闫振强道:“闫老伯,以后您所有的蜡染花布,您不要卖了,我给你每尺2。5元,你能生产多少,我就要多少,这是5000远的定金。”

    陆海燕说着话,从包里拿出一叠现金,递到闫振强手里。

    闫振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对方竟然给到2。5元一尺,而且还要全部包销,给5000元定金。

    闫振强连忙掐了自己一把,一阵剧痛在胳膊上传来,看来不是做梦呀。

    “这……不要定金吧,陆……老板。”

    闫振强紧张的有点结巴。

    “呵呵,这是做生意的规矩,我付给你定金,讲究的就是个信字。”

    陆海燕微笑着道。

    闫振强道:“好的,陆老板,我闫振强的蜡染布,绝不对外卖一寸,以后都是你的了。”

    巨山前村的村长巨有水,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就这些破蜡染的棉布,只有买不起好衣服的农村人穿,这位大老板,竟然要这些破蜡染,脑袋被驴踢了吗?不过,那5000块的大团结,倒是真的。

    “好,闫老伯,一个星期后,我来取货,希望你最近多染点,我要一批,如果你能联系上别的蜡染作坊,我想多进点货,联系好了,你打我电话。”

    陆海燕说着话,递给闫振强一张自己的名片。

    闫振强恭恭敬敬的接过来道:“好的,陆老板,请您放心,我尽量的给您多联系一点。”

    旁边的乡长朱国栋毕竟经多见广,他从陆海燕订货的表情中。推测到,大城市里,这种蜡染的棉布,很有可能很受欢迎。

    定了一批蜡染棉布,陆海燕心情很好,几个人离开巨山前村,回到乡政府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沈朝龙的电话。

    “沈大哥,什么事?”

    欧阳志远问道。

    “志远,天柱峰下面原来租赁安全带的袁成海,袁成山两人,聚集了近百名村民,对我们施工队进行围攻谩骂,不让我们施工。”

    沈朝龙沉声道。

    “袁成海和袁成山吃了豹子胆了吗?竟然敢围攻施工队?我看,崮山镇的党委书记袁成军是不想干了。”

    欧阳志远沉声道。

    上次,自己和陈雨馨游览天柱峰的时候,因为安全带的问题,自己打了一次袁成海和袁成山,想不到,这两个家伙还在那里横行霸道。按照傅山县签订的协议,崮山72群峰的所有开发权都属于恒丰集团。攀登天柱峰的铁锁练,保持原样不变,但为了保险起见,在对铁锁链加固的基础上,对铁锁链外面,增加不锈钢栏杆,防止有人掉下来。在铁锁不远处,另外再用强度极好的玻璃钢,再修建一条全封闭的之字形透明天梯,直通天柱峰的顶峰。

    这样,就是老人和儿童,都可以安全而轻松的到达天柱峰的峰顶,游览唐代的天台寺、唐槐、莲花泉、天池和日出。

    当沈朝龙的施工队开始施工的时候,袁成海和袁成山就是不让施工,他们认为,天柱峰的锁链,就是他们弟兄俩的,金鑫集团要想动工,必须花钱买下这条锁链,而两人狮子大张口,开口就要一百万。

    天柱峰所有的东西都属于国家,袁成山和袁成海是明知故犯,他们想依仗袁传军的势力,狠狠敲诈沈朝龙一笔。

    沈朝龙在龙海做了多少年的开发商,什么人没见过?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人的目的。这要是在龙海,沈朝龙一个电话,就能把人抓起来,但现在是在傅山县,而且沈朝龙知道,这两个家伙背后就是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

    沈朝龙不想得罪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而且今天袁成山和袁成海两人,纠集了近百名的村民来闹事,沈朝龙只好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老糊涂了吗?嘿嘿,今天就拿这两个不开眼的狗东西开刀。

    “沈大哥,我一个小时后到,你先拖着点。”

    欧阳志远冷笑着关上电话。

    “怎么?志远,你有事?”

    陆海燕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有点铁青。

    “陆姐,天柱峰发生了一点小事,我要去解决,你这里,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轻声道。

    “好的,志远,你去忙去吧。”

    陆海燕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陆姐,你们今天肯定签不完,明天继续吧。”

    “我知道,志远。”

    陆海燕点点头。

    欧阳志远跳上越野车,加足马力,直奔天柱峰。

    在经过唐槐乡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很多的老百姓,都在公路两旁,挖树坑,干的热火朝天。

    红太阳林果规划中,靠近公路两旁的第一层阶梯,要全部栽植紫皇后野生葡萄。

    这种从野生森林里培育出来的紫皇后葡萄,当年栽种,秋天就可以挂果见效,个体大,口味沙甜醇正,是制作葡萄果汁的最好野生葡萄。

    欧阳志远看到文王峪大桥就要合拢了,可是施工现场的人,比过去的人要少了。这座大桥,一定要在雨季来临之前,竣工合拢,否则直接影响天柱峰和崮山生态园的开发。

    欧阳志远没有多想,越野车如同一道电芒,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来到了崮山镇。崮山镇南面,恒丰集团的崮山72群峰风景管理处的12层大楼主体工程,竟然已经完工,金鑫集团的速度真快呀,用不了多久,恒丰集团的所有人,都能住进这座新楼。崮山镇到天柱峰之间的山路,已经全部重修拓宽,铺上了沥青,变得又宽又平坦,巨大的崮山72群峰风景图的广告牌,已经在公路旁,高高的竖起来。

    变化真大呀。

    欧阳志远的车子,如同一道旋风,不一会,就来到了天柱峰下面的朝云观道观。欧阳志远停好车,顾不上和那些道人说话,快步奔向天柱峰,朝云观到天柱峰的台阶,已经修缮的很不错了。在台阶上,欧阳志远看到很多老百姓,手里拿着扁担铁锨什么的,向上奔去,就知道不好,上面别打起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