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看不起老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看不起老子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一个上午,就在办公室里,仔细的审核三大镇提交上来的材料。

    崮山镇,欧阳志远已经去了多次了,他对那里的水文地理很熟悉,两人确定,把林果业重点放在崮山镇。

    特别是要把新修的崮龙公路两边的山林,全部换成果树。

    有些形势和表面现象,还是要做的。秋季是收获的季节,那时候,发改委和省里的领导来考察的时候,路两旁原来的果树,一定会硕果累累累。

    而崮山镇西南角的那个大片空地,就列为生态园,正好也处在崮龙公路的旁边。

    崮山镇的林果业,要和崮山旅游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以旅游带动林果业的发展。

    当欧阳志远拿起白水镇的资料,他微微的沉思着。

    白水镇的镇长是赵宗彪,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死敌。

    欧阳志远早已知道,白水镇下面的深山里,隐藏着很多的小铁矿、小石膏矿、小煤窑,这些隐患不除,自己怎么把这些绿色无污染的种植项目,交给赵宗彪?再说,赵宗彪要是为了打击自己,暗中破坏这些种植项目,自己怎么向红太阳集团交代?

    白水镇申请的项目,就是承包红太阳集团的黑珍珠花生的种植和绿蔬集团的现代化蔬菜立体温室种植。

    这两个项目,对环境的清洁要求极高,不能有任何的污染,特别是黑珍珠花生,是要用来生产花生牛奶露的,而且是全部出口的。

    如果白水集团种植出来的黑珍珠花生,受到污染,在收获后,检测出来金属超标,不能用,那么就会影响红太阳集团牛奶花生露的产量,这个损失谁来赔偿?这可是几十万吨的花生呀。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对着白水镇申请项目深思不语,笑着问道:“有问题吗?”

    欧阳志远没有说句话,只是把资料递给黄晓丽。

    黄晓丽仔细的看完白水镇的水文地理条件和申请的项目,抬起脸来道:“没有问题呀,整个白水镇的土地,属于沙土地,微酸性,再加上不缺水,很适合黑珍珠花生种植的。”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可是,白水镇有很多的小铁矿、石膏矿和小煤窑,还在偷偷生产,这些都是很厉害的污染源,如果黑珍珠花生交给他们种植,这可是几十万吨的产量呀,黑米花生每公斤30元左右,你算算几十万吨的价值是多少?就是几个亿。生产出来的黑珍珠花生要是被污染了,谁负责?谁又能赔的起?这些花生生产出来的牛奶花生露,是要出口的,检验极其严格的。”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我记得,市委市政府刚下了文件,就是彻底的关闭这些有污染的小工厂,何县长亲自抓的,怎么?这些小工厂为什么没有关闭?”

    欧阳志远道:“有些小铁矿、小石膏矿和小煤窑,都是在深山里,隐藏的很深,他们和政府打游击,你来查,他们就隐藏起来,不生产,你走了以后,他们就暗中再生产,很难控制住。”

    黄晓丽沉思了一下,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生产要用电吧。”

    欧阳志远一听黄晓丽这句话,顿时眼睛一亮。是呀,自己怎么会没想到这方面?

    “把白水镇的供电所控制住,县政府下文件,实行一票否决,如果哪位供电所再向这些小企业供电,可以直接撤职拿下。”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

    黄晓丽这个提议,确实不错,也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小声道:“白水镇镇长赵宗彪的父亲,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

    黄晓丽一愣,神情变换不停。

    “呵呵,这下你知道,为什么白水镇的小工厂多次不能关闭的原因了吧?那些执法人员,谁敢得罪赵丰年?

    欧阳志远无奈的道。

    黄晓丽沉思了一会,站起身来道:“志远,你等一会,先看材料。”

    黄晓丽说完话,走了出去,敲开了县长何振南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黄晓丽回来了,她看了欧阳志远一眼道:“志远,走,到白水镇看看。”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那执着坚毅的神情,他知道了黄晓丽性格的另一方面,果断、雷厉风行。

    “一帆安排好了?”

    欧阳志远迟疑了一下。

    “一帆已经全托了,每个星期五接一次。”

    黄晓丽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这个女人,外表柔弱,内心却极其的坚强,第一天上班,就把一帆全托了,以后肯定是一位女强人。

    “就咱两人?”

    欧阳志远疑惑的道。

    “对,就咱两人,这次是暗访,白水镇提出的承包项目,中间有赵县长的因素,我们不能拒绝,但为了傅山县有个真正的蓝天白云绿水,我们必须彻底的关闭这些小工厂。”

    黄晓丽说的十分坚决。

    “好的,我准备一下。”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好一切要用的东西,和黄晓丽走下办公楼,坐上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直奔白水镇而去。

    赵丰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透过窗户,看到了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坐上了那辆帕杰罗,开出了县政府。

    这两人出去干什么?

    市委书记周天鸿以绝对的权威和强势,提拔起来黄晓丽,并把黄晓丽安排到傅山县政府,担任副县长,而且直接进了常委会,这让赵丰年很是恼火。

    黄晓丽的到来,给何振南增加了一份强大的力量,常委会上,增加了一票的份额。

    周天鸿这是违规提拔干部,一个县的副县长,只能由县领导提名,县常委会核审,县人大投票通过,然后再发布公告。

    周天鸿的来势不小呀。而黄晓丽这个女人更不简单,别看她表面上柔弱纤细,但那双眼睛里透出的智慧和坚毅,让赵丰年感到前途不妙。

    周天鸿肯定是用这一招来回敬副县长江宗武的。

    他们要的就是权利的平衡。

    周天鸿派来黄晓丽,以周天鸿自己的能力,他决不敢违规提拔干部,但周天鸿背后是省委书记萧远山。

    想到这里,赵丰年明白了背后权力的巅峰对决。

    黄晓丽的到来,和江宗武的下排,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的对决。

    想到这里,赵丰年的额头上,起了一层汗珠。

    好家伙,一个小小的傅山县,竟然能引起省里的两位大员激烈的交锋。这就是官场呀。他们的触角,竟然能伸到小小的县城。

    黄晓丽主管农业和林业,这和江宗武下山摘桃子的目的一样,都是在抢地盘,抢胜利的果实。

    嘿嘿,江宗武的招商引资好干,农业和林业有那么好干么?

    明天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到了,这是个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让何振南、黄晓丽、欧阳志远他们完蛋。

    嘿嘿,我就不相信,我赵丰年玩不死你!

    “咔嚓!”一声脆响。

    赵丰年狞笑着折断了一支签字笔。

    帕杰罗越野车刚一进去山区,早春的气息和沁人心肺的花香,就把两人包围。

    黄晓丽陶醉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已经多年没有出来走动了,春天的气息真是不错呀。

    公路两旁的山林,简直就是花的海洋,蜜蜂和蝴蝶,翩翩起舞。

    “美吗?”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黄晓丽。

    “志远,太漂亮了,没想到这里的景色竟然这样美。”

    黄晓丽把窗户开大一点,微风和花香扑面而来。

    欧阳志远递给黄晓丽一架数码摄像机,呵呵笑道:“喜欢就拍下来。”

    “啊!志远,太好了。”

    黄晓丽高兴的像个小姑娘,接过摄像机,不停地拍摄着。

    欧阳志远知道,黄晓丽很长时间,没有这样高兴了,看到黄晓丽兴奋的像个孩子,欧阳志远的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啊!七彩锦鸡!志远,快看!”黄晓丽一声大叫。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只见几只如同彩虹一般艳丽的七彩锦鸡,正带领着数十只鸡群,脱着一米长的彩色尾巴,顺着山坡低空掠过,如同道道绚丽多彩的彩虹。

    天哪,太漂亮了!

    黄晓丽快速的拍摄下了这珍贵的镜头。

    白水镇在崮山镇的东面,到白水镇,要穿过整个崮山镇。两人在经过崮山古镇的街道时,那古色古香的明清建筑群,更是吸引住了黄晓丽的眼睛。

    为了赶时间,两人出了崮山古镇后,在和白水镇交界的公路边一个小吃部,停下车来,简单的要了两个菜,一盘柴火爆炒辣子本地鸡,一盘香椿豆腐。

    这条公路,通向天台县的明珠港口。

    两人刚想吃饭,就看到几辆蒙着帆布,拉满货物的大卡车,停在了小吃部的门前,快速走下来七八个司机。

    这几个司机很警觉,进屋后,直奔一个大一点的桌子,没有说话。

    小吃部的老板一看那几个人,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

    “杨老板,老规矩,每人一斤羊肉,一斤烤馍,半斤酒,快点,我们好赶路。”

    一个领头的红脸大汉司机用极低的声音道。

    山南省的汉子,个个长的人高马大,饭量很好,一斤羊肉,外加一斤烤馍和半斤酒,正好吃饱。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听到了对方的说话。

    小吃部的杨老板点点头,走回厨房。

    看样子,这几个拉货物的司机,和小吃部的杨老板很熟。

    杨老板把几个人让道一张大桌子上,一位扎着一条又粗又黑长辫子的村姑,给那几个司机端上茶水。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小声道:“黄姐,你猜猜他们拉的什么货?”

    黄晓丽看了看那几辆大卡车,轻声道:“很沉重,帆布下面,露出块状的东西,难道是铁矿石?”

    “嘿嘿,黄姐猜的不错,你看车厢和车头的连接处,有几块碎了的铁矿石。”

    欧阳志远道。

    黄晓丽一看,果然发现,那几块褐色的碎铁矿石。

    “我敢说,这些用帆布盖着的铁矿石,就是那些小铁矿生产出来的,怎么能和这些人认识?搭上话?”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

    这时候,杨老板把羊肉、烤馍和酒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领头的红脸汉子,启开酒瓶,每个人倒上半碗,低声道:“每人半斤,不许多喝。”

    几个司机都不做声,端起碗,一气喝掉一半,咂着嘴,一副有点不舍的一气喝了的样子。

    这些司机,个个都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主儿,半斤酒,不上不下,很是难受。

    欧阳志远眼睛一亮,小声道:“有办法了。”

    欧阳志远走到车里,拿出三瓶山南特酿,撕去商标,向其中的一瓶酒里,掺进两杯自己酿的醉神仙,然后,暗暗地取出一粒解酒药丸,含在嘴里,拎着瓶酒,走进小吃部。欧阳志远刚一进门,那种清香四溢的酒香,就弥漫在整个小吃部里面。

    那几个正在喝酒吃肉的司机,猛然闻到如此浓烈的酒香,每个人都抬起头来,顺着酒味,看到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手里拎着两瓶酒走了进来。

    他们刚才在饭店门口,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那辆帕杰罗越野,都心暗暗的羡慕。

    那个年代,能买的起帕杰罗的人,是很少的。

    这是那里的阔少,来这里游玩?

    现在几个司机看着这个阔少拎着两瓶自己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香的酒,走了进来,每个人都看直了眼,流着口水。

    喜欢喝酒的人,见到好酒就会拔不动腿。那个红脸汉子更是一位极其喜欢喝酒的山南大汉,但他还有一点自制力,看着众人流口水的样子,低声喝道:“快喝酒吃饭,拉完这趟,还要再拉几趟,人家急着要货。”

    几个司机咂着嘴,一口喝干剩下的酒。

    这时候,欧阳志远打开酒瓶,给自己和黄晓丽倒上一杯酒,压低声音道:“你不能喝这酒,做做喝酒的样子。”

    欧阳志远给黄晓丽倒的那杯酒,是掺了自己酿的醉神仙,而给自己倒的,只是一般的山南特酿。

    黄晓丽的那杯酒,可是不能随便喝的,一杯就会走不成路了。

    黄晓丽开始不知道欧阳志远想干吗?当她看到欧阳志远拎着两瓶清香四溢的酒走进来的时候,而又看到那些司机流着口水的样子,黄晓丽笑了。

    真是聪明的小馋猫。

    欧阳志远的酒一倒出来,那种酒香,瞬间变得极其浓烈,弥漫在整个小吃部内。

    几个司机和那个红脸大汉,都停止了吃饭,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这几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黄晓丽微笑着端起酒杯,做了个喝酒的样子,然后又放下酒杯,两人悠闲自得的喝酒吃菜。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用江南口音道:“好酒呀好酒。”

    欧阳志远的父亲虽然不是江南人,但母亲秦墨瑶可是江南人。欧阳志远从小就跟母亲学过江南话。

    欧阳志远连喝五杯,最后,索性直接嘴对着酒瓶口,一气把一瓶山南特区灌进了肚。

    这种喝酒法,看的几个司机目瞪口呆。

    红脸大汉的眼睛,猛然变得亮了起来。

    不出车的时候,这几个司机在喝酒的时候,也是嘴对着酒瓶口喝,现在看到欧阳志远一气喝光一瓶酒,红脸汉子顿时极其的佩服欧阳志远。

    山南省的汉子,就是喜欢豪爽之人,对能喝酒的人,惺惺相惜。红脸大汉站起身来,端着酒碗走了过来,呵呵笑道:“兄弟好酒量,咱干一杯如何?”

    欧阳志远哈哈笑着站起身来,用江南话道:“听说山南省的汉子,个个喝酒如水,都有2斤的酒量,豪爽之极,今天能和大哥在一起喝酒,我秦志远很高兴。”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姓,改随妈妈的秦姓,免得有人怀疑。

    红脸大汉笑道:“我叫张成田,是个货车司机,既然小兄弟不嫌弃我,咱们干了它。”

    “好,爽快,果然不虚此行,我们江南人最喜欢和山南人做生意,今天碰到知己了,干了它。”

    欧阳志远给自己再次倒满了一杯酒,和张成田干了一杯。一仰脖子,一杯酒再次下肚。张成田也把半碗酒喝光。

    黄晓丽笑呵呵的搬来了一张椅子,给张成田。

    “哈哈,好,真是爽快的汉子,来,尝尝我自己酿造的醉神仙。”

    欧阳志远说着话,拎起那瓶掺了醉神仙的酒瓶,给张成田倒了小半碗,有二两,就停下了。

    这酒一倒出来,颜色青翠欲滴,浓烈的酒香,刹那间让所有的人都感到迷醉。

    “好酒!哈哈,好酒!想不到秦兄弟,自己竟然会酿酒,而且这酒比茅台还要香还要淳烈,真不错呀,哈哈,听说你们江南人活的细法,你自己大口大口的喝酒,为何给我倒这么一点?”

    活的细法,就是抠门的意思,山南人直爽,有话就会当面面说。张成田就是嫌欧阳志远给他倒酒倒的少。

    欧阳志远呵呵大笑道:“张大哥,不是我不舍得给你多倒酒,我知道,山南的男人都有二斤的海量,哈哈,可是我自己酿制的醉神仙,别说你们,就是神仙喝了一碗,照样醉的不省人事,哈哈哈……你们山南人,酒量不行。”

    欧阳志远撇撇嘴,一副看不起张成田的酒量样子。

    “你他***,老子的酒量不行?去年你们江南省的程辉钢铁集团总经理程茂辉带领五六个业务员,来白水镇进矿石,老子一个人全把他们灌得不分东西南北,最后签合约的时候,竟然忘了自己姓什么?嘿嘿,你竟然看不起老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